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八章终章完结
    华收了鲲鹏,面上噙起一丝微笑,眼波流转,不经意下汹涌澎湃的东海波涛一眼,自驾起一朵白云,慢悠悠地去了。

    等到秦华去的远了,就见那层层波涛一阵汹涌,浪花之中显出一个面色阴鸷、浑身血气的道人来。呆怔地看着秦华远去的方向,半晌,方才喃喃地道:“好个秦华,道行竟然精进若斯!那鲲鹏号称三界速度第一,仗着一身神通纵横天下,莫可谁何!而今却被你一指点出,引动天地法则,瞬间禁制了去。

    天地法则、天地法则,你莫非已经证道混元了么?!”

    那道人在东海之滨怔忡了良久,面色变幻不定,最终也自得狠狠地跺了跺脚,身化一道血光怏怏离去了。

    且说秦华慢悠悠地往流波山而去,忽然心有所感,回头一望,遥见一道血光迅疾而去,不由面露微笑。当下也不装样了,舍了脚下白云,身化一道金光飞速而行。不片刻,便即回到流波山。

    六耳猕猴仓、伦等人早已在山门外等候,见秦华归来,俱各施礼。秦华见状,大笑道:“六耳、袁洪、悟空,你等大好了!”

    六耳猕猴笑道:“有师傅相,弟子怎能有事?早就好了,只等师傅回来,我们流波山一门上下好庆祝一番呢!”

    秦华笑道:“大得胜,一众门人俱各无恙,贫道道行大进,当得庆祝!为师回来之前,先去了天庭。讨得一些蟠桃在此,我等正可享用!”

    众门人大喜听孙悟嘀咕道:“自家后园之中那满树的黄中李不摘下来吃,偏偏要去天庭打人家昊天玉帝的秋风!几个蟠桃怎够我等分的?”

    六猴耳朵微动,听了个清清楚楚,不觉心下大笑。转头望向秦华道:“师傅我们去后园吧!”

    秦华微微一笑:“今日皆可怀玩乐。还当遍请教中同门来此方可。从今之后。为师就要过那游手好闲。优哉游哉地日子了。哎呀。须得早早和众位道友打好关系日后方好四处走动。不至于吃了闭门羹啊!”众人闻言大笑只有六耳猕猴面色有异。悄声问道:“师傅此言何意?三界之事。大教气运之争从此便不管了么!”

    秦华笑道:“有鸿钧道祖之言。为师管不了了!再说以我截教如今地实力。三界之中也没有哪方有此实力能够对我截教不利。倒是无须担忧!大教气运不衰落便好是不必要太过兴盛。免得如封神之战时候一般。盛极而衰为不美。”

    六耳猕猴闻言点头。道:“师傅所言也是!只是不有所作为何能有机缘降临?师傅还须最后一点机缘方才能得证混元啊!”秦华笑道:“我地机缘早已注定。实在太大非同小可!这也使得为师实力大增。而今虽还未证道。论战力却也已经不下于圣人。好了。此事不必再提。我等还是先俱各欢庆才是!”当下秦华抬手一挥。打出一串玉符。各往三山五岳而去。少时。一众门人接到玉符。尽皆三三两两地到来。

    秦华将众同门延入山中。径入后园将满树地黄中李、松果以及其他各色灵果尽数取了下来。众门人谈道论玄。欢庆良久。方才各自散去。秦华一一相送。等到最后。云霄眼波流转。见园中再无一个其他同门。不由笑道:“天色已晚。众人皆去。我亦当告辞了!”

    秦华闻言,微微一笑,凝视着云霄,半晌轻声道:“留下来吧!”

    云霄闻言一怔,随即轻笑道:“我自有山门道场,岂能留此!”

    秦华道:“而今碧霄、琼宵皆在天庭为神,女娃与高明、高觉交好,亦常住流波山。你回三仙岛,也没有什么事,不如留下!”

    云霄淡淡一笑,美眸瞟了秦华一下,起身道:“此处虽好,惜非久居之地。我自有道场,岂有长久客居他处之理?”

    秦华起身,与云霄对面而立,轻声道:“何必客居?你可…”

    云霄眼波流转,看了看秦华,打断道:“不必再说!道兄身负鸿蒙紫气,该以体悟大道为重。你我乃是同门,我虽无望证道,却不能让你难为。你有鸿蒙紫气之事已然三界皆知,此次又拜见了鸿钧道祖,想来证道之日不远。到时你为圣人,我为弟子,见面自当参拜。其余之事,不必再提。”言罢,彩衣蹁跹,转身向山外走去。

    秦华一愣,见云霄已去,当下快步跟上。流波山山石嶙峋,道路曲折通幽,片片落叶洒落在斑驳的山道上,显得颇为清新自然。

    二人并肩而走,尽皆默默不语。风摇林木,枝叶婆娑。秦华望着旁边缓步前行,翩然出尘的仙子,心中宁静非常。只觉得心神舒畅,无比享受。

    看看将出流波山了,秦华终于道:“我的心意你该知道了!修道之士,率性而为,我便从未加以掩饰。只不过我的道或许不是你的道,我不知你心意如何,不敢强求。若是此事让你有所困扰,有碍心境修为,你可以当我没说!总不能为了我心底的情结而耽误了你的修行!”

    云霄凝视了秦华半晌,方才道:“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该追寻大道,不能拘于七情六欲。斩断它吧!证得混元,得大自在,这才是该走的道!”言罢,也不给秦华说话的机会,驾云飞身而去了。

    秦华看着云霄彩袖飘飘,如云飘飞,心中颇为怅然,顿足叹道:“既然你也有心,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如此匆忙而走,莫非想要逃避?嗯,嘿嘿,贫道出手,何事不成?倒要看看你怎么逃得脱我温柔的陷阱!”

    忽听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秦华霍然转身,却见六耳猕猴捂嘴站在那里笑个不停。秦华见状气怒道:“有什么好笑的!我的事你不早知道了么?还笑!”

    六耳猕猴蹦了过来,口中道:“师傅竟然不愿证道成圣,也要与云霄师伯在一起。啧啧,如此行事果然是非同凡响得弟子大是佩服!”

    秦华屈指在六耳猕猴脑门上蹦了一个笑道:“证道混元并非一日之功!尤其对我而言,根本就…”

    六耳猕猴笑道:“弟子知道,师傅情劫降临,心有所惑,必当与云霄仙姑亲近身体会了情爱的个中滋味,才能最终超脱剑斩断一切牵绊,得证混元。可惜云霄师伯却心有犹,不能放开怀抱!”

    秦华闻言瞪了六耳猕猴一眼,笑骂道:“你知道什么,就在这里显摆!”

    六耳猕猴大为不满地道:“弟子怎么不知道了!当日弟子得知师傅面临情劫,便将三界之中历代以来过面临情劫之事的各个修士的情形都探查了一遍。啧啧啧,其中危险性还真是高啊!几乎所有的散修都没有个好下场好的都只有兵解转世重修。也有许多人挥剑将引发自己情劫的对象狠心斩杀,最终却也逃不过天理循环于自己的心

    飞烟灭。三教之门人虽然要好一点也让人恻然。吕洞宾安然闯过了情劫,不但无事,反而修为大进,不过却又牺牲了人家白牡丹。牺牲一人性命,而成就另一人。太上忘情,手段果然高明之极!佩服啊,佩服!”

    秦华大是好笑地看着六耳猕猴装模作样、摇头晃脑地说话,半晌也叹道:“情劫之事,固然凶险,却也不能一概而论!人阐佛三家皆是翩然出世,以七情六欲为修行之羁绊。却不知,在人世间,七情六欲却也是莫大的力量。许多匪夷所思,令人涌泪感叹之事,皆是在各种**的支配下完成。所谓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念头一动,或超脱、或沉沦,生死便已注定。我截教讲究各有缘法,各有修行之道。虽然目的也是超脱,手段却大不相同。岂是他人可比?”

    六耳猕猴嘿嘿笑道:“弟子故知师傅神通盖世,自然不需惧怕那小小情劫,只不过稍微提醒一下罢了!师傅欲要留下云霄师伯,可想道日后该如何收尾么?是要始乱终弃,自己超脱成圣之后把云霄师伯放在一边,任其黯然神伤,受人嘲笑。还是打定主意沉迷温柔乡中,将证道之事束之高阁?令天下人失望,也任由自己本心蒙尘!”

    秦华闻言,看了六耳猕猴一眼,笑道:“你道行果然大有精进,竟能体会若斯!不过你却也太小看为师了。始乱终弃?沉迷温柔乡中?你当我是什么人了!这情劫别人或许会怕,贫道此时却半点没有放在心上。”

    六耳猕猴眼珠一转,道:“那为何师傅干刚才不尽全力留住云霄师伯?”

    秦华苦笑道:“我:己虽不惧这所谓情劫,但却不能不为云霄考虑!若为一己之私,反让她道心有损,我心何安?须知感情本非一人的事,我的情劫又何尝不是她的困扰!”

    六耳猕猴闻言,一阵无语,讷地道:“师傅是否想的太多了点!事事考虑了自己又考虑别人,顾全了大局又要顾全小局,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秦华淡淡一,与六耳猕猴相携着回转洞府,口中笑道:“我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云霄那里,终归也有办法顾得周全。呵呵,情劫降临,我现在是不怕的,不过却也终须面对。况且,若是应付周全了,贫道我将这劫中的危险都担了去,则云霄必然从中大为受益。又复有何忧?哈哈,从现在开始,你叫高明高觉每天都去三仙岛邀请女娃乃我流波山做玩耍。贫道便每天再亲自送女娃回去,为师还就不信了,下个千年万年的苦功,还能拿不下你云霄师伯?”

    六耳猕猴闻言大是嬉,师徒二人喜气洋洋地自回山准备去了!…

    无量劫以后,人族复归大地,天地人三族鼎立之势形成。人族**,天道所向,各方修士再也无法主导三界,纷纷退隐!人族掌管天地,由是天庭解散,一众封神之战陨落的三教门人尽数解脱。

    人族回归之时,突破六圣联所下的结界,死伤惨重,最终还是通过考验,得到天道承认。此所谓人族回归之劫!

    天解散,各方修士纷纷退避,让位于人族,天地人三才鼎足而立,此所谓修士之劫。

    人族极盛,疯狂消耗天地资源,盛极而衰,杀道现世。冥河老祖血刀所向,杀的天地一片昏暗,以杀证道。从此天地由生生不息,开始走向枯竭。此所谓人族杀劫!

    此后各方势力竭尽全力,纷纷出世,努力作为,欲要扭转天地衰败之势。灵气的消散,使得争夺愈加激烈,生灵一批批消亡,大劫一次次上演,先后两次闹出天地几乎毁灭的大劫。四大部洲已然渐渐不堪负重。

    正当此时,火神祝融现世,在无稽之山放出水神共工。

    二人集齐当年十二祖巫金血,自愿消散于天地之间,为后土娘娘凝聚肉身。后土身化六道轮回,得了元神,而今又得肉身,立时天地感应,证道混元。后土掌握生死转换之能,所到之处,生灵尽绝。乃是以死入道,减轻天地压力。

    终于,天地间最后一批修士集齐紫霄宫,尽皆静诵黄庭,默然不语。良久,就听鸿钧道祖缓缓地道:“大道五十,而今将终!秦华,你机缘已至,去吧!”

    言罢,将抬手一指,将赤~马猴放出。混世四猴齐聚,顿时引动地水风火乱涌,渐渐汇聚起来,化作一个光芒四射的金轮。炫目的光亮,横亘天地之间。

    秦华眼见得此,双手微微一紧。旁边云霄柔声道:“天数注定,大道最后的辉煌,我等俱不可逃,你不必如此。有我陪你,放心去吧!”

    秦华转头看了看云霄,身边的仙子双眼之中一片澄净,秦华从中看不到半点悲伤和忧愁,有的只是对自己浓浓的爱意。不由得一阵安详,轻轻地拉过云霄吻了吻,看着云霄美丽的眼眸,柔声道:“这一世,的六耳猕猴为徒,更有你相伴,我无憾也!”

    当下纵身飞出紫霄宫,响应了灭世金轮的召唤。灭世金轮在秦华的操纵下,陡然间疯狂地旋转起来,不断吞噬着天地间地水风火四大本源之力。万千生灵纷纷以极快的速度衰老、死亡,分解,消散。

    先是普通生灵,再是各方修士。到最后,秦华一顿,抬手一招,将三道彩色流光抓入手心,缓缓收入灵台识海之中保存起来,口中喃喃地道:“你三姐妹果然同生共死,我又岂能让你独自消散!随我一道看着这天地毁灭吧!

    灭世金轮不断旋转,大地缓缓上升,苍天慢慢下降。到最后,三界之中已然只余三清、女娲、接引、准提、冥河、后土八位圣人和鸿钧道祖了。

    就见鸿钧道祖抬手一抓,将八位圣人尽数抓入手中。眉心金光一闪,将八位圣人尽皆收入识海元神之中。

    秦华见状,心下大是骇然,蓦然逼视着鸿钧道祖。就听鸿钧道祖淡淡地道:“天地毁灭,圣人亦不能独存!我吞噬他等,为下一次开天辟地作下准备!”

    秦华闻言,默然半晌,开口道:“灭世之后,我将如何?”

    鸿钧道祖缓缓地道:“下一次天地轮回,我做盘古,你为鸿钧!”

    秦华眼中精光一闪,灭世金轮发动,天地渐渐逼近,最后只余一线之隔,最终轰然连接到了一起。

    一切,皆归虚无!

    生机在息机之中,生气在息气之内。鸿蒙混沌之中,渐渐开始孕育下一次的轮回。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