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记
    正文已经完结,还有一个番外,真没有想到会真的坚持下来把花落写完,由于文笔有限,在这样一个对于偶来说架构很大的文章来说,总会有很多不满意之处,本来一开始是想要写一些类似于阴谋权谋这样的夺嫡之争的,但在后来写到明若宵死亡之后便再也写不下去了,文章整体开始轻松了许多,这也是许多亲们曾经提出的内容介绍与文章内容不符,还有主角性格开始并不具有帝王之气的原因吧,不过,这是偶心中的明若希,这就够了吧,感谢亲们陪着偶一直坚持到底和不断的支持,看着亲们的评语偶就会感到充满了干劲儿,有的亲们建议再写一下父皇和舅舅的故事,还有明敬雪的故事,偶也是有这个打算的,不过不打算写番外了,或许会在另一个故事中吧,偶现在是不断地告诉自己说不要再挖坑了,该是填坑的时候了,所以他们的故事将是什么出现偶也说不准。

    最后,再次感谢亲们的支持,谢谢,鞠躬^-^

    番外深闺梦里情(上)

    我在八岁那年参加宫中宴会时,看到了那个让我牵挂一生的人,我的父亲当时为兵部尚书,那年我随着母亲第一次参加宫中的宴会,这是整日在家中被母亲教导女红的我难得出来一次透气的机会,趁着母亲与娘娘们说话,被安置在小孩中的我趁着旁人的不注意,偷偷地溜了出来,准备见识一下这偌大的皇宫,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即便宫中有无数的宫灯在照明,孩子的天性依旧是怕黑的,在慌乱迷路之后,我只得顺着有人声的地方行去。

    “别往前面走了,前面不是女眷和女孩应该去的地方。”一个清朗的声音阻止了我的前进。

    在宫灯的映照下,我看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他的身子略显单薄,所穿的衣饰也并不崭新,他是谁?

    他也许见我呆在那里是被他吓着了,更加放缓了声音问道:“你迷路了吗?前面是前殿,不能去的,你是大臣的孩子吗?”见我点了点头,他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告诉我道:“顺着那个回廊往前走,一直朝着灯火最亮的地方走,你就可以回去了。”

    见到我还愣在那里,他又继续说道:“快回去吧,否则会有人找的。”

    经他这样一提醒,我马上想到了母亲,连忙向他所指的方向跑去,跑了一小段后才想起应该向他到声谢,待我转身之后看到他冲我摆摆手,虽不知在黑夜中他能否看到,我向他笑了一笑…

    回去后果然遭到了母亲的斥责,幸好没有惊动众人,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是经过母亲的教训,我自然再也不敢到处乱跑了,就连以后的宫宴也是一样。

    那一年大皇子和裴沙的公主订婚了,二皇子也没有惊动众人迎娶了他的妻子,母亲也时常笑着对我说道,我们家的女儿也到了该找一个如意郎君的年纪了,父亲听后也抚须大笑道,不知哪个皇子有这等福气啊。

    皇子吗?这时的我想到,以父亲的地位与皇子结亲并不算是高攀,太子的婚事,父亲常说以皇上如此宠溺的程度,自家还是不要随便提出为好,四皇子的性格,父亲说其难成大业,也并不十分看好,五皇子…,父亲对我说过,如果真要把你嫁过去,为父恐怕你会受苦啊,十二皇子,倒是不错,自小便在军中历练,又不惧吃苦,身后也并无其他外戚势力支撑,不知我的宝贝女儿可否愿意?当然,样貌定然不俗。

    我被父亲的话语羞红了脸,能够让父亲看中的人定然不俗,只记得自己小声地回了一句,全凭父亲作主。

    从那之后,十二皇子就在的心里扎下了根,他是个怎样的人?他像书中所说的才子那样俊逸吗?他最喜欢穿什么衣服?最喜欢什么挂饰?我绣的这个同心结,他会喜欢吗?

    自从那日父亲和我说过之后,我许久没有再听到父亲说起这门亲事了,母亲知道我的心事,向父亲问起,父亲看着我叹了口气。

    怎么了?难道他不同意吗?

    父亲看到我惊慌的样子,温言安慰道,十二皇子还小,他志在军中,不愿有儿女私情的牵绊,慢慢来吧。

    我那时还不明白父亲的意思,只是知道他并没有完全拒绝,原本不安情绪平稳了下来,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当我在皇家狩猎的时候见到了父亲口中的十二皇子时,我惊呆了,虽然几年之后的样貌已有变化,但我还是认出了他来,那个我在宫宴时碰到的男孩,现在的他身体早已不像以前那样单薄,他是太子最疼爱的弟弟,他早早的就进入了军中磨炼,在猎场之上的他英姿飒爽,不知引来了多少少女芳心。

    我是最先认识他的!他是我先发现的!

    原本被教导了这么多年的闺训在一瞬间被抛至脑外,妒忌,这种大家闺秀最不应该有的情绪瞬时间充满了我的心中,我为这样的自己吓了一跳,这样丑恶的自己,他又怎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又怎么能配得上他?

    我的目光痴痴地落在了他的身上,痴痴地看着他来到皇帝面前,复又坐到了太子身边谈笑着…

    从猎场回来之后,从不轻易地出门的我,难得地去庙里许愿,愿他能够成为我的夫君,愿我们能够相守一生,回到家中后,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大胆地向父亲询问起我的终身大事,并表明了我的意思,父亲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我的心也随着沉了下去。

    父亲问我,如果十二皇子拒绝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他看到我便会想起我的,他不会拒绝我的!

    父亲叹息道,你是女子,婚事上已经拖不得了,你不能这样痴傻地等着一个人啊!

    我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不断地哭求着父亲去试试,父亲答应了。

    我在家中忐忑不安地等着消息,这时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父亲却没有带来我要等待的消息,这一次他十分明确地拒绝了父亲。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我不够好吗?他若想在军中有所作为的话,父亲肯定是能帮上他的啊!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于是我开始参加各种宫宴,就盼着能够再见他一面,而他却并不经常在这些宫宴上露面,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他。

    本来还在和其他小姐们闲谈的我,在听到他出现在这里的消息后,恨不得马上赶去见他一面,好不容易瞅了个机会独自一人出来寻他,躲躲藏藏地四处观察着,明知即使见到了也只能是远远地看上一眼,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可我不死心地非要试上一试,万一呢,万一呢,万一有这个机会呢。

    也许是上天可怜我,我终于在一条假山石后的小径上发现了他,站在远处回廊上的我,看见他好像在四处寻找着什么的样子,让原本想叫住他的我忍不住悄悄地跟了上去,幸好有假山石的遮挡,否则他恐怕早就发现我了,他这是要去哪儿?还是在找些什么吗?

    看到他在某处停了下来,我也连忙躲在假山之后,悄悄地探头去瞧个清楚,这里已经快要到了小径的尽头,在垂柳之下有着一张石桌与几个石凳以供休息之用,由于他的遮挡,我看不到他的前方究竟是什么,更加想努力看个究竟,总算随着他的移动,能够看到前方大概坐了一个人,是谁呢?

    他绕过石桌走去,我才能看清在石桌上趴在着一个人正在睡觉,他悄悄地走至那人身边,轻轻地推了推他,那人却依旧睡得香甜,那人是谁呢?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人压在身下的一片衣角,黄色?!

    是皇上!?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不会,皇上今日是不会过来的,我再仔细地看了一眼,那人很年轻,能穿明黄色服饰的…

    难道是…太子?

    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之间,见他没有继续叫醒太子,只是静静地站在了太子的身旁。

    这时的他没有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孤傲,也没有了猎场之上的自信笑容,这时的他是我所不熟悉的,那温柔的表情,是他吗?他轻轻地拂过散落在太子脸颊上的发丝…

    我、我看到了什么?

    他那么、那么轻柔地亲吻了太子的脸颊!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看错了吗?

    也许、也许是我瞎想呢,他们、他们是兄弟,这只是他在对太子表示兄弟之情的一种方式罢了,是这样的吧…

    而上天仿佛是要打破我的幻想一般,他又重新吻了下去,不光是脸颊,额头,眼睛,耳侧,那么轻,那么柔,仿佛像是怕要把太子惊醒一般,一点一点地吻了下去…

    他、他怎么能够如此?他们是兄弟啊!他们是兄弟!

    我紧紧地咬住了手指,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现在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而我也确实这样做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发出的声响还是惊动了他。

    只听他一声低喝道:“谁在那儿!”

    我知道隐藏不住行迹,从假山石后小步地走了出来。

    他看见了我先是神情一紧,而后又有些疑惑,他想起了我吗?可随着他的表情变得冰冷起来,我也渐渐知道自己的梦终究毫无希望了。

    “你…”他刚想询问什么,却猛然间住了口,原来是一直沉睡着的太子低吟了一声,想必是我们的动静吵到了他。

    我见到这样,便迅速转身跑走了,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云儿的一个番外,有的亲们要求再写一些小希与小岚的幸福生活,看看吧,如果可以的话偶还是会尽量写的,只是一直在等《多情应在我》的亲们又要再等一段时间了,在多情中的确还会牵扯到花落中未完的事情,但是现在可以告诉亲们的是林旭不是炎栎的后代,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林旭就是锻炼八百年也达不到狐狸的级别啊,多情一文并未在起点发文,想要看的话去鲜网那里吧^-^番外深闺梦里情(下)

    回到家中,今天看到的这一幕令我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从小被养于闺中的我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情,但也知道兹事体大,自是不敢向任何人说起,不是没有听过贵族之间有“好男风”的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是,而且还竟然对自己的兄长…

    从那天开始我便完全地死了这份心,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再妄想了,可是…

    父亲带来一个关于我终身大事的消息,我要订亲了,对方是一位没有家世的普通官员,母亲告诉我,这样嫁过去后可以不受欺负,随意许多,父亲告诉我,那人是他的部下,有上进心,将来定然前途无量,我要成婚了,嫁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子,我告诉自己,这是命,你们注定今生无缘无份,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不断地再说服自己,可是却也做出了我长这么大以来最大胆的举动。

    我让贴身丫环帮我隐瞒,自己则跑到了他的王府附近去悄悄地等着他,我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也许我连那时究竟想做什么都不会知道,或许是上苍可怜,我终于等到了他返回王府,即便那时已临近傍晚,我叫住了他,他认出了我,阻止了他身边侍从的盘问,他一言不发地带着我来到了王府附近的一个偏僻的小巷中,我紧紧地跟着他,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高兴欣喜,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地接近他。

    “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问的直截了当,而我却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呀,我找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我喜欢你…”我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抛弃了女儿家的矜持,我不知道这句话会有什么作用,他会说什么?会回应我吗?

    “为什么?”他问道。

    哎?我抬起了头,什么为什么?

    “你看到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能这样轻易地说出‘喜欢’呢?”

    他的话让我想起了那天的那一幕“我、我…,你不记得我了吗?不是!不是上次见面,而是在很久以前…”

    他不等我说完便回应道:“记得。”

    “那你、那你…”“你是兵部尚书的女儿吧?你不是快要成亲了吗?”

    他的一句话让我的心迅速地冷了下去“我、我…”

    “快回去吧,天色已经快要黑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呢?

    当我失魂落魄地准备离开时,他却叫住了我。

    “我让人把你悄悄送回去吧,还有…,那天的事情你能保密吗?”

    即使他不说,我也会守口如瓶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今后恐怕再也不会和他这样的说话了。

    再后来,我成了亲,丈夫对我十分关爱,一家人和和睦睦,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再后来,他离开京城常驻边关。

    深夜无人之时,我常常会忍不住那重重思念爱慕,想起他孤身一人远在边关,自己现在生活得很幸福,而他呢?他孤身一人可好?我信守了承诺,那个我与他之间的秘密,它会随着我的死亡而永远埋藏于地下。

    再后来,他喜欢的那人与当朝五亲王的暧昧流言不断流传,我才恍然大悟,这就是他这么多年不回京城的原因吗?他早就知道了吗?

    而当我过得越加幸福起来之时,更加地为他心疼,他一个人这么些年又是怎么才能忍下这样的孤单寂寞?

    闺中好友说起他时,都是在羡慕他年纪轻轻便军权在握,又是当朝仅封的几位亲王,都说军中男儿皆以他为榜样报效家国,谁又能知道他的心碎神伤…

    他即便偶尔回京,我们也是无缘见面,我也只是偶尔听他人谈起,渐渐地,他的影子也在我的心中逐渐淡去,我的丈夫是那么的爱护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在那时,我以为我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地结束。

    可是当那夜有人突然闯入家中,将我的丈夫悄声无息地带走之时,我的世界瞬间崩塌,那些日子,我带着我唯一的幼儿到处托人打听,甚至还去请求早已致仕的父亲帮我时,却传来了我的丈夫在狱中自尽身亡的消息,他怎么会是裴沙的暗谍?他是那么的爱护这个家!爱护我们!他怎么可能会对明昊不利!

    可是父亲却残忍地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崩溃了,若不是还有孩子在支撑着我,我那时真的不知该如何活下去。

    我算是幸运的,因为有父亲的帮助,得以留在京城的父母家中,可是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加上家中还有兄嫂,依旧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活,我的孩子慢慢长大,他聪颖勇敢,可是也由于长期寄人篱下的关系,他同时也敏感,他还那么小就对我说,将来等他有了本事,一定要把我接出去,买上大房子两个人一起住。

    我哭了,即便那时我的身体已经病弱不堪,但我告诉自己要活下去,至少要看到儿子长大成*人。

    可是在父母相继去世之后,我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我唯一担心的是,我要走了之后孩子该怎么办?兄嫂会待他好吗?孩子的出身…能够让他干出一番大事吗?会不会耽误了孩子?

    听到他回京的消息,我萌生了一线希望,让孩子去亲王府找他,告诉他我的名字,希望他能见我一面。

    他终究还是跟着孩子来了,看到缠绵于病榻的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现在的我早已不再年轻,这样的病容吓到他了吧。

    我不舍地把孩子托付给了他,他沉吟半晌最终答应下来,说要收孩子为义子,尽量不要让孩子和以前扯上关系,孩子一言不发地任由我安排,只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不放。

    兄嫂没有想到他会来这里,表现的诚惶诚恐,孩子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插手,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下来。

    他告诉我,他会带孩子去边关,会当孩子是亲子一样的照顾,听到他这样说,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当我在最后的时刻来临之时,我希望孩子能够幸福,也希望他即使心碎,也能够不再到处漂泊,回到他最想去的地方,即便是那天上随风飘散的云朵,也终究会有它的归宿的,不是吗?

    “你怎么也跟来了?”

    “云儿这次又不是大张旗鼓地回京,我为什么不能悄悄地跟来?”

    实在是拿某人没辙,再加上想要把他送回去也不可能了,只得妥协道:“好好好,跟着吧,不许露出马脚,我这里人不多,但也不希望出什么乱子。”

    “知道,知道,啰唆,”无视于对方的脸色不善,自顾自地向前张望“来了!来了!”

    “知道了!你先把脑袋缩回车里,行不行?”

    “怎么看着又瘦了?”

    “你!看我回去怎么和你算账!”

    番外但愿人长久

    明若岚在早朝刚下没多久,就脸色不愉,一路之上其他人看到他都纷纷躲避。

    我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让御医退下,一个人刚准备缩回被子里准备悲花伤秋,就听见烟儿在一旁假意咳嗽,而正准备退下的御医也僵在那里动弹不得,我自然也听到外间的脚步声像踩着鼓点一样向我袭来,还来不及哀叹一声,就感到冷风阵阵袭来,明若岚这个超级冷气机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噢!让我赶快消失吧!

    我正想用被子蒙住头,就被明若岚那冒着寒气的话语给停住了动作。

    “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天吗?”

    “那个、那个…,”我眼睛四处乱瞄,御医早已见势不妙地溜走了,而烟儿也很没义气地见死不救正准备撤退“我已经很注意,谁知道…”

    “什么叫‘很注意了’?”明若岚见此时已经清场,更加旁若无人地向我威逼而来“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天气变冷了就应该多加注意,你呢?你跑到外面吹了半天的冷风,才想起来忘穿裘衣,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明若岚越是说到最后,在我眼里那是越加恐怖,已和大魔王无异“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可怜我自从当了太皇以来,在这人的眼中威胁力呈直线递减,以前还可以有个皇帝头衔压压他,而现在除了名义上高了一个级别之外,可怜我这个太皇无权无势,只有任他欺压的份儿。

    “你就会来这招,不要以为可以蒙混过去…”

    明若岚看到我在那儿冲着他眨吧眨吧水灵灵的大眼睛,虽比不上粉嫩少年那样可爱,但好歹也是个可爱的中年帅大叔一枚吧。

    明若岚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最后干脆动手行凶,朝我直扑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道:“看我不好好收拾一下你这个妖精!”

    拜托!我长得撑死也就一清秀小生,哪里能当得起“妖精”这一伟大词汇,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如今还是保住小命要紧,毕竟那搁在脖子上的手不是好看的,若是我再说出什么刺激的话语,保不准他便有掐死我的可能。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御医说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有点风寒而已,多吃几付药就没事了。”我的哀兵策略果然起了效果,明若岚见我放软姿态,便没有了一开始的气势汹汹,放在脖子上的手改为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

    “你知不知道你快吓死我了,嗯?”看见我乖顺地点头,明若岚也放缓了语气“以后千万要注意一点,你的命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他的这句话一说出,我立刻缴械投降,难得看到他这么感性的时候,让我乱感动一把的,可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打好招呼的“别告诉云儿,是我非要缠着云儿让他陪我出去的,要是让那个死心眼知道了,没准又得胡思乱想了。”

    “哼,你要是知道这点,以后就少给别人添麻烦,懂不懂?”明若岚虽然口气不好,但看样子是答应下来了。

    “懂!懂!懂!”

    我讨好似的赶紧点头,却引来了明若岚的一声低喝:“别乱动!”

    哎?我先是大脑处于当机状态地愣在了那里,然后…,虽然隔着一层被子,但我也感觉到了此时的确是不宜乱动的时候,明若岚腹下的灼热…

    这个、这个人,不会吧?这种时候了,他还有功夫去想别的?

    “你、你这个…”

    我羞恼地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他却还振振有词地冲我吼道:“告诉过你别乱动,你还乱动什么!想让我现在就…”

    我终于逮到反击的机会,马上回道:“你赶紧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有的东西好好清理一下,刚才还训我呢,也不想想上次是谁一激动就…,愣是把我晾了一个晚上,结果第二天就着凉了,你还不好好反省一下!”

    “上次?”明若岚故意重复道,然后不怀好意地说道:“就是把你累晕的那次?”

    该死的!这人纯粹找茬是不是!

    本想把他狠狠地一脚踹下去,奈何此时受制于人,连动也动不了,还得任由那双手不规矩地上下乱摸,豆腐吃的不亦乐乎。

    渐渐地,在两个人的乱动之间,空气中已经隐隐地变了味,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重,衣衫也越来越乱…

    “父皇身体可好?刚刚就听…”

    就在我们快上演未成年人不宜观赏的活春宫时,门却被毫无防备地打开了,翔儿进来了,看到眼前此景,先是一愣,然后便对明若岚笑道:“刚刚才听父皇身体不适,将事情处理完后才过来看看,听说五皇叔下朝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就想着您肯定也过来了,父皇没事吧?”

    明明敬翔表现地若无其事,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多少,还是没明白我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但明若岚是在见到他进来的一瞬间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将我裹了个严严实实,自己也迅速地整理好,脸不红气不喘地回道:“太皇只是略感风寒而已,并无大事,请皇上放心。”

    “哦,那这样朕就放心了。”明敬翔看看明若岚,又看看只露出半个脑袋的我,说道:“既然有五皇叔在这儿,那朕就先走了,父皇,儿臣告退了。”

    “皇上慢走。”难得我现在还能如此镇定。

    待翔儿走后,我才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透透气,这可叫玩得就是心跳了。

    “烟儿怎么没拦住呢?”我埋怨道。

    “烟儿又不知道我们在里面会…,再说皇上打着探病的名义,他还能硬拦不成?”明若岚还有精神在此时分析地头头是道。

    既然经过刚才的打断,两人早已没有了兴致,明若岚此时倒也中规中矩地坐到了我的身旁。

    “你说…刚才翔儿看到了那些,他心里会怎么想?”我此时才想起刚才事件引起的后续问题,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在作案现场被儿子抓住,心下总归难安。

    “他真要想些什么,我们还能不让他去想?”明若岚毫不在乎地嗤笑一声。

    我却越往下想脸色越是难看“翔儿都这么长时间了,连个侍寝的都没有,该不会是…”

    “他现在都是皇上了,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你别总当他是个孩子似的,整日间乱操心了。”明若岚的安慰一点也不具备应有的效果,反而让我更加忧心。

    我不和他这种没听过幼儿教育的人一般见识,俗话说,三年一个沟,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这孩子在想些什么,按说我以前给他挑选出的女子,鉴于明敬雪的例子,大都是温柔娴熟的大家闺秀型,他怎么就一个都看不上眼呢?莫非早已心有所属了?

    明若岚听到我的疑问,毫不留情地回道:“你选的那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皇上又不是缺奶妈,搁谁看多了都会兴致缺缺,行了,你少操些心,皇上自有他的缘分,他比你可聪明多了。”

    这人不损我几句他就过不了今天了,是不是?

    “我是担心…”

    “行了,你担心的早已不是问题了。”明若岚大概是不耐烦了,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我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

    “刚才那场景皇上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明若岚说的轻轻松松,毫不在乎。

    我听着却浑身僵硬,连问话都成了机械状态“他还有什么时候看到过?”

    “就是我把你累晕那次,你那时睡得正沉,什么都不知道,我刚好在床上衣衫未穿,皇上一进来就瞧了个一清二楚…”

    …

    “明若岚!我和你拼了!你绝对!绝对是早有预谋的!”

    烟儿在门外听着里面大呼小叫不断,只得希望那两位动作轻些,毕竟这床榻是上个月刚换的,若是马上再换的话,又得再找借口了,这也是一件很费脑子的事情呀,不是吗?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