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大结局下
    当玉小苋和长乐公主回到王府的时候,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的叶思忘已经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虽然精神还不是很好,根本起不了身,但终脱离了生命危险,等的只是合适的调养了。

    叶思忘此次可真的去鬼门关逛了一回了,如果不是他那两位号称毒仙、医仙的师娘出马,恐怕,玉小苋几女就等着做寡妇吧,计谋之道,差之毫厘,缪以千里。这次的事情,让叶思忘得到了一个深刻的教训,一直都处在强者的位置,让他以弱者的心态对付敌人的经验奇缺,这一刻,他更加深刻的理解了师父说过要重视每一个敌人胜过重视自己的话语,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

    不过,叶思忘醒了之后,还来不及反省自己的错误,就被一干师娘轮流训斥了一番,疼爱他是一回事,该教训的时候,几位师娘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一个骂的比一个还狠,都在责怪叶思忘不该轻易涉险,骂得叶思忘这样倔强刚强的人,也都乖乖的低头受教,不敢回一句嘴,就怕回了之后,惹来更多的怒骂,那就生不如死了。

    经历了这一天一夜之后,慕容无过与轩辕烈的二次比斗终于结束,但结果如何,慕容无过却没有说,脸上的表情也如往日一般,回来之后就打坐调息去了,看来,这一次,他的耗损也很大。

    叶思忘知道师父不想说的事情是问不出结果的,干脆把目标转向了大师娘,撒娇、使赖等等手段都用了出来,总算磨得大师娘告诉了他结果。

    原来,慕容无过与轩辕烈的拼斗,终究还是慕容无过胜了一筹,也不知道慕容无过是故意还是无意,依旧只胜轩辕烈一招,但却没有逼迫轩辕烈什么,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他,淡淡丢出一句:“胜负已分,天府再不得找我忘儿的麻烦!”

    相对于慕容无过的好意,轩辕烈却当场气得几乎吐血,想不到苦修三百年,依旧不是慕容无过的对手,如果差距大一些也就罢了,但还是一招,那让他饮恨,几乎发狂的一招!就算他天纵奇才,比起慕容无过这个被称为神的男人来说,他终究还是差了一筹,永远也不可能胜过慕容无过的。

    如果说轩辕御行的心魔是叶思忘的父亲轩辕朗,那轩辕烈的心魔就是慕容无过,原本他已经有了极高的信心跨越这个心魔,但再次败于慕容无过手下之后,他彻底的绝望了!他知道,他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越这个心魔了,六道神功,不进则退,他永远也追不上慕容无过了。

    心中巨恨之下,轩辕烈心绪难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内腑受了重创不说,心中咽气不下,竟然一掌拍在自己的天灵盖上,自杀了事。

    叶思忘听大师娘说完事情经过之后,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师父的境界是越来越高了,不用任何言语,不用任何表示,就能逼死一个敌人,还让人看不出真假究竟,真是好手段。看来,他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朝着师父投过去仰慕崇敬的眼神,惹来了慕容无过的淡瞥,脸上没有什么慈祥的表情,手却缓缓抚上了叶思忘的脑袋,一如他小时候一般。

    慕容无过轻轻拍拍叶思忘的肩头,嘱咐夫人好好帮他调养,自己则退回房里,打坐休息去了。

    当玉小苋和长乐公主回到王府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叶思忘一脸欢喜的吃着师娘配的药的样子,虽然容色看着很憔悴,脸色灰白,没什么好样子,但能看到叶思忘还活着,就是两人最大的安慰。她们不是叶思忘别的妻子,她们都是真正知道轩辕御行实力的人,知道能从轩辕御行手下逃得性命,对一向练功不积极的叶思忘来说,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玉小苋看着叶思忘,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了,但并没有马上就走过去,而是就这么看着,仿佛已经心满意足。而长乐公主,却因为她来的突兀被众女的眼光看的一阵不自在,心中明明关心叶思忘的情况,表面上却又作出一副高贵冷淡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想到她的到来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她现在这样的表现无疑是欲盖弥彰,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叶思忘看着两女,知道两人能离开指挥地到王府来就说明与天府的斗争大局已定,无须再担心什么了。对于两女,真正说起来,他是有私心的,玉小苋与他情谊深厚,他给予了她一丝不苟的保护,不给敌人任何伤到她的机会,但对长乐公主,虽说她是一招暗棋,是意外得到的帮助,但自他选择把真正的指挥权交到她手上开始,他不止表达了他的信任,也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但长乐公主仍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答应,即使答应的后果可能会让叶思忘断送了她方家的江山。

    长乐公主永远都不会亲口对叶思忘说一个爱字,也不会对他说一句温柔深情的情话,她只会用她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柔情,在男人需要的时候,倾尽全力给予她能给的帮助,让男人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这就是她的方式。

    叶思忘微笑着看着不自在的长乐公主,温和清亮的眼睛里荡漾着柔情,抬起软绵绵的手,轻轻移动着身体,似乎想下床。

    “思忘!”众女连忙扶住他。叶思忘内伤未好,剧毒刚解,元气大伤,只一天一夜就想下床根本就不可能,但他却执意的想走到长乐公主面前,众女在一刻全都明白了两人的关系,叶思忘不会说什么,但他却用行动表达了他的心意。

    长乐公主复杂的看着叶思忘,一向冷漠疏远的眼眸中染上了湿意,但却倔强的没有让它滑落,她所求的已经够了,都够了。这个男人不是冷酷无情,他只是把感情隐藏的很深而已,但到了该表达的时候,他会比谁都认真,比谁都真挚。

    “噔噔噔”长乐公主再不掩饰心中的在意,急急的冲向叶思忘床边,紧紧按住他,不许他下床,低声道:“够了,思忘,真的够了,如果你真的对我有心,那就不要这么折磨自己,我说过的,除了我,谁也不许欺负你!包括你自己也不行!”

    “好,我的公主。”叶思忘轻笑着执起了她的玉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浑然不管这个动作让故作镇定的长乐公主瞬间红了脸庞,害羞的想收回手,却因叶思忘一句带着浓浓倦意的话而终止:“乖,我好累了,让我休息一下,一下下就好。”

    看着长乐公主明显收回了抗拒的动作,众女都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就连清河公主也收起了复杂的表情露出了微笑,就算她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她的皇姑姑确实比她更像一位公主,高贵、霸道,就算爱一个男人,也爱得一往无回,气势迫人,比起她的骄傲,同样身位公主的她却是柔软脆弱的,就象一个易碎的花瓶,需要叶思忘捧在掌心细心呵护,而她的皇姑姑,爱的坚强,也爱的绝决,不是她可以比拟的。就这一点上来说,她没有什么资格可以反对,更何况,自小,她与这位年轻的姑姑就没有什么真正的交往,对她更多的是惧怕,是疏远,或许就此抛开一切,也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她不想让那个为了她费尽心力的男子为难,他为了她做了许多许多的事情,现在,该是她为他做的时候了。

    玉小苋冷眼看着这一切情况,略带嗔怪戏谑的眼瞟了床上昏睡的男人一眼,这个狡猾的男人,知道这个情况不好处理,居然用睡觉来逃避,现在好了,看来他的贼运气并没有降低,依旧好运的让人生气。

    随着叶思忘的表态,众女对长乐公主的惊讶也平静下来,重又恢复了往常的气氛,不过这还没结束,因为,从皇宫里赶来的海净也到了。虽然对于海净与叶思忘的感情,众女在叶思忘上次背伤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但看到一向那么圣洁的海仙子也会为了一个男人急急赶来的样子,都忍不住有些怪异的感觉,心中安定下来的玉小苋首先就忍不住想打趣她,想看看这个出尘无垢,仿佛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反映,心中这么一想,口中就笑了出来,道:“我们洁净无垢的海仙子这么积极的从宫里回来,是为了来看心中的情郎吗?”

    海净清丽的脸恋恋不舍的从熟睡的叶思忘脸庞上离开,并没有像玉小苋想象的那般害羞或不自在,而是一如往常的淡雅,坦然的道:“同是为了思忘动了心的女子,玉姐姐何苦故意取笑海净?海净确是为了情郎而来,但如果玉姐姐处在海净的位置上,也肯定会如海净一般,大家都是一样的女子,海净与姐姐并无什么不同的地方,最多就是海净是一个笃信佛祖的人而已。”

    海净的坦然让玉小苋不禁有些愕然,想不到一向清心寡欲,一心向佛,让众女都以为会出家的海净,在动了情之后,却这么坦然无伪,没有太多的掩饰,真诚自然。

    且不说众女心中各异的感觉和想法,这时候,叶思忘的八师娘走了进来,让众女去休息,经历了这一天一夜的煎熬之后,叶思忘的性命已经保住了,众女也不能再这么守着,特别是带着孩子的清河公主和云凤语,在叶思忘师娘软硬兼施的劝慰下,众女都去休息了,连玉小苋和长乐公主都被赶去休息,当然,长乐公主被安排在叶思忘经常睡的书房里休息,躺在带着叶思忘气味的床榻上,这几日来劳累许多的长乐公主安心的睡去了。叶思忘的床边,唯有海净留了下来,轻轻躺倒叶思忘身边,伸手握住他的手,海净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笑容中带着幸福的感觉。

    而玉小苋并没有直接回自己住处,反而去了娘亲的房间,自她回来,就没有看到娘亲的身影,敏锐过人的她知道,肯定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恐怕是叶思忘的“顺其自然”发生了。

    敲开了母亲的门,玉如烟不自在的看着女儿,知道聪明的女儿肯定已经猜到了几分,心中激动之余,还有些羞愧,呐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反而是玉小苋这女儿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低声道:“娘,思忘曾经对我说过,顺其自然。女儿也是这样想的,如果女儿有什么特别在意的,那就是娘是不是真的幸福,其余皆不在女儿的眼内。”

    “苋儿…”玉如烟热泪盈眶的看着女儿,忍不住一把把她搂到怀内,这一晚,母女俩一直絮语到天明。

    随着叶思忘发动的对天府的战争落幕,以往实力强大的天府,已经成了西山之落日,空余炫目的余晖,但却已经没有了什么热量,想要灭了它,对叶思忘而言,只需要随便动一动手就能解决,但就是到了这种时候,叶思忘却停止了屠杀的步伐,把战争的指挥全交到了瑞泽手上…由他真正接管天府,让天府真正成为为皇室服务的所在,成为皇帝在暗处的眼睛和耳朵,这就是当初叶思忘与瑞泽商定的条件。

    平定了天府之后,叶思忘在家中休养身体,而瑞泽却开始大刀阔斧的对朝政、各部官员开始大肆的调整。说来,此次与叶思忘的合作,不止是要消灭天府这个卧于枕榻之畔的强敌,收编天府的势力,还有一个动机就是观察朝中的官员和瑞泽身边的人。因为叶思忘告诉他,在真正的为难面前方能看着一个人的真心,也是真正能看出一个人才能的时候。

    两人合演的这一出戏,让瑞泽看清了很多东西,也从叶思忘身上学会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在天府这件事情上,叶思忘的手段和算计都让瑞泽拍案叫绝,特别是长乐公主的奇兵突出,几乎打了天府一个措手不及,也打了他这皇帝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瑞泽就忍不住想起了当日皇姑姑提她的条件时的惊讶,当时的他是震惊的,是不敢相信的,但现在空闲下来之后想想,两人确实很般配,但是,可以想象的是,这样性格的两个人,今后相处的日子,肯定是精彩纷呈的。不过,在这之前,叶思忘那从天牢里擅自拐走了他的皇姑姑的人,是不是应该自觉点到宫里来报道一下呢?

    经过几日的调养,叶思忘的身体明显好了很多,只是这次伤的太重不说,轩辕翎那个剧毒更是损伤了叶思忘大部分的元气,这条命可说是从地狱硬拉回来的,要真正调养到原来的程度,两三个月是需要的。

    在这段时间里,瑞泽忙于改革朝政,调整各部官员的任免,而叶思忘却开始有意的把自己的人马从京城三军中撤了出来,石阔、西门玄月、独孤绝等都被他调了回来,让他们返回无忧山去了。

    一个月之后,一切基本定了下来,瑞泽的圣旨却在这时送到了叶思忘的王府之中,宣他进宫去见驾。对于这突兀的宣召,除了长乐公主,连玉小苋在内,都不同意叶思忘进宫。

    在这一个月的调整中,众人是真正见识到了瑞泽的手段,越来越向一个有为帝王的标准迈进,但凡帝王,考虑的更多的是江山社稷,是利益,对待叶思忘这样一个曾经手握大权,几乎凌驾于皇帝之上,如今在天下仍然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是皇帝都会对他起杀心的。

    叶思忘坐在木质的轮椅之上,微笑着看着置于桌上的圣旨,望了长乐公主一眼,道:“你可放心了?”

    长乐公主点点头,深深的看了叶思忘一眼,道:“我代替方家感谢你!”

    叶思忘只是邪气一笑,坏坏的道:“你现在可是叶家的人,不能代表方家,方家,自然会有人出来感谢我的!好了,安排一下,送我进宫吧,该结束的时候,终究是要结束的。”

    长乐公主点点头。众女也知道一旦叶思忘下了决定的时候,肯定有他坚持的理由,多说无益,虽然担心,但还是安排了人推叶思忘进宫。

    “臣叶思忘参见皇上。”

    在东宫的花园凉亭里,瑞泽接见了叶思忘,微笑着看着犹自坐在轮椅上,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行动不便的叶思忘,道:“师父免礼,不知师父还记得否,当日,朕与师父的第一次相见就是在这里的,当时,师父是朕的皇兄瑞青太子的侍读,而朕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师父当时的风采,常让朕敬仰不已。朕如今能有今日,与师父的辛勤教诲是分不开的,朕感激师父。”

    “皇上过奖了,谈不上感激不感激,思忘与皇上,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叶思忘回答得十分淡然,也十分的真实,让瑞泽都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笑罢,瑞泽收起笑脸,一派莫测高深的道:“师父如今身体不便,恐怕连那让朕羡慕不已的高绝武功也施展不出来了吧?在这样的情况下,师父仍自敢应朕的宣召而来,难道就不怕朕来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杀了师父你吗?还是说,师父忘记了曾经有过的权势,那威势,可是让朕都要让七分的,朕可是忌讳非常啊。”

    瑞泽的话让一旁推着叶思忘来的两个无忧山武士脸色一边,紧紧盯着他,生怕瑞泽的话立刻就变成现实,伤了叶思忘。

    反观叶思忘这主角,却一派老神在在的样子,对瑞泽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还有闲心纠正瑞泽的用词:“首先,臣对皇上的用词,颇有异议。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两个成语并不适合来形容臣。其次,臣也没有忘记曾经有过的权势,不过,那只是一个达到目的的工具,如今目的已达,要之无用。再次,臣不信自己教出来的弟子会做这样糊涂的事情,在明知臣有一个高绝天下的师父之后,在明知臣的身边有着一个智计绝伦的玉小苋之后,还会冒险动手杀臣于宫中。更何况,皇上应该知道臣一向的作风,臣绝对不会傻到自己来送死,既然敢来,当有应对的方式,只是皇上未动之前发现不了而已。”

    叶思忘侃侃而谈,气度优雅闲适,一副生死笑谈中的洒脱样儿,让瑞泽忍不住击掌赞道:“师父不愧就是师父,一语就道出了朕的忧虑!师父!”

    瑞泽从椅子上走了下来,对着叶思忘深深一鞠躬,诚恳的道:“朕非常感激师父的教导,如果不是的教诲,朕实在不敢想象今日会是什么样子。朕知道师父的心并不在朝堂,因此,朕也不会杀师父,朕不止是一个皇帝,还是师父的徒弟,朕不想做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否则,朕是无法成为师父和皇姑姑所期待的明君的!”

    对于瑞泽这个九五之尊来说,对着叶思忘行这样的礼,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也是最大的尊敬,真实的表现出了瑞泽对叶思忘的感激之情。

    叶思忘坦然受了瑞泽这一礼,道:“我今日就受了你的礼,但既然受了皇上的礼,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今日,就教你最后一课吧。”

    “今日的情况,如果是我处在皇上的位置之上,一定会杀了我,不会被感情所羁绊。因为思忘是一个功高震主的臣子,要杀实在太简单了,随便捏几条莫须有的罪名就足够了。何况,杀了我,对皇上、对江山社稷只会有好处,不会有任何的坏处,最起码,可以让皇上威望更上一层楼!”

    “另外,皇上的顾虑太多了!明知我今日无力反抗,为何不趁我病,要了我的命呢?反而一再的用言语试探,这是最大的失误!因为你的试探,让我探明了皇上心中真正的想法,有了时间去考虑应对的手段,我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在皇上看来,是在向皇上表明我的实力以保自己的性命,但真正的情况却是我的一出空城计,今日我来这里,就根本没有带任何的护卫,只有这两个推我来的武士,这样的情况之下,皇上却被我的语言所迷惑,相信了我的空城计,反而放过了我,这是最最不该的事情!”

    叶思忘的话让瑞泽彻底的无言了,心中也更加的佩服叶思忘,对没有真正的杀了他而感到庆幸,微笑着道:“朕受教了!多谢师父教诲!”

    “皇上,无情无义,冷酷自私的皇帝,容易成为暴君;但心慈手软,当断不断,却是一个庸君;该仁则仁,该狠则狠,一切都为江山社稷、为皇上的利益服务,这才是明君。明君不是什么忧国忧民,什么爱民如子,那只是做给那些念书念傻了的书呆子看的表面工作,真正的明君是懂得为自己牟取更多利益的皇帝,皇上可明白?”

    叶思忘这一番侃侃而谈,让瑞泽听得频频点头,受益匪浅,知道叶思忘这是在指正他的性格缺陷和处世的缺失,连忙用心记住。

    叶思忘看着瑞泽认真记下的样子,微微呼出一口气,道:“皇上,臣能教的都已经教了,臣相信,今日的皇上,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经营一个安定繁荣的天下,辽国、哈克不过是跳梁小丑,是皇上建立功勋,树立威望的工具。皇上已经没有需要得到思忘的地方了,因此,皇上,今日就请皇上罢了思忘的官位吧。”

    “师父…”

    叶思忘在轮椅上向着瑞泽抱拳行礼,一脸的诚恳,瑞泽怔怔看着他,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知道,这是叶思忘在他为让路,如果叶思忘继续呆在朝堂里,那他将永无出头之日。

    “谢皇上隆恩,微臣告辞,望皇上多多保重!”叶思忘露出开心的笑容,朝着瑞泽抱拳行礼,示意武士推自己离开,走的潇洒,走的决然,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瑞泽默默地看着叶思忘离开,没有任何的挽留,只是用眼神目送着他离开,这个可说是陪伴教导着自己的心智成长的良师益友,从今后将消失在他的生命里,虽然不舍,但这却是最好的结局。

    三日后,皇帝瑞泽公布大长公主长乐病逝天牢的消息,追封为端娴雅静大长公主。

    十日后,当朝宰相,手掌兵部、户部、刑部、吏部四部尚书的叶思忘,隐退辞官,携妻儿凭空消失于京城,无人再知道他的踪迹。

    后记…

    土国国都梦幽城的皇城内,土国年轻的女王阿依莎正忙碌的处理着国事,身旁美丽的星雅怀中抱着宝贝儿女,有时候抬头看一眼白白胖胖的孩子,心中就会想起那个没有良心的孩子爹,那个该死的冤家,都已经辞官好久了,为什么还没有来找她?难道要她这女王上演千里寻夫的剧码吗?可是,都没有人帮她处理国事,否则,她还真想亲自去把那逃夫抓回来,从此绑在腰带上,再不让他丢下她们母子,她可怜的孩子,自从满月之后就再没有见过父亲了,现在恐怕连父亲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唉!说来说去,一切都怪叶思忘那个该死的混蛋!听说天朝的事情早就结束了,他也早早的辞官不做了,那为什么不赶快赶来土国与她相聚,难道说他已经忘了有她们母子这三个人的存在了?

    想到这种可能,原本应该专心处理国事的女王大人脸色极度难看,眸中的熊熊怒火几乎可以把大殿烧了。正生气时…

    “启禀女王,驿站有急信呈报。”

    正在心中咒骂着某个没有良心的人的女王,听到侍卫的报告,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让侍卫进来,继续处理国事。

    “报告女王陛下,圣王大人已经到了三百里处的驿站,不日将到国都,迎接事宜该如何承办,请女王陛下示下。”

    好啊,刚还在恨他呢,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好机会!

    某个心中恨的牙庠庠的女王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轻柔的道:“圣王终于肯来了吗?本王一定会好好的招待他的,迎接事宜,一定要好好办才行,否则,怎么能表现出本王的真心!”

    女王的笑容吓得一旁的星雅连连瞪眼,心中开始同情着那个自己送上门给女王蹂躏的圣王,不过,她还没同情完,侍卫接下来的话让她也开始诅咒起那个没良心的圣王来:“星雅大人,圣王大人让笑的转告您,说让您去迎接的时候打扮漂亮一点,因为圣王大人为星雅大人您选的夫婿南宫冷情少爷就在随行的队伍中。”

    或许是身在土国的主仆俩不停的诅咒起了作用,还在途中的悠闲的赶路的叶思忘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心中纳闷的同时,身边的长乐公主却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着关于安平公主主仆的事情…

    “当初,我可是愧疚了很久,以为安平被我害死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长乐公主冷冷的说着,眼神咄咄逼人的盯着叶思忘。叶思忘却只能唯唯诺诺的应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当初就是设计好了拐骗长乐公主的,利用她来救出他可爱的安平的,谁知道最后会与长乐公主变成这种关系啊!所以说,还是不要乱搞男女关系的好啊,要不然,他就不会这么头痛了…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