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GAMEOV
    任建文冷静了一下,道:“天宝,我和你并没有仇恨,为何一定要让我死心?”

    “仇恨?那种东西是什么?哈哈,对我来说,如果你乖乖地玩游戏,乖乖地找神之套装,乖乖地在那个世界玩也没什么关系。可惜你偏偏玩到一半不想玩了。真是遗憾,因为你不肯听我的话啊,我很生气,所以打算要让你彻底地不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哼,难道当初九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成为魔王的?”突然想到九冥,不知怎么的就顺口说了出来,任建文发现天宝脸色微微一变,道:“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怎么说我们也玩过同样一个游戏啊!”任建文摊了摊手,道“你倒是让他彻底对世界死心了,既不在乎自己的命,也不在乎别人的命…不过这么说来你也跟他差不多情况嘛,凭什么你是神,他就是魔呢?”

    “咯咯,他自己愿意去做魔的,谁又知道他怎么想的。”天宝脸色阴晴不定地说,任建文紧紧盯住他道:“你做这样的事,我不相信就没有人来主持公道!”

    “公道,公道是什么?简直是笑话!我随便做什么又有谁能够管得了?公道是你们这些没有能力自保的人制定出来明哲保身的,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天宝继续冷笑道,只是被他的力量钳制在空中的云母渐渐的连挣扎的力量也没有了,云羽裳看见,连忙提醒任建文注意。

    任建文无奈地道:“放开她吧,你何必要这么做,如果想要我死的话,直接朝我来不就行了?”

    天宝冷冷笑着,那股力量似乎猛地加大,云母发出窒息的一声闷哼,头一垂没了动静,任建文大吃一惊。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手中仙针已出手:“你实在欺人太甚!”

    天宝咯咯笑着,还是轻松避开他的仙针。一向有着自动追踪功能的仙针在此刻犹如失效的磁铁一般,竟然不能够打到天宝。而天宝一跃,又已经将云父高高架到空中,任建文听见云羽裳的尖叫,心里也着实愤怒已极,收回仙针召唤出自己地装备。这一回拿的不是穿云剑而是落尘弓,一把握住弓体,另一手抽箭搭上弓弦,瞄准天宝。

    天宝似乎对他拿出落尘弓感到分外讶异,手上动作一慢,双方便在室内猛地安静下来。

    “妈妈!”云羽裳哭着跑去看云母的情况,任建文丝毫不敢分神。他可见识过九冥的脱身之术,所以丝毫不敢大意,紧紧瞄准着天宝,天宝自然感受到这种威胁,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道:“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的?”

    “不是你自己让我去收集神之套装的么?”任建文冷笑道,天宝焦躁地道:“不对,它不该在你这里!它怎么可能在你这里?”

    “九冥送给我的,有什么问题么?”任建文想那个拿落尘弓的也是九冥地下属,白送给自己也不算有什么问题。

    天宝手上更加迟疑,任建文道:“你还是赶快放手,别再乱来。否则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接着一笑,道“想必你也知道,这套武器砍中的不管你是神还是魔,都不可能再活下去。天宝,我不知道你今天做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到底还是不忍心变成那种局面。”

    “可恶!如果我一放手,你才会一箭发过来吧?这种傻事我才不干!”天宝咬紧嘴唇说道,表情更加焦躁了。云羽裳忽然抬起头来道:“你不要伤害我爸妈!大不了你拿我做人质算了!我不会让建文伤害到你的。”

    天宝和任建文都愣了一下,天宝脸色立即变得好看起来。笑道:“你说的没错,有你在手,我想他是不敢乱发箭的。好,那你现在就走过来。挡在我身前。之后我就把你爸爸放了。过来吧。”

    任建文大吃一惊,道:“羽裳。不要过去!”虽然不明白为何天宝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不,或许在之前已经有预谋了,只是他还不明白而已,但是云羽裳自然不会听他的。她一步一步地朝天宝走了过去,致使任建文手中地箭也发不出去,他当然很清楚如果自己发出去,天宝就会伤害到云父,这样一来也许自己和羽裳安全了,但羽裳绝对会一辈子都活在良心不安里。

    任建文这个人有时候虽然很粗鲁,但在这个时候,偏偏没办法下定决心。当羽裳快要走到天宝身前时,任建文手中忽然一轻,被谁夺走了弓箭。

    这一惊非同小可!任建文悚然回头,却见到九冥姿势悠闲地站在他身后,拈弓搭箭,整个动作看来非常缓慢,但分明又是非常快的,因为在云羽裳还差一步走到天宝身前时他才拿到弓和箭,但是在云羽裳那半步还没走到之时,他手中的箭就已经“咻”地一声射了出去。

    任建文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简直是没有眨眼的时间,天宝惊恐的叫声已经贯穿了耳膜:“啊…!”但是这一声并没能持续到多久,因为那箭之后,原地已经没有天宝地影子了,箭也不见了,任建文心里惊悚地看着那只剩下些微灰烬表示着似乎有东西曾经在那里的地方,手心里微微冒出了汗。

    云父也砰地一声落到地上,云羽裳被这变故也惊得几乎没回过神,听到声音才急忙奔去呼喊她父亲。任建文转过头,瞪着九冥,脸色还是煞白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九冥耸了耸肩,道:“我就要回去了。顺便说一下,空桑国的国王当起来真是索然无趣,不然既然我决定了要当,当然就要一直当下去。”说着一面把弓塞回任建文手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悠闲地朝外面走去。

    “你给我站住!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建文止不住气愤地想要个说法。他今天的惊悚可不是白挨的,凭什么这家伙就这么若无其事地要走回去,简直是太叫人郁闷了。九冥摊手道:“我怎么跟你说啊?这件事说起来其实也不复杂。其实就是…”

    “就是什么?”任建文看见九冥的目光朝云羽裳扫了一圈,他也想去帮着云羽裳看看云父云母怎么样。但担心九冥就这么走掉,于是道“你别走,等一下讲给我听。否则我还是会去那里找你讲地。”

    九冥无奈地跟着他回转过来。任建文用法术托着二老将他们送入卧室。云羽裳担心得不得了,打了电话叫了医生,之后只能惶惑地看着任建文和跟在他后面的九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任建文当然还要安慰她一番,让她不用担心。天宝并没有将云母杀掉,任建文虽然觉得很诧异,现在更对于九冥竟然那么决绝地就一箭射中天宝觉得非常愧疚。也许天宝有什么难言之隐。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任建文改变不了对天宝的印象,这孩子从一开始就是以小孩子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的。

    医生来了之后,任建文便将九冥拉到一边去,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竟然会跟着自己,天宝又是为什么这样对付自己。

    九冥道:“你知道我也是游戏者。”

    “没错。这我知道。”任建文应道,九冥又道:“其实我第一个找到地武器就是落尘弓。但是当时并不明白它的用途,所以…咳,所以做了一件好象很要不得的事。”

    “什么?”任建文诧异。

    “总之那件事让天宝那家伙发狂了,所以他也用对付你的手段对付了我一遍。而且在之前就将落尘弓抢走了。所以嘛,那次我是很吃亏。”九冥泛泛而谈,任建文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变成一个魔王了。但是凭着他的实力竟然能够从天宝手里全身而退,可见他当初地实力已经有多么厉害了。

    “但是我又没做什么让他发狂的事,他干吗要对我这么做?”任建文郁闷地道,九冥叹了口气道:“他大概是很讨厌你半途而废,好象收集齐了整套装备之后对他有什么用。不过我管他那么多。只要杀了他就行了。呼,反正我的气也出了,就这样吧。”

    “你这根本就是在敷衍我。”任建文实在不喜欢九冥这种态度,完全没把他地心情考虑在内。九冥斜眼道:“我觉得你即使出于感谢我地心理,也应该不要追着我不想说地事继续问下去。跟如花似玉的妻子一起过生活不是很好,被天宝打扰可不是一件好玩地事。”

    “…你太残忍了。”任建文叹了口气。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如果九冥不出现,任建文实在也无法想象自己能用什么办法解围。

    “错,我残忍是他逼的。真不好意思,我觉得我现在的心已经可以做神仙了。见识过神仙定义地你应该不会反对我这个想法才对。”九冥朝他眨了眨眼睛,之后离开。任建文也没有意思要留他。

    现在连天宝都不存在了。他和云羽裳应该能过得更加平静才对。不过要怎么向那两位老人解释这么一件事…恐怕比较为难。任建文最终决定把他们俩的这部分记忆给封住,免得惊慌。

    云羽裳得知父母身体并无大碍之后终于松了口气,对于任建文提议的把这部分记忆封印,她犹豫了一下。也点头同意了。毕竟这样的记忆对于两位老人来说并不太好接受。告诉他们任建文的事也没有必要。经过今天地事之后,任建文却反而更加坚定了要和两老度过他们剩下的所有日子的心情。

    任建文的这个决定当然得到众女的一致称赞。

    后记

    如茵的草地上。嘻嘻哈哈地不停打闹的是几个年龄相仿地小孩,男孩自然和男孩玩作一堆,女孩与女孩也在一起研究着她们感兴趣的东西。而他们的母亲则在一旁坐着看着他们玩闹,只要不至于闹得红起脸打起架来,便随他们疯去。

    “各位姐姐,建文哥哥要进来了哦”灵儿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这是她自己的空间,自然随处都能听见她的声音,正在玩闹的孩子们和互相窃窃私语地母亲们听到这句话。都不由站起来,迎接任建文的到来。

    任建文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云羽裳,而云羽裳怀里则抱着可爱地女儿任婷婷,孩子们一拥而上,一个劲地叫爸爸或者爹爹或者妹妹的,让任建文再次恨起自己竟然没有三头六臂可以一把将他们所有人抱起来。

    “小家伙们听话吗?”

    “听话…才怪呢!一天都要打上好几架,我们拉都还拉不开。”

    岚儿撅嘴道:“最要命的是他们还老是欺负小弟。让小弟载着他们飞上天去。我说你们想飞上天的话自己去飞啊,这些家伙没有一个肯用功地!”她地肚子也微微有些大,但是龙的生育周期与一般人不同,所以恐怕要等上很久很久才会分娩。

    任建文一见她便想调笑,附耳去她肚子上听着声音一面道:“这是要生个蛋呢是不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岚儿气恼地一扭他耳朵道:“就算是个蛋你也得认了!以后孵蛋还要你来,知道不知道?”

    任建文只好求饶。不知道她这一手在哪里学地,倒是以前的粗鲁手段还要受用些。眼前这些娇妻美眷可都没有扭人耳朵的习惯啊!任建文揉着耳朵站起来,道:“那最近你们修炼得怎么样?”

    这话既是问大人又是问小孩,小孩们自然踊跃报道,说道自己练得如何如何了。然后被某人扯后腿说是吹牛,任建文也只有苦笑。怎么说呢,他当然知道一个人要成为神仙到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算老爹是神仙,儿子也未必就能继承父业。不过到底还是有些望子成龙的心情。

    这些孩子都在这虚拟地空间里长大的,对于外界更是不怎么了解,以后如果又修仙不成。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正想着,许飞烟说道:“建文,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孩子们送出去上学?”

    任建文听见不由得皱眉,道:“现在那种教育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很糟糕的。孩子们出去上学说不定还会被外面的风气带坏。”

    “这我知道,不过我们都会很注意的。而且我们也并没有打算让孩子学得如何。主要是他们得学会怎么跟人相处。”许飞烟坦言道“毕竟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所以他们学到地也只是一家人的相处之道,不知道怎么跟陌生人相处。所以送他们出去是必要的。如果以后…他们不能成为神仙。好歹也能够在社会上好好生活。”

    任建文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于是点点头道:“你说得对,那等一阵我安排一下就好了。”

    众女皆展欢颜,任建文只觉得人生得意之时。再也莫过于此刻的舒适。至于太过长远的。他却没想得太多。现在他只是将自己作为普通人来生活。

    “你在干什么?”

    一片虚无之境,声音幽幽地响起。似乎要使人惊吓一跳一般。正专心地朝某个地方扔进东西的人吓了一跳,随即站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地灰尘,笑道:“我在扔东西。”

    “为什么要扔呢?”

    “想把前尘旧事都扔掉。”

    “扔得掉吗?”

    “当然扔得掉,现在我就已经不记得了“难道不会再想起来吗?”

    “可能会,不过现在我是不想去想的。”

    “那如果有一天想要想起来呢?”

    “那就叫人去帮我打捞啊!”“叫人帮忙也可以?”

    “当然可以。”扔掉了前尘旧事的人笑着说道“我就曾经帮人找过呢。只不过自己扔掉的东西,自己是找不回来的。如果别人不肯帮着找,就有点麻烦了。”

    “那万一没人帮忙找呢?”

    “当然就要想办法叫人帮忙找啊。不管什么办法也好。”

    “对了。”扔了东西的人正要走,突然回过头,问道“你是谁?”

    “我是…我也朝里面扔了东西,所以不记得我是谁了。你可以帮我去找回来吗?”

    “哈哈,不可能,那可是件苦差事,你只能骗不清楚这种情况的人去找。”那人笑了起来,潇洒地离开了。

    “可是如果骗人去找的话…说不定…对方不会意识到,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啊!”20xx年,某大学校园。

    “任剑!你给我出来!”一名嚣张之极的男生身边围绕着许多看起来是他地支持者的人,对着一间教室大声喊道。在教室里被喊到名字的人虽然并不打算理会这些家伙,甚至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却猛地被一只纤纤玉手揪了起来。

    “干吗啊,老姐?…”抬头看见任婷婷那张冷若寒霜的俏脸,名为任剑地少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战战兢兢地问。

    “出去!”

    “出去?”任剑觉得莫名其妙“可是这里是我上课地教室,我的位置啊…为什么我非得出去不可?”

    “任剑,我告诉你,你要负起男子汉地责任来,不能给我们任家丢脸!”任婷婷纤手一指窗外叫嚣着的一群男生,道“看见没有,像那种人,你应该狠狠将之打败,以彰现我们任家家风才对!”

    “拜托,我要是再打架生事,非被老爸生劈了不可。你到底是不是我姐啊,居然这么害我,还拿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都替你脸红。”任剑可没有意思要做父亲家法之下的牺牲品,懒懒地挥手道“而且像这种家伙,理他们干什么?多叫两次就没事散了,他们有本事倒是跑进教室里来找我。”

    “…喂,你这个胆小鬼!爸爸知道你的表现一定会很失望的!”

    “我觉得少惹些事爸爸才会高兴。你有本事,自己去把他们揍到滚吧。”任剑一副雷打不动的神色,继续趴下去睡觉,不再理会姐姐的叫嚣。任婷婷虽然觉得郁闷,却也没办法硬把他提出去扔进那群男生里,毕竟那样一来,她多年塑造成功的淑女形象可就毁于一旦。

    果然,上课铃一响,那群男生就全都消失了。任剑觉得很无聊地上完了这堂课,接着没课了,这时候他倒盼望着有谁来找他麻烦,正当防卫可真是好借口啊,百用不滥的。哈哈…正这么想着,居然就真的从面前冒出来一群气势汹汹的男生来。

    “哼,臭小子!你有本事倒是一辈子不出教室啊!”任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跟他们辩解,像这种人,只认拳头的。而任剑觉得自己的拳头也够硬,足以对付这群家伙。

    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这群男生,他们躺在地上瞪大眼睛怎么也不相信竟然会这么容易就被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小子打败。任剑则大大打了个呵欠,仿佛这时候觉才醒,从他们身体上跨过去,继续往前走。

    “喂,等一等。”

    任剑停下脚步,以为是自己幻听。

    “你身手不错嘛。”那声音仿佛带着很深的诱惑,笑道“你要不要玩一个游戏?”

    “游戏?”

    “没错,很好玩的游戏,要不要来呢?”

    虽然连说话的人也没有看到,不过反正正无聊,他也不是没见识过一些非人类的手段。任剑这么想着,脸上露出无所谓的笑容,轻松地道:“那我就玩玩看吧…如果好玩的话。”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新的游戏,刚刚开始…

    全书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