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开拓者序曲十八
    “啊啊啊,我不要听,我不要听。”鲁路趴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耳朵,表示不想听隼说实话。炎黄联邦从来就不是艾玛帝国的主要对手,二十几年前,人家一个家族的兵力就能打得联邦要全国动员了。

    可人家艾玛帝国在米尔会战之后才放了多少:由两个家族分别承担东西两段防务,总计八个舰队,三十二万到三十五万左右的兵力。

    双方在三年前的兵力比都还是八比一,艾玛帝国八,炎黄联邦是一。现在……联邦就在艾玛边境上放了一个第七舰队,一个特勤舰队,再加上十分之一的第一舰队,占据联邦海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然而人艾玛帝国并不觉得自己给炎黄联邦多大的压力,他们认为才八个舰队嘛。还不到自己总兵力的两成,炎黄人你不要方啊。

    面对号称能在两个月时间内打穿吉勒西斯星域的,艾玛帝国北方军团三十万大军。谁特么的心里能不慌的,数遍了联邦海军,除开那几位定海神针,也是凤轻吟这人强撑着硬抗这种压力。

    否则吉勒西斯星域这种膏腴之地,还真轮不上凤轻吟和她的第七舰队。可是,有了艾玛帝国在一旁虎视眈眈之后,只有凤轻吟主动站出来承担起这份国防重任。也许第七舰队挡不住艾玛海军的钢铁洪流,但是凤轻吟能保证艾玛人必须得花费两个月,踏过她的尸体之后才能继续前进。

    对于只是需要争取时间的炎黄联邦来说,两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了。在联邦与同盟的战争之后,军事专业已经认同一个观点:只要给联邦两个月的时间作为缓冲期,那么任何与联邦的战争是否结束,就得看联邦的意愿了。

    所以说,不能只看到贪狼家的人权势滔天,也要看到这一家子人为联邦付出了多少条人命。

    隼看着鲁路犯蠢的样子无动于衷,只是淡定的继续自己的报告:“由于我方手中的艾玛帝国籍特殊工作者数量太少,而银河帝国籍特殊工作者数量巨大,同时,银河帝国方面应该保有大量的艾玛帝国籍特殊工作者。”

    “所以你认为,我们可以让三个国家联合起来进行互换。如果真的能成功,这会成为我们三国之间邦交建设的重大里程碑也说不定。”鲁路撇了下嘴角,“以情报体系的效率来说,应该比三国联合舰队司令部的效果还好。”

    可以说是堪比当年的总统热线了,正是因为有这条热线存在,冷战才能一直冷下去,而不会因为种种误会热乎起来……要知道,当年的地球,距离人类文明完蛋只有十五分钟。

    “哎……可惜这并不是联合舰队司令部框架下就能进行的事务。由于参与其中的其他两个国家是单纯的军方组织,情报人员交换这类事情在他们的国家是绝对不能沾染的禁区。”隼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特勤舰队特殊就特殊在他在业务范围内,就横跨联邦海军与联邦情报部这两个炎黄联邦的强势部门。其他两个帝国的军方若是和情报体系关系,只要略显亲密,就得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嗯,而且是各种各样的意义上的那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艾玛帝国有没有那么个对外交流的情报部门我不知道,银河帝国应该有干这事儿的部门吧。”如果,银河帝国真的如同他们宣称那样是地球文明正统的话。鲁路抬起头,他不觉得隼的思路不对。

    地球时代各大国就已经这么玩了,银河帝国作为地球后裔之一,所以,鲁路自然不认为银河帝国会不遵守这个潜规则。在鲁路看来,银河帝国肯定有这么一个负责为情报系统交换俘虏的特殊部门。

    “问题是,我的手里并没有足够的银河帝国人,所以我就联络了总局。请求他们出面联络银河帝国方面的相关部门。”见鲁路提起这个,隼就觉得自己的老胃病似乎有复发迹象。“可是情报部的人把球踢给了情报委员会。”

    “情报委员会啊……”鲁路挠了挠脸,这个单位的名字有点耳熟。由于炎黄联邦的情报部门只有联邦情报部一个,所以这个委员会并没有遵循某个传统,成为负责协调国内各个情报部门的高级机构。

    现在的情报委员会主要是负责对外的国家级别情报部门友好交流。暗戳戳搞破坏的是情报部,而情报委员会则是负责展示友好敦睦来着。

    “然后,这个要求被情报委员会驳回了。他们认为我没有资格参与那种层次的对话。”隼用非常平静,特别淡定的语气告知鲁路上层的理由。真的,从汇报相关事务起,隼就一直表现得很淡定。

    那个上任不久的情报委员会的大人物原话是:即便是最优秀的猎犬也仅仅是狗。没有主人发话,就不要自作主张伸爪子。

    这特么是作死啊。从脑海里找出通讯记录的鲁路,不由得嘴角抽了下,第一反应就是要把那蠢货剁吧了。

    在宇宙时代的炎黄联邦政府权力只能说普通,毕竟是连财政收入都不太稳定的联邦政府……但是在联邦政府的高层官员依旧需要相当高明的治政修养。只不过,自从原本的高层官员逐渐退出高位,战后新一届的情报委员会成员,大多数是职业政客,这些人还没有来得及真正面对情报界的残酷。

    由于是新一届的官员,所以往往会在新官上任的时期,烧上几把火,在工作方面为难一二是很正常的。更何况需要考虑到并不是每一个高官都有自知之明的情况,所以,偶尔会出现一些情况没搞清楚的智障,隼大概就是运气不好的遇到了智障。

    对于那位官僚说的话,隼其实并没有感到任何问题,反而认为对方说的话是没有错的。因为在隼看来,自己让银河帝国参与进来这个事情上,的确是没有征求鲁路的意见,就擅自行动起来了。

    说白了,对方的本意被无视了,隼在意的地方是自己并没有告知鲁路情况。所以才有了隼之前找鲁路请求帮助的事情,然后已经习惯了让隼代理工作的鲁路关心则乱,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儿,就把自己的提督权杖扔了过去。

    一个持有大提督权杖的人,谁特么再敢说没资格这种话,就算把丫的剁吧剁吧切碎了,也不会有人前来伸张正义。

    鲁路知道隼并不清楚自己已经知道了,因为自己理论上是不应该知道的两人之间的通讯内容。但是,鲁路知道之后很是生气,为了让自己念头通达,便对隼表示:“感情老子在源泉问题上让步了,就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胆子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新官上任想要竖立权威是很正常,可是,在之前的几十年里,从来没有人敢耽搁西南局的事情。这一次可算是破纪录了,鲁路要是再不做点反应,怕是会有更多人得寸进尺。

    “新人不懂情报界的残酷,所以才会觉得情报员牺牲了还有后来人。但是作为前辈,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让他们认知到真实的世界。”鲁路的脸上充满轻蔑的笑容,“总得让某些人看明白。所以,这个蠢货还真得剁了才行。”

    否则,还会有更多的蠢货以为,情报员的爱国心和忠诚绝对不可动摇。事实上,任何一位愿意为了国家种族保守秘密,哪怕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的人,都可谓:英雄。但是有史以来,来自于祖国的背叛和出卖,从来就是击溃一位英雄忠诚的最简单办法。

    是以,鲁路毫不犹豫的作出最大的反应,他甚至很明白,即便是情报部总部那边的人,也不会对西南局的行动有任何反应。虽然知道这一次是被人当枪使了,但是鲁路却知道,整个情报部大概再也没有隼这样地位特别的一线人员,也再没有第二个可以在行动命令文件上签字的特勤舰队大提督。

    所以,换了其他的人,大概会认为鲁路这想法不但极端,而且还嚣张跋扈得过头了。只不过,对于隼而言这不是问题,隼根本就不在乎鲁路的做法如何,她淡定的略低头做出回应:“遵从您的意志。”

    “拿去归档,内容你自己看着填吧。”既然隼已经答应了,鲁路满意的点头,从桌子里摸出一张特制的空白公文纸,刷刷的右下角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赶紧的,别耽误了正事。”

    鲁路不怕有心人的事后算账,在他看来,红色等级的机密文件想要解密,至少是一百年之后的事情,他可等不到那个时候。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具现。

    隼在接过鲁路递过来的白纸时,明白这张纸意味着什么的她,心底对鲁路的小心眼生出了,出于宠溺的无可奈何。这特么是多大的仇啊,干翻了对面不说,还特意归入了红色等级的档案中。

    要知道,在联邦种类众多的保密等级里,红色是仅次于“不存在”的。然而,鲁路干出这么糟糕的事情,在隼看来仅仅是出于小心眼罢了。至于某个好不容易爬上高位的人的生死,隼只能说,这就是真实的情报界。

    对于那个世界的绝大多数成员来说,真假对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着,以及达成目的。至于这过程中,会牺牲多少人无关紧要,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皆非无辜。而那些被牵连进来的无辜者,或许有人记得,不过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被人知道,自然而然,更不会被人铭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