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意外的结局
    渐渐的,夜幕降临到归来峰,几个人寻了一个山洞,在里面暂时落脚。小黑和包正在外面守夜,诸女在里面休息。

    白天只顾奔逃,没来得及准备食物,包正也不敢笼火,怕暴露行踪,所以,现在他们才体会到什么是饥寒交迫。包正和小黑默默地相对而坐,包正忽然对小黑说道:“现在你后悔吗?小黑。”

    小黑在黑暗中咧开了大嘴:“洒家就后悔没带上来两坛酒,直娘贼,这些官兵实在可恶,像尾吧一样,紧跟着不放。要不然,洒家早就打一只野猪,烤来吃了。哈哈,包子,还真怀念你的烤肉啊!”包正也不由咽了一口唾沫,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回忆起了和小黑一起并肩奋斗,包正忽然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收获却是来自精神上的,亲情、友情、爱情,成为了自己现在最大的财富。

    山洞里传来了几声梦呓,包正的心头顿时暖暖的,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逃离这里,给所有疼爱自己的人、也给所有自己所爱的人带去幸福和快乐。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找了一处山泉,灌了一肚子水,然后,继续开始逃亡。半路上,包正采到了一些野果,递给众人分食。

    小黑也曾经用钢叉捕获了一只小野猪,但是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不得不放弃了烤乳猪的打算。

    众人一路爬上去,在中午十分,终于爬到了山顶,也走到了绝路,因为山的背面,全是陡峭的悬崖。到现在,包正终于明白这座山为什么叫做归来峰了。

    众人忽然有了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包正望着众人,心头一阵酸楚,口中喃喃道:“是我连累了你们!”

    阿紫上前抓住了包正的手:“包子哥哥,我们都是自愿跟着你的,我们不后悔!”

    其他三女脸上也露出了坚毅地神色,包正想不到她们到了这个时候,竟然反到如此镇静。于是不由大笑道:“今日我们能同生共死,不亦快哉!”

    话音刚落,只听不远处传来了几声大笑:“哈哈,大名鼎鼎的包大人也走上了绝路,预料到自己的灭亡了!”

    随后。在林中钻出了大批的官兵,为首一人,正是张俊。他现在已经是兵部侍郎,在接到了这边的报告之后,就率领着两千人马。飞速赶来。

    包正一见对方势大,于是就轻声对众人说道:“我们先拼杀一阵,然后。就一起跳崖。”

    众人听了,一起点点头,此时,大家都抱定了必死之心。

    张俊得意地望着众人,然后说道:“玉屏公主,皇上吩咐我转告你,你要是肯回头,还是他的宝贝女儿。”

    玉屏冷冷地摇摇头。然后握住了包正的手。张俊露出了一副遗憾地表情,咂着嘴摇摇头,然后又转向了秦娥儿:“秦小姐,丞相也希望你能回去,父女团聚。”

    秦娥儿也摇摇头。抓住了包正的另一只手。包正只觉得两股暖流顺着二女的手流淌进自己的心田,心田里充满了暖意。

    这时。完颜飞凤忽然说道:“张俊,我是金国的公主,是完颜兀术地女儿,你要是害了我们,就别想议和!”

    包正等人听了,也不由吃了一惊,虽然早知道完颜飞凤身份很不一般,可是想不到他竟然是金兀术的女儿。今日到了危难关头,她才肯揭示这个秘密。

    张俊听了,也愣了一下,对于这个女子,他还真有些拿捏不准。思索了一番之后,张俊对完颜飞凤说道:“完颜小姐,你说的现在无法证实,不如这样,你且先到我这边来,等我回去查证之后,如果你真是金国的公主,我就送你归国。”

    完颜飞凤憎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了小黑的面前:“黑子,你能原谅我吗,今天才说出自己地身份?”

    小黑点点头,脸上现出激动的神情:“洒家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完颜飞凤脸上露出了满足地神情,重新依偎在小黑的身边。

    张俊又是一阵冷笑:“嘿嘿嘿,好啊,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有这份心思。今天我就成全你们,叫你们到地府里去成亲!”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响了一个炸雷,震得张俊一哆嗦。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一场山雨,就要来临了。

    小黑忽然仰天长啸了一声,然后挥舞着钢叉,冲向了官兵。完颜飞凤见了,立刻和他并肩而上。张俊急忙回退了几步,然后叫喊道:“上,将他们都杀了,一个不留!”

    包正望了一支梅一眼,柔声说道:“咱们也上吧!”一支梅抽出了匕首,同包正也杀了上去。

    在悬崖前,一场殊死的战斗拉开了序幕。此时,天上的乌云也越来越厚,天空中不时有雷声滚动,仿佛在为地上的人们擂鼓助战。

    小黑口中怒吼着,手中的钢叉已经挑翻了十余名官兵,整个钢叉,都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小黑,则须发皆张,双目圆睁,如同凶神恶煞,无情地发泄着心头的怒火。

    完颜飞凤也不甘示弱,她身法轻灵,盘旋在小黑的周围,不时为他抵挡偷袭来地刀枪,同时,手里的短剑,也刺倒了几名敌人。女真人骨子里的血性,现在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

    另一边,包正和一支梅则战得比较辛苦,包正手中没有兵器,而一支梅的匕首又太短,不利于混战。直到一支梅刺死了一名官兵之后,包正拾起了他掉落的腰刀,这才稍稍扭转了一下不利地局面。

    包正也不大懂得什么刀法,他只是豁出了自己的性命,采用了以命搏命地打法。和官兵硬拼。那些官兵可不愿意和包正拼命,所以只是在远处和他缠斗,反正人的精力有用完的时候,那时候,大概也就是包正地死期了。

    一支梅则如蝴蝶一般,穿梭在包正左右,匕首虽然短小。但是使得神出鬼没,专门往对手的要害招呼。威力比之包正的大刀,还大了许多。

    后面观战的三女却十分紧张,只是有力使不上,所以只能在那里为众人加油鼓劲。

    双方斗了一阵。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上的气力也渐渐消逝。包正等人感觉越来越吃力起来,手中的武器越来越沉重,动作也越来越慢。

    激战之中,一支梅忽然一声娇和。使出了天女散花地绝技,将自己的迷药都撒了出去,顿时。将官兵放到了一片。官兵见了,都不由后退了几步,捂住了口鼻。

    包正见了,连忙招呼众人撤退。小黑将手里的钢叉用力向前惯了出去,正中一名官兵的前胸,深深地没入了身体之中。小黑哈哈大笑:“洒家杀够本了,痛快,痛快!”此时。天上的乌云越来越低,豆大地雨点终于砸落了下来。

    张俊再次率领着官兵围了上来,看着风雨中的包正等人,张俊叫嚣道:“包正,现在你们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就认命吧。哈哈哈…啊!”就在他笑得最痛快的时候,一支梅的匕首脱手而出,穿过了雨幕,射在了张俊的胸口。张俊望着胸前剩下地匕首把柄,双手握在上面,痛苦地跌倒在地。

    包正厉声说道:“张俊,你恶有恶报,想不到,今天竟然还有你来陪葬!”

    张俊的眼中露出了愤恨的目光,随后,身子一挺,躺倒在地,显然是活不成了。

    包正地目光一一从身边的众女扫过,无限留恋地看着她们,他要把她们的影子,永远留在心间。然后,五个人的手挽在了一起,坚定而又无畏地向悬崖走去。小黑和完颜飞凤也挽起手,跟着走了过去。

    在暴风雨中,七个人的身子拉成了长长的一排,如同一道铁锁一般,坚不可摧。

    后面的官兵默默地注视着他们,心中也充满了敬意:能如此从容地面对死亡的人,如何不叫人尊敬?

    终于,包正等人终于走到了悬崖地尽头,然后,他们飞身跃下了山崖,仿佛向投入情人的怀抱中一般,毫不犹豫。

    在山崖下面,飘浮着一团白色的浓雾,七个人径直没入云雾之中,消失了踪迹,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当包正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上很沉,四具柔软地身躯都压在自己的身上,不远处地草地上,小黑和完颜飞凤抱成了一团。包正不觉揉了揉眼睛:“我们还都没有死?”

    包正将众女一个个推醒,阿紫睁开了眼睛,口中立刻叫道:“想不到地府原来也这么美,你看,田野是蓝蓝的,草也是绿绿的,花也是红红的!”

    众人都站起身来,惊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小黑和完颜飞凤也被吵醒了,同样惊异地四下看着。

    忽然,玉屏指着远处一个个飞速奔驰的东西叫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动物,跑得这么快?”

    包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条笔直的公路上,飞奔着一辆辆汽车。包正的心头不由狂喜:难道。我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这时,阿紫指着天空,也惊叫起来:“好大的一只鸟啊,你们快看,它连翅膀都不用扇,就能飞那么高!”

    包正仰头观看,一架飞机正从天空飞过。包正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哈哈,我们回到我原来生活的世界啦!阿紫,你还记得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不是宋朝人,我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啊!”其他人都惊喜地望着包正,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包正激动地说道:“你们快些相信吧,你们看,公路上跑得那是汽车;天空中飞的是飞机;那边的杆子是电线杆;再往远处就是繁华的城市,足足比宋朝晚了一千多年啊,这下你们相信了吧!

    众人望着包正,一起摇摇头。包正懊恼地抱住了脑袋:“他忽然想起,自己刚刚回到南宋的时候,不也是和他们一样吗,看来,他们还要适应一段时间啊。”

    这时,那些人再也忍不住,齐声大笑起来:“我们早就相信了!”

    包正不由张开了双臂,口中高呼着:“哈哈,南宋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然后,包正忘情地向远处的城市跑去。

    其他人也学着他的模样,一起张开了双臂:“哈哈,我们新的生活开始啦!”然后,一齐向包正追了过去。

    包正跑着跑着,忽然扑倒在草地上,口中大叫着:“完了,完了,惨了惨了!”

    一支梅、阿紫、玉屏、秦娥儿分别蹲在包正的身体两边,低着头望着包正,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了?”

    包正逐一看了如花似玉的四美一眼:“我们这个社会,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也就是说,我只能有一个老婆,你们说严重不严重!”

    小黑呵呵笑道:“还是洒家有先见之明。”然后就扔下了包正等人,挽着完颜飞凤,向远方走去。

    在他们身后,忽然传来几阵娇笑:“反正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你这么一个丈夫,你是甭想再逃脱啦!”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