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完
    轩辕在百般不舍的情况下暂时离开了小洁,开始了他伤愈后的第一天早朝。朝堂上的他又恢复到那个冷漠君王的神态。实际上这也是小洁坚持不与他一起来上朝的原因之一。她觉得做为君王在朝臣面前,该有的威严是必须保持的。

    “皇上万岁!万万岁!”朝臣跪拜。

    “免礼平身!”轩辕抬手回道。不等朝臣们谢恩起身,他又接着说道:

    “朕宣布从即日起废除这个跪拜之礼!”

    此语一出,众朝臣们立刻愕然。不过随即就有人反应过来,并反对道:

    “皇上,这可使不得啊!我景和乃礼仪之邦,岂可没了礼数?”

    “是啊!这礼法可是祖宗们世代传承下来的。怎么可以说废就废呢?”

    …众大臣议论纷纷地说起来。轩辕挥手打断了大臣们的议论。严厉地说道:

    “朕并没有跟各位商量的意思。”随即回头对身后的福公公说道:

    “福公公拟旨,从今以后所有景和子民,只须向父母长辈,行跪拜之礼。民见官无须下跪,官见朕亦无须下跪!另外,朕以后再也不想听到,皇上万岁,皇后千岁。这样的呼声!”

    因为这样的呼声会让他觉得与小洁的距离相差了九千年。当然这样的话他不可能说出来。他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心理。

    “是老奴尊旨!”福公公上前恭敬的回道。他知道皇上之所以下这样的旨,完全是因为皇后娘娘不喜欢跪,也看不得别人动不动就跪。

    见大臣们除了冷相等少数几人起身外,大多数仍然伏在地上。轩辕突然放缓了面部表情,笑着问道:“众位大人如果怕不能适应的话,要不今天就一次跪个够可好?”

    话音未落,地上的人已经蹭蹭地就跳了起来。一个个老胳膊老腿的,有几个人想要每天下跪啊!除非他真的犯<img src="image/jianjpg">。

    “谢皇上体恤之恩!”大臣们同时弯腰呼道。

    “不用谢朕,要谢就谢皇后吧!是她见不得你们下跪,说是男儿膝下有黄金。让你们这样整天下跪,非但没有起到承传礼仪的功效。反而将你们的男儿气节给跪得模糊不清了。”轩辕仍估挂着笑容说道。突然,他面色一沉,话锋一转,冲着水老头冷厉地嘲讽道:

    “水大人你说是吧?你似乎就是一个这样的典范吧?”

    皇上这是要秋后算帐了吗?那些在太子事件中,曾经背叛过皇上的官员们,顿时吓得面无血色,脊背发麻。战战兢兢地浑身发颤。

    “皇上饶命!”水家的人应声跪了下去。颤抖地求饶。

    “哼!你们的命又不是掌握在朕的手里。朕如何能饶?你们的命一直是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面的不是吗?太子的事情,既然皇后说了不追究。朕自然也就不追究了,不过你们水家结党营私,贪脏枉法,陷害忠良这些罪名可就不是朕能饶得了的。”轩辕冷冷地回道。

    水家的人顿时焉了似的瘫软在地上。

    轩辕鄙夷地冷笑一声后,威严地喧道:

    “着大理峙与刑部共同省理水家一案,但凡牵涉到以上三点的官员们,无论官职大小,全部按照景和律法严惩不怠!另外,查清被他们陷害的官员名册,朕将自为受害者平反正名!”

    原来皇上只是要办水家一党。而非是重提太子之事。与水家没有关系的大臣们顿时松了一口气。并齐声高唱:

    “皇上英明!”

    一直与水家联系在一起的大臣们则立刻有几个已经晕过去了。不用轩辕出声,福公公已经吩咐侍卫将那些官员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静下来后,大臣们背心里面的冷汗都没收。轩辕又丢下一枚颠覆朝纲的炸弹。

    “还有一件事,虽然是朕的家务事。不过见众位臣工缕缕关心不止。朕今天就给你们一个明确的交待吧!即日起朕要废除后宫!从今往后,皇宫中不再设妃嫔,朕的妻子永远只有皇后一人。”

    “皇上…”

    “苏大人不必再说了,朕说了,这是朕的家务事!”轩辕冷冷的打断了大臣的话,完全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继续以威严霸气,不容置否的语气说道:

    “以后朕再也不想听到有人再提子嗣之事。皇后现在已经有了朕的皇儿,将来皇儿出世,无论是皇子或公主。他(她)都将是景和的蓄君,下一任皇帝。”

    顿时,朝堂上传出一片哗然惊叹声!无论男女都将是蓄君?那景和历史上将有可能会出现一代女皇了?至此,大臣们全部哑然了。同时他们终于感受到了皇上对皇后的感情有多深。为她废后宫不说,为让朝臣们免用子嗣之名去怪嗔她。居然连这样的后路都给她想好了。

    皇上的强势,大臣们完全无法,也无力反驳。他们只能回去烧香拜佛,请求佛主保佑,皇后一举生得皇子。可千万别给他们送来一位女皇!

    “朕的事说完了,诸位大人有何事要奏?”

    “臣有事启奏…”

    …

    欣和殿里热闹非凡之际,清风居的书房里面同样也不安静。冷洁已经将清风居当成了她们办公地点。大清早冷阳天夫妻俩和端木星晨都聚在了这里,向她汇报暗部的情况。

    “小洁这些是你不在这几个月暗部的收支帐目。你有空翻开看看,该签名的地方补签上去。”星月放了一大摞帐册在小洁面前。

    冷洁眉头不自学的微微蹙了起来。她最讨厌的就是与帐目打交道。不过碍于这是她这个暗主的职责,她无奈地点头应了下来。

    “小洁,这些是暗部支付给这次战争的粮草明细帐目。”星晨也递上一叠厚厚的帐册说道。

    冷洁的柳叶秀眉已经快挤到一起去了。

    “小洁,这些是支付给京城百姓的补助费的帐目。”阳天也递上一摞帐册说道。

    看着桌前高高累起,已经将她埋没了的帐册。冷洁大声哀叹道:

    “唉!我真是命苦啊!我怎么就有你产这样的兄嫂呢?”

    “小洁这么说也太没良心了吧!”星月第一个反驳道:“这些本来就是你的事情,结果我们都帮你做了。你却连看都不想看了!”

    “对啊!我怎么发现小妹你越来越懒了!”阳天当然得帮着老婆。

    冷洁瞪了阳天一眼,酸溜溜的道:

    “真是有了老婆忘了妹啊!哼!我一定要向爹娘告状,就说哥哥帮着嫂子欺负我这小姑子!”

    “我们都知道小洁不喜欢帐目,但是这些帐也得有人查阅啊!不如以后我们三人对换着查阅吧!”端木星晨打着圆场说道。

    冷洁骤然眉舒目展,笑眼盈盈地拍手叫道:

    “呵呵,还是端木大哥聪明!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哥的帐就由星晨检查,星晨的帐由星月查。星月的帐就由哥查。”突然冷洁又像想到了什么。她转头对星晨说道:

    “端木大哥,我另外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你可一定要完成任务哦!”“什么任务?”星月顿时为她老哥一颤。她有预感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星晨与阳天也同样疑惑的看着小洁。猜不出她又月什么怪点子?

    见了他们的表情,冷洁不禁摇头笑道:

    “你们别做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好不好?搞得我好像大灰狼似的。”

    “大灰狼可没有你可怕!”星月一定不给面子的回敬道。

    “大灰狼可没有狐狸那么狡滑!”阳天与心月心有灵犀的说道。

    “你们可真是夫妻啊!连说道的语气都一个样了!”冷洁瞪着阳天和星月说道。攸地,她的目光闪过一丝狡黠。脸上挂着危险的笑容对着星月说道:

    “星月嫂子!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工作很辛苦啊?”

    “那当然!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我每天要处理多少事那!”星月愤慨的回道。随即问道:“你是不是良心发现,要帮我分担一些了啊?”

    “你真的确定要我帮忙吗?”冷洁认真的确认道。

    “当…”星月刚想回答当然要,就被阳天用手捂住了嘴。阳天可不会天真的认为他这位比狐狸都狡滑的小妹,会在这种情况下让他的娘子得到什么好处?他捂住星月的嘴,代她说道:

    “当然不用了。我家娘子的事情,自然由我来为她分担。”

    “是吗?我正打算招一批漂亮的女特工,如果星月觉得累的话?就让她们来帮星月分担一些工作。然后顺便帮我娘她老人家多生几个孙儿玩玩。”冷洁意味深长的笑道。

    “小洁你…”星月一听她要让别的女人来抢阳天,顿时气得张口结舌。冷洁打断她的话。继续笑着说道:

    “不过,既然哥不嫌累那就算了。就让哥帮你好了!”

    “好了小洁,你就别逗星月了。”星晨又出来为妹妹解围。他将话引到自己身上道:

    “小洁刚才不是说要给我安排务农吗?快说说是什么任务?”

    “哦!言归正传。”冷洁正色道:“我刚才说的话并非完全是开玩笑的。我的确有组建一个女子特工队的想法。虽然现在看起来,我们周围的两个国家是不敢再生事端了。可是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不是吗?所以我们凡事都要做到防范于未然。”

    见三人都点头同意,冷洁继续说道:

    “不过这件事情得等到我生下孩子以后才能进行。因为我想要亲自训练她们。目前我已经有了一个满意的人选,可是我现在这样是无法带她出去历炼了。因此,我想清星晨你帮忙带她一年的时间。让她学会一些暗部必须了解的事物。”

    “小洁说的是谁啊?我们认识的吗?”星月好奇的问道。

    冷洁点头应道:

    “除了星晨你们都认识的。她就是我的妹妹晴儿。”

    “晴儿不是你的侍女吗?怎么成你的妹妹了?”

    女人就是喜欢寻根问底,星月就是女人的典范。

    冷洁没有回答星月的话,而是看着阳天问道:

    “哥,我想让晴儿代替我成为冷家的三小姐。你和爹娘会答应吗?”

    “当然会答应啊!爹娘正在为两个女儿又变回一个女儿的事伤心呢!现在他们又有两个女儿了,不高兴晕倒才怪呢!”阳天想也没想,夸张的回道。

    “呵呵,就知道哥最好了!”冷洁笑着说道。

    “星晨,你没问题吧?”

    星晨点头应道:“没问题,别说她是你的妹妹,就算她什么也不是。只要是小洁吩咐的事,我都不会有问题的。”

    冷洁冲星晨展颜一笑,回头冲着门口叫道:

    “晴儿!还不快进来!”

    大家同时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娇弱的倩影应声而入。迈着轻盈的莲花碎步,向着书桌翩然而至。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冲着众弯身一礼,大方的叫道:

    “奴婢给娘娘和几位大人请安!”

    “别,别叫我们大人。我们比你也大不了多少。”星月立刻摆手,故意调侃地说道:“再说你可是我的小姑子,我吧结你都来不及呢!”说着转头对阳天问道:“是吧?相公!”

    “是啊!晴儿妹妹该叫我大哥,叫她大嫂才对。”阳天永远不会违背他家娘子的话。

    晴儿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小洁。小洁冲她笑了笑,拉着她的手道:

    “晴儿,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我一直都当你是我的妹妹,等明天我带你回相府去拜见了爹娘。你以后就叫冷晴儿了。”

    晴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冷洁,颤声叫道:

    “娘娘…”

    “叫姐姐!”冷洁打断晴儿的话,严厉的吩咐道。

    “是!姐姐!”晴儿不由自主的叫道。

    “唉!乖!”冷洁笑着回应。又指着阳天和星月吩咐道:“叫大哥,大嫂!”

    “大哥好!大嫂好!”晴儿听话的叫道。

    “唉!唉!”阳天和星月同时回道。“我看别等明天了,等一下晴儿就跟我回家见爹娘吧!”

    星月有些迫不急待的说道。自从冷夫人知道了小洁有孕后,就整天念叨着星月也赶紧生个孙子给她玩。星月正为这事烦恼呢,她想现在家里多了个晴儿,婆婆一定不会将所有精力都放在抱孙子的事情上了。

    她终于又有家了!而且有爹有娘还有疼她的姐姐和兄嫂!晴儿眼眶一红,幸福感动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冷洁伸出手臂环着晴儿的纤肩,将她拉到星晨面前,向她介绍道:

    “晴儿,这位是端木大哥。”

    “端木大哥好!”晴儿清脆的叫道。当她看到星晨清俊的容颜后,圆圆的脸上顿时漾起了一涡羞涩的笑容。

    “嗯!”星晨淡淡的应了一声。

    冷洁继续交待道:“晴儿你以后就跟着端木大哥,认真的向他学习各种技能法。等明年我的女样开了学以后,你再回来当先生。”

    “是,姐姐!”说着睛儿微笑着冲星晨报拳行礼道:“晴儿多谢端木大哥,还请端木大哥多多指教!”

    “晴儿小姐不用客气!你是小洁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

    “好了!你们俩以后可是要一起共事一年的,别这么磨磨唧唧的好不好啊!”星($)月起身拉着晴儿坐到她的身边。

    晴儿坐下后,突然面露难色的问道:

    “皇后姐姐,如果我跟着端木大哥离开了,那灵儿姐姐怎么办呢?”

    “我师兄不是在帮她治疗吗?她应该恢复得不错吧?”冷洁反问道。停了一下,她又道:“昨天庆功宴上我见到她的父亲叶老将军。听说她那位无情无义的师兄,在这次战争中也算带罪立了功。不过在最后一场战场战斗中牺牲了。我想她的心结也该解开了,等到她的病好后我会亲自将她送回家。并向她的家人解释清楚当年在宫中之事。”

    “她的精神本来是好多了,可是她从袁争那里打听到她师兄的事之后,就又激动得犯病了。”晴儿担忧地说道。

    “晴儿放心,有我师兄帮她治病不会有事的。而且她的心病是她的家人,她只有回到他们中间去才会解开心结的。你也该去做你自己的事了。”冷洁拉着晴儿的手安抚道。接着又道:

    “好了,你先去准备准备,等一下就跟哥哥嫂子一起回家见爹娘吧!”

    “嗯!那晴儿先去了。”晴儿听话的冲再坐的人行礼退了出去。

    “小洁你不跟我们回去吗?娘可是天天在家里念叨着你,怕你没有吃好,没有穿暖的。”晴儿一出门,星月就问道。

    “你们帮我转告娘,她要是想我了随时可以进宫来住啊。我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出去看她老人家。”冷洁无奈的回道。

    “你忙什么啊?暗部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交给我们了。后宫现在也是空的,有福公公管着根本就不用你操心吧!”星月不服气的嘟嘟抱怨道。

    “我的好大哥,你管管你老婆好不好!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亲妹子,而且现在还是个可怜的孕妇!”

    “星月,小洁这几年满世界的跑,也是该她休息一阵了。你就别抱怨了。我会多帮你分担的。”阳天第一次站在妹妹这边了。冷洁忍不住冲着星月眨了眨眼。

    星月气呼呼的瞪着阳天,然后冲着星晨撒娇似的叫道:

    “哥,你就看着他们兄妹俩合伙欺负你妹妹吗?”

    “好了,星月别闹了。小洁现在的确是不适宜操劳。等你有孕的时候,哥也把你的那份担子分担了好吗?”星晨笑着安抚道。

    “别,我宁愿多做点事!”星月连忙摆手回道。

    “娘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宁愿多做事啊?”阳天危险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就随口那么一说。”星月慌张的回道。拉着小洁的手起身说道:“小洁,我有些女人的体己话同你说。走我们去你的房间说。”

    然后不管小洁有没有答应,拖着她就出了书房。

    留下冷阳天瞪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星晨起身拍着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问道:

    “大哥,星月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拍着阳天的肩膀,星晨歉疚的说道:“我的娘亲是因为难产才抛下我们的,所以,生产这件事对星月来说,一直是一个阴影。阳天这件事情你别怪星月。我会想办法劝她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每次娘亲一提到孩子,她的脸色就变得煞白。”阳天暗自吐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可是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如果她怕,我是不会逼她生孩子的。”

    星晨蓦然抬眸,惊愕的凝视着阳天。冷家可就他这一根独苗,他不逼真着星月生。难道他想找别人生?

    看出星晨的疑惑,阳天笑着解释道:

    “大哥,你别那么惊讶。我们冷家虽然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可是还有小洁不是吗?再说,现在小洁已经有了孩子,那么冷家的血脉也就有了延续了。”

    “你不会找别的女人生?你爹娘会答应吗?”星晨不敢置信的确认道。

    “大哥如果去到我们家,见了我爹娘的感情就会了解。他们不是会为了孙子而逼迫媳妇的人。”阳天依然笑着说道。

    “你们家的人都很好这我知道。从小洁身上就可以看得到。”星晨真诚的赞扬道。

    “不如大哥等会也跟我们回去见见我爹娘吧!我跟心月成亲都一年多了,都没有请您和岳父到家里认认门。这一直是星月心中的一条刺呢!”阳天乘机邀请道。

    “好!我也该去拜访伯父伯母才是。”星晨欣然应允。

    …

    “小洁,这次你得帮帮我。”进了房间星月连忙恳求道。

    “我已经帮你一年多了,你还想怎么样?”冷洁慢不经心的问道。

    星月探头看了看门外,确定了阳天没有跟过来。她才关上门,连珠炮似的急切说道:

    “你是不知道,娘这几天,老是念叨要孩子的事。昨天她还要我给阳天喝补药,说是怕他肾有问题。”

    “噗嗤!”冷洁忍俊不住笑了出来。真不想到她的这老爹老娘这么好玩。一个教女婿怎么侍候女儿。一个教媳妇对付儿子。

    星月以为小洁在笑她,不依的摇着她的手道:

    “不准笑。你不知道,我当时都快吓晕过去了。你说,要是娘和阳天知道了我一直在喝药避孕。他们会不会生气啊?小洁,姐姐。你那么聪明快给我想想办法啊!”“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要不你就帮我哥生一个孩子得了。你说,哪个女人不要生孩子啊?真不明白你怕什么?”冷洁无奈的摇头叹道。

    “我不要生孩子,就不生。我不管,你要是不给我想办法。我就告诉娘和阳天,说你教给我的避孕方法。”星月开始耍赖。

    “你告诉他们去吧!反正我已经有了。看他们会不会信你的话。”冷洁不受威胁的笑道。停了一下又慢不经心地问道:

    “你如果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生孩子?或许我倒是可以帮到你的忙。”

    一听小洁要帮忙,星月脱口回道:

    “人家就是怕嘛!我娘亲当年就是因为难产而去的。”

    “你就因为这个就不要生孩子了?”冷洁愕然的瞪着她问道。

    “我不要我的孩子一出世就没有娘亲疼爱!”星月认真的回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可能放一百个心。”冷洁哭笑不得的保证道:“有我在,我保证你能顺顺利利的生产。”

    “你保证?”星月似乎没想到小洁会说得这么铸锭,怔然的问道。

    冷洁肯定的点头应道:

    “我保证!你别忘了我可是神医的师妹。如果我连接生都不会,那还不早就被我师傅给赶出师门了。”

    星月有点动心了,实际上她也好想为阳天生个孩子。只不过是,她一想到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娘亲的滋味,就不敢往下想了。她迷茫的望着小洁,在想该不该相信她。

    “你别担心,女人生孩子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你看我娘生了我哥和我不是也没事吗?而且再过几个月我也要生了啊!说实话,我当初给你避孕药方时,完全是考虑到那时你的年龄尚小。不适应生孩子。可是现在你已经成年了,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生孩子了。”冷洁耐心的开导道:“再说,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孩子的话。总是会为生命留下些遗憾的。孩子出毕竟是两个人爱的结晶啊!”“爱的结晶?”星月反复的回味道着小洁的这句话。突然,她迷茫的目光忽的变得清澈起来。

    冷洁知道她已经想通了,握着她的手道:

    “你先别急着下结论。不管你最后决定要不要,你的那个药都得停下。因为,那咱药喝多了对身体是有害的。你没听到是药三分毒吗?以后你要想避孕,就得用我教你的别的办法了。”

    看着星月的情绪一点一点软化,冷洁不禁在心里说道:“老哥,等你有了孩子可别忘了我的功劳哦!”…

    送走了阳天、星月、星晨和晴儿,冷洁按照约定赶去御书房与轩辕汇合。刚到御书房门口,敏锐的她就察觉到了情况有异。那些前两天一见她就跪着大呼“娘娘千岁”的侍卫们,今天居然只是冲她弯腰行礼。她如平常一样,微笑着冲他们点头示意。脚下却加快了步伐,她几乎用冲的进了御书房。一进去正好听到福公公焦急的在问:

    “皇上,宫里面的奴才们真的要全部遣散吗?”

    “发生什么事了吗?”冷洁出言问道。

    “小洁!你走慢点!”轩辕猛然抬头看向门口,飞身迎了上去,伸手扶住小洁担忧的提醒道。

    小洁摇头叹道:

    “拜托!我只不过是怀孕,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家。你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当然得紧张啊!您肚子里面住着的可是咱们景和的储君!”福公公帮着主子回道。

    冷洁攸地抬眸望着轩辕,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什么储君?孩子都没成型呢?是男是女,是灵还是傻都不知道。怎么就扯到储君上面去了?”

    “娘娘!皇上今天在早朝上宣布了几条圣令…”福公公将朝常上的事,坐头到尾的复述了一遍。

    轩辕紧张的盯着小洁的表情。发现除了说到孩子的问题小洁眉头稍稍皱了一下外,她对别的事情似乎都很赞同。特别是说到废除跪拜之礼时,她的唇畔明显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看到那抹笑容,轩辕心里顿觉舒畅极了。

    “谢谢你轩辕!不过以后有像这样的事,你能不能先跟我打个招呼。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整个人幸福的靠在轩辕身上,小洁动情的说道。

    轻轻摸挲着小洁随意披散在背上的秀发,轩辕温柔的回道:

    “好!以后什么事都与娘子商量过了再决定。”

    “嗯,我知道你是怕他们以子嗣来逼你纳妾。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自己不愿意。他们是过不了我这关的。”冷洁抬头看着轩辕的凤眸认真的说道:

    “至于储君的事,以后就别提了。我不想我们的孩子没出世就背上一个那么沉重的枷锁。等孩子长大以后,看他的意愿而定吧?他愿意继承你的责任最好,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能勉强他。皇叔不是已经将太子的两个孩子带去教化了吗?如果以后我们的孩子都跟你一样,不喜欢这些责任。那等到翌儿成*人的时候,你就将皇位传给他好了。到时我们一家人就去无忧谷过轻松自在的日子!”

    “小洁!”看着小洁憧憬的目光,轩辕激动的将妻子紧紧拥在怀里。那同样也是他一直憧憬向往的未来不是吗?

    “刚才福公公说遣散宫人,又是怎么回事?”小洁回头向福公公问道。

    这次轩辕抢着答道:

    “我想反正宫里面也空着,那么多宫人也没什么事做。所以就想将他们遣回原籍去。可是福公公说好多宫人都说没有家人了,怕他们出去后失了活路。小洁依你看这事该怎么办?反正你是后宫之主,这些事本来就应该你来处理的。”

    冷洁想了想,点头应道:“我认为福公公说得不错,那些宫人,特别是太监们。他们出了皇宫之后的确是很难生存下去。先让他们在原地不动吧!等我忙过这一阵之后,会试着搞一些实验,到时也需要用到人的。”

    “好!就听小洁的先将他们留下吧!”轩辕完全赞同小洁的话。

    “谢皇后娘娘!娘娘真是活神仙啊!”福公公感激涕淋的谢道。

    “福公公您别这么说,我跟皇上一直都将您是长辈是家人。您要是真的觉得我这人不错的话,就像以前一样将我当小洁。而别总是娘娘长娘娘短的叫得我浑身不自在。”冷洁笑着回道。

    “是,老奴遵旨!”福公公恭敬的回道。

    唉!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看来要改变福公公的奴性是无望了。

    “福公公你不去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他们吗?”轩辕冲着感动得不知所措的福公公揶揄道。

    “哦!老奴这就去。”福公公激动中也没忘了向皇上皇后行礼之后才退出去。

    冷洁与轩辕相视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福公公离开后,轩辕一把将小洁打横了抱起来。

    “你干嘛?快放我下来,这里是书房!”小洁娇嗔的吼道。

    “你坐我腿上,我们一起看奏折。”

    “你放我坐你旁边吧!等下有人进来看着影响不好。现在是上班时间。”冷洁圈着轩辕的脖子说道,怕轩辕不听话,她又加上一句:“不然你就自己处理奏拆。”

    可是轩辕似乎根本就不受她的威胁,仍然执意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坐在宽敞的龙椅上。滚烫的薄唇在她脸上轻轻一啄,笑着说道:

    “我怎么舍得真的让娘子再受操劳呢!你只要乖乖的陪着相公,我就会觉得有无尽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

    “你…”冷洁真是无语了,原来他只是想她陪着他。害她以为他仍然像三年前那样,想要她帮他分担呢!搞得她刚才在那边跟星月他们斤斤计较的。现在好了,她成了真正的甩手掌柜了。

    “怎么不相信为夫吗?”轩辕看着娘子懊恼的样子,连忙问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事情可做了。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冷洁如实回道。

    “怎么会空落落的呢?难道为夫不能填满你的心吗?还有我们的皇儿呢?这样你的心还会空吗?”轩辕故意沉着脸危险地质问道。

    “别闹了,你快做事。”冷洁拿起一本奏折递给轩辕,正色说道:“等你做完了事,我们一起去相府蹭饭吃去。你这个女婿也该去拜见岳父岳母了。”说完她拿起另一本奏折认真的看起来。轩辕冲小洁点头笑笑,他也认真的埋头做事…

    …

    半个月后,水家的案子了结。根据景和律法,两个水老头,和他的儿子们全部被斩首示众。女人孩子们皆被流放,牵涉其中的一众党羽们,一个也没落掉,全部伏法。

    蒋非凡的父亲得以平反,蒋非凡被正式任命为兵部尚书,水容儿以代罪之身嫁与蒋非凡为妾。

    一个月后,石玉带着与西平签定的停战协议书回来。西平将与景和相邻的金城和另外三个城池划给了景和。景和答应增缓他们紧缺的二十万旦粮草。及其他一些详细条款。

    清风将叶灵儿的病也治好了七八分。不过要想恢复她的功力,让她重新习武,就得回到无忧谷去才行。因为要为她重新舒通筋脉,得需要一种奇药。而那种药只能在无忧谷才有效。因此,清风应小洁的要求,带着叶灵儿回无忧谷去为她疗伤了。

    而小洁的肚子也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因为孩子已经稳定了。她整天可是没有让自己闲着。轩辕依然是整天将她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似的过着提心吊胆的幸福日子。

    冷夫人和冷相为了照顾女儿的饮食,已经应轩辕的邀请住了到空荡荡的皇宫里面来了。另外,冷夫人更成了冷洁创办的女校的校长兼教官。而宫里面无所事事的宫女和太监们,就成了她们学校的第一批学员。

    幸福的时光似乎总是一晃而过。转眼冬去春天,夏季已到。炎炎夏日里,挺着个圆圆的肚子,连自己的脚都看不见的冷洁终于迎来了她的预产期。

    六月初一这天一早,冷洁起床发现自己已然见红了。她连忙冲刚为她打来洗脸水的轩辕叫道:

    “老公!快去叫娘过来。”

    “出什么事了?”轩辕紧张的问道。

    “没事,我要生了。”冷洁激动的回道。她终于可以脱下肚子上这个沉重的“包袱”了。她能不激动吗?

    “真的吗?小洁你真的要生了吗?我就要当爹了!”轩辕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他战战兢兢的日子总算要结束了!

    “你快去叫我娘啊!还得准备一些东西呢!”小洁催促道。

    “嗯,我就去。”音落人已早就飞得不见影了。

    三个小时后,在冷洁早已为自己准备好的现代型产房里面,她已经被肚子里面的小家伙折腾得大汗淋漓,欲哭无泪了。腰间一阵阵传来又酸又涨的痛楚让她不由自主的紧咬牙关。

    “小洁你叫出来吧!算我求你了!”急得团团转的轩辕,同样满头大汗。而且他的脸色比承受痛楚的小洁更煞白得吓人。

    “皇上,你别着急。小洁不会有事的。”冷夫人一边轻轻的为小洁按摩腰部,以帮助她缓解一点点痛楚。一边劝慰道。

    “可是她都痛了半天了,怎么还没生呢!”轩辕担忧的问道。

    “没事的,第一胎都比较难生。以后就好了。皇后娘娘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皇上您就先出去吧!”稳婆也劝说道。虽然她觉得这皇上也太大惊小怪了,不就生个孩子吗?哪个女人不过这关啊。不过碍着他是皇帝,她只好这么说了。

    “什么以后啊!以后朕再也不会让皇后受这样的罪了。不准再跟朕提出去的事。”轩辕突然脸色一沉,冲着稳婆怒吼道。

    稳婆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似的,傻愣愣定在原地,双腿不住颤抖。

    “轩辕,你别这样。你吓着么么了!”一阵阵痛过后,小洁终于缓过一口气来。

    “小洁,你没事了吧!”轩辕连忙握住小洁的手紧张的问道。

    冷洁微笑着冲轩辕摇了摇头,无力的回道:

    “别担心,我都准备好了。实在是生不出来,我就用破腹产。到时你来主刀,我告诉你怎么做。”

    因为肚子太大,冷洁早就担心孩子太大不好生。因此她一早就将破腹产需要用的器具都准备好了。

    “不行,我怎么可能在你的肚子上开膛!那我还是人吗?我就算不要孩子,也不能让你有一点事。”轩辕拼命摇头拒绝道。同时双手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你别…哎唷!”冷洁宽慰的话没说完,又一波更强烈的阵痛再一次袭卷而来。

    “小洁!你咬住我的手吧!别咬着牙!”轩辕将手递到小洁的嘴边。

    “咬着这个就好了。你的手不能伤。”冷夫人拿来一个卷好的毛巾棒,放进了小洁的嘴里。

    产房里面一切井然有序,产房外面众朝臣们全都在跪求老天垂怜,给他们降临一位英明睿智的皇子来。他可是景和的希望和未来啊!

    “爹,小妹生了吗?”阳天携着同样挺着个西瓜肚的星月匆匆赶来。拉着冷相问道。

    “没呢,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唉,她真的是跟你娘一样好强。连生孩子的时候也不会吭一声!”冷相担忧的说道。

    “娘在里面吗?我也进去看看。”星月说着就要往里面走。

    冷相连忙给阳天使眼色。阳天一把拉住星月,轻声哄道:

    “你这个样子是不可以进去的。”

    “为什么?”星月不信的问道。

    “这是规矩。”阳天肯定的回道。

    有这样的规矩吗?她怎么没听过?星月沉思。

    阳天与冷相父子俩同时松了一口气。她没见过都已经吓得不敢生了,如果给她见了那阵杖。她不吓得晕过去才怪呢!

    “哇!”一个响亮的婴儿哭声从产房中传了出来。

    “生了!爹,相公,小洁生了!”星月拉着阳天的手惊喜的叫道。

    “这么洪亮的哭声一定是位皇子吧!”跪在地上的群臣们立刻起身围向了产房门口,等着皇上出来宣布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恭喜皇上,是位公主!”稳婆抱着皱吧吧,血糊糊的婴儿递到了轩辕面前。

    “小洁,咱们有女儿了。太好了,女儿一定会像你一样聪明可爱的。”轩辕握着小洁的手兴奋的叫道。

    已经快要虚脱的小洁,不自觉的扯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突然,她的笑容僵住了,紧接着整个面部露出了扭曲的痛楚表情。

    “小洁,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轩辕焦急的叫道。

    “小洁,里面还有一个!快点再用力!”冷夫人也焦急的叫道。

    冷洁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用尽了全身力量。终于又一声洪亮的哭声传了出来。她已经无力的晕了过去…

    冷洁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经回到了龙腾宫的寝殿。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丫头!你醒了!”无忧老人挂着神仙一样的笑容亲昵的叫道。

    “师傅!我不是做梦吧?您怎么舍得离开无忧谷了?”冷洁咻地座了起来,惊愕的叫道。

    “你这没良心的丫头,你看到为师就这副表情吗?师傅可是专门来帮你带孩子的哦!”无忧老人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小洁的额头,假意怒道。

    “天,算了吧,我可不敢劳您大驾,我的孩子可不能给您像祸害我师兄那样对待。”冷洁立刻拒绝道。

    “小洁恭喜你一举求得龙凤双子!”清风真挚的祝福道。

    “师兄!你也回来了啊!灵儿呢?她的伤好了吗?”冷洁激动的问道。

    “她已经痊愈了。我送她回叶府了。”清风淡淡的回道。

    “小洁我要当你孩子的干爹。”石玉酸酸涩涩的说道。

    “石玉!你怎么也回来了。”冷洁惊讶的看着石玉,随即点头大方的应道:“当干爹嘛!没问题!还有谁愿意当的,都可以!”

    “我也要”端木星晨也不甘落后。

    “我也要”杨浦也举手叫道。

    “我可是孩子的舅父!这是早就说好的。”紫影慢吞吞的说道。

    “你们别吵了,我的乖外孙才刚刚睡下。”冷夫人小声责备道。

    “不行!孩子是我的。没有经过我这个亲爹的同意,你们谁也别想当干爹!”被挡在最外面,连娘子面都见不了的轩辕终于忍不住暴发了。

    …看着床边围着的一圈她在这个世界亲人和朋友。冷洁心里说不尽的甜美,她现在终于相信了师傅的话。她想她本来就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吧!唇畔不自觉的漾起了幸福…

    (全文完)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