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章大结局
    年底一般都是总结比较多,今年似乎也不例外,不过这规模出奇的大,覆盖的范围也广,似乎有点一网打尽的感觉。

    机械、电子、化工等等行业的专家学者们齐聚首都,其公开的名义是共和国科技工业发展回顾,按未来即将流行的行话来讲就是年会了。

    一帮人济济一堂,挂上一条长长的横幅,台上做的都是领导,再推出几个代表来做一下关于类似昨天、今天、明天的报告,非常的有忆苦思甜的风格。

    当然国家不会没事就把全国的这些精英们聚集在一起的,据长久得到的内部消息是领导们对高科技发展计划正式启动举棋不定,准备借此机会举行一次最大规模的论证。

    长久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个什么高科技发展计划的东东就是863了,好事多磨啊,要是按照正史的发展,那至少还得半年才能启动。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提速的倾向,这样也好,长久暗想,他可是准备了好长时间,毕竟上面要求对半导体业内人士来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高层有这个需要,毕竟这些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弄明白的,能弄明白的绝不会进入决策机构,因此进行一次扫盲是绝对必须的。

    以前就曾经来过这么一回,毕竟十年动乱对国家科技的摧残有点沉重,自从提出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之后人人都这么跟着喊,但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从科技中将生产力提取出来,因此政治局曾经邀请顶尖的科学家开课,讲述科技发展史。

    至于这次年会,高层更是下达了部级以上领导全员必到的命令,更是针对各行业开辟了专门的茶话会,讨论发展的策略。

    长久的身份有点特殊,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中国国籍了,但是在半导体、计算机软硬件领域,似乎还没有什么人能与他抗手的。

    不是说国内其他专家都是吃干饭的,只是封闭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闭门造车,在外国产品的极度冲击之下,国人的自信心严重萎缩,哪怕有志气的就被磨的差不多了。

    这才不得不倚仗长久啊,俗话说得好,外来的和尚会炼金(没写错吧…),更何况长久这个本土精英海外镀金的…长久只不过是一个失意出走的研究员而已,当年一腔热血早就挥霍空了,不过火当然还在。与当年落荒而逃的情景完全不同的是,如今海归可是衣锦还乡,手里还握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与技术。

    这区别就大了,若是以前的长久可能叫破了嗓子也不过是一唐吉柯德式的人物,如今的他哪怕放个屁也有人取样研究这东西到底会含有多少种维生素。

    夸张了点,不过拜国人那疯狂崇拜洋货的思操所赐,长久现在还真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走到哪都是一大帮人,非常之过瘾。

    “余所,你说我若在领导面前这么说会不会有负面效果?”长久拿着一支笔,在纸上指指点点,向余所请教,毕竟面圣自古至今就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余所倒没啥反对的,眼睛只是轻松一扫:“你怎么说都无所谓,毕竟还不是你一个人忽悠嘛,领导是绝对不会有异议的。你要关注的其实并不是领导,而是那些专家。他们肯定会对你这些理论想法提出这样那样的诘难,他们可是出了名的顽固,理念或者和你根本不一样,不说服他们,想让领导接受可就有点难了。”

    “嗯,不错。”长久点点头,又在纸上加了几句“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

    “没什么了,你自己不要太张狂就可以了,唉。”余所忽然叹了一口气,悠悠说道“其实你这次能参加专业研讨会还发生过曲折,要不是领导力排众议为你担保,恐怕…”

    “哦?”长久抬起头来,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是我这个身份的问题吗?”

    “可不是咋滴!”余所说道“你不知道,中科院曾经发生过泄密事件,而且是涉外的。”

    “有这等事?”长久大感兴趣“说来听听,一定很刺激吧!”

    长久这态度让余所哭笑不得:“这可是关于你的事情啊,你居然没点感觉?”

    “我又没做,有什么感觉?”长久奇怪道“什么东西泄密了?”

    “银河机!”余所吐出了三个字,有点咬牙的意思。

    长久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怪不得余所说的这么郑重,连带着他也紧张起来:“这可是大事啊,我早就说过那帮子家伙不会做事,这么先进的高科技产品也不知道保密,真是败家啊!”余所摆摆手道:“你错了,当年测试的时候你也在,后来根本就是把这东西给当宝一样给供了起来,外人根本没有接触的机会。以当初而论,银河机可以算是亚洲第一的大型计算机了,就连日本都没有这种技术。”

    “嗯嗯,后来呢?”长久继续问道。

    “后来美国人就用上了动态摸s内存共享技术。”余所慢慢说道。

    长久有点明白了,银河机是个创举,借鉴了当年757的不少技术,作为设计者之一的长久对这个太熟悉了。

    银河机上使用了各种另类的技术规避开发风险,摸s动态内存共享技术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例,但是…“美国人用到这个技术似乎没什么稀奇的啊,难道说这就能确定泄密?”长久发出了疑问,老美技术发展的状况他还是清楚的。

    余所道:“的确,以美国人的技术力开发出类似的技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是在这之前,日本人的大型计算机技术突飞猛进,短短一年时间就跨越了多种障碍,实现了非常大的飞跃。”

    是这样啊,长久恍然,这就比较可疑了。

    那个时代日本虽说是现代化工业强国,貌似半导体异常之牛b,其实美国人早就防着了,关于计算机的最先进的技术从来就不曾流入过日本,鬼子所有最尖端的成就几乎都是建立国家大型计划上面。

    鬼子的<img src="image/ruijpg">片技术的确厉害,偏偏在高性能计算机方面烂的可以,所谓的几大计算机公司做的产品外表光鲜,性能一塌糊涂。

    这也可以理解,只要给日本人一项技术,他们能把这东西的价值榨干,做的比正主还成功,不过你要是让他们啥都不知道的硬上肯定是漏洞百出,航天技术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人似乎刚好相反,你越是给他技术他越是摊在地上一事无成,反而越是封锁越能发挥潜力,真是奇哉怪也。

    “你的意思是共享内存技术是日本人卖给美国人或者是交换了技术?”长久想了一下,发出了疑问。

    “我们掌握的情况的确如此。”余所苦笑“这就不得不怀疑我们这边除了篓子,一调查果然是这样,一个技术员以五万美元的价格把资料全部卖了。”

    长久很想一拳砸在茶几上,但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毕竟茶几是玻璃的。

    “这混球抓住没有!”长久沉声问道“md,咱们这怎么尽出这号品种!”

    长久心在滴血啊,银河机的开发他虽然没有参与,但是可以说是间接的技术提供者,本想振兴中华的,好嘛,现在都便宜鬼子了,难怪现在鬼子的大型机居然可以同ibm叫板,原来是这么个原因啊。

    “当初我走之后,是不是怀疑我!”长久忽然说道。

    “…”余所沉默了一下“没错,你是第一个目标,毕竟你完全符合这个条件,但是领导却非常相信你。”

    我说那些时候怎么国内做事分外艰难,原来还有这么层关系,长久这才明白前因后果“那后来怎么没消息了!”

    “后来那个叛徒自己暴露了,他叛逃了!”余所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他很不喜欢在这个话题上多扯,于是说道“这次茶话会你可得小心应对,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日后如何发展的大事,领导需要你们的意见才能做决策,万不可冲动。”

    “我明白!”

    国内的大型机项目似乎自银河机而绝,多少年没有寸进,固然有技术方面的原因,没有大能高瞻远瞩的指路却是最大的原因。

    八十年代技术爆发,特别是计算机技术更是花样繁多,就连美国人都不知道该向那方面前进,只能由市场解决,中国就更不知道怎么走了。

    微机、大型机、软件、工作站,这些都是发展的方向,没一个都能耗掉大笔的金钱与人力,中国的科研体制则决定了必然不能自然进化,只能有上层来决定该往那方面投入资源,这就必然会导致误差。

    一直以来,决策都是一句话…跟着形势走,貌似很有道理,的确也发挥了一些作用。当年大型机兴起的时候,我们也没落后,做的还有模有样。

    后来兼容系列走红,我们同样紧跟脚步,发展出了一批机器。但是到了微机时代这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眼见着微机肯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个没有问题,问题是用哪个标准。

    这个还可以摸索,毕竟还有国产的021系列可以选择。但是大型机、小型机、工作站、微机乃至集成电路到底该优先发展哪一样,大家就没个谱了,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一般都倾向于大型机。

    这是历史条件决定的,中国研制大型机素有传承,而且有着理论体系,而且现在国际上喧嚣尘上的五代机更是决定了国家不能无视,怎么也得追赶啊。

    这就是长久在茶话会上听到的声音,几乎都在疾呼开发五代智能机,仿佛不上智能机就会沦陷亡国灭种,弄得长久心烦意乱。

    与会的都是电子、计算机、半导体行业的专家,全是响当当够分量的人物,向来在国内一言九鼎,就连领导们也得听他们的意见方能作出决策。

    但是这…狗屁不通,长久对这些言论嗤之以鼻,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

    光会喊口号是没有用的,没有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咱底子本来就不厚,就不要玩那些花哨东西了,有这心思不如将基础打的扎实点。

    “长久!你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国外也见多识广,你也是说几句!”领导笑着对长久发话了“别像个闷葫芦似的。”

    “那我就说了啊!”长久清清嗓子“小子才疏学浅,只想请教在座的前辈几个问题。”

    现场马上安静了下来,刚才都在争吵的专家们好像无视长久的存在,其实心中还是相当的重视的,或多或少的抱着一点敌意,毕竟这小子在国内什么资历也没有,只不过在国外打出了点名气就被排在了他们前面。更何况,大领导特地点名要长久发言,更是激起了现场各位的敌忾之心。

    “第一,我在国外也听说过五代机的消息,只是或许能力不够吧,我总是搞不明白这个所谓的五代机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还请各位为我解惑。”

    长久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这个其实早有公论,五代机就是智能计算机,终极目标就是让计算机能够接近人的思维方式,其中的理论有不少,模型也有几种。

    长久自然也知道,不过他知道这东西实在是水月镜花,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关注过。

    不过在场的专家们可都是对五代机抱有很大的希望,立即开始洋洋洒洒的解释起五代机的起源、功能、用途等等的东西,同时心中对长久的评价立马低了一个层次。

    长久算是听出来,可能穷追猛赶都达不到国外的技术,这些专家们都把宝押在了下一代计算机身上,他们现在计算机工业落后的原因都归结在了计算机的发展迟了,想在五代机上面找回场子。

    “各位果然高见,曹某人十分佩服。”长久拍手笑道,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我想知道我们国家有多少计算机,都干什么用了。”

    众人一听,心中立马就有点不舒服了,长久这话问的太毒了,要知道当时中国的计算机实在是太少了,抛开微机不算,真正能用的不过几万部,可以说对国民生产力的发展微乎其微。

    看着这些专家们哑口无言,领导也明白了长久什么意思了。

    是啊,中国不缺计算机技术,可是这只是为了造计算机而研发,根本不是为了提高生产力。至于银河之类的大型机又都是用来特殊研究上了,工作领域非常的窄。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什么落后啊、赶超啊,那都是虚的。”长久把茶杯放下,一反常态的慷慨激昂“我以前小的时候看到杂志上报道外国人什么什么大型计算机开发成功,也曾经幻想只要中国人能把这东西造出来就是世界强国了,计算机技术也就一步到位了。”

    “说实话,我们做到了,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吗?我们的技术依然落后,而且越拉越远,根本看不到前面人的背影了。这是什么原因,我到了国外才知道,原来我们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

    “工业基础乃至国力的制约,老外所有的技术从出现到发展都是遵循着实用原则,市场有需求,工业上有需要,这才诞生技术。技术从开发出来就是为生产服务的,计算机同样如此,它的作用只是用来同传统行业结合来大幅度的提高生产率的,只是一个辅助,离开了传统工业,计算机能发挥的功能万不及一。”

    “而五代机,说实话,我在国外根本没有发现有哪家公司在开发相关的技术,叫嚣的最凶的也就是日本人,成果也是寥寥,这里面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曹某人在此不妨说个大话,集成电路的制程没有发展到单片十亿晶体管的规模,五代机是不可能出现的!”

    “当前在市场上有点影响力的计算机企业无不在绞尽脑汁的提高现有的技术,计算机行业是个朝阳行业,占领市场主导地位抢占标准才是我们应该重点发展的,跟在别人屁股后头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这就涉及到工业基础的问题了,技术开发最终目的不过就是让国家富强,我们连这个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做到还谈什么开发先进技术?所以我以为,当务之急是将计算机应用到社会各处去,提高我们的工业能力才是正道。”

    长久说了这么大一串也有点口干舌燥,精神却是极度的兴奋,领导席上则是一阵私语,看不出是认同还是反对。

    不过专家们立马提出了异议:“照你这么说,那我们的高性能计算机没有用喽,就不用发展了?”

    “高性能计算机又不是只有一个做法,你们只不过拘泥于五代机而已。”长久轻松的反驳“五代机虚无缥缈,就连技术最强的美国人也不敢轻言成功,有很大的风险。高性能计算机倒是非常简单,哪怕只用大量最基本的微处理器都可以搭建出一部不逊色于向量机的高性能计算机。”

    场下一片哗然,毕竟都是干这一行的,长久这话说的大了,专家们纷纷嘲笑长久胡言乱语。一部超级计算机涉及到的东西方方面面,哪能说成功就成功,更不用谈长久居然说只用微处理器搭积木似的搞了,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概念。

    长久微笑着看着这些专家们躁动,混不在意。他说这话可是有十足的把握的,因为就在前不久,长久香港晶体管实验室已经成功的使用128颗特制的k32-pro处理器搭建出了一部高性能试验机,运算能力达到了空前的300mips(每秒处理三亿条指令)。

    这些处理器都是经过改进的,增加了一项非常奇怪的特性,那就是高扩展特性。新处理器支持两种高性能模式,开放模式与封闭模式。

    开放模式可以不需要外部元件就可以互联,最高支持128颗处理器连接在一起;而封闭模式则需要专用的连接部件,不过却可以支持高达上千颗的处理器在同一个系统工作。

    这也是长久借鉴了sparc的构造提出的一项改进,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小,但是却得到了高度的扩展性,为了多处理器的并行运行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平台,这样就不需要专门设计一种工作站系统来支持了。

    长久打开了箱子,拿出了一份数据资料,递给在座的专家们传阅。

    资料上面记录的都是这部试验机的性能及一些数据,看的那些专家们冷气只抽,做声不得。

    长久还解释道:“这只是一部样机,实际还可以达到更高的性能,只要将单部机器的处理器数目降到64颗,然后通过组建成机群系统,通过专用的高速开关互联,多部机器的性能足以击败目前世界上任何的超级计算机。在座的都是前辈,想来不会不理解这东西。”

    专家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知道长久说的是实话,心中不约而同的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失落落的,好像所做的所有工作都完全没有了意义。

    领导们对这场龙争虎斗非常满意,那份数据他们也看了,虽说不太懂,但是看专家们的表情也知道这是个不得了的东西,因此对长久的信心更是大增。

    接下来几乎是长久的表演时间,虽然专家们依然有一些问题但是已经同意气相争无关了,更多的是一种探讨交流。

    气氛一下子都变的和谐了起来,长久也就畅所欲言,将心中对未来的构想全部说了出来。

    “年轻人那!”

    领导叹了一口气对长久说道:“一身本事,一腔热血,这是好事。但万不可操之过急,你还需要多多的磨练啊,好好干。”

    这句话说的长久一愣,知道会议结束也没咂摸出这是什么意思,只好去问余所。

    余所只是摇头苦笑:“都告诉你了,不要锋芒毕露,你还是不听,唉!”

    长久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问道:“会上挺好啊,似乎也没什么冲突,难道我又做错了?”

    “算了,说也说不清楚。”余所挥手“等消息吧,估计很快就会吹风了,你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莫名其妙!”

    长久看着余所的背影咕哝了一句,他反正搞不懂这些东西。

    反正自己爽了,该尽到的义务也尽完了,至于历史会不会变向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长久依然在极力的整合着各方面的技术力量,准备开始进行他的逆天攻关。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现在手里各方面的人才并不缺乏,长久不管上面会不会按照他的意思来,反正自己已经动手开干。

    他的天下研究室,与其说是一个研究机构还不如说是一个工厂,各式各样的设备齐全,几乎能做出任何东西来。

    其实长久就是这样想的,目前中国还脱离不了手工劳动的范畴,根本没有达到现代化生产的行列。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计算机技术融入到各行各业当中,因此自动化研究实在必行。

    长久联系了国内几家自动化研究所,签订了几个大合同,不遗余力的整合技术,共同发布自动化标准,建立了一个通用自动化平台,任何人只要使用了这个平台,就可以非常之容易的建立一条自己的流程。

    至于与半导体相关的生产制造设备,这个就比较的难了,哪怕从国外购买先进设备,那交货周期也是长达14个月,买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因此只能着手国内自己的力量了,长久一方面联系了国内这方面的研究机构,取经学习,另一方面还利用手里的资源,大开方便之门,让有志于此的研究人员们到香港参观学习,实在的参与到虞博士的集成电路改进项目中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说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还是有的,只是限于工业基础,做出来的东西达不到要求而已,只能一步步来了。

    这方面长久花费的心力是最大的,涉及到整个社会的基础薄弱,实在是没有速成的办法。至于其它想得到的计算机方面的应用,长久反而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简直是水到渠成。

    那时候中国根本想不到的应用,长久都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开始一个项目,都是买的现成的,钱也花不了多少,十万美元足矣。

    那些大学、研究所、工厂花费了大量精力研发出来的各种技术在长久看来都是十分的有意义,只差一步之遥就能进入实用阶段,却在开了成果鉴定会之后束之高阁,十分之可惜。

    其实在那个时候,中国已经站在了工业化国家的门槛前,所有的成果都是自然而然的形成,只需要轻轻的一个推力就可以完成质的转变。

    只是这个质变自始自终都没有完成,临门一脚啊。

    (全书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