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西弗
    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很幸福,在他被纳吉妮咬了以后,他最后还能看见莉莉的眼睛,在那让人怀念的绿色里面离开人世。

    虽然死亡的过程不怎么好受,还挺朝的,不过他听见了死神对他的问话“愿意和我走吗?那里有莉莉,你的母亲,她们都在等你,愿意就点头。”(里:死神?真不华丽。)

    虽然不知道灵魂怎么点头,但是他努力调动一切自己能表达的意识,他愿意,他万分愿意,他能见到莉莉了,还有母亲。

    然后又是一阵吵闹,接着是身体撕裂了的感觉,梅林啊,死后还那么多麻烦,难怪邓布利多一直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嗯…他自己是受了诅咒死的,过程肯定比我更麻烦。

    这是…光?

    努力想看看有莉莉的死后世界的教授。

    白色的?天堂吗?他还能去天堂?他这个阴沉的油腻腻的老蝙蝠能去天堂?但是莉莉和母亲肯定在这里?一日游吗?(乃当天堂和地狱是什么?还一日游,白色的一定是天堂?还有天花板!)

    “醒了?”一个温柔的带着魅惑的声音,听声音就能让人感觉到声音主人的艳冠群芳。

    铂金色?眼神还没有对好焦距,但是铂金色整个巫师界就此一家。

    “卢…”卢修斯?你也来了?这个道德败坏的家伙也上天堂了?

    “我不是卢修斯。”来人接了西弗勒斯没说完的话,并且把他从床上扶了起来。

    “你…”能看清楚的教授,为眼前这张美丽到极致的脸窒息了一下,看过的人绝对不会忘记他的样子,做为卢修斯的好友,他当然见过他的父亲的画像。

    “阿布…”

    “对,看来你想起来了,我是卢修斯的父亲,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很高兴见到你,西弗。”阿布没想到爱人和儿子从镜子里面逛了一圈,还能带回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回来。

    不过听voldy说,这孩子才是真正受了苦的。

    “嗯。”教授还没力气打招呼,但是他尽量让自己显得礼貌,这是卢修斯的长辈,不过看来这里的确是天堂,不过天堂的装修怎么这么有斯莱特林的风格?

    “亲爱的,他醒了?”里德尔风华绝代的走进来。他的眼睛又再度刺激了西弗勒斯。

    “voldy,他太虚弱了,会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是死后世界,这是死后世界,一定是那个混蛋的波特小鬼杀了黑魔王,然后黑魔王到了这里又和卢修斯的爸勾搭上了,没错,自己一定是睡久了,人家发展的太快而已…而已…该死的梅林,你们两个考虑一下病人好不好,要吻到什么时候。】

    西弗勒斯的死亡射线终于分开了那对黏糊的老夫妻。然后就是教授纠结的看着在死了以后的黑魔王还挥动魔杖给他检查【灵魂】。

    “强留世间的灵魂还是有很大的伤害,幸好及时把他带了回来,不然那边世界的【规则】不会放过他的。穿越留下的不稳定阻碍了他的灵魂和身体的融合,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体状况,他简直是在虐待自己,艾琳看到了肯定很心疼。”

    西弗勒斯阻止自己去思考他的话里面的复杂的意思,他只知道黑魔王现在是温柔的心疼的看着他,哦~梅林啊,波特啊,快了杀了我吧…等等,艾琳。

    阿布和里德尔都看见了教授希翼的眼神,尽管不知道这人还认为自己死了,但是他想要见艾琳的意思相当明白了。

    “西弗~”说谁谁到,艾琳像酒吧侍者一样端着一盘子魔药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太好了宝贝,你终于醒了。我家的西弗二号。”

    西弗勒斯?斯内普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是的,这个感觉,是母亲的怀抱,母亲和记忆里一样的年轻,漂亮,不,比记忆里更好,她现在就像是一个优雅的贵妇,不过西弗二号是什么?

    “艾琳,不要二号二号的,我们和西弗勒斯商量过了,他就叫西弗,我们的叫西弗勒斯。”

    “好!西弗,西弗,妈妈的宝贝,天啊,你的身体怎么那么糟糕,来,喝下去。乖,西弗,口味都是很好喝的。”

    教授有点脸红,一把年纪了还被叫做宝贝。他可不认为自己喝的是魔药,哪有魔药是朗姆酒口味的。

    “艾琳,我都要吃醋了,你平时不给我们的魔药加料就不错了。”

    “那当然了,他是我的宝贝。可怜的孩子,我等会儿一定要好好揍托比一顿,他怎么能打孩子!”

    “艾琳,你叫我?”随传随到的托比忠犬一号“哦~宝贝,你醒了,嗨~西弗勒斯,你弟弟,西弗醒了。”

    “我们研究过了,我们这边是91年,那边都97年了,他比我大六岁,他应该是哥哥,父亲。”

    教授石化了。从小只会喝酒暴力的父亲竟然也跑过来宝贝宝贝的叫他,还甜言<img src="image/mijpg">语的伺候母亲,后来还被母亲拍飞去墙角种蘑菇。好吧,这都当他是死后悔改,那那个是怎么回事!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那个稍稍年轻,外观得体的自己,那个和卢修斯?马尔福手拉手走进来,还叫自己哥哥的自己是怎么回事!

    “额…我想,也许…我们忘记解释什么了。”里德尔尴尬的看着被刺激的晕过去的西弗。“等他再次醒了再说吧,这次找个不会刺激到他的,撒加,你来吧,他绝对不认识你。”

    “好。”

    “你好,西弗勒斯?斯内普。”一个有着金棕色眼睛,温文尔雅,但是一看就知道长期身居高位的男人坐在他的身边,笑着和他打招呼。“你是?”

    “看了你恢复了不少,艾琳果然给了你最好的,好了,事情有点复杂,你也许很难理解,但是你必须相信这是真的。”撒加用平和公正的语气给西弗勒斯讲述了他被纳吉妮咬了以后的事情,另一个世界的魔王,不一样的世界,他的复活,穿越…

    “这…”“很难相信?”

    “这怎么可能!”黑魔王不是屠杀麻瓜的,而是引用麻瓜技术发展巫师界的。邓布利多不再领导凤凰社了,而是退休了和弟弟开甜品店了。盖勒特?格林德沃生孩子了,德国巫师界也归黑魔王管了。这个麻瓜男人和卢修斯的父亲一起嫁给了黑魔王了。卢修斯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还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自己生的。

    自己的父亲一直是妻奴,母亲是魔法界首席魔药大师,发明了净化血统的魔药,自己从小和卢修斯订婚了,并且在毕业后就结婚,现在一起在霍格沃兹当教授。

    莉莉当然活着,虽然依然可惜的嫁给了那个该死的波特。

    纳西莎和卢平相亲相爱了,这个世界狼人竟然还是非常吃香的傲罗候选。(去除了狼毒后,月圆夜的狼人巫师还能变身,值晚班的时候这种狼人巫师一个顶五。不过由于魔法部过于压榨狼人劳动力,这狼毒传播反而比以前下降了很多很多。)

    就这样,西弗一直浑浑噩噩的在大脑消化这些消息的过程中,被动的进行康复治疗,被动的看着黑魔王和他的两个爱人卿卿我我,被动的看着自己和卢修斯吵架斗嘴,被动的看着自己父亲被心疼他的母亲暴力处置。被动的看着莉莉搂着波特来看他…嗯?莉莉!

    已经被刺激够了的西弗惊喜的看着莉莉,天,和这里的人统一的年轻化一样,这里的莉莉也是那么的年轻漂亮。比记忆中那个刚刚当上母亲的莉莉,这里的她更有一份成熟女性的魅力。

    “嗨~另一个西弗。前阵子我和詹姆去看嫁到俄罗斯的姐姐去了。现在才回来,哦~你和西弗勒斯太像了。”莉莉,还是那么的阳光热情。

    “又是一个鼻涕精。”詹姆本能的嘲讽,这不能怪他,如果说两边世界有什么一样的,就是詹姆?波特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一样的不对盘。看见这张脸詹姆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不过这次让他鸡皮疙瘩的是,这个斯内普竟然听到他骂他,竟然一脸兴奋,怀念,外加松口气的看着自己。

    “额…西弗?你和詹姆在那边的关系?”很显然,刚刚想教训老公的莉莉也发现了西弗的不对劲,敏感的女性担心这个西弗在那边是暗恋詹姆的。这不能怪她多想,他们所有人听到了两个版本的世界后,都是暴走的。尤其是盖勒特,直接冲到了阿利安娜小窝去找阿不思算帐,什么叫为了他,在纽蒙迦德关了自己一辈子。

    “水火不容。”西弗勒斯很中肯的评价“上学的时候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不把对方整到去见梅林却不罢休。毕业后…我去了食死徒,他去了凤凰社,由于我负责后勤魔药倒是没机会在战场上解决他,不过他没过多久也就死了。”

    “那你干嘛一脸松口气的样子,害得我以为那边的我那么没眼光的会看上你。”

    “我只是感叹,原来两个世界还是有相同的地方,我之前还认为,这边的詹姆?波特怎么也得和老马尔福先生一个长相然后嫁给邓布利多那只老<img src="image/mijpg">蜂。”

    “喂!你这个鼻涕精!”

    “哦呵呵呵~西弗你真有趣。”

    “说得好,不过愚蠢的波特,看上西弗怎么没眼光了!”卢修斯登场,牵着儿子德拉克。

    “大伯。”德拉克乖巧的打招呼,本来大伯说要当他教父的,可惜的是他的教父是雷古勒斯叔叔。

    “嗯。”大伯和教父差不多,只要德拉克不叫他爸爸一切好说,西弗至今没勇气询问德拉克到底是谁生的,而这里的人似乎也对这个事情守口如瓶,看来禁忌在哪里都是禁忌。

    “西弗,借一步说话。”

    “别紧张,我是有家室的人,你仍可以把我当作你的好友。”

    “要习惯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喜欢莉莉?”

    “是啊,她是我唯一的阳光。”

    “原来只是怀念过去啊,那就好办了。”

    “??”

    “好了西弗,恐怕你自己也清楚,你只是贪恋那个唯一对你笑的女孩,并且怀着害死她的内疚而已。在这里,有的是爱你宠你的阳光,你有温柔的母亲,傻气的父亲,志趣相投的兄弟,当然该有的朋友也一个没少。”卢修斯指了指自己还有那边的莉莉。

    “呵。”西弗被卢修斯幽默的说法逗笑了。

    “如果你担心这都不属于你,也没什么,时间久了也就属于你了。现在大家看你的眼光或许都是另一个西弗勒斯。你看我们不也是如此,扯平了。等时间久了,大家混熟了,你还这个样子,艾琳夫人首先会哭给你看。”卢修斯顿了顿“不过有件事情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卢修斯终于说出了他拦下西弗的目的。

    “什么?”

    “艾琳夫人当年被捧为斯莱特林的公主,被lord还有很多当权人事宠着,当年她的婚姻大事可是轰动到整个魔法界相亲,虽然她最后还是神奇的嫁给了你父亲。当然我主要说的是夫人当年对相亲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在魔法界自己受过的罪绝对要然子女尝尝的传统下,艾琳夫人可是对给下一代安排相亲相当热衷,仅次于魔药,要不是西弗勒斯早早的和我订婚,他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本来夫人是把目标定在德拉克的,可是现在…”灰蓝色的眼睛愧疚的看着这个和爱人长得一样但是身份是自己好友的人。

    “我。”教授铁青了脸,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这身体姿势已经摆成了最容易跑路的姿势。

    “当初艾琳夫人的出走,让lord对找人放面下了很大的苦工。而且又过了30年,lord势力已经不是你能想象的了。”卢修斯先警告在先“还有一件事…”

    “还有?”

    “我家的西弗…当年欠下了一笔情债。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相亲,直接从这个开始试试也行。”

    “情…债?”自己还是有情债的人?当了油腻腻的老蝙蝠这么多年,他很难想想还有人看上他。

    “西弗当年可比你更没自信,毕竟身边都是我两个父亲那种等级的祸水,但是你们这种人往往注意力就有致命的>吸>引力啊~”

    “谁啊?”

    “西里斯?布莱克。”

    “那只蠢狗?”西弗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他可是为了你好吧,是因为西弗勒斯,至今未娶,我和西弗结婚后他就独自旅行,只有德拉克和哈利出生的时候回来过。”

    “我和那只愚蠢的,脑子里面塞满芨芨草的蠢货没有任何关系,我情愿接受妈妈的相亲,他爱的是你家的西弗勒斯,不是我!”

    “西弗…”一声带着痛苦的呼唤来自他的背后,西弗勒斯回头看见的就是一个风尘仆仆,满脸绝望的人。“连你不给我机会。”

    那个如果自己和莉莉绝交那天的表情,让西弗一句滚,怎么也说不出口。

    “真没想到他们真的能结婚,我一直认为,光西里斯是不是把西弗当替代品这点就足够让他们纠结很多年。”艾琳很高兴这个西弗也能找到伴侣。

    “他们都是感情受过伤的人都明白什么是不能再错过的。”西弗和西弗勒斯是相同的灵魂,虽然环境和经历会让他们爱上不同的人和被不同的人爱上。但是本质都是一个人,西里斯会立刻爱上这个西弗不是没有道理的,至于西弗接受西里斯…

    “西弗,西弗~”他娶到西弗了~

    “闭嘴,蠢狗,我不过是为了逃避母亲的相亲才同意的。”

    “西弗~西弗~我的西弗~”反正人到手了。

    “别毛手毛脚的!滚!”

    “西弗~你不要我了。”可怜吧吧,我哭给你看~

    “梅林啊~”

    看吧,只能说烈女怕缠郎,这招对普林斯家的人尤其有用。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