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鏖战六
    氨虽然苏醒了过来,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竟然失忆了。

    之后大家便是一阵慌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也慌慌张张地查看起氨的情况来。阿诚在知道了氨失忆的事实后,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整个人几乎都要跌下天空去,他恨不能马上进入戒指仔细查看一下氨的情况,只可惜现在情势紧急,根本不容许他有太多的分心。

    氨在失忆后,情绪倒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比以前更沉默了,也已不认得敖离他们,因此更多了一分疏离,只默默地坐在一角,默不作声。

    阿诚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老流他们身上,希望老流他们能帮氨唤回记忆,也希望氨等伤势完全好了以后能够自动恢复记忆,就像以前那雉一样。

    只是老流和若尘在给氨检查了以后,却也是默不作声,一脸的沉重。

    在阿诚急问之下,老流才道出了原委,原来这氨的情况比起雉要严重许多,雉是脑袋受了伤,一时损伤了记忆,所以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不过那记忆却始终潜伏在她的脑海里,只因为脑袋受了伤,一时想不起来而已,而等她伤势恢复了,过去的事情也便能自动想起,记忆也会自动恢复。

    不过氨却是不同,她的脑袋虽然没有受伤,但受了明灯双掌遥空一击,丹田尤其是神魂所受的伤害要远超过雉,她的三魂六魄如今已是不再完全,而**受伤可补,但这神魂的伤害要恢复上难之又难,她对过去的记忆就相当于跟随着那失去的一部分神魂烟消云散,或许早变成了这世间一部分无名能量,要想再找回是难如登天。

    用老流的话来说,氨这样的伤势就是神仙也难治,因为这世间之大,要找这么点虚无缥缈早不知去了何处如片缕精神魂魄,谈何容易,除非是盘古重生,鸿均亲临,他们对这世间万物了如指掌,才或许有可能把氨的记忆给找回来。

    阿诚听到这个噩耗后,脸色顿时落得苍白,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焦急如焚,束手无策。

    他知道氨虽然身体没事,但那份失去记忆后的痛苦只怕比所受的伤更要沉重。对于氨来说,她就像转世重生了一样,以前的一切都已变回陌生,过去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等于与她无关,一切都需要就此重来,这又是一个多么惨重的现实,直比将她杀了无异。

    而对于阿诚他们来说,虽然在他们的意识里氨还是那个氨,他们对氨的感情和认识也不可能就此改变,但氨过去的记忆难以唤回,他们许多关于氨的东西也将从此深埋心底,一时再难与之分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氨就等于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陌生人。

    就连敖离也强颜欢笑,似哭非笑地忙着跟氨解释过去的事情,可是她心里越急,嘴上越是说不清楚,到后来只急得眼里的泪不断流下,声音也哽咽起来,而那氨刚刚苏醒过来,表面虽然还算镇定,但心中只怕也是惊涛骇浪,又哪能够这么快就接受敖离所说的各种事情,脸上除了疑惑,更带着几分迷茫。

    阿诚是急得几乎想把宫鸣给叫出来,问一问宫鸣,刚才他跟氨疗伤的时候是否已经发觉了氨神魂受损的事实,也想问一问宫鸣是否有什么方法医治氨,在阿诚理解,不管是什么伤什么病,是拖得越久便越难医治,而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见识最广修为最深的就是宫鸣,如今老流和若尘都没有办法,也只能寄希望于宫鸣了。

    可是真准备要将宫鸣所在的房间打开时,阿诚又有些犹豫,要知宫鸣现在也处于极度的危险当中,他在封神榜上的名字也随时有可能会被天庭划去,天晓得他叫宫鸣出来后,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毕竟氨他们所处的空间现在阿诚还能查视,氨他们也还能与他说话,也就是说与外面这空间也保持着一定的联系,并没完全隔绝。

    就在阿诚犹豫着,脚下的速度也不由放慢了些,天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黑影,转眼间就将阿诚给围了起来。

    这些黑影似乎从天上凭空而降,正是来自于天庭,是天庭里的天兵天将,他们将阿诚周边围了个水泄不通,其数目只怕不下十万,远超过先前在学校时围住浩淼峰的那些天兵天将。

    还没等阿诚反应过来,上面有十多个身影朝着阿诚疾飞了过来,当头一个右手拿着一杆三叉戟,左手托着一座袖珍宝塔的高大神将喝道:“无知小儿,你伤我天庭东华帝君,还有天兵将无数,罪不可恕,我托塔天王亲来擒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阿诚抬头看去,发现这过来的十多个天神将他大多并不认识,只有两个,他曾在学校和他们交过手,正是那魔家四兄弟里的老三西方广目天王魔礼海,北方多闻天王魔礼红。

    而刚才喝问阿诚的那个天神正是天界赫赫有名的托塔李天王。

    不过阿诚更不知道的是托塔李天王带着这么多的天兵天将之所以这么快就能够找到他,正是魔礼海和魔礼红两兄弟的功劳,这魔礼海又名千里眼,魔礼红又名顺风耳,据说能够远观万里,听闻无际,也绝不输于大耳罗汉的神通,正因为他们有这这么厉害的手段,很快就知晓了阿诚的所在,和托塔李天王以及诸多天兵将一路上紧追了过来,估摸了阿诚的位置后,直接从天界降临,将阿诚截在了这里。

    不过阿诚现在是懒得知道喝问他的天神究竟是谁,也懒得回答他那气势凌人不容辩驳的问题,更懒得去细问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找到自己,他心中早已被氨失忆的事情所占据,更觉得这些天兵天将唧唧歪歪纠缠不休实在有够烦人。

    他一肚子的没好气,恶向胆边生,大喝了一声,‘滚,别挡着老子的路’!说着,脚下骤然加速,化成了一道光一般,向着北边直冲了过去,手上本来变成了个戒指状的金箍棒也骤然增长变大,随他双手狂舞,迅疾扫向前面挡着的那些天兵将。

    阿诚速度之快,转眼就冲到了那些天兵将前面,随着他手上金箍棒势破万钧的一扫,那些挡着的天兵将也如落叶一般纷纷飞了出去,在阿诚前面空出了一大片地来,阿诚也顺势突出了包围圈,朝着北方疾速狂奔。

    托塔李天王本来还想借着这么多天兵将的气势迫使阿诚自动投降,谁想阿诚根本理都不理他,只埋头夺路而逃,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一张脸顿时涨成了通红。

    他恼羞成怒,,吹胡子瞪眼的,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过他看到阿诚跑出诸多天兵将的包围后,也不见怎么着急,朝着阿诚丢出了左手上的袖珍宝塔。

    随着托塔李天王说了声‘疾’,那袖珍宝塔也快速地转动起来,如道金黄光芒一般朝着阿诚逃离的方向追了上去。

    托塔李天王这袖珍宝塔的速度比起阿诚还要快上几分,不过片刻就追到了阿诚身后,而后宝塔也快速变大,转眼间就增大到了如一座真塔一般,超出几十米高度,底座也近十米直径,有如一座小山,朝着阿诚当头罩去。

    托塔李天王这座玲珑踏名叫如意金宝塔,是当年佛主借着明灯之手赠送于他,是件极其厉害的宝贝,当然托塔李天王与他的三儿子哪吒之间矛盾颇大,哪吒甚至曾经想要杀了托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正是借着这如意金宝塔镇住了哪吒,才让他打消了杀父之心。

    要知当年哪吒可是与妖猴之间大打了三百回合才输了半招的厉害人物,阿诚现在的实力不及妖猴的九牛一毛,初一遇到着如意金宝塔,只怕凶多吉少。

    阿诚听得背后风声习习,一股浩大的气势直压过来,他心惊之下,转头一看,终于看清了那如意金宝塔的如山模样。

    他速度不及如意金宝塔,只好硬着头皮转身回挡,舞动棍子打出了一招乾坤一击。

    可是当他金箍棒撞到如意金宝塔之上,堪堪才将如意金宝塔顶住,自己反而被震得气血翻腾。

    这让阿诚更是有些吃惊,要知现在以他的修为,以及金箍棒的威力,打出乾坤一击,就算一座山都要被砸飞,而这如意金宝塔却纹丝不动,其重量实在是无法估计。

    那边远远看着的托塔李天王却又沉声喝了一声‘疾’,如意金宝塔更是骤然加重,直向阿诚压下。

    阿诚抗着金箍棒,被如意金宝塔给压住,无法脱身,身不由己地被迫快速往下坠去。

    眼看着阿诚就要被如意金宝塔给撞到下面的雪地里,阿诚只怕也要被当成给压成齑粉,他的身边突然跃出一道火红色影子。

    火红色影子大喝一声,双掌齐出,重重地拍在了那如意金宝塔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如意金宝塔竟然被来人双掌拍飞了回去,直砸向那边正赶来的诸多天兵将。

    如意金宝塔在撞飞了无数的天兵将后,又停也不停地朝着托塔李天王撞去,可怜那托塔李天王再怎么念着心法想要驱使如意金宝塔,可惜那如意金宝塔重量实在太大,因此惯性也难以估计,速度也并未见减上几分,急得托塔李天王都要发出汗来。

    好在其他的天神将反应还快,赶紧拉了托塔李天王快速避开,那如意金宝塔也如一颗流星一般,擦着他们冲天而出,直往天上飞去。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