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77章神兵出世大结局
    茂密的山林中,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只不过白雪皑皑地覆盖变成了郁郁葱葱,岳阳山与天脉山有着许多不同,不过穿梭在山林间的感觉却是如此相像。

    战十三没有在雷涧宗的主峰之巅闭关,而是在骗陆淼等人之后,一个人悄悄地从宗门溜了出来,独自前往岳阳山的深处。

    他不是有意要隐瞒陆淼等人,他是怕她们担心,非要跟自己一同前来。实际上,如果是他单独行动地话,会顺利很多,他自信在天脉山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已经能够很好地应对所有危险。唯独保护自己女人这一点,他不敢冒险。

    雷涧宗的主峰之巅,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战十三闭关的房间外,手上稍稍用力推开门,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老人脸上露出了苦笑:“大师兄的信里就说你小子机灵古怪,一肚子的坏水,果不其然,这又是不知道一个人跑到哪儿去了,罢了。既然你已经溜了,就要给我安安全全地回来,不然老夫可不给你担这个责任。”

    老人从房间里出来,小心地将房间重新恢复原先的样子,然后离开了主峰之巅琬。

    战十三快速地奔跑,很快就来到了今日与瘦高个交手的地方。果然,被他们抛弃在这儿的瘦高个已经不见了,只有一滩血迹表明今天傍晚发生的事是实实在在发生地。

    战十三左右张望了一下,灵魂之力在周围仔细地探查,很快就发现他藏在瘦高个身后的印记留下的痕迹,战十三观察周围没有人跟踪,快速地纵身跃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原地一阵风吹过,落叶飘动,将那摊血迹给遮住藤。

    发现了对方逃走的方向,战十三立刻控制灵魂之力向着那个方向快速往前探,顺着那道只有他能分辨出的印记留下的线索,战十三几乎没有停歇地一路狂奔,平时三个时辰的路程,战十三只用了一个时辰就走完了。

    ‘呼,幸好身体早已经恢复了,不然地话还真地应付不来这么长的路程。’战十三的脚步慢慢减缓了下来,他发现地面上的线索越来越新,说明对方只是刚刚经过这里,战十三便放慢脚步跟在他们后面。

    不多时,战十三就看到了两个人正在没命地狂奔,一人背着变成“人棍”的瘦高个,一人在旁边跟着跑。战十三猜测他们两人轮流交替地背着瘦高个跑到这儿来,不然地话他们一个人背着瘦高个不可能跑地这么远。

    战十三仔细地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的树木虽然没有天脉山深山的巨木那么粗壮高大,但是跟岳阳山外围的树木比起来,算得上非常粗壮高大。

    战十三一边跟踪,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忽然,他的灵魂之力一颤,发出一条警报。战十三快速地赶上前,仔细地观察周围,赫然发现这里布下了一座困阵,而且看规模很大。不仅仅是覆盖的面积大,整个阵法的威力也非常大,较之他在天脉山发动的遮天阵也不遑多让。

    战十三突然明白了,宗门那么多从圣武界归来的长老,之所以没有将岳阳山的凶兽给驱逐出去,主要原因恐怕就在于这座规模庞大的阵法。雷涧宗回归的这些长老里,并没有人精通阵法。

    这么大的一座阵法,说明凶兽里有一个实力不错的阵法师。不过,这也不代表对方的水平一定很高。规模这么大的阵法最大的难处在于支持阵法的能量,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只要实力稍微靠谱点儿的阵法师,给足他时间,都能建起一座规模宏大的困阵。

    至于这座阵法是否精妙,阵法师的实力是否强大,战十三还得研究一番才能知道。

    那两个家伙这时才敢了上来,战十三早已躲了一旁,在暗中观察这两人的动作。想要进入阵法就找到安全的通道,进入阵法的位置就十分关键。

    这些对战十三来说都没有用,他只需要自己多多研究阵法,就能找到进入阵法的正确位置。不过有前面这两个家伙在,战十三就不用费那些心思了。

    两人轮流背着瘦高个进入了阵法,等到他们离开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战十三在自己周身布下一座幻阵,然后便悄悄地来到一棵大树下,无视大树的树干,战十三踏脚踩了过去,树干没有阻止战十三的脚步,战十三一脚踏入了树干之中,随之整个人也没入了树干。

    这只是一个障眼法,连幻阵都算不上,战十三心里有了初步的计较,布置这座阵法的阵法师估计实力并不怎么样。

    之后地历程也证实了战十三地猜测,凶兽里的这个阵法师对普通人和普通武者来说是非常厉害,但是在战十三眼里,他们之间的实力不过彼此彼此。但是,战十三拥有一个全天下阵法师都没有大优势,他有庞大的灵魂之力,这才是阵法师最为依仗的实力,有了强大的灵魂之力,战十三足以超越对方的两个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层次。

    战十三花费了一番功夫,终于破解了这座困阵,随后他走地比前面两个家伙还要轻松。一路上,战十三发现了许多安置在困阵中的小型杀阵。在普通武者眼里,这或许是要命的陷阱;但是在战十三眼里,这只不过是对方过家家一般的游戏。

    左右绕了一段路程,战十三不禁无语,这个阵法师布置了这么宏大的困阵,竟然还在其中绕了很大一个弯子,似乎很怕有人找到他们的老窝。其实在战十三眼里,这么做是很无聊地。能够独自通过这座困阵地,肯定都是实力强横的阵法师,你无论绕了多少圈子都不可能困得住对方;如果不能破解困阵地,再短的路他也可能迷失。

    至于说为了避免对方误打误撞走出来地极其飘渺的几率,而特意加长了正确路线的路程,这得多小心的阵法师才会这么做?

    战十三为了给宗门报仇雪恨,他也不再管身后的那两个人,而是快速地赶路,绕了一大圈子之后,来到了一处灵气逼人的山谷。

    七彩云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普通人可能看到这些景色就会痴迷不已,而武者们绝对是因为这里充沛的天地之力而感到疯狂。“这里藏了这么一个仙家洞府,怪不得他们能开启这么大的困阵。”战十三自言自语地说了几句,一个闪身进入了山谷之中,当先便看到一座很大的砖瓦宅子。

    ‘这些家伙还真是会享受。’战十三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声,忽然便看到一个女仆从宅子里走出来。

    女仆的模样姣好,虽然穿着很朴素,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清丽的容颜,只可惜,她的美丽和气质都被呆滞的眼神和呆板的表情给破坏了。

    战十三马上就想到菀萱和文妙的话,这些凶兽掳走了许多宗门的姐妹,原来都藏在这里。

    战十三强抑住走上去解救她的冲动,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他解决了里面那些高级凶兽,他就会把所有宗门的姐妹给救出来。

    战十三一个闪身从女仆的身边经过,她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让战十三忍不住哀叹一声。

    进入宅子中,里面比外边要奢华许多,许多凶兽来回巡视着,宅子的后园传来了阵阵地喝酒吵闹声。

    战十三快速闪入后院,很简单地就找到了那些家伙喝酒作乐的地方,一个偌大的水中亭子下,一群人正在喝酒划拳,中间还有舞女在跳舞。只是那些舞女的表情和面容僵硬无比,破坏了大好的气氛。

    到水中亭需要经过一段长长的亭廊,让战十三颇为挠头地是,这亭廊很窄,只供三人并肩行走,战十三若是从亭廊中穿过,势必会被里面的守卫给发现。

    战十三观察着周围,看了亭廊上面的顶棚,战十三瞥了一眼里面作乐的凶兽,纵身一跃,飞上了亭廊上面。

    “嗯?好像有人在附近使用真气。”亭中,一个凶兽忽然转头看向岸边,发现没有什么动静,不由地感到奇怪。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道:“喂!正喝酒呢,你也太敏感了,来来来,喝酒!”

    那凶兽咧嘴笑了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里可是布下了重重防御,怎么可能有人冲到这里来。他自觉有些尴尬,猛地捞过经过面前的一个舞女,大手撕开舞女的外衣,开始亵玩舞女的**。

    舞女发出激烈地惨呼声,似乎只有在这一刻,她们那呆板的表情才会发生变化。

    正在亭廊上躲避的战十三看到这一幕,只感觉一股汹涌的气血涌上心头,再也顾不得自己身处危险的境地,如离弦之箭一般扑向了那凶兽。

    “妈的,真地有人!”那凶兽大吼一声,惊慌地将手中的舞女扔入水中,蒲扇大手抓起面前的桌几就砸向战十三。

    “靠!真地有刺客?”其他凶兽也是一惊,看到突然现身的战十三,一瞬间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可是耗费了无数心血在他们的神仙洞府外布下了重重机关,他们本以为这是天衣无缝地防御,即使是雷涧宗那些从圣武界归来的长老也都拿他们没有办法,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是怎么进来地?

    战十三现身之后,取出菜刀便直扑那个亵玩舞女的胖凶兽,力求一击击毙。

    胖凶兽只看到一抹乌光,便感应到极其危险的气息向他刺来,惊得头皮炸开,把桌几扔出去后,双脚发力向后倒退出去,哪怕是掉水里也顾不上了。

    “你们他妈地看老子出丑呢?给我上啊!”胖凶兽一边躲避,一边冲自己的同伴大声吼道。

    其他凶兽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抄起自己的兵器前仆后继地涌上来。

    战十三挥舞着菜刀横扫千军,围上来的凶兽感受到极其强烈地危险感,马上纷纷倒退,慌不择路地躲避这一击。

    “我,我靠!他手上拿的是什么兵器,怎么会这么厉害?”一个凶兽大惊小怪地吵吵起来。

    胖凶兽趁着战十三逼开其他人之际,急忙踩着水向远处逃。

    战十三心中发狠,他是誓要将那个胖子给诛杀,口中快速地默念一句,一把甩出了手中的菜刀。

    “老三!小心你的背后!”

    “喂!老三,快,把那个兵器给夺过来!”

    周围的凶兽看到战十三扔出菜刀,又惊又喜,纷纷招呼胖凶兽。

    菜刀越来越近,胖凶兽感受到地威胁越来越强,他忍不住大骂道:“老子的命都快没了,你们他妈地还开老子的玩笑,你们给老子记住!”

    “那你他妈地还不赶紧放绝招,你真他妈地想死啊?”凶兽们见老三不是在开玩笑,立即大吼起来。

    “给老子破!”胖凶兽见始终无法逃脱身后兵器地追杀,狠下心不再逃,转身地同时,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大斧,大吼着砸向身后的菜刀。

    当他看到菜刀时,有那么一瞬间地失神,心中大骂:这他妈地是什么奇葩兵器?

    长柄大斧在胖凶兽手里显得虎虎生威,呼啸而过带起一阵阴风,战十三感到周围的温度骤然往下降低许多。

    “铿”地一声刺耳地巨响平地而起,周围的人纷纷捂上自己的耳朵,只有战十三靠着灵魂之力化解了这足以媲美声波攻击的声音,安然无恙。

    远处的水上,一把孤零零的菜刀凶悍无匹地与胖凶兽手中的长柄大斧对砍,这完全是硬碰硬地对抗,菜刀和长柄大斧连砍数下,谁都没能奈何谁。

    可是胖凶兽却有苦难言,他手执长柄大斧与菜刀硬砍,但是对手只是一把菜刀,没有人拿着它根本不受力;而他手执长柄大斧却是被两把神兵利器给震得虎口迸裂,脑袋里都是嗡嗡响着,几欲炸开。长时间下去,他怎么受得了?

    周围的凶兽只看一眼就大为惊奇:“那黑乎乎的是什么兵器,竟然这么厉害,连老三的鬼兵都奈何不了,难道是一把圣兵?”

    一帮凶兽听到圣兵这个词,全都喜得两眼放光。圣兵对他们凶兽的意义来说,不是人类武者能够理解地。

    一旦他们得到圣兵,就可以蕴养圣兵,烙印上自己的气息,等到圣兵晋升成为神兵之后,他就不会惧怕神兵的威势。因为神兵对凶兽有着天然地压制,无论是多么厉害的凶兽,在遇到神兵后,气势上就会受到极大地压制。“你们就别妄想了!”战十三冷哼一声,心中不屑。还想抢老子的菜刀,等下就让你们都变成刀下菜!

    战十三利用元素之力幻化出金色长剑,长啸一声,踏水漂移,冲向了水上硬撼菜刀的胖凶兽。

    众凶兽大惊:“拦住他!”

    战十三转身一记甩鞭,长长的鞭梢直击冲在最前面的凶兽脸庞。

    “妈的!他的剑怎么变成了鞭子?”追在最前面的凶兽大叫一声,连忙坠身躲避,一下子掉入了水中。

    前面的凶兽躲过了,后面的凶兽却遭殃了。金鞭狠狠地抽在后面追上来的凶兽脸上,清脆响亮的鞭响声传遍了整个水面,那凶兽大叫一声,直直地跌入水中。

    追在身后的凶兽们一看大惊,齐齐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战十三。

    “这他妈地又是什么兵器?一下子就把老六给抽到水里,这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凶兽们狠狠地咽了口唾沫,贪婪地看着战十三手里的金鞭。

    听到他们的话,战十三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

    众凶兽大怒,刚想讨伐,其中一个却道:“那不是什么兵器,那是元素之力幻化的兵器!妈的,小心,这小子也是从圣武界回来地,而且还能使用元素之毒,大家都小心!”

    众凶兽这才明白,老六是被战十三的元素之毒打中才会这么狼狈地。一时间所有人看着战十三的眼神中都透着畏惧……和杀意。

    “朋友,你为何来我们这里闹事?我们无冤无仇地。”一个凶兽走了出来对战十三问道。

    战十三粗着嗓音,冷笑一声哼道:“无怨无仇?我们火狐一族跟你们岂是有怨有仇地?”战十三故意套他们的话。

    众凶兽顿时反应了过来,看着战十三的眼神中不再掩饰凌厉地杀意。

    “原来是火狐族的余孽又回来报仇了,哼,就凭你们那些小族还想反抗,真是可笑!当初没有将你们赶尽杀绝,你们就该老老实实地,竟然还敢回来报仇,真是不知死活。”与战十三谈判的凶兽冷笑了起来,神色间尽是鄙夷之色。

    战十三心中暗喜,听对方话里的意思,火狐族似乎逃出了岳阳山,只是不知道他们迁移到了何处。

    “今天我就让你们瞧瞧什么才是真正地可笑!”战十三也是冷笑一声,忽然取出一柄华丽的长弓,立起几乎有一人之高,战十三凭空弯弓搭箭,弦上却不见弓箭。

    “这是什么?”长弓刚一出世,周围的凶兽皆是感到浓浓地不舒服感觉,眼神畏惧地看着战十三手中那柄长弓。

    战十三紧紧握着长弓,口中轻喃:“老家伙,今日就是你重现大陆的第一仗,打得漂亮些,别丢了你主人我的面子。”

    “你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神兵不屑地回道。

    它的声音里夹杂着激动地颤音,等了多久了,它终于又可以重现大陆,恢复了自由之身,就在这一刻啊,它抑制不住地颤抖。

    “可别偏了!”

    战十三叮嘱一声,虚空拉弦,长弓划出优美的体姿,此时战十三和神兵一样地感到激动。

    “去吧!神兵——九天神弓!”战十三一声暴喝,右手撒弦。

    “嗡!”

    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悄无声息地扩散开来,周围的凶兽在这一刻惊得肝胆欲裂,全都腿脚发软地勉强站立着,眼睁睁地看着虚空渐渐浮现的一道金色长箭,如千军万马一般飞向了胖凶兽。

    胖凶兽被神弓锁定地一刹那,身体就瑟瑟地发抖起来,当战十三撒弦之际,他的求生本能终于战胜了对神兵的恐惧,举起手中的鬼兵狠狠砸向金色长箭,转身就逃。

    菜刀不顾一切地砍向胖凶兽,而金色长箭在空中倏地消失不见,又突然凭空出现在胖凶兽的身后,一箭穿透胖凶兽的心口,金色长箭穿体而过,却没有留下任何伤口。

    “老三。”站在亭中的凶兽们低声念着胖凶兽的名字,突然向四面八方逃窜出去。

    “想逃?”战十三冷哼一声,强自打起精神,灵魂之力在他的头顶飞快地汇聚出一个巨大的“漏斗”,疯狂地吸收着灵谷内充沛的天地之力。

    战十三感觉体内充满了能量,再度举起九天神弓,瞄准了之前跟战十三谈判的凶兽。

    “你欺负我的族人不行,欺负了我的族人还敢在我面前叽歪,那就更不行了!”战十三嘴里呢喃着,缓缓地拉开弓弦,右手撒弦,又是一道金光凭空出现,瞬间追上那个凶兽,一箭穿透了他的身体。

    凶兽的身子瞬间变软,“扑通”一声掉入了水中。

    “下一个!”

    战十三站在亭中,微微侧身,弯弓搭箭,瞄准逃窜的凶兽们,一箭一箭地射出去。

    只是短短的时间内,七个凶兽只有两个凶兽逃了出去,其余的五个凶兽尽数伏诛。这个仇虽然不甚完美,但是战十三自觉已经尽到了最大地努力,他祭出了一个半神兵,够给那些凶兽面子了。

    “老家伙,你这绝招可不好使啊,用一次全身真气耗光,要不是我有灵魂之力帮我吸收天地之力,只用一次我恐怕就会落到他们手里了。”战十三身子一软,就跌倒在亭子中。

    “怎么,还不够你拽地吗?可是让你一箭射死一个七级凶兽,天底下再没有比你更拽的人了。”九天神弓笑着说道。

    战十三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儿,“是你拽好吗?一箭射死一个七级凶兽,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你更拽的兵器了!”战十三原原本本把九天神弓的话又还给它。

    “本来就没有比我更拽的兵器了,那三个老东西已经死了,天底下可不就剩下我一个神兵了。”九天神弓淡淡地笑着,说出的话却带着无穷无尽的孤寂。

    战十三沉默片刻,突然笑道:“那可不一定,老子的菜刀马上就要晋升成为神兵了,你想拽也拽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看我的菜刀不把你的‘天下第一神兵’的称号给抢过来。”九天神弓微笑地看着战十三,微微地点头。

    战十三被它看得浑身不自在,无奈地说道:“喂,老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啊?”

    九天神弓脸上的淡笑敛去,露出淡淡忧伤的表情,缓缓说道:“今天你解除了我们之间的契约,我会永远都记得地。”

    战十三心中忽然一阵空落落地,眼中无神地看着九天神弓,沉默不语。

    一人一弓静静地待在水上亭中,沉默着。岸边许多认出战十三的雷涧宗女弟子安静地呆在原地,看着那一闪一闪冒着金光的人立长弓,她们心里都觉得非常可怕,不敢靠近上去。

    ……

    “火狐族还没有灭亡,你杀了他们五个人,他们肯定不敢再继续呆在岳阳山了,等于是帮火狐族报了仇,你也不用一直记挂在心里了。”九天神弓安静地说道。

    “我可没有一直记在心里。”战十三道。

    “它们如果聪明地话,会去北唐找你们,只要他们出现,你的韩风师兄一定会最快得到消息,他一定会安置好它们地。”

    “我说了我没有一直记在心里。”

    “呵呵。”九天神弓轻笑一声,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北唐那边你也可以放心,胖子朱元是个明事理的人,他进退有据,很有分寸地,不会跟你师傅他们闹僵地。别忘了,你的韩风师兄和吴焱师兄可是跟他们关系匪浅,不会坐视不理地。”

    “你不说我也明白。”战十三不耐烦地回道,他的心里此刻非常烦躁。

    “北唐经此一役,亡国是避免不了了,关键在于你们雷涧宗和田英、洛城怎么划分地盘了。还有大齐也要灭亡了,大陆又是一次势力更迭,距离上一次过去了多少年了?哎。”九天神弓感叹道。

    “说地你好像活了那么久似的。”战十三鄙夷地说道。

    九天神弓依旧保持着淡淡地微笑,安静地说着:“上次我偷偷地听到你师傅他们在商量,三川慕家配合田英的另一支队伍正在攻打西戎,准备从西方配合你们雷涧宗两面夹击北唐。你准备怎么处理三川慕家的那个‘小辣椒’?我觉得她不错,人家还专程来找过你,你要是精力足够地话,就收了她吧,反正现在你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战十三没好气地说道:“这种事不用你管,我自有安排地。”

    九天神弓递给他一个“我懂了”的眼神,会心一笑,忽然爆料道:“其实昨晚的时候,陆淼和苏紫烟两个小丫头已经被你折腾地死去活来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床上的落红吗?”

    “什么?”战十三惊呼一声,霍然起身看着眼前的九天神弓,“怎么可能,她们明明没有什么不便地!”

    九天神弓呵呵笑道:“难道你忘记了,她们曾经喝过无根之水地。”

    战十三一愣,这才恍然,无根之水有改变武者体质的作用,自己竟是忽略了这些。

    “南边你就不用担心了,田英如果不傻地话,绝不会对南越用兵地。”

    战十三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仅仅是大齐和北唐两国,其中就有包括你们雷涧宗数个势力林立,如果再强行攻击南越,势必会出现意外。而且东夷和西戎、南蛮也都在那块儿小地方各自角力,这是让他们内斗的好机会,田英不会看不出这一点。当然,你的韩风师兄也会看出这一点,他是绝不会让雷涧宗冒险地。”

    “说起东夷,我一直都很奇怪,凶兽为什么会突然占领了东夷岛,那么一个小岛可远远不如中州大陆来得广袤和肥沃啊。”

    这一次,九天神弓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战十三安静地看着它,似乎也没想知道答案。

    正当战十三准备开口时,九天神弓忽然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十三,自从我们从仙殿里逃出来之后,每当我的神识恢复到一定程度后,总觉得天脉山那个方向隐隐感到不安,我觉得九州大陆要有浩劫来临了,你要多加小心。”

    “仙殿么?”战十三思绪一瞬间飞到了冰天雪地的天脉山,以及那个闪着七彩光芒地冷冰冰的天上宫殿,“你说地是不是那些神秘的凶兽?”

    九天神弓轻轻应答一声。

    战十三叹了口气道:“我也有所感觉。当初我们逃离仙殿的时候,并没有把尾巴扫清,留下了一些隐患。自打出来之后,我就时不时地会想起那些事,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浩劫难以避免了。”

    “这是命中注定啊,谁让九州大陆出了你这么一个逆天的家伙。”九天神弓呵呵笑了起来。

    战十三的神情仿佛活了过来,精神振奋地说道:“既然是我引起地,我自然不会退卸这个责任。”随即,他摆出一副我是救世主的臭屁模样。

    “这确实是你的责任,你逃避不了。”

    随后又是沉默,他们相对而立。

    战十三重重地叹了口气,似乎是认命了,他又问道:“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

    “关于从圣武界来的那个追杀你的老头儿。”

    战十三奇怪地问道:“对啊,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了,他回去了?”

    “没,他在一直跟着你。”

    “靠!一直在跟踪我?”战十三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任谁知道有这么一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个一直死死跟踪自己的家伙存在,都会觉得恐怖。更让战十三感到气愤地是,跟着他的竟然是个老头儿。

    “他怎么了?”战十三又问道。

    “不要理会他就行了,等到他觉得可以了,就会找你去圣武界,挽救他们的门派。”九天神弓回道。

    “我肯定不会去地,你放心吧。”战十三立刻摇摇头说道。

    九天神弓却道:“不,一旦浩劫降临,你必须要去一趟圣武界,挽救圣徒门,也就是挽救你自身。你们二者结合,才能发挥更强大的力量。”

    “更强大的力量?现在我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吗?说地那么恐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很小,你需要地不仅仅是个人的力量,而能够给你最大支持地不是雷涧宗,而是圣徒门。”九天神弓道。

    “好吧,我答应你,有机会一定会去地。”战十三点头回道,“还有什么没有交代地?”

    九天神弓长长地舒了口气,卸下重担一般地说道:“没了!我也没有想到,当初我本是权宜之计才找到你的身体躲藏那几个老东西地,却没想到碰到的是块儿宝。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当初让我在天风城那么多人中选择了你,无意中做了命运的牵线。”

    战十三似乎想趁着最后这点时间再跟九天神弓斗斗嘴,故作不屑地说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以前你走大霉运,碰到了我才转运地。什么命运的牵线,明明是我自己奋斗地好不好?”

    九天神弓却不想在最后的时刻继续跟战十三争论,它没有说什么而是高高地飞起,飘到了天空中。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水面上空,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战十三走到亭边,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九天神弓,一时间神情恍惚。

    天空中的九天神弓忽然对战十三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大声喊道:“临走之前,我再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战十三大声回喊道,只是在旁人眼中看来,他的行为有些怪异,因为旁人是无法听到九天神弓的说话。

    “等我离开之后,你的修为就会大大增强,你可以借助这里浓郁的天地之力突破圣武境。如果你的运气足够好,在你突破的时候,能够以你体内的王血与你的圣兵菜刀相呼应,它说不定能借着你的光晋升神兵。”九天神弓大声地喊道。

    “老家伙!老子好心收留你,你却压老子的修为,下次别让老子看见你,否则老子一定会拿着神兵砍你丫的!”战十三没有去想九天神弓送给他的礼物,他只是想要大骂那老东西的不厚道。

    “哈哈哈哈,等你有本事追上我的时候,再说这些话吧!拜拜了,臭小子!”九天神弓在亭子上空恋恋不舍地绕飞一圈,随后嗖地一声消失在天边。

    战十三久久地站在亭边,看着九天神弓离去的方向,缓缓地低下头。

    ……

    岳阳山自打前一天晚上起,就一直不得安生。有雷涧宗的武者说,夜晚看到深山方向有数道金光出现,还有十分大的动静传过来,疑似异宝出世。

    等到清晨时分,岳阳山上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天阴沉沉地压下来,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一道乌紫发黑的雷劫从天而降,降落在岳阳山的深处,地动山摇,天塌地陷。

    等到雷涧宗的主峰广场上站满了人之时,雷涧宗的护法大阵已经开启,天空一刻不肯停息地接连降下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几乎要把整个岳阳山深山给轰平了。

    连续地惊天动地的巨响不光惊动了岳阳山上的雷涧宗,连他周边数座城池都被惊动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九州大陆。

    许多势力纷纷派人到岳阳山打探情报,但是又有人担心会因此惹怒雷涧宗,于是名帖如雪花一般地飞向雷涧宗,众多势力都想到雷涧宗一探究竟。

    可是不知为何,雷涧宗只是接过了名帖,却是当场拒绝了所有势力想要雷涧宗一叙的请求,并且宣布关闭山门,不接受外客拜访。

    雷涧宗宣布关闭山门的举动瞬间被演绎成无数个版本的传闻,纷纷在九州大陆上传扬。

    有人说雷涧宗遭到了攻击;有人说雷涧宗有人在突破神武境;还有人说雷涧宗是闲着没事在放烟花。

    不过,诸多传言中,有一个传闻最有市场。有人曾经“神秘兮兮”地说,雷涧宗得了绝世异宝,想要独吞,所以才会宣布关闭山门,概不接受宾客拜访。这个传闻很有市场,一时间许多势力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雷涧宗身上,想要从雷涧宗探知到底得到了什么宝贝。

    这些传闻雷涧宗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关闭山门,只是为了防备深山中高级凶兽会来偷袭,仅此而已。

    期间,陆淼等女曾提议找战十三出关来帮忙,却被雷涧宗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拦住了。只因对方是从圣武界归来的长老,他们只得无奈作罢。

    ……

    当雷涧宗上下如临大敌地戒备时,战十三回到了宗门。

    陆淼等女看到他从外走回来,大为惊讶。战十三并不知道有长老为他打了掩护,把事情说出来之后,顿时引发了众怒,五女气愤地要狠狠惩罚他。

    菀萱却没有瞎胡闹,而是小心翼翼地向战十三确认自己心中的猜测。

    当她听到战十三确认之前的动静是他惹出来地,他已经突破了圣武境之时,菀萱忍不住大声地尖叫出来,脸上的惊喜洋溢着。

    “我们可以去找那些高级凶兽的麻烦了!”菀萱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为宗门的兄弟姐妹们报仇雪恨。

    战十三却笑着说道:“不用了,那些失踪的师姐妹们马上就会回来了。”

    众人一愣,“你……”

    战十三笑着点头,众人惊呼。

    “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地?”

    战十三拿出自己的菜刀,亮给众人看。依旧是黑黝黝的模样,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不是凡品,气势十足。

    “这是……神兵?”白芷晴小心翼翼地问道,仿佛生怕自己一不小心问错了,那就不是神兵了。

    “没错,这就是我的神兵!”战十三兴奋地高声喊道。

    众人激动地围拢着战十三欢呼。

    ……

    “喂!喂!你用不用这么无耻地拿我来炫耀你啊?”一个声音在战十三的脑海中响起。

    “闭嘴!你个小家伙!”

    战十三恶狠狠地喊道,声音里得意非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