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提前离开大结局
    周前猎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绿茶,坐在飞空岛指挥室上悠闲的看着报纸。突然,他手中

    的杯子喀喇一声,竟然毫无预兆的四分五裂。

    “糟糕!”

    周前猎惊呼一声,竟然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匡禁从休息室冲了出来,看着周前猎。

    周前猎现在满脸的目瞪口呆,然后突然对匡禁说道:”不…不好了!出事了!”

    匡禁巨手一捏,嘎崩嘎崩的骨骼乱响,大喝道:”要是流天暗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准备到

    修真大牢里面蹲上一辈子吧!”

    “不可能!”周前猎状若疯狂的喊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们这边…这边不可能有

    什么纰漏…对了!肯定是光明…”

    匡禁一拳重重轰在周前猎身上,周前猎如同弹丸一般从飞空岛控制室里面直接倒飞出去。不

    过眨眼的功夫,又御剑飞了回来,彷佛没有受伤的样子。

    “背后的道路计划,绝不可在外面随便提及。”匡禁捏了捏拳头,对着周前猎说道:”

    如果被他老人家知道了,你就难逃一个死字!”

    周前猎刚才挨了匡禁一拳,但是面上却没有半点恼火,反而略带感激的对匡禁说道:”是

    的是的,差点惹下大祸…不过匡禁老大,这下祸事大发了,你看怎么办?”

    匡禁看了一下控制室外边发觉这里动静过大而靠过来的御用修真,然后一脚踢在周前猎屁股

    上,两人就从控制室的破洞里面一起飞了出去。

    周前猎还需要御剑飞行,但是匡禁却能稳稳的在空中悬浮,还能不藉助外物之力飞行。

    整个炎黄大陆上,能达到这种御气飞行境界的,周前猎知道不会超过五个。

    这个匡禁的身分。在整个封神联盟内部,也算是一个相当大的秘密。如果不是需要特别保密

    地事情,就绝对不会出动这员超级猛将。而能够在匡禁指挥之下进行行动的,也说明了本身

    在封神联盟之中地位之高。

    但是现在对周前猎来说,情况相当的恶劣了。这次”背后的道路”涉及的核心内容,

    他还没有完全身分的权限。但是从行动的过程来看,他不是傻子,多多少少也能猜测到一

    些。

    这次的进攻飞空岛计划。已经是这个行动即将收尾地部分,正是看效果成败的时候。但是就

    在这要命的关头,却出大漏子了!

    两人速度之快,几乎肉眼难以捕捉。正当靠近巨大的飞空岛边缘时,猛地一道豪光从正

    前方轰了过来。

    “可恶,都在这当口上了你们这些杂碎还玩!”

    周前猎知道那是飞空岛上的防御剑芒炮攻击,不过他仅仅是向后挪了一下。

    有匡禁在前面。剑芒炮这样的攻击不过是个笑话。

    果然,匡禁大喝一声之后,向前猛的挥出了一拳。

    周前猎感应到,周围很大范围内地天地元气狂暴的一震,然后如同被什么强力的引力>吸>扯到

    匡禁拳头上一般。倾斜的天地元气平衡因为这一拳。发生了相当剧烈的波动。

    一道道半透明地光影从匡禁身边游走而过,就在这那,他看起来如同一个不断扭曲的幻影

    一般不真实。.

    剑芒炮的光芒顺着扭曲的天地元气微微的转了一下,竟然偏离了原来的射击角度,向着另外

    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不仅仅是会用蛮力啊…”周前猎看了一下匡禁宽阔的背影,也不敢怠慢,马上加速跟了上去。

    看了一下飞空岛地建筑轮廓。匡禁问周前猎:”流天暗被安排去哪里?”

    “供水大厦。”

    “就是前面那个高楼?安装了剑芒炮的那个?”

    “对。”

    周前猎的话音刚落,匡禁的身影又是一阵波动,然后带起巨大的破空之声,加速冲向了供水

    大厦。

    御气飞行,速度上本来就是修真飞行速度的巅峰。周前猎的修为已经在封神联盟里面算得上是

    数一数二了,不过跟匡禁一比,还是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当周前猎踏上供水大厦顶楼的时候,就看到几个操控剑芒炮的修真盟修真被匡禁打得死去活

    来。

    “好了好了,”周前猎哭笑不得地上前,对匡禁说道:”这些小喽还管他们做什么。我们马上赶下去,看看事情还能不能挽回。”

    周前猎话音未落,只听得砰砰砰的巨响连续响起,那几个倒霉的修真已经被匡禁一

    拳一个。打得飞出了供水大厦的顶楼旋转餐厅。

    “似曾相识地遭遇啊…”周前猎揉了一下胸口。不禁苦笑了一下。

    匡禁看了一下楼梯地方向,周前猎会意过来。正要过去开门的时候,却看到匡禁那右拳重重

    地击在地板之上。

    连续的砖石破碎之声传来,餐厅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向下望去,也不知道匡禁这一拳打穿了多少层地板,下面就一个黑糊糊的洞孔。

    看了一眼周前猎,匡禁招呼一声,就从这个破洞一跃而下。

    周前猎不禁为匡禁的直接爽快而感到赞叹,当下放出了飞剑,正想跳入洞口的时候,心头突

    然一跳。

    “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

    周前猎爆喝一声,那把平平无奇的飞剑猛然之间豪光大作,向着餐厅的一角飞刺过去。

    “好厉害的察觉能力,竟然被你发现了。”

    一个浑身红衣的灰发男子,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的什么地方冒出来。诡异的笑了笑,然后面前

    浮现出一块黑色地半透明盾牌。

    周前猎本来很有信心,能够无坚不摧的飞剑竟然被那黑色半透明的盾给挡了回来。

    不过那身穿红衣的灰发男子也不好受,周前猎飞剑的冲击力让他狠狠地退了几步。要不是最

    后靠着墙停下来,还不知道要退到哪里去。

    这下,两人都不敢轻视对方。

    周前猎已经是封神联盟里面高层中的高层。他现在的地位,完全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打拚出来

    ,实力上绝对没有多少人敢看轻他。他自己也有自信。除了少数几个露面极少的,如同匡禁

    这种实力地超级强者之外,封神联盟里面能跟他一较高下的,确实找不到几个了。手机小说站

    但是这个怎么看都像是光明大陆的男子,现在竟然能用莫名其妙的手段挡住他飞剑全力一击

    ,实在是不容小觑的对手。

    “封神联盟周前猎,你是…”

    红衣男子灰色的头发。在从餐厅破洞中灌进来的风里不断晃动,笑着说:”我不是封神

    联盟地,也不是修真盟的。”他指着地上的破洞继续说到:”那个家伙,我不是他的对

    手,所以只能等他走了。才来拦住你。”

    周前猎打量了那个灰发男子,突然飞剑一收,笑了一笑:”我明白了,你是光明大陆那边

    那位的…对吧!哈哈,大家都是为了背后地道路所来吧?”

    灰发男子楞了一下,然后也笑着说道:”没想到啊,大家都是同行吧?别说了。我们这种

    级别的,还要来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真的是没有什么必要。”

    周前猎四处看了看,然后指着餐厅的酒柜:”走,相逢就是有缘,咱们一起去喝一杯。”

    “没问题!”

    两人开怀大笑着走近,然后不约而同的出手。

    电光火石般的飞剑攻击,爆发出紫色电芒地黑色盾牌横扫。

    “我就知道你们光明大陆的人靠不住!”

    “我就知道你们炎黄大陆的人喜欢背后捅刀子!”

    两人同时怒喝,然后同时开始动手。

    周前猎知道这灰发男子,想必是来自光明大陆的那些使用魔法的家伙。这个家伙手上的黑盾。若隐若现之中凝聚和夹带了庞大的天地元气,并非实质的模样,看来应该是什么魔法弄出

    来的效果。

    两人的实力算是旗鼓相当,周前猎地飞剑奈何不得那黑盾。而灰发男子也无暇反击。两人就

    这样你来我往的在旋转餐厅这里打得灿烂。

    匡禁一个人从破洞之中向下落去,百忙之中回头一看。发现周前猎没有跟来。

    “碍手碍脚,自己去跟那些废渣玩吧。”

    冷笑一声,匡禁继续向下落去,彷佛毫不担心落地时会带来的冲力一般。毕竟从这种高楼楼

    顶向下跳去,带来的冲力也是非同小可地。

    哗哗地风声在耳边不断的刮过,匡禁用真元强化目力,着急地向着空洞的深处望去。

    也许是因为光线实在太差,而供水大厦本身的仙术照明装置明显一个也没开,所以匡禁也看

    不到什么东西。

    向下落了一阵,匡禁猛然惊觉一个问题:供水大厦就算是高楼,自己落了这么半天,怎么也

    该到底部了。

    现在看看周围,还是一层层的楼层向上飞快的掠去,身下的黑洞彷佛就是无底

    洞一样,毫无尽头。

    “没道理,按照这个速度和时间,我至少向下掉落了差不多一千米的距离…岂

    不是已经掉出飞空岛了?为什么还身在这个破洞里面?”

    猛地一提气,匡禁硬生生的立在了空中。

    向下,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洞。向上。同样也是这种情形。在这一瞬间,匡禁差点就弄不清楚

    ,到底哪一边是上哪一边是下。

    “我知道是你来了,出来吧。”

    匡禁向着虚空之处冷冷的说了一声,却看到那里一阵一阵的波动向着周围扩散开来。没过多

    久,一个身穿红衣的金发女子从虚空之中跳了出来。

    两条红色地丝带,如同活物一般在她手腕之上缓缓地绕动。

    “老夫人已经赶去了,相信你们家主子也在那里。我们就不用添乱了。在这里聊聊吧。”

    匡禁脸色一变,然后盘腿坐在虚空之中,不再说话了。

    李荠菲抱着流天暗的身体放声大哭,阴符无力的靠在墙上,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可怜的小姑娘…”

    一只肤色苍白的手扶上了李荠菲的肩膀,吓了她一大跳。虽然李荠菲因为流天暗的去世而伤心,但是修真地体质都还在。在自己身边一定范围之内有

    什么东西活动。应该能够迅速的感应到。但是这个说话的女人,即使她的手已经扶在自己的

    肩膀上,李荠菲依然没能感应到身后有人。

    “是不是你杀了流天暗?”

    一个愤怒的男子声音在阴符的身后响起。

    阴符愕然地向后一看,发现身后的墙壁,竟然只剩下他倚靠着的那一小块。其余的。已经变

    得空空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卸去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周身隐在一层乳白地雾气当中。

    突然出现的男女二人,猛地抬头。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彷佛能散发出激烈的火花来。

    已经停止哭泣的李荠菲,有点搞不清楚情况的看着这两个奇怪的人。

    “现在你开心了吧,儿子被害死了!”

    “当初要不是跟我斗气。怎么可能会弄出背后地道路这种无聊的计划来!”

    “难道这个不是你的儿子?这个计划你那些愚蠢的手下没弄砸?”

    “不要狡辩!这个奇怪的特工就是你们那边的人!这个该死的老太婆,竟然让手下杀了

    自己的儿子,疯了!”两人毫无预兆的爆发了争吵,然后同时在身边卷起了强烈的天地元气乱流。

    李荠菲几乎不敢相信,一个修真竟然能够强悍到卷起如此庞大天地元气地地步。这种程度的

    修为,李荠菲认为,只有传说中即将达到飞升境界的修真才有可能达到。

    眼看两个人就要开始动手,突然周围的环境猛地一暗,然后又恢复了明亮…比之

    前地环境更为明亮。

    这是一处阳光明媚地山间溪流旁边,苍翠的竹林为远近提供了令人赏心悦目地嫩绿。

    所有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太调皮了。你们两个小鬼…”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竹林的深处传来。周身白雾缭绕的男子和那个神秘的女子,同时浑身从竹林上面踏叶而来。

    第四章道路的终点或者起点

    “你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把我们拉到你的法宝空间里面来?”

    老头哈哈一笑。然后一道金色的事物彷佛从天外飞来一般。环绕着他不停的转动,彷佛一只

    遇到了主人的宠物一般。

    “逆天剑!”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头着眼睛看着下面的两个人。然后盯着那周身白雾的男子说道:”天天,不认识我了

    随着老头的声音,他慢慢的从竹林顶上走了下来。每走一步,他的模样就年轻几分。当他走

    到地上的时候,看起来就完全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

    “爸!”

    这个男子明白,整个世界上,会叫自己”天天”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练黥天的父亲,练云生。

    练云生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女子,笑着说道:”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从孙子那里

    都知道了。就是光明大陆那个了不起的女强人,然后嫁给我儿子的塔塔卡吧。你们竟然能

    够一手创立封神联盟,真的是了不起。”

    那个神秘的女子突然被人叫破几百年没有用过的真名,突然觉得腿下一软。

    那个周身白雾的练黥天突然大喝一声:”少用这种幻象来骗我!”

    正想发动攻击,阴符突然开口说话了:”原来…原来我不是孤儿,

    原来我也是有父母的!”

    阴符拿下了面具,所有人都愕然的发现,戴着这个面具的竟然是流天暗。

    “老头子,多亏你帮忙了啊!要不是来这招,我还一直不知道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一直是

    被别人安排“从那个修真帝陵开始,我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机

    关秘门竟然随随便便的被我打开了。

    “还有上次的飞空岛事件,最后关头竟然是那个什么匡禁把我救了出来。他最后和那个红

    衣女子的对话,内涵实在是太丰富了。

    “这一次我是没办法,我想走自己的道路,不希望被别人所左右。我相信老头子的话,你

    们应该就是我的父母,那我真正的姓,应该是姓练。如果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的

    ,那么其中一些因为这个计划而牺牲的人,会让我无法原谅你们。

    “修真修到你们这种没有人性的地步,我是没话说了。所以以后,我要作什么,希望你们

    都别来干涉。你们是能操控两个大陆走势的人,有时间就多为两个大陆的人造福吧。”

    练云生看着愣在原地的练黥天和塔塔卡,一时之间笑得很开心,还对流天暗竖起了大拇指。

    “来,孙子,咱们送你老爸老妈出去。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告诉爷爷,他们两个绝对不敢

    再来烦你。”

    “好的,爷爷。”

    “那个小姑娘我觉得很不错,不过她的记忆好像有些问题,应该是被人动过手脚吧。”

    “哦!那爷爷你快点帮她恢复,我一直就怀疑她是我一个朋友。”

    “好的好的,哈哈哈。”

    白光一闪,练黥天和塔塔卡又出现在飞空岛的供水大厦之中。地上,躺着的是阴符的尸体

    两人相对一眼,良久无言。

    (全文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