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终
    迦兰的身体自开春以后一直不是太好,每日起来总是伴随着莫名其妙的干呕,虽然想找大夫来看看,不过总被她给谢绝了。

    “主人,迦兰没什么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可是,前几天你也是这么说的,到了现在,好像没什么好转。”我还是不太放心,最近军务日趋繁忙,南下的军械、粮草、士兵等等都在筹备中。而且德拉科普军似乎也和蛮族达成了什么协议,自开春以后,就不断增兵北上,骚扰边界一带。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没什么时间陪伴在迦兰身边,惟有多珍惜这些

    时间,多关心一下。

    “只是小病,如果主人真的不放心吧,那我就去见女王殿下。”

    或许是难以启齿的妇女病吧,所以不想让一般医生看,我是做如此理解的,米娜维亚殿下怎么说也是医师出生,如果去见她的话,应当没有问题。

    “也好…”我点了点头,正欲陪迦兰进女王寝宫时,一名侍从急冲冲跑了过来。

    “大人,有紧急军文,希望大人立刻前往军议会。”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转头对迦兰道“暂时没办法陪你去了,你可一定要去呀。”

    “是的,主人,一路小心。”迦兰垂下头,把两手放在膝盖前,做出了送别的姿势。

    我向她笑了笑,然后大步向外走去。

    王历1356年3月6日

    德拉科普军北上

    “即便法普小儿真是什么天命之子,我也要把他的皮给剥下来!”德拉科普在出师前是如此对他的部下说的,其麾下包括精锐的神圣骑士团四千人,牙狼骑士团三千人,以及支属部队总共两万人,此外还有两万左右的蛮族援军。

    德拉科普出卖王国土地的消息看样子是真的,不然蛮族人不会派遣援军。

    “这样也好,如果德拉科普选择龟缩在圣城了,我们浪费的时间还要多。”德科斯如此道,然后捧起了茶杯。

    “已经准备好的部队有多少?”我转头问梅尔基奥尔。

    梅尔基奥尔略略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了我的问题:“总数为两万五千,不过能够相信作战能力的只有一万人。”

    “够了,德拉科普虽然有四万大军,但是真正能够作战的只有七千人,拿一万对七千,我们还是有胜算的。不过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在阵线推到南法兰的赫斯特山脉附近,在那里修筑防御阵地。”

    南法兰的赫斯特山脉连绵约数百里,一边切入布莱克诺尔境内,另一边则切入了南特拉维诺最荒芜的泽地。在地理上讲是南方军北上必经的地方,不过在地势上讲就称不上险要,大部分是由丘陵组成的。

    在那里组织防御线的话,一来可以抑制德拉科普军占有优势的骑兵队;二来,也可以方便我军占优的弓箭队宣泄箭雨。

    “通知各部,我们立刻南下。”我挥手道。

    “是!”军官们齐敬礼后,纷纷走出军帐。

    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我唤来了侍从:“备马,我要回府一趟。”

    当快马回府后,才发现府中只有几个侍女,询问之下,才知道迦兰在我离去后,就进女王寝宫了,到现在尚没回来。正欲赶到寝宫,几匹快马已经冲到府外,上面的骑者一见我就滚落下马,大声道:“大军已经准备完毕!”

    微叹了一口气后,我转过马头:“我们走!”

    3月7日

    新亚鲁法西尔军南下,与赫斯特山脉一带建立起防御线。由山脚修筑简易的栅栏,布置火枪队开始,到山腰处长枪兵团的结阵,以及后面的弓箭手、步兵,直到山顶的本阵,这里驻扎了除留守在法兰附近部队

    外的两万人,整个部队将赫斯特山脉都插满了新亚鲁法西尔的旌旗。

    3月14日

    “…迦兰身体无恙,望主人无须牵挂;迦兰在后方为主人祈祷,望大人早日大胜归来…”将迦兰送来的平安信折好后,放入怀中,我深>吸>了一口气,多日来的牵挂暂时平息了一下。几名背负着传令兵旗号的士卒急速从我身边跑过,将我的视线带到了更远处。

    德拉科普的白底飞龙旗,此外还夹着牙狼的青旗,和蛮族人的破布旗,热热闹闹的舞了起来,将天际处弄的拥挤不堪。与这个相比,其他的贵族旗就显得有气无力,耷拉在一角。人数上虽然占了优势,但是论起军容来,比丹鲁会战时的艾尔法西尔军尚且不如。

    在我心中多少起了点鄙夷之心,不过很快收敛起这个想法,蛮族人的凶悍在修法战场上就有所目睹,虽然缺乏必要的装备,但是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足够弥补那些缺憾。而神圣骑士团为王都禁卫军之首,自身战力不可小看。就算是牙狼,也是“三大骑士团”

    之一,素来有“疾电”之美育。唯一可乘的空隙,就

    是那些临时拼凑起来的贵族军。一旦开战,第一个下手的对象就是他们。

    扫视了一下战场,我基本决定了攻击的方向,正欲下达指令的时候,对面的敌阵突然产生了波动。

    “蛮族人就是蛮族人呀!”身边的德科斯高叹一声,在他的言语间,就看见身披破烂皮甲的蛮族兵已经越出战阵,狂嗥着冲了过来。有点促不及防的前阵火枪队慌乱的开起枪来,几条亮线就在蛮族人的冲锋阵里溅起一点点的血花,我甚至能看见几名身上中枪的蛮族兵仅停顿了片刻,继续冲了上来。

    “真是狼狈呀。”我不得不如此道,接受过多正统作战训练的我军士卒,在敌人有点愚蠢的冲击下居然破绽百出,片刻之后,先阵的火枪队就丢下了好不容易树起来的栅栏,拼命向山上跑过来。

    “重步兵队!”我高喝了一声,身披重甲的步兵开始以密集的阵型向山脚踏去,明亮的盔甲在太阳的直射下闪闪发光。前列的长枪兵也开始后撤,眨眼间,就把最前沿的阵地丢的一干二净。

    这个就是后来被称呼为“赫斯特战役”的开始,所有的一切显得杂乱无序…

    “乒…”前冲的蛮族兵撞击在重步兵的盾牌上,仰天倒地,从口鼻处狂喷出血来,还没等血花溅落在地,后面的蛮族兵直接踏在前者的身上,挥起手斧就劈在盾牌上。“咚咚咚”的声音即便是在山上都听得什么清楚。

    重步兵微微侧身,偏了一下盾牌后,挺出了长戟,尽数捅进了蛮族人的胸口,长长一列重步兵防线上同时喷出了血雾,将那里抹上了一层鲜红。长戟收回,盾牌依然保持了原来的密集,似乎一切没有变动过,只是冲到最前列的蛮族兵们在摇晃了一下后,软倒在地,又是一阵密集的劈砍声。

    “那可都是精铁铸造的盾牌,就是那么多的艾尔法西尔重骑兵突防,也是靠冲击力撞开,蛮族人不会就想着这么攻破吧?”对于蛮族人那不要命的冲击,很多军官露出骇然的神色。

    这不过接下来的,就更让他们惊异了,蛮族人抛出了手斧。

    手斧转了几个圈,然后劈在盾牌上,留下了一个印记后,就跌落到地上,然后是第二把。蛮族人一波又一波的将手中的兵器抛过来。不断承受重击的步兵居然在这种攻势下显露出疲累,仅几个波次,就有数人抵挡不住,倒退了一步,完整的密集阵就此露出了破绽。

    没等他们重新补位,早有蛮族人怪啸着冲了进来,手斧翻腾之下,制造出大量的血液。

    “重步兵队完蛋了。”山上一片哀叹,这个时候,弓箭手总算进入了预定的位置,拉开了弓弦。

    “射击!”一声令下,无数的箭飞上了天空,在滑翔过一段距离后,坠落到拥挤在一起的蛮族人阵营中,哀号声响起。箭雨落过的地方,蛮族人就像是冰雹打过的麦子,尽数伏倒在地上。

    即便这样,迎着箭雨,举着简陋的木盾,蛮族人还是锲而不舍的发起攻击,硬是把重步兵的防线给撕烂了。

    “平射!”使用长弓的射手退下,露出后面跪地的机弩手,在这声令下,无数的白光过后,最先冲上的蛮族兵浑身插满了箭矢,在张口嘶吼了什么后,仰天倒下,滚落下山。又是一批蛮族兵冲上,然后就看见飞掠上来的手斧。

    被劈中的机弩手倒出了阵列,血从伤口处流出,慢慢淌下山去。机弩手退下,后面的轻步兵接替了战斗的岗位,举着长枪发了一声喊,排着队列就往山下冲去。

    到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对蛮族兵致意,这种疯子似的冲击撕碎了我好不容易布置的防线,这么快就迫使我军和他们做混战。更远处,德拉科普的军旗慢慢的压制上来,似乎是准备等着我们和蛮族人拼的你死我活的时候再一鼓作气冲上来。

    “全军出击!”我抽出了弯刀,下达了命令。

    “啊…这个时候,敌人的主力都还没上来?”

    梅尔基奥尔惊声道。

    “不必等待德拉科普了,他既然想看见蛮人的死,我就满足他吧。”

    “是!”梅尔基奥尔点了点头,挥起了军旗,鼓声和牛角的号声同时响起,在两翼的山麓,无数的旌旗树起,而隐藏在后山的精锐部队同时爬上了山顶,在高举着战旗后,大吼着冲下山去。

    蛮族人的气势瞬间被压制到谷底,在两翼骑兵的冲击下迅速陷入崩溃状态。大批大批的蛮族人转过身子,第一时间开始后撤,根本不管是否会冲击到后继部队的阵型。这个时候,从德拉科普军中,飞射出无数的箭矢,紧接着,火枪声响起。

    毫无准备的蛮族兵像秋收的麦子般被扫倒了一片,侥幸活下来的人立时发出愤怒的喊声,高举着手斧急冲过去,一队步兵踏出德拉科普军的阵列,全是举着巨大战斧的特拉维诺人,在领头一人惊天动地的一声呼喝后,杀进了蛮族人中。

    这里的战斗几乎停顿下来,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伙特拉维诺人像杀小鸡一般屠尽了后退的上千名蛮族兵。

    “法普,下一次就是你了!”领军者高举起一个蛮族人的头颅,大声喊着,声音在这里都能听见,这个家伙,地狱里的魔鬼,狂战士涅寇斯。

    在如此的惊吓后,蛮族人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心,纷纷放下武器投降,而我军的士兵在一边收容俘虏的时候,一边小心翼翼的防备着来自德拉科普军的侵袭。

    对方显然没有想再次攻击,慢慢退下,那些胁从的贵

    族军兵脸上满是扭曲的笑容。

    我总算了解两万贵族联军怎么会那么快就被歼灭了,有那个恐怖的男人在,如稚儿般的贵族联军就算加上几倍,也会迅速崩溃的。

    “有必要把这个家伙从德拉科普军里分离出来。”

    德科斯叹了一口气,露出凝重的表情。

    我点了点头:“看样子,一万多贵族军的战斗心是被那个家伙维系的。”

    “只要杀了他,贵族军就会自行崩溃。”梅尔基奥尔补了一句,闻言者纷纷点起头。

    “法普大人,请把他交给我吧!”雷帝斯涨红了脸,踏上了一步“这是我们狂战士之间的战斗,我不想别人插手!”

    看着他,我点了点头,突然心里像被揪过一般疼痛。

    十四日的战斗就这么落下了帷幕,两万蛮族人成了可悲的殉难品,其中六千人死在了我军的攻击下,三千人死在了德拉科普军的手里,其余投降。我军死伤者约两千,本部军力保存完好,德拉科普军,基本没有损伤。

    接下来,就是两万对两万的战斗,这是决定亚鲁法西尔未来命运的一战了。

    十五日

    战争继续…

    率先冲锋的就是涅寇斯的部队,只有区区八百余人,却如同针芒般。先阵的火枪队仅仅开了三发子弹,就被涅寇斯破开了临时搭建的栅栏,巨大的战斧卷过,当先的几个人身首异处,血如涌泉般喷向了半空。

    “树主帐旗,让涅寇斯看看清楚。”我高喝了一声,然后坐在凳子上,将刀拄在身前。双翼战旗在我身后缓缓拉起,这是黄色底纹的旗帜,标志着法普,也就是我就在这里。

    涅寇斯挥舞着战斧,笔直的向我这里冲来,挡在他面前的士卒纷纷化做了飞扬的血色尘土,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那么犀利的攻击。但是在一**散开以后,每一次合拢,就卷走了涅寇斯麾下几名士卒。

    从山脚一直到山顶,总共布下了百余列战阵,犹如海绵般不断>吸>附着涅寇斯所造成的破坏,在他的身后,德拉科普军的脚步被硬生生阻断在山脚处。

    “雅修、曼陀罗攻击!”我忽略了涅寇斯的冲击,不断下达着命令,从两翼跳跃出两支精悍的骑兵部队,直接插进了德拉科普军。山脚的战局陷入了泥潭般的

    僵局,但是在山上,最后一列战阵崩坏,涅寇斯一个人浑身浴血的冲到山顶的空地上。

    亲兵队举着盾牌将他团团围住,数十名火枪手迅速跑到我面前,跪地举枪。

    涅寇斯用残余的一只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露出了鄙夷的神色,然后重重踏上了一步,这个时候,雷帝斯握着战斧,慢慢走到他的面前。

    “狂战士雷帝斯!”

    “狂战士涅寇斯!”

    两个人仅搭了那么一句话,就各自挥舞起战斧,冲向对方,火星四溅,每一次碰撞都发出了巨大的声音。风从两个人站立之处卷起,四周的亲兵情不自禁的向外退去。这个就是狂战士的战斗,没有其他人能够插手的战斗。

    “乒…”声音很响,就看见半截斧头飞向了天空,连打了几十个转后,坠落地下。

    血从雷帝斯的口中溢了出来,一道惊人的伤口从左肩一直裂到右腹,晃动了一下身体,雷帝斯颓然倒地。

    涅寇斯的一只手挂在肩膀上,另一只手单举着战斧,站在那里,血如同瀑布一样从身上淌下。

    “杀!”数名亲兵大吼了一声,挺着长枪直冲了上去,几声闷响,长枪尽数没进了涅寇斯的身体。挥斧,又是几颗头颅飞向了半空,无首级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后,扑倒在地上。自行斩断了还插在身上的枪,涅寇斯在这个时候,还能移动脚步。

    “乒乒乒…”一阵枪响,在黑烟尚未散尽的时候,一把战斧直飞而来。

    “保护大人!”四下一阵惊叫,没等反应过来,一个人影已经挡在我身前,只听见一个沉闷的声音,然后是一蓬血在眼前散开。

    抵挡者向后仰倒,扑在我怀里,这才看清楚,是多年跟随在身边的军官,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眼见是不能活了。反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衫,那人道:“大人…抱歉…不能杀够一百个人去死了…”

    头无力的低下,手在我衣衫上留下了一道血印,慢慢滑落。

    这是第十七个,汉克、嘉洛斯、吧萨耶夫、康恩特…伴随着这一个个名字,都已经陨落在从北丹鲁到这里的路上,他们没有违背他们的誓词,再也没有给兵团添上羞辱。

    有点茫然,我将这名军官的尸体平放在地上,然后抽出了弯刀走向还站立着的涅寇斯。

    “抱歉,我背负着太多的使命,不能像骑士一样和你决斗…”刀刺出,捅穿了他的心脏,涅寇斯一把扣住刀刃,似乎用最后的力气吐出一句话:“我不甘心…”身体软倒,就这么跪在我面前,死去。

    “割下他的首级,传阅全军!”抽出了弯刀,我冷声道,眼泪早就不属于我了。

    “是!”亲兵上前,这个时候从另一侧传来了其他的声音。

    “雷帝斯大人还有气,快找医生来呀!”

    …

    涅寇斯的死在贵族军中激起无数的涟漪,一**的临阵叛乱顿时如山洪爆发般卷过了整个战场。一万余名贵族军就这么四分五裂,而神圣骑士团和牙狼骑士团在与我军撕杀的同时,还要小心不断涌现的叛变者,战争仅再维持了一刻钟,德拉科普的部队全线崩溃,逃窜在原野上。

    王历1356年3月23日,我军拿下圣城。

    久别的圣城在沉寂中向我们敞开了大门,在我的眼里,只有一片片破碎的瓦砾,胜利的喜悦再也涌不上心头。抵抗者只有少的可怜的牙狼骑士和神圣骑士,用他们最后的战斗维护了这两支骑士团残存的尊严。

    虽然没有找到德拉科普的下落,但是亚鲁法西尔的内战在这一天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速离开了队伍,走到一处瓦砾前,从里面掏出了一支笛子,在小心拭去了上面的灰尘后,抵到唇边吹奏起来。这是第一次听到速吹奏笛子,虽然听不懂他吹的是什么,但是一股淡淡的思念绕在心头。

    “速,结束了,可以回家了!”我坐在马上,突然大声道。

    速第一次露出笑容,然后指了指地:“家,这里。”

    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对着行进中的部队嚷道:“我会重新建设亚鲁法西尔,并把大地赏赐给你们,让你们建立自己的家园!”

    片刻沉寂后,无数的盔帽扔向了天空:“万岁,光复王!”

    第三个国家轰然倒下,圣亚鲁法西尔之名再也不出现在其他国家的历史记载中,只留下了这样的记载:“…法普,摧毁大地之恶魔,虐杀亚鲁法西尔拥有高尚血液之贵族后,窃国自立,拥血统不明之妖女米娜维亚为傀儡女王。卑<img src="image/jianjpg">之血液统御该国,神圣之名将不再赐与亚鲁法西尔…”

    而在亚鲁法西尔史上所记载的是:“…法普。

    海因斯,亚鲁法西尔之光复王,乃天降吾国之救世圣君…”

    …

    站在高高的山冈上,眺望着这片亚鲁法西尔的土地,我不禁感慨万千,终于结束了长达三年的内战。

    虽然南方的蛮族依然盘踞在天隘附近,而东部的布莱克诺尔仍然是虎视眈眈,但是,至少亚鲁法西尔的百姓有了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

    “如果大陆的战争还是不能停止的话,就由我结束它吧,将七国统一在一个国家之下。”或许是接受了圣龙的封印,许多时候,我会冒出这种野心勃勃的想法。不过现在,我需要守护的东西太多了,整个大陆对于我来说,实在太庞大了,但是将来的话…

    “主人,你在想什么?”迦兰轻笑着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给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

    我露出笑容,然后将手轻贴在迦兰的肚子上,感受着另一个生命的诞生。

    迦兰低下了头:“一定要好听才行。”

    “是呀,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要取个响亮的名字,不过一定要带上个兰字。”兰碧斯将军,我最尊敬的上司,也是为了迦兰,我最爱的人。

    迦兰仰起头,露出一丝甜<img src="image/mijpg">的笑容,阳光洒在她脸上,真的比女神还来的圣洁。

    “大人,还下不下来了,阿普雷顿的酒可早送过来了,如果你不喝,我们就先喝了!”山脚下塔特姆高声嚷着,在他的身边,有绑满绷带的雷帝斯,一脸坏笑的德科斯…

    “马上就来。”牵起迦兰的手,我大步向山下行去…

    (全书完)

    后记:

    骑士的战争暂告一个段落,一直以来承蒙各位的关爱才坚持到此。虽然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不过想来总体的故事基本结束。可怜的法普终于结束了国内的战争,暂时不用受操劳之苦,也可以去度个假,和迦兰生下一堆小宝宝什么的。

    本来是打算痛下杀手,把十团长再砍掉一半,不过后来想想,还是放条生路。我是比较害怕被冤死者在梦中折磨,已经杀了很多了,再杀下去,那就是夜夜有人轮值,不得安宁了。

    故事的结尾算是没有结束的结尾,留些想象给大家吧,若是有人代写后续,我是鼓掌欢迎。

    一直以来是在上班和写书中痛苦挣扎,工作比较繁忙,只好利用空闲时间写书,每天不得不工作十二小时以上。不过奇怪的是,体重却有飙升的趋势,这也是让我痛苦不堪的地方。现在总算有机会给自己放个假,想来是好好补补睡眠;然后呢,山冈庄八的“德川家康”以及孙子兵法的注解总算是有机会好好看看了;再然后,或许会另写一本书吧,不过想着应该能够成熟点,不要像骑士那么多漏洞就好了,呵呵。

    十分感激大家的支持,也十分感激水树兄给我这次机会出书(水树兄是谁?这个吗,反正不要来问我。)

    还有,如果有什么怨恨的请在论坛里宣泄吧,有机会,我会去看看(当然是要等能联的上时候>_<)。

    再见,诸位…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