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三章 诸神的黄昏大结局
    “天地间最神奇的奥妙?!那是什么?”贾正道皱着眉头道,他更迷糊了。不过他也明白了一点,宙斯的要求肯定和这件遗宝有关。

    “我参悟了几千年,也没有头绪。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奥妙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曾经从这个盒子上受到了莫大的好处,可以说,我如今的成就全部来自于这个盒子,而这个盒子,仅仅是用来装这件宝物用的。”宙斯深沉的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贾正道,“我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帮我解开这件宝物的奥秘……”

    “为什么是我?”贾正道并没有吃惊,他只是很莫名其妙。

    “因为只有雅典娜带来的男人,才能解开这个秘密。这是神界最伟大的预言师普罗米修斯亲口告诉我的。”宙斯郑重的说道。

    “你相信预言?”贾正道笑了。

    “我相信,通过对这个盒子的研究,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一种能够穿越空间和时间限制的神秘力量,而且,我怀疑这件宝物就和这种力量有关,这是我几千年来的研究结果。”宙斯肯定的说道。

    “巨神的遗宝?难道上古巨神就掌握着这种力量吗?”贾正道不由想到了自身,他的穿越难道就是这种力量的作用?

    “不错!”宙斯丝毫不掩饰对这种力量的渴望,“这个盒子上拥有巨神的修炼方式,通过几千年的修炼,如今我已经拥有巨神的力量,但是,却依然无法再进一步,习得巨神的术法绝技,从而窥测这天地间最神奇的奥妙。”

    说道这里,宙斯微微一笑,“知道我为什么没有下界去杀你吗?因为你我的力量根本就不在一个境界,对于掌握东方巨神修炼方式的我,你傲世正神的力量根本不堪一击。”

    贾正道凛然一惊,他知道宙斯根本没必要骗他,他说这话,警告多余威胁,他只是想让他老实合作,不要存在任何妄想。

    “难道你已经能够和上古巨神相抗衡了?”贾正道不死心道,如果宙斯拥有后羿一般的实力,他此时能做的也只有乞求对方饶命了。

    “我掌握了力量的修炼方式,但却没有掌握最有效运用这种力量的方法,也就是东方所说的上古绝技!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解开这件宝物的奥秘,让我得到这种那传说中的奥义。”宙斯的语气已经隐隐带着命令了。

    贾正道却轻呼了一口气,总算还有机会,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凭什么信任你会遵守承诺?”

    “你有选择的余地吗?”宙斯面色陡然一变,一股庞大到足以毁灭一切的神力瞬间冲霄而起,宙斯冷冷的说道:“我要杀你,只不过举手之劳。我到现在还没有杀你,不是已经足以证明我的诚意了吗?”

    拳头大就是真理!贾正道再次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他已经意识到宙斯之前的做作都是在忽悠他,恐怕得到这件遗宝的奥秘后,他第一个干掉的就是自己。不过,贾正道此时却无法反抗,因为他们离的太近了,宙斯拥有绝对优势的力量,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动手,他必死无疑。

    但贾正道也不是一个好鸟,而且从来都不是。他极为痛快的露出了一幅认命的表情,“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解开这个秘密后,你要让我安全走到神殿门口,我才会告诉你。”神殿极为宽广,门口已经是他施展绝技的很好距离,贾正道虽然想再走远些,但怕宙斯不同意,于是选择了这么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距离。至于他能不能真正解开这个秘密,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就算解不开,他依然会忽悠宙斯的。

    宙斯笑了,“可以。”在这个距离,他有把握在贾正道说出秘密后,一举将其轰杀。

    贾正道也笑了,神情轻松的走到了宙斯身前,“你说我应该怎么解开秘密?”一幅言听计从的表情。

    宙斯满意的颔首,小心翼翼的从贴身处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古朴铁盒,他的手如同抚摸最亲密情人一般轻轻摩挲着铁盒,一双眼睛中充满了痴迷与眷恋,双手轻轻护住铁盒,如同一个怕被抢走糖果的小孩般警惕的看了看贾正道,“你再退后几步……”

    贾正道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老家伙也太敏感了吧,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老子还不稀罕呢。不过,他还是依言后退了几步。

    宙斯终于打开了铁盒,贾正道恶意的猜测,他当年打开还是处女的赫拉双腿时,估计也没有这么紧张宝贝过。

    宝盒终于开启了,贾正道却一下子呆住了,如遭雷亟,“怎么这么眼熟?”

    “你见过?怎么可能?你再仔细看看……”此时宙斯也顾不得贾正道是否存在夺宝之心了,将铁盒凑到了贾正道身前。

    贾正道轻轻捻动盒中事物,又翻开它的内部看了看,正欲撑开比量一下,宙斯却突然一把拍开了他的手,警告道,“轻一点,小心破坏了这件神物。”

    贾正道摇了摇头,强忍着心中那难以言喻的疑问,说道:“不用看了,我确定是它。”

    “你果然知道!说,它到底是什么,秘密到底如何解开?”宙斯满脸红光,眼睛中充满血丝,迫切无比的问道,这些问题困扰他太久了。几千年足不出户没有研究明白的问题一朝得解,他的内心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

    贾正道心头冷笑,但脸上却是一脸郑重,“这是关系到我的巨大秘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怕你知道秘密后杀我灭口,所以,我必须确定自己能够安全离开才会说出来。”

    宙斯咬咬牙,承诺道,“好,你可以走到大殿门口,然后再说。你说出来后,我会闭关参详这个秘密,如果是假的,哼,没出神山之前,你也难逃我的天雷裁决;即使你逃出神山,我也会追杀你到三界之外;如果是真的,在我研究透彻这个秘密之前,我还没空去杀你;我宙斯作为神王,向来说话算数。”

    “我相信你会说话算数的,如果我死了,别说几千年,就算闭关几万年,你也别想参透这个秘密。”贾正道冷冷一笑,不无威胁道。

    说罢,不再理会宙斯,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在贾正道转身之际,宙斯几次想要抬起手掌,但却禁不住宝物的诱惑,不得不暂时压下了趁机杀掉贾正道的念头。

    贾正道也是提心吊胆的,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龙行虎步,走到了神殿门口。

    “把门打开。”贾正道转过身来,不紧不慢的说道。

    宙斯不屑的一笑,手指轻伸,缓缓开启了巨石雕成的大殿之门。“你还真是小心,生怕我趁你破坏石门时攻击你,放心,我宙斯还不屑如此。”

    石门开启后,哈迪斯众人焦虑的目光一齐射向了门口的贾正道。

    “你们谈好了?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舞子关切的问道。

    “你们立即退到战舰之上,如果我有意外,立即撤离,希路达,以后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贾正道表情平静的嘱咐道。

    “你怎么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你们不是在谈判吗?”舞子发现贾正道语气不对,忧心重重的问道。

    “别废话,立刻离开。”贾正道不耐烦的说道。

    “你说够了没有?”宙斯也不耐烦了。

    “快去。”

    “如果你有事,我们一定会过来救你的。”哈迪斯低声说道,说罢,带着众人向外走去,门外带着大批天斗士的赫拉并没有阻拦。

    “你也走,走到后山。”贾正道看了赫拉一眼,说道。

    “听他的。”宙斯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赫拉娇哼一声,转身而去,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臀部扭动幅度比在大殿之内大了很多,似乎是在用“臀语”暗示着什么。

    大殿附近,如今除了贾正道和宙斯之外,已经再无旁人。

    “你可以说了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贾正道嘿嘿一笑,双手负于背后,紧紧的攥住了玛雅神弓,九只落日神箭也已然出现在右手和如意之上。

    此时,宙斯也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一伸手,裁决权杖也出现在手中,气氛一时间很是奇妙。

    宙斯能够统领神族这么多年,除了靠力量得到神王之位外,更多时候靠的还是权术与心机;贾正道能够成为圣域教皇,统领三大势力,靠的同样是这些。所以,两种同一类型的奸人遇到一起,自然是互相提防。但可笑的是,此时此景,他们还不得不摆出一副互相信任的表情。

    “宙斯,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件遗宝,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宝物,那是内裤,而且还是一条我曾经穿过的内裤。普罗米修斯说的没错,因为我就是它的第一任主人。”

    贾正道为什么要说实话,因为他要创造机会,什么最打击人,实话!

    “你胡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叫做内裤的事物存在,看来你是想反悔了……”宙斯闭关上千年,如何知道内裤是何物,顿时勃然大怒,猛然一伸手,庞大的吸力汹涌而出,直接擒向了贾正道。

    机会终于来了!贾正道不怕宙斯出手,就怕他不出手!他说的话,宙斯势必不会相信,心中存有疑惑,所以,他出手势必难以尽全力,而这时就是贾正道的机会!

    几乎在宙斯出手的同一时间,贾正道已然高高跃起,九只落日神箭呈扇形排列在玛雅神弓之上,全身神力瞬间爆发开来,射出了他穿越以来,最强的一箭!

    “羿射九日!!”

    “巨神绝技?!你果然骗我……”

    宙斯一辈子都在研究巨神的绝技,怎么会认不出来这个在亘古洪荒中威名赫赫的绝世射技,看到九只如同虚幻一般的阴森箭影,他几乎本能的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发出了他最强大的一招,“天雷裁决!”

    乾坤借法,天地失色。宏伟无边的神王之殿瞬间崩塌,露出了苍茫天空,一团巨大的紫色劫云出现在天空之中,瞬间,雷鸣万里,一道道巨大的紫色电流在空气中云集成球,直奔贾正道头顶轰然落下。

    东方神族的实力由四部分组成,一是自身法力;二是术法绝技;三是法宝利器;四是经验阅历。

    论法力,贾正道的神力虽强,但与宙斯苦修几千年的正宗东方道法根本无法比拟;论术法绝技,宙斯自创的天雷裁决好听点叫中西合璧,难听点则是半吊子的东西,

    与东方射技第一的羿射九日天差地别;论法宝利器,裁决权杖虽是西方神器,但也不过是黄帝的马创造的东西,同样与落日神箭无法相提并论;论经验阅历,贾正道虽然无法与身经百战的宙斯相比拟,但他却在此战中占得了先机。

    射出落日神箭后,贾正道被宙斯的庞大吸力一带,瞬间步伐踉跄起来。正当他要稳住身形,突然一阵山崩地裂,再抬头时,天空之中已经异象陡起,劫云成型。

    虽然他的灵魂是东方人,他对这种类似于东方道术的老祖宗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了解,几乎是本能的,他凝聚起全身神力,施展出了瞬间移动,想要来个空间大跳跃,直接躲到千里之外。

    就在他的身形刚要模糊下来,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仿佛被一股无法抗拒的玄奥力量锁定了一般,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天雷的到来。

    “哈哈,如果瞬间移动有用,我还研究东方的道术干什么?”

    宙斯的狂笑在耳边响起,贾正道猛然回头,怒目而视,却发现宙斯比他还惨,已然被落日神箭钉成了刺猬。

    羿射九日,连以速度著称的天上王族九只金乌都不能躲过,他一个神王又如何能躲避开来,九箭一支也没浪费,全部命中,宙斯也仅仅是有说话的力气了。

    不过,此时贾正道已经没有心情笑话宙斯,因为第一道雷光已经轰然落下。

    贾正道一咬牙,将全身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双手高举,施展出了他的最强防御,水晶之墙!

    既然躲不过,就硬抗!

    轰,天雷落地,一道巨大的紫芒瞬间击穿了贾正道的水晶之墙,轰击在他的胸口之上。

    贾正道猛然感觉胸口一热,一口逆血喷涌而出,身形被雷电震的踉跄仰天倒地。不过,好在总算是保住了小命。

    劫后余生,贾正道不由剧烈的喘息起来,暗自庆幸不已。

    “咳,不要得意,这仅仅是……第一道天雷,下面还有……八道更强的呢……哈……哈……可惜,我已经……看不到你被天雷劈成灰烬的场面了……不过,……咳,能够死在我一生追求的……巨神绝技之下,我会比你更瞑目……”

    贾正道想要转头骂上几句,可惜,此时的他浑身电流缭绕,全身麻痹,根本就没有办法转过头去,甚至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此时,天空中再次传来剧烈的轰鸣,数量更胜上一道天雷的数百道紫色闪电在劫云中聚集缭绕在一起,天威隐现!

    贾正道仰天而倒,正巧看到这幅骇人景象,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逃生想法,只有闭幕等死一途。

    “不知我死后会不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不知道舞子他们会不会……”

    正当贾正道脑中万念俱灭,只留一丝执念之际,异变再次发生,贾正道神衣突然然变得红光缭绕,九只金乌破体而出,飞向了天空。

    “呵呵,我已经无法保护你们,走吧,走的越远越好。”贾正道笑了,做人就要光棍点,九只金乌已经帮了他很多,他不想到死还要拉着他们陪葬。它们能够逃脱出去,是他最想看到的。正所谓,人之将死,其心也善,贾正道做了一辈子恶人,临死前却突然良心发现了。

    就在这时,贾正道突然发现金乌并没有向外飞去,而是化身本源,变作一颗颗小型火球后结成一个奇怪的阵势,冲向了天空中的万丈劫云。

    “小子,我们妖族向来恩怨分明,终于有机会把欠你的一次还清了……”

    “大哥说的不错,龙皇叔叔也是这么教导我们的。”

    “小子,你的心灵很肮脏,但是你却很够义气,我喜欢!”

    “恩,如果你小子生在洪荒,一定是个合格的妖族……”

    “就是太色了,竟搞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污染我们纯洁的心灵……”

    “色点好,我们在他意识中呆了十几年,如果不是有这些免费的电影支撑着,早就闷死了……”

    “有道理,就是他的东西短了点儿,看着不过瘾……”

    “七哥,连你也被他污染了?我们可是纯洁的妖族……”

    “哈哈,哥哥们,让那个半吊子临死前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东方绝技吧……”

    “周天星斗大阵!!”

    叽叽喳喳,沉默了十几年的金乌竟然口吐人言,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贾正道进行了交流,最后化作一声整齐的苍鸣,冲天而起,盘旋飞向了劫云,随着九只金乌极有韵律的舞动,满天星辰光芒大盛,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星辰之力逐渐汇聚到金乌群中,星辰之力虽然没有雷光璀璨,但数量却极为庞大,亿万星辰之光聚集到一起,在夜色之中化作一条星光大道,毫无阻碍的冲破了劫云,飞入无尽的天际……

    随着劫云被破,锁定贾正道的无形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力量一瞬间回到了贾正道身上,不过,此时,贾正道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只是呆呆的仰望着天际,望着那道越飞越远的璀璨星光,向那九个相处了十余年的伙伴默默的告别着。

    这十几年来,对贾正道来说,除了他自己,他最信任就是这九只亦师亦友的金乌,它们给了他一切,最后,还用生命为他换来了美好的明天。虽说是报恩,但贾正道却受之有愧。

    神殿之中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以赫拉为首的天斗士,以雅典娜为首的同盟,两方几乎同时到达了神殿,也同时被神殿中的景象惊呆了。

    失败者宙斯浑身如同刺猬一样插满箭矢,仰躺在地,却死的非常安详。

    胜利者贾正道叼着烟卷蹲在地上仰望着天空发呆,那副表情仿佛地上躺着的是他一般。

    “都出去!”

    感觉到众人的到来,贾正道却头也没有回,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语气毋庸置疑。

    “你竟然杀死了神王?!”

    “女人,你没听到我的话吗?”贾正道蓦然回首,眼神冰冷不似人类。

    赫拉最终选择了屈服,带着天斗士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大殿,她清楚,从今天开始,这座神山要换个主人了。至于为宙斯报仇,她想都没有想过,一个连宙斯都能杀死的人类,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吗?

    哈迪斯和雅典娜他们也退了出去,他们看出贾正道似乎心情非常不好,只能选择服从,他们也清楚,以后想要活得好,就得跟着这位混了。不过,这也挺好,这个人虽然邪恶,但却很够义气,不会让小弟吃亏。

    众人出去后,贾正道伸手擦干嘴角的鲜血,掏出烟盒,点上了九根香烟,静静的摆放一块石头上,直到香烟余烬熄灭,他才施然起身,整理了一下表情,再次恢复了一贯的微笑。

    无意间走到宙斯身边,一脚踢在了宙斯手上,愕然发现,就算是死,宙斯依然紧抓着那众神的遗宝。

    “如果你不是太痴迷这件所谓的宝物,死的人怎么可能是你?”

    贾正道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低头俯身从宙斯的手中掰出了黑色铁盒,打了开来。

    摆弄着盒中熟悉又陌生的内裤,贾正道轻叹一声,“一条内裤怎么可能拥有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力量……相信这种传说的人不死都对不起老天爷了。”

    贾正道没有发现,他握着内裤的手,上面沾染的鲜血突然变淡了很多。

    贾正道正欲将内裤撕碎,突然间一道青色灵气从内裤中喷涌而出,在贾正道身前形成了一个内裤形状的虚影。

    “主人,你终于唤醒我了。”

    贾正道猛然一阵,戒备的凝视着眼前的虚影,冷然道:“你是什么东西?”

    “主人,我就是这条内裤之灵,我叫做逐鹿。”内裤似乎憋闷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随着您一起去了莲花之汤,然后被你丢在了衣柜里,后来你又穿上了我,最后我就陪着你穿越到了洪荒。千万年下来,各代主人都把我带在头上,以我为巨神的象征。我不断吸收着这些强者的灵气,逐渐就有了意识。不过,后来我又被那个叫黄帝的家伙封印了,直到您用血液再次唤醒了我……”

    贾正道凝神打量着“逐鹿”,小心的问道,“你真是当年我穿的那条?”

    “没错,你在学校门口地摊上花了8块钱买的我,难道你忘了?”逐鹿似乎非常伤心,语气都带着哭腔了。

    “好象是有这么回事。对了,你真有穿越时间和空间的能力?”贾正道想了想,问道。

    “以前是有的,不过自从被封印后,这个世界的灵气太稀薄了,千万年下来,我的灵力不仅没有提升,反而逐渐消散了,主人,如果刚才你不唤醒我,那么,半个小时后,我就会消失了。”逐鹿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能不能带我回到原来那个世界,我想回去看看父母和朋友。”贾正道试着问道。

    “主人的身体力量太强大了,我根本无法带动,不过我却可以回去打探一下消息。”逐鹿的身影似乎又变淡了不少,它突然惊咦一声,“我的时间不多了,主人,你等我,只需要半个小时……”

    说罢,一道光芒闪过,逐鹿的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但逐鹿却并没有回来,贾正道摇了摇头,不再抱任何希望,正欲转身离去。

    突然间,空气中光芒一闪。贾正道惊喜的叫道,“逐鹿……”

    逐鹿并没有出现,天空中却飘下了一张破旧的报纸。

    贾正道捡起报纸,翻开后,顿时眼睛瞪的溜圆,呆住了。

    “2046年度全国十大悲情人物,第一名:贾正道。

    事迹简介:夫贾正道者,初从文,未及义务教育之免费,不见高等学校之分配,适值扩招,过五关,斩六将,专本相继,寒窗数载,二十三乃成,奈何因娼致残,家庭破产,负债十万。劫后余生,性情大变,数典忘祖,背井离乡,东渡苏浙,南下湖广,西上志愿,北漂京都,披星戴月,秉烛达旦,十年无休,蓄款十万。

    楼市暴涨,无栖处,购房金不足首付,遂投股市,翌年缩至万余,随抑郁成疾,再次入院,倾其所有,病无果,因欠费被逐院门。寻医保,不合大病之规,拒付,带病还。服鼠药自尽,遇赝品未果。友柳絮怜之,送三鹿奶粉,饮之,卒。”

    “我明明尸骨无存,这个贾正道又是什么人?难道真存在平行世界?”

    贾正道顿觉头大如斗,末了,他随手一搓,将报纸焚成了灰烬,泯然一笑,仿若顿悟,“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还是在面对现实吧,这些已经和我无关了。”

    刚一出门,迎面就碰到了兴冲冲的哈迪斯,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得偿所愿的幸福感。

    “艾俄罗斯,我已经将妻子的灵魂转世了!我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

    “恭喜你啊!哈妮,不过你知道你妻子转世的人是谁吗?”

    “是谁都没关系,只要他是男人,我就会让他爱上我,而且,我还有丘比特的箭啊……”哈迪斯得意起来,异常兴奋,憧憬道,“真希望她转世成为一个像米罗老师一样儒雅的学者型男人……”

    ……

    同一时间,一个奥地利籍青年昏倒在美国加州训练场上,醒来后由于语言行为怪异反常而被送入了精神病院,极为负责的护士小姐在档案卡上工整的填上了他的名字——阿诺德·施瓦辛格。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