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尘缘俗世皆成
    “好!”那莫问愁大声应承,随即负手而立,将大刀往上空一仍,随后落下,直插进了地面,立刻引来大地隐隐的颤抖,可见此人罡劲多么强大。

    “你既不服我,那么我便赤手空拳与你斗上一斗。若是我赢了,那么今晚你二人都得死,毫无情面可言。若是我输了,那么不管你口中所说的这陈湘蓉究竟是胭脂俗粉或是倾国倾城,那么我今晚便将她放了,包括你,也能活下来。

    来吧!”

    说完,莫问愁一下跳开,远离几寸之地,两脚叉开,双拳交错打横,立即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开打。

    而盛无忌闻言,观对方此状,心下一阵欣喜,这淫贼有了上当的第一步,那么接下来的第二步,第三步便好走得多了。当即双拳合抱称赞道:“好好好!莫大侠果真具有大侠风范,不欺负弱实令晚辈钦佩不已。不过,晚辈还有个小小的请求,还请大侠能够应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一会儿就送你见阎王。”那莫问愁显得有些不耐烦道。

    盛无忌微微一笑,偏头看了陈湘蓉一眼,道:“方才大侠说。若是您输了,那么今晚便会绕过在下和这个姑娘,但若是过了今晚,明晚,后晚,甚至以后呢?那么这位姑娘岂不还是会连累到您的威名,所以晚辈斗胆恳请大侠,若是晚辈侥幸得胜,那么您从此以后都不要再骚扰这位姑娘,长得这么一副皮,相信大侠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兴趣,见到她就赶紧掉头跑掉,您看如何?”

    “行行行,你说怎每办就怎么办,反正你二人今晚横竖都是个死。老子就不信了,行走江湖数十载,却还收拾不了你这小兔崽子。”

    说着,莫问愁战势一拉开,双拳盘结自脚下而入头顶,似是积郁了一股强劲的爆发力战眼看着便要朝盛无忌冲去。

    “前辈且慢!晚辈还有话讲!”盛无忌抬臂一喝,莫问愁浑身一激灵,立前收住了拳势,恶狠狠的盯着盛无忌,气得几乎肺都快穿出洞来,怒骂道:“妈的,你这小兔崽子还有完没完了?你说的事情我都答应你了,我说你还想怎么着啊?”

    “嘿嘿,前辈勿怒。且听晚辈在话一言,既然您是大侠,武艺高强,而晚辈武艺低微,实不听相提并论。若是咱俩就这么搏斗,那么依晚辈的武艺定然不敌。未免前辈今后落下欺辱之闲,晚辈建议,不妨在你我各自脚下所战之处,划下一个圆圈,不管如何搏斗,不管胜败如何,只要谁先出了这圈,谁就算输,您看如何?”“呃,这”听到盛无忌这样一讲。莫问愁却是有些迟疑了,真不知这小子到底在耍甚么花招,百思不得其解,道:“你这小兔崽子,说话做事跟个娘们儿似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晚辈确无他意,只是为前辈的名声着想,若是以此战胜晚辈,那么也不至于让天下人耻笑您欺负弱而且为人公道,这样自会天下人所敬仰,您说呢?”

    莫问愁略微沉吟,片刻之后。最后还是重重点了下头,道:“哎,好吧!反正你都是要死的人,我也没必要跟死人废话这么多,就依你说的。开始吧。”

    听到对方答应,盛无忌当即心中一喜,立刻凝聚起体内罡劲,一下子便提升到绿罡四层巅峰修为,在他周身立刻顿显赤橙黄绿四色光晕,在意念催生之下,比若四把锋利的刀刃,身形顿空之际,那几道光晕立刻似是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旋窝,绕这原地旋转,随即轰然一扫,狂风消散,而在盛无忌脚下与相隔半米之处,留下了两个深深的印痕。好像是被甚么利器刚刚四糟一般,清晰可辩。擦拭不掉,挥之不去。

    “前辈,请。”盛无忌对莫问愁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即跳入了圆圈之中。

    而莫问愁愣了愣神,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嘴中闷哼了一声,便跳入了圆圈。

    二人相识一眼之后,随即摆开架势,准备动手。

    盛无忌眼观彼此之间距离仅仅只有半米足余,而且方才已经约定好赌约,在这双脚所踏的圆圈之中,各自不得使用半分罡劲之力,不用丝毫神魂压迫,纯粹的使用武技和平日所学功夫来相互搏斗。

    冲息拳乃是天下锻炼周身骨头契合程度的上乘武学,虽然对方罡劲浑厚,但一旦卸去罡劲之力,说不定真能以此战得对方。不过转念过来,这也是次要的,其实他之所以会以这圆圈所设,一旦谁出得圈来,便是假意战败,那么便会遵守约定。

    如今见得莫问愁进得圈来,那么便是自动默认战斗已经开始,不由嘴角一歪,当即偏头看向那陈湘蓉,大声吼道一陈始娘,众淫贼凡被我赌约困干圆圈户内。如今机会…十,源赶紧逃跑去吧,往前一直穿过树林,在行两条山路,之后你会遇见一条河,跨过河来,顺延直走,你便能下山,有多远走多远,我再此地拖住他,盼姑娘今后可千万别再被这淫贼捉住了。”

    “啊,你小子使诈!”那莫问愁大声尖叫,眉中怒火突现,抽身一弹,正欲起身之时,却听对面盛无忌忽然传来笑声:“哈哈!道你这淫贼虽然卑鄙无耻,淫荡下流,倒也不至于言而无信,想不到如今,竟是如此不信之辈,也罢也罢

    “你,你这小小子,好生狂妄。也罢,既已有约,那么老子便陪你继续完赌约便是,只怕你不敌我一拳,便已倒下,这怕这陈湘蓉到时候也是老子玩物。”

    盛无忌闻言,深知对方武艺难测,正如他所说,只怕他即便使出一拳自己也是很难敌过,心下担忧,又朝着那陈湘蓉重重吼了两声,道:“陈姑娘,刻不容缓,你还待甚么?赶紧逃啊,逃得越远越好,切莫让这淫贼再找到你了。”

    “盛少侠,你舍身救命小女实是感激,可我又如何能独自芶且偷生”

    “哎呀,你就别废话了,赶紧逃命去。我自有办法逃脱。”

    盛无忌又是连连大喝,让得陈湘蓉一时又惊又怕,思来想去。却也只得按照盛无忌的说法去做,道了一声感谢之后,便匆匆下山而去。

    目送完陈湘蓉离开,盛无忌心中大石才终于落下。

    回首与那莫问愁对垒,心下自知不敌,但是为了那莲,为了活命他也只好拼命一战。

    两人在丛林里厮杀半夜。最终不敌,落入莫问愁手中。

    莫问愁虽是对于美貌女子甚为垂怜,但是对于与薄云天的少侠却也是颇为钦佩。此刻,真正将这子手到擒来,一时竟没有了杀机,便询问盛无忌的家事。

    当盛无忌将从小受尽凌辱包括父母被杀之事道与莫问愁之后,莫问愁便起了结义的心思。盛无忌心中大为欣喜,此人武艺高强,若是得此人相助,那前往五星派的事情必定事半功倍。

    当即二人深夜对天,发誓盟兄,义结金兰。

    遂回到尚维等人暂且歇息之地,将前后事情诉说一遍之后,几人一见如故,侃侃相道。直到天色渐亮之后,几人便上了五星宗派。

    事实果然如猜想中的那般,五星宗派根本不肯将功法交出,最后逼于无奈,只好厮杀。

    若是只有盛无忌一人,那么他决无胜算。五星宗派里普遍修为都在黄罡与绿罡之间,根本无法摆脱对方。但是自有莫问愁加入之后,局势扭转,一举将那五星宗派尽数打败。

    对方迫于无奈,只好将那功法秘籍交于盛无忌。

    而至于那莲的杀父母之仇,却是五星宗派掌门所为。原来,那莲的父母也是越国方面安插在大承王朝的一个内线,终年为越国传递情报。只因一次偶然机会,两人进入深山之时,便盛宁雷救得,故此不愿再替越国卖命,而越国方面得知此事后,便由五星宗派杀人灭口。

    那莲得知,即拔剑相向,将那地上跪拜的五星宗派掌门一剑折于刀下,当即身首异处。

    大战三天三夜之后,在莫问愁,尚维等人的帮助之下,盛无忌再次血洗五星宗派,替朝廷消灭了一大祸患,那莲杀父母之仇已报,功法已取得,几人便下山,连夜赶往省府,将功法与从绮罗家族取来的膏药与盛柄天治愈,经过一夜之后,盛柄天醒了过来,而盛无忌最后也将进来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盛柄天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空月长叹。

    随后,宁鸿钧向盛无忌说了让他继续留任在军中做事的想法,但是盛无忌却是婉言谢绝了。经过了前后这些事情,他也累了,只想找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隐居山林,从此不理俗事。

    宁鸿举强加挽留,但是盛无忌却是去意已决,便就不再阻拦。

    至此,盛无忌便带着那莲与盛柄天隐居到了一处无人能找到的地方。

    至于清叶与胡朔,则是在盛无忌的推荐之下,进得军中任职。

    一切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俗世皆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转变

    多年之后,偶然听得一个进山的农夫提及,此刻早已变天,大承王朝更名龙腾王朝,君主竟是宁鸿钧。而越国邻国都已覆灭,从此之后,九罡大陆便只有一个龙腾大陆了。

    全书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