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九章大结局
    沉睡中的陈天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气味在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逐渐的恢复了一些意识。不过,他还是感到昏昏沉沉的,胸口很闷,脑袋也很痛,几乎就像要裂开了似的,感觉就像梦魇,身体也似乎不怎么受控制。

    陈天很恐惧,拼命的夺回自己的身体,但好像总是差那么一点力气…

    正伏在陈天床边沉睡的暴力女似乎感觉到了陈天的异动,立刻清醒过来。她睁开双眸,看见陈天那瘦削的脸庞在微微抖动,还有那单薄的眼皮在缓缓跳动,一下…两下…三下…

    “天…天…”暴力女心中莫名的欣喜无比,小心翼翼的挽上陈天的双肩,俯身下去在陈天耳边低声深情的呼唤着陈天的名字…

    …

    当陈天倒下的那一刻,暴力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裂开了一样,全身就好像是抽搐那样,刺骨的痛。霎那之间,和陈天的点点滴滴全部清晰的浮现在暴力女的心头。暴力女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瘫软无力,灵魂也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此刻,暴力女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爱上了陈天,要不也不会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痛楚。可惜已经迟了,此刻的陈天,胸口的血液还在流淌,体温也在慢慢的消逝。暴力女傻了,脑袋短路了。她什么也想不到了,她唯一想到的是紧抱着陈天那正在消逝的身体,拼命的呼喊着陈天的名字…

    中校军官被暴力女那瞬间表现出的悲痛欲绝吓了一大跳,当他看见暴力女抱着陈天呼天抢地的时候,立刻意识到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些故事。中校军官到底是经历了不少风浪的人,反应一流,立刻叫人把陈天送给船上的军医,至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故事,已经来不及深究了。当海军士兵去搬运陈天身体的时候,暴力女那拼命抢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痛…

    军舰上条件有限,军医只能给陈天做一个简单的护理,然后快速起航返回,足足用了一天时间,才到达南海军港,然后立刻送海军一医院。在此期间,暴力女就像孟姜女一样,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陈天身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陈天被送到海军一医院的时候,那些医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最后还是在暴力女的苦苦哀求下,死马当活马医,尽人事安天命。

    最后暴力女实在支持不住了,内心的恐惧加上无尽的伤痛,几乎将她那一颗脆弱的小心灵击打得粉碎。跟随而来的林不凡赵月还有赵老首长等人一看,连忙命人把暴力女送到最好的病房进行护理。他们找寻了暴力女一年多,几近绝望。当然得到消息说暴力女已经找到并且安然无恙,自然欣喜若狂,焦急万分的来军港等待。当他们苦苦守候了一天之后,终于看到失踪一年的得宝贝女儿,自然欣奋,就连一向稳重内敛的赵老首长也几乎热泪盈眶,老泪纵横,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但他们看见暴力女那失魂落魄对他们视而不见的时候,心又悬了起来。但他们人老成精,见多识广的人,从中也看出了不少苗头。

    暴力女睡了一觉,精神好了不少,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至亲的人都围在自己身边,自然欢喜,抱着他们又痛苦了一场。但她一直惦记着陈天,不顾家人的劝阻,打探清楚情况,撒腿就往陈天病房里跑。

    陈天也许是命硬,经过海军一医院的抢救,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状态也在一天天的好转。暴力女看见如此情况,悬着的担忧放下了不少,时不时的也跟家人唠嗑一两句。但还是坚持的守候在陈天的身边,她说了,那是她丈夫。

    暴力女经过这一次沉重的打击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也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说老实话,暴力女以前之所以提出跟陈天结婚,那时因为受环境所迫,并且也有点作<img src="image/jianjpg">自己的想法。她从来也不承认自己是爱陈天所以要跟陈天结婚。不过,现在暴力女明白了,也作出了决定。这一辈子,她无论如何也离不开陈天了。她不敢想象,没有陈天的日子自己会怎么样。

    赵老首长他们从暴力女那断断续续的语言中,终于了解这些日子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特别是赵老首长,内心更是愧疚无比。如果自己当初稍微思考下,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不幸的事情。陈天,受的苦太多了。

    赵玲玲本来对陈天没有什么好感,但此刻她听到了暴力女的述说,心中也激起了不少波澜。对于陈天的案子,以前她只是怀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其中必有蹊跷。赵玲玲决定,一定要把其中的猫腻查个水落石出。同时,经过商议,赵玲玲主动要求撤销了对陈天故意伤害的控告,并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关系消除了一切影响。

    林不凡,赵月,还有赵龙和韩霏霏他们对陈天没有什么印象,真的说要有的话,也是仇视。他们对暴力女说陈天是自己丈夫的事情,持保留态度。当然,他们知道轻重,看见暴力女现在如此上心,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所以他们是姑且听之。

    暴力女这几天担忧不已,心力交瘁,人也憔悴了不少,整个人几乎瘦了一圈。这几天,她一直在尽心尽力的伺候着陈天,就像个小媳妇一样。林不凡他们作为父母,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如此屈尊,自然不乐意,一直在旁边不停的劝阻。但暴力女就是一根筋,谁的话也不听。最后,他们也只好听之任之,眼不见心不烦。总之,宝贝女儿回来了,这比什么都强,以后的事情等过些日子再慢慢解决,凡事不可操之过急。他们活了大半辈子,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不过,原本活泼开朗,娇俏可人的宝贝女儿居然变化如此,心里也老大不时滋味。

    几天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赵玲玲这几天很忙。对于韩兵的殷勤邀请,赵玲玲只能不停的说着抱歉。赵玲玲其实对韩兵的印象很不错,不但人帅多金,而且温文尔雅,热心体贴,还很时尚有品位,实在是新时代好男人的楷模。但是,赵玲玲总是觉得她和韩兵之间缺少点什么,因此对她总是若即若离。不过话说回来,赵玲玲也不是没有动心的时候,有时她也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得了,而韩兵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赵玲玲决定作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是千军万马也阻止不了。做了这么久的警察,赵玲玲办事自然有她的一套手段。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她已经把陈天以前的所有底细摸得一清二楚。其间,她还带领着手下跑了一趟陈天家里。

    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陈天的父母亲早已经平静了下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其实一直在暗暗的牵挂着他们可怜的孩子,只是内敛的他们口头上不说。唯一让他们聊以**的是他们的老二和老三还算争气,以绝对优势的分数考上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大学,总算为他们挣了一口气,并洗雪了陈天带给他们的耻辱。

    赵玲玲完成能够理解他们朴实语言里所包含的无尽伤痛,因此,只是简单的询问了陈天的过去,就匆匆的离开了。对于陈天的现状,赵玲玲只字不提,只是以归档翻查案情而推搪过去。

    离开的时候,赵玲玲看到他们门庭破败,怜悯心起,本想悄悄地塞给他们些钱,但朴实的老人怎么也不收,背着伛偻的身躯,迈着沉重的步子艰难的追着把钱塞回了赵玲玲手里。

    赵玲玲深受感动,乡下人就是朴实。按理说这么朴实的人家,不应该出现那样的一个陈天。因此,通过这么多天的明察暗访,赵玲玲基本能够确定,陈天以前的案子,一定是被人栽赃的。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疑问,陈天那时,不,现在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人家为什么要栽赃呢?当赵玲玲翻查受害人资料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于两年前的一起车祸。一时间,死无对证,案情陷入了僵局。

    赵玲玲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不多花些心思,看见人证物证俱在,也不去多想,自己一心想着的就是把陈天的罪名坐实。好像自己平时不这样的呀?为什么当时会这样呢?很诡异,很不解,赵玲玲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赵玲玲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她也是忠于自己的职业操守,自己一切都是按照正规的程序办事,没有任何徇私枉法的地方,也用不着后悔。现在赵玲玲陈天没有上诉的情况下,花精力时间调查寻求翻案的可能,那已经是超出赵玲玲职责之外的事情了。

    陈天对于赵玲玲来说,只不过是个外人。虽然暴力女口口声声说陈天已经是她丈夫,但这一说法,除了暴力女自己想当然外,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接受。暴力女是他们的心尖宝贝,哪能这么容易就嫁了出去?反正陈天是门都没有。任何人都这样认为。赵老首长也不例外。

    …

    陈天这些天一直在昏迷中跟死神搏斗,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现在陈天模糊迷蒙中好像听到有什么人在呼唤自己,声音是那么温柔真切,深情款款…陈天潜意识里很想回应一声,但是费尽了全部气力,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嘴吧怎么也长不开,喉咙里也发不出丁点的声息…

    接着,陈天又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然后深情地呼唤没有了,只感觉到金属仪器发出的冰冷…

    暴力女被军医院的两个护士挡在一旁,全神的注视着身穿白大褂正在陈天身上做着细致检查的军医,那紧张认真的表情就好像陈天是易碎的玻璃一样,疲倦的眼眸里也充满了心碎的担忧…

    病房里除了人们的呼>吸>声,琐碎的脚步声,金属的磨擦声之外,显得特别沉寂…

    “好了!林小姐,你不用担心,陈先生的身体已经恢复了知觉,相信神志也会很快恢复。现在他沉睡的意识正在慢慢的恢复过来。现在是他的关键时刻,最好不要受到外界打扰。林小姐,你这几天也累了,还是到高干病房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带头的一头发已经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军医对暴力女小声地说。

    暴力女本来还想说,但是老军医的示意之下,身不由己的被两个护士推着出去了。暴力女本来想挣扎,但害怕打扰到陈天,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向高干病房…

    …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淌,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天终于能睁开自己的双眼了。他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四周的素白,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医疗仪器。有些仪器上面还显示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波形。这些仪器,陈天都认识。毕竟,陈天已经是医院的常客了。无论是做医生在监狱里实习还是受伤住院。

    陈天发觉自己有点干渴,用力的张开嘴吧,发觉自己的嘴吧只能张开一小半“…哦…”喉咙也只能发出这些含糊不清的声音。

    眼前一花,陈天突然发觉有一身穿白色护士服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浑身上下英气勃发,感觉好象跟一般的护士不太一样。

    “你醒了?!”护士小姐看见陈天醒来,小声地问了一句。

    “…哦…水…”陈天憋了半天,终于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你等等!”军护就是不一样,也不废话,动作干脆利落的一转身,一会儿的功夫就拿了一杯水过来,轻轻地用汤匙滔到陈天嘴边。

    水是生命之源,陈天微张着嘴艰难的喝了几口水后,终于有了点力气“谢…谢!”

    “不用!你刚醒来,先不要动。还是先好好休息下,然后进些食物。应该可以很快地恢复了。”军护又喂了陈天几口水,提醒了陈天一句,然后踏着矫健的步伐出去了。

    陈天完全能够感觉到身体的疲累,正想好好休息下。“嘭”的一声,一个娇弱的身影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天…天…你醒了?”略带气喘的声音掩藏不住的惊喜。

    “老…林小姐?是你?你…你还好吧?”陈天看见是暴力女,顺口的刚叫到一半,猛然意识到这里已经只有两个人的海岛,连忙改口。当他看到暴力女那丰满成熟的身躯显得如此的单薄孱弱,原本英气勃发的眉宇间也憔悴不堪,忍不住心痛不已,还是深情地询问了一句。

    “你…”暴力女猛然间听到原本亲密无比的爱人此时却叫唤得如此生分,飞扑而来的身体瞬间僵直,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天…你为什么这么叫…我是你老婆呀…”暴力女的眼泪忍不住簌簌而下。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悬着的。现实太残酷,身份和地位的差距太大了。父母亲和外公舅舅他们的态度暴力女不是没有感觉,只是那时候她一心关心着陈天的安危,不愿去多想。现在陈天的安危已经不需要关心了。因此另外一些令人担忧的事情就开始浮现在暴力女的心头。陈天的一声“林小姐”刺激了她,也点醒了她。但是事情太突然,她怎么也接受不过来。当她心匆匆的过来怎么陈天相见并诉说衷肠的时候,陈天却像一外人似的对待她,怎么接受得过来?

    “林小姐,曾经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你是天上的白天鹅,我是地上的癞蛤蟆。本来是永远也不会产生交集的。因为种种机缘,我们才能认识。就当它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吧。”陈天虚弱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就像尖刀刺着一样。这一番话,陈天并不是现在就想到的。中枪之前,陈天就已经想好了。现实的残酷,陈天早就领教过了。就算陈天没有中枪,也会在第一时间跟暴力女说这么一段话。现在,虽然中枪,晚了几天。但是陈天一清醒过来,惦记的就是这样一件事。可见,暴力女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说这话的时候,陈天心头浮现着和暴力女自从相遇之后所发生的种种,弹指一挥间,终于到了说分手的时候。陈天不禁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天…你不是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吗?你还发过誓的…”暴力女紧紧地抓着陈天肩头的衣服,迫切的哀求着。女人不想男人拿得起放得下。陈天可以瞬间跟过去说再见,但暴力女不能。

    “林小姐,对不起。我食言了。我记得当我我说过,只要你有需要,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现在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关心你的人。对于你来说,我已经是个多余的人。我没有能力,也不需要照顾你了。”陈天字字诛心,心如刀割的说。在暴力女闯进别人怀里哭泣的时候,陈天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不是这样的…天…我需要你…”暴力女哀怜的语气里精含着无限的伤痛…打击太大,她实在受不了。陈天本来也不想说的,但是已经说开了,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还是越快解决越好。拖下去只会耽误自己连累别人。

    “林小姐,病人刚醒来,不宜长时间说话。有什么问题等以后再说吧。现在你先回去休息,也让病人休息。”老军医带着几个人进来了,不由分说地示意护士把暴力女送走。暴力女本来还想说,但人已经被推到门口了…老军医不是不顾忌暴力女的身分,但是相对于病人的身体健康来说,显然后者更重要。老军医也是具有良好的职业操守的,不要说是暴力女,就算是军区首长,只要影响别人休息,他也敢把他们赶出去。

    老军医让人把暴力女送走之后,在助手的协助下拿起仪器又认真细致的为陈天检查了一遍,发觉陈天除了身体稍弱之外,其他都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就连受损最严重的心房部位,也已经开始愈合。相信只要加以调养,并好好休息,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平安出院了。

    老军医本来对陈天产生了兴趣,一个垂死之人,居然能奇迹般的存活下来,并且能痊愈得这么神速,学医之人不感兴趣才是怪事。老军医这几天已经联合军医院里的另外几位教授把陈天当作白老鼠研究了好多次。但是很失望,陈天除了体质强点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最后无果,他们只好把这一切归功于奇迹。医学上的奇迹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他们心中也释然了。

    陈天一直观察者老军医的表情,当他看到老军医如释重负似的松了口气的时候,终于放心了。自己这一次又拣回来一条命,陈天在一次庆幸。

    老军医嘱咐了陈天几句,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病房里静悄悄的,陈天一个人安心的躺在床上。暴力女那双忧伤的眼睛再次浮现在自己的眼前,陈天感到自己的心里一阵抽搐,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无论暴力女以前对自己做过什么,但她嫁给自己以后,真的对自己很好。虽然偶然有点小脾气小心思,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像个小妻子,温柔体贴,贤惠端庄…在小岛上,陈天可以毫无顾虑,因为那是结婚,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一旦回归都市,回归现实,身分和地位的差距就像喜马拉雅山脉一样压在陈天的心尖上。陈天深知自己的斤两。因此不得不狠心快刀斩乱麻。对于暴力女对自己的感情,陈天深表怀疑。要不是因为暴力女什么也不说,自己也不会中抢。陈天想到这个问题,心里突然间堵得慌…

    “不想了!”陈天心里对自己说“还是想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吧。老婆应该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了。”虽然陈天嘴上叫着林小姐,但是他心里永远把暴力女当作他老婆,因为她已经装在心里了。一个人的心一旦被占领,就不是那么容易被驱逐的。但是理智告诉陈天,他必须这样做。“男人,做自己应该做的,而不是自己想做的。”陈天坚定的告诉自己。

    …

    陈天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暴力女也是。当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陈天那温柔的动作,关切地微笑…陈天的一切,已经深深地占据了她的心。想到陈天所说的话,她的心中就一阵阵刺痛。她完全能够感受到陈天说话时所蕴含的痛楚和不舍,但是,自己有办法改变吗?现实就像万丈深渊一样横在他们的面前,想打破只能掉下深渊,摔得个粉身碎骨…就算自己可以放弃一切,但是父母亲还有外公他们能善罢甘休吗?…我操他妈的现实…操他妈的…

    …

    “天,我们谈谈!”暴力女风一样的冲进来,几乎把正在沉思的陈天吓了一跳。

    陈天慢慢的睁开眼,经过时间的缓冲,陈天的精神状态好多了,暴力女显然也是。

    暴力女一进来,大大咧咧的坐到陈天的床边。此刻,她又有点暴力女的本色了。

    “林小姐,有什么事情吗?”陈天语气也平静了许多。

    “当然有事!没事我找你干嘛?不过,以后不许你再叫我林小姐,叫我敏敏!快叫!”暴力女说话开始有点风火了。

    “敏…敏…我还是叫你林小姐自然点。”

    “我就要你叫我敏敏!就要!你再叫一声,否则我要你好看!”暴力女怒气冲冲的指着陈天的鼻子。

    “敏敏…”

    “嗯,这还差不多。”暴力女挺满意,接着沉吟了下,整了整神色“天,你打算今后干什么?”

    “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过我还没有想好。”陈天挺无奈的样子。

    “天,不如你做厨师吧。你做的菜蛮好吃的。我开一间饭店,你做厨师怎么样?”暴力女小心谨慎的看着陈天,眼中也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这个…”陈天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当他看到暴力女眼神的时候,心里不忍了,做了几个月的夫妻,这点感应还是有的“好吧!”

    “耶!”暴力女小脸一阵兴奋,还伸出手指作了个“v”字形。

    …

    他们两个人,毕竟经历了那么多,怎么能说断就断?虽然现实就像大山一样,但经过暴力女的冥思苦想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对于暴力女的小心思,陈天哪有不明白的。他知道,暴力女这是在给自己路走,既回避了他们之间最尖锐问题,又把自己绑在她的身边。看来,暴力女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要不依照她的火辣性格,才不会这么好心的指点自己。

    他们两人,又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些其他问题,暴力女才离开。暴力女离开的时候,还偷偷的亲了陈天以下,然后象做贼似的闪出了病房。那作怪的表情逗得陈天心里一乐。

    暴力女离开后,陈天又想了一阵,觉得还是先发展自己最重要,至于跟暴力女有没有缘分再做夫妻,那就看自己的努力了。陈天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也不是没有机会的。陈天想着想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沉睡中的陈天突然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惊醒,睁开双眼,正好看见精神霍烁的赵老首长迈着沉稳的步子带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深邃的双眼中带这些愧疚。

    “小天醒了呀!…别动!别动!”赵老首长看到陈天因为激动而起身,亲切的阻止着。

    “老人家,你坐!”陈天的身子被赵老首长按着,只好恭恭敬敬的道。

    “小天,你的事情我老头子都知道了。敏儿这丫头就是任性,可苦了你呀!”赵老首长慈祥的目光充满了关切,语气中也有些感概。

    “我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陈天握着赵老首长的手,动情地说了句,然后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小天,什么也不说了。”赵老首长轻轻的拍了拍陈天的手,理解的说。

    就这样,三言两语轻轻几句,陈天和赵老首长之间的尴尬就化解于无形。

    “来。小天,我为你把把脉。”赵老首长轻轻的捻上了陈天的脉搏,然后凝重的陷入了沉思。

    “外公,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暴力女看到赵老首长变得凝重,慌慌张张的开口问道。

    “嗯,”赵老首长沉吟了一下“没有什么大问题。身体除了虚点之外,正常得很。如果要说有问题…”

    “什么问题?”暴力女一听有问题,心里就急了。

    赵老首长若有所思地看了暴力女一样“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阳气太盛,阴气不足。不过,只要开几副药调理一下就好了。”

    “什么阳气太盛…”暴力女突然间想到赵老首长那奇怪的眼神,猛然间的想到了什么,俏脸猛然的一红,玉首微垂,扭扭捏捏的娇羞不已…

    林不凡赵月还有赵龙韩霏霏他们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开始时他们也不明白,但看到暴力女那扭捏娇羞的神态,再结合孤男寡女共处荒岛这么久,就立刻明白了。特别是林不凡和赵月心里更不是滋味,自己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心尖宝贝儿居然给…一想起这里他们就感到一阵恶心难受。林不凡真恨不得把陈天剁了然后扔海里喂鱼。不过,过去的事情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但对于将来,他们觉得应该好好想办法,首先应该增加点障碍阻止他们见面,然后再警告警告陈天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孙子。因为有了暴力女和赵老首长这一层关系,林不凡也有了不少的顾虑。否则,早把陈天扔海里喂鱼了,哪能这么安稳的躺这里疗养?

    “小黄,我开几副补药给你,你让人熬一下,然后配合着给他吃。”赵老首长放开了捻着陈天脉搏的手,转头对陪同的老军医说。

    “是!首长!”老军医居然还给赵老首长敬了个军礼。

    “小黄,怎么还是这样啰嗦!”赵老首长看到老军医居然还给自己行礼,不满了。

    “首长!你永远是我的首长!没有你老人家就没有,给你敬礼是应该的。”别看老军医年纪一大把,那毕恭毕敬的神态就像个小学生。

    “行了!什么陈芝麻烂绿豆的事,还提!好了,我们到小吴那里去看看。小天,你好好养伤。”赵老首长嘱咐了陈天几句,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暴力女本来不想离开,但被林不凡和赵月严防死守,也只能依依不舍的尾随众人而去。

    林不凡离开的时候,还冷冷的给了陈天一个警告意味很浓的眼神。

    陈天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们离开。对于林不凡的警告眼神,陈天懂。不就是警告自己安分点,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同时,陈天心里也羡慕这赵老首长,每个人都对他恭敬有加,前呼后拥的好不威风。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享受到这种待遇呀。

    在那以后,陈天吃着医院里的饭,喝着医院里的药,身体在一天一天的恢复。不过,陈天过得贼无聊,因为除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军护和那个叫小黄的老军医之外,就在也看不到其他人。军护好像对陈天特冷淡,除了必要的说话,从来不多说一句。而老军医则除了必要的检查,其余时间想见他简直比登天还难。有时陈天无聊,想到外面走走。但刚走去门口就被挡了回来,被告知这是军事管理区,不可以随便走动。也是,到这里就医的很多都是军队高级将领,戒备哪能不甚严?

    暴力女也好像空气一样消失了。陈天知道,一定是暴力女家里的原因。陈天深知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过多去多想。对于自己和暴力女之间,陈天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奢求。因此,陈天是把对暴力女的思念深藏在心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拿出来回味一下…

    陈天的身体总算恢复得差不多,是到了出院的时候了。陈天打算第二天就走。

    想不到当天晚上,一个身穿黑衣的保镖通过医院的层层保卫,把一个黑色盒子交到陈天手里,盒里有一张支票,一些证件,还有一封信。信上说,让陈天伤好后离开g市,永远不要出现在暴力女面前。支票上的钱带着,应该够他花一辈子了。还有就是陈天的这个身份他已经注销,盒子里是他新办的证件,今后,陈天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信里还警告说,如果陈天不听话,保不准陈天会失足跌进海里,或者一个闪电把陈天家的屋顶给劈了等等。信是电脑打印的,并且末端也没有署名。

    陈天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林不凡在警告自己。陈天本想不理会,但是看到有闪电会劈自己家的房子,他屈服了。他可以不顾自己,但是不可以拿家人的生命开玩笑。中校军官说把自己毙了就毙了,林不凡也一定能做到。

    陈天拿起证件一看,身份证户口本护照一应俱全,看来要出国也不成问题。陈天拿起身份证一看,肖像既像自己又不像自己,看来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还有就是名字,王晓明。普通而斯文,一点儿陈天的感觉也没有。再看住址:xx省xx市xx区xx村007号,地图上绝对找不到的地方。陈天明白了,他们既然要让自己跑路,当然整得越不起眼越好,改变越大越好。

    于是,第二天一早,陈天立刻办妥了所有手续,离开了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军医院。陈天到银行用原来的身份证号码想取钱,果然已经不存在,用新身份证王小明终于办妥了一切。陈天接着又到苏启明的私家医院取了些东西。王哥猛然看到陈天,自然高兴,本想拉着陈天和两盅,但奈何陈天焦急跑路,心不在此,只好失望的作罢。温素素还是那样,风情万种,慑人心魄,陈天也和她随便交谈了两句,并让她表达对自己对苏老板还有金律师的谢意。

    陈天在医院那个硕大的仓库中,好不容易的找到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告别王哥和温素素,特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

    其实,暴力女并没有被监禁起来,而是被林不凡耍了个心眼,把暴力女派国外去了,名为挽救危机,开拓业务。当时的情况,被林不凡渲染得万分紧急,几乎威胁到了身家性命。暴力女离家一年,哪里知道这么多?况且她还想着自己打拼一番事业,然后好帮助陈天。她深深地明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当天晚上,她就被林不凡和赵月晕晕乎乎的送上了奔赴大洋彼岸的飞机。等暴力女处理完彼岸的事情回来的时候,陈天已经人去屋空了。

    暴力女动用了一切力量,发了疯似的寻找陈天,就连赵玲玲和韩雪莹的力量也动用了,但陈天好像石沉大海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陈天的一切信息,除了残存在人脑海里的,其他一切都消失了,仿佛陈天从来就没有在这个世上出现过一样。

    暴力女以为陈天故意躲避自己。陈天的心思,暴力女多少能感受到一点,自尊的背后是强烈的自卑。他一直很介怀自己的身份地位,如果不是因为小岛与世隔绝,沦落天涯回归无望。暴力女相信陈天就算打死那不会接受自己。这一点从陈天回归都市一醒过来就喊着跟自己了断一样。

    暴力女痛心之余也不断的诅咒着陈天的窝囊。在伤心过一段时间之后,暴力女整理心情重新做人,几乎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商海中去,在父亲经济和人脉的基础上,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声名鹊起,成了z国商界鼎鼎大名的女强人,集团公司名下涉及餐饮、娱乐、电子、房产、广告等诸多领域。

    至于韩雪莹,自从陈天失踪之后,她曾经派人找过一段时间。未果,以为陈天已经葬身鱼腹,她就再也没有那么上心了。暴力女和陈天获救之后,因为其中涉及到暴力女的许多私隐,所以并没有公开。直到暴力女向她求助的时候,才知道陈天并没有死。于是也派人尽心尽力的找寻过一段时间。但结果和暴力女一样,陈天仿佛消失在这个空间之中。近段时间,由于父亲年老,越来越多的帮中事务都压在了她头上,正所谓事务繁多,也只好终止了寻找陈天的行动。

    而赵玲玲和韩兵之间,因为感受不到漏*点,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停滞不前。不过,赵玲玲因为打奸除恶功勋卓著,短短时间连升三级,已经成为警界的高层人物警监了。她不再负责底层的侦查工作,而是调入省厅主持刑侦工作。

    至于汪雪和汪晴两姐妹,则还做着他们熟悉的工作,陈天的出现和消失并没有对他们造成过多的干扰,只是有时汪晴会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人看见过自己**的身体。而现在,汪晴的身体更变得火辣成熟了。汪雪也变得更具韵味了。

    何笑在陈天生命中悄然的出现,悄然的消失。陈天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

    至于花菁菁,还是那样高傲而攻于心计。经过她的努力,家族的事业已经拓展到非洲最深处。

    至于苏云,自从出了那次事故之后,为了消灭小姑娘那刚萌芽的情感小火苗,苏启明就已经安排她到外国读书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苏云更是生长的错落有致,出落更是大方得体,加之举手投足间高贵典雅尽显,身边更是不乏有才多金的青年才俊。苏云应接不暇,哪里有时间去想那个傻里傻气的穷小子陈天,只不过偶尔怀念一下那曾经带个她温暖安全的胸膛而已。至于陈天的形象已经很模糊,可能已经忘记,也可能遗忘在心灵的某一角落。

    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曾经和陈天有过一段情缘的小月。说到底,她才是陈天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自从和陈天在夜总会的包厢里缠绵了那么一次之后,似乎也消失了。她在夜总会的熟人,没有一个知道她的去向和近况。

    …

    这个世界中,只有时间是无敌的。时间,能消磨一切记忆,消灭一切痕迹…随着时间的流逝,陈天这个芸芸众生中平凡的一员所激起的那一点波澜,慢慢的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很久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人愿意提起。也许是忘却了,也许是遗忘了…

    …

    (大结局)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