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再见江湖完结篇
    那一朵婷婷玉立的白兰花,悄生生的,在温温和风中羞涩闪亮。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窝。狄风冬雪后,惟有思忆留。

    不知不觉,来到天归城大盗宝窟。这大盗窟即使是历炼者实力己经大增的今天,依然成为人操堆集的热门修炼宝地。赤红的岩壁,有

    如堂皇华丽的宫墙,映出历炼者们热烈青春的脸。

    一年一年,很多人没有发觉的是,现在每年降生在低云大陆的历炼者新人己经越来越少。像纳兰他们设在各新手村的招人点,

    以招到什么新人了,不是帮会被看不起,而是整个村庄除了来去匆匆的老鸟,粗布衣裳,双眼茫然的新人己经稀落难见,更别提有什么天

    赋超强的人才了。

    低云大陆,失去了新的活力强有力的灌注,显得有些暮气沉沉。而混迹江湖多年的老鸟们,现在似乎也日益烦躁,沉迷修炼或许是为

    了早日飞去往神之世界,在第一代飞升者的带动下,现在人人期望着自己飞升的一天。

    收了黑烟,心里有些想进去的冲动,于是便随人流进去了。大盗窟,掉宝率远高别处,强盗们笨多反映慢,所以这里依然是各必争的

    流血之地。也正因为如此,纳兰他们崛起帮会也不好冒犯众怒,强行将这大盗抢占为崛起专门修炼打宝场所。

    “兄弟,新手吧,组不组队?组不组队?我这点刚好一次刷两个强盗,我也是刚走出新手村不到一年,怎么样,一起吧?”

    因为一时心神遥驰,呆在一个刷新点有些久了,守在这刷新点的一个应该有六十来级的青涩少年战士便紧握着一双亮银锤,向我连声

    发问,大有不合即杀的冲动。那亮银锤也是罕见的兵器了,大盗窟里面总是爆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这也成为了>吸>引人来的亮点之一。

    少年战士身上淡淡血色有如时隐时现,却应该是也杀了不少人,才依靠强势把这刷新点抢占了下来。虽然身上还有一丝新人的青涩,

    但暴烈的杀气却让人侧目。我虽然身未有携带什么兵器,紫龙祭炼后己经隐入我的体内,但身上白板普通的白衫脚口却有如今低云第一大

    帮崛起的帮徽。这青涩却刚强的少年战士眼光不是扫向我的帮会印记,有些羡慕和向往,当然还有一丝不明的疑惑:难道向来选人严格的

    崛起帮会也招收这样的垃圾新人么?看他连自己的武器都没有,莫非是各生活职业者?

    这时刚好刷新出来两个拎刀强盗,少年战士迟钝了下刚要动手,却从远处飞来一团大火球,轰然炸在两个强盗头上,原来时远处一魔

    法师抽空抢怪来着。

    “操!看我火球,你这垃圾法师,是杀不怕还是怎么的,又抢老子的怪!”

    少年战士一声怒喝,此时身上原有的一点青涩也隐去,身上红光一闪就像头豹子一样冲向了法师。野蛮冲撞,大力轰击,双锤连续暴

    击如雷,转移方向,一连串的链接完美娴熟的动作把那绞看我大火球的法师劈翻在地,那法师重伤之下却是无法动弹了。

    “不是看你和我一个新手村出来的,无赖的你不知道己经死在我断云手下多少回了!”那自称断云的战士往地下半昏迷法师唾了了一口

    ,悻悻而返,又把目光看向了我,他却有些惊呆了。

    我眉间紫红一闪,那两朝我逼来的强盗便各被一只紫红大手捏爆了,哗然一声秒杀之下竟然大爆,约有十来颗宝石散落地上,莫非许久

    未杀怪的我人品大爆发了!我笑了笑将那少年断云那惊喜声喊声异常洪亮地响在红光亮堂的大盗窟中。

    走了呢?走了吧?走了就是走了。没有身前的遗憾,也没有为身后的踌躇,走要走得洒脱,何必伤感,何必徒让我忧!

    走出大盗窟,对着茫茫原野我长啸数声,引得不少来往历练者侧目下,唤引出紫龙,我飞掠长空,长空也茫茫。

    一天过去,一天又来,催促紧逼,让人不敢忽悠岁月与青春。

    我带着三位光彩照人的大美人一一拜访了各地的旧人朋友,天南地北,一剑横划,瞬间抵达,也更曾独自紫龙远去了妖精国度真颜夫妇

    ,剑邪夫妇和加娜他们道了声离别。

    当年在天归城认识的落和不争他们,在天下惟我被灭之后,他们带着昔日队中友伴去了南方的诗歌森林过着隐居一般的生活,自由自在

    ,自得其乐。他们甚至没随应操流修炼,反而有条有理地过着轻闲放松的生活,朝看蝴蝶穿花绕,暮坐山头看落日沉,即使是求强坚定的

    我,也差点在打动之下动了心思。

    我早就知道,以诗歌森林这样的优美安静环境,迟早会>吸>引众多的历炼者去观光去朝拜。像现在,它就是一个被江湖流传笑谈为归隐的

    妙地。茫茫低云大地,芸芸历炼者众生,各种心态各种生存目的和人生理想的人都有。有人求安稳渐进,有人图痛快恩仇,有人愿为被鄙

    视的恶人,也有早年涉足江湖倦累后只想过自己的生活。

    已经是要飞天离别的日子,大家期待向往中却又留恋不舍。

    纳兰、阿贼、枫、烟鬼、光明、恨我痴心、蟑螂、残影虚双和暴强高山他们一大票人将我们送到那神秘平原独角兽守卫的金字塔一

    般的遗迹,到了那里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也成为了人的海洋,各大帮会的历炼者都有,全是来为各自友人英雄送行的。碧水带凉,清风吹拂

    ,这里有一种难得的情感氛围。

    度魂劫夫妇也来我们送行,剑邪带着真颜御剑于千里之外赶来。

    小神谛听、至尊、公主、梦残痕和惊神他们那票人马更是壮观浩然,维序者布排城整齐的送行方阵,比起我们历炼者来倒是规矩齐整

    了许多。对于维序者也能飞升,很多历炼者有些惊讶,至尊他们一走,那这低云又由来作那名誉上的人类最高首领?一切主脑自有安排也

    许下一个系统大消息宣报的就是关于新任至尊的喜讯,只是这至尊由历炼者来当当如何。

    和纳兰、度魂劫他们—拥抱告别,我、飘叶、杜梅丽丝、冷淡淡、热血狂人、独舞和圣湮一行人启动身形,在万众翘望的眼光中轻飞

    而起。独角兽安静的甸旬我再塔顶和水面,再也没来骚扰。

    风魔男人本想随谛听至尊和梦残痕他们一道,犹豫了下的瞥时急忙腾飞上空,追上我们一起朝那缓缓打开的巨塔入口飞去。

    “呵呵,风魔你就不怕梦残痕不给你好果子吃么,竟然不和她一道?”我看了看身旁的风魔男人,颇有些意外。

    风魔男人眼神复杂的看我了一眼,再朝还停留在那白裙身影扫了一下,有些伤感的说道:“人道天煞孤星命,情路崎岖坎坷,不像你,

    好像天生好命,美女都喜欢往你那里钻啊,我本一位幸福已经握在手中,那皇城一战之后,却发生我心原来依然孤独,寂寞有如无人频顾

    的荒漠。”

    他顿了顿,突然叹了一声:“有进修,我真羡慕你,又是那么的憎恨你!算了,也许我原本就错了!还是神之世界好啊,让我忘却以前

    一切,重新开始属于自已的新生活吧!”

    风魔男人语气从郁凉转为希望的欣悦,高亢的声音在这静穆的长天直穿云层,引得下面送行历炼者一阵低亏损咒骂。

    风魔男人在这低云大陆可以说除了和我梦裂痕较为熟悉亲近外,杀人如麻的他真的是没有一个人为他送别,难怪别人看他要走,有如送走

    瘟神,真是颇让人嘘叹。

    我不明白他和梦残痕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从他含糊晦涩的语气里我只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当下心思完全不在这方面的我并没有思

    量深究,却是长笑一声与风魔男人刚才一样的惊兀,我攀着风魔男人的肩膀,洒脱傲然落在那神塔大门前。手感传来,我才发现这好称杀

    人如屠狗的风魔男人,那冷酷让人冰凉的黑袍下的身子骨,却也是这般的脆弱,完全不似他显然余外的刚强。

    见大门打开的谛听、至尊、梦残痕和廖长青他们此时一千人也纷纷飞上夭空,朝大门飞来,如雷的掌声和呼喊开始响起,让这静谧

    优美变得热闹非常。

    “走好,疯子!“纳兰他们的呼喊。”欢送杀神和血手离开低云!“血手是风魔,这是曾经伤死在我们手里的历炼者。

    “恭送至尊功绩伟然,携公主良婿荣登神之世界!”来为至尊和公主送行的维序者。

    “地下己为神,天上更英雄!”为小神谛听、惊神和梦残痕他们送别的撼天联盟。

    我没有看到的是,在我进入那巨大金字塔里面的时候,一个俊美如妖的男子带着一粉红衣裳的女子穿过人群匆匆赶到,那是昔日血洗

    天下的风情和粉红年华。西边的天空也闪电一般的掠来一精灵美女,青生两只晶亮透明翅膀的月光,只是她们都只看到我们进入塔内的身

    影。一进塔内,通讯频道什么的一律隔绝无用,神奇的屏蔽作用。

    “看到了吧,那个男人对你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你这样单方面相思是无用的!”风情的声音。”我只知道,幸福贵在不懈的坚持,能感动天,又怎么感动不了人?“粉红如梦。

    “该死的疯子,那么急着进去干嘛,亏我不远千万里来为他送别,一脸也没能见上!”灵气活泼的声音,属于月光。

    “再见了,各位成神的先辈们!历炼者的骄傲,将在你们离去之后,更加热烈的飞扬在大地之上!”

    “再见了一一”

    再见了就是再见了。

    再见了,低云!

    再见了,血泪恩仇的江湖!

    豪放的女子,温柔的女子,振兴的酒和寒光烫血的刀,怒烈的奔马,还是其实蛮可爱的,为我们历炼者忠心耿耿充当修炼对象的各种小

    怪怪们和大boss们,再见了!

    作为低云大陆第一飞天者的我们,后来才知道,即使在无数个重塑的世界里,我们低云大陆也是第一批飞天者,最快代表最强!

    一个星光瀚渺、高度发达的世界在迎接我们,成功的完美的试验品,却成为了这世界新的主宰的历炼者和维序者。

    人类文明发展向来是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并肩共进,在一个遥远古老的公元几年,一个叫地球的星球率先抛弃物质发展,一心发展精神

    文明后人类甚至抛弃了自我肉身,纯以强大精神力凝化的身体神通无比,动辄可以轻易穿越星宇,而精神力幻化出来的强大攻击更远超过

    他们发展到顶端的物质文明科技武器。这种发展模式瞬间风靡于银河文明,各个高等文明生命种族纷纷采用,精神力特质不一样,凝化出

    来的形体也各异,精神中力异常强大者被称为神和主神,一段逐渐向个人主宰于英雄靠拢的漫长时光。

    然而走得越远越无法回头。在一股强大无比的、从外生宇宙杀进来的力量之后。

    纯精神力幻化的形体在这些外侵生物的面前,竟然变得异常的脆弱。外侵生物的攻击能量似乎专门克制了纯精神力的形体,而他们对

    于人类和各种生灵的精神力攻击却很是免疫。残酷的星河大战,以银河文明为主的人类势力联盟伤亡惨重,而也处于被逐渐被外侵生物蚕

    食的处境,十分的窘迫与绝望。

    新的场面造就了新的研究和发展方向,这时又有人要提出应向古老的物质文明求救,实现物质和精神双方的完美融合,于是一场庞大无

    比的绝地计划迅速的展开。神们用莫测神通塑造一个个低阶试验重塑空间,计划命为新生。精神形体最大优势就是几乎可以长存不灭,只

    有还有神识残留,就有机会重生,神们将在宇宙大战中殒身牺牲的战士残留神识收集,将他们投入到塑造出来的低阶空间开始新生。

    展风,和其他历炼者一样,都是战死的精神力形体战士,也即是不灭魔君他们口中的炮灰角色。面维序者,是神们命令下执行工作的低

    实力精神体,功勋够了活自然可以重新返回神之世界。

    只是,神们意料不到的是,曾经的炮灰战士,在携带自身肉休的重返之后,便以强大的实力纵横在精神文明世界,在一个名为“展风”的源暗大神带领下,在神们林立的世界里兴起了一改头换脸的大革命运动。实力为尊,旧体序在越来越多的新生者诞生后,轰然倒跨,

    新神世界建立,开始展开了对外来生物的痛力反击,一时荣耀无边,诞生无数英雄。

    展风,和他的那些追随者,作为第一代新人类先呢,像他万世不灭的存在一样,荣誉的光环千秋之下依然昭昭于字宙。

    而关于展风和他那些朋友情人的传奇,那是又本书之外的故事了。

    妖城,本为无城,一座超脱自我拘束、纵横自我的自由之城。网游,也是一个模式。模式万千,一个模式下一个故事、一个传奇、

    一段神话。

    网游之妖城到此完结,历程漫漫,感谢各位关注本书的书友和读者,谢谢!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