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8章-曲终大结局
    至于我和小暗的女儿,很可爱,很懂事。我很爱她。她出生以后,我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她的身上了。

    小暗也很爱我们的女儿。只是有时在叫唤女儿的名字时,小暗的一双秀眉会微微一蹙,脸上露出淡淡的悲哀和无奈。

    我和小暗的感情一直很好,结婚以后,几乎没有吵过架。只是在七年前,女儿出生之时,当我不顾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地为女儿取下那个名字时,小暗两天两夜没有跟我说话。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没有心平气和地跟她好好地谈一谈,而是选择了逃避。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谈,也无法把这个问题解决。这是我心中的一个死结,永远无法解开。

    这时候,深秋已至。这一天下午,我走在前往实验小学一一女儿所读的小学的路上,阵阵秋风吹来,瑟瑟瑟,瑟瑟瑟,不暖也不冷,在脸上轻抚而过,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其实我蛮喜欢秋天的,不仅是因为它的气候好,还因为它带着微微的凄凉氛围,淡淡的忧愁味道。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人的一生,忧愁总多于快乐。

    想着想着,我已走到实验小学前了。不少家长已在门前等候自己的儿女放学。

    女刚上一年级,每天上学的时候,都带着期待的心情,而当我接她放学的时候,她总急不可待地把学校里一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和我一起分享她的快乐,分担她的难过。

    我跟她总像朋友一般相处,所以她有什么心事都会跟我说。她做了错事的时候,我不会责骂于她,而是耐心地跟她讲道理。她懂事以来,我几乎没有骂过她,除了一次。

    那是她五岁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天气很冷,于是她偷偷把我放在抽屉里的那蓝色的围巾拿了出来,自己戴上了。而当她从幼儿园回来的时候,我的围巾已被她弄得十分肮脏。那一次,我骂了她,破天荒地骂了她;那一次,幼小的她,第一次看到她父亲生气的样子。

    “爸爸!”女儿的叫声,把我从回忆之中拉回现实。我抬头一看,只见女儿已经走出学校大门,正欢蹦乱跳地向我跑来。

    回家的途中,女儿对我说:“爸爸,我跟小峰(她的同学)他们说我们家有一幢度假屋,度假屋里有一个很漂亮的房间,在房间里,可以看星星,看月亮,他们说想一起去那里看看,去那里玩。”

    我微微一笑:“好啊,下次带他们一起去吧。”

    女儿所说的度假屋,是我几年前在三乡(中山的其中一个镇区)所买的一幢别墅。在别墅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天花板是用特制的玻璃制成的。在那个房间里,抬起头,可以看到天空。有时候周末,我会带上小暗和女儿,到那里度假,在那里住上一个晚上,好好享受人生之中的休闲时光。

    可是谁也不知道,有时候我躺在那个房间的床上,望着满天的繁星,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东澳岛的那一个晚上,我会忍不住偷偷抽泣,我会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

    轻风碧海,满天星斗,虫呜鸟叫,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一幕画面,这一刻的感觉,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永远无法磨灭。

    “对啦,爸爸,”女儿的话又把我的思路打断了“昨天我不是跟你说,我们学校有一个六年级的男生,因为跟同学打架,在周会上被校长点名批评了吗?”

    “对呀。”我点了点头,但仍然在想着那遥远的往事,有点心不在焉。

    “今天我们的老师说,那男生昨天已经退学了,转学到别的学校去了。”

    “嗯。”女儿还在潘潘不绝:“小峰告诉我,那男生之所以跟别人打架,是因为那些人取笑他,说他没有爸爸,说他的妈妈被男人丢弃了,说他是野种。”

    听到这里,我督心上了女儿的话。我眉头微微一皱,感慨道:“现在的孩子呀,可真成熟得可怕。晤,对了,那男生叫什么名字?”

    女儿说:“我也没见过他,但小峰他们说,那男生好像叫节扬。”

    节扬?!

    六年级?十二岁?

    我心中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没有说话,趁女儿不督意,轻轻擦去眼边的眼泪。女儿也不再说话了,拉着我的手,哼着流行曲,一副幸福快乐的样子。

    走着走着,快到家了。而就在这时候,身后一个女子轻轻叫了我一声:“乐扬?”

    我转过头来,只见身前站着一位少*妇,大概三十来岁,眉清目秀,淡雅宜人。

    我怔了一下:“你是?”

    少*妇走前两步,走到我的面前,喜道:“乐扬,真的是你?你不认得我啦?”

    我定睛一看,认真一想,不禁叫了出来:“啊?阿清?你是阿清?”

    那少*妇,竟然是吕清!

    自当年在新加坡的医院里匆匆一别后,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见过阿清。此刻重逢,心中无比激动。

    “哈哈,”阿清轻轻一笑“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也难怪你没能把我认出来,我已经老了,不再像从前那么漂亮了,呵呵。”

    我也笑了一下:“怎么会呢?说真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但你好像没怎么改变,还是那么漂亮。倒是我,我是真的老了,连白头发也长出来了。对啦,你回来多久啦?”

    “昨天才到。”阿清说“我一回到中山,马上打听你的下落,知道你在这附近居住,所以就过来找你,没想到还没到你家,却在这里碰上了你。”

    我一笑:“是呀,真有缘分呀。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

    “嗯,”阿清微微收起笑容,淡淡地说:“我一直和我爸爸在新加坡生活,一转眼就生活了十多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上个月,我爸爸去世了。这一次我回来,是要把爸爸和妈妈的骨灰带回故乡,在这里安葬。”

    我叹了口气:“世事无常,别太难过。”

    阿清点了点头,又嫣然一笑,望了望躲在我身后的女儿,扯开话题:“对了,这是你的女jl?”

    “是呀,”我笑了笑,对女儿说“叫阿清阿姨。”

    女儿有点怕生,小声地说:“阿清阿姨,你好。”

    阿清笑道:“乖孩子。”

    我说:“对了,你的孩子呢?读几年级了?”

    阿清望着我,淡然一笑,好几秒后才说:“我一直没有结婚。”

    我张大了嘴吧,心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不知怎的,我总没心思去想那些事儿。爸爸让我相亲了几次,我都觉得不合适,他索性就算了,让我顺其自然。”阿清淡淡地说。

    不久以前,我一个人在家,还把当年我所用的那台w800拿了出来,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听着手机里的录音文件。

    “乐扬,那天在百佳,我不是跟你说,我真的好想和你好好地恋爱吗?不是说好想和你一起过一些平淡的生活吗?我发誓,当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想和局,我想和你一起把良民票杀了,我以为,我和你谁也没输,谁也没赢,但法官却误判了,说是杀手胜利了…我不再纯洁了,我永远不能得到你的爱了,我已经是一个被糟蹋过的女人了。”

    接着,我又想到当年我答应过阿清母亲的事情:“阿姨,你放心,我们都生活得很好,阿清是我最爱的女孩,我会一辈子都好好地照顾她,对她不离不弃。”

    而现在呢?我却什么都没能做到。

    我总认为自己是一个信守承诺、说到做到的人,但原来,我是天底下最出尔反尔的混蛋。

    想到这里,我可真是柔肠寸断,悲苦交织。

    “小朋友,”阿清对女儿说道“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她的话,稍微打断了我的思索。

    “我叫思暗,”女儿如花儿一般微微一笑,说道“东方思暗。”

    我心中一震,不禁想起当年在医院里,我跟小暗说,我决定要为女儿取名为“思暗”的时候,小暗的神色暗淡了下来,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黯然失色。

    我可以为女儿想到千个百个名字,再逐一筛选。那些名字,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只喜欢女儿现在的名字。

    我回过神来,望了阿清一眼,只见她也望着我,同时似乎在想着一些什么,一脸复杂神情。我们就这样子相互对望着,一刹那间,无数往昔的片段在我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想起万千往事,想到人生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心中有几分酸楚,几分遗憾,几分感慨。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阿清,由不得痴了。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