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太上忘情
    “回去那是不可以的,而且你把伐筋洗髓球>吸>收了,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呢,不谈其他问题“仙帝很自然的挥了挥手,但是听在廖靖华的耳中却被理会成另外一个含义了。

    廖靖华以为是仙帝因为他弄没了伐筋洗髓球,所以才不让他回去,于是立刻很自然的回答道:“那你把那个拿来看看,我再给你制造出一个好了”

    听了廖靖华的话,众仙不禁一片嘘声,要知道就算是现在所有的仙人集合起来,也用不出那种功力和技巧,这个呆不呆、傻不傻的半神儿,竟然要制造出一个。

    然而听了廖靖华的话,仙帝不免心中一动,他既然能创造出小双头,他又能>吸>收了伐筋洗髓球,那么再制造出来一个,好象也不是不可以的,信念微动之中另外那个伐筋洗髓球儿也被他招到了眼前,看见小球儿廖靖华双手一探,把小球拢在手中感知着小球的构造和里面的阵势排列,并回想着自己进入伐筋洗髓球时的感觉。

    就在廖靖华感知完的同时,整个宫殿又发出了一片震耳欲聋的怪叫。

    被怪叫声刺激的一哆嗦的廖靖华睁开眼睛一看,原来那个小球竟然也钻进了他体内。

    廖靖华摇了摇头,立刻运力逼出了自己的功力按照自己的感知,指尖中一个乳白色的气团渐渐形成,半柱香后那个灵体的伐筋洗髓球重新形成了,仙帝很自然的感知到这个新伐筋洗髓球蕴涵的力量竟然仿佛比原来的还高了点儿。

    就在所有仙人瞠目结舌的同时,另外一个气团也在廖靖华的指间形成了“神啊,他的力量竟然比仙帝和上古地十八个仙人还强啊”立刻有声音惊叹起来。

    听了那议论,仙帝的心不禁一抖,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权威竟然受到了空前的威胁和挑衅,这个书生的力量自然是远大于自己了。

    就在仙帝震惊的同时。那个新的伐筋洗髓球也又重新形成了,就在成型地同时,宫殿外传来隐隐的雷声。

    “有修真者在天柱峰渡劫了…”所有的仙人不禁又兴奋起来,先在这个书生之前,就来了十几个直接没有渡劫就是金仙水平的修真者,然后通道打开的瞬间又冲上来个廖靖华这样地大变态,然后接着又有按正规飞升的修真者渡劫了。

    怪事儿已经年没有了。有就竟然一起到来了,所以仙人们不免也都兴奋起来。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顺便接引一下”仙帝突然站起来挥了挥手,带领着众仙就向外面走去。而廖靖华不禁踯躅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在他略一犹豫的同时,只听见一丝细细的声音飘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书生,你确定要回凡间吗?”廖靖华立刻大大地点了点头儿。“那么你现在就跟着我们走,一会儿有人飞升、空间破开的那一瞬间,你就立刻冲下去。那你就可以回到凡间去救你的爱人了,记住你地机会只有一次哦,掌握不住你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廖靖华无暇追究声音的来处,立刻跟着众仙人飞驰了出去,而小软和小双头也立刻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一起窜了出来。

    一个五彩闪烁的状似深井的圆口前,所有的仙人都注目凝望,只看见水井中电光闪烁紫云翻滚,突然间隙一闪雾气薄了些许。大家竟然隐约的看见三个修真者光华闪烁的并立在下面,飞舞地护身剑气纵横交错。

    “竟然是三个修真者一起渡劫啊,看来成功的可能性百分之百”怎么自己当初就没想到要一起渡劫呢,仙人们议论纷纷的同时不禁有些暗叹。

    就在大家闪神的瞬间。井口突然一分雾气消失“书生跳下去…”一个声音突然在廖靖华的耳边响起。廖靖华想也没想,在接引仙人还没有发力地瞬间直接向井中跳了下去。

    “不要…拉!”小软和小双头一声嚎叫,在众仙人一楞的同时,沉到井口地廖靖华已经全身爆燃起冲天火焰。“傻书生,这会被烧成尘埃洒落凡间的”仙帝的眼中露出一丝怜悯喃喃的说道。

    听了仙帝的话,小双头和小软立刻想也不想的抱在一起跳了下去,在脱离井口的一瞬间小软已经化成一片铠甲裹住了廖靖华的身体,而小双头也化成金光熄灭了火焰。

    “不要…”小软的母亲震惊中立刻打出数样毕生练制的仙器后发先至的又在外层包裹住了小软,她可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孩子,替廖靖华焚身成灰烬。

    另外几个反应过来的千奇仙人也打出了自己的护体法器,千奇生子本就艰难,好容易成功了,同气之感立刻让它们生出了援助之心。

    下面渡劫的三个修真者看见五彩光芒乍现的同时,立刻兴奋的知道自己渡劫成功,然而接下来冒出冲天而下的烈焰不免又让他们吃了一惊,没等他们看明白问题,接引的仙人已经把他们与火球交错中引上了仙界。

    三个新仙人从井口进入仙界的一瞬间,紫色的浓雾立刻重新封闭了井口,仙人们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带书生落没落到地下。

    但是从此一个“只羡鸳鸯不慕仙”的传说也从仙界传开了,而那个隐然半神之体的带书生廖靖华,也成了无数寂寞和无聊中的女仙人们的向往…痛啊,比元素转化还痛上千倍万倍的烧灼感叫廖靖华正欲疯狂的同时,小软已经已经化做了一片清凉贴在自己身上。

    “小软,危险啊…”廖靖华瞬间>吸>收起全部身边的仙器,把自己体内的功力激发出去,和小双头融合在一起护住了小软,在功力急遽流失的同时他也昏了过去。

    一阵清风徐来,廖靖华终于在昏迷中清醒过来。入目则是万里黄沙。

    这是哪里?忍受着全身剧痛爬起来的廖靖华,首先检视的就是身上地小软,小软仿佛和当年失去小双头受到打击的时候一样,毫无生气的变成一件铠甲贴在身上。wap..

    廖靖华感觉气力恢复的同时,运气往小软身上输入,然而力气源源不绝的流失,但是小软依然沉寂寂的一动不动。小软死了吗,他不禁伤心欲绝的检视了又检视。

    “我没有死,但是力气是没有了,大约不是你一天地功力就能滋养过来的”一种细细的感应竟然在瞬间传入心底。

    “你没死,太好了!”廖靖华不禁兴奋的跳了起来。

    “我的小双头…呢”小软地声音在心底又细细的响起。哦,小双头。

    廖靖华连忙爬起来四下寻找,不远处小双头沉寂的躺在黄沙上,廖靖华探入神识略一查看,原来小双头倒是没什么损伤的。因为他毕竟不是纯生命体,不能动了,不过是能量耗尽没有生热牵引的外力而已了。

    感觉自己地力量已经全部恢复了。廖靖华源源不绝的真力立刻输入了小双头的体内,整个大阵立刻重新激发起来,火花闪烁中比原来更充盈了数倍。

    一个翻身后,小双头轻盈地飘身而起“小软呢”他的第一句话也这么问道。

    “小软的恢复可能要慢些”廖靖华无奈的指了指身上的铠甲。

    “主人,我们一起等他苏醒”小双头很自然的回答道“主人?!”廖靖华有些犹疑的看了看小双头一脸疑问“是大哥拉。不是主人”小软弱弱的声音在廖靖华心底嘟囔。

    “我们要上哪里去啊?”小双头很显然没有听见小软在廖靖华神识里说地话,无所适从的询问廖靖华道。

    “我们回云阳国去救羽裳”廖靖华道。

    站起身来游目四顾,廖靖华终于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天柱峰顶。

    茫茫无尽的天柱绝巅上,金沙漫漫!整个天柱绝顶别说没有神仙住,竟然连一只活物儿都没有。甚至更夸张的是好象根本没有生命地气息,一马平川的尘沙旷野不见边际。明晃晃地阳光照在不甚平整的沙山上,是一片触目的金黄色,看起来虽然很美丽但是也很枯燥。

    呆怔过后的廖靖华不禁发力狂奔起来,自身的功力让他一驰千里,很快在天柱峰顶盘旋了一周,然而依然生命皆无,他不禁彻底的呆傻在天柱峰的绝顶了,一种荒谬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原来所谓的天柱之巅不过是修真者的渡劫之地。

    渡劫成功后飞升成神仙到了另外天柱峰顶的空间,而真正的天柱峰顶是没有神仙的。

    数年的艰辛和支撑他的唯一信念,一瞬间都涌上了心头,历时数年的雪雨风霜、艰辛坎坷,一路九死一生的爬上山顶,如果只是正常上山顶,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叫人瞠目结舌的样子和结果,叫他几乎有些失笑了!

    看来传言多不实啊,他长身停了下来,后面的小双头也终于追了上来,好在自己已经是神仙了,可以回去救羽裳了,可是羽裳现在在哪里?

    就在廖靖华神思一动之间,左手小指传来一阵轻颤!

    追寻着神思里的感触,廖靖华携着小双头迈步之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如一阵清风般飘曳而起,瞬间在天空飞翔起来,整个天柱峰郁郁青青的风光尽收眼底,而下面的城市和村庄也缓缓移动,原来神仙竟然不用走了。

    廖靖华满意的叹了口气,顺着指端传来的感觉,半天之内就带着小双头,飞掠到了一个秀丽的山前,在鲜花盛开的峡谷间,他迟疑的落了下来。

    “姑爷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一个火红的身影飘了出来。

    “小红…”廖靖华欣喜的迎了上去,然而一种异类的气息不禁叫他脸色微变的又迟疑地停了下来,凝神望去,只见隐隐中一个火红的小狐狸和一只青色的大狼出现眼前,他怔了怔再向小红望去,小红又恢复成一个巧笑倩兮的红衣美女。后面跟着一个神情冷冷的青衣

    人,正是当年她们的那个兄弟。

    他们两个竟然不是人,廖靖华瞬间不禁有些茫然。

    “他成仙了,竟然能在仙界下来,他是怎么做到的啊?”青衣少年一反先前地冰冷,有些错愕的一半问廖靖华,一半对小红说道。

    “姑爷成仙了。太好了啊,小姐有救了呀…”小红欣喜的上来拉廖靖华,却被廖靖华自然而然生出的护体仙气隔离在了一仗之外。

    “书生?”不能前进的小红,有些错愕地看着廖靖华。

    “哦!”有些失神的廖靖华终于收回的自己的神思,缓步走近了小红。但是那种异类的气息让他非常地不习惯“羽裳在那里?”他不动声色的轻轻闪开小红问道。

    “这里、这里”小红心中由于廖靖华的贴近,竟然瞬间升起了一种遥不可及地敬畏,她连忙恭顺的引着廖靖华走入了一个山洞中。

    重新看到了水晶棺材中的羽裳,瞬间的廖靖华才发现。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只是隐隐有丝淡淡的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更多的是觉得有一种责任和说不轻地义务。

    几个口诀揭开了封印的水晶棺材,廖靖华把神力注入了羽裳的体内,一阵光芒闪烁过后羽裳突然消失了,一只纯白色的狐狸盈盈的在棺材中站立起来。

    “小姐啊,你终于活了,你地内丹呢?没有内丹是要再修炼千年才能化为人型的啊”小红已经旁若无人地扑了上去把白狐狸拥在了胸前。

    内丹?有些呆怔的廖靖华犹豫了一下在怀中拿出了那个七彩水晶珠子,抖手间七彩的霓虹闪入了白狐的体内,袅袅清烟中那魂牵梦萦的面孔又出现在了廖靖华的面前。但是隐约中的那只白狐和异类的气息,让他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就在他矛盾中,三个身影突然闪现在他面前。

    “廖兄,恭喜修仙有成!”张学和竟然头一次不磕吧了,和赫连春水、周少云一起对着呆怔的廖靖华抱拳贺道。

    “你们、你们三个人竟然都是修真者”!廖靖华不禁恍然大悟。

    当年他们不赞同自己和羽裳在一起。一口一个狐狸精,然后奇怪的天雷一个接一个。但是自己出现后,雷声却没有了,所有的疑问瞬间而解,廖靖华的心中不禁也立刻澄净起来,原来种种不过如此啊,他不禁长笑一声带着小双头飘身而去…

    “廖兄…”看着廖靖华冉冉隐没云端的身影,三个书生不禁遗憾的对望一眼,御剑追了下去“姑爷…”小红不禁也一跺脚腾身而起想要去追,但是衣脚儿却被羽裳来住,她有些不满的看了看羽裳,羽裳淡然的摇了摇头。

    “可是小姐…”小红嗔怪到“始终都是我欠他的啊!”羽裳一声喟叹,体内的水晶彩珠腾起,飞翔的廖靖华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幻景。

    料峭春寒中,一只孤独的白狐盈盈而立,突然一片漫天的巨网撒下,白狐被笼罩其中,几个猎人兴奋的冲了上去,抓住了它闪亮的皮毛,白狐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一个书生从古道上踏着夕阳走来,看见白狐有瞬间的惊艳,然后掏出银子把白狐买了下来,草长鹰飞,书生把白狐送到了山间放生,放下白狐走出了一段后,他蓦然回首发现那只白狐竟然还在原地怔怔的望着他,他挥挥手潇洒的走了。

    场景变换仿佛来生,依旧是那个书生在寒窗下苦读,白狐在窗外踯躅了一下,化做了一个白衣少女,走进茅屋与他相依为命。

    金榜题名皇帝赐婚,白衣少女在庭间长袖起舞,然后又化做一只白狐隐没林间。

    这是我的前世轮回吗?我负了她?!廖靖华心中有些犹疑,这时候眼前幻景消散,一只淡淡而又有几分熟悉的歌曲在耳边回荡起来“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挥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