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篇苏子瞻三难秦少游下
    那天子瞻与秦观约定的比赛时间就是今年的七夕…也就是距离他们打赌(?)之日六月二十三日起,不过还有十数日而已。

    “大哥,你这…这不是摆明了为难秦兄?”

    那天晚上子由去到子瞻房里,蹙着眉头不安地问道:“要他在短短十数日里…未免也太强人所难。再说…焱姐…她那么喜欢秦兄,大哥你为何…不成*人之美呢?”

    “哼!”子瞻哼了一声,又赌气地别过脸去,一肚子不高兴地开口道:“我管那么多!反正…反正要我看着他那么轻易娶走焱妹…我做不到!”

    子由闻言只能无奈地看着子瞻,摇头苦笑。他这位一向风雅俊朗的大哥只要一遇到和苏焱有关的事就立马变了个人,有时冲动易怒,有时多愁善感,有时便会像现在这样三岁小孩般蛮不讲理…想到这里,他不禁又笑了起来,也怪不得大哥,他又何尝不是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全部的真性情来呢…

    “那…大哥,那最后一关,你又给秦兄准备了什么样的难关呢?”

    “嗯…”子瞻忽然回过头来,俊逸的脸上却是一个相当狡黠的笑容,只见他嘴角上扬,一脸的得意非凡:“现在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哼哼,这最后一关…我保证他过不去!”

    而时间很快就到了七夕这天。

    这段日子以来,秦观一直在进行前两项的特训,自然是拜了苏焱做老师。而苏焱则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教导他…一方面觉得自己确实是得嫁给他,一方面又下意识地怕嫁给他,可到底在怕什么,她又说不清楚…怕生小孩?那未免想得也太远了…怕和他过日子?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其实婚后区别应该也不会很大…那说来说去其实她怕的不就是那个吗啊啊啊!果然稍微想象一下都觉得可怕得不得了…

    “又走神!这个同花顺,我应该出什么才能压住它?”这时秦观伸手在她眼前一晃,才终于把苏焱从不纯洁的遐想中召唤了回来,这时秦观抬眼一看见她双颊绯红,还道她是热得厉害,便随口问道:“很热?要不要去换件清凉的衣服?”

    “啊??不要不要不要!”苏焱赶紧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又镇定了心神,去看他手中的牌,却不想他把牌一收,然后伸过头来细看着她,又以衣袖替她擦了擦额上的汗,关切地问道:“你真不热?那怎么出这么多汗?”忽然又戏谑地一笑,故意双眼一瞬不瞬地直视她:“怎么?怕我偷看你换衣服?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七夕那天你就是秦夫人了…”

    “我呸!”苏焱当即恼羞成怒,一甩手把桌上的扑克牌纸搅了个乱七八糟,又站起身来跺脚道:“色鬼!我不教你了!哼,你等着,我子瞻哥哥绝对难死你,你别…别指望…”说到最后,她吐舌冲秦观做个鬼脸,就头也不回地冲出房间去了,只留秦观在她身后哈哈大笑。

    看看,绝对不能这么早就嫁了给他!仔细想想子由和吴侍卫都不怎么靠得住,现在只能指望子瞻想出个绝招来了…虽然不得不嫁,但是…能晚一时是一时!苏焱气急败坏地冲回自己屋中去,却立刻就开始翻找凉快的衣服…这天,还真是挺热的…

    待到了七夕这日,上午便是子由和秦观的篮球赛。如果秦观赢了,那就中场休息,大家吃个午饭。下午开始秦观与吴侍卫的扑克大战,还是老规矩,前提是他赢了,便再次中场休息,大家再吃晚饭。而晚饭过后,便是子瞻与秦观的最终对决。

    而事情果然就如大家心照不宣的预想结果…子由第一场就开始放水。这温柔无比的少年绝对不能眼看他最喜欢的姐姐伤心…尽管之前苏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哭诉求他千万不要故意输给秦观,什么她根本不想这么早嫁给他之类的,但子由怎么都觉得她的话说得极其言不由衷,他实在太了解这个姐姐了,况且只有看她嫁了人他也才能安心回洛阳去。所以球赛放水他简直是志在必行。不过令他惊讶的是,秦观的球技居然很不错,只是特训了半个月,也能勉强和他打个平手。所以子由的水也是放得不露痕迹,让观战观得火冒三丈的某两人找不出半点口实,最后秦观以两分之差险胜。

    子由擦了擦额上汗水,微笑着对秦观道:“秦兄,是你赢了。”

    秦观却是感激地看他一眼,拍了拍他肩膀道:“子由,承让。”

    看着二人一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惺惺相惜模样,苏焱落下了一滴冷汗…秦观第一关居然真给他过去了,自己离嫁给他也就不是很远了…虽然接下来还有吴侍卫那一关,但是谁知道吴侍卫会不会马失前蹄…不过按照她前几天和吴侍卫的实战预演,她万分惊讶地发现原来传言不是骗人的,吴侍卫的牌技如今真的是十分高超,不但反应敏捷出牌快狠准,就连她从前常玩的那些老千也很容易就被他识破,打得她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战平,所以就秦观这种新手来说,要胜过吴侍卫,基本等于天方夜谭。

    可是她又想错了。吴侍卫技术再高超,但他是谁的人呀?他是子由的人。他平时最听谁的话呀?当然是子由的话。所以尽管她在中场休息的午膳时间不顾秦观的怒视狠狠地给吴侍卫鼓了一把劲,吴侍卫也只是僵着脸,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但实际上…这场牌局的胜负也是早已决定好的了。子由早就叮嘱吴侍卫务必要巧妙地输给秦观。吴侍卫开始死活不肯,说不能让小姐就这样嫁给那个姓秦的,他绝不能做让少爷伤心的事。结果逼得子由和他长谈一夜,说吴侍卫如果真的赢了秦观焱姐才会伤心,焱姐伤心他就更会伤心,去了洛阳他也不能放心,到时候天天长吁短叹吴侍卫看了也要跟着一起伤心。吴侍卫一听当即沉默了,思忖了一晚上,终于沉痛地点了头。

    于是这场牌局采取五局三胜制。起初战得是硝烟纷飞,就见吴侍卫大开杀戒,打得秦观灰头土脸,旁边苏焱和子瞻笑得合不拢嘴,子由却气定神闲地立在大家身后默默微笑。果然,从第三局起,情势陡变,秦观手上忽然好牌不断,炸弹狂出,吴侍卫竟然连输两局,一边苏焱和子瞻立刻坐不住了,大声呐喊,为吴侍卫鼓劲,说什么最后一局定江山!吴侍卫出马天下无敌!…好话说了一箩筐,最后却还是秦观以一个“二”赢了吴侍卫手上的“a”

    苏焱顿时面如土色,眼看秦观回过脸来冲她暧昧地眨眼,她立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转脸殷切地看向子瞻,带着哭腔道:“子瞻哥哥…现在…现在只能指望你了!”

    子瞻蹙着眉头看完两场战事,这时他也能明白必定子由从中做了手脚,但一来这手脚不明显,二来这是弟弟的一片心意,也实在是责骂不得…哎,但是无论如何叫他苏子瞻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妹妹嫁人,他无论如何也干脆不起来!没关系,没关系,这不还有最后一局吗?最后一场是他花尽心思仔细研究了众人的心理后想出来的绝妙招数,哼哼,肯定能让秦观吃不了兜着走,也肯定让焱妹无法怨恨他…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得意地一笑,脸上却尽量保持平静的神态,淡淡道:“秦兄果然实力超群,子瞻佩服得紧。现在还有最后一关,秦兄若得顺利过关,子瞻对嫁妹便再无半点异议。呵呵,不急不急,大家先用晚膳。”

    而这晚膳就见秦观吃得津津有味,子由也很高兴,吴侍卫苦着个脸,至于另外两位…苏焱和子瞻,则完全是食不知味,两个人都在怕,虽然怕的事情各不一样…

    饭后本来要再上茶点,子瞻却一挥手,道:“不必了。这最后一关,我就是想请焱妹吃些茶点。当然,这茶点不太一样,是我与秦兄亲自来做。而点心,就是冰糖鸡蛋。”

    “啊??”众人都是一愣,子由也是第一次听说,想不到大哥想了这么个怪招,却又不知这招能起什么效果?

    见众人惊讶,子瞻却依旧笑容满面:“很简单,我与秦兄各自去厨房做了,完毕后由焱妹品尝,若是焱妹分辨出哪碗是秦兄做的,哪碗是我做的,就算我赢了,反之则算秦兄赢了,秦兄意下如何?”

    秦观却并不立即回答他,而是深深看他一眼,继而才微笑道:“子瞻这个主意甚妙,我自然没有异议。”

    “啊??”苏焱反而一呆,眨吧着眼睛向子瞻道:“子瞻,你干嘛…干嘛想出这个来?”

    子瞻却笑看她一眼道:“你等着吃完辨别就行了,别问那么多。”

    那二人便离席去了膳房,没过多久,就见侍女端了两盅冰糖鸡蛋置于苏焱面前。掀开一看,哎哟,两碗的卖相居然还都很不错,啧啧,想不到这二位大才子连厨房都进得,又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她正胡思乱想,子瞻已经不耐烦地催促道:“还不快吃!”

    “啊…来了来了!”苏焱吐吐舌头,拿起小汤匙便先去舀了左边的那一碗,一口进去,她差点没跳起来!我的妈呀!甜死个人了!卖糖的被这人打死了!不消说,这碗绝对是子瞻做的,哎,这次回来也忘了问他要以前她开给他的那个方子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当初把糖的分量写错了,上次在扬州时他找厨房做的也把她甜了个半死…

    这么想着,她又皱着眉头去尝另一碗,结果一匙入口,当时就忍不住叫出声来:“好吃!”这碗的甜度适中,冰糖和鸡蛋的味道很好地融和在一起,这么一样简单的东西竟然也能做得这么出色…呃…看来婚后可以把家事全部扔给秦观做了…

    这么一来,谁做了哪一碗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那看来胜负就在于她苏焱的抉择了。选甜死人的那碗,她就可以再过几年单身的逍遥日子…哎呀,继续和秦观这么谈谈精神恋爱也没什么不好…而且她真的是很恐惧那种事…

    想到这里,她偷偷瞄秦观一眼,见他正一脸悠闲地笑望着她,苏焱当时就有些内疚,便在心里对他赔笑:“对不住…你不要怪我啊…”然后,她大声宣布:“左边那碗是子瞻做的!右边则是秦观做的!”

    她说完,就一脸得意地想看秦观懊丧非常的样子,结果对面的他却一下子站了起来,慢步踱到她面前,然后伸出手指勾住她下吧,使她不得不抬脸直对着他的双眼。

    苏焱以为他生气了,自己故意使他输掉,换什么男人怕是都要发火的,当下就有点不敢去看他。却不料他对着自己,忽然间那张英俊的脸上就笑得开心无比:“答错了。娘子。”

    苏焱当即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若木鸡地愣在那里,而秦观则索性伸出手去,将她拦腰抱起,微笑道:“现在你可不是归我了么?”

    苏焱顿时觉得头皮都麻了,不敢相信似的悲呼一声,要从秦观手上跳下来,却被他抱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她只得扭过头去冲着那呆滞程度不亚于她的子瞻大叫:“子瞻哥哥!怎么会这样?那碗甜死人的…怎么可能不是你做的??”

    子瞻本来胸有成竹,他想出这一招真的是考虑到各人的心理状态。他知道若是他做了甜的,苏焱一吃就能吃出来,到时候她肯定毫不犹豫选另一碗了。那他索性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做了一碗正常味道的来混淆视听。只是他万没想到他这回猜错了苏焱的心理,没想到原来她不是说假的,而是真的想拖个几年再嫁人…而他绞尽脑汁想出的这个妙招,秦观竟然也完美地猜到了他和苏焱两个人的心理,秦观再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做了碗超甜的,而他和苏焱两人就这么上了他的当…

    他果然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想到这里,子瞻欲哭无泪,垂头丧气地抬眼,却见苏焱挣扎的身影都已经不见了,秦观抱着她正不知往何处去,远远传来苏焱的哭喊声:“子瞻哥哥!救救我啊!”让他愣了半天。子瞻猛地醒悟过来,当即吓得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直往门外追去:“秦观!你给我回来!先行婚礼!必须先行婚礼!”

    只有子由与吴侍卫坐在原处,看着三人一前一后奔出门去的身影,相视一眼,继而无奈地哈哈大笑起来。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