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凌辱游戏
    凌辱游戏

    又回到这里了,艾伦叹了口气,在那个腐朽之地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

    自已能够有着重返此地的一天。爵位和领土也被重新拿了回来,现在的艾伦又回

    到了以前,区别在于,那个弥塞拉不在了,那个占满他所有大脑,一心想要毁灭

    的弥塞拉不在了。

    弥塞拉被击败了,他却被弥塞拉所轻易打倒,真是讽刺啊。

    今天,场上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比赛。艾伦也坐回了该有的位置,在这个地下

    赛场的周围,分别建有几处独立的看台,四周被墻所分隔。本来,能够进入这里

    的人士非富即贵,而能够坐在独立看台上表演的人们,更是贵中之贵.而迪拉姆

    公爵是其中,他身边的奥摩尔伯爵也是其中,掳来的小女仆卡卡拉小心意意地服

    侍在伯爵身边。艾伦看着年轻的女仆,那玲珑的曲线和青春活力的身体,配合有

    意暴露的女仆服,羞涩的卡卡拉更显可爱。

    "很久不见了,那个地下监狱呆得可好?那可是听说可以让人发疯的地方啊。

    "豪快的奥摩尔冲他大笑。这个男人性格粗暴,好淫,但却并非愚蠢之人,在先

    前的事件之中,甚至连迪拉姆都受到牵连,而只有这个男人,即使是弥塞拉也抓

    不住他的把柄。

    他肆意玩弄帝国的法律,将战败国的公主抓为自已的女奴,但却无人惩治他。

    他是个功名赫赫的将军,却也是个淫饱私囊的贵族,艾伦看了一眼身边的卡卡拉,

    公主清秀的脸上充满了无助和顺从,艾伦叹了口气。

    接下来是迪拉姆,黑衣大公派系下的公爵,这座地下妓院的事实出资者之一,

    年过半百的公爵在此极有实权,也是贵族们想要攀爬的对象。

    然后是泰温,这个阴冷的肉体改造者。事实上,泰温长得并不丑陋,他的脸

    就像他的人一样,方方正正的,整洁笔挺,一尘不染。穿上礼服之后,颇为一表

    人才,但一旦接触到这个男人冷漠的眼神之时,艾伦就会记住这个名字。

    最后是伯黛雅,交际花坐在最远的位置,她是被迪拉姆要请而来的。艾伦注

    意着这个女人,她的衣着更华贵了,但神情却有些憔悴,看到艾伦进来,伯黛雅

    有意转过头,艾伦发现她的话变少了。

    随着开场仪式的结束,这一次的游戏主角被带了进来,仍然是圣王后塞丽努,

    女骑士艾露米娜和祭司蕾莉亚三个人。

    "看起来,这三位的呼声只涨不减啊。"迪拉姆笑起来。

    三个女人分别被以三种不同的方式牵了进来。最先进场的是凤仙花女骑士艾

    露米娜,健美矫捷的女骑士这一次劲状登场,紧身的黑丝内衣将女骑士纤细玲珑

    的身材完美勾画了出来,淡蓝色的马尾飘扬在空中,英气凛凛.只是身上的衣料

    实在非常少,这种半遮露式的内衣完美的勾起了看客的慾望。另外她的眼睛是被

    蒙住的。

    但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艾露米娜的拟态阳具。阴茎塞仍然安在阳具顶端,

    这种里面附有'榨精虫'的生物不断刺激着女骑士的阳具,让其充血坚挺,射精

    的冲动却又被阴茎塞所堵住。而上面系有金属环和金属链,奴工扯动阴茎塞上方

    的铁链,牵着女骑士的阳具进入现场,场面欢呼起来。

    然后是黑色长发的女祭司蕾莉亚,她受人关注的焦点在于那诱人的硕乳,女

    祭司被改造过的乳房之大让人惊叹,但又形状美好,尺寸也在人们的接受范围之

    内,不至于大得让人恶心。外部作为乳塞的乳塞兽已经被取出,取而代之的则是

    两个金属乳塞,上面同样安有金属环.同时双手仍然被并扰绑在身后。

    奴工手扯链子,分连牵着女祭司的双乳缓缓进入现场,女祭司身着光明之神

    法尔斯的祭司袍,却经过恶意的剪裁,特意将她的硕乳突显出来。这种带有明显

    亵渎意义的着穿,幸好只在这个地下妓院里,不然的话,早晚会被帝国民众所声

    讨的吧。

    最后是圣王后塞丽努,相对于其它两个人,王后被牵进来的方式要正常多了。

    铁链牵在她的项圈上,塞丽努的眼睛和双手都没有被锁住。但是可以明显地看到,

    王后正在怀孕,塞丽努的头发是乳白色的长卷发,头戴后冠,雪白的肉体都穿着

    黑丝娼妇服,丰乳肥臀,却挺着个大肚子,让人浮想联翩。此外她的阴道被用特

    殊的魔法封印了起来,无法插入的状态."今天,这三个奴隶要为大家表演的是

    收精游戏,她们将分别用自已身体的各个部位,来为她们眼前的,这些奴隶榨取

    精液。当然,为了有趣,我们分别给她们设置了不同的麻烦。女骑士小姐无法看

    到东西,女祭司大人则无法使用双手,至于我们诱人的王后嘛,她的阴道无法使

    用,是不是很有意思?"观众又是一阵欢呼。

    三个女人,被分别以不同的方式牵到三个方向。女骑士戴着眼罩被拉扯着阳

    具,赶到规定的方向。这次她要面对是一群曾经的部下和士兵,分别由男性士兵

    和女性骑士组成。王国柯尼尔的士兵看到英气逼人的女骑士如今的样子,不禁面

    面相对。

    蕾莉亚要面对的仍然是被俘虏的信徒,因为双手被反绑,牵着双乳行走的关

    系,几次她都差点摔倒在地上,晃动的双乳看得人眼睛都瞪大了。

    而圣王后要面对的对象是曾经柯尼尔王国最底层的平民,看着有如圣母一样

    高高在上的王后,如今凄惨的模样,这些层民不仅没有愧疚,反而异常兴奋.然

    后,比赛开始了。

    ……………………………。

    "伯黛雅小姐,我想我们好久不见了。"艾伦微笑着把手中的酒杯递给交际

    花,后者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接过了。

    "是的,很久不见了。"伯黛雅点了点头,低着头看酒杯。

    场下一片欢腾,而在这里,却是一片凝重。迪拉姆似笑非笑地坐在远方,奥

    摩尔则一幅看好戏的样子,伸出一只手在女仆卡卡拉双腿之间玩弄。至于泰温,

    则仍然一幅麻木冰冷的表情。

    "听说你搬了家?"艾伦继续掌握着主导权。

    "喔,是的。我想我需要换一换环境。"伯黛雅说话断断续续."怎么了,

    帝都可是所有上流社会人员所向往的地方,你没有理由搬出去啊。""我,我没

    有。""好吧。"艾伦笑了笑,"你可知道弥塞拉倒台的消息?""我知道。"

    伯黛雅的脸色更难看了。

    "所以你才回到帝都来了?""不,是迪拉姆公爵。"伯黛雅看了公爵一眼,

    "是他要请我来的。""其实不仅是要请了你,也要请了薇诺拉喔。"艾伦笑了

    笑。

    "她在哪里,我没有看到她啊。"伯黛雅越来越不安了。

    "她已经在这里了。"艾伦拍了拍手,一个侍从走进来,艾伦指了指他身边

    的一个做工精致的箱子,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装饰精美的物件罢了。但当侍从

    打开箱子盖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叹了起来。

    原来箱子里躺着一个女人,一个高贵骄艳的帝国贵妇.她有着一头漆黑的卷

    发,雪白细腻的肌肤,她的小腹平坦,双乳坚挺,曲线珑珑。毫无疑问,交际花

    薇诺拉是一个可以让任何男人拜倒在她风韵下的女人。如今的薇诺拉仍然如此。

    只是,她的身体少了点东西,女人的双腿和双手都被砍去,失去了手足肉体

    就好像一个人肉棍一样,艾伦伸出手在女人的肉洞中玩弄,薇诺拉发出呜呜的呻

    吟声。可惜她的眼睛和嘴巴都被黑色所蒙住,交际花唯一能做的就是像个可怜虫

    一样轻轻地蠕动身体做为反抗。

    "这,这是怎么回事,薇,薇诺拉?"伯黛雅脸色涮白,一步步向后退,然

    后她转向一边的泰温,"是,是你干的?""除了我,还有谁能有这种技术?"

    泰温笑起来,"各处静脉血管都切割得非常完美,只要细心保养,薇诺拉绝不会

    轻易坏掉。""为,为什么要对她这样?"伯黛雅的牙齿在打颤。

    "我一直在想,当时弥塞拉为什么能够轻易掌握我的情报,为什么我一点儿

    也没有查觉."艾伦顿了顿,"而且我又在想,哪些人在哪些事上扮演着什么角色。

    ""不,我和薇诺拉不一样,我是被迫的。"伯黛雅发了疯一样摇头."何必对

    我哭诉,你可以去找弥塞拉啊。"艾伦冲上去,一把扯住伯黛雅的金发,"可惜

    她不在了。"復仇的对象没有了,现在的艾伦需要的是宣泄的对象。

    "我什么都没有干,真的。"伯黛雅吓得哭起来。

    "好啊,那请坐下。"艾伦把交际花按在椅子上,"我记得你和薇诺拉有仇

    吧,想必很乐意欣赏我的新玩具?"虽然没有了四肢,但这时候的薇诺拉仍然美

    艳,她的面容美丽,红唇鲜美饱满,美丽坚挺的乳房仍然白皙丰满,身下的花瓣

    依然娇艳诱人,而那性感的小腹也仍然充满弹性,散发着肉味的清香。此外,她

    的身上还被安上了一些细小的挂饰和珠宝,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像一个华美的玩具。

    艾伦从箱子里抱出薇诺拉半裸的身体,然后放在一个桌子上面,他分开女人

    那仅剩短短一截的大腿根,对準正下方一个圆柱型的突起物,然后按了下去。

    薇诺拉发出一阵呻吟声,丰满的肉体颤动着,女人的呼吸开始加快,胸前的

    双乳也开始摇晃。但无论她怎么挣扎,失去四肢的身体仍然在无助地下沉,而插

    入她阴道的圆柱正不断进入她身体的内侧,直达深处。

    女人想发出惨叫,但嘴巴被口塞堵住,发不了任何声音。

    艾伦从后面抱住薇诺拉,就好像在欣赏着一件雕塑品一样,用手指轻轻划过

    薇诺拉因为惊恐而有点变形的脸庞,然后滑向那不断起伏的双乳,接着顺着乳沟

    沿下,感受着交际花性感的小腹。

    "怎么样,伯黛雅,薇诺拉这样子,你是否满意呢?"艾伦笑了笑。

    "不,不要………"伯黛雅一步步后退。

    艾伦狞笑着,从侍从手里接过一个带有毛鞭的软板,走到没有四肢的薇诺拉

    面前,然后用软板轻轻地,在交际花美艳的肉体上流动。虽然被堵着发不出声音,

    却仍然可以看到薇诺拉双眼中的乞求。

    然后就是一阵沉闷的哼声,艾伦举起软板,对着她的双乳就是一下。薇诺拉

    吃痛地仰起头,发出呜呜的呻吟声,胸前的美乳因为抽打而上下起伏。接着艾伦

    转到她身后,对着丰满的雪臀又是两下。

    立刻那诱人的臀部就出现了两个红印,柔软的美肉不断颤抖,而因为身体的

    摇晃,让她无力夹紧阴道去抵抗身体的下降,肉洞里的圆注插得更深了。

    而伯黛雅这时候好像已经吓傻了,呆呆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艾伦继续残忍地挥动软板,先是在乳房上打了两下,然后抽打小腹和臀部,

    最后,他看着了薇诺拉最无助和敏感的部位。啪地一下子猛抽,正中薇诺拉的双

    腿之间,女性最隐密,最不可忍受的部位受到直击,交际花立刻仰起头,发出无

    助的呻吟声。

    美丽的肉体因为剧痛而疯狂颤动着,薇诺拉翻着白眼,呼吸沉重,小腹不断

    上下起伏,同时她那只剩短短一截的双腿之间,流下了鲜红的血液和女性的淫液,

    混夹在一起,顺着圆柱流了下来。

    "哈哈,又高潮了,你果然有受虐潜质啊,不过这样可就称不上惩罚了喔。

    "艾伦松开软板,把薇诺拉抱起来,然走到看台边上,"我在想,把我们美艳的

    薇诺拉扔下去会怎么样。"伯黛雅转过头,场下的轮奸游戏还在进行。

    场中央有一根大柱子,顶端分别连有三根铁链,从三个方向锁住女人。女骑

    士艾露米娜的肉棒被系上铁链,所以每移动一下,女骑士就必须承受肉棒被拉扯

    的痛苦,同时由于双眼被蒙,让她很难準确地收集精液。

    这时候,阴茎塞已经被取下,女骑士正从后面抱住一个女部下的腰部,然后

    用自已的拟态阳具插进对方体内,进行交合,因为按照规定,她自已的精液也可

    以算在其中。所以虽然拟态阳具的射精能力超过正常男茎,但连续的榨精仍然让

    女骑士身体虚弱。

    而在她插着女部下的同时,另外有男部下从后面干着艾露米娜的小穴,女骑

    士就像夹心一样被夹在中间,同时那双手还分别握住两个男部下的肉棒,反復套

    弄。在她的身后,收集到的精液已经有了好几杯。

    另外一边的女祭司也正在努力地收集精液,她是双乳乳头被牵上铁链的,分

    叉的两端在半空中汇集成一根铁链,然后连到大圆柱顶端。相比起女骑士,蕾莉

    亚因为视线完好,所以动作要快很多,她这时候正骑在一个信徒身上,不断起伏

    自已的身体,来达到交合的效果。不过因为双手被反绑的关系,无法保持住平衡,

    蕾莉亚这时候只得努力挺起胸,让自已胸前的硕乳可以夹紧身前的信徒,以达到

    乳交的效果。信徒将自已的肉棒深深陷在女祭司的双乳中,因为乳塞虫的关系,

    每一次抽动都不断有乳汁渗出,让她胸前的男人双手和肉棒上都沾满了蕾莉亚的

    乳液而她自已的身体,则是反弓着的,因为双乳必须服侍男人,而双手又不能用,

    于是必须有一个男人从上方贯穿女祭司的嘴巴,以达到有效利用的效果。

    就这样女祭司身着淫乱的祭司袍,坐在身下信徒的肉棒上,同时反弓着身子

    让自已被改造后还在流着乳汁的硕乳服侍自已的信徒,同时头部也向后极力弯曲,

    任由男人贯穿其中,在她的身边,同时盛满了几大柄的精液。

    最后是圣王后塞丽努,被活生生改造成易受孕体制的塞丽努不仅容易受精和

    快速生育,甚即是卵类也可以做为产床来孵化生物,可以说是活动的生育机器。

    现在的塞丽努也正大着肚子,承受着男人的轮奸,铁链牵在王后雪白的颈上。

    丰乳肥臀的塞丽努是男人的最爱,成熟美艳,又端庄优雅的王后一直是国民

    的珍宝。但如今已经不同了,相比起女骑士的部下和女祭司的信徒,这些平民和

    流浪民对王后没有任何侧隐之心,他们争先恐后地圣王后美艳的肉体上发泄。

    黑丝雪白的美肉同男性奴隶满身污浊的身子相比,形成了剧烈的反差。塞丽

    努卖力地迎合着男人的凌辱,一个男人怒吼着着胯下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王后的嘴

    中,塞丽努立刻用手捂住被涨得鼓鼓的嘴巴,不让精液流出来。

    而同时,她身后两个肉洞里的肉棒也先后射了精,等到男人退开的时候。王

    后立刻趴下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一只手捂住嘴巴,努力向大圆柱下的杯子爬

    过去。由于颈圈上有铁链,这时候的塞丽努活脱脱一个被注满精液的母狗一样,

    爬行的时候,张开的肉洞一边流着淫液,一边收缩.王后好不容易爬到杯子面前,

    先是快速将嘴里恶心的精液吐出来,然后再拿着杯子,放到张开着的双腿间,让

    自已肉洞里的精液流入杯中。同时另一只手还不断用手指撑开洞口,让身体里的

    精液能更快流出来,场面又淫秽又可悲。

    等于确认精液全部流出之后,王后继续无奈地转过身,去承受新一轮的轮奸

    ………………………

    "感觉怎么样?"艾伦一只手伸到薇诺拉的小穴里不断扣弄,一边看着脸色

    发白的伯黛雅。

    "我,我不要像她们那样。"女贵妇看着场下的三人,又看着被切断四肢的

    薇诺拉,巨大的恐惧击倒了她,她瘫倒下来。

    "脱下衣服,把衣服脱光。"艾伦命令。

    伯黛雅点点头,贵妇慢慢地,将身上华丽的礼服一点点褪下,她掀起裙子,

    将诱人金丝内裤褪至脚裸,雪白修长的美腿不满颤抖。然后是从后面取下乳罩,

    扔在地上,艾伦笑了笑,对伯黛雅的表现很满意。

    "趴下来,像母狗一样爬过来。"他继续发令。

    伯黛雅红着脸,没有发出抱怨,只是颤抖着弯下那华贵的身体,然后趴在地

    上,像个真正的母狗一样。

    "喔,不错的样子,不得不承认,你这样的样子挺美的。"奥摩尔笑起来,

    这时候卡卡拉则在旁边紧张地看着自已的主人,害怕他也对自已这样。

    "把这个含着。"艾伦边说,边拿起一个像颈圈一样的东西,只是相比普通

    的颈圈,它多了一个有如骨状的口塞。艾伦将这个东西套在伯黛雅身上,然后命

    令她含住。

    这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口塞,一旦套上之中,橡皮圈就会收缩,如果不靠双手

    的力量的话,伯黛雅嘴里的银制骨头塞子是无法被舌头顶出来的。这样趴在地上

    的交际花,就如同真的狗一样。

    伯黛雅发出抗议的呻吟声,但艾伦不理她,而是拿出一根毛茸茸的狗尾,狗

    尾末端是迪珍珠系成的链子,最后是一个软塞。一旦进入体内体,这个软塞就会

    迅速伸展,然后从内部堵住女人的后门.艾伦试着拉了一下,果然假尾巴很牢固,

    在拉出的过程中,珍珠链不断刺激着伯黛雅在后门,让她发出呻吟声。

    艾伦看着一颗又一颗的珍珠,一次次撑开伯黛雅的肉穴,欣赏着女贵妇肉穴

    翻腾的样子。直到最后,一声闷响,软塞顶在了伯黛雅的洞口,再也拔不出来。

    "这样就好,对你新的状扮可否满意呢?"艾伦笑着看地上的贵妇,"从今

    天开始,你就做我的宠物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