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96年4月17日 晴
    借学校放春假的机会,我请了7天假回国探望父母,因为那一年的春节都没有过回家,如果再不回家就有些太不孝了。

    在北京的短短的六天转眼就过去了,虽然很多哥们没有拜访到,我也不得不再度返回日本。

    由于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太晚,酒又喝了很多,一大早赶到机场却偏偏赶上飞机检修,无奈只好在侯机室等候。我抱着唯一的旅行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等到机场服务人员把我叫醒,才发现偌大的侯机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拎起旅行包就往飞机上跑,落座不久飞机就开始滑动了。

    飞机里传来空姐轻柔的声音:

    “感谢各位搭乘全日空航班前往东京”

    我感到仍然有些头痛,便拿起前边座椅后背上的报纸盖在脸上,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被旁边的日本老太太叫醒了。

    “对不起,我要出去一下,打扰了!”

    我拿掉蒙在脸上的报纸,无奈地给她让路。我翻开当天的《读卖新闻》心不在焉地看着,其实就是为了等老太太回来后再睡,免得总被嘈醒。

    这时,空姐们开始送饮料了,突然一个令我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打扰了,先生要喝点什么吗?”

    我抬头一看,身边站着的那个空姐怎么是经常来找我服务的歧美小姐?当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彼此都楞住了。

    “左治君,欢迎您搭乘我的航班,喝点什么好吗?”

    “怎么会是你?”我惊讶地问道。

    “请什么都不要说,以后告诉你,喝点什么吗?”

    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显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歧美是全日空空姐,以前她告诉我在咖啡店上班只不过是一个骗人的故事而已。

    歧美今天穿着一套空姐制服,平时的一头长发盘在脑后,显得格外职业和干练,与以前一身休闲的打扮判若两人。如果不是她是我的熟客,还真的一下子认不出来。

    “我喜欢喝什么你是知道的呀,你们飞机上准备了吗?”我故意挑逗她。

    歧美笑了笑,低头在我耳边轻声地说:

    “我知道你喜欢喝我的圣水,对吧?”

    我看了看她诡秘的微笑,继续挑逗她。

    “可是你车里的饮料里没有呀,让我怎么喝?”

    歧美笑了笑,转身给别的客人倒饮料,然后不再理我,推车继续往前走。

    老太太回来后,我蒙上报纸全然不顾地继续做起我的美梦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歧美轻轻地把我拍醒,俯身对我耳语:

    “过5分钟到后仓来找我,我给你准备了饮料”

    看着歧美离去的背影,我激动地睡意全无。

    过了5分钟,我起身若无其事地向后仓走去,远远地看见歧美正在和几个空姐收拾客人用过的餐盘,当我走到她们身旁时,歧美对她的同事说:

    “我的中国朋友,很久没见了,我们上去一会就下来,拜托了!”

    波音747分为上下两层,上层除了头等仓之外,还有一个空姐们使用的一间小休息室。小休息间仅有6、7平方米,四周布满了垫子,只有门口有一条狭窄的地毯过道。

    飞机在云层上平稳地飞行着,耳边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

    歧美不好意思地说:

    “没想到在飞机上能遇见你,以前我说的话不会怪罪吧?”

    “没想到歧美小姐是空姐,真荣幸能为您提供过服务”我很激动地说。

    “其实我的名字叫理惠,我根本不叫歧美。你想呀,去你们那里哪里敢登记真名字呀?这里不是俱乐部,赶快抓紧时间吧”理惠边说边反锁了仓门。

    我躺在地毯上,看着站在门口的理惠说:

    “请开始吧”

    理惠两腿胯在我的头上,把灰色的连裤丝袜连同黑色内裤一同拉到膝上,提起短裙蹲在我的脸上。

    “为了你的饮料我喝了好多水呀,还喝了不少的咖啡,就怕你肚子装不下呢”

    理惠笑容间带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飞机一阵抖动,理惠索性跪在地毯上,双手撑地,把她的短裙罩在了我的头上。

    理惠的阴毛很重,浓密的阴毛和两片微微发黑的花瓣几乎碰到了我的嘴,让我感到脸上很痒。一股熟悉的花香从她半合着的花瓣中散发出来,我感到身上的血液流动加快起来

    “我要尿了,你把嘴张大了,千万要对准喝干净呀,流到地毯上可不是闹着玩呀”理惠叮嘱道。

    “放心吧女王,我怎么舍得浪费呀”我顺势在她美丽的花瓣上亲了一口。

    “你讨厌呀?快张大嘴,要开始了”

    随着理惠柔柔的声音,一股温暖的水流冲进我的口腔,淡淡的咸味里渗透着理惠身体内特有的味道。

    我贪婪地大口吞咽着理惠体内喷泻出来的圣水,直到变成几屡断断续续的小溪。

    最后我舌头为理惠清理了她的花瓣后,理惠迅速地站起来,提上短裤和连裤袜,冲我笑了笑:

    “赶快起来吧,今天只能这样了,我紧张死了现在你怎么感谢我呀?”

    “请女王处罚您的奴隶吧,是您的奴隶给您添麻烦了”我跪在地毯上说。

    没想到,理惠真的给了我左右两个耳光。

    “站起来,你先回去”

    我回到座位上,放低了座椅靠背,闭上眼睛回忆着刚刚发生在10几分钟里的“空中奇遇”,品味着嘴里圣水的余味,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满足,不知不觉中睡意又重新占据了我的思想

    “请调直您的座椅靠背,系好安全带,飞机要降落了”我睁开惺忪的双眼,眼前是理惠温柔的微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