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一章真龙大阵大结
    “外界的能量波运?”这让李玄大吃一惊,顾不得再享受温柔,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李玄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下老婆们大叫的声音:“老公,把我们的衣服留下来!”

    李玄走得很快,没有留下衣服,只留下隐隐的声音:“老婆们,你们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外面太危险…”

    李玄出了黑魔宫,在外界并没有地震的情况,有的只是普通人感觉不到的能量波动,现在地球上的修真者们都感到无比的恐慌,因为他们也都感应到了,有着强大的能量波动,强烈程度可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发出的,那怕是见到过当年李玄启运黑魔宫引发天劫的人也被这能量波动震憾了,当年的与今天的一比,简直太小儿科了。李玄感应了一下大致的方位,一个瞬移,消失在当场,出现在一座山峰之上。

    刚刚出现的李玄被这里的情景吓了一跳出,只见对面的一座山峰被人下了很利害的禁制,而且还有极为利害的法宝保护着,整座山峰都泛着青绿的光芒,而在山峰的顶上,正聚着一片七彩云,只是这七彩云虽然很美,但李玄可以感应到它的可怕“这是神劫的劫云”李玄立即知道了眼前七彩云的来历。

    居然有人在这里度神劫,这让李玄心中一惊,地球上居然有人修到度神劫了?忽然李玄感应到对面山峰有一丝熟悉的气息,李玄不禁笑了,原来是竹老头,没想到他来这里度劫也不与自己说一声,让自己吓了一跳。

    “你来了!”一个声音出现在李玄耳边,紧接着一阵香气传来。

    “是你!竹神尊还好吧?”出现的是柳絮,李玄连忙打招呼道。

    柳絮苦笑着说:“竹前辈不要人帮忙,寂然在闭关没有来,我只能在这里守着,希望不要有不长眼的家伙来捣乱。”

    竹老头这次可是信心满满的度劫,李玄对他度劫也是满怀信心,因为他已经不把度劫当作一种负担,而是当作自己悟道的一种契机,也对,度神劫可真的是十万年都难得一遇的机会。

    神劫开始了,在外界看起来,只不过电光雷鸣,还有着强大的能量波动,并无太大的惊险,而在此时神动当中确是另外一翻景象。神劫之下异象幻生,群魔乱舞,心魔失生,让人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此是幻景。当群魔出现时,李玄被吓得不清,没想到神劫居然能引来魔界的魔头穿越虚空来到这里来,不过看到柳絮都没有动,李玄也没有上前阻止这些魔头,李玄可不想坏了竹老头的好事。

    竹老头一直面带微笑,这些魔头虽然利害,但是一点都伤害不到他,稍有靠近的魔头,就会被他身边的神力净化成纯能量,这些魔头成了他的补品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魔头尽去,雷电没停,天空暗了下来,神劫下的空间都扭曲了,无数的异空间缝隙出现在竹老头眼前,竹老头神色也凝重起来,他虽然也有穿越空间的能力,但是要是身体不同的部位同时被无数的空间分隔开,他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可是这神劫不是他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随着无数异空间的降临,竹老头的身体被划成了碎片,各个碎片掉落在不同的异空间里,只留了一个头还在神劫之下,场景异常恐怖,谁知道这时竹老头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如果有人看到只剩下一个头的人居然还在笑的话,你说那会是什么样子?

    只剩下一个头的竹老头化成一个布满根须的竹头,这才是他的原形,他是一棵紫竹修炼而成,只见竹头的根须伸入地下,很快,竹头再发新芽,长成竹笋,再长成一棵完整的紫竹!这就是生命的奥秘,竹老头此时才真正的体会到了神劫的义意,当竹头再次长成完整的紫竹的时候,异空间的各个碎片再次突破空间屏障,回到神劫之下,不过回来的已经不再是碎片,而都是一棵完整的紫竹,无数紫竹合而为一,竹老头再次化成*人形,此时的他脸上笑意更浓,对后来的神劫,他已经胜卷在握…

    “祝贺竹老!”神劫一直持续了九天九夜,当竹老头出现在李玄和柳絮面前的时候,他身上泛着七彩神光,李玄和柳絮都知道竹老度过神劫成了神,连忙道贺!

    见到李玄和柳絮,竹老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拿出一节竹支和一条竹须分别给了李玄和柳絮道:“唉…虽然成神体会到了更多,但是感慨也更多,现在成了神,必须要离开这一界了,也没有什么好送你们的了,这是我身上的一根竹支和竹须,送给你们,希望能给你们一点帮助。另外度神劫真的要在地球上才行,你们以后可要注意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觉得在关键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才使得我有了更多的体会,切记切记!”

    竹老头说完,身体化着七彩霞光,冲天而起,消失在天际!

    李玄拿着竹支,只见竹支上泛着七彩霞光,现在还没有炼制,就已经是一件不错的法宝,要是再炼制一下,绝对是一件不错的神器。

    “这是竹前辈身上的一部份,现在经过了神劫的炼化,仙器法宝也难伤分毫,没有想到他居然舍得给我们。”柳絮惊喜的叫道。

    李玄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竹支,竹支很小,只有一尺来长,上面还有三片叶子,上面神气充足,李玄是炼器的行家,观察后就知道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炼器好材料,可是有着神力的保护,凭自己的本事能够把它炼成法宝吗?李玄刚刚试了一下,自己的三昧真火和仙灵力都不能够造近这竹支,李玄想了想,神识向竹支探去,似乎可以用,不过竹支材质特异,神识要在里面留下点痕迹相当的难,李玄拼着命在里面留下了一个聚灵阵后,神识就已经耗尽,虽然法宝未成,但是李玄心里还是很得意,因为只要能动得了它,就表示自己有办法把它炼成法宝,只不过时间长一些罢了。

    “不要再炼了,你已经用了三天的时间了!我感应到有不少的修行者到了地球。”柳絮见到李玄睁开眼睛,立即说道。

    李玄一楞,复又闭上眼睛,然后立即睁开,有些担忧地说:“嗯,是来了,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他们的修为都很高,应该都是快成神的人物了。”

    “你怎么知道?”柳絮对于李玄只闭一下眼睛就能探得对方的实力,大感吃惊。

    李玄神秘一笑道:“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我在太阳系布下了一个阵法,在这个阵法内,任何我想知道的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柳絮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如此奇妙的阵法,李玄也有些得意地说:“这个阵法是我阵所学阵法的大成,光是布这个阵法就用了我三年的时间,耗费了一艘运输舰的能量结晶还有无数材料而成,整个阵法共有仙器以上的法宝九百九十件,这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仙器,可不是只有一点仙灵力的,共有九件顶级仙器作为控制阵眼,另外我手中这个特别的顶级仙器手镯是整个阵法的关键,让我可以随时随地的控制阵法变化。”

    李玄说着把手腕亮了出来,显出一个泛着点点金光的手镯出现在李玄的手中。其实李玄还有一点没有说明,就是他这些年研究自己的真龙神甲时,悟出一些玄妙,结合到了整个阵法中,使得原来布置的正反九宫八卦阵变化成了‘真龙三元极阵’,一元为李玄的真龙神甲,二元为布置在太阳系内的阵法法宝,三元为整个银河系。这是李玄借用整个银河的灵力与真龙大阵联系在一起,用真龙神甲为心而成的玄妙阵法。想要破坏这个阵法除非同时把李玄的战甲打碎,把太阳系内的所有法宝毁掉,把整个银河系的全体星辰移位,想来世间除了神还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所以李玄对于自己这个阵法相当有信心,这样他才能隐居然起来,除了修炼就是与老婆们过着神仙逍遥的日子,现在知道有利害的人物来了地球他也不怕。

    柳絮听了也不禁咋舌,九百九十九件仙器?那是什么样的?自己就算是神人也没有这么多的仙器,他还真是一个仙人级的大财主,这个阵法也真是难得一见的大手笔,而这个阵法的威力柳絮不用想也能猜到,一定极为利害,那怕是她现在这个级别也不敢轻试。于是笑着说对李玄说:“既然你有这么利害的阵法,不如我们去看看是谁不长眼的敢来这里闹事。”

    “好吧,也许不是来闹事的,而是朋友也说不定!”李玄隐隐感到这些人并无恶意,笑着回答道。

    二人消失在山顶,凭空出现在另一处青山之中,青山之上一片空地之中,正在八名著装稀奇的老少坐在石上喝着酒,还聊着什么…

    “宋南,当时你那位朋友没有告诉你他住在什么地方吗?”一个相貌古奇的老人问道宋南。

    宋南皱了皱眉说:“禀师尊,李玄兄弟当时确没有说明,当时想到银河在九天联邦还是秘密,弟子也不敢多问,怕引起李玄兄弟的误会。”

    老人想了想说:“算了,找到他想来帮助也不大,这次九天神君出面,联合八大仙君和星狂,准备清除其它的修行者并占领地球圣星,他们的实力太强,你那李兄弟也就地阶五级的修为,帮不上什么忙。”

    “师尊,九天神君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想到占领地球,我听李兄弟说,以前他们只不过是派一些普通弟子到地球来的啊?”宋南有些担心的说道。

    “哼,我听说原来一直有一位相当利害的人物守护着圣星及银河,他们不敢来,现在这位大人物刚刚升入神界,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了,他们这才敢来。”老人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他们正是可恶在此,听说圣星上有生命之源,他们想找出来,占为己有,要是让他们占了,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我听说度神劫可必须要有生命之源才行,失去了生命之源,圣星也就将不是圣星了。”另一位粗壮的汉子生气地说道。

    古奇老人也点点头说道:“是啊,圣星是修行者的圣地,所有的修行者都有权利在这里度劫,虽然以前那位守护圣星的前辈禁止修行者随便进入银河来圣星,但是也没有说过不让修行者到圣星,只要进入银河不动武,他一般都不会管的,这也是保护圣星啊…有人来了!”

    “是谁!”八人站了起来,对着一个方向大声喝道,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李玄和柳絮的瞬间移动惊动了八人,他们感应到了李玄和柳絮非同小可的能量波动,知道来人极为利害,以为是九天神君等人来了,作好了战斗准备。

    “宋大哥!你怎么来了?你们…”李玄见到是宋南,悬起的一颗心也就放下了,不过见到其它几人时,李玄还是有些吃惊,这几人的修为都很高,高到李玄看不出他们的修行水准,看来应该都是有地阶**级的水准,也就是相当于仙人中的仙尊级人物,快要成神的人物了,这怎么能不让李玄吃惊。这样的人物,平时一个也难得见到,现在一下子出现七个。

    宋南见是李玄,脸上露出喜色道:“李兄弟,原来是你啊,没有想到你的修为又精进了,呵呵,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尊自然仙尊,这位是云纳星系的云龙仙尊,这位是紫光星系的紫微仙尊,这位是…他们都是隐世高人,想必李兄弟都没有见过吧,呵呵,不知道这位姑娘是?”

    宋南向李玄介绍着身边的几位前辈,当介绍完,才发现自己的师尊和几位前辈怎么都一直打量着李玄身边的那位姑娘,这位姑娘虽然漂亮,但是自己的师尊和几位前辈怎么都是高人,怎么可能让一点点女色就迷住了,一定有问题,他也向柳絮打量起来,刚才他还以为柳絮是李玄的老婆没有注意,此时才发现了问题,原来他居然看不透柳絮的修为,而且柳絮身上还泛出微微的神力,让他大吃了一惊。

    “这位是神人柳絮柳前辈!”李玄见到众人的样子,好笑地介绍道。

    “见过柳前辈!”自然仙尊等人还在奇怪这女人的修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现在听李玄一介绍,才醒悟过来,原来柳絮是神人,是说怎么她的修为自己等人都看不透。

    “不用多礼,我…”柳絮见这么多人向自己行礼,居然有些脸红,连忙还礼,此时李玄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来了!应该是他们来了,没想到这么多人,看来有些麻烦啊!”李玄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家听到他的话都有些奇怪,默默的用神识查探了一下,感应到真的有修为高强的修行者来了,只是他们奇怪李玄怎么能比他们还先感应到,现在李玄没有穿真龙神甲,他们到可以看透李玄的修为水准;只有柳絮知道一定是李玄的真龙阵法起的作用,要不然凭李玄再修行个万年看能不能达到这个水准。

    柳絮看了看周围的美丽景色说:“这里真美,我看我们还是迎接他们得好,要是真的在圣星上打起来,破坏了这里的美景就不好了。”

    自然仙尊等人都看了看,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说:“不错,不能让他们破坏了这里,我们走…”

    来的一行人正是九天神君等人,他们的速度很快,李玄感应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刚刚进入太阳系,当李玄他们去动身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火星,不过还好,李玄他们的修为也不弱,总算在月球附近把他们拦了下来。

    一团红光从太阳系直插而入,宛如颗流星般向地球撞而来,李玄等人出现在月球附近的太空中正是那流星的必经之路,在红光就在撞到李玄他们之时,违反物理规律的悬停了下来,红光隐去,出现二十一个人,人人都穿著威风的战甲,个个都有天神般的气质,特别是当中的一位,身上穿著李玄熟悉不过的随心战甲,虽有不同之处,但也大同小异,只是战甲有一处让李玄很吃惊,他的随心战甲居然是九条活动龙形,也就是说他随心战甲的功能全都开通了,他的修为可以让战甲发挥出最强的力量来。

    “哦!是你们…居然还有一个神人,不过你们以为你凭你们几人能破坏我们的话,那你们就太天真了!哈哈!竹老头呢?怎么没有见到他?”为首的穿随心战甲的那人看了看李玄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李玄轻蔑的看了看他,冷哼道:“如果竹神尊在你们敢来吗?”

    为首的人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不过看来他还真的怕了竹神尊,只是让李玄点出让他有气无处发,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九天神君,你不是自号神君吗?难道还有怕的人?”自然仙尊等人见到九天神君气得不轻的样子,都笑了起来。

    “哼!我会怕他?虽然他是神人,但是不要忘了我是修神者,我有着天阶的实力,实力并不比他弱,我只是不想与他来个两败俱伤罢了!”九天神君虽然自大,但是并不说假话,不过以前也许真是这样,但是现在竹神尊成神了,实力增强了不是一点两点,就是十个九天神君也不是竹神尊的对手。

    “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现在竹神尊已经成神了,你会是他的对手!”柳絮冷冷的看着九天神君,这里只有她的修为与九天神君差不多,见到九天神君有些看不起竹神君,她自是看不惯的反驳。

    “成神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九天神君脸上露出向往的表情,不过只是一闪而逝,然后他看了看众人说道:“既然他都成神升入了神界,那你们还是让开吧,我不想对你们怎么样,只要你们离开圣星,我不为难你们。”

    “圣星地球是我的家,我是不会离开的,你们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听到九天神君霸道的话,李玄自是反感。

    “哦,这就是真龙神甲,真龙神甲虽然是神器,但是你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风,你以为能阻止得了我们?”九天神君冷笑着说。

    不在这时,李玄接到了汇报,有一只庞大的舰队进入了银河系,大概有万艘战舰,这可把李玄吓得不轻,而且这些战舰不再是以前星宿门的那些垃圾舰,而是九天联邦的正规军军用战舰。地球的军队虽然建设起来了,但是比起九天联邦的还差了很多,就算强起李玄暗中在火星基地上的战舰,也不抵事的。

    “试试就知道了!”李玄知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必须得把眼前的事解决,暗中激活了真龙大阵,立即玄妙气息在整个太阳系中产生,九天神君脸色大变,不过他也并不慌张,而是冷笑着说:“你的阵法很利害,居然能降低我们的十倍能力,不过降十倍我也有信心打败你,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是修神者!”

    李玄出来时穿上了真龙神甲,九天神君虽然看透了李玄的修为,但是没有看出李玄是修神者。

    在阵法激活的时候,李玄的神识更加清晰,他感应出了九天神君的实力,九天神君没有说大话,他降低了十倍后,仍要比自己强上很多,这很打击李玄的自信心。李玄虽然仍有必胜的把握,但是真的打起来,局面将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也许周围的一切将化为乌有,所以李玄并没有立即攻击九天神君,而是笑着说道:“那是当然,不过我的阵法也不是你可以破的,如果不信,我们可以打赌!如果你赢了,我们自然马上离开地球,任你们作为;如果我们赢了,希望你们不要强占地球,去找什么生命之源,以后你们真的要到地球来度劫,我们到是欢迎的,还可以给你们一定的帮助。”

    李玄的建议对九天神君一方来说可以说是大占便宜,柳絮等人很不服,但是对比一下双方的实力,想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九天神君想了想,这个提议他也知道占尽便宜,想了想说:“好吧,我赌,如果你真的赢了,我立即让他们退兵!”

    此时众人才知道原来还另有玄机,虽然这里的都是高手,不怕军队,但是现在大家都分不开身,那么多的战舰真打起来,地球上的人一定保不住,九天神君等人才不会管地球上的人能不能活下来,他们只要生命之源。

    “那好,开始了!”李玄见九天神君同意,立即笑着说道,并开始运作起真龙大阵来。

    其它人还不觉得怎么样,九天神君立即有了感应,他感应到杀气!无比的杀气!似乎天地间的杀气都冲着他一个人而来,虽然他也是修杀气的,但是现在天地万物都对他起了杀心,他感到自己无处可躲,无处可藏!冷汗流了下来,他还只以为李玄的阵法也就降低一下自己的能力,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利害的杀气!他面色凝重!面对如此杀气,如果不是他心坚如铁,早已经疯掉了,不过就算如此,他的也已经心绪不宁。

    李玄自己就是修神者,知道修神者的心炼相当重要,这是修神者的强项,但是也是弱点,而且现在的情况,如果用其它方式的话,不论输赢都会破坏周围的东西,到时地球上的人类就算不死完,也剩不下多少,所以他想到了用杀气,无形的杀气!

    “啊!”九天神君受不了强大杀气,大声吼了出来,体内的神力和杀气同时迸发出一,激得真龙大阵的杀气与他的杀气四射,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不过其它人可就不好受了,修神者的杀气是何等的利害,周围的所有人,包括在柳絮在内,都脸色大变,此时他们才知道九天神君的利害,只是这一丝激射的杀气都如此利害,更不要说处在正面冲击中的九天神君了。他们在用敬佩九天神君的同时,也用恐惧的眼神看向李玄,李玄的名他们早就知道,有着真龙神甲,没想到他的阵法居然如此利害。

    而此时的李玄也全力运用着阵法,他也感到无比吃力,他把杀气源源不断的传给真龙大阵,由真龙大阵引起阵中万物的杀气对付九天神君,没想到九天神君居然还能抵抗。

    “我败了!”九天神君没有苦撑,直接向李玄认输。

    李玄听了后,立即撤去阵法,光是那几秒的时间里,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仙灵力和神识,他感到无比的疲备,还好九天神君认输,要不然他都要认输了。

    九天神君认输并没有一丝沮丧,而且还透着丝丝兴奋,几乎用闪光的眼神看向李玄说道:“我输了,以后再有谁想强占地球就是与我为敌!”

    与他同来的二十来人,虽然都是修为高强之辈,但是修为都比他差了很多,都只有地阶**级的修为,都还没有达到天阶,而且他们刚才也都体会到了那杀气的利害,不敢多说。

    “不过…”九天神君看着李玄说道:“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用你刚才的阵法帮我炼心?”

    “什么?”李玄不敢相信的看着九天神君,居然有这种变态的想法,顾不得自己全身无力,大声叫了出来。

    “是的,经过刚才的对持,我觉得我的心志还不够坚定,杀气还未成型,但是经此一炼,我虽然败了,但是的修为上得到了无比的好处,所以我想你能答应我,我也不会让你白做事的,你有什么要求直说!”九天神君现在的水准相当的高,但是相应的想再精进则是难上加难,生命之源本来就是虚幻的东西,他们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现在难得找到一个可以精进修为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李玄想了想,苦笑着点点头道:“那好吧,我看不答应你也是不行的。”

    九天神君见李玄答应,心情很高兴,立即命令刚进入银河系的舰队撤出银河系…

    九天神君等人留了下来,不过李玄却不让他们到地球去,怕他们又去找什么生命之源,那就不好了,想到度劫可以到地球上去,他们对此也无所谓,就在月于上炼成功来,月球上的灵气也很足,似乎也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对修为很有帮助,他们称之为月之力。

    自从那以后,如果你到月球旅游的话,会发展有一群人,他们在月球上找着一种叫月之源的东西,听说可以发出月之力…

    如果你坐飞船的话,有可能会发现一个奇怪的人,在虚空中大叫:“杀气!好恐怖的杀气!再来,杀气再强一点!”

    而李玄一直和他的老婆们隐居在城市里,只是偶尔会到太空中激活一下真龙大阵,帮那个九天神君那疯子练功。

    有一天清晨,当李玄如常的瞬移到月球,激活真龙大阵帮助九天神君锻炼神智时,原本朝阳初展金光万道的天空,忽然满布聚集的朵朵艳红云彩,缓缓的逆时钟移动,逐渐形成旋涡形状;此时原本在真龙大阵中练功的九天神君,感爱到阵势压力异常波动,抬头一看吓得不禁高呼:“天劫!”。

    九天神君发动神智感知,立即瞬移到月球李玄所在“老弟啊!你要渡劫也得等我练完功才渡嘛!否则以后谁来帮我?”九天神君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抱怨的说。

    李玄目瞪口呆的看着缓缓漩动的劫云:“不会吧!我才地阶五级离天阶还差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是我渡劫?我看是你渡劫才是吧?”转头哀怨的看着九天神君。

    其实若论功力,不说才达地阶五级的李玄,就连九天神君修神天阶七级亦未达渡劫的层次;只是此次李玄激活真龙大阵时,输入的神奕力稍微大点,加上九天神君修神天阶六级晋升七级,两种杀气对抗产生的波动,刚好促成劫云的形成。

    已经形成的劫云如果选择逃避,会在道心产生阴影阻碍功力进展外,只要你一离开保护地点,劫云就跟随到来,就好象通缉犯一般,因此除了对抗承受外根本一筹莫展。

    两个人愁眉相对默默无语,可是旋转的劫云速度越来越快,旋涡中心由一点渐渐的扩张到近百米,眼看时间不等人,也不管是谁的天劫同声齐喝:“拚了!”。

    两人随即相对盘坐同时穿上随心战甲,样式大同小异,只是九天神君的战甲系黑色九龙盘绕显的庄严;而李玄的战甲系天蓝色为底,红、白、黑、绿、金五色小龙,不定向的到处游走则显的灵动。

    李玄懊恼的对九天神君说:“可惜我的神器黑魔宫留在地球,要不然…”话还没说完,旋涡中心竟然出现上万支的金色剑光,如电的向两人所在直插而下:“天哪!怎么不是天雷?天上的宝剑难道多的可以拿来扎人?”不同凡响的天劫,让两人大失所措。

    九天神君立即祭起为渡劫修炼的天罗伞,李玄则激活真龙大阵抵挡,金色剑光如电的直插而下,真龙大阵就像一张破鱼网,只能稍微阻碍金色剑光的速度,但听一阵雨落芭蕉的乒乓声,九天神君的天罗伞也支离破碎的功成身退,不过还好挡过这波攻击!

    李玄转头四处观望,只见方圆一公里月球表面坑洞满布,却不见一支剑影:“剑呢?那么多剑到那去了?”眼望九天神君问道。

    “那是光剑,有剑形无剑体,但杀伤力比宝剑更锐利,看来这次的天劫乃属于不多见的五色劫!”“五色劫就是金、木、水、火、土威力比天雷更强悍,可以说纯粹的硬碰硬,**修炼不足,要渡过可难了!”九天神君满脸忧心忡忡的说。

    天空上的劫云瞬间转为青色,数不清一道道的双人合抱木椿,从上直匝而下!两人同时跃上半空,提起全身功力迎头冲击下落的木椿“碰澎!碰澎!”掌击声和木头碎裂声,不断的响起,可是接连不断的木椿却一尺一尺的将两道身影直向地面压落;李玄功力在击打数千计掌力后终无力继起,在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被木椿匝入地下不知死活,九天神君毕竟功力深厚,总算扛过木劫。

    顾不得喘息,急忙跃至李玄被木椿匝入地下的深坑旁,焦虑的高呼:“小兄弟!小兄弟!你没事吧?”

    幸好木椿在将李玄匝入地下后,转化为木息融入土地消逝无踪,在深坑底的李玄运转真气,暂时压下混杂的血气跃升地面。

    “没事!没事!还死不了,靠!这天劫可真变态!”嘴里说没事,可是脸上青白变幻的神色却让人忧心。

    “小兄弟接下来应该是水劫,我一个人大致可以搞定,你不如乘机打坐疗养!”九天神君有如照顾弟妹一般和蔼的说,根本忘记原先在九耀星时对立的立场。

    不一会儿,天空上的劫云转为蓝色,气温瞬间降到零下40度,巨大又锐利的冰锥旋转不停,九天神君依旧提起全身功力,跃上半空迎头冲击下落的冰锥;可是旋转不停的冰锥互相推挤,给人一种飘浮动向不定的感觉,一疏神间竟有数根冰锥朝向盘坐疗养的李玄钻落。

    九天神君骇然的瞬移到李玄上方,来不及掌击只好将全身功力尽数输入黑色的随心战甲,但见黑雾暴涨,九条形象狰狞的黑龙有如龙卷风般,盘绕身周将钻落的冰锥排挤身外,激烈的碰撞声,有如过年放鞭炮一般响个不停!甚么叫“度日如年”?当水劫过后,嘴角溢血气喘如牛的九天神君,才深有体会!细观身上的随心战甲,只剩缺脚断尾又萎靡不振的七龙,不禁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庆幸的是总算护卫小兄弟无恙。

    经过短暂疗养的李玄,终于睁开眼睛看到九天神君一付惨淡模样,不禁诚恳的说:“老哥!谢啦!”九天神君伸手拍拍李玄的肩膀:“没事就好!准备一下应付接下来的天火,一般来说只不过温度高一点没甚么!…”话还没说完,站在对面的李玄满脸惊骇,一手指着九天神君,张口结舌的说:“你!你!你的身体怎么着火了?”

    九天神君低头一看身上冒出点点黑色火焰,不禁惨呼:“天哪!是心火,不是天火?”

    说话的同时,嘴里不时的喷出黑色火焰,实在怪异莫名。

    九天神君急忙坐下打座的同时也伸手指着李玄,这时李玄的身体冒出的,却是带有粉红色的火焰,李玄赶紧手忙脚乱的拍打,却怎么样也无法拍熄。

    九天神君叹息一声说道:“心火是从身体内部发出的火焰,是对神心的考验!只有无喜、无忧、无痴、无憎、无爱、无欲、无得、无失方能渡过,就我所知,尚无人能跳脱心火的考验,事到如今~唯有舍弃**,脱离仙婴转修散仙方为上途;你我兄弟!它日有缘九耀星再见!”说完顶门张开,跳出三寸高仙婴向李玄挥手后,化为白光飞逝于九耀星,留下徒自燃烧的**。

    心火的颜色依个人牵挂的事项而有不同,如九天神君恋权故心火的颜色偏黑色的火焰;李玄恋情故心火的颜色偏粉红色的火焰。

    李玄亲眼看到听到这匪夷所思的情景,觉得脑筋乱成一团,直到九天神君离开后,才想到自己并没有修炼仙婴,要如何躲过即将到来的灾难?心火渐渐浓烈,伸手一看皮肤已然焦黑、指甲脱落。临死亡前脑海中一一浮现父、母、张佳、龙灵、白雪还有黑魔宫里的石晶晶等老婆,还有玄机集团五大长老的身影。

    此时正在逛街的张佳、龙灵、白雪还有黑魔宫里的石晶晶,忽然觉得心脏阵阵绞痛,脑海中隐约听到李玄悲恸的道别声。无不吓的黯然失色,当下顾不得逛街即忙赶回黑魔宫基地。一筹莫展的李玄,搜寻储物手镯看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救急时,发现竹老赠与的竹枝,手拿着竹枝,感悟到凤凰浴火重生!蝉蛹化蝶!万物生生不息的大道:于是脱下完好无恙的随心战甲,再将全身精气神灌注于额头天庭穴,凝结成鸡蛋大灵珠,脱离顶门蕴藏于随心战甲中,不多时随心战甲转变为五彩蛋,横躺在满目疮痍的月球表面。

    接下来李玄会有什么不同凡响的际遇?请看~奇门道法第二部续集,将带给你一份惊喜!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