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时空之门全书终
    “三寸精灵”晓仙霓见她们回魂,急忙说道:“张咰、白灵绝!你们快来护着东方芙蓉,魔音穿脑时间太久,快无法抵挡了;大相公那边的情形怎么样?”

    张咰与白灵绝赶忙运劲护着东方芙蓉;安世高大师把刚才的情形对晓仙霓说了一遍,她方知无法可施。

    中原群侠的哀嚎声逐渐微弱,已经殆亡过半,释放出来的灵识如烟如雾在空中飘荡,皆被“魔逆八卦阵”发出的旋转光芒形成一股漩涡,全>吸>了进去。

    安世高大师看见这种状况,神色骤变脱口道:“糟糕了!小宝及魔女貂婵>吸>收了数千人死亡怨念所释放出的能量,成魔必备的资粮已足,快来不及阻止了!”

    东方芙蓉也为漫天飞旋的光束及被魔障所吞噬的幽魂那凄风惨惨、鬼哭神嚎所震憾!

    片晌间。

    天空八道强烈光束在>吸>收剩余的幽魂后,全部集中归一,倏然缩回魔阵中,连带外环光圈罩一同消失。

    天空星炽依然,遍地尸体与繁星相映,惨不忍睹。

    安世高大师见状落泪,喟然长叹道:“魔化天下,苍生不幸矣!老纳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魔类不除,永无宁日!”

    话声一落,安世高大师凝聚浑身功力集在双掌,迸出绝学“大愚一掌”之最极臻的金光熠熠“金形掌”掠身而去。

    张咰与白灵绝见魔阵消失,正是攻击的好时机,况且心里牵挂着张心宝生死安危,运足全灵全身功力,连袂尾随安世高大师而去。

    东方芙蓉欲跟进却被“三寸精灵”晓仙霓振翼空中阻挡,声音急促道:“不可,‘主母’千万别冲动—.大相公的功力今非昔恍,合他们三人之力,也只能勉强抵挡一阵,你快趁机离开!”

    东方芙蓉悲凄哽咽道:“我与宝哥穿梭时空经历无数死劫,虽然生不同日,但死要同穴;小精灵别碍事,我不会离去独自偷生的!”

    话声刚落。

    她眼见前方忽然转暗的八卦透明帐棚,被安世高大师、张咰、白灵绝三大绝世高手连手迸出无俦的劲气抢进,准备做一次毁灭性的攻击。

    八卦形帐棚好像是一头躲在黑暗中的洪荒猛兽,蓄势以待,欲吞噬这三个人。

    惊天动地的一声旱雷甫响!

    强烈刺眼的光芒如闪电一击!

    整座八卦形帐棚碎为粉垂—.

    张咰、白灵绝、安世高大师三个人被强光击中,弹飞三丈之遥,摔于地上;各自狂喷一口鲜血,受伤颇重。

    八卦形胎衣透明帐棚碎裂纷飞中…

    张心宝与貂婵如鬼魅般的身法,如影随形飘忽至他们面前;貂婵得意洋洋,以甜得腻人的声调,向张心宝说道:“魔尊!恭禧您的魔功大成,现在集穹苍的圣与魔、天阳与地阴、浩然真气与魔罗邪气于一身,亘古未有,天下无敌矣!”

    已成为魔尊的张心宝一脸狰狞丑陋的脸孔黑气大炽,手提蚩尤魔刀,望着地上瘫倒的张咰及白灵绝时,双眼金睛闪闪一阵迷惑问道:“婵妹,这两个秀色可餐的女子,怎恁地好生眼熟?连这个秃驴也是如此!这又是什么地方?”

    受伤的张咰与白灵绝闻言震惊其好像变成另一个张心宝似地,油然一阵心酸,不禁潸然泪下,悲泣哽咽,不约而同道:“相公!您怎么…忘记了朝夕相处,日夜恩爱的夫妻…”

    貂婵阴毒的冷笑一声,掠至她们跟前,狠狠地各踢一脚,令其伤势加重,又吐一口鲜血,得意抢说道:“魔尊啊!这两个<img src="image/jianjpg">婢,狡滑淫荡…与这个臭和尚间有奸情…又伙同欲谋害…您…”

    话声未毕,张咰与白灵绝呼天抢地直喊冤枉,却被魔女貂婵弹出两指点其哑穴,真是百口莫辩!

    安世高大师席地盘坐,运功疗伤中间污蔑之言,气急攻心,又吐一口鲜血,一脸正气凛然道:“老纳从小出家,以戒为师早断淫欲,岂怨得魔女含血喷人,士可杀不可辱,两位女檀越的贞节亦不可毁。”

    貂婵又是一指封其哑穴,不让他再说下去。

    张心宝暴戾道:“原来是两个通奸叛离的<img src="image/jianjpg">人!奸夫淫妇不杀,本座岂不贻笑大方?”

    貂婵贴在张心宝的身边,阴森地笑道:“魔尊且慢!这两个<img src="image/jianjpg">婢是名动武林的绝代高手,不如效法刘邦之妻吕雉,将这对<img src="image/jianjpg">婢‘截肢坐瓮’,养在茅厕之中,好叫天下人知晓您的不世威名!”

    至险至毒生不如死的酷刑“截肢坐瓮”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东方芙蓉与“三寸精灵”晓仙霓冲到张咰与白灵绝的身前护着;东方芙蓉花容玉惨悲凄喊道:“宝哥!莫入魔道!如果还有一丝正气灵识,就快点靠你的意志力苏醒过来,别受魔女的蛊惑,做出那种天怒人怨的人间惨事!”

    张心宝一震!双眼金睛闪炽异常迷惑道:“这句‘宝哥’!好像是本座最亲最爱的人,亲昵的呼叫…你又是谁?”

    东方芙蓉泣不成声道:“宝哥!我是蓉儿!请你别再造孽,八千名的中原群侠被杀得殆尽;咱们放弃一切,重回‘未来’,别去理会汉朝恩怨。”

    张心宝闻言双眼金睛恍忽收敛,脸部狰狞变化缓缓恢复俊俏;魔女貂婵神色变得难看,再度怂恿道:“魔尊吾爱呀…千万别听这个通奸<img src="image/jianjpg">婢的蛊惑,这几个人全是一丘之貉!全是背叛您的<img src="image/jianjpg">人,所说的话不足采信!”

    “三寸精灵”晓仙霓隐在东方芙蓉背后,打算利用机会给魔女貂婵致命一击!

    张心宝闻言一震!面貌又恢复狰狞,嘴唇嗡合之间;窜出袅袅黑气道:“这三个通奸叛离的女人,就依婵妹的意见行事,但是这个臭和尚不能饶他存活,否则有损本座威名!”

    完了!什么都没希望了!

    东方芙蓉、张咰、白灵绝闻言都泣不成声,眼见张心宝魔化不冥,再无回头的希望了,怎能不悲恸欲绝!

    刻下,却是魔女貂婵这辈子最得意的时刻!张心宝的“黄金色精液”不但独享,而且杀尽所有认识的亲人,生生世世纵横天下,成就魔仙伴侣。

    张心宝一脸黑气大盛,杀机闪炽,提起蚩尤魔刀跨前一步,往安世高的光秃秃脑袋就要砍下去之际…

    霍然突变!

    黑暗的天空,西方突然一道合雷闪电霹雳,击中张心宝高举的蚩尤魔刀,将他弹飞三丈开外,飘忽落地;他浑身衣衫虽已烧焦窜出袅袅轻烟,但却无法伤其“金刚不坏”身躯。

    张心宝飞发如瀑,一脸狰狞暴戾咆哮道:“谁!放眼天下有谁胆敢与我做对?”

    虚空中,忽现金光万丈,瑞气千条,闪烁璀均灿烂得让人睁不开眼。

    金光忽而一敛!

    地面上出现两位和尚,缓缓踱步而来。

    左侧这一位长得瘦骨嶙峋高有八尺,却慈眉善目,而眉长垂腮大耳垂珠晃荡至肩,有一对碧眼金睛精光闪闪,配上狮鼻阔唇长楣特异,双手如蒲般大掌握着一柄绿竹扫把。

    右侧这一位长得体丰态盈高约九尺,却浓眉环目,一脸肃然状,庄严不苟言笑,一双碧眼湛然有若一泓清水,炯炯有神,闪烁智慧之光!鹰鼻薄唇一字千金借言重诺的模样,右手拿着一根齐眉高的驱蛇绿竹棒。

    两位老和尚不似中原人,但即使是西域出家人,在此出现也属不平常。

    皎月下两名和尚光秃秃的脑袋!好像顶着一轮辐射状的光环,一身环绕一层莹盈灿烂的淡淡佛光十分抢目。

    他们踱步中显得气定神闲,有无法用任何言语去形容的天生神韵,如此境界却是尽安世高大师一生修为也无法达到的。

    一搭一唱,唱吟绕旋空间,似能穿云裂石的气劲道:

    薪胆生涯剧辛苦,其爱孱弱其受贫。

    要从棘地荆天里,还我金刚不坏身。

    瘦尊者白眉一挑,本是笑容满面一转哀愁道:“咱们来晚了!”

    胖尊者丰颊一颤,本是庄严肃穆的脸颜一转笑容可掬如弥勒菩萨般哈哈道:“还好,来得及!”

    两位尊者说话之间,拂出一股如沐春风的劲气笼罩受伤的张咰及白灵绝。

    安世高大师望见这两位尊者现身时,老泪横流如见菩萨现身般地恭敬,顿觉哑穴被解开,浑身真气盈满道:“安世高参拜祖师爷爷,祖师爷再渡红尘,斩妖除魔,解苦救难!”

    张咰双眸充盈希望嫣然脱口道:“妾身参见摄摩腾及竺法兰两位尊者!自从白马寺‘祖庭’一别,已有一百八十多年不见了,两位尊者如昔,圣者风范依旧不减当年,令人景仰!”

    摄摩腾瘦弱的身体轻踩几步,却似御风般顿离地面,飘忽到魔尊张心宝及魔女貂婵的背后,好像堵住去路生怕他们跑了。

    竺法兰尊者本是严肃的丰脸,双眼一眯睛光迸射,笑容可掬,慈祥道:“当年的丑小丫头如今成为人妇,好像女大十八变,上了花轿又变三变!你都还健在,老衲降魔卫道岂可让于人后!”

    摄摩腾尊者一敛嘻哈笑容,瞅着魔尊张心宝一眼,迸出金光四射欲透人心的芒彩,声音回荡空间,就如在耳鼓脉内如雷甫响道:“小宝入魔不深,还来得及唤醒神智;既然宿世任务已达成,就打开‘时空之门’,送其一程吧!”

    魔尊张心宝一呆!在摄摩腾的佛光气劲下笼罩着,好像回忆些什么,狰狞的一脸魔相逐渐褪去。

    魔女貂婵魔性甚深,当然晓得“时空之门”会夺去他的至爱张心宝,玉容花惨凄厉叫道:“臭秃驴!咱们魔仙眷侣碍得你们什么来着?夫君魔尊天下,才不将你们这批人放在眼里!”

    凄厉声音旋毕。

    魔女貂婵为了不让两位尊者迫散出来笼罩空间的佛光气劲,逐渐炼化张心宝的魔性,奋然全力一击,双掌化爪攫向摄摩腾!

    她五爪纤细如钩,迸出细丝阴劲,抗御摄摩腾尊者那潜能佛光般的至大至刚阳劲,产生阴阳相>吸>的磁波,却不敌佛光阳劲,逐渐被>吸>收融解。

    她全力发出的阴劲好似泥牛入海,双掌贴黏在摄摩腾甩摆出来的衣袖,碰硬碰的斗起内力。

    刹那间!貂婵露出惊骇恐慌的神色,绵绵如洪峰般的澎湃内力,竟然像被导入浩瀚大海,不断的流失!

    虚空中匹练一道凌厉乌芒!

    “撕…”

    魔尊张心宝手中的蚩尢魔刀,将摄摩腾刚柔并济的衣袖一斩而断,抢回了魔女貂婵,阻止了内元尽失成为凡夫俗子的危机。[[517z。]

    摄摩腾双眼异采闪炽,想不到张心宝功高已如斯,然而虽对张心宝精进的功力有嘉许的味道,却不能不对他手中那柄乌芒流转的魔刀,产生一丝畏惧!

    魔尊张心宝暴戾异常,浑身迸出丝丝的气息凝结护体,就好像是一颗颗浓缩的狰狞怨念人头,逐渐扩散出来。

    “欺侮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高僧?有种放马过来,尝试本座这柄遇佛杀佛,遇仙斩仙的上古蚩尤魔刀!”

    魔女貂婵玉靥煞白衣服蓬乱虽然十分狼狈,但如小鸟依人般偎贴在魔尊张心宝的怀中,神奇般的>吸>取他无俦内元,随即脸色逐渐红润,艳光照人!

    这是什么魔法?

    安世高大师、张咰、白灵绝、东方芙蓉及“三寸精灵”晓仙霓看得不禁惊叫出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内元,未免太过神奇了!

    竺法兰尊者碧眼精睛连闪,恍然大悟道:“这是‘魑眩**’中最上乘的‘魔鼎种树’;张心宝是一座‘魔鼎炼炉’,供给魔女貂婵无穷的生机,将他们分离便是了!”

    话声甫毕“三寸精灵”晓仙霓率先振翼窜飞而起攻击魔女貂婵,张咰相偕白灵绝掠身而出,恨得咬牙切齿欲搏杀而后快,安世高大师顾不得江湖道义,投身歼魔!

    摄摩腾尊者与竺法兰尊者联手一前一后堵住魔尊张心宝,魔女以一敌五,虽然力不从心,险象环生,却还能抵挡一阵子。

    魔尊张心宝举起蚩尤魔刀挺得笔直,俨耸的姿态,直若与夜空阴气和浑身怨灵及天地间隐藏着的那股看不见更深层次的魔力本体结合为一。

    他本身充满恒常不变中千变万化的魔息,迫散空间,竟将摄摩腾及竺法兰两位尊者的佛光气劲给盖过去。

    更使人感到他这一刀,必是开天辟地,山崩地裂,鬼哭神嚎的倾力一击!

    这一刀,就似没有开端,永远没有终结!

    没想到,两位尊者好似惊慌般地抽身而退!

    两位尊者并非畏惧,而是旋展御虚腾空的绝臻身法!掠至广扩涟漪,粼粼波动的湖面上空,免得气动山河,波及无辜。

    魔尊张心宝暴戾长啸!腾空御风以一敌二对峙着;三个人不动如山,好像是一幅挂在空中诡异之画。

    约有盏茶时间的对峙,却是内力、耐力、智慧、武学的极臻表现。

    湖面的那一头,张咰、白灵绝、“三寸精灵”晓仙霓、安世高大师连手攻击魔女貂婵绝不留情,打得她功体尽散,口吐鲜血,终于将其擒下。

    将受重伤的魔女貂婵交由安世高大师看管,其他人一起赶到湖畔,欲观看即将发生的一场惊天动地圣魔大战!

    魔尊张心宝凝固磐岩般的狰狞魔相,依然是举天一刀!

    当下更为凌厉,魔刀划上虚空,刀光闪炽,好像把天地间的生机魔气,全集中到刀锋处,星月立即黯然失色,充满肃杀诡异至极矣。

    喝…

    一声暴吼!穿云裂石的气劲从魔尊张心宝的嘴里迸出,形成辐射一圈扩散,引爆湖涛掀浪激荡窜起,有如怒龙翻腾直袭两位尊者。

    却震得湖畔观战的妻妾群站不住脚,随爆烈而来的无俦气劲慌然疾退一丈开外。

    随即撕裂虚空的一刀划出!

    凌空虚踱的摄摩腾尊者及竺法兰尊者,双双脚下一跺,即刻驾御下方怒暴而来的龙头巨浪,再腾高一丈有余。

    摄摩腾尊者面色凝重,气聚周身,佛光猛暴五尺,光芒耀眼,手持绿竹扫把,向魔刀运出“大愚一掌”金光闪闪的一扫而出!

    竺法兰尊者气势凝沉,佛光旋迭浑身暴涨五尺;金光闪闪的绿竹齐眉棒,使出“般若慧剑”没有带起任何风声,不觉半点力气,一点而去!

    “大愚一掌”的扫把!好像一只金沱沱的手臂,一把攫住蚩尤魔刀,双双停顿在空中。

    玄奥的是…

    竺法兰尊者的“般若慧剑”并非点向魔尊张心宝,而是激出一点金色星芒直奔下方湖面,距离湖面约有三丈之遥时,却再直爆出一团五丈方圆的金色圆锥劲气,直贯入湖底;激得湖面爆开十丈方围的漩涡,转动中猎猎狂号—有如山崩地裂之气势!

    忽尔从湖面十丈范围,窜出刺目光束!直冲天空大放光芒;两侧的湖浪为之排开,为光墙阻挡在外,翻腾滚滚却无法淹盖,令人望之惊心动魄,目瞪口呆!

    “时空之门”大开!穿梭“未来世”的时光隧道启动了!

    这里原来就是天山的“时空之门”!

    摄摩腾尊者暴喝一声!将手中绿竹扫把>吸>黏着蚩尤魔刀,倾力往那“时空之门”一掷!

    魔尊张心宝凄厉吼叫一声,瞬间跌入一片光沱沱的浩然漩涡中消逝!

    竺法兰尊者于虚空中,凌空摄物,将感激得涕泗纵横的东方芙蓉扬起,抛掷入那道光幕之中而隐!

    精灵灵的“三寸精灵”晓仙霓隐身东方芙蓉的怀中,也一同坠入“时空之门”

    岸畔的张咰偕同白灵绝,双双奋不顾身投入光幕之中,就是为粉蘼死绝,魂魄也要追随张心宝而去!

    刹那间“时空之门”消失。

    繁星依旧闪烁,却与皓月争辉。

    天地为之静谧,安世高大师与瘫跌地上的魔女貂婵为之愕然震傻!

    两位尊着凭空杳然,不知去向。

    虚空中飘来摄摩腾的声音道:“唉,这样也好!魔女貂婵就由你安世高废其武功,以佛法薰陶魔性,皈依佛门,魔灵卫九敌及由佛入魔的徒孙‘幻变魔尊’夏侯鼎两人,则由我们两个老的来操心!”

    安世高大师顶礼膜拜磕了三个响头,恭谨道:“弟子谨遵法旨!”

    竺法兰尊者的声音在空中飘忽道:“约二十年后,汉朝气数殆尽!开启三国时代,等待‘铜山西崩’,洛钟东应。’时,小宝还会转世回来应劫!”

    安世高大师再磕三个响头,废了魔女貂婵一身功力;一前一后缓缓远去。尾随在后武功尽失的魔女貂婵,嘴角却噘起一丝充满希望的诡谲笑意;暗捏怀中张心宝遗留下来能穿梭时空的“凤凰神仪”…

    (全书终)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