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二章隐大结局
    听到我的呼喊声,白骨,浩南冲了进来,一见到屋内的景象,一人的脸色都极其的冷俊。

    我扶着虎哥,白骨走到不凡身边,用手去探他的鼻息。

    “他死了。”

    我怀抱中的虎哥身体逐渐变得冰凉,血渗入地底,浩南走过来想要说些什么。

    “明天给两位大哥举行葬礼。”我将虎哥抱到床上,深深看了老大一眼,转身离开了。

    当一个人眼泪都流干了,那还剩下什么?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坐在房间里看月亮,眼睛总是感觉庠庠的。以前在海州闯荡,那是因为有老大,虎哥他们撑腰。现在可好,蛇爷失踪,老大和虎哥都去了,我的前方一片迷茫。

    我就这样对着月亮坐了整整一宿。

    次日,我根据王海的介绍,药了五百万买下了两块风水极佳的土地。那是一处坐山环水的地界。葬礼进行的隆重却不失庄严,两百多名小弟都穿着黑色西装,胳膊上系着白布。

    我来到两位大哥坟前,将一台纸扎轿车扔进火中,喃喃到:“老大虎哥,你们生是恶人,死也要做恶鬼,小九一定多烧些小弟给你们,就算做鬼那也是鬼老大。”

    一票老大在我之后,有秩序的给老大上着香说着话,用来送他们最后一程。

    我坐在地上,看着两块墓碑,从口袋里掏出烟塞进嘴中,刚摸到胸口的打火机,一个人递出了火,为我点燃了嘴里的烟。

    “谢了。”我没抬头。

    “他死了,也许是件好事。”来人缓缓说到。

    我抬起头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火男!

    我猛的站起来:“火男?你没死?”

    火男的样子没变,只不过黑了一些,他露出白色的牙齿,向前走了两步:“当然没死,我要是死了谁来制裁他们?”火男说完,伸出手指指向了老大地墓碑!

    “你什么意思!”我大骇,忽然想到虎哥临死前说的那句话:“炎帮的老大是…杨…!”

    “杨炎!你就是炎帮老大?”音量很高,周围人都聚拢在我身边。

    杨炎撇撇嘴:“你不是知道了么?炎帮老大就是我,那个所谓的贵公子不过是我使的障眼法罢了。”

    浩南一听。冲上去,破口大骂:“你***叛徒!”

    杨炎猛的转身。一计踢腿将浩南踢倒地。

    “慢着。”我抬手制止了众人的举动,冷冷的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炎笑到:”为什么?这句话应该我问他。我跟你是同时出道的,凭什么他那么看中你?论打,你打不过我,论计谋哪次不是我在背后帮你?大家都是孤儿,凭什么所有老大都向着你?我哪点比你差?”

    杨炎又说:“不错,整件事都是我策划地。不凡是我的军师,可惜这个人太狂,太太傲,死了也是白死。”

    “你今天一个人过来为了什么?”我问

    杨炎歪了歪脑袋。露出了我从来没见过地笑容,那种笑容非常的邪恶,非常的阴冷。

    “证明自己。”

    我说:“你什么意思?”

    杨炎舔了舔嘴唇,到:“那个老不死的背后那些钉子你都看到了吧?”

    我脸色苍白的向后退了一步:“你”

    “不错啊,那是我亲手弄的,一根钉子就代表我在牢里的一个月,一共是三直六根,也就是说,我因为替你顶罪在牢里足足蹲了三年。奇怪了当时如果是你代替我顶罪,天门的规模早就扩大了几十倍。”说到这儿,杨炎的语气忽然加重,他指着我:“米九,你少在我面前虚情假意的。什么兄弟?被关了三年,你来看过我一次么?看着别人每个月都有包裹,我呢?我有什么?”

    “你还在外面享受花花世界地时候,我在里面受的苦。你懂么?嘿嘿,本来桑拿那天你就应该挂了,可惜,你的命实在太硬了。”

    浩南他们在身后叫嚷到:“老大,让我们上去弄死他!替老大报仇!”

    我狠声到:“都退开!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上前!”说完。我看着他,心痛的说:“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把你当成亲兄弟的。”

    杨炎摆手:“算了吧,米九。这些话就留着下去跟那些老不死的家伙说吧。今天我既然敢一个人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我要证明自己,我比你强!”

    “好!”我大吼一声,将西装脱掉扔到到一旁:“听着,只要他赢了,谁也不准为难他,一定要放他走!”

    杨炎冷笑着冲过来,踢出两脚。

    我用手挡住杨炎的脚,只感觉双手发麻,这家伙地腿功还是跟以前一亲,那么厉害。

    杨炎一边打一边笑:“来呀,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你怎么只知道躲,不知道还手呢!”他这话刚说完,我的胸口就遭受了十几下的重击。刚一倒在地上,我立刻挣扎着站起来,杨炎是典型的‘趁你病要你命’,以前跟他打架都是如此,一但让他得到机会,他就一定会至对方于死地。

    果然,杨炎飞跳起来,右脚直踢我的脑袋。就在他的腿离我还有一掌距离的时候,我双手合拢使劲将他地腿扣住,狠狠向下一压。

    “砰!”我趁杨炎摔倒在地之际,站起来,抓起他的腿使劲一甩,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我冲着他咆哮:“你不说要证明你自己么?来呀!来证明你自己啊!”杨炎在五米以外的地方吐出了一口血,他笑到:“没想到你变的这么厉害了。我真地不是你对手了。”

    “砰!”我感觉胸口一闷,向后倒退了两步,浑身上下竟然使不出一点劲来。喉咙里一阵火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老大!”众人大叫,杨炎用枪指着我地脑袋,快步走上前,勒住我的脖子,到:“米九,到了下面别忘了等等我,我也会跟着你下去的。”

    我无力到:“你究竟想干什么?”

    杀了你呀。我的好兄弟。”杨炎的胳膊越来越用力了。

    我背着手转动了屠爷送给我的那枚暗器戒指…

    我死了么?当然没有,如是我死了又怎么会坐在太平洋某个小岛上和众女聊天呢?当天。那颗子弹射在了唐晓敏送给我的飞库网纯钢打火机上。打火机就替我挡下了百分之七十的力度,剩下那百分之三十的力量又怎么够杀死我呢?

    我看着小雨点和玛丹日见隆起地小腹,我打从心底笑了起来。

    还有个好消息忘了告诉大家,晓敏和陈芸也怀孕了。

    “喂,夏宇!吃饭了!”一个窈窕身影走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夏小倩,至于她是怎么过来的,呃,一时半会我也解释不清了。只知道她这辈子非我不嫁…

    “恩…扶我起来。”我伸出胳膊,由小倩扶着站了起来。

    夏小倩嘟着嘴:“你呀,就不能小心点!连游个泳都能把脚划伤!真是担心死人了!”

    我嘿嘿傻笑:“我也不想啊,昨天要不是老谢非得跟我比看谁游地远,我也不能伤到脚,哎呦,你慢点!”

    这个小岛上其实,除了我们还有一伙人,听说以前也是混黑道的。依稀听他说起过,他姓谢,叫谢文东。

    不管了,总之我还是喜欢叫他老谢,别看他个头不高,但是刀玩的还不错。

    午后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我懒洋洋的躺在海边打着哈欠。

    “人生啊,总是美好的!”就在我缅怀人生的同时。老谢带着他的两个小妞走过来:“阿宇,你干嘛呢?还比不比游泳了?”

    “靠!”我比出中指,说:“来就来,怕你不成?”

    “哈哈…哈哈…”每个人都有他独特的故事,但是一个故事的关键就是它地精彩程度。看着老谢那张刚毅的脸,我猜想他以前一定是个黑道大哥。为什么?男人的直觉么…

    每天陪着众女在海边晒太阳,到了夜晚就坐在别墅外面吃海鲜看星星,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安逸呢?

    南吴的生意我完全交给了三个老家伙去打理,我不管那些麻烦事儿了,每个月我的银行帐户上都会有几百万资金注入,所以我的吃喝根本不成问题。

    还有,听说浩南要结婚了,对象是菲菲,这小子好象要来这里渡<img src="image/mijpg">月,我打算在找人建一所别墅,人多嘛,就热闹点。

    奶爸仍然每个月都换两个女朋友,他说了,他想找到自己初恋的感觉。

    白骨在我来到小岛之前,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了一句:“我要去戒毒了。”嘿,这小子终于也知道‘金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这个道理喽。

    三豹,四小易,小本,屠爷他们过地都很好,衣食无忧,还愁什么?

    佐威似乎泡上了何小姐,娘咧,这小子的手段还是挺高明的,不过嘛,这绿帽子似乎他是戴定了,唉,可惜。

    值得一提的是许楠,这丫头好象跑去加拿大念大学了,我已以跟唐功成…我的老岳父说过了,让他照顾一下这丫头。

    跟老谢来到海边,我将自己的身分证连同国家安全局的身份统统抛到了海中…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