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章终结回国大结局
    看到三个教派所有人的叫声,以及感应到空中几个人的力量,陈夕等人都非常的吃惊,看来这些人果然是他们教中的终极boss。

    虽然血族、狼人们跟教廷的斗争由来已久,但是平时亲王、狼人王很少与教廷的人直接碰面,更没有接触过教皇,所以他们看到这些人,也忍不住怀疑了一下他们的身份。

    空中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中间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之外,其他三个都是五十左右的中年人。不过他们都是到了这种高级别的人物,从表面上也无法知道他们的真实年龄。

    船上的所有人虽然有高有低,但是出去各地,都是一方强者,都算是高手,所以眼力、感应力都不弱,可以看清空中四个人的模样。左边一个是一个比较矮胖的中年人,穿着传统的犹太教法袍,双手带满了宝石戒指,虽然不一定是魔法戒指,但是这些宝石的价值已然不菲,这个应该是犹太教的当今教主了。

    犹太教主旁边站着的是一个全身素黑法袍的中年人,他的眼神非常的锐利,不时地扫向下面的人群,那本《圣经》就是在他的手里,他毫无顾忌的一直捧在手上,也不担心有人会抢去他的。看样子他是东正教的某位大主教,极有可能是为首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区大主教,也就是东正教里面最有权利和威望的人物,现在应该是代表了整个东正教而来。

    在东正教大主教旁边的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这个老头陈夕在电视上面看到过。正是现在在位地梵蒂冈教廷的教皇!但是他根本不像电视里面那样老态龙钟,现在看到的教皇,眼睛锐利有神、身形挺拔,显得非常的活力骁勇。他头顶带着教皇法冠,上面装饰着各种各样地稀世珍宝。虽然这样的装扮出来,显得非常的老土,好像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教皇一样,但是他们这些传统的东西可能拥有某些神奇的力量。

    右边也是一个全身素黑法袍的人物,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东正教的,还有那个牧首区有人过来呢?亚历山大还是耶路撒冷?

    陈夕想到自己上次在瑞士搞定的那批东正教高手,四大牧首区都有,也即是得罪所有东正教势力,现在他们两个大主教过来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过来呢!他们和教廷、犹太教的首领一起出现,肯定背后刚刚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才回来同时前来。

    陈夕也顿时明白了。刚才自己在空中袭击奥古斯丁的时候,受到地精神力量的冲击,就是他们发出来的,也只有他们才能在相隔那么远地地方,以精神之力击中自己。

    看到手下全部在下面。而轮船分成了两截,正在慢慢沉没,空中四个巨头落在了轮船的最顶层。那个手里拿着《圣经》一直在扫视全场的中年人开口说道:“我是东正教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这位是亚历山大牧首区的大主教,这位是梵蒂冈教皇,犹太教教主。你们这些东方人有没有听说过?”

    亚历山大大主教冷冷地说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吸>血鬼,狼人应该知道我们吧?”就好像以前地柏拉图主教的观念一样,这个亚历山大的大主教对于>吸>血鬼地印象也非常不好,而上次瑞士之行,全部栽在了陈夕和>吸>血鬼的手里,让他们更加的憎恨>吸>血鬼。

    虽然可能不知道他们具体的名字情况,但是说出他们的名头,轮船上面的所有人都知道。不过狼人和血族则对他们露出了不屑的神态,只有泰臣一人心头有点沉重。

    陈夕看到没有人回答他们的话。显得很被动,而他们站在高处,更是从气势上压倒了大家。他马上平稳上升,飞到了比他们四个站立更高的地方,在空中悬浮着,然后大声说道:“既然四位都是当今宗教界地名人,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行径?难道卑鄙无耻才是你们的真正面目吗?”

    “大胆之徒!”

    “竟然敢对教皇出言不逊!”

    不等几个老大开口,下面的小弟们早就开始声讨空中的陈夕,只差没有像普通人一样大骂脏话了。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一抬手,东正教的全部安静了下来,其他人也很快跟着安静了下来。

    “就是你把奥古斯丁杀了?”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对于陈夕的话,没有生气,似乎一点也没有介意,他反问陈夕。

    “是我杀的,怎么样?你不服呀?”陈夕冷冷地说道“他本来就该死,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要强行组合身体,这不是逆反自然界的规则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们几个为什么要偷袭我呢?这不是卑鄙无耻吗?”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没有想到陈夕这么快就主动承认了,让他准备好的话没有办法说出来,而陈夕又是连续不断的问了几个问题,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好。

    不过他反应也很快,马上接口说道:“你凭什么说我们偷袭了你?你有什么证据吗?如果没有,那你就是诬陷我们!”

    陈夕没想到他居然还会以抵赖的口气来说,不过他也懒得跟他们去讲道理,如果道理有用的话,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个局面。反正没有什么好沟通的了,干脆就用武力解决好了!

    这个时候,教皇开口缓缓的说道:“这艘船已经破裂,马上就要沉了,今天我们的来意是为了这本《圣经》,已经有了解决方案。所以诸位主教不用再辛苦拼斗了,大家离开海面,回到陆地上去。至于这些异教徒,还有这些黑暗生物。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不要再停留于美洲。”

    老教皇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提议,这样的话,可以保证不会将东方人彻底得罪,毕竟整个东方地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也不会把>吸>血鬼,狼人逼急了。等到离开了海面,以三个教派的力量,想要单独对付任何人,都不会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是他自以为非常好地一个台阶,却几乎受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在狼人和>吸>血鬼们看来。这个老家伙是在倚老卖老。正要趁机干掉你这个狗屁教皇呢,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们离开?太嚣张了吧?

    来自中国的佛道人士对于他污辱性的“异教徒”称呼,虽然他们修心养性惯了。并不是很在意,但是毕竟听来也不爽快。他们都是从国内来到海外传道的,现在这个教皇居然要他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谁都暗暗摇头。

    相对之下,天主教徒甚至东正教、犹太教的人都觉得教皇老了。胆小怕事,不敢跟东方人,>吸>血鬼们正面对抗,觉得是他在放过那些人。所以他们也不满教皇的话。

    看到所有人都以不满的目光看着自己,老教皇心里一阵不高兴,但是他没有说出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犹太教主面带笑容,开口说道:“教皇,我想所有信徒都希望给这些人一点教训,今天的事情,全部是这些中国人搞出来,如果就这样轻易地放了他们,谁还会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样吧。天主教的朋友先离开,我们犹太教自己负责到底,我们会狠狠的教训他们地!”

    底下所有的犹太教徒们全部高声呐喊,教主的话让他们在天主教面前,觉得非常有面子。

    亚历山大的大主教也开口说道:“没错,我们东正教也不会放过他们,特别是这个叫做陈夕的人!”他地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陈夕。

    听到亚历山大大主教的话,虽然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还没有表态,但是所有地东正教徒们也全部摇旗呐喊,现在只剩下天主教徒们有点灰溜溜在站在一边,他们心里都在抱怨教皇,也有一部分老成之人觉得教皇的话肯定另有深意。

    陈夕看到他们好像在讨论如何处置砧板上面的肉一样,早就非常的不爽了,他听到亚历山大大主教直接提到了自己。马上厉声大笑道:“你们四个老家伙,自以为天下无敌,实际上不过是井底之蛙!就凭你们四个人刚才偷袭我,也可以看出你们高不到哪里去,我陈夕在这里,独自一个人挑战你们四个人,我要送你们去见你们的上帝耶和华、你们的天主、你们的神!”

    听到陈夕挑战的话,四个巨头脸上阴晴不定,他们都是世界顶尖的人物,或者说自认为是世界顶尖地人物,所以四个人联合对付一个人的事情,那简直将会是历史的笑话,他们当然不能答应这样的挑战。但是他们刚才都用精神力量试探攻击过陈夕,知道陈夕也不简单,而他还有这么多帮手在一边虎视耽耽,如果单独跟他决斗,输了的话,整个宗教都会颜面大失!

    “一群老不死的。”陈夕低声讥笑说道,这话用英语说出来,也是很有意思的。

    听到陈夕想要一个人独自挑战三个宗教的四个教主级别的人物,下面几百个人全部安静了下来,从来没有人敢做出这样大胆的决定,在他们心里这简直是太自不量力!

    过了一会儿,听到陈夕的讥笑,而教主们全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下面有很多识趣的主教们赶紧大声呵斥陈夕。

    “不知道死活的小子!”

    “你够资格吗?你就是再过一百年也不够资格挑战教皇!”

    “滚回东方去吧!吹牛的小子!”

    …

    这些人到底还算是教徒们,骂人的话并没有多少花样。陈夕本来想要用恶毒的骂人话狠狠的回击他们,甚至可以问候一下他们地老母、祖宗八代,但是想到师兄也在这里。又有众多的佛道出家修行人士在一边,不好意思说得太过分了。

    “陈先生,你不用跟他们客气!这些‘老了还赖着不死’的家伙们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用一个挑战他们。我会和你一道,收拾这些老骨头们!”说话的是狼人王比利,他当然知道光凭陈夕一个人是无法干倒他们四个地,想要帮助陈夕,但是表面上的话当然要说得好听一点,所以他就借用了陈夕‘老不死’的词汇。

    泰臣则展开双翼,飞道了陈夕的身边,淡淡地说道:“我们兄弟当然要一起上,以前打一些流氓强*奸犯是一起打,现在打一些无耻之徒。当然也是一起来!”

    比利身体一舒展,整个人射了起来,也飞到了陈夕身边的空中。冷冷地盯住了对面的教皇。

    阿穆特这是最后一次帮助陈夕,所以他更是二话没说,变成了人形,也飞到了陈夕的身边。

    这样一来,陈夕这边也有四个人了。从人数上面来说,已经可以跟教皇他们一对一了。陈夕本来独自一个人挑战他们四个,就是一句豪言壮语而已。他当然不会头脑发热的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干掉四个教主,所以泰臣、比利他们上来帮助自己,正合他的心意。

    可是他还有一点顾虑,因为除了自己之外,他们三个虽然实力可以抗衡教皇、教主们,但是黑暗生物对抗光明教会,在天性上面要吃亏很大,级别越高,对他们地克制也越是明显。现在他也不知道己方还有谁实力可以达到这个水平。普众师兄应该可以,但是其他的佛道人士就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突然所有人全部看着教皇等人的身后,原来江寒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们地身后,看到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他赶紧出手,他原本修炼的‘极天斗气’在变异能量的驱使之下,带着霸道的威力,从后面向着四人铺盖了过去!

    “卑鄙的东方人呀,竟然敢偷袭!”

    有人大声怒叫,不过教皇等人似乎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他们还是主要看着陈夕等人,只有亚历山大地大主教一个人对着身后攻击了一个光明魔法。

    他没有回头的轻敌,让江寒冰的变异斗气迅速冲击了过来,他地那一个魔法完全被淹没了!

    等到变异能量已经到了身后的时候,几个人身上出现了一道防护能量罩,抵挡住了江寒冰的攻击,而轻敌的亚历山大大主教身形则摇晃了几下,差点摔下去。

    虽然他们几个刚才在远处用精神力量冲击过陈夕,但那是为了救奥古斯丁,所以在他们看来,还不能算是偷袭。现在他们没想到到了江寒冰这种高级别的修士,还会这么明显的从后面偷袭,而江寒冰的力量也让他们感到惊讶!

    江寒冰曾经干过杀手,对于杀手来说,只要能够将目标干掉,任何的手段都只是方法之一,而方法并没有高低之分。

    他现在也很有自知之明,攻击得手,虽然没有给对付造成很大的威胁,但是在他们几百人面前,从气势上面还是赢得了一点,江寒冰没有继续贪功,而是转身飞到了陈夕地身边。

    看到对方已经开始出手了,犹太教主低声对其他人说道:“教皇阁下,两位大主教,今天可能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整个宗教的颜面,现在就掌握在我们的手里了,我想不能再对他们太过于仁慈了!”

    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和教皇两人都点了点头,大家已经开始提聚圣力了。

    陈夕这边的人手,所以底下的人全部聚集到了一起,面向外戒备着敌人的偷袭。普众法师已经低声联合其他的几个法师,他们知道自己的攻击力不会比陈夕和这些“妖怪”更加的强,所以没有强行出去,但是他们都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一叶等人的法宝也都随时待发。

    轮船又沉下了不少,教皇四个人已经飞到了空中,然后散开在空中,从四个角度围绕着陈夕几个。

    他们拉开距离。就是为了更好的发挥自己的力量,现在他们关系到各自宗教的命运和千年名誉,所以他们不敢托大,主动发起了攻击!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手里还握住那本《圣经》。在他释放出圣力地时候,那本《圣经》开始悬空飞起,在他的胸前不停的转动,耶稣基督残留在人间的力量,极大地增强了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圣力,他周围已经被神圣光芒笼罩住了,他自己也像是显露神迹的上帝一样。

    其他几个人风头没有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强,但是各自的能量也是足以排山倒海的了。教皇看到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有了一丝妒忌,这边《圣经》自己早就接触过了。但是一直无法明白其中的奥妙,最后还是秘密的封存在了牛津,没想到到了人家的手里。马上变得如此神奇。

    教皇把自己的一丝不爽转移到了陈夕等人地身上,他手里出现一个教皇权杖,对着陈夕等人一指,强大的光明圣力,顿时隔空射了过来!此时的教皇。更是如同换了一个人,犹如一尊中世纪战神。底下所有天主教徒因为能够看到教皇如此神勇强大一刻,感到非常地荣幸。他们全部高声赞美教皇!

    陈夕周围的几个,都是黑暗生物里面的王者,操控黑暗能量已经到了极限的级别,他们也非常清楚教皇圣力对自己的威胁,所以没有人敢大意,全部肃穆以待,首先保护好自己地身体,然后开始反击。

    看到老教皇已经开始了攻击,其他人当然不想落后。光明圣力顿时充满了整个空中,像一个漩涡一般的能量充盈在陈夕等人的周围,向着他们地身体摧逼过来。

    到了这一刻,所有人已经开始了生命中最重大的一次战斗,泰臣金色蝠翼上面不断的闪现出毫光,在光芒之中,还时隐时现一些泰臣家族古老的黑暗魔法咒语符号。这样的变身,在泰臣也是第一次,他被提升顶级亲王的时候,还是借助了阿穆特的黑暗能量,但是随着后来用“炼血术”>吸>收了几位亲王以及众多东正教高级主教的血源力量之后,这段时间的修炼提升,已经让泰臣达到了一个新地境界。

    泰臣和比利一起,直接冲向了教皇,他们跟教廷有着太多的恩怨,相比之下,对于东正教,犹太教,他们就没有那么大的恨意。特别是比利,他跟教廷有着直接的仇恨。

    江寒冰已经发现那个亚历山大牧首区的大主教是四人当中最弱的一个,所以挑上了他。而这个大主教也因为刚才差点让江寒冰弄得出丑,对他怀有一丝恨意,首先对他下手。

    陈夕迎上了看起来最厉害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阿穆特则去对付犹太教的教主。

    他们这些已经是最高级别的决斗,胜负可能只是在一瞬之间,威力也可能将这一片海域全部掀翻。所以船上剩余的人们,紧张之情一点也不比决战者们低,他们丝毫不敢大意,也没有时间去关心就要沉没的轮船,全部盯着空中,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极限。

    海域上空已经弥漫了一层黑暗能量能量,压力让海水不停的翻动起来,巨浪不时从冲击着破裂的轮船。而圣力也充盈了整个空中,与黑暗能量争夺着控制全力。

    陈夕面对这个>吸>取了古老《圣经》力量的大主教,心里一点不敢大意,刚才他没有>吸>收《圣经》的力量,精神之力已经可以在纽约市区上空冲击到自己,足见他的实力已经非常的高。

    君士坦丁堡牧首区继承了东罗马拜占庭帝国时期的众多财富,也拥有非常多的古老宝物,陈夕自己所恃的不过是电剑而已,想到这里,他不由有点后悔,后悔没有想办法弄到一点法宝来护身。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利用好所有的力量,尽可能将对方拼垮。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轻蔑地看了一眼,看着这个想要对抗神的力量的凡人,他只觉得他们是自取其辱。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动手,陈夕也向自己飞了过来。他没有再等了。身上的神光突然暴长,将几米之外地空间全部笼罩在耀眼的神光之中,紧接着光芒罩住了几十米的空间,陈夕也已经在他的神光照射范围之内!

    陈夕心中冷笑。这点圣光也想要伤害到我?他不是黑暗生物,身体里面大部分地能量都是属于正宗的光明力量,所以神光对他没有克制作用。

    但是没有克制并不代表没有伤害,等到自己全部沉浸在神光之中,陈夕才发现这些光芒比那些主教们的圣光要厉害得多,这些光芒仿佛要穿透自己一般,射到了身体附近,已经可以感受到那股穿透一切的神奇力量。不用脑子想,他也能够猜想得到,如果真的让这些光芒穿透的话。只怕身体就会完全透明消失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幸好陈夕身体里面拥有的力量足够的多,>吸>收完‘火石’能量之后。让他身体里面的各自力量全部地融合,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现在感受到了外来的危险“诸法无相”地佛功自动运转,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柔和的保护罩,虽然受到了神光利箭一般的不断冲击。但是暂时还没有冲击到陈夕的身体。

    陈夕暗想要是被动的话,只怕就没有机会赢了,他们地宝物多。他们的力量也可能更强,只有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以各种取巧地功夫把他们挫败。

    陈夕准备行动之际,发现那个大主教已经把自己定格在空中了,神光包裹住了周围的空间,想要飞动,居然非常的吃力!

    这虽然让他有点吃惊,但是他并没有惊慌,因为这点神光连自己的身体都还无法接触到。又怎么能够封锁住自己呢?

    虽然陈夕不慌,底下的人可是慌了,雪丽丝射出了几片天盔,去攻击那个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想要围魏救赵,同时一叶道人的飞剑也直接破空攻击了过去。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自然不会把他们两个的攻击放在眼里,他冷笑地看着被自己控制住的陈夕,他正加强神光,要将陈夕完全的摧毁在神光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看到空中地陈夕突然不见了!没有人看到陈夕是如何离开的,跟不知道他现在到那里去了。

    底下所有的东正教徒马上大叫了起来:“大主教与神同在!”他们以为陈夕已经被摧毁了。

    陈夕的朋友们也担心了起来,甚至在空中的几个人,都分神看了过来。

    但是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可没有那么乐观,他的脸色反而变得更加的凝重了,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摧毁陈夕,可是为什么陈夕不见了,他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时候,一股柱形巨浪从海底射了起来,向着空中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冲击了过去。看到这一幕,天主教和犹太教徒们马上想到了陈夕刚才现身的时候,马上想到他没有死,而是藏到海里面去了!

    果然,那道巨浪到了空中之后,马上变成了寒冰,冰柱带着雷霆之力迅速往上面撞!

    大主教没有犹豫,收利空中的神光,施展神术,向着冰浪周围的海面攻击了下去,而冰柱自然是无法伤害到他。

    可是他想错了,所有人都想错了。陈夕不见了,并不是藏到海里面去了,他刚才施展出‘如来影’的佛功,身体从神光之中消失,到了高空之中,并且在消失之际,同时施展出了隐形术,所以没有人看到他到了什么地方。普众法师凭着‘如来影’,可以从纽约穿越空间来到伦敦,陈夕虽然修炼太杂,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但是穿越神光的空间到高空,还是可以做得很好的。

    就在大主教攻向海面的时候,一道龙卷风凭空而起,把海水卷起无数,向着他喷了过去。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施展了一个‘破碎’的光明魔法,力量直接往下沉没了,龙卷风顿时消失,底下的海面也变得非常平静,他自信已经把海面一下百米之内的任何东西破碎了!

    这个时候头顶上空贯下来一大片的火焰。直接往他没有防备地后背烧去!

    大主教顿时明白,海底不过是一个幌子,陈夕根本没有在海底!他极有可能是隐形了!他当然也听说过这种东方法术。

    可是现在火焰的方向是他真正的所在吗,又或者也是一个幌子?

    大主教双手左右伸出。顶级神术带着超级强大的力量向着四周攻击了出去!

    他还是选择了怀疑,但是他地选择让他再次失误。虚实之间,陈夕又一次押对了,如果他让火焰从旁边袭击过来,可能大主教就要选择往上空袭击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一个机会!

    空中的江寒冰正被那个亚历山大的大主教追得满天飞,他变异之后的力量虽然非常的强大,但是跟亚历山大大主教这样的超级高手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而他上次被陈夕所伤,现在也没有完全好,又已经先和其他人打了一阵了。所以他刚才可以得手。但是和这个大主教单打独斗的时候,就不是他的对手了。不过江寒冰干过杀手的,他可不会觉得逃跑是丢脸地事情。他在空中飞逃的时候,想的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阴掉他。

    阿穆特和犹太教教主则刚好相反,阿穆特强大地攻击把那个教主逼得在空中不停的闪避。他的左手控制着强大的黑暗能量迅速蔓延而出,笼罩住那个教主周围。右手则举起在了空中,从他的手心冒出了一股夺目地晶芒。

    那个犹太教主看似将要落败。但是厉害一点的人物不难看出,他其实是在消耗阿穆特的力量,他可比那个法拉里厉害多了。又有心计,他不想在对付阿穆特地时候,让自己受伤了,所以不停的把他的黑暗能量引导向大海里面,而不是去压制他的能量。

    事实上阿穆特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被克制住的,他除了拥有非常强大的黑暗能量之外,还拥有埃及人修炼的某种神秘力量。他手中的晶芒,可以跟埃及正统大祭师对抗,一样也可以对抗犹太教主。

    但是现在已经由不得那个教主闪避了。因为阿穆特施展出了一种魔法,从深海之底>吸>收源源不断的黑暗能量,让这些黑暗能量包裹向犹太教主。这是他上次在伦敦和费迪南、希尔可两个血族亲王决战时候,看他们地魔法样子学的。同时他手里的晶芒大盛,正面击向了那个教主!

    犹太教主暗暗叫苦,犹太人非常的精明,是从来不会做吃亏的事情的,现在让他正面对抗,就算重创敌人,自己也可能受伤,所以他非常的惋惜。教主双手抚动着另外一只手上面的宝石戒指,他的双手带满了宝石戒指,在他的双手的抚摸之下,竟然喷射出了万千毫光!

    身在毫光之中的犹太教主犹如一轮烈日对着阿穆特撞击了过去!

    梵蒂冈教皇毕竟是西方宗教界的第一人,虽然他样子看起来已经非常的老了,但是打起架来可是非常的放得开。泰臣和比利的速度和力量是人类很难以企及的,他们对教皇的策略就是速战速决,两人在空中发动了无数次的攻击,而教皇除了不时挥洒权杖,释放出魔法之外,身体也急速的在空中旋动。

    他们三个人的身体比其他人快了百倍,在空中的交战复杂得多。虽然教皇并没有被他们两个的合击所伤,但是这毕竟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年纪、身体也让他无法跟>吸>血鬼、狼人拼速度和力量。最后教皇拼着受了泰臣和比利各一记重击,让他们两个也被神术击中。

    教皇的身体在空中降落了几分,下面的天主教红衣大主教们赶紧合力祈祷,把自己的精神力量贡献给教皇,受伤的教皇马上恢复了正常。

    比利被神术击中之后,身体从空中降落了下来,他怨恨的看着教皇,非常的失望。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被折磨、封闭了那么久,在实力还没有恢复、没有到达更强境界的时候,就想要找教皇报仇,那失败也是正常的事情。

    比利的伤主要是因为神术、圣力天性克制黑暗生物。可是同样为黑暗生物地泰臣却没有那么严重,这让比利很惊讶,教皇也非常的惊讶。

    只有泰臣自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数年前的中国之行,他曾经停留在‘五圣观音’身边很久。借助‘五圣观音’上面的佛力,不但治疗好了他劫数天雷之伤,还让他身体里面地能量得到了改变,他的黑暗能量已经被佛力转换了很多。他也曾经解释过给陈夕听,他为什么不惧怕教堂。

    他和陈夕一样,都是将佛力和黑暗魔力融合的人,但是不同的是,陈夕那时候力量还很薄弱,黑暗魔力更是低微,所以并没有多大的成就。还是以佛力为主。而泰臣不同,泰臣感受‘五圣观音’佛力的时候,他已经是接近亲王级别的顶级血族了。所以他的受益远比陈夕要大,如果真的有将正道光明力量与血族黑暗力量融合的人,是泰臣而不是陈夕,他因此也要比变异地江寒冰厉害得多。

    这只是一个方面,上次他通过“炼血术”炼化了几十个东正教高手的血源力量,让他>吸>收了东正教的力量,他身体里面地能量更加的中和。所以现在教皇的神术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克制作用了,他的伤只是纯粹力量的伤而已。

    教皇惊讶之余,不但>吸>收了几个红衣大主教地力量,他头顶聚集了历代教皇残留圣力的教皇法冠开始往他身体里面注入强大的圣力,让他变得无法想象地强大!

    陈夕抓紧时机,从空中对着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劈出了电剑,他的身体还是隐形,突然出现的电芒,让所有人感到炫目。电芒一直击到了大主教的头顶。眼看他就要被摧毁成原子,他胸前的《圣经》竟然自己旋转飞动了起来,在他的身体周围围绕,竟然好像和他联合成为了一体,不可思议的古老力量直冲而上,将陈夕的电剑全部淹没吞噬!

    陈夕修炼成电剑以来,一直都是一击即中,效果也是令人非常的满意,但是这次他惊讶了,他可以摧毁一切地电芒击下去就这样全部消失了!这个大主教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做到这一点,难道这本《圣经》,真的是耶稣留下来的?

    陈夕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神术力量已经攻击到了他的身体,他的大脑也受到了强大的精神力量冲击。

    他的身体从空中显露了出来,然后急速坠下,他身体周围能量恍散,比之吐血受伤更加的重!

    陈夕的身体从空中坠落,雪丽丝不顾自己受伤,就要去接他。

    但是一叶道人已经比她更快,他知道那个大主教肯定不会放过陈夕的,赶紧一边控制着飞剑,比自己的身体先行一步护向陈夕的身体,另外一边放出了自己的法宝金轮。

    就在一叶快要接住陈夕的时候,大主教的神术对准了他,准备将他和陈夕一起摧毁!

    这个时候空中想起了“阿弥陀佛”的佛号之声,每一声都直接的冲击着他的大脑、心扉。而空中也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武器,漫天的丝网缠绕了过来,好像无穷无尽又坚韧无比,正是那柄法宝拂尘!

    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口中低声诵念了几句,强大的信仰力量让他”住了心扉,勉强逼退了普众法师的佛音攻击,而他的身体也释放出了神光,拂尘坚持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抵抗不住,被化成了微粒,消失在风中!

    虽然损失了一个法宝,但是一叶已经抱住了陈夕,并且马上隐形,让人无法发现他们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落在了船上,落在了己方人员的中心。

    雪丽丝赶紧抱住了陈夕,看到他已经昏迷,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眼里顿时簌簌而下。

    普众法师一边检查陈夕的伤势,一边给他灌下了一瓶的‘大悲水’。

    看到陈夕被击落,狼人们赶紧围了过来,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无法帮上忙,都是守在了边上。房子其他人趁机偷袭。

    泰臣和阿穆特看到陈夕受伤,全部都从空中撤了回来,回到了陈夕的身边,江寒冰当然赶紧也落了下来。

    在落下之前。阿穆特的晶芒已经和犹太教主的法器光芒撞在了一起,空中出现了一片刺目地白光,巨大的冲击力使海水掀起了狂浪,巨浪把已经几乎沉没的轮船抛起了数丈,然后砸在了海面上。

    空中四个人聚集到了一起,看着已经败了的陈夕,他们不由满意地微笑了,按照他们的估算,陈夕是不会再清醒了。但是他们并不愿意再等了,他们要把所有人全部清除掉!

    空中以教皇和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为首。下面的教徒们全部跟着祈祷,他们联合着教徒们的祈祷之力,引导来更加强大的圣力。准备一次将他们全部清除!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陈夕一个人了,几十个人全部站了起来,提升力量准备抗击他们的致命一击!空中的血族已经远远避开了,虽然他们很想要帮忙,但是面对这样的力量。他们已经无法做到了。

    船上的几个佛教法师们,全部低声诵念起了“大悲咒”他们知道光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抵抗得了他们地袭击了,也需要借力,希望引动观世音菩萨的大悲之力,来抵抗他们的上帝神圣之力。

    陈夕当然没有死,他别巨大力量击中、又受到精神力量冲击之后,觉得身体飘虚了起来,他努力想要凝聚身体里面地能量,但是发现很难做到,仿佛意识已经控制不住身体了。

    他非常的吃惊。就在这个时候,‘大悲水’让他的身体舒畅了一点,意识也稍微的清醒了一点,他又仿佛看到了一群和尚,应该说是一个一个的和尚,前后一共有五个。

    陈夕虽然自己不是很清楚,也无法控制,但是他感受到那五个和尚最后都和自己地意识重叠在了一起!这让他非常的吃惊。

    陈夕的眼睛猛然睁开,看到地是自己在雪丽丝怀里,雪丽丝正悲泣垂泪。

    “放心!我怎么会有事呢?”陈夕低声笑道。雪丽丝不由又喜极而泣。

    想到自己的突然醒来,陈夕心想:难道是‘五圣观音’中五位圣僧的力量终于开发出来了?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多想,他大笑了一声,站了起来。

    陈夕的突然起来,让所有人吃了一惊,他的朋友们都舒了一口气。但是所有人也都明白,已经于事无补了,教皇等人凝聚了众多法器、《圣经》以及数百主教的信仰力量,牵,出来的圣力,足以毁灭掉任何的东西,这已经不是陈夕一个人可以改变得了的了!

    教皇和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加快了发动,神地力量已经被引动来了!

    就在石破天惊的一击正要发动之际,又有人跨空而来!

    这次是有三个人突然出现在空中,竟然是三个和尚。这三个和尚到了空中之后,全部慈和垂目,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开始诵念起了‘大明咒’。

    常观世音菩萨大明咒,虽然只有习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但确实效果非常明显的一个咒语,也正是因为简短,没有‘大悲咒’复杂,所以能够很快虔心诚念。到了不可思议境地,是可以引动观世音菩萨的大悲愿力。

    三人不断诵念,声音仿佛突然变得非常的宏亮,整个海面全部是咒语的声音,三个宗教的信徒们,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干扰。空中四人也感应到一股柔和无限的力量逼在了周围,一直延伸到无边无际。他们有点惊讶地看着来的三个和尚。

    过了一会儿,感应到他们圣力消退,三个和尚停止了诵念咒语。

    “诸位朋友,缘起缘灭,自有前因后果,今天的事情大家能否一笑了之?”其中一个和尚含笑说道。

    四个教主看着他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普众法师早就感觉到异样了,现在他停止了诵念‘大悲咒’,仔细一看,不由心情激动,大叫了一声:“师父!”

    听到普众法师的话,陈夕不由吃了一惊,普众师兄的师父来了?那不就是自己的师伯?他赶紧看了过去。其实普众教了陈夕更多的功夫,普众的师傅算是他师祖更恰当。

    普众纵身到了空中,看到他们听不懂那个法师的话,赶紧翻译了一下。

    教皇等人看到东方人突然出现,不知道他们是身在附近,还是从东方赶来,心中对他们的实力有所顾忌,没有再说什么,默认了和尚的提议。

    “我是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欢迎各位宗教界的朋友到中国去访问。”说话的和尚继续笑着说道。

    普众也翻译了过去,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听了,释放出圣力,将所有的信徒带离了海面,消失不见了。

    几个和尚看船马上就要沉没,也施展法力把大家摄到了陆地之上。

    陈夕送走了狼人和血族的朋友,阿穆特也回去找冥王骷髅大神了。他赶紧随着普众法师拜见了几个大人物。原来除了一个是普众师兄的师傅…净土宗大师太虚法师之外,另外两个,一个是当今佛教协会的会长,也是全国政协的副主席,另外一个是佛协副会长。

    “多谢师伯,多谢几位大师前来救命!”陈夕赶紧道谢。

    太虚大师笑着说道:“两位会长本来是来东林寺商量关于你提议的慈善机构的事情,忽然之间,大家发现你们这里闹得越来越凶了,看你们收拾不了,只好过来了!现在正好跟你当面谈一下。”

    怪不得那么巧,原来是有这样的缘由。陈夕恍然,但是想到他们几个可以瞬间从国内江西庐山来到纽约,这份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吧?国家领寻要是知道了,只怕要震惊、镇压了!

    能够得到佛教协会会长的亲自关注,自己投入的资金,应该可以得到保证的,毕竟他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就算没有实权,这个级别也不是普通贪官敢惹的。陈夕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

    某一天。

    陈夕搂住雪丽丝坐着,看着前面无限美妙的风光,陈夕笑着说道:“你现在还觉得自然风景没有人类城市好吗?”

    雪丽丝美眸流转,想了一下才说道:“现在我觉得这样的风景也很漂亮!奇怪,我以前为什么不觉得呢?难道是布兰卡山脉没有这里漂亮?”

    陈夕笑着说道:“布兰卡山脉和庐山各有千秋,你以前没有看到自然山川的美丽,是因为你被复仇的压力困扰,只有在人多的城市里面,你才会感到安全,所以就喜欢城市。”

    雪丽丝温柔一笑,靠在了陈夕的身上,柔柔的说道:“现在只要跟在你的身边,我就会感觉到安全,不管在什么地方。”

    陈夕摸了她诱人的身体一把,然后邪邪地笑道:“不一定哦,你现在也要随时进步,要不然我可能会看上别的女孩子…”

    “你敢!”

    “为什么不敢?”

    …

    纠缠了一会儿,两人已经吻在了一起,在这幽静的庐山上,没有人任何的烦恼压力,这么轻松的一吻,真的是令两人心中充满了幸福。

    “又要过年了,我们可能会见到雨儿、还有小桐,还有我的其他的一些朋友们…”

    “我又不认识…过中国年好不好玩?”

    【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