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节
    第二天吃过晚饭,夏雪如期来到林薇薇家,恰好林父林锦江晚上没有应酬,陪同女儿在家刚吃完晚饭。夏雪一见到林父热情地打着招呼,而林父更是被夏雪精致的妆容和妖娆的身材所打动,而这一切都被夏雪所察觉,她不动声色地和林薇薇去了她的房间,两人进屋前还手牵手,亲如姐妹。林微微家真的很大,装修也很豪华,这也正好符合林父的社会地位。而林薇薇的房间却显得没那么高贵大气,彩色的墙面,明星的海报,床头的布娃娃,这一切都暴露出了林薇薇内心依然存在的那颗少女心。进屋后,林薇薇立刻反锁上了房门,扑通一声跪在夏雪面前哀求道:“夏雪姐,我求你千万不要把那件事情说出去好吗?如果真说了我可就真的名声扫地了,夏雪姐,你就看在我们往日同事的份上放过我好吗?我求您了!”林薇薇扯着夏雪的裙角,抬头望着夏雪,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她是真怕了,尽管王丽已经安慰过她并答应帮她妥善处理好这件事,但眼下的形势俨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夏雪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夏雪放过自己,将这个龌龊的秘密永远藏在她心底。夏雪没有理她,而是走到床边把包放下,整理了一下裙子,端庄地坐在林薇薇的床上看着这张床的主人。“其实说实话,我对你也没有多大的仇恨,你的那些变态的癖好我也懒得去了解,但是,你给谁服务不行,非要给那个什么副经理王丽。她的胯下很香吗?有你想要的东西吗?你就这么下贱?如果你真的喜欢那种感觉,为什么不钻到我胯下来呢?有多少男人想钻进来都没机会呢!”夏雪的这番话告诉了林薇薇两个道理,那就是她讨厌的和她喜欢的。其实夏雪原来没有想把林薇薇调教成高洋那个样子,她觉得一个女孩子太下贱了也不好,以后怎么嫁人呢?可是林薇薇的表现很让她失望,这简直就是自甘堕落的表现,竟然给一个四十多岁老女人口交,尽管王丽是领导,可是林薇薇不为升迁,不为金钱,她也犯不上这样下贱啊。林薇薇被说得越哭越伤心,她很想告诉夏雪为什么她会在王丽的胯下,可是说出来又有几个人能理解她呢?“夏雪姐,我已经这样了,可是我真的不想被人知道,可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啊?”林薇薇知道今天夏雪必定会像上次在办公室那样折磨她,尽管这样她还是很期待,因为只有继续拖延下去,王丽才有可能帮助她翻身。“我已经说过了,你怎样服侍她的,就怎样服侍我,不过,你先爬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林薇薇听到夏雪的命令连忙爬到夏雪面前,抬头仰视着夏雪,而脸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你会不会像狗一样?”夏雪笑着问。林薇薇看着夏雪但是却又满脸疑惑。“来,学个小狗撒尿。”夏雪命令道。林薇薇虽然从没学过这等下贱的姿态,却也不是不知道,她顺从地模仿着抬起了右后腿,抬得尽可能地高,屈辱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哈哈哈哈哈。”夏雪银铃般的笑声在林薇薇的房间里回荡着。“林薇薇,你学得还真是像啊,你觉得自己现在像一条母狗么?”林薇薇听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把头埋了下去,轻轻地点了点。“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以后还是做王丽的胯下之物,真是众人皆知罢了。要么从此做我脚下的一条狗,不过可以是秘密的呦。”夏雪的语气充满着挑逗。“如果你同意做我的狗,就舔一下我的鞋尖,如果你不同意呢?就……”夏雪还没说完,却看见林薇薇已经伸出那小巧的舌头在自己的鞋尖上滑动着。夏雪满意地笑了,自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而现在仅仅差的就是林薇薇的口舌服务了。不过,已经成为自己胯下之犬的林薇薇为自己服务已经是随时都可以的事情了,她现在却想好好测一测林薇薇到底有多下贱。“小母狗,把你的衣服脱了,全部脱光!”夏雪命令道。已经被奴化的林薇薇马上起身开始脱衣服,t恤和bra直接甩在了地上,只是牛仔短裤在拖的时候不慎将裤兜中的录音笔掉了出来。林薇薇傻了,慌忙拿起录音笔扑倒在夏雪脚下一五一十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夏雪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扬起手对着林薇薇“啪!啪!”两个耳光,一脚踹翻了林薇薇,愤怒地站起来用穿着10cm高跟鞋的脚踩在林薇薇的脖子上不断扭动着,林薇薇惊恐地看着夏雪,脖子由于夏雪的高跟鞋卡住而感到呼吸非常困难,却又不敢乱动,顿时小脸憋得通红。“还记得你在我脚下捡的那只笔么?告诉你吧,你就是那支笔!”夏雪愤怒地说道。“不过,既然你被发现后马上承认错误,那么过去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你起来吧。”夏雪将她高贵的脚从林薇薇的脖子上移了开,转身回到床上继续坐着。林薇薇慌忙爬起来重新跪好,她的头低着,只能看见夏雪的那双高贵的鞋和鞋里的玉足。夏雪越来越喜欢黑色了,她的鞋尽可能的都是黑色,而今天这双黑色高跟鞋早已被高洋舔过了千遍,而夏雪今天所穿的灰色丝袜却是第一次,这双丝袜和她的黑色高跟非常搭配,特别是丝袜的表面很亮,又很薄,把她一双美腿修饰得更加完美。林薇薇看着夏雪高跟鞋中的美脚,口中的唾液竟然分泌了许多,她鬼使神差地爬向夏雪,而一丝不挂的她丝毫不在意自己那暴露的乳房和白花花的大屁股被夏雪看见,她爬到夏雪脚下,伸出舌头去舔夏雪的鞋面,她舔得那样的仔细,她已经彻底被奴化了,她对夏雪也已经彻底崇拜了,她崇拜夏雪的美貌,夏雪的身材,夏雪的美脚以及她的高跟鞋,她甚至觉得,自己只配做夏雪的内裤。想到这里,林薇薇抬起头仰视着夏雪求道:“让我为您口交吧,我好想钻到您的胯下。”林薇薇的要求正是夏雪想要提的,却没想到林薇薇自己主动提了出来,看来林薇薇的奴性不浅,不然怎么自己就爬着过来舔鞋了呢。“现在想了?你的嘴配吗?你不知道刚舔完我的鞋嘴很脏吗?给你五分钟时间,刷完牙过来见我。”夏雪算是同意了,而李薇薇慌忙把衣服穿上跑了出去,虽然是在家中,可这赤身裸体的让父亲看见了让他可怎么想呢?屋外传来了林父的声音,大概意思是让林薇薇洗几个水果给夏雪拿过来,林薇薇答应着跑进了卫生间。

    片刻后,林薇薇洗漱完毕,她又去厨房洗了几个水果一起带回了房间,夏雪依然坐在她的床上上,面带微笑。林薇薇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地位,立即跪了下来,端好果盘,向夏雪跪行了过去。在这过程中却不慎将一根香蕉掉到了地上,她赶忙放下果盘想把它捡起来。“哎?这香蕉掉到了地上还怎么吃啊?你吃吗?”夏雪知道香蕉掉到地上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却想故意刁难她。“额……夏雪姐让我吃,我就吃。”林薇薇的回答很让夏雪满意,让林薇薇没有想到的是,夏雪突然站起来走了过来,用她那黑色的高跟鞋缓缓地踩在地上的那根香蕉上,渐渐地用力踩了下去。香蕉被踩得裂开了,而香蕉皮内能吃的部分早已被挤了出来粘在地板上和夏雪的鞋底上。夏雪似乎觉得很好玩,高跟鞋依然踩在那根瘪了的香蕉上来回碾着,最后把脚伸到林薇薇面前,指着鞋底上粘着的香蕉说道:“吃吧,我的小母狗。”林薇薇小心地端着夏雪的高跟鞋,脸正对着鞋底,她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舌头接触鞋底的感觉是那样的奇妙,是甜的,因为有香蕉,而夏雪鞋底粗糙的纹路更是和她柔软的舌头敏感地接触着。“哎?刚让你洗漱过了,你又舔了我的鞋底,这还怎么为我服务啊?这样吧,你再去漱漱口。”夏雪虽然一直是个矜持的人,但是由于接触了sm,她的内心变得越来越狂野,其实在她刚才征服林薇薇的时候,她就已经非常渴望林薇薇的口舌服务了,准确地说,夏雪的下面和林薇薇的一样,已经湿了。只是夏雪是因为征服同性的兴奋,而林薇薇却是因为被同性羞辱的快感。林薇薇再次洗漱完毕,却见夏雪已经坐在她的床上,两腿微微叉开,夏雪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命令道:“爬过来,用嘴把我的内裤脱了。”林薇薇连忙爬到夏雪面前,小心翼翼地掀起夏雪的短裙,而夏雪也很配合地将双腿搭在林薇薇的肩上,原来,夏雪早有准备,为了迎接林薇薇的口舌服务,她今天特意穿了长筒袜,根本就不是什么连裤袜,就在林薇薇掀起短裙的一刹那,夏雪的粉色蕾丝内裤映入眼帘,而透过内裤更是有一团黑色毛茸茸的区域若隐若现。林薇薇开始激动了起来,她崇拜夏雪,更崇拜夏雪的身体,而这神秘之地更是她渴望的。林薇薇轻轻地用嘴咬住内裤,从两边不断地拖拽着,终于将夏雪的蕾丝内裤脱了下来,而夏雪的私处彻底暴露了出来,多么完美的器官,阴毛并不稀疏,却也不浓密,阴唇也不肥厚,而里面竟然是淡粉色的,似乎任何人看到了都想舔一舔。其实夏雪已经湿了,两瓣阴唇间已经略带晶莹了,夏雪将双腿往上一抬,自己的私处正冲着看得目瞪口呆的林薇薇,手往下身一指。林薇薇立刻把头凑了上来,原本这一幕应该在办公室发生的,但林薇薇没想到夏雪会在拒绝她以后竟然又提出这样的要求。林薇薇的鼻子已经碰到了夏雪的阴部,她轻轻地嗅着,没有任何异味,甚至连平常人都略带的尿骚味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诱人的芳香,她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舌尖在夏雪的私处蠕动着。夏雪闭上眼睛,开始享受人生的第一次性体验。林薇薇出于之前对王丽的多次服务,所以此时也变得经验丰富起来。她时而吮吸着夏雪的阴唇,时而轻轻地向里啃咬着,最多的时候是用她那灵巧的舌头尽可能地像里试探着,或者用旋转的舌尖不停地刺激着夏雪的阴蒂。夏雪的呼吸也随之越来越急促,她的手死死地将林薇薇的头按在自己的胯下,甚至拽着林薇薇的头发不停地晃动着,嘴里渐渐开始忘我地哼出了声音。林薇薇更加卖力了,她变着花样地刺激着夏雪的阴蒂,她渴望夏雪高潮,她喜欢脸上涂满夏雪流出的淫水的感觉,尽管曾经她和夏雪是好姐妹,好同事,她们一起办公,平起平坐。但现在不一样了,她是夏雪的一条母狗,是她的性工具,她觉得自己有一点淫贱,但也只是一点点罢了,她不在乎,她想在夏雪胯下为她服务一辈子,舔着舔着,林薇薇的下体也开始泛滥了,她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想搂住夏雪的腰,想努力把脸埋得更深些。夏雪猛地将林薇薇推翻在地,翻身下床,冲着林薇薇的脸上就坐了下去,自己的私处再次和林薇薇的嘴成功对接。而这次,她将身体的重量全部集中在胯下这个点上,而林薇薇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惊慌失措,但也很快就适应了节奏。夏雪并不沉,对林薇薇没有太大的压迫感,但夏雪的臀部皮肤细嫩而有弹性,压在林薇薇的脸上让林薇薇感到非常充实,林薇薇此时突然找到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原来这就是她应该在的位置,夏雪的臀下。或许她上辈子是夏雪的椅子,内裤,或者卫生巾吧?“我的母狗,深一些,再深一些,舌头要用力……啊……就是这样……不要停……”夏雪忍不住开始大声说了出来。林薇薇顺势更加疯狂地舔着夏雪的私处,啃咬着夏雪的阴蒂。夏雪扭动着身躯,已经渐渐进入预期的高潮。终于,夏雪低声叫了出来,随之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双手扶在地上,头发披散着,而胯下的林薇薇赶紧吮吸着夏雪胯下流出来的液体,我早已是她期盼已久的琼浆玉液了。只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满足,同为女人,夏雪得到了高潮,可她却没有,而她的下体早已溪流成河。夏雪站了起来,似乎有些疲惫,但是她依然对刚才高潮带来的快感无比回味。原来性高潮是如此的美妙,简直就像升天一样,而胯下的林薇薇此时脸上涂满了她的淫液。夏雪走到床边坐下,准备把内裤穿上。“夏雪姐……我能求您件事儿么?”林薇薇再也忍不住了,她一定要说出来。“什么事儿,说吧。看在你今天很让我满意的份上,我很有可能会答应你噢~”夏雪的心情着实不错,估计以后每天林薇薇都需要抽出半个小时来哄她开心了。“夏雪姐……我也想要……那个……我是说……您能用您的脚……”林薇薇脸红了,特别特别的红,但她现在又非常的渴望,她实在顾不上这些了,自己本来就是人家的一条狗,还有什么自尊可言呢?“您能不能用您的脚,插一插我下面,我好难受……我好想被您的脚玩弄……”林薇薇一股脑把想法都说了出来。“哦?用脚?你也想要?我想我今天可以满足你,但是一定要用脚么?”夏雪的蛇蝎心肠又暴露了出来,只是林薇薇还没有察觉到。“那夏雪姐您说用什么呀?”林薇薇很茫然。“我就用高跟鞋吧,这样插得还深一些,你不是很崇拜我的鞋么?今天也让我的鞋给你带来快乐。”夏雪轻松地说着。“啊……那样……会不会把我的处女膜……”林薇薇看着夏雪又高又细的鞋跟,不禁害怕了起来。“把你处女膜插破了又怎样?你要处女膜还有用吗?你留着处女膜就不是母狗了吗?我今天还就给你破处了,就用我的高跟鞋!”夏雪威严的语气让林薇薇着实死心塌地了。林薇薇顿了顿,终于下定了决心:“请夏雪姐用您的高跟鞋带走母狗的初夜吧。”说着将身体转向夏雪,褪下自己的衣裤,将自己的私处露了出来,夏雪坏坏地笑着,一个女人的处女膜,可以因为运动而破,因为男人的攻入而破,甚至可以因为自己的手指而破,但林薇薇,却是被人用鞋跟穿破,这恐怕是非常罕见的特例了吧?夏雪不慌不忙地穿上高跟鞋,那细细的鞋跟上还残留着刚才踩烂的香蕉,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因为在她眼里,林薇薇的下体和她的鞋底一样脏。夏雪翘起脚,将鞋跟抬了起来,慢慢伸到林薇薇的私处前,用鞋跟挑开了林薇薇的阴唇,而此时林薇薇的下体已经异常湿润了,夏雪冰冷的鞋跟没有给林薇薇降低一丝热度,反而带来了更深的快感。“夏雪姐,我想闻着你的内裤被你插……”林薇薇的要求很实际,夏雪的内裤在林薇薇看来无异于圣物,而那内裤上散发的味道更是林薇薇现在无比渴求的。“贱货,想不到你要求还挺多啊?”夏雪将她的内裤甩到林薇薇的脸上,轻蔑地看着林薇薇。林薇薇如获至宝,她顾不上脸上残余的淫液,将夏雪的内裤死死地抵在自己的口鼻出,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夏雪的内裤底面还有一点点湿润,一定是刚才的激情之前所流下的,内裤轻微的洗衣液味夹杂着夏雪下体的味道让林薇薇感到眩晕,她不由自主地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已经有点神魂颠倒了,口齿不清地哀求道:“夏雪姐,求求你满足我吧,把我的初夜拿走吧。”看着脚下的母狗发情时这卑贱的样子,夏雪的心中很是满足,征服女人的快感远比征服男人的快感要好得多,夏雪不再犹豫,用她的金属鞋跟再一次试探进了林薇薇的下体,林薇薇已经感觉到了夏雪的鞋跟,她加速揉搓着自己的乳房,直接将夏雪的内裤塞进嘴里吮吸着,夏雪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她要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夏雪,而她已经准备好了。夏雪脚腕一用力,鞋跟一下没入了林薇薇体内,伴随着象征着处女的那层膜被夏雪的金属鞋跟穿破,林薇薇在这一天失去了她的处女之身,而她的身子,却是给了夏雪的高跟鞋。破处的疼痛是林薇薇之前未曾预料到的,尽管发情时的身体就像打了麻药一样对任何疼痛都感觉轻微了许多,但夏雪的鞋跟仍然让林薇薇感觉到下体钻心的疼痛,同时她含着夏雪内裤的嘴里也含糊不清地“啊”了一声,揉搓着乳房的手停了下来,迷离的双眼也睁开了,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地上,同时,下体的鲜血沿着夏雪的鞋跟也流了出来,滴在了地上。林薇薇彻底清醒了,她看着夏雪,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那样的淫贱,她觉得自己甚至不如一条狗,至少狗还会得到主人的宠爱,而自己只是受着别人的虐待,过着屈辱的生活。而夏雪则为自己的举动感到颇为得意,因为她用高跟鞋破了一个女孩的处,而且还是双方自愿的。林薇薇看着夏雪,发现夏雪真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苗条的身材,甚至连她脚上那支高跟鞋都看着比自己高贵许多,而这些在林薇薇看来都已成为她沦落到夏雪裙下的理由,想到这里,林薇薇也毫无怨言了,破处带来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了,而血也已经凝固,看着夏雪没入自己下体的鞋跟,屈辱的快感再次涌上心头,林薇薇用手握住夏雪的脚腕,轻轻地将夏雪的脚像自己的下体按去,鞋跟插得更深了,但带来的不再是疼痛,而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快感,此刻她只希望这鞋跟能粗些,再粗些,同时,她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夏雪,眼中依然含着泪花。夏雪非常明白林薇薇此时此刻想要的是什么,她将鞋跟抽出,又快速插入,并晃动着脚腕,让鞋跟搜刮着林薇薇下体的每一寸肌肤,她不在乎会刮破,因为林薇薇的下体在她眼里已经是烂泥之地,她只想把这里绞得更烂。而夏雪恶毒的做法并没有让林薇薇感到痛苦,相反,由于下体带来的剧烈刺激,她竟然又眯上双眼轻声哼了起来,夏雪加快了频率,小腿也摆动了起来,鞋跟在林薇薇的下体快速地抽插着,鞋跟上的血迹早已被淫液洗刷,而林薇薇更是逐渐进入状态。快速的摆动让夏雪有些疲劳,但为了增强林薇薇的奴性,她更加用力地用鞋跟抽插着林薇薇的下体,林薇薇开始呻吟,手再次抓住夏雪的脚腕使劲往自己的下体送,她只希望恩给你被插得更深些。“夏雪姐……你插得我好舒服……我好喜欢被你的高跟鞋插……不……妈妈……你是我妈妈……今后……让女儿服侍您吧……”林薇薇看似是在胡言乱语,其实这些都是她的心里话,她此刻真的想永远留在夏雪身边,服侍她。“贱货,你也配!”夏雪很是得意,而此时林薇薇的下体早已一片汪洋,而她只觉得林薇薇将她的脚腕抓得更紧了,“啊……妈妈……女儿是你的……要飞起来了……不要。妈妈……”林薇薇将夏雪的高跟鞋死死按在下体,鞋跟早已完全没入下体,而林薇薇的下体颤抖着,她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胸口不断起伏着。夏雪的脚抽了回来,吧嗒吧嗒走到林薇薇面前,抬起脚放在林薇薇脸的上空,林薇薇下意识地抬起头用嘴裹住夏雪的鞋跟,鞋跟上的淫液犹在,而且还带着血丝。林薇薇吮吸着夏雪的鞋跟,直至用手捧住夏雪的高跟鞋,最后用舌头清理了高跟鞋底。想看下部分的。请加我qq(:765474799)。还有千部小说。传给你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