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七章一眼万年
    “老胡拍的照片一点都不清晰啊。”方少云极度郁闷地说。“最精彩的地方都看不到,真不愧是艺术学院的,这种照片都讲究朦胧感。早知道要喊个小报的记者来拍。”

    “精彩地方?”lulu笑吟吟地看着方少云。“你想看什么精彩地方?要不要看我的?”

    “好啊好啊。”方少云条件反射似地一阵点头,心想这下太好了。一想到当天自己在自己窝里看到的lulu玉体横陈的样子,方少云就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

    结果方少云的一口口水还没咽下肚,自己身上某个肉多的部位就已经被lulu死命给拧了一把。

    “色狼,流氓,好你个头啊,整天脑袋里都是什么思想啊,难道你偷看黄色图片看得还不够多啊。居然还敢说想看我的。”

    “我,我什么时候偷看黄色图片的来着。”方少云极度委屈地看着lulu。

    “你还说没有?”lulu看着方少云说。“你上次在上海cpl那次,还被我给逮了个现行呢。”

    “我冤枉啊。”方少云说。“那是knile的地图,打赢了就会跳出那样的图片,关我什么事啊。”

    “切,难道你就没上过黄色网站,没看过色*情图片?你不要无耻的告诉我,你还是个处男。”lulu看着方少云很是不屑地说。

    “…”方少云就算能厚着脸皮说自己没上过黄色网站,也不能说自己还是个cn。被lulu这么一说方少云还真是没言语了,只不过方少云还不想就此投降,于是方少云说。“以前我是上过黄色网站,看过色*情图片,只不过,那不都是好奇嘛,以后我绝对不会看了。”

    “为什么以后绝对不会看了?”lulu很是奇怪地问。

    “因为你比那些图片好看多了。”

    “你,流氓。”

    “哈哈。”等lulu又想对方少云施以九阴白骨爪地时候,早有防备地方少云却已经跳到了几米之外。

    “你给我过来,争取党和人民对你的宽大处理。”lulu对方少云勾着小指头说。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方少云很是得意说。“就不过来。”

    “你真不过来?”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过来就不过来。”方少云很是牛叉地看了看退路,要是lulu旋腿追来,自己一定夺路而逃。

    “你要是不过来,我可就不跟你说怎么搞定kay了啊。”lulu看了一眼方少云,很是阴险地笑了笑“随便你啊。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呃…”最终的结果是方少云老老实实地走到了lulu的面前,喊了句:“英雄,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回家帮我把衣服洗了。”lulu说。“然后再给我捶捶背,我就原谅你了。”

    “…”方少云觉得自己突然回到了旧社会,自己就是一凄惨无比的长工,而lulu就是飞扬跋扈的地主婆。

    “三从四德啊…”方少云嘀咕着。“道德沦陷了。”

    “你在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方少云急着说。“我在想,今晚请你吃什么好呢。”

    …

    “kay,我回来了。”lulu用很深沉的声音给kay打电话,显得非常可怜的样子。

    说实话方少云对lulu所说的搞定kay没有一点信心。lulu也没有透露给方少云任何关于怎样搞定kay的信息。

    看着现在一边朝自己眨眼睛,一边故做可怜地给kay打电话的lulu,方少云真怀疑kay会不会被lulu给弄得泪奔而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lulu早已经跟方少云说了,现在是导演,方少云是演员,只有听候差遣的份。否则搞砸了,一切后果自负。

    这要是搞砸了,不是要了方少云的老命吗?所以方少云只敢在琏搬了个小板凳安静地蹲着,生怕自己不小心喘了个大气影响了lulu的发挥,那可就不得了了。

    “lulu,你真的回来了。”kay的声音充满了欣喜。“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你现在人在哪里?”

    “我现在人在方少云这里。”lulu用可怜楚楚的声音对kay说。“小kay。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电话那头的kay都被lulu弄得声音都哽咽了。

    “小kay,我要见你。”lulu用越发可怜的声音说。

    “那好吧。”电话那头的kay的声音,却已经平静了很多。“我等一下就过来看你们,我也有话要和你们说。”

    “那我们去xx酒店吧。”lulu说了一个方少云都没有听说过的酒店的名称。“那里讲话比较方便。”

    “好吧。”kay说自己还要上两节课,等下会吃过了晚饭去那里。

    “嗯。”lulu和kay说好了之后。就挂了电话,得意地朝方少云抛了个媚眼。“大功告成。”

    “这就大功告成了?”方少云不可置信地看着lulu。“kay才答应出来见面,你就说大功告成了?”

    其实方少云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lulu怎么搞定kay,以后搞定kay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lulu显然没有告诉方少云的打算,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山人自有妙计。反正你到时候别给我捣乱就行。”

    “…”方少云很是郁闷,只能对lulu说了句。“别拍了,再拍就要拍扁了。”

    “你…”lulu的小脸极其罕见地红了。“你这就嫌弃我的咪咪小了?你,你是不是觉得kay的比我大,就鄙视我了?”

    “冤枉啊。”方少云悲戚地喊了一声,说。“我可没那意思,你想得太多了。”

    …

    kay慢慢地从计程车里出来的时候,lulu和方少云已经站在xx酒店的门口等候了许久。

    其实早在计程车里的时候,kay就远远地看见了站在xx酒店门口的lulu和方少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站在那里说着悄悄话的lulu和方少云就象极了一对亲密的情侣。象个精灵一样的lulu有着>吸>引住任何人的美丽,而挺拔的方少云的身上,有着让很多人都为之倾倒的狂放不羁的气息。

    “他们真是天生的一对。”kay忍住了自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悲戚地想。“lulu是那么地可爱,而且她还会打星际,不象自己,却只会弄农民探矿,很多时候,他在打比赛的时候,都看不出他到底会赢不审会输。”

    “或许从一开始,lulu才量最适合他的女孩子。”kay悲戚地继续想着。“或许一开始就从那天的晚上一样,是个意外。他或许本来就不该属于我。他本来就是应该属于lulu。”

    kay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又想起了许许多多和方少云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一时之间,kay觉得悲喜纠缠,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好。

    “kay…”看到lulu看到自己后,边喊着自己的名字,边朝自己飞奔而来的时候。kay却突然明白,自己是多么希望和方少云幸福。lulu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子,不能够受到伤害。

    “而且…”kay的眼光停留在lulu的小腹上。那里依旧很平坦,但是kay知道那里面却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光是这点理由,都能让kay放弃一切,成全lulu和方少云。

    所以在lulu朝着kay飞奔而来的时候,kay深深地一口气,用梦呓般的声音喊了一声“lulu。”

    然后就一下紧紧地把lulu拥在了怀里。

    “lulu,我担心死你了。”kay闻着lulu头发里清香的味道。说。

    “小kay,对不起。”lulu可怜楚楚地说。“我们不是故意的。是许千让陈飞儿要对付方少云,我正好发现跟了过去,没想到那里的矿泉水里下了药,我们就…”

    “我明白…”kay的鼻子已经发酸了。“我一直都相信你,相信他,所以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了。”

    “走吧进去再说。”方少云的眼睛里也又全是雾气了。

    “我真象个娘们儿似的。”方少云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居然一见到kay就又想哭了,说出去真是丢人死了。

    “2046。”方少云扬了扬手里的房卡,说。“我们到里面再说话吧。”

    “嗯。”kay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少云,似乎以后再也看不到方少云似的,似乎这一眼,就要将方少云融入自己整个身体里,就要将方少云的影子,深深地刻在自己的眼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