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80章尾声
    时间一晃就是五年过去了,若不是小屁猪的一群妈妈出现,这个世界就真的毁了。

    事后,木风才从秦逸的口中得知,所谓的吞噬凶兽,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凶魔,曾经被差点被秦逸斩杀,侥幸逃脱之后流窜到了这个世界,凶魔需要就是凶杀之气来恢复力量,故此,解释了他苏醒后意图挑起这个这个世界战斗。

    末日虽然没有来临,可如今的世界却变得千苍孔,经过五年的复苏,创伤依旧还在,但是,经过了灾难的洗礼,世界变得和平了,没有了以前的勾心斗角,没有了昔日的仇恨,世界人民都彼此合作,发誓要将世界变得更美好。

    秦逸的到来,让小屁猪活了下来,而这小东西一恢复了精神,又变回了平时那得瑟的模样,五年的时间里戏弄了木风不知道多少次,现在有一个男妈妈和七个女妈妈在,有了靠山,比以前更得意了。

    当然,玩闹是一部分,小屁猪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木风多笑笑,哪怕是修理自己一顿也好,可是这五年来木风似乎忘记了笑容,每天都用酒来麻痹自己。

    一处幽静的山庄,木风斜躺在阳台的靠椅上,右臂空荡荡,左手拧住一**白酒不停的往嘴里灌,胡茬和蓬乱的蓬发看上去要多颓废有多颓废。

    屋内,十几个女人躺在床上,每天依靠输液维持生机,唯有冰儿,娥儿,墨儿和舒紫凝在,不过木风这五年的样,让她们四女心里也不好受,她们能体会木风心里的感受,换做谁都会这样,可是已经五年过去了,又能怎么办?

    墨儿嘟了嘟嘴,如今的她也是二十出头的清纯少女了,但脸上却找不到少女应该有的笑容,“风,你说句话好不好?”

    放下酒**,木风扭头看着墨儿,准备伸手抚摸一下她的脸颊,伸到了一半又缩了回来,重新拿起酒**往嘴里灌了一口。

    “大哥哥~你别这样,墨儿看着心里难受。”墨儿一把抢过了木风的酒**,可他依旧没有说话,起身摇摇晃晃的离开,看着他的背影,墨儿掩住嘴唇,眼泪吧唧的往下流淌。

    晃晃悠悠的走了到门前,看着一个个躺着的女人,木风心中充满着愧疚,不舍,爱恋,所有人的想法都有,心里暗叹一声,转身离开。

    舒紫凝和娥儿站在远处,想靠近,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劝阻,五年来,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可这个男人依然走出不来。

    来到崖边,木风热泪忍不住涌出眼眶,好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回想一个个女人曾经的一切,心口似乎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

    五年了。

    他试了无数次,可是还走不出来。

    “啊!”双膝跪地,仰天长吼一声,尽情的宣泄心中的不快,可一声之后,反而更加痛。

    冰儿悄然的走近,嘴唇颤抖的深呼吸了几口,冰冷的道,“起来!”

    木风稍稍扭头,却没有听进去。

    “我叫你起来!”冰儿一把揪住了木风的衣服,眼泪夺眶而出,“你够了没有,五年了!”

    “放开我!”

    “她们至少还没死,那不是你的错,你还有我们,五年来,你一声不吭,你究竟想做什么?”冰儿冰冷的质问。

    挣脱开揪住衣服的手,木风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两口,“对不起!”

    “我不想听,她们也不想听。”

    “对不起!”

    “你!”冰儿再次揪住了木风的衣服,扬手一耳光扇在他的脸上,“你是个男人!”

    “男人?”木风惨淡的大笑,“一个失败的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

    冰儿的嘴角动了几下,眼泪滑落,语气温柔下来,“风,你醒醒吧,珊珊她们还没死,就算死了,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木风不说话了,用力的吸着烟,让尼古丁侵蚀着肺部,似乎这样好受一点。

    晌久之后,木风道,“对不起,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静一静,五年了,你还静得不够吗?”

    闻言,木风又沉默了,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两人就那样静静的站着,直到冰儿离开。

    望着冰儿的背影,木风轻叹一声,心中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远处,小屁猪,小夕,还有小屁孩人缩在一旁,都用手撑着下巴,嘟着嘴。

    “哎呀,木头都不欺负人家了,一点也不好玩。”说着,掏出手机发了一个信息,嬉笑着,“找个帮手来!”

    “猪猪姐,什么帮手啊。”小屁孩好奇的问。

    小屁猪翻了个白眼,“保密!”

    “嘻嘻,小猪猪,我知道哦,是不是宠儿姐姐?”小夕得意的笑道。

    “嘿嘿,不告诉你。”小屁猪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一股烟就跑开了。

    一包烟抽完,木风嗓有些哑了,眼泪也干涸了。

    “这玩意儿真好吃吗?”忽然,身旁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扭头看去,不是别人,正是小屁猪的妈妈秦逸。

    “你来干什么!”木风很不客气,因为他不止一次的求过这个人,他知道这个人有办法救王洛珊等女,可这个人一直不松口,曾经出手相救的谢意没有了,只有恨意。

    “你恨我?”

    “不敢!”

    “知道我为什么不答应你吗?”

    木风诧异的看着秦逸,不过没说话。

    “五年了,你体会到了什么?”

    木风依然不语,更加不明白秦逸的意思。

    叹了一口气,秦逸道,“生死离别,如果你走不出来,我不会出手相助。”

    “为什么?”

    “以后你会懂的。”

    “既然不愿意救,就滚!”木风转身就走,刚走两步,秦逸便说话了,“一周以后,她们会醒来,但是······”

    木风浑身一震,转身直视着秦逸,“但是什么?”

    “瑟琳娜和夏若雪恐怕只能舍弃一个。”

    “为什么?”

    “一人无魄,一人无魂。”

    沉默片刻,木风道,“谢谢!”

    “我很不愿意这么做,我希望你自己想通的,本来······算了,或许是我执着了。”说完,秦逸消失在原地,留下木风疑惑不已。

    一周之后。

    木风焕然一新,恢复了五年前的样,秦逸说了,今天她们会醒来,心里怀着期待和忐忑。

    娥儿紧握住木风的手,抿嘴道,“别担心。”

    “嗯。”木风抿嘴轻笑,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笑容。

    看着秦逸的忙活,木风很不明白,可只有这个人才能带来希望,即使焦急也只能忍住。

    中午,拔出了所有女人的输液**。

    整整一下午,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让木风满怀期待的心又沉寂了,转身走出了房门。

    傍晚,夕阳斜照,木风所站的位置已是满地烟头。

    “啊,姗姗妈妈,老爸,老爸,快来啊,妈妈们醒了。”屋内传来小夕的吼声,木风夹着的烟掉在地上,急速的冲进门,看着一个个迷离着双眼的女人,鼻头好酸好酸。

    “喂,愣着干什么,要饿死你的媳妇们啊。”王洛珊瞪了木风一眼,后者傻乎乎的挠了挠头,敬了一个军礼,“遵命,大老婆大人!”

    “德行!”

    “我要吃披萨!”

    “我要吃水果!”

    “我最想喝奶!”

    “我要吃大餐,肚好饿!”

    “我要······”

    一个个女人都捂住肚幽怨的道,木风却拿出一支笔忙着几下,等众女说完,小屁猪清了清嗓门,“我要吃烤鸭,要片好的。”

    “滚开,自己买去!”

    “呜呜呜,有了媳妇就欺负人家,死木头。”小屁猪嚷嚷起来,忽然眼珠一转,露出狡黠的笑容,坏坏的看着木风,那意思就是,你等着死吧,哼哼!

    半个小时后,木风将所有女人想吃的东西亲自买回来,殷勤的送到每个人手里,还在一旁端茶倒水,伺候得不亦乐乎,时不时的捏捏肩,或者敲敲腿什么的。

    “夫君,你看看人家,都不见你这样对我们。”

    “就是就是,多。”

    秦逸无语,只好闪到一边,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奇怪,穿着奇怪,说话奇怪,什么都乖乖的,连男人都要伺候女人了。

    “饱了没,亲爱的老婆们。”

    “嗯,饱了,我要美美的洗个澡。”苏妍站起来伸了懒腰,沐雨浓也扭着翘臀跟出去,“妍妍,等等我。”

    “我也去!”

    “等等,我们也要去。”

    一会儿时间,一群女人都溜了,留下木风一个人傻不拉唧的站在房里,自言自语道,“我能不能一起去洗啊。”

    “不行!”外边传来一群女人的声音。

    撇了撇嘴,木风委屈的道,“好嘛,老婆最大,老公坚决服从。”

    “哼!受虐狂,鄙视!”小屁猪昂着小脑袋从木风面前走过,五年了,还是那娇小的样,似乎一点也没长,连小夕和小屁孩都比她高了。

    “要你管,滚开!”

    “叻叻叻~”做了个鬼脸,小屁猪很快就溜了,溜的时候却深意的笑了。

    滴答滴答~

    高跟鞋的声音从外边传来,越来越近。

    木风刚点燃一支烟,忽然觉察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正纳闷时,一个身穿皮衣皮裤的绝色美女走进来,手里却拿着一把皮鞭,凶狠狠的瞪着木风。

    “小姐,你是?”

    “小姐你妹,你才是小姐,不,你是鸭!”

    木风摸了摸鼻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女人是谁啊,貌似不认识啊。

    啪~

    一皮鞭拍在木风脚下,绝色美女冷言道,“木风是吧,早就想找你算账了。”

    “为什么?”木风缩了缩身。

    “老问你,为什么说老是飞机场。”绝色美女指了指自己的胸脯,“看看,马上d了,是飞机场吗?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老就不是宠儿。”

    啥?

    木风傻眼了,这个美女,眼前这个美女,就是······就是传说中的宠儿姐姐!

    “女侠饶命,冤枉啊。”

    “做梦!”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