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超越轮回大结
    “你实现你超越轮回的梦想了吗?”那个声音没有回答高鹤,反倒问了一个问题。

    这不是废话吗,如果已经实现的话,高鹤一个人呆在这里干什么?摇头,但现在是灵魂状态,对方根本看不见,只能有些悻悻的回答:“还没有。”不知道为什么,高鹤总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

    “为什么?”声音没有停歇,一直的追问。

    “也许是因为我的修行不够吧!”高鹤长长的出了口气,很颓丧的回答。

    “你有主动追求过修行境界的提升吗?”声音又是连续的追问。

    这个问题让高鹤突然间感觉哑口无言。是啊,自己有主动追求过修行的提升吗?除了枪法是自己的兴趣刻苦练习出来的之外,其他的包括真元和法宝,哪次是自己主动的提升的?哪次是自己主动升级的?

    好像每一次,都恰好有一件什么事情让高鹤十分幸运的,不是得到好东西,就是莫名其妙的提高了实力,自己主动的行为实在是少之又少。

    真元是因为别墅事件中胸口被刺入一柄断匕,高鹤自己>吸>收了上面的能量才在体内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真元。

    之后的每一次,>吸>收盖司萨肯特的真元,得到凝金,得到骞风,受伤后的恢复,凝金>吸>收神秘黑烟,甚至掉入黑洞,都是因为自己的运气好,这才一次次化险为夷而且还幸运的获得了实力上的提升。而自己主动追求力量地提升。好像一次也没有。

    严格说来,高鹤自己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个修行者,很多时候,完全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角度来想问题。出现这样的事情就在所难免。

    只是,这可是和自己所谓的超越轮回地梦想是背道而驰的,为什么自己在追求梦想的同时,却做着这样的事情?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超越轮回当作是自己的归宿?还是说自己根本就知道这一世无法完成这样的梦想?

    高鹤再次陷入了迷茫之中。不过,不等他想明白,那个声音已经接着问:“修行到多高就可以超越轮回?”

    这个是什么问题?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知道。高鹤茫然的摇了摇头,马上又想起对方看不到,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知道。”

    “大修行的人也会落入因果吗?”声音突然莫名其妙的提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高鹤依稀还记得,这是禅宗故事当中野狐禅老人提问百丈禅师地问题,高鹤在当时研究修行方面内容的时候曾经学习过。

    野狐禅老人曾经给别人回答“不落因果”所以被罚堕野狐身五百世,无法脱身。提问百丈禅师同样的问题,当时百丈禅师地回答是“不昧因果”野狐禅老人当场大彻大悟,得证大道,脱离野狐之身。

    现在这个声音问出来这个问题,高鹤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不昧因果。”

    “那大修行的人也会落入轮回吗?”声音继续提问。一点都不给高鹤思考的时间。

    不假思索的,高鹤随口答道:“不昧轮回!”

    话一出口,高鹤才猛的惊醒过来。不昧轮回。是啊,为什么要超越轮回,轮回既然是生命地法则,为什么要超越?正确的理解轮回,清楚明白的轮回,不比脱离轮回法则之外地“超越轮回”或者“不落轮回”要更加的睿智吗?

    声音再没有说话,高鹤却因为一句话而陷入深深的沉思。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不管其他多少次的轮回。只是在身为人的高鹤这一世,高鹤绝对是留着深深的遗憾离开的。

    最痛苦的是,这些遗憾,这些惋惜,全部都是高鹤在脱离轮回之后才明白地。虽然严格的说起来,高鹤这一世过的相当的精彩,但是却无法弥补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的那些遗憾。正如某首古老的歌曲当中所唱“假如半生奔走,最后留不住红颜知己为伴,就算手握无边江山也有憾。”

    呆呆的想了半天,高鹤好像才想起来那个声音的主人:“你到底是谁?”

    “我是生命主宰!”声音说完,高鹤马上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这个熟悉的声音高鹤高鹤曾经听过几次。确定自己果然是生命主宰这里,高鹤有些灰心,自己当时好像在主宰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提出要求,却没有达到,有些羞愧。

    “你没有完成你的梦想,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主宰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响起。

    “我准备好了。”高鹤心情很平静,虽然前世有遗憾,但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前世,自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那么,你就慢慢的呆在这里等待灵魂消散吧!”主宰的声音没有因为高鹤的回答而有任何变化。

    这个结果,高鹤已经有所心理准备。自己上一次在这里的时候,就听到那个教自己口诀的人这么说过,好像这就是对失败者的惩罚,只是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而且,主宰既然这么说,自己的口诀估计从此不会再有什么作用了。

    “在我离开之前,你还有什么愿望吗?”生命主宰十分的大方。

    “生命守恒定律是不是真的存在?”这虽然是智善大师提出来的,但是,高鹤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是的。”生命主宰毫不迟疑的回答:“否则也不会有轮回的规则。不过,灵魂消散后不会消失,而是被打成最基本的元素,多个灵魂元素重新混合组成多个新地生命。生命是守恒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高鹤还是想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对你很重要吗?”生命主宰好像有些诧异。

    “很重要!”高鹤回答:“我想谢谢他。”

    “不用客气!”生命主宰很随和的回答:“如果你说地是给你留下凝金和阴阳玄天大阵的人。是我。”

    高鹤的眼前好像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屏幕,上面显现出一个场景。凝金莫名其妙的出现,然后一堆光点显现,整个大阵出现。没有人控制但是却自动的发生了。

    看来真的是生命主宰,高鹤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声:“谢谢你!”

    “我也只是好奇你能做到哪一步,特别给你一些助力,你也不用客气。”生命主宰缓慢的回答,随机沉默下来。

    看来生命主宰是走了,高鹤再次回到了那种什么感觉都没有的状态当中。心中默默的念着口诀,这已经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也是灵魂当中地烙印本能了。

    默默念诵着口诀很容易让高鹤陷入那种无思无虑的状态当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高鹤才好像又一次惊醒过来。

    这次醒来,高鹤能明显的发现,自己好像很虚弱。看来生命主宰说地没错,这里确实是可以让人的灵魂消散。

    “你醒了?”生命主宰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醒了,就帮我一个忙。有个家伙和以前的你一样,你开寻开导他。”

    高鹤还没有来得及问到底是什么,耳朵当中就听到一个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在数数。听起来应该已经数了很长时间,好像已经数了六十多亿。

    听了好一会,确定这个家伙和以前地自己一样。一直在数数,高鹤才开口:“你真的希望摆脱这种无穷无尽的生命历程?”

    “是地!”那个声音听起来很高兴,一如自己当年听到生命主宰的声音。

    不由得,高鹤微微的笑了笑,不知道对面的家伙听到没有。笑的时间比较长,因为高鹤觉得遇上一个如此酷似自己的家伙实在是难得:“你对生命的掌控者说,你想要脱离他的控制,成为一个能够超越轮回的生命,你说他会怎么想?”

    对面地声音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好像也跟着笑起来。

    “你笑什么?”高鹤停下自己的笑声,问那个声音。

    “你笑,所以我也笑。”声音的回答高鹤感觉十分的熟悉,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这个家伙单纯的和自己有一拼,看看他能不能达到自己当年的程度吧!高鹤没有再说话,开始默诵口诀。不过,这次高鹤病没有陷入那种对外界不闻不问的状态中。至少,在这里能听到些声音,已经是无上的享受。

    对面的声音见高鹤没有反应,停止了一会,又开始接着刚刚的数字数了起来。高鹤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听着,每听到对面的声音念一个数字,高鹤基本上就能够在心中默诵一遍口诀。

    如果这个家伙能够坚持下去,高鹤就决定把自己心中的这篇口诀传下去。如果他不行,灵魂消散,高鹤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反正自己到最后也是这个下场,说不定还能和这个家伙的灵魂元素重组成一个新的生命。

    高鹤已经确定,自己的灵魂中好像在一点一滴的流失一些东西,也许就是生命主宰所说的灵魂消散吧!

    黑暗中对面的声音还在坚持,已经数了有差不多七十亿,高鹤此刻已经感觉自己的灵魂虚弱的无法坚持,就连听到对方的声音都有些模模糊糊。

    猛地,高鹤突地想起,之前教自己口诀的那个声音,好像曾经说过,他也是灵魂马上要消散,听到自己的声音才重新振作的。可是为什么?难道那个人不是生命主宰?是的话,他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灵魂,在这个地方难道可以不消散吗?高鹤想到这个,隐约的有些兴奋起来。好像根据生命主宰的说法,只要自己的灵魂不消散,就可以最终地得到释放。或者再多一个机会。

    立时间,那个数数的声音开始清晰起来,高鹤的心神也为之一振。开始努力的振作精神,之前生命主宰没有出现前。并没有消散地迹象,只是和主宰谈话之后才有这样的情形,那就是说,这些并不一定是真的。

    当时的高鹤通过数数都可以做到,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能?难道自己连对面那个单纯的家伙都不如吗?

    清醒的高鹤开始专注于那个声音的数数,心中也开始跟着他的数字默默的念诵着口诀。记得当时自己是念到了八十多亿,那么,听听这个家伙能念到多少。

    七十二亿,七十三亿,七十四亿。七十五亿,七十六亿,七十七亿。七十八亿,七十九亿,八十亿!这个家伙不错,居然也能撑到这么久。高鹤知道,这几十亿数下来。至少也要几千年地时间,不知道现在人间是什么时代了。

    马上,高鹤惊愕的发现。自己原本感觉十分虚弱的灵魂,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再次恢复了原先地龙精虎猛。生命主宰说的灵魂消散,居然好像一点作用的没有,而且还有一点点增强的架势。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高鹤决定感谢一下对面的那个家伙。至少,别地不知道,但口诀可是让自己出类拔萃的利器。

    “不知道。”对面的声音回答了一句,接着数数,很有意思地家伙。

    “这里是生命主宰囚禁灵魂的地方。在这里。面对无边的黑暗和孤寂,只要有灵智的灵魂,一定会因为这种可怕的折磨而崩溃。没有极其坚毅的执着,后果也只有灵魂默默的消散。只有你,从来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居然一个一个的数数渡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佩服你。”高鹤十分开心地指点着。

    “哦!”对面的家伙好像根本就不感兴趣的样子。

    “我和你一样,也是个想要超越轮回的逆天之人。结果在前世失败,被生命的主宰丢在这里接受惩罚。惩罚的后果就是灵魂消散。”高鹤十分的兴奋:“不过,因为你的坚持数数,也让我在这几千年中,听着你的声音,不至于消沉,一个简单的灵魂都能这样,我怎么能比你差,哈哈!幸好有你,这才度过了这种可怕的结果。谢谢你!”

    “不用!”那个灵魂好像很单纯,不过,马上他好像意识到什么:“几千年?”

    “你数了八十亿,差不多有几千年了。”高鹤很高兴:“很快,生命主宰也不得不释放你,你是第二个能从这里出去的。”

    “我很快要走了。你的愿望,我会帮你想办法。如果你有机会再次轮回,你记住我和你说的这些,对你的愿望会有用的。”高鹤有些语重心长的对那个灵魂说,颇有点指点后进的意思。

    “好的!”对面的声音波澜不惊,好像没有一点感情。

    高鹤开始把口诀一句句的背出,那个声音跟着一句句的背诵。很笨,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才背出来,不过高鹤以前也是花了很久才背会。

    直到灵魂全部背了下来,高鹤才结束,和他简单的告了个别,高鹤决定不再说话。不过,猛然间,高鹤仿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脑子里一震,周围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从来没有一刻,高鹤像现在这样的脑子清明。刚刚的一幕一幕,怎么如此的熟悉?如果把自己换成对面的那个灵魂,不就是自己的经历吗?

    “你明白了?”生命主宰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可是,那个声音不是你吗?你承认过的!”高鹤十分吃惊的问主宰。

    “我只承认过凝金和阴阳玄天大阵是我做的。”生命主宰十分简单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高鹤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个数数的灵魂,真的就是以前的自己,而教给以前的自己口诀的人,居然就是现在的自己。这算什么?两个时空的相遇?

    “在灵魂的世界当中,没有时间的概念,没有过去和未来。”生命主宰好像明白高鹤在想什么,直接回答。

    “你还想要超越轮回吗?”感觉到高鹤已经想通了些什么,生命主宰再次提问。

    “不昧轮回,无所谓超越不超越。”高鹤好像突然间得道,回答的高深莫测。

    “如果我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如何选择?还会想着超越轮回吗?”主宰好像很在意高鹤的想法。

    “超越轮回!”高鹤咀嚼了一下这个词:“如果我一直呆在这里,不参加轮回会怎么样?不加入轮回,就不会堕入轮回,也算是超越轮回吧?”

    “是的!”生命主宰马上回答。

    “想不到我苦苦追求的梦想,你一开始就已经帮助我实现了,可惜,当时的我不懂。”高鹤有些感慨。

    “现在明白也不晚。”生命主宰回答:“你打算这样实现你的梦想吗?”

    “不!”高鹤斩钉截铁的回答:“我还有另一种选择。”

    自己的前世留下了那么多的遗憾,即便自己在灵魂状态仍然会心痛,会伤心,为什么不想办法弥补一下呢?既然这里没有时间,没有过去和未来,那么,完全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实现,而且,自己不会丢失轮回的记忆。

    “我选择重新来过!”

    …

    “你们这堆没无用的垃圾,就是最笨的笨蛋也比你们强上一百倍,还不赶快跑!”

    高鹤刚刚觉得自己好像大梦初醒,就听到这样一句大骂。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