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页
    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床上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于是我轻轻的下了床,没有惊动妈妈。我看到阿姨坐在客厅上发呆。

    「早啊!」我问道。

    她也轻轻的回了我一句「早」,但并没有看着我。

    我知道她一时还没办法适应过来这种关系,于是我并没有多说什么。

    后来还是她先开口的。

    「小易,昨晚的事情,我想我大概是喝醉了。做了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我缺少了些男人的爱,需要男人来爱我,但是我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事实。你说我固执也好,保守也好,我就是没办法把你当作我的丈夫。或许再过些时候,我们都可以将这些事情忘记,重新做一个正常的阿姨跟外甥之间的关系。你和你妈之间的关系我不会跟别人提起的,毕竟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也不希望她受伤害。我决定离开台湾回美国去,重新生活,我希望你能谅解。」我难过得流下了泪来,呆呆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这时妈妈也出来了,她说:

    「小娟,其实这些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虽然在法律和血缘上你和小易是阿姨跟外甥的关系,但是中国古时候还不是有一大堆将自己的妈妈或阿姨、姑姑封为自己的妃子的皇帝?儿子之所以不能跟自己的妈妈性交是因为近亲交配会有生出畸胎的危险。但是只要我们不生小孩,那又关这社会什么事啊?大不了我们移民到别人都不认识我们地方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妹妹,姊姊拜托你留下来好不好?」「姊姊,你说的是很有道里,但是我心里就是有个疙瘩解不开,难不成我每天都要用酒来麻醉我自己吗?」「不用,我会用爱来麻醉你的!」我说完,就抱住了她,边亲着她的嘴说:

    「小娟阿姨,请你留下来,我不能没有妈妈,但也不能没有你,而且妈妈也不能没有你。」这时妈妈进了房间,穿了件衣服就出门去了。

    我不停的亲她,用力的抱她。终于她软了下来,然后对着我点了点头。我欢喜若狂,抱起了她,回到了卧房。我亲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和她的嘴唇,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硕大又尖挺的乳房。我的嘴唇慢慢的移向她的耳朵、脖子,到达了她的乳房。

    我像个婴儿般的吸吮着她的乳头,而我的手却又像野兽般抚摸她的阴部。

    她湿了,我将我的手滑进了内裤里,将我的中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我不停的抽动着我的手指,只为了让我所爱的人快乐。

    「小易,舔我的好不好?」她红着脸向我提出要求。

    我当然答应。我将头部滑向她的阴部,用嘴巴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我先舔她的大阴唇,再来是小阴唇,最后我终于将我的舌头伸向了她的阴道里。我让我的舌头像阴茎一样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她的阴部也用大量的淫水来回馈我的舌头。我将她的每一滴淫水都吞入我的胃里,只因为她是我所爱的人的分泌物。

    不知不觉中,阿姨达到了高潮,一时大量的淫水冲向我的舌头。阿姨用她的双手我将的头部扶起,给我了一阿深深的吻,舔去了大部份她自己的分泌物。

    她张开她的双腿,用她的右手抓起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说道:「小易,我们结合吧!」这时我用我的全力将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直抵子宫颈,她大叫了一声。

    我用我的手将她的双腿推向她的头部,让她的屁股和阴部对着我,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插得更深。

    我不停的抽动我的阴茎,阿姨也配合着我的动作慢慢摇动着她的屁股。我们的动作愈来愈快,喘息声和呻吟声也变得愈来愈大。

    突然,一股电流通过我的阴茎根部,我将我那浓浓的精水再次射入的阿姨的子宫内。我瘫了,我慢慢的倒向阿姨的怀里,而她也用她纤细的双手抱住了我。

    就这样,我又在阿姨的怀里睡了过去。

    后来,妈妈跟阿姨都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全心全意的在家陪了我近半年。

    这段时间,阿姨帮我补英文,我忙着做留学考试的准备,妈妈努力办移民到南美的某一国。

    终于,不负众望的妈妈办妥了移民手续,我也成功的申请到当地的一所医学院。于是我们变卖了所有的财产,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远渡重洋到南美洲去了。

    在这里,这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了我们的新生活。对外,我们互称对方是自己的伴侣。

    现在,我已经35岁了,目前于这里的某医院妇产科作主治医师。我的妈妈和阿姨虽然已经50多了,但因为我们长年生活在快乐与性生活美满的环境下,因此,她们依然保持着像30~40岁的身材。

    而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放个长假,到一些岛屿渡假胜地去享受快乐的性生活及我们特有的696式口交,直到精疲力尽为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