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六章泪流满面大结
    权力是男人身上那套最昂贵的西装。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不会有人敢小觑,更何况,以徐冷如今表现出来的威严与沉稳气度,任是谁也无法说他败絮其中,那劳斯莱斯豪华尊贵车队以及精干彪悍的保镖固然排场大,但是有些眼光的人就能够明白徐冷固然年轻,但却绝对配的上,没有多余的原因,就因为他一个人站在那里,气势上就压过了所有人,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这样的人压的住场子。

    全场寂静与嘈杂之间。聚集万千目光一身的徐冷却丝毫没有怯场,沉稳如山,八风不动,微微挑了挑眉头后慢慢的从左到右扫视了一下所有人,在他那忽然间好似极有压迫性的目光注视下,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轻轻一笑,徐冷揽着墨青丝上拼了一步,眯着眼望着跟在唐承进后面一堆大大小小官员领导里的任良生,淡淡道“任校长,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任良生的脸越苍白,在徐冷今日强势的排场下他已经将半年多前那原本不值他一提的“小事”给记了起来,而且回忆的清清楚楚,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语文教师出身的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句话,但是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自己竟然到霉到有如此撞大运见识这一句话验证的一天。

    嘴唇<img src="image/ru2jpg">动了好半天,任良生终于有些艰难的挤出了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嘴中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能说什么?

    “怎么,小冷你还认识任校长?”唐承进看见这一幕场景,心里猜测的**不离十的他很应景的配合着徐冷问了一句。

    事实上唐承进并不消楚徐冷让他带了钱江市教育系统里的人来视察这一间普通的学校干什么。但是在徐冷清他帮忙的时候他却连原因都不问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唐承进在钱江市的上层***里一直谣传是市委书记唐亦锋的亲戚,只不过没什么人证实,而他自己却清楚他的确和唐亦锋有些亲戚关系,但却也是远的不能再远的一些表堂亲之类的了,根本没有到唇齿相依的那种地方,尤其是在官场上这个利益至上根本谈不得感情的地方,所以在面对唐亦锋的时候他的态度都是异常恭敬的。他这么会做人,唐亦锋也对他颇赏识,所以虽然他只是一个没有进常委的副市长,但是日子却是甚至比排名在他之前的一些副市长还要好过。

    对于徐冷的底细唐承进其实是不怎么清楚的,但是早前唐亦锋在刚上位的时候对徐冷亲热的态度,以及这一次徐冷回来就收拾了有省长秦浩做靠山的常务副市长严跃进儿子严枫的消息不止是他,几乎是整个钱江消息灵通的人都是知道了。这还不止,原本一直有些低调的市委书记唐亦锋后来更在市委常委会上突然了威,跟市长邓威联了手把强势的严跃进给好好打击了一次。十三个常委里竟然有十一个人站在了他们一方,连一直都是在常委会上低调沉默完弃权的军分区司令都罕见的站在了那边,严跃进这方竟然悲剧的只有他自己一个光杆司令了。可把所有的人都看的下吧都要掉到的上去,对于徐冷这一号消失了许久之后的大公子哥的能量有了一个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认识。

    而别人想着千方百计和徐冷拉关系的时候,徐冷却自己找上了门来,唐承进自然是欣喜万分没有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以徐冷的能量,收拾严跃进的儿子都随随便便,一个小学校而已,他唐承进也不过是随口一句话的事情旦是既然徐冷想玩,他唐承进自然也不介意去走一趟。

    如今见着徐冷果然和这学校里的一群小虾米们有龌龊,唐承进自然是更不介意锦上添花的做一次炸药引,把所有的矛盾都爆炸出来。

    “唐市长,我过去可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自然是认识任校长的。”徐冷露出一个让任良生他们心头猛然一跳的邪意笑容,称呼唐承进的时候却并没有再喊他唐叔叔,而是唐市长。

    唐承进很准确的现了这一个变化,在官场侵淫这么多年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徐冷话里传递过来的意思。为官主政如果没有对于别人闻弦而知雅意的本领,可是很难爬的高的。

    哈哈一笑的同时,唐承进表现出了一个,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对于辖下一所学校情况应有的关心。“是吗?那你对于这所学校一定挺有了解了,我今天刚好要视察这里的情况,你先跟我说说看。”徐冷嘴角终于勾起一个冷笑,有些图穷匕现的意味,皮笑肉不笑道“那可就要让唐市长你失望了,我离开这所学校都将近一年了。不过,我想,有些人到是比我清楚的多,会给唐市长你一些整治辖下教育领域里的灵感也说不定。”

    整治。

    这一个徐冷用近乎杀伐果断的冷酷语气吐出的词语,再加上话语中那绝对不是友善的讽刺意味。任良生、邵钱贵、缪桂花、韩漫这些当事人不提,即便是那些看热闹的学生们也情不自禁的被徐冷的话语吓的有些心惊肉跳。

    要是换做别人敢当着自己的面伸手来管自己地盘里的东西,那么即便唐副市长在钱江的领导班子里话语权并不甚重,他也会没有丝毫犹豫的狠狠痛击回去,但是今天就是来给徐冷做陪客的他却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是同样冷眼望了任良生他们一眼,心中思虑了一下该怎么处置这几个家伙讨一下徐冷的欢心。

    只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徐冷的为人那是有仇必雪,雪之必烈。将危险抚杀于襁褓之中,丝毫不敢别人再爬起来的机会,按他的说法就是,放心,我不把你逼到狗急跳墙的地步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且你更需要放心的是,我会在你跳墙之前把你的腿全部一截一截的打断,绝对不会给你跳起来的机会的。

    徐冷话中的“有些人”很快就出现了,正是他车队后面那几辆挂着市委牌照的车中下来的,为的是一个一脸冷峻没有丝毫笑容的中年人,看到他,即便是连唐承进也有些失态,惊讶道“林书记?”

    这个林书记当然不可能是省委副书记林青海,但在钱江这一亩三分地上,除掉市委的几位大佬之外别的几乎所有的大大小小的领导却几乎都怕他,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市纪检委副书记、反贪局局长林照炎!

    纪检委那是什么地方?华夏七千万党员,真的要查起来,有几个是干净的?

    所以,若是纪检委人员上门来请人去喝茶的话,只要是官员就没有一个不怕的,四丘。如果你没有强大的背景靠山的话。估计也不要想从纪恤女(广走出来了,这也是唐承进也情不自禁失态的原因,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徐冷为了收拾一个学校里的几个小虾米居然把堂堂市纪检委副书记、市反贪局局长给推出来了。

    “唐市长。”林照炎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终于还算是给唐承进一点面子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干他们这行的可比警察还要经常冷着一个脸,能给人好脸色就算是给你面子了。

    “我们接到举报任良生、邵钱贵、缪桂花、韩漫。你们跟我们回去接受一下调查吧。”与唐承进打过招呼之后林照炎对徐冷点了点头之后便冲身后几个下属挥了挥手,这些市纪检委的工作人员们极其熟练的掏出了证件朝任良生他们走去,将面色如土瘫倒在地上的他们拖回了车上带走。

    经过徐冷身旁的时候。邵钱贵那张刻薄尖酸的脸再也保持不住了,猛的挣脱两个市纪检委人员的手朝徐冷求饶道“徐冷徐冷,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

    缪桂花披头散。厚厚的眼镜胡乱架在鼻子上,原本面对学生时的那对阴翳的眼神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此时也如杀猪般向着徐冷这边挣扎着哭吼道“徐冷徐冷我错了我错了…饶命啊饶命啊。”

    只是,想挤到徐冷身边又岂是那样简单的事情?要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轻易的靠近徐冷的身边,那徐冷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估计,守在徐冷身边的霸下他们直接一人一脚把这俩恶心的家伙给踹飞了,对于惹得徐冷动怒的人要换霸下他们来做的话估计肯定是扒皮抽筋千刀万剐的,能一下把你脑袋当西瓜捏碎直接解决你那是你的福气了,自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感。踹飞他们的同时心里更是暗自嘀咕道“妈的,王上的名字也是你们能叫的?”

    墨青丝却是皱了皱远山般的黛眉,到不是可怜他们,对于不利于徐冷的人墨青丝丝毫不会有同情心,她可不想做小说电视里那种胸大无脑的花瓶女主角,不但帮不到自己的男人还经常害的他落得险境,在墨青丝而言,徐冷便是她的幸福她的一切,如果有人要破坏她的幸福,那么她也丝毫不会犹豫的用那瘦弱的手拿起屠刀染上一身血腥。

    平常的时候人们都会说平时好脾气的人一旦生气的话是很吓人的,墨青丝这个古典无为的温柔女子也是如此,嗜血的修罗,煞气冲天的阿鼻地狱,最恐怖的莫过于怒目的金刚,起了杀心的佛才是最恐怖的。

    她此时皱眉却是因为颇看不惯这个场面,明知道事情已经注定了还如此作态,实在是让生性便素雅有些洁癖的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徐冷敏锐的察觉到了身边爱人的不喜,环在墨青丝纤腰上的手安慰似的紧了紧,对林照炎点了点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麻烦林书记了,回头我请你吃饭。你可一定要赏脸啊。”

    林照炎笑着点点叉。“徐公子的饭我是一定要吃的。到时候你打电话来,我一定到我就先行一步带人走了,年后刚开始上班,局里还有些忙。”

    在纪检委工作并不就代表可以轻视所有官员,官员们怕的是纪检委可不是你纪检委的官员,所以身为纪检委的官员不但不可以有丝毫的马虎,反而做事要更加慎重眼睛更加毒,哪些人不能得罪哪些人可以随便揉捏,都是学问。林照炎以清廉网正出名,很少给人面子,但这并不证明他就是傻子一根筋,不然他也不可能在三十几岁就干到正处。

    在所有人有些战栗的目光下,林照炎那几辆市纪检委的车子带着任良生他们开走了,徐冷扭头对唐承进道“唐叔叔,接下来的事情可要麻烦你了哦。”

    “你小子啊。”唐承进心里骇然于徐冷的心狠手辣以及在钱江的巨大力量,面上苦笑道:“我还真是个劳碌命,我还想着你拾缀着我来干什么呢,原来是给你小子擦屁股的啊。”

    徐冷这一手将钱江实验那么多校领导都拉下了马,不提学校人心稳定的问题,领导权力真空就是个问题,唐承进可是要稍微头疼下该调些什么人或者提拔什么人来补充了。还是那句话。这也就是徐冷了,如果换个人动作搞的那么大,下手那么没有余地几乎把人都打了下马,唐承进可是不会答应的。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手里的小红花就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小学的时候见到老师在菜市场买菜会觉得很震惊,初中的时候开始懂得质疑所谓园丁是不是果真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到了高中大多数人会由质疑转成淡漠。然后踏入大学这小社会,这其实就是最大的教育成果。

    任良生他们的行为其实也没有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上辈子他们也没有出什么事情。怪也只怪这辈子他们遇见了重生的徐冷。怪也只怪他们没有意识到一个现实。

    这是一个没有贵族的糟糕时悄,这是一个最多只有伪世家的美好时代。

    糟糕的是没有了春秋义气,世故厚黑被逐渐视作精神图腾推上神坛让整座社会顶礼膜拜。美好的是这依然是一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世界。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

    这已经不是一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了,这今年代能上位的永远不可能是书生与英雄,只有徐冷这般心狠手辣冷酷铁血的枭雄、奸雄!

    任良生他们被带走之后,所有喧哗的学生们都停止了议论安静了下来,他们虽然叛逆虽然清高自负,但是当这种**裸的恐怖现实展现在他们眼前生时他们那年轻缺少阅历的心却难免的有恐惧与敬畏。徐冷牵着墨青丝的手慢慢的踏进体育馆里,在成百上千的目光下注视着那一张或陌生或只剩下一点点印象的脸,他们觉得徐冷只是离开了一年不到而已就有了如此变化,可他们却不知道,徐冷与他们之间相隔的岁月距离却已经早就有了近十年了。

    多么青涩的脸庞啊。

    多么青涩的青春啊。

    以徐冷的性子,自然不会有多少说的尖话的朋友,更不用说交情深厚的兄弟了,何况以他此时的阵势,也没有人敢上前来跟打他打招呼。徐冷看着这些曾经同龄的、一起笑过的、一起朗读课文的、一起回答问题的、吵过架的、打过架的、自己欺负过的、欺负过自己的、嚣张的、文静的以及”个曾经让自只梦回千萦以为此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倩影。

    将视线落到那张还带着稚气的娇靥之上,徐冷沉默了片刻,微微低下头。垂下眼帘之后,紧了紧手中墨青丝的手,转身,离去。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顾一切去爱她一辈子的人。

    还有一种幸福,叫做知足。

    徐冷感受着手心中她的柔荑传来的温暖小嘴角微微弯起笑了笑。

    梦美,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只是,我们,注定再见了,因为,我这辈子,能够爱身边的一个她。已经是很多很多了。

    再见再也不见。

    按照徐父徐母原本的期望,他们还是想徐冷回学校**书然后考上大学的,毕竟上大学这似乎是已经成了孩子成长必然的一环了,而徐冷在最早的时候到也有这个心思,可是在商场上一年下来之后他却真的成长了许多,再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他了。

    不得不承认,华夏的教育在如今的社会而言是真的有些问题的,华夏的大学生越来越没有学生的觉悟,大学里已经不在执着于学习,而是享乐与拿一个文凭。十几年的书**下来为的便也是那一张纸,这便是华夏的教育。

    而华夏的大学呢?当大学的行政楼比之学校里的图书馆还要豪华还有奢侈巨大的时候,当大学的校长比一个学者更像一个官员的时候,当年那些铮铮的耸子,铮铮的文人,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历史。

    所以北大清华这两所华夏至高的学府成了吃老本的代名词,永远也进不了世界名校的行列,更被人称作卖国贼的摇篮,培养出来的人都去喝洋墨水,毕业出来之后加入外企,帮着他们压榨华夏人的钱。

    所以,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大学是个必经之路,可是对于徐冷而言。却是彻底的浪费时间了,有那个功夫与心力,他不如在家里陪着墨青丝喝喝茶好。

    零五年五月,世界著名游戏公司暴雪旗下的魔兽世界正式由华夏游戏运营商九城市代理登陆内地市场。上市之时吃了大亏的九城立志要凭着这款世界型大神级网络游戏恢复元气大赚一笔,九城公司总裁朱骏更是放下豪言要让某些公司看一看,华夏的游戏市场并不是谁家一个人能够独自霸占的。

    这个某些公司指的是谁,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一时之间,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了那一家屡屡创造奇迹的公司身上一在过去,面对暴雪这样世界级的游戏大鳄的来袭,华夏人即便有心也没有那个能力,只能眼睁睁着看着外国佬们如>吸>血虫般>吸>取华夏人小但是如今不同了,他们有了一线希望,虽然只有一线,但也是希望。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这一线希望成功了,因为有一个人,他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了。

    魔兽世界上市布会召开才结束的二天,华夏知名游戏公司,梦境集团旗下完美时空游戏运营公司总裁堑琰召开了新闻布会,梦境集团高层齐齐出席,除了那位董事长之外,ceo吴兆莆、副总裁慕容谢言等人全部到齐,阵容豪华至极。

    这一天,梦境集团旗下完美时空宣布旗下耗资两亿由著名游戏开工作室祖龙、旗舰等工作室共同开利用全新自主研的国产3d网游《神话》引用全新拥有全部知识产权的游戏引擎并且次成功地引入半4d概**将扯起一片大旗将整个世界范围内的网络游戏进行全面的改革,网络游戏将次越现实越三维模式进入准4d概**,宣称让玩家利用电脑屏幕玩出现实空间的享受的《神话》。

    这个消息一经布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小国内数家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数个一线网游网站上弄始大张旗鼓的开始宣传这款被称之为在国内乃至亚渊范围内与世界网络游戏巨头暴雪的《魔兽世界》争夺网游霸主地位的《神话》。

    “与其他的耗费国内网游玩家们期待哗众取宠的网络游戏不同,梦境集团这一次是坚决要打有准备的仗。在继完美时空旗下《完美世界》《劲舞团》《诛仙》等多款市场反应良好的网络游戏之后拥有出色的技术团队。客服团队以及市场策划团队的梦境集团完美时空将挥剑与《魔兽世界》争抢国内五百万玩家的市场份额!”

    当这句霸气满溢的话语从梦境集团凹吴兆莆口中说出并且被制作成视屏转载无数门户网站的时候,或嬉笑,或不屑,或激动,或期待,或热血***,或冷嘲热讽,总之无论反应如何,吴兆莆这个名字一瞬间让国内慨的网民所知晓,在东方明珠,有一位点亮华夏网络游戏界明珠的女人。这句话从这个时候开始流传开来。

    如果说在《神话》布之初引起的争论让这款游戏站在网络游戏界舆论的风尖浪口,那么仅仅在吴兆莆“宣誓”三天之后,《神话》宣布已经架设完毕一组技术测试服务器,并且开始向全体网民放一百个封测资格。为了保证技术测试的公平性。本次测试一百个资格获得者将被完美时空接到沪海入住梦境集团新建成的沪海共赏金尊大酒店进行为期十天的全程游戏测试。华夏网络游戏界由次开始进入爆炸时代倒井时。

    这是数年之后暴雪ceo在接受梦境集团的“挖墙脚”的聘请时接受记者采访回想当时的感慨。

    “来来来,为小冷你们梦境集团这一次的成功开杯啊。”沪海新建的共赏金尊大酒店旗舰店最好的帝王套房之中,柳夜凰端着一杯红酒跟徐冷干杯。

    “对,没错。”一旁的廖霜紫也不甘落后,将身旁的那瓶干红葡荀酒倒满到自己身前那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之中,也对徐冷举了起来“今天是该好好敬下小冷你啊。”

    徐冷再次将一杯红酒灌进肚子里。接着是满面的苦笑,因为欧阳画月这个时候也将一杯红酒递了过来。这三个女人今天头一次恰好一起凑上之后虽然互相都是微笑相处一副融洽的样子,但是就算是个傻子也能感觉出里面那浓烈的火药味,而很不幸的,徐冷恰恰成了最惨的牺牲品。

    比如说现在…

    “怎么,才那么几杯你就喝不下了啊?”欧阳画月好看的画眉一挑。一股浓浓的酒气便向徐冷袭了过来。“你早喝不下晚喝不下,偏偏就要在我敬你酒时你喝不下了?”

    徐冷惊吓的吞了吞口水,视死如归的跟欧阳画月干了杯又喝下了一杯红酒。这一刻。他无比怀**在新买的别墅里休息的墨青丝,呜呜,果然,只有我的青丝是最温柔的啊。

    天昏地暗的。在三个越是绝世美女越心气高的佳人争锋下,饶是以徐冷强大的体质也撑不住醉生梦死了,什么时候喝的没有直觉了也不知道。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徐冷再次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露白了。眼睛睁开一扫之下,这一间定价高达两万美圆一天的豪华帝王套房里早已是一地的狼籍,胸罩、内裤、丝袜以及各式衣物被抛得四处都是,甚至在洗浴间的淋浴头上都挂着一根蕾丝窄边的吊袜有

    徐冷迷迷糊糊的看着,然后下一秒眼睛猛然睁大了,心脏也是猛的一个抽搐一什么?!胸罩?内裤?丝袜?!

    徐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顾不得醉酒之后的头疼,他此刻已经吓的全身都是冷汗了。扭头四顾了一番之后他更是有晕过去的冲动。

    只见他所躺着的巨大水床的被褥、枕头上都被画上了各种颜色的漏*点的印记,每一个触目惊心的图案都无不在告诉他,在它们上面生的漏*点是多么地惊心动魄、刻骨**。

    懒洋洋的阳光照在他身边那隆起的雪臀以及斜斜从被褥间伸出的修长美腿上,一种**却偏偏又如画一般唯美的气息在这不大不小的空间内悠悠弥漫着,让人在闻到罂粟般危险诱人的气味的同时又仿佛来到了天堂。

    环视着周围那三具绝对能够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迷人娇躯,徐冷知道,这一次。事情是真的彻底大条了。

    酒后乱性这么搞的事情居然会芒到自己头上,而且一乱还就是一挑三,这也算是一项难得的记录了,徐冷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柳夜凰这个妩媚到绝世的妖娆正以一种极其慵懒的姿势在徐冷的正前方甜甜的睡着。曲线流畅完美到极致的修长**轻轻交叠在一起露在被子外面,镶着璀钻的黑色高跟凉鞋还穿在她的脚上,前端露出包裹在薄黑丝中的玲珑玉趾。

    代表着诱惑和性感的黑色划过精致的足踝,顺着纤细的小腿而上,越过弹性惊人的大腿肌肤,最终没入被子的掩盖中,黑色丝袜与雪嫩肌肤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予人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

    廖霜紫则靠在徐冷的左侧,倒在了他的一条大腿上。两条柔软的胳膊像水蛇一般紧紧缠在他的腰间,螓枕在他的大腿腿面上小脑袋微偏,露出那张绝美的容颜,嫣红的面容要多诱人便有多诱人,毛毯半掩的身上露出一大片雪白雪白的胸部肌肤,一根细细的紫色胸罩带子从精致的锁骨下边冒出,松垮垮地挂在细嫩的胳膊上,其中透露出的香艳气息即便是如今苦恼挠头的徐冷看了也情不自禁心里一跳。

    欧阳画月离徐冷到是要远一些,而且或许走出身军人世家的缘故吧,她可以算是睡相最好的一个了,全身都裹在粉红色的毛毯里,将那平时锻炼的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显的玲珑曲线曼妙。再配上那张玉容,更是让人感叹那是怎样一个美人儿呀,清纯与妖冶。天真与魅惑,完美而巧妙得结合在一起。这样灵动到骨子里得一个绝色女子。好像深山幽谷中得一眼清泉。让人见了她便不禁收敛了一切声息。生怕一口浊气都会污染了她无比的清澈,但在此情此景下却又禁受不住诱惑,想把自己整个,人都投进她那水一般地温柔。

    在这个性观**逐渐开放的时代,如果仅仅是生了身体上的关系,彼此之间的感情也不是特别深的话,那么到时候完全可以依照彼此间的意愿来进一步确认关系,选择继续或者忘却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但如果女方还是处子的话,这个问题就会变得比较严重了,在这个号称处*女要到小学甚至是幼儿园去找的时代,虽然现实的情况远远没有那么夸张,但是能守身如玉的女人,显然肯定是对此是相当看重的。而如果破了她们的身,又想扭头不理的话,势必大大有恃情感道德,身为一个男人,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可问题是。我不但酒后乱性,一乱就三,而且还是一炮三红啊。

    徐冷悲叹着,痛苦的直纠自己的头,雪白的床单上那三朵鲜艳的梅花让往常杀伐果断的他直接想死了算了。

    而就在他想死的这功夫,三位初为人妇的绝世佳人也嘤咛一声相继醒了过来,按照电视里的桥段她们应该是现自己的情况之后尖叫一声然后拉起被子盖住自己边哭边骂的,但是显然,眼前的这三位绝对不能按常理去估算。

    廖霜紫的反应是沉默,一如她平时有些冰山美人的风范,只是在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动人娇体的同时,有意无意地把目光往身旁的徐冷投过去,让徐冷有些心惊动魄的感觉。

    欧阳画月到是惊呼了一声,但四下里打量了一会后她的行为就让徐冷直翻白眼了。因为她居然丝毫没什么意外的就开始跳跃着在床上床下找她的内衣了。看那不时回头瞪一眼的模样,竟然是半分意外**之后地抓狂也没有。反倒有点活泼少女终于将自己一次献给心爱之人的兴奋。

    而柳夜凰这位诱惑倾城的妩媚凤凰的反应就更令徐冷有些膛目结舌了,这大美人缓缓醒过来以后,连四处打量一下的动作也没有,只是以带着玩味笑意的目光膘了徐冷一眼,然后爬起身来径直靠到了徐冷身上用雪白的藕臂圈住了他的腰,臻倚在徐冷肩膀上。竟是有些惬意的感觉。

    “你准备怎么安顿我们?”一直沉默着的廖霜紫终于开口。

    “的确。”欧阳画月终于穿好内衣,幽怨的膘了一眼徐冷道:“你不会始乱终弃吧?”

    徐冷欲哭无泪。什么叫始乱终弃啊?

    “是哦。不能敷衍我们哦。”柳夜凰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妖精往徐冷的耳朵上暧昧的吐了口气“人家清白身子都给了你哦,你不会想耍赖吧?”

    徐冷刚想说些什么,敲门声却响了起来,然后是墨青丝那温柔的声音“小冷,你在吗?”

    徐冷顿时瞬间泪流满面。

    end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