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章
    作为一个做晚辈的,能够有丈母娘这样一个高明的长辈时常提点着,我感到自己万分的幸运。作为一个丈夫,能够取到晓美这样大度的人做妻子,我觉得幸福无比。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拥有林影这样处事冷静的人作为情人,我的事业肯定会蒸蒸日上。

    丈母娘的婚礼结束后,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省城,继续我们在省城的生活。晓美在我的叮嘱之下,四处去办理收购店铺的事。可惜找了一个多月,晓美也找不到我心目中理想的店铺。在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收购店铺的事情告诉了林影知道,想通过她跟公司客户熟悉的关系帮忙一下。

    求林影办事的好处是,没有什么办不了的,而且还会让你非常满意。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林影就帮我找到了合适的店铺。这店铺的原业主是公司的客户,由于经营不善,再加上不但是个赌棍,而且也是个吃白面的主儿,所以这位仁兄欠下了一屁股的钱债。听林影说,这位业主正想找一个买家,把他的服装批发店铺转让出去,利用店铺转让得来的资金,还他那欠下的钱债。

    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夫妻俩就和林影一起约见了这位业主,并去他要转让的店铺看了一下。这个店铺连已经装修好的办公室、会客室、铺面,一共有六百多平米,还外带一个四百多平米的仓库,就坐落在省城服装批发的集中地段,是一个非常好的店铺。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先把这事情通知了给丈母娘,在她老人家的首肯之下,我决定买下了这间店铺。

    由于服装市场上的经济还是处于低迷的状态,所以当店铺买回来后,我马上就出租了出去。租店铺的人也是林影介绍的,在她的通力帮助之下,铺租也得了个非常好的价钱,而且签下了半年的租赁合同。在一切办理妥当之后,我也安下心来继续我的驾驶生涯了。

    在这三个多月里,公司里都显得很平静。特别是许曼,她竟然少有的没有跟姚敏发生任何摩擦。这大概是由于她知道,姚敏身边有张玲这个绝好的助手,令她无法挑剔姚敏的错处,所以就不作任何的攻击动作。虽然看到这样有利于我的场面,但我却感到有点儿不详的预兆。

    这天回到家里刚吃完饭,我的手提电话就响了起来。打电话给我的是许曼,她在电话里吩咐我去她家一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一下。听了许曼的电话后,我心里就不停地嘀咕着,看来沉寂一段时间的许曼又要开始动手了。我跟晓美交代了一下后,就开着姚敏的座驾去了许曼的家。

    走进了许曼的家,我刚坐到沙发上,就微笑着问:“你许总经理这么晚叫我来,又有啥害人的主意啊?”

    “呸!你真是狗嘴里长不出象牙,刚开口说话就没一句好听的。你小子有三个多月没来我这儿啦,难道就不许我为了想你,才叫你过来的吗?在这三个多月里,是不是只顾着去勾搭良家妇女,把我给忘了啊?”许曼瞅着笑骂了起来。

    我微笑着对她说:“这三个多月来真是忙死我了,先是我丈母娘改嫁,后来又是我的好朋友生孩子,里里外外的都要我来打点着,你说我还能有空来你这里吗?”

    “嘿嘿,你小子可别为了在我面前说谎,把你丈母娘也抬出来哦!”许曼一脸不相信地望着我说。

    “呸!我有必要骗你吗?再说,你许总经理会为了我去勾搭别的女人而吃醋吗?”我马上瞪着她骂了起来。

    许曼马上满脸笑容地说:“哎哟!别生气嘛,只是想逗你一下而已。喂,我今晚叫你过来,是想你帮我想一个法子,整治一下姚敏那**。这段日子我被那**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你得快点给我想个法子把她修理一下。”

    “看,我没说错了吧,你许总经理要是没事情求我办,是不会无缘无故叫我过来的。”我瞅着她微笑着说,然后摇了摇头继续说:“不行啊,这事儿难办得很啊!现在姚敏身边多了个好帮手,要想害她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容易了。除非是她自己错了无法挽救的过错,否则真的是很难下手的。如果要硬着来干,我可以断定,到最后落得个尴尬场面的,也只有你许总经理。”

    听了我的话后,许曼瞪着我冷冷地说:“你小子那么多鬼点子,还会没办法吗?你不会是看见我如今在公司里失势了,就临阵变节了吧?”

    “你这样说话就见外了,我在公司里暗中帮你办了这么久事,你自问一下,我有害过你吗?”我显得有点生气地说,当看到她摇了摇头后,我一本正经地继续说:“这么久以来,我都是处处暗中维护着你,处处打心底里的为你着想。你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太叫我伤心了。”

    许曼用不信任的目光望着我说:“你小子要是没有临阵变节,会对我的要求推三推四的吗?你别在我面前装蒜了,有可靠的人已经告诉了我,你跟那**有一腿了,你可别跟我说没有这么一回事哦!”

    听了许曼的话后,我脑子里快速地思考了起来。看来许曼这**一定又在财务部里埋下暗线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是根本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在整个公司里,能知道我跟姚敏有一腿的也只有张玲和林影。在这两个人当中,我倒是觉得林影的嫌疑最大。

    张玲是姚敏铁一般的助手,是绝对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如果张玲说了出来,那她自己跟我有一腿的事儿是绝对瞒不了许曼的。剩下来的也只有林影了,看来她是怕我被张玲迷住了,容易掉进张玲有可能装好的陷阱里。所以故意把这些事情透露给许曼知道,想通过许曼来管制我一下。刚想到这里,我觉得再没有必要在许曼面前隐瞒跟姚敏有一腿的事情了。

    我眼珠子转了一下,笑眯眯地瞅着许曼说:“你不是要我去跟姚敏套近吗?要是不把她弄上床,那我怎么能帮你拿到确实的情报啊?我这叫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呀,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嘿嘿,你小子终于在我面前说老实话了。既然你跟那**已经上过床了,那就难保你不会临阵变节。她胸前那对东西那么大,以前的洋鬼子都被迷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你还能逃得过她的诱惑吗?你不用在我面前解释那么多了,你现在只有两个可能,一、你已经临阵变节了;二、你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想利用我跟姚敏的争斗里从中渔利。”许曼双眼紧紧得盯着我说。

    听了许曼说出了那两条心中的估计,我觉得今晚必须要承认其中的一条,因为从许曼那非常肯定的眼神当中,我可以肯定举报我的那个人,知道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我那所有的问题都硬着头皮推卸掉,那我明天回到公司必然会收到解雇信。但要我承认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在许曼这个有仇必报的女人眼中,哪都是死罪一条,看来我今天是难逃厄运了。

    现在我开始不相信自己刚才的怀疑了,以林影这么聪明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把我的事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因为她对许曼这个女人的为人相当了解。要是让我怀疑到张玲这个自以为聪明的草包身上,我却是无法找到任何合理的理据。这不得不让我的脑子里快速地搜索起来,想尽快查出这个该死的举报者,利用这举报者的弱点进行攻击,以此来掩饰我的一直以来对许曼所说过的谎言。

    “怎么不说话了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亏心事太多了,所以就无言以对了啊?嘿嘿,你小子临阵变节这一条我倒是不怎么相信,因为一直以来你都没有做过陷害我的事。如果我猜测得没有错,你小子肯定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为了揭穿你这个卑鄙的人,我今天请了两个特邀嘉宾来这里,当场揭穿你的阴谋诡计!”看见我一言不发,许曼得势不饶人地瞪着我说。

    许曼的话音刚落,我突然发现有一个人从她的睡房里慢慢地走了出来。但看到这个人的出现,我整个人猛地哆嗦了一下,一种无比的恐惧迅速笼罩着我的全身。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在这里突然出现,因为这个人竟然就是许曼的死对头姚敏。看着姚敏把双手交叠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目光向我射来,顿时让我尴尬得把头低了下来。

    正当我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知道第二个特邀嘉宾又要登场了,此时的我已经不再考虑这将要出现的人到底是谁了,心里只想着如何用更有利于自己的方法,去化解自己现时这个尴尬的场面。但我现在已经是满脑子凌乱,再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解决这眼前的危机了。

    第二个特邀嘉宾的登场却让我感到更加意外,竟然就是林影。看到林影的到来,我犹豫一个遇溺的人在危机中捉住一条救命稻草似的,用非常渴望帮助的眼神望着她,希望她能在这个要紧的关头拉我一把。可惜林影就像完全没有发现我存在似的,微微地向姚敏点了点头,令我陷入了极度尴尬的局面。

    刚坐到沙发上,林影就皮笑肉不笑地说:“哟!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该来的人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了,看来有非常重要的会要开哦!”

    “今天是叫你来看戏的,让你认清楚这臭小子卑鄙的一面。我从可靠人士那里得到证据,这小子原来是个两面三刀的人,利用我跟姚敏不和的事情,从中骗财骗色。所以就叫了你们俩过来,认清楚这小子的真正面目,免得你们俩以后再被他愚弄。”许曼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一边望着林影说。

    “阿全,趁现在我们还有机会让你说话,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就说出来吧!但千万别在我们面前说谎了,我再也不想听你那些不老实的话了。”一直盯着我不哼一声的姚敏终于是发话了。

    “我,我,我……”我只叫了几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掩饰我的一切。

    “你们俩都别再问他了,这些事情都是我暗中教他做的。”一直没有当我存在的林影终于说话给我解围了。

    话音刚落,许曼马上瞪大眼睛向着林影问:“什么?我没听错吧?”

    “说出你的理由来。”显得非常冷静的姚敏不紧不慢地望着林影说。

    林影“哎”的叹了后气后,望着许曼和姚敏说:“我们三人是几乎一起进入这间公司的财务部里工作,论起工作能力和才智,我都比你们两人高出很多。你们俩现在都坐到了公司最重要的职位上,而我为什么没有像你们那样去争这些职位呢?原因很简单,我对权力的**没有你们那么高……”

    “呵呵,现在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你见争不过我们,就指使阿全来挑拨我和姚敏的关系,等我们蚌鹤相争,你就渔人得利。”还没等林影说完,许曼就冷笑着说。

    “呸!要是我想跟你们俩争,你们俩都自问一下,以你们现在的才智能争得赢我吗?”林影马上瞪着许曼骂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姚敏望着许曼说:“许曼,你别那么冲动行吗?等林影继续说下去嘛,我相信她这么做是不会害我们的。”

    林影微微地向姚敏点了点头后,继续往下说:“我们三人当初在财务部的时候都是好朋友、好姐妹,但在利益和权力的面前,你们俩就反目成仇了。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们俩的互相争斗会被人利用的吗?我在一旁就看得非常清楚,利用你们的人就是彼德,所以我就没有参和到你们的争斗里去。”

    “对啊,我怎么就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喂,你快点往下说嘛,别再吞吞吐吐了。”许曼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

    林影微笑着说:“洋鬼子就是想利用你们的互相争斗,对你们俩恩威并施,让你们在财务部帮他赚钱。你们本来都是精明的人,但可惜你们被权利的**冲晕了头脑,被人从中利用了还不知道,还是继续为了这些虚名而互相争斗下去。作为你们的好朋友,我是绝对眼看着自己的姐妹掉进陷阱里的。但我却不能做得太过露面,只好叫阿全从中帮助和暗示你们了。”

    听到林影说到这里,姚敏一脸感激地说:“林影,对不起,刚才你没说这话之前,我心里也有责怪你的意思。听了你这话后,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敏姐,感谢你能理解我的做法。说真的,我很不希望你们再争斗下去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将来又会有一个人来利用你们的了。你的心思比较细密,考虑事情也比较周全。而曼姐就不同了,她虽然从哪一方面都不比你差,她的缺点是做事比较冲动。所以我觉得能够让你明白,我就非常满足了。”林影满脸欢喜地望着姚敏说。

    “林影,你也说得太过份了吧?竟然在那**面前贬低我,其实你的做法我早就明白了,我只是生气阿全这色鬼骗了我这么久而已。”许曼一脸不高兴地瞅着林影说,突然发现姚敏正得意地瞧着自己轻笑,她马上板起脸来瞪着姚敏说:“你得意什么啊,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不也是跟我一起被人家利用了吗?”

    姚敏收起脸上的笑容,瞪了许曼一眼说:“嘿嘿,这点我倒是有自知之明,不像有些人死要面子。喂,你还没有把举报我跟阿全有一腿的人说出来呢,趁现在人都来齐了就说出来了吧!”

    “哼,我还没有跟你和好了呢,凭什么要我告诉你啊?”虽然许曼这话说的语气很重,但还是让人感觉到她这话完全没有恶意。

    林影笑着说:“你们都争了好几年啦,现在该停下来了吧?其实曼姐不说出来,我也能猜出那人到底是谁。这个人没有向曼姐直接举报,而是越级把事情告诉了洋鬼子知道。洋鬼子知道这事后,一定是命令曼姐来恰当地把这事处理好。如果这个人直接想曼姐举报,我相信曼姐绝对不会让我们来这里的。曼姐,我说得没错吧?”

    许曼眯着双眼瞄了林影好一会儿后,带着满脸佩服的神情说:“你这个死妮子,这回我真是服了你了,啥事都让你猜着了。要是这小狐狸精当面向我举报,我是绝对不会叫你们过来说明白的,我一定回暗中把阿全和姚敏害了再说。”

    听了许曼的话后,一直没有机会说话的我一脸惊奇的望着林影问:“你没有搞错吧?她可是敏姐一手提拔出来的呀,她怎么可能这样忘恩负义呢?”

    林影伸手过来抓住我的耳朵用力地拧一下后,瞪着我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死色狼,我当初千叮万嘱地警告你,小心应付张玲这小狐狸精,但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看,我没有说错了吧?”

    姚敏这时用充满疑问的眼神望着林影和许曼问:“你们到底搞清楚了没啊,不会就是她吧?”

    许曼一脸得意地说:“嘿嘿,跟你说实了吧,其实张玲当上科长不久,就暗地里向我表明了效忠的态度。在表面上她是你的好助手,处处出面帮着你来打压我,但这都是她在迷惑你,要你放松你对她的警惕,等到时机来的时候,就给你来个致命的打击。”

    听了许曼这话后,姚敏不停地摇着头说:“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张玲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只可惜她聪明过了头。本来她当面向我举报你跟阿全的事情,我会在害完你后必然会重用她的。但她把这种事情越级举报了给洋鬼子,那就表明了她对我有不臣之心。如果日后重用了她,就难保她以后不来害我了,所以这样的人我绝对是会尽早铲除的。”许曼微笑着说。

    林影连连点头说:“对,曼姐说得太对了,这样的人不尽早铲除不行啊!如果继续让她这样发展下去,对你们俩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许曼认同地点了点头后,望着姚敏说:“其实今晚叫你们过来,我也有另一个目的的。当我知道阿全跟你有一腿后,我真的非常生气,我生气的是阿全骗了我这么久。但我回头一想,在我没有发现你们有一腿之前,阿全就经常劝我不要跟你斗下去,我现在倒是觉得他说的话是对的。所以我就叫了你们过来,商量一下咱们和好的事。”

    姚敏瞪了许曼一眼说:“谁想跟你这么无聊地斗下去啊,其实我早就不想再跟你斗下去了,只是你这**能信得过吗?每一次都由有你来挑起战争的,我能不奋起反抗吗?还叫阿全来做你的暗线呢,幸好这色鬼不听你的话,不然我早就被你害惨了。”

    “我现在都帮你把身边的小人抽出来了,你该看出我的诚意了吧?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现在可以马上打电话去总公司,问一下洋鬼子到底是不是张玲举报你的。”许曼笑了笑说。

    姚敏低头考虑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对许曼说:“以现在的环境来看,你也没有骗我的必要,因为我们大家都出现一个共同的敌人。张玲这个人是必须要铲除,那你认为如何去铲除她好呢?”

    “她是你直接管辖的下属,我作为总经理不方便出面。再说,洋鬼子已经知道这事了,如果让我来动手,我就很难向他交代了。”许曼沉思了一会儿后说。

    听了许曼这话后,我皱起眉头对她说:“绝对不能让敏姐来亲自动手,如果这小**突然发难,给敏姐来个鱼死网破,那敏姐就掉进了非常尴尬的局面里去了。这不单是敏姐个人的事,许总你也会被连坐进去。敏姐跟我有一腿的事要是被公布出去,那就出大问题了,这影响公司声誉的大事,你最少也会落得个管理下属不严的罪名。”

    听了我的话后,她们三人连连点头表示认同,并同时用询求意见的目光向我望来。我虽然看出了由姚敏出面办理这事的不妥当之处,但我却也想不出法子来合理地处理这件事情。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把询求意见的目光望向了林影,姚敏和许曼这时也把目光转到林影的身上。

    林影考虑好长一段时间后,望着我们说:“以现在的环境来看,要干掉张玲只能由总公司那边出面了。也只有由洋鬼子来出面,你们俩才会相安无事。”

    许曼点了点头说:“也只有要洋鬼子来出面办这事儿了,但你认为要谁去跟洋鬼子说好呢?我觉得由我来说是非常不合适的,因为这事是由洋鬼子吩咐我来处理的,要是我再把事情推回去,那我也不好交代啊!”

    “由你来说出口并不是合适与否的问题,而是你还不够份量叫洋鬼子办这件事的问题。这我们这里四个人当中,也只有一个人够份量叫洋鬼子办这事,但你们别认为这个人就是我,这个人其实就是阿全了。”林影微笑着说。

    “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许曼和姚敏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影的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禁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大笑中的我突然发觉,林影正用讽刺的眼神望着我们三人,像似告诉我们,她的智力远在我们三人之上。我马上止住了笑声,一脸狐疑地向林影望去。这时许曼和姚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也停下了笑声,一起用询问的眼神望着林影。

    等我们完全止住了笑声后,林影才微笑着说:“上次财务部作弊事件被曝光后,洋鬼子特地来公司视察的事你们还记得吧?”

    许曼和姚敏同时点了点头说:“记得。”

    “洋鬼子临回欧洲前,一定会向你们各自私下交待过一些话。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很有可能他对你们说的话是相同的,你们俩愿意现在就透露一下给我知道吗?”林影慢条斯理地瞅着她们俩问。

    许曼望着林影说:“哎哟,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这些事儿还能不愿意透露给你知道吗?洋鬼子临走前,只用言语来暗示我,别跟姚敏闹得太过份了,免得他在总公司难做人。”

    姚敏等许曼说完后,点了点头说:“洋鬼子临走前给我留下的话也跟许曼的相差无几。”

    “那在这些话里有没有一句,‘如果有什么觉得难办的事情,多找阿全商量一下。’这类含意的话啊?”林影显得非常慎重地问,当看到许曼和姚敏同时点了点头表示有后,她继续微笑着说:“洋鬼子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暗示你们,有什么令你们觉得难办的事情,就让阿全来转达给他知道。这句话也有另一个含意,那就是告诉你们,阿全就是洋鬼子的代言人。”

    “有说过这句话呀,你怎么知道的啊?”姚敏惊奇地向林影问完这句话后,转过头来用充满疑问的眼神望着我。

    林影“嘿嘿”的笑了一声后,望着她们说:“敏姐,你别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了,这色鬼没把这事儿告诉我,是我自己估计出来的。你们俩细心想一想,财务部的作弊事件,如果没有人从中帮你们在洋鬼子面前周旋,你们现在还能这么安稳地坐在公司的要职上吗?要是没有这个人来暗中帮助你们,很有可能你们现在都蹲进监牢里了。”

    “嘻嘻……你不用说了,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许曼笑嘻嘻地对林影说完这话后,一脸真诚地望着姚敏继续说:“幸好我有收买阿全这条色狼,不然我跟姚敏现在都在监牢里当总经理了。姚敏,上次是我做事太冲动了,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我这就给你郑重道歉。”

    姚敏微笑着说:“事情都过去了,就算了吧,再提起这些事就没意思了。上回我们有阿全暗中帮忙,看来这回我们还得要麻烦这色狼来帮忙才行了。”

    “喂,喂,喂,你们可别对我的期望太高哦!这话要我来亲口说出去是绝对没问题,但不敢保证洋鬼子能听我的话,把张玲这小狐狸精给办了。”我望着她们说。

    “呸!你跟洋鬼子都是一窝的货色,也是可以交命的铁哥们儿,他能拒绝你的要求吗?再说,要是彼德不听你的话,你可以把这事儿告诉给爱子知道的嘛!你跟爱子的关系是怎么样,我可非常清楚的哦!那洋鬼子是个超级老婆奴,爱子的话他敢不听吗?”林影瞅着我骂了起来。

    “哟,原来这小子把洋鬼子的老婆也泡上了呀!你小子瞒着我的事可真不少啊,今天趁着我们三人都在,都给我们老实交代,在公司里还把谁给泡上了。”许曼一边瞪着我说,一边伸手过来拧扯着我的耳朵。

    “许曼,别再开玩笑了,谈了正经的事情再说。”姚敏说完这话后,望着林影继续说:“现在就决定由阿全来开这口了,以后要怎么安排,林影说一下你的构思。”

    许曼马上放开抓我耳朵的说,望着林影说:“对,你说一下我们往后该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

    林影考虑了一会儿后说:“等阿全跟洋鬼子说了后,我们就安排一个陷阱让那小**踩进去,接着就由总公司那边出面把她给灭了。但为了避免敏姐受到连坐之罪,敏姐必须暂时离开公司一段时间,等把那**干掉了才回来。财务部就交给那小狐狸精当家,她做了财务部的责任人,那以后的所有责任就会套到她身上了。”

    “好,就这么办了!姚敏在这段时间里确实把财务部管理得非常好,我就索性利用这个名义,把她调到欧洲总公司去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再把张玲提升为财务部的经理。”许曼连连点头地说,但她思考了一会儿后,突然皱起双眉望着林影说:“这样不行啊!姚敏走得倒是轻松,要是张玲踩进了我们设好的陷阱里,总公司那边追究下来,我也难逃管理下属不严的罪名啊!”

    “呸!你不会把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的吗?这么容易的招儿,你可别告诉我不会哦!”姚敏瞅着许曼笑骂了起来。

    许曼再次考虑了一下后,笑嘻嘻地说:“嘻嘻……这倒也是。要是我逃不过这管理不严的罪名,我相信阿全也会帮我在洋鬼子面前美言几句的。林影呀,看来你的招儿还真是挺损人的哦,以后我可要小心着防范着你才行了。哈哈……”

    在许曼的笑声中,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马上对她们说:“慢着,你们都别高兴得太早了。以张玲如此精明的心计,连我和敏姐、许总都骗得团团转,她有可能踩进我们设下的陷阱里吗?我们现在必须要考虑如果事情有什么变化,还有另一个方法来对付她。”

    姚敏微笑着对我说:“你不是干会计这一个行业就不知道那么多了,财务部里的陷阱会多得令外行人无法想象的,只一个小小的小数点问题,就完全可以令一个财务部的主管人员身败名裂了。”

    听了姚敏的话后,我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四人继续商讨了以后行动的细节后,我和林影、姚敏就离开了许曼的家。送两位女士回家的工作,当然是由我这个司机来承担了。由于今晚的事情来得突然,而且几乎令我们三人都感到很尴尬,所以大家都不想说话,一言不发地坐在车子上。

    车子在姚敏的家门前停了下来,我转过头去对正要下车的姚敏说:“敏姐,隐瞒了您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希望您不要怪我这么做。”

    “阿全,事情都过去了,别再说这些客套的话了。一直以来你对我怎么样,我是哑子吃馄饨,心里有数的。要是没有你在我和许曼之间周旋着,以后我们两人的局面真是不堪设想了,我和许曼感谢你还来不及呢!都怪我们当初低估了张玲,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不过这样也好,我跟许曼终于有机会和好了,其实我早已经厌倦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了。”姚敏平静地说完这话后就下了车。

    看这姚敏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线后,我继续把车上的林影送回家去。一路上我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而感到忏悔,不敢面对林影的眼神,甚至连向她认错的勇气也没有。我心里细想着,今晚要是没有了林影,我真的不知道会出现怎么样的后果。虽然大不了是被人踢出公司,但如此没面子的离开这间公司,我是怎么都接受不了的。

    到了林影的家,刚把车子停下来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吞吞吐吐地说:“能……能不把今……今晚的事儿告……告诉给晓美知道吗?”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林影瞪了我一眼,然后嘴角含笑地说:“好了,终于有勇气跟我说话了。进步还不小嘛,现在肯主动认错的男人可不多哦!想晓美姐不知道也可以,那要看你以后怎么对待我了。”

    “嘻嘻……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的,要不要我现在送你进屋子里啊?”我嬉皮笑脸地望着正在下车的林影说。

    林影一边给我抛了个媚眼,一边瞅着我说:“怎么,又起色心了?你不嫌我脏就跟着进来吧,我可老实告诉你,今天我那个来了。嘻嘻……”

    “呵呵,那我可不敢打搅你了。”我说完这话后,就开着车子回家了。

    第二天下午公司的经理级会议开完后,全公司的人都几乎看到了姚敏垂头丧气地步出会议室。而许曼得意扬扬的表情,就是再笨的人都能猜出大概出了什么事。同事们都私下议论着,公司里又有人员大调动了,看来姚副总还是斗不过许总的。

    不久后,总经理办公室里就出来了一个公布,里面的大意是,由于姚敏副总经理管理财务部非常得当,令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为了表扬姚敏副总经理的功绩,特送姚副总经理到欧洲总公司学习深造,以备日后到更重要的职位上开拓业务。财务部经理就由张玲科长来接任,以后张经理就全权负责财务部内的所有业务,期望张经理把财务部管理得更好。

    看到了这个公布后,我心里不停地偷笑,看来一部好戏就要上演了。我回想着昨晚回到家里给彼德打电话的过程,洋鬼子一听到我的要求后,就满口子地答应了下来。并叫我向姚敏和许曼转达他的意思,向全公司公布姚敏调到总公司的消息,但她不需要来欧洲了,在家里暗中协助筹划,直到把张玲灭了才回到原职位工作。

    彼德这么爽快地答应我的要求,我心里是很清楚的。他只是怕姚敏由于私人生活而下了台,他在总公司那边的威信与地位难免受挫。虽然在欧洲是讲个人自由与平等的地方,但由于这些而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信誉就等于出大问题了,所以不是笨蛋的他也就给我来了个顺水推舟。

    许曼和姚敏的工作效率也真是快,早上刚接到了我的通知,下午就马上开始行动了。而且演技也高得令人佩服,幸好她们没把这次的表演排成电影,否则这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她们俩非拿走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这两个奖项不可。而最佳导演奖,当然是非林影这个幕后功臣莫属了。

    我刚想到这里,总务部的同事就递给我了一封调任信。这封信我不看也知道里面是写着什么了,只不过是叫我担任张玲的接送司机罢了。虽然是已经预知了信中的内容,但我还把信打了开来,然后在全公司的同事面前装出一脸迷茫的神情。

    姚敏跟张玲交接完毕后,就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司,而我却马上就当了张玲的接送司机。张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虽然姚敏离开了公司,但她知道我跟洋鬼子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她也不敢给我来个翻脸不认人。有时候她还会在工作的时间里,带我去她家里“公干”一下。

    在财务部经理的位置上坐了才一个多月,张玲就露出了她的真正面目。在排除异己这方面,她比许、姚两人干得还要干净利索,只要发现谁有威胁自己地位的迹象,不用四十八小时,这个人就会收到解雇信。整个财务部的同事们一下子恐慌了起来,都被张玲这种毒辣手段弄得整天不得安宁,但在这位令人感到恐惧的上司面前,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大家都不敢多哼一声。

    虽然也有人敢站出来举报张玲的毒辣行为,但都被许曼巧妙地轰了回去。过不了几天,许曼索性以公司的名义张贴了一份公布。这份公布的大意是,以后财务部的所有人员任免事宜,都由张经理全权主理,不需要向总经理作出汇报;每个月向总公司的财务汇报,不再需要经过总经理的签名确认,由张经理负责直接传送过去总公司审核。

    这张公布一出来后,张玲就更加放肆了,看到谁不顺眼就马上解雇了谁。而财务部里也不敢再有人站出来说话了,大家都诚惶诚恐地过着日子。作为张玲接送司机的我却暗暗地偷笑,看来许曼这是为了避免日后受到连坐,才把权力全部都下放到张玲的身上。这逃避责任的课程,我又在许曼的身上学会了。

    这天刚回到公司,张玲就被许曼叫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大半天。远远地看着张玲从许曼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扬,我知道这只小狐狸精已经掉进陷阱里了,看来该我出场表演的时间到了。果不其然,张玲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半个小时后,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确认了这电话是张玲打来的后,就走进了她的经理办公室。

    刚把经理室门关上,张玲就皱起双眉冲着我焦急地说:“我出大麻烦啦,你得帮帮我才行呀,不然我就完了。”

    我惊奇地望着她说:“出了啥事啦?慢慢来,别乱了自己的阵脚,先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才思考应对。”

    张玲苦着脸说:“刚才许总跟我说,这个月我负责的帐目出了问题,令公司损失了十多亿美金。现在总公司追究下来,我是难逃这个责任了。看来我快当不成这个经理了,要是弄得不好,还会有蹲监牢的可能。”

    我装着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望着她低声说:“这事儿看能不能把责任推到你的下属身上,如果能推到许曼的身上会更好。因为她是这个公司的总负责人,如果把责任推到她身上就好办很多了。”

    “不行啊!财务部里的所有事务都是我来主理的,而且我所做的各项财务帐目也不需要许总来签名确认,这责任怎么也不能推到她的头上了。”张玲连连摇头说。

    我“哎”的叹了一声后,语带责备地说:“这就难了,我真的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帮你了。不过你也太大意了,在这经理的位置上坐了才不到两个月就出了这样的大问题来。你细心想一想,是不是有人暗中陷害你啊?”

    “这一点我也有想过,但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到底是谁会来害我。平常我做事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刚才看总公司返还的财务帐目表,确实是出了问题。”张玲轻声说。

    我望着她问:“那你应该在你的电脑里有帐目留底的吧,对比一下就不是可以知道是否有人陷害你了吗?”

    “这还用你说吗?我早就拿着总公司返还的财务帐目表对比过了,结果是一样的。”张玲非常肯定地说,而后继续说:“我的电脑是有双重密码的,除了许总就根本没有人能打开来修改里面的存档。”

    我连忙说:“那不用说了,陷害你的那个人肯定是许曼。你是姚敏的人,她被踢走后,许曼还会不来对付你吗?”

    “嘿嘿,这你就算错了。你想一想,许总这么辛苦地把敏姐踢走后,再让我来坐上财务部经理的位置,这不是明摆着不要敏姐再回来吗?要是她害得我坐不到这个位置,总公司那边肯定会安排敏姐回来的。这样拿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许总再笨也不会做出来的。”张玲很快就回答了我的疑问。

    我装出深思的样子说:“那……不会是姚敏吧?也许她会……”

    “这更加没有可能了!这个帐目是敏姐走了后,我亲自全权做出来的,她根本就没有可能修改。再说,敏姐对我这么好,她是绝对不会来陷害我的。我思前想后了很久了,这大概真的是我自己出错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张玲就把我故意说出来的疑问挡了回去。

    我瞅着她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了。看来你叫我进来,一定是已经想好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快点说吧!”

    张玲马上笑嘻嘻地对我说:“嘻嘻……你真不愧是我的干哥哥呀,连这个也想到了啊!”

    “呸!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这玩笑的话!快点说出来吧,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我瞪着她骂了起来。

    张玲马上收起了嬉笑的脸容,一本正经地望着我说:“现在能帮我的只有敏姐了,因为她跟我所做错帐目的客户非常熟悉,只要她肯出力帮忙,这十多亿美金肯定能追回来的。你跟敏姐的关系这么好,只要你来开口叫她帮忙,这事情一定会解决好的。”

    “这个好办,呆会儿我就给她打电话。”我点了点头说,然后皱着眉头继续说:“叫姚敏帮你是没问题的,但处理完这事情后,你能否继续呆在这财务部经理的位置上,我可不敢保证啊!”

    张玲急忙地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哪还有心情想这么远的事情啊!你知道这笔钱追不回来的后果是什么吗?后果是我不但做不了这经理,而且还会有蹲监牢的可能呀!”

    “这倒也是,先得把钱追回来,才去研究其它的事情。”我连连点头说。

    张玲微笑着说:“你刚才提出的疑点,其实我早有考虑过的了。如果敏姐不帮我把钱追回来,那陷害我的那个人肯定是她。钱追回来后,我不能继续当这个经理,这害我的人必定是许总无疑。”

    “对,你的推测太对了,继续说下去啊!”我认同地说。

    “其实叫敏姐帮这个忙,是有一石二鸟之计的。一、许总是敏姐的死对头,钱追回来后,她一定会千方百计地保住我继续做这个经理,免得敏姐回来再跟她斗;二、要是陷害我的人果真是许总,那敏姐肯定会被总公司那边调回来的。要是我没法在这个公司呆下去,我也要许总整日不得安宁。嘿嘿……”张铃眯起双眼冷笑着说。

    听了张玲的话后,我笑着说:“哈哈!你这小**真有一手,连这一石二鸟之计也想出来了。行,你这忙我帮定了!我下班回家后就马上打电话给姚敏,要她一定帮你把这事儿处理好了。”

    “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张玲眉开眼笑地说完这话后,突然眼角含春地瞅着我说:“今晚姜滔在家里咱们不方便在我那儿见面,呆会儿下班你直接送我去酒店,我在那儿开个套房,等你过来给我汇报好消息。顺道慰劳慰劳你,可别让我等太久了哦!”

    “嘻嘻……你这小美人约我去酒店见面,我哪敢要你等太久啊!”我淫笑着说完这话后,在她的臀部上捏了一下才走出办公室。

    下班把张玲送到酒店后,我并没有回家,而是约了林影和姚敏去许曼的家汇报情况。她们三人听了我的汇报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说这小狐狸精终于掉进我们精心设好的陷阱里了。姚敏还特意吩咐我,今晚要我在这小狐狸精的后面狠插一晚上,要是我不把这小**修理得死去活来的,以后就别想碰她的后面那个地方。在林影的眼神默许之下,我满口子地答应了下来。

    在许曼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就开着车子去了酒店。在酒店的停车场停好车后,走到酒店大堂的我意外地碰到了张玲,看来她刚才一定是去酒店外的餐馆吃东西了。还没等我上前打招呼,张玲就像从来都没不认识我似的,径自向酒店的咖啡厅走去。看到她如此的举动,我也只好一声不哼地尾随而至了。

    刚在咖啡厅的卡座坐了下来,张玲谨慎地向四周观望了一下后,才望着我小声地问:“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

    我瞅着她笑了笑说:“电话已经打了,姚敏也答应帮你的忙了。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姚敏现在身在欧洲,而客户就在国内。要笔钱追回来,她必须回国才能办成。现在我们要先想个法子,怎么才能够把姚敏调回来。”

    “要敏姐回来可不那么容易,许总这么辛苦才把她踢走,哪会这么轻易地给她回来啊!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才能让敏姐回来,那就是让主管亚洲区的副总裁出面说话,她就一定能回来帮我。看来这还要你来帮忙,这位副总裁才肯出面说话了。”张玲思考了一会儿后,一脸求助的神情望着我说。

    张玲的话里意思我心里明白,但我还是装疯卖傻地说:“这就奇怪了,我这个臭司机的哪能说得动堂堂大总裁啊?”

    张玲马上皱起双眉望着我说:“哎哟!现在都啥时候了,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蒜啊?你跟副总裁是铁哥们儿的关系,整个公司里的人谁不知道啊?要是你没有这一门的关系,许总早就把你给解雇了,这都是她今天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偷偷告诉我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许曼叫你来找我办这事儿的吧?”我马上收起脸上的笑容,双眼紧紧地盯着她问。

    张玲点了点头说:“虽然许总没有明说出口,但我能听出她的暗示,这事儿如果你能出面找洋鬼子副总裁,钱一定能追回来,而且还有机会让我继续当财务部的经理。”

    “唉……你是我的干妹妹,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但我要声明一点,你这件事情非同一般,追回款项的事儿我是有点把握。至于能否让你继续当经理,那得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我叹了一声后,非常认真地望着她说。

    张玲马上眉花眼笑地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把那笔款项追回来,不用蹲监牢可是前提呀!以后还能否坐这经理的位置,我现在都不敢妄想了。但要是有你的帮忙,我想这不是个问题了,你这就打电话给副总裁吧!”

    我伸了个懒腰后,色迷迷地瞅着她说:“今天为了你这事儿忙得我连晚饭都吃不好,怎么也该让我休息一下才好帮你办事儿吧?”

    “哎哟,今天真是太辛苦你啦!呆会儿就到房间里休息一下,等我这个当干妹妹的来伺候你一下,才帮我打电话给副总裁吧!嘻嘻……”张玲淫笑着说完这话后,一只脚就从桌底下伸到我的裤裆处轻轻地摩擦了起来。

    草草地喝完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后,张玲就领着我去了早已经开好的房间。刚走进房间里,张玲就一溜烟地进了浴室,并马上把浴室门锁上,令我这个色狼想跟着进去也不行。只好躺到床上一边脱掉身上全部的衣服,一边等待着这**从浴室里走出来了。

    **着双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张铃略施脂粉,一条丝质吊带小睡裙就套在身上。裙脚可真是短得有点儿过份,只要她微微抬起手,腿根处的春光立时就会暴露出来。再看到她那两颗小巧玲珑的**,凸露在睡裙的上方,令躺在床上的我看得两眼发直,两腿间的兄弟顿时翘直了起来。

    张玲坐到床边,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一边得意地问:“这睡裙是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在情趣内衣店里买回来的,套在我身上还算合适吧?”

    我一边伸手往她的腿根处摸去,一边色迷迷地嬉笑着说:“这当然合适了,要是不合适的话,我那东西哪能一下子就站得那么直啊?嘻嘻……哟!怎么连内裤也没穿就跑出来了啊?要是你下面那地方一不小心着凉,得了个流行性感冒就不好了哦!嘻嘻……”

    张玲满脸淫意地瞅着我说:“哎哟,刚才只顾着快点出来,一下子忘了把内裤穿上啦!我现在就去穿回内裤,你说好不?”

    “既然都没穿了,那就算了吧,免得呆会儿又要脱下来那么麻烦嘛!你说对不?嘻嘻……”我说这话的时候,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里。

    张玲把双腿微微张开,好让我的手指能够更方便地往**深处插去,然后趴下身子,一口含住我的**舔弄了起来。看到张玲那雪白的臀部面向着我,再加上**在她的舌头舔动之下,我的**马上被调了上来,**上一阵阵的麻痒不停地冲击着我的脑部神经。

    我一边享受着从**上传来的快感,一边把刚才插进张玲**里的手指抽了出来,然后再把那只已经粘满**的手指慢慢地插进她的肛门里。在我的手指搅弄之下,正在含着**的张玲开始微微地哼出了呻吟声。

    张玲那诱人的呻吟声刚哼了出来,我就再也按耐不住了,轻轻地推开她含着**的嘴后,快速地下了床走到她的背后。张玲一看到我下了床,马上翘起臀部趴在床上,雪白而匀称的双腿踩在地板上,回过头来用充满**的眼神望着我。看着她那充满淫荡的渴望眼神,令我的**不禁高速上升,飞快地把**送进她那早已经**泛滥的**里,并且开始了快速的**动作。

    张玲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不停地配合着我的**频率把臀部往后顶,令双手扶着她臀部快速**的我精神为之一震。在**的熏陶之下,正在不停地**着的我开始打起张玲后面那个地方的主意了。本来扶着臀部的手不经意地移到了张玲的肛门上,手指慢慢地插进了她的肛门里搅弄了起来。

    手指刚插进肛门里,张玲浑身一阵颤抖,诱人的呻吟声叫得更加响亮,使得整个房间都回荡着她的呻吟声。我把插进肛门里的手指抽了出来,拔出插在她**里的**,双脚踩到床垫上,然后将粘满**的**慢慢地插到她那紧窄的肛门里。在张玲“哦”的一声轻呼后,我双手按住她雪白的背部,开始在她的肛门里抽送了起来。

    我每往肛门里插进去一次,床垫上回撞的弹力就自动地把我整个身体向上升起,使得我**起来毫不费力。翘起臀部趴在我跨下的张玲也随着床垫的弹力回撞之势,把臀部用力地往上送,好让我每次都能把整根**插进她的肛门里。每当**整根没入肛门的时候,张玲都会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猛然收缩肛门肌肉使劲地夹住我的**,使得我只觉得快感淋漓。

    在紧窄的肛门里**了一百多下后,我再也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了,只感到**上一阵急速的麻痒,一股精液不受控制地直喷而出,都喷洒在张玲的肛门里。此时的张玲在“啊”的一声高呼之后,整个人软了下来,一动也不动地趴在床上喘息了起来。泻了精的我也顾不得把**从肛门拔出来了,整个身体趴在张玲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把还插在肛门里的**拔了出来,然后离开张玲的身体躺回床上。看了看趴在床上还在轻微喘息的张玲,我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客房电话,给身在欧洲的彼德打了个长途电话。我刚拿起电话,趴在床上的张铃就爬到我的身上,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一边把头靠过来偷听我与彼德的对话。

    没等我说上几句暗示的话,机灵的彼德就知道张玲正在我身旁了,装出平淡的语气跟我聊起张玲工作失职的事情。我一边跟彼德继续在电话里聊,一边把张玲的丝质睡裙脱了下来,并用眼神示意她用口含我的**。张玲马上像条听话的母狗似的,跪趴在我的两腿之间,卖力地舔弄着我的**。

    为了使张玲相信我确实是在帮她的忙,我把电话递了给她,让她直接跟彼德交谈。张玲马上接过电话,吐出口中的**,用流利的英语跟彼德交谈了起来。看到张玲突然用英语跟洋鬼子交谈,我马上明白了她这么做的真正目的,这只是避免让我知道出卖姚敏的人就是她罢了。张玲这么做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虽然英语我是听不懂,但她在说什么我也能猜到大概的意思。

    看着翘起臀部跪趴在我两腿之间,正在跟彼德通话的张玲,一股无名欲火冲进了我的脑部神经,令我那已经发泄过一次的**顿时翘得笔直。我马上跪到张铃的臀部后面,迅速地将**塞进她的肛门里,并且快速得**了起来。痛得满眼含泪的张玲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然后一边装着若无其事地继续跟彼德通话,一边任由着我疯狂地**。

    刚结束了很彼德的通话,张玲皱起双眉瞪着我说:“哎呀,痛死我啦!人家正在跟副总裁通话的时候,你就别那么使劲的来嘛!哎哟,我后面那地方快被你插烂啦!噢……”

    我淫笑着向张玲眨了眨眼后,继续在她的肛门里拼命地**。我心里非常清楚,今晚有可能是我跟张玲最后的疯狂了,所以我也不再什么顾及留有余地了,只管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肛门里发泄欲火。而张玲这**也真是淫荡到了极点,在我的狂抽狠插之下,她竟然还能呼叫出那动听诱人的呻吟声。

    这天晚上,我的**不停地在张玲的口、**和肛门里进进出出,直到把所有的精力发泄完毕为止。在我的百般折磨之下,张玲的**被插得红肿如血,肛门被**撑地裂开出血。看着张玲一拐一拐地走去浴室冲洗时,我心里竟然一点怜惜之心也没有,反而觉得兴奋得难以笔墨形容,马上跟着她身后冲进浴室,在她的肛门里尽情发泄后才回到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我们两人才一觉醒来。经过一番梳洗后,张玲就去了办理退房的手续,我便先去了酒店的停车场提车。看着走路一拐一拐的张玲上了车后,色性不改的我还是粗鲁地把她按在车子的后排座位上,在她的肛门里尽情发泄一番后才把车开回公司。

    姚敏回到原职位工作了一个星期后,由于张玲失职而造成损失的款项总算是追回来了。这天刚回到公司,我就被张玲叫进了她的办公室。当看到苦着脸的张玲时,我知道她在这间公司的日子走到尽头了,虽然心里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但我还是装出一脸难过的神情来面对着她。

    还没等我把办公室门关上,张玲就眼含泪光地对我说:“阿全,昨晚我在家里收到许总的电话,我失职的事情连总公司那边的总裁和股东们都知道了,我以后不能留在这间公司工作了。虽然款项已经全部追回来了,但由于数额巨大得空前,所以连副总裁出面也保不住我。”

    我“唉”的长叹一声后,一脸怜惜地望着她说:“真的很对不起,想不到我尽了全力还是帮不上你的忙。嗯,事情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别想太多了。将来有什么打算尽管说出来,要用到我出力的地方,我一定帮忙到底的。”

    张玲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轻声地对我说:“过几天总公司就要发解雇信过来了,我现在都已经是心乱如麻了,对于将来有什么打算我真的不敢想了。”

    “你现在的境况我了解,但人总要面对事实,怎么可以为了一时的挫折而不为将来着想呢?”我望着张玲说,看到她点了点头后,我继续往下说:“趁现在总公司的解雇信还没发下来,你应该提前捞上一笔才走,这才是正道哦!”

    “哦?你有什么点子,快点说出来啊!不然等总公司的解雇信发了下来,那就什么都完了呀!”听了我的话后,张玲马上抬起头来说。

    我微笑着说:“你现在的职位还是财务部的经理,应该在解雇信还没发下来之前向公司提出辞职不干,这样就可以以部门经理的身份拿到一笔长期服务金离开公司。如果不这样做,等解雇信发下来后,你会被冠以失职的罪名踢出公司,那你就一无所有的离开公司了。”

    “这样做我想是行不通了,你也不想一想,公司怎么会让一个将要冠以失职罪名开除的员工,而去花这几万块的钱呢?”张玲连连摇头说。

    我笑了笑说:“你这样想就错了,你自己细心地想一想,你这次的失职给公司带来的损失并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公司声誉的问题。如果你失职的事情被外界知道了,那整个公司的声誉肯定严重受损,这样的亏本生意你觉得那些洋鬼子会做出来吗?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一旦你的辞职信递了上去后,总公司那边肯定会给你来个顺水推舟的。”

    “哎呀,你说得太对了呀!”张玲非常高兴地说,她伸手过来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瞅着我笑眯眯地说:“等拿到那笔钱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这个干哥哥的。”

    “呸!等你拿了那笔钱后,你就马上离开公司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还会想起要报答我这个干哥哥吗?要是想真心报答我的话,现在就来伺候我一下嘛!”我马上瞪着她笑骂了起来。

    张玲皱着眉头为难地说:“哎哟,你就别再为难我了嘛!前几天在酒店的客房里,我被插得前面跟后面那两个地方都肿啦,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你就放心吧,我说出口的话从来都是兑现的。”

    看到我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张玲轻声骂了我一句“色鬼”后,就蹲到我的跟前,把我的**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含在口里卖力地舔弄了起来。这由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小**,嘴巴上的功夫还真是了得,不用十分钟的时间,就令我这个沙场老将射得她满口都是精液。亲眼看着张玲把精液都吞进肚子后,我才整理好衣服走出她的经理办公室。

    五天后,张玲就领到她的长期服务金离开了公司。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高明,想出那教张玲领了长期服务金自己走人的计谋,这都是林影想出来隐上瞒下的高招。如果张玲不自己提出离职,总公司那边根本就不会发出解雇信。因为张玲失职的事情,都是有许曼她们造出来的假象,总公司的高层根本就不知道。为了保住姚敏和许曼的职位,所以林影就想出这样的高招来了。

    张玲的这么一走,倒是引来了财务部内一片欢声四起。同事们都四处奔走相告,终于可以脱离这个恶魔的管制了。姚敏在张玲离开了公司后,就马上回到了原职位上工作。虽然在同事们的面前,她还是继续跟许曼明争暗斗,但在暗地里她却跟许曼真正的和好了。这对于我个人来说,虽然是没了从中捞油水的机会,但也让我乐得个清闲。

    在许曼家中开了个四人碰头会后,送姚敏和林影回家的途中,我有点想不透地对姚敏说:“敏姐,我有个问题到现在还是想不透。张玲不是个笨蛋,她既然知道我跟彼德的关系非比一般,但她为什么还要到洋鬼子那里举报我跟你有一腿的事呢,这不是明摆着自己去找死吗?”

    姚敏示意我把车子停下来后,就微笑着说:“张玲当了科长后,财务部里的机密文件她当然会看到。从前在财务部里我们所做作弊行为,她当然会从这些机密的文件中察觉出来。其实她向洋鬼子举报的重点就是这些。后来可能这些疑点还不够证据让我下台,所以她就顺道连我跟你的事也报告上去了。”

    坐在姚敏身旁的林影突然插话说:“其实张玲根本没有举报你们有一腿的事情,她只举报了从机密文件里看出的问题。财务部里作弊得回来的钱,都有分进彼德的兜里,当知道有人举报这件事情,洋鬼子还能不铲除这个祸根吗?张玲是财务部的科长,彼德怕敏姐有把柄在她手上而下不了手,所以就透露了你们有一腿的事给许曼知道,借许曼的手来除掉这颗眼中钉。”

    我连连点头地笑着说:“呵呵,这下我什么都明白了。彼德怕把事情告诉许曼知道后,许曼又像上次那样弄得他整日不得安宁。所以索性就把我跟敏姐有一腿的事情来做借口,让许曼主动来找我们商量除掉张玲。”

    “好啊!你这个该死的色鬼,竟然连咱们的事儿都给洋鬼子知道了。”我的话刚说完,姚敏就一手扯着我的耳朵大骂了起来。

    林影“哈哈”的笑了几声后,望着姚敏说:“敏姐,你也别怪他了。洋鬼子又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能不知道你们俩的事情吗?要是彼德不知道你跟阿全有这一层的关系,上回许曼检举你的时候,他就绝对不会暗中保住你了。”

    姚敏放开扯住耳朵的手,点了点头说:“嗯,这倒也是。上回要是没有这坏蛋帮忙,我早就被许曼踢出公司了。唉……其实都怪我信错了张玲,不然就不用出这么多问题了。”

    “现在都已经雨过天晴了,你就别感慨那么多了。其实洋鬼子是想通过这次的事情,令你跟许蔓和好,让他能够在副总裁的位置上坐得舒舒坦坦的。好啦,别说那么多了,现在就让我这个色鬼送你们两位美女回家吧!哈哈……”我笑着说完这话后,就开动车子把两位美女送了回家。

    自从许曼和姚敏和好之后,这两个女人竟然开始打起财务部的主意。表面上两人还是明争暗斗,使整个公司闹被得沸沸扬扬,但暗地里她俩却互相合作,利用财务部为自己赚取外快。这种事情本来是不该让我知道的,但她们为了感谢我的帮忙,分钱的时候总是有我的一份,这就无形中什么都让我知道了。

    头几次分到钱的时候,我还是满心欢喜的,但到了后来我就慢慢地害怕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被穿了出去,凡是分到钱的人都必然有一个后果,那就是会被送进监牢里安度晚年。为了解决这心中的不安,我找了林影去商量这事儿。

    林影听了我的诉说后,马上就骂我不该收下这种钱。林影告诉我,当初许曼和姚敏分钱的时候都有予她一份,但她以安全为理由坚决拒收。许曼见林影如此坚决,就不再勉强她了。听了林影的话后,我不禁再次佩服她的远见。

    在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林影建议我趁现在事情还没有穿出去尽早离开公司。要是这作弊的事情一旦败露,那我会理所当然地被陷进去的。再者,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铺面,是应该出去搞点生意的时候了。再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地活着,那不是一个真正男人应有的所为。

    林影的一番话令我茅塞顿开,她的话说得非常合理。我再细想了一下,铺面的租赁合同也快到期了,趁现在离合同期满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是应该为自己以后的前途打算一下了。回到家里跟晓美商量后,再给在县城的丈母娘作了一番请示,我就决定离开公司出来搞生意了。

    当姚敏和许曼看到我呈上的辞职信后,她们俩都极力劝我继续留在公司里,但看到我的去意已决,她们也不再多说挽留的话了。我的辞职手续不用两天就办好了,许曼竟然破格地给了我一个部门经理的待遇,让领了好几万的长期服务金才离开公司。当知道我离开公司要搞服装批发的生意后,许曼和姚敏都对我说,一定以公司的名义来帮我多拉点生意。

    在我和晓美的多方走动之下,使得服装批发店的筹备工作非常顺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联络了好几家供货商,连以前在服装批发界的客户也联络了不少。虽然筹备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但有一件事却令我愁眉不展,那就是流动资金的问题了。因为在买下这间大型铺面的时候,我已经几乎用尽了丈母娘留给我的资金。

    作为一个批发商,如果没有大量的流动资金来开拓业务,那生意是无法做下去的。看到这样的局面,我心里开始有点儿发慌了,但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是没有任何退缩余地的了。我只好抖擞精神四处寻找资金,但可惜的是在我多方努力之下,流动资金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这天当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只见晓美和林影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嘻嘻哈哈地有说有笑。我随便地向她们打了声招呼后,就瘫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而她们俩当我没有存在似的,继续她们的有说有笑,这就让我感到更加的无助了。

    “一回来就垂头丧气的,到底出了啥事啊?”晓美突然明知故问的说完这话后,把一张现金支票递到我面前,笑眯眯地继续说:“这是你的好哥们儿特地跑了几百里路送来的,在你回来之前他就走了。他在临走前特意叫我叮嘱你,如果你还当他是你的哥们儿,那就别想着把钱还给他。”

    接过支票看了后,我哈哈大笑地说:“哈哈……李明这小子还真是我的好哥们儿,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但……这里只有五十万,还相差很远呢,如果再多五十万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加上我这里的六十多万,这也该够了吧?”林影瞅着我说完这话后,就把一个存折本丢到我面前。

    我打开存折本看了看后,满腹狐疑地望着林影问:“你林大美人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哪能存到这么多钱啊,这钱是不干净得来的吧?”

    林影慢条斯理地望着我说:“这笔钱一部分是我平常省下来的;一部分是我辞职后的长期服务金,还有另一部分是我卖了现在住的房子得来的。这样来路明白的钱,是该够光明正大了吧?”

    听了林影这话后,我笑着连连点头。但在我满心欢喜过后,我突然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再看到晓美和林影不停地眉来眼去,我知道坏事来了。我用不安的眼神向晓美和林影望去,只见她们正同时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我身上瞄来瞄去。当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里非常清楚,看来我又掉进这两个女人早就设好的陷阱里了。

    看到我突然发起愣来,林影满脸阴险地瞅着我说:“现在我的住处和工作都没有了,以后就靠你阿全老板多关照着点哦!等你的服装批发店开张后,那我就亏本点儿,去当你的小会计吧!至于住处的问题嘛……嘿嘿,那当然是在你的家里扎根下来了,你这个未来大老板不会不答应吧?嘿嘿……”

    我强装笑容地说:“将来服装批发店开张后,财务方面的工作当然是由你来担当了,至于住处的问题我可不敢做主。就算我答应下来了,我想晓美也不会答应的。再说……”

    “林影以后住在这儿的事情我已经答应下来了,要是你还是推三推四地不答应,那咱们就离婚好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晓美那语气冷冷的声音就传进了我耳朵里。

    “唉……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呀,怎么会得到这样的报应啊!”我马上哭丧着脸大叫了起来。

    晓美笑眯眯地瞅着我说:“老公呀,你就乖乖地认命了吧!你上辈子由于干的坏事太多了,所以这辈子就由我们这两个女人规管着了。哈哈……”

    我“唉”的长叹一声后,就低着头灰溜溜地走进了睡房。我刚躺到床上,就听见了晓美和林影那欢快的笑声。虽然林影搬进来住的事实让我感到败兴,但流动资金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这也让一直压在我心头上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当一切筹备完毕后,我的服装批发店终于顺利地开张了。开张的那一天,来祝贺的人还真是不少,丈母娘和李明夫妇是必到的人物,而许曼和姚敏也来了凑热闹。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彼德夫妇为了祝贺我,竟然特意从欧洲坐飞机赶回来,参加服装批发店的开张剪彩典礼。

    在各方朋友关照之下,服装店的生意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收支平衡的境地。当然这也有赖于晓美和林影这两位贤内助,为我里里外外地打点一切,我才能舒舒坦坦地当上这个老板。虽然每天都有两个女人死死地盯着我,使得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到处去鬼混,但这种美中不足的幸福,却是每一个男人都向往的境界。

    当每天晚上躺到床上的时候,我都会回想着自己过去的驾驶生涯,只感到自己的过去是多么的幸福。但有点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到现在都无法让许曼和姚敏同时跟我一起办那事儿,这确实是我一生中无可弥补的遗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