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章走入正轨大结局
    已是黄昏,眩目的太阳收敛起灼人的光线,逐渐温和起来,风也由燥热变得凉爽,变得轻松起来。呼伦湖畔的草很丰腴与茂盛,草原坦荡如砥、辽阔广大,没有山峦起伏,没有沟壑纵横,惟有缓缓的坡度在无限地逶迤、延伸。

    西沉的太阳,正以草原为背景,把黄昏导演成一场恢宏、热烈的谢幕。飘浮来一片白去,像是要托住正在下坠的落日。云团四周镶上了灿烂的金边,五彩的光线从间隙中极有层次地喷射而出,天空显得斑斓庄严起来。此时,夕阳余辉下的草原,本应是安静而美丽,人马本应是悠闲而恬静。然而,划破寂空传来的一阵阵枪炮声,打破了这一切的宁静与美丽。

    叫嚣着冲在第一排的沙俄骑兵冲至峡谷顶右边时,被宽大的峡谷间距所阻,他们仰冲而下,却遭到左边峡谷顶人民军战士居高临下的射击,死伤惨重,后面的沙俄骑兵不敢再下来,他们分成左右两股沿峡谷而行,准备从两边峡谷口包抄上来。

    这是必然的结果,马陵早料到敌人有此一招,他命部队把所有的马匹压伏在地,围成一个大圆圈。不久,两股沙俄骑兵从南北两边包抄上来,而此时沙俄步兵也已接近峡谷顶右边缘,展开了与人民军的对射。

    马陵环视,粗略算了一下,估摸沙俄人有二千人之多,其中骑兵有五百余人,而已方仅有一个非战斗力的后勤营,人数还不到五百人,想想这悬殊的实力对比,谁都知人民军后勤一营处境危险矣。

    沙俄骑兵嚣张,想用马的奔速快速冲垮人民军的防御,马陵刚趁沙俄骑兵绕道的间隙,令战士们把拖上来的一些马车堆出物资后,散乱地空置于斜坡上作马障。这有效地减缓了沙俄冲锋骑兵的马速,利用这短暂的阻碍,人民军战士用手榴弹击退了沙俄骑兵的第一次冲锋。

    然而好景不长,当沙俄人拖着尖哨声的炮弹落入人民军后勤一营的防御圆圈中时,战士们不堪承受轰炸,开始混乱起来。沙俄骑兵与步兵趁机再次发起冲锋,眼看着敌人的疯狂和部队陷入绝境,马陵急了,他两眼通红,向身边的警卫员问:“张标!还有手榴弹吗?”

    “报告团长,还有一颗!”张标回答。

    “把它给我!”马陵命令。

    张标迟疑着,他当然知道马陵想干什么,接着拼命地摇头:“不!我绝不!团长,我一定护着你冲出重围!”他想起集团军政委施南宽将军对他的郑重叮嘱:“一定要保护好马陵,就是做俘虏也不能让他死!”集团军政委如此慎重地找一个警卫员谈话,这是极其稀奇的事,可见马陵的特殊。

    马陵望一眼虽已陷入弹尽粮绝,但却仍在做着殊死抵挡的战士们,无奈地摇摇头,接着沉声道:“给我!我会用好它的!”…

    张标也不再与马陵争执,他麻利的掏出手榴弹,拧开盖子,拉掉了引线,挥臂扔了出去,手榴弹在敌人群中爆炸,两个沙俄士兵被炸成了血人。

    “你!”马陵恼怒地逼视张标。张标轻声道:“团长!对不起!”

    敌人冲上来了,马陵无暇再与张标说话,他端起长枪,撇下张标,匍匐着爬了几步,选取一个理想的角度,瞄准一个俄军指挥官的脑袋“嘎!”的就是一枪,这个俄军指挥官的头脑前后即刻通了风,马陵在军校学习时也是一个神枪手。

    沙俄人这一次的冲锋又被击退,气急败坏的沙俄人马上命令炮兵继续开炮。这时四门轻型火炮一齐瞄向人民军后勤一营的防御阵地,一阵狂轰滥炸,马陵手臂中弹。张标大惊失色,忙惊慌失措地撕下一块布帮马陵包扎,马陵没好气道:“我还没那么嫩贵,死不了!”显然,他还在生着张标的气。

    张标闷着头,不管马陵怎么说教,怎么反对,他都执拗地帮马陵包扎着。

    “马团长!黄营长牺牲了!”一个士兵匍匐过来,哭泣着报告。

    黄营长是第九军军部后勤部一营的营长,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马陵痛苦地闭上眼,命令:“让战士们把防御圈适当缩小吧!”现在后勤一营人员损失已过半。

    “轰隆!”一声巨响,战士们被震得头晕耳鸣,紧接着又是几声轰响,沙俄的火炮接连飞来。沙俄步兵们射出的子弹也像蝗虫一样怪叫着飞来,和着嗡嗡作响的炮弹皮一起,把峡谷左边顶打得泥土四溅。

    这样呆下去不是办法,马陵无奈向部队下达命令:“准备突围吧!向西南方走,如能逃入呼伦湖最好,不能,至少也要脱出敌人的火炮射程之外。”说完,狂吼一声“战士们!冲啊!”带着张标,领头向西南冲去。

    迎面敌人的火力实在太强,二十多名战士刚刚冲出不到十米,便被沙俄兵一阵密集的射击全部打倒,英勇牺牲了。见人民军要逃,沙俄骑兵也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马陵有张标的保护,及时被压在地下,躲过一劫。根本不可能冲得出去,后勤一营的战士们又只得退了回来。这一番混乱,被沙俄人充分利用,他们猫着腰,端着枪,缩头缩脑,左顾右盼地冲了上来,终于接近了后勤一营防御阵地的核心,双方展开肉搏战。

    沙俄人有骑兵,且占据人数优势,结果可想而知。在马陵被一个高大的沙俄人用枪柄击晕滚落峡谷中之前的那一刹那,他脑海里出现的画图,奇怪的居然是肖晶那一张粉红如霞光的脸。

    沙俄鬼子开始检查战场,他们看到满山遍谷倒在血泊中的人民军战士,不时发出一阵阵狞笑,只要发现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便射上一粒子弹,气焰十分嚣张。

    沙俄兵小心翼翼地翻弄每一具人民军战士的尸体,并在第一具尸体上刺上一刀。几个沙俄兵踢开一具人民军战士尸体,用枪柄砸开一个木箱,里面现出白花花的银子,这是第九军送给前线部队战士们的军饷(人民军对外作战部队发的是银子,以便向当地人采购),他们高兴得乱喊乱叫,簇拥着来搬动这些“战利品”突然,他们闻到一股浓烈的硝烟气味,听到咝咝作响的声音“不好!有炸弹!”几个沙俄兵急想后退,但为时已晚矣!随着“轰隆!轰隆!”两声巨响,旁边一个被得意忘形的沙俄兵所遗忘的,倒在血泊中的人民军战士,同时拉响了两颗手榴弹。…手机小说站

    太阳已经偏西,草原上掠过一股股凉风,夹带着一种刺鼻的血腥气味,显得格外阴森。沙俄人还在打扫战场,他们边清点人数,边准备把人民军的军需物资全驮走。这时,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跟开始沙俄人冲来一个样,灰尘漫天,黑压压一片,而且比开初的沙俄人还要多。这是后勤一营派出求来的援兵…人民军第三骑兵师的两个团。

    沙俄兵惊慌呼叫,慌忙舍下手中的东西,有序地结阵防御。半个小时后,沙俄人抵挡不住人民军骑兵铺天盖地的攻击,大部被歼,少数骑兵侥幸逃脱。

    激战后的战场惨不忍睹,马陵被救醒过来,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但见周边的情景他惊呆了:斜坡上、草丛中,到处躺满了沙俄军与人民军士兵的尸体,有的士兵的伤口还在滴嗒着鲜血,峡谷都被染红了,一片片青翠的绿草被染红了,大地变成了红色。

    自中央骑兵第一军分拆作战后,人民军第三骑兵师一直配属于第五集团军,此次,他们便是奉第五集团军司令彭辽上将之命,从外蒙省奔赴黑龙江省驰援第九军对呼伦地区的作战。他们行军在路上,正好遇到了马陵派出前往人民军胪膑前线指挥部求救的通信兵,遂毫不犹豫奔驰疾援,虽还是来晚没能救下后勤一营,但却救下了马陵,也歼灭了偷袭的沙俄部队大半,多少算为死难的后勤一营的战士们报了血仇!

    人民军近四个集团军对沙俄作战,为了各部队之间的配合,本应设立一个统一的作战指挥部的,但中俄边境线漫长,通信又不发达,设立也是白设立。因此,人民军各集团军司令部皆是独立作战,而沙俄军与人民军一个样,也基本上是各自为战,根本上谈上什么大的战略配合,双方半斤的八两,谈不上谁占多少优势。如果硬要说人民军有什么通信优势的话,也只是近距离小范围部队内的通信作战优势。

    人民军新疆胡野林的第一集团军与外蒙彭辽的第五集团军的对敌作战任务较轻,根据他们临离开北京时,林逸对他们的吩咐,他们只需切断沙俄人的后勤补给线就算完成任务了。胡野林与彭辽谨遵此命令行事,他们积极派出多路部队深入俄境,打击沙俄的后勤补给线。然而,沙俄领土太过辽阔,人烟稀少,往往走上百里,亦见不到一个人影,而深入其境的人民军部队反而出现了食物补给困难。所以,破坏沙俄人的后勤补给线路的作战,效果并不明显。

    胡野林与彭辽及时改变战术,他们攻下中俄边境的一些城镇后,没有再派出步兵深入俄境腹地,而是仅派出骑兵部队机动设伏打击沙俄运输部队,这样效果非常明显。前线作战的沙俄军队立刻受不了了,他们的弹药消耗殆尽,只有招架之力,再无反击之能。于是,他们也采取同样的战术,打击人民军的后勤补给线路,此次呼伦湖峡谷偷袭战,便是他们所采取的打击行动之一。

    沙俄西伯利亚第三军被人民军第三集团军歼灭后,形势慢慢向利于人民军一方发展,又特别是许奂率领结束朝战的人民军第十三军与第十六军的参战,更是使中俄之战的天平重重向人民军这一方倾斜。

    一月之内,许奂的第四集团歼灭沙俄西伯利亚第一军及海军登陆部队四万余人,并攻下双城子及海参崴两城,迫使沙俄海军太平洋分舰队退往库页岛;鲁万常第三集团军的第十二军、第十一军及第十军向北部推进,顺利攻下海兰泡、六十四屯、伯力等地,并把部队推进到了乌第河及北海西海岸。不久,许奂第四集团军的第十六军攻下库页岛,沙俄的太平洋分舰队只能踏上漫漫归程,从太平洋回到欧洲黑海。

    黑龙江西部,在第五集团军的协助下,周宁涛的第九军相继攻下吉拉林、尼布楚、赤塔等城,把部队推近至卫底穆河及勒克玛河附近。

    外蒙北部,彭辽的第五集团军击溃沙俄西伯利亚第五军,占领楚库柏兴及伊尔库次克两城后,部队推近至柏海儿湖最北端,把柏海儿湖变成了第五集团军将士洗澡的地方。

    新疆方面,胡野林的第一集团军击败沙俄新西伯利亚第一军后,把部队推近至吧勒额什湖附近及锡尔河和阿母河两河流域一带。自此,人民军通过此次对沙俄之战基本恢复了原清廷丧权辱国被迫切割出去的领土。

    在中俄激战期间,沙俄曾向东部增援过一支五万人的部队,但在过额尔齐斯河时,遭到人民军第一集团军的两个军及两个骑兵师所伏击,损失近半,又退了回去。

    如是,中俄对战两月以来,沙俄西伯利亚司令部三十余万部队被打得大败,损失达二十余万人,失去城镇一百二十多座,丧失领土二百多万平方公里。残剩部队得不到西部沙俄政府的支援,目前只能分别龟缩于几个大的城堡中苟延残喘。

    人民军拿回了原来中华民族失去的东西,便也没有再进一步的相逼。现在正值新中华民族共和国开国之初,国家经年战争,百姓思安,人心思定,国家需要休养生息,进行大的国家经济建议,中国高层觉得没必要激怒沙俄,引得两国倾国相斗。而俄国人西部受德国人陈兵之威胁,不敢调大兵东进,加上补给线漫长,不出大兵不足于打败中国,既然中国人愿息战,他们也准备忍得一时之气,待今后算账。

    如此,中国见好就收,沙俄忍气吞声,双方息战言和了。但在息战之前,为了进一步削弱沙俄对东部西伯利亚的控制,人民军总部实施了两条策略:一为迁移政策,派出部队深入沙俄腹地,见人就抓,把所有人均迁入中国境内,俄罗斯族及白俄罗族等沙俄主要民族人民迁入长江流域一带;一为煽动政策,煽动原被沙俄侵略吞并的西伯利汗国、彼雷姆酋长国和叶潘恰酋长国等国人民复国,并煽动吉尔吉斯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土库曼人等民族独立建国,人民军积极为他们培训军队、提供大量武器装备、军情部更是派出精英特工秘密参与其中。

    这两条政策传达到下面,下面的人执行起来时却变了味,各集团军为了争取时间,派出执行此任务的都是骑兵部队,人民军四个主力骑兵师及其它一些内务部队小股骑兵部队分成上百股,深入沙俄中部及东部腹地,对所有的居住民强制执行迁移政策,稍有不从,便大肆屠杀。自中俄正式签订停火临时协定止的两个月时间里,人民军总计迁移沙俄四十万人入中国境内,但屠杀的确多达六十余万人。整个西伯利亚除了几个大的城堡外,荒野里很难再见到一幢房屋,一个人。

    这个打击对沙俄来说是致命的,中部地区有民族在闹事复国,闹事独立,切断了沙俄西部与东部的联系,而东部的百姓又没有了?这叫驻防东部的沙俄军队怎么生活?沙俄人别说想报仇雪恨,便是应付层出不穷地国内少数民族的独立事件都已是力不从心,甚至于他们东部军队的生存都成了问题,他们又何从谈其它?

    从公元1860年10月起,中国进入了一个外部环境相对和平,内部环境比较安宁的经济建设与发展时期。

    公元1861年,建设了近十年的南宁至昆明铁路通车,同时,几条地方铁路相继建成通车;胡野林辞去第一集团军司令职务,调任北京军事学院院长;鲁万常辞去第三集团军司令职务,调任北京政治学院院长;海军第一舰队设基地于大连,第三舰队设基地于台湾基隆港;杨诚志与夏红结婚,夏红哭了整整一夜,而林逸则郁闷了整整一天,并令夏依浓把林氏家族所持有的利民银行股份的一半送给夏红作嫁妆;肖晶在北京大学读大二,学的是工商企业管理专业,马陵与许奂只要回京休假必然会去看望她。

    公元1862年,北京至广州的有线电话线路建成,同时,许多地方的有线电话线路也相继建成;无线电报技术获得突破性进展,并已制出几台样机;龚敏辞去第二集团军政委职务,调任昆明军事学院院长;雷明辞去第一集团军政委职务,调任南宁政治学院院长;大连舰艇学院、南京海军工程学院、天津海军大学相继建成;肖晶读大学三年级,马陵与许奂都对她很好,但她犹豫着不知该选择谁?

    公元1863年,北京至广州的铁路建成通车,海州市至西安的铁路建成通车;林逸辞去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并辞去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委员之职;鲁万常接任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主席,建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大院于南单街十二号,此以后象征着中**方;人民军中人民党党员渐少,仅剩不到二千余人;代表中产阶级利益的乡党成立,它是以改造完毕的湘淮联军集团为基础组建的政党,李鸿章当选为第一任党主席,曾国藩退养家中;代表低收入阶层利益的平党成立,它是以改造完毕的太平天国集团为基础组建的政党,杨秀清当选为第一任党主席,石达开为副主席;肖晶读大学四年级,马陵与许奂同时向满了十八岁的肖晶示爱,林逸郑重警告两人:公平竞争,尊重对方,尊重肖晶!

    公元1864年,大庆油田开采成功,汽车完全告别蒸汽时代;北京至广州,上海至成都等两纵两横的公路完全连通;林逸辞去人民党党主席、人民党常委职务,刘汝明接任人民党党主席;代表高收入阶层利益的青党成立,它是由改造完毕的前清朝廷集团为基础组建的政党,奕诉当选为第一任党主席;肖晶大学毕业,进入林氏家族企业,出任夏红的特别助理,马陵与许奂痴痴等待肖晶的答复。

    公元1865年,国家大选,中央议会真正建立,人民党占据中央议会四分之三席位,平党、乡党、工党、青党四大在野党,分获15席、12席、8席、6席;刘汝明当选国家主席,唐尧文被提名为政务院总理,古华被提名为军委主席,李鸿章被提名出任交通部部长,石达开被提名出任海关总局局长;杨秀清担任民间军事研究机构…临翼研究中心名誉主席;曾国藩出山担任民间政务研究机构…益林研究中心名誉主席;林逸携夏依浓、马紫芳、玛丽娜退隐;林逸正式与马紫芳结婚。

    公元1866年,全国人口普查完毕,全国人口为三亿八千多万;全国实施奖励性质的计划生育政策,鼓励少生优生,最多不能超过三个;第一架飞机制造成功;肖晶最终选择了马陵。

    公元1867年,全国两纵两横铁路网建成;全国白色人种与黑色人种人数突破一千万,政务院开始实施更为严厉的“绿卡”制度;北京航空大学成立;北京空军大学与南宁空军大学成立;中国最保密的飞机制造技术被窃;许奂一直独身。

    公元1868年,全国沿海公路建成,全国形成了四纵五横的公路网络;政务院出现第一个白色人种与黑色人种部长;军队出现第一个白色人种与黑色人种将军;中国空军司令部成立,人民军空军第一军成立;飞机制造技术被窃案告破,受牵连人数多达一百人,多为白色人种,全国引发对白种人的信任危机;林逸有了第一个小孩,为玛丽娜所生。

    公元1869年,全国建成三纵三横的铁路网;全国出现了第一条水泥路;飞机投入民用,四家民用航空公司成立;中国有了航母制造技术;中国生产出第一辆坦克;中国工业化发展达到50%,推进镇城化建设后,城市人口已达到一点八亿。

    公元1870年,全国进行换届选举,选举出中央议会后,刘汝明再次当选为国家主席。

    (大结局)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