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新的开始大结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走吧…”

    “去哪?”

    “还用问吗?当然是去总部。”

    十三忙道:“可儿姐说等你醒来后,让我带你回去。”

    “回去?去哪?”

    “你从哪里来,就回去哪儿。”

    我冷笑地望着十三,说道:“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十三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当然不会相信,可儿姐也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留下了一封信。”十三说着,从掏中掏出一封没有信封的信签,递到我手中。

    我急忙拿出便携式电筒,照亮了来看:

    “老公,能最后叫你一声‘老公’吗?当你醒来的时候,你看不到我了,不要来找我,也不要再惦记着我。我的离开,其实已经是铁定的事实。黄冬媚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她能够嫁给你,那你会很幸福的,当然,十三她也很不错,她为了帮你杀了陈云,不惜牺牲了自己的右手,还有周美人,和她的妹妹…呵呵,其实你要是喜欢,全娶了都可以的,反正在越南,只要她们愿意,一夫多妻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呵呵,老公,你一定会问我,明明我爱你,却为什么会让你去找这些喜欢你的女人呢?其实我这么说,无非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请你忘记我。”

    “从我接了这个任务起,我就知道,想要再安全地回到昆明,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组织让我不惜一切代价,也得将这些d、u、t彻底销毁,这d、u、t是什么?是铀,是重水。这些都是放射性的核原料啊,虽然这些都是密封的,可是,要销毁它们,除了爆破,还有什么办法?没有,但是,爆炸所带来地后果是什么?是一连串的连锁爆炸。你知道临界质量吗?两块质量在临界质量以下的两块铀235,分开的话,那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一旦将这两块铀235相碰,它们地质量就超过了临界质量,所带来的。就是核聚变,是连锁反应,威力大得可怕,想要将这些d、u、t彻底销毁的话,自我的牺牲。那是一定的。你不要为我感到难过,这是我自己所选择的路,本来。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每天做好可口的饭菜等你下班回家的,但可儿这辈子都做不到了,如果有来生的话,可儿还会和你合租一间房…”

    信上地字迹很潦草,可能是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吧,我看完小妮子留给我的信后,二话不说,将信折好放进上衣口袋。然后摸出弹夹,满满压上,然后将vsk-94微声狙击地消声器卸了下来,这vsk-94微声狙击既是狙击步枪,也能够调成连射,算得上一种冲锋枪,我将装备整理了一遍后,站起身来,向i国秘密总部走去。

    十三急忙追了下来,一把拉住我,急道:“你要干什么?”

    我转过头来,镇定的眼睛盯着十三,淡淡地说道:“你认为我是那种放着女朋友的性命全然不顾的男人吗?我现在就去救可儿。”

    “你站住!”十三一声娇吒:“你疯了,你去了,也不过是白白搭上一条性命罢了,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我冷笑一声,道:“如果可儿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告诉你,可儿是我的最爱,如果她死了,那我也不愿意一个人活在世上,自己最心爱地人都不在了,我已经生无可恋。”

    “好吧,我不拦你。”十三盯着我的双眼足足看了三分钟后,这才说道“不过有个条件,我要和你一起去。”

    “什么?你去?算了吧,你还是走吧,你去了根本帮不上我的忙。”

    “你也说过,如果自己心爱地人死了,你会生无可恋,而我也一样,就算要死,我也会和你死在一起。你要出了什么事儿,我也绝计不会独活。”

    十三说得斩钉截铁,我不由地微微一愣,长叹一声,道:“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别去了。”

    十三冷笑一声,道:“我们越南人和你们中国人一样,是不会丢下伙伴的。”说完,嫣然一笑,道:“走吧。”

    我们俩小心地在草丛里穿梭着,向i国的秘密总部走去,经过前面的几个岗哨时,却没有发现什么敌人,地上都是一些尸体,我暗暗奇怪,十三“噗嗤”一声轻笑,道:“很奇怪吧?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和可儿姐已经在总部外面的士兵都打扫干净了,本来我想和她一起进去的,可她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说你还在昏迷着,需要人的照顾,所以我这才回来照顾你的。现在可儿姐只怕已经进了大楼了,咱们从下水道进去吧。”说着,带着我绕到大楼地右侧,我们两人果然找到了可儿所指的下水道,这下水道很大,足够一个人在里面直立行走而不用半蹲着,我们走到下水道的尽头,发现了一扇铁门,本已经锈蚀的铁门半掩着,不用多想就知道是的可儿曾经来到过这里,于是我想也没有多想,和十三两人,悄悄地摸了进去。

    秘密总部的结构图在小妮子身上,我只好凭着依稀的记忆,摸黑穿过几条楼道,转悠了几个房间,终于发现了举办舞会的大厅,可是很是奇怪,按理说这样的大楼,应该有不少的士兵把守,而且各种设施也应该不少,但是整个大楼却像是死了一样,静悄悄地,根本不像是举办什么舞会的样子,而且没有一个房间里透出灯光,除了面前这个举办舞会的大厅。

    我小心地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异样的动静,就连说话声也听不到。也不知道小妮子在不在里面,但是却令我十分意外的是,突然响起一声冷冰冰声音:“进来吧,张帅。我可等你好长时间了。”我背上顿时起了一身冷汗,原以为我和十三地进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可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我们的一切动作,根本就没有瞒过去,不过既然对方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我地到来,当下也不客气,掏出一片“口香糖炸弹”贴在门的把手上。然后急忙一把将十三拉到身后“呯…”的一声,浓烟滚滚。木屑乱飞,这“口香糖炸弹”的威力确实不一般,原本只想将门炸开,却不想将门给炸倒了。对方既然知道我的到来,自然将门虚掩着。其实不用“口香糖炸弹”也能够将门推开,然而。我并没有这么做,用炸弹的目的,其一是制造声势,其二嘛,让对方知道我有比较重量级的武器,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太乱来。

    烟雾散去,我很清楚地看见大厅里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男的,和一个女地,男的脸上有一条很明显的刀疤,而那女地,则用枪对准了小妮子,小妮子全身五花大绑,用埋怨的眼神盯着我,很明显责怪我不该进来。

    十三小声地说道:“那个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人,就是京帮的老四,而那个女的,应该是i国南方游击队地领异人,叫安妮。”我点点头,径直走了进去,微微一笑,道:“舞会开完了吗?那看来我来得晚了。”

    “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要了你女朋友的命。”老四一脸阴霾地盯着我,然后冷笑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所以一直没有杀她。”

    我淡淡地一笑,道:“你想倚多取胜吗?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就是有再多的人,那也是陪葬地。”

    老四“嘿嘿”一笑,道:“当然,我当然知道你的能耐,可是,你也别忘了,我也不是一只好惹的鸟,你心爱的女人在我们手里,你只要乖乖地听我们的话,我敢保证,我只杀你一个人,放过你的女人,怎么样?”

    “好啊,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老四阴恻恻地笑了笑,将手枪放在地上,然手用力向前一推,手枪便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滑了过来,我眼明手快,一脚将滑过来的手枪踩在脚下,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要看着你,用这支手枪自杀?”

    “开什么玩笑?”我边说着,边弯下身,将枪拾了起来,突然对准了老四,道:“我在自杀前,一定会先干掉你。”

    “不,你不会的,你地女人在我们手里。”老四说着,向那安妮使了一个眼色,安妮用枪顶在了小妮子的脑门上,那意思很明显,如果我不自杀的话,她立时就要了小妮子的命,我摇了摇头,将手枪又扔到了地上,拿出“口香糖炸弹”在老四面前比划了两下,道:“知道这是什么吗?就是我进来时炸门用的,你知道如果在这里爆炸的话,整个大厅将没有一个活口。”

    老四没想到我会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脸色微微一变,骇然道:“你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快,放了她,不然,老子和你们同归于尽,我<img src="image/jianjpg">命一条,能让你们跟我陪葬,那再好不过了。”

    “别…别乱来…你可知道,你身旁的铅盒里放的是什么吗?是铀235…”

    “铀235…”我心念一动,斜眼向身旁那个不太起眼的铅盒看去,暗道:“以我手中的口香糖炸弹的威力,想要将这个铅盒摧毁,确实不困难。当下,我向小妮子望去,小妮子连连使眼色,示意我将这个铅盒给爆了。

    我知道,小妮子身为一名特工,完成任务是她的使命,可是,我并不是特工,虽然我答应了杨娟来执行任务,可是这个任务完成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让小妮子活着,还有陪我一起来的十三,让她们都能够活下去。

    “好,你把人给放了。”

    “不行,你得把炸弹交给我们。”老四一脸狡诈地说道。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点智商,还想当杀手?你们人多示众,我若是把炸弹交给你们,就算你们肯放了小妮子。到时候要翻脸,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儿吗?不过对于这点,我并不担心,当下点头道:“好,一手交人,一手交炸弹。我数三声,一…二…三…”话音刚落,老四将小妮子往我身上一推,同时,我将手中的口香糖炸弹扔了过去。

    我知道这“口香糖炸弹”扔过去地后果。老四一定会用手去接,在接住的时候,那炸弹的红、蓝两部份一定会碰到一起。炸弹必然爆炸,所以,在“口香糖炸弹”刚脱手的同时,我将小妮子顺手一拉,转身对十三吼了一声:“快带她走…”

    却不料小妮子突然间挣脱了十三。顺手将我抱住往后一推,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我只觉得一股巨大气浪迎面冲了过来。将我的身子远远地抛了出去,同时我眼前一黑,便再也不省人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稍稍有了知觉,睁开双眼的时间,只见四周一片雪白,包括盖在我身上的被子,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也映在眼前,我吃力地想要坐起身子。周美人却一把将我按住:“别动,好好躺着。”

    周宏玉在一旁不住地哽咽着,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黄冬媚的双眼也是通红,杨梦诗唤了一声“哥”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这是在哪儿呢?医院?”

    周美人点了点头,道:“你在四十三医院呢,你已经整整昏迷了两个月了,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我…呜呜呜…”说着,周美人也哭了起来。

    我吃力地笑了笑,伸手将她的泪水擦拭掉,道:“别哭…别哭…我这不还是好好的吗?对了,可儿呢?她在哪里,我要见她…”

    众女面面相觑,却都不说话,而且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问道:“-玉,姐夫待你怎么样?你老实和姐夫说,刘可她人在哪里?”

    周宏玉向来比较直,点头道:“姐夫,可儿姐姐她…”

    “刚玉!”众人对着周宏玉怒目而视,周宏玉吐了吐舌头,勉强笑了笑,道:“可儿姐姐受了一点儿伤,没什么大碍,你就放心吧,姐夫。”

    我沉着脸,喝道:“她到底怎么了?”

    周宏玉吓得不敢再说,黄冬媚只好哽咽道:“张帅,不论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太过于伤心了,你这不还有我们吗?”

    我的脑袋顿时“嗡”地一下,变成了空白,我只是竭斯底里地大吼:“你们能代替她吗?你们能成为她吗?都给我出去,出去…”

    杨梦诗轻叹一声,道:“别打扰我哥休息了,咱们出去吧。”

    众人刚要离开,我突然想起,当时和我在一起的,还有十三,当下转头问黄冬媚:“十三呢?她怎么样了?”

    “她…她…死了!”黄冬媚想了想,最终还是咬着牙说了我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

    “什么…你说什么…她…她…”

    黄冬媚点点头,一字一句地道:“爆炸使铅盒里分开铀235碰到了一起,超过了临界质量,引起了连锁爆炸,十三她为了救你,将你扑倒在地上,爆炸使整幢大楼坍塌,十三被一块大石头砸中了头部…”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摇了摇头,闭上双眼,无力地躺在了床上,脑海中所浮现地,全都是十三生前的音容样貌,还包括第一次和她在奥丽西贡酒店相遇的情形,我突然间觉得我的心好痛,像是被钢针刺中一般,痛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枕头边已经被我地泪水给打湿了。

    两天以后,杨娟到医院来看我,她送来了一个荣誉勋章,放在我的枕边,道:“这是你应得的。”

    我火极反笑,拿起那枚勋章,从窗外扔了出去。吼道:“你给我滚。”

    杨娟笑了笑,道:“可儿是一名优秀地特工,她没有让组织失望,当然。组织也不会放弃她的,我们还在寻找她地尸体。你好好休息,我去了。”

    “等等…你…你刚才说什么?”

    “可儿的尸体还没有找到,你也别太灰心了,虽然说那种程度的爆炸,可儿能够生还的机率小之又小,不过,你要相信,只要一天没有找到可儿地尸体,便不能说明可儿已经不在人世。她只是失踪了。”

    我无助地点了点头,杨娟走后,黄冬媚她们又来看望了我。可是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半年后,我出了院,而我的游戏公司,在张俊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了业界地领头祟。我们所推出每一款游戏,都能够被玩家认可,我们公司。已经成为了游戏业内的不败神话,我将公司的总裁让给了张俊,而我只是一名很普通的股东之一,我在马可波罗别墅群,买了一套价值八百多万的别墅,当然,我自己却没有住进去,可儿不在,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别墅。心里总是空空的。我依旧住在出租房里,别人很不理解,像我这样算得上成功人士地人,为什么还会租住在出租房,很多人都这样问我,我却一笑了之,因为我知道,在这间房子里,有我和小妮子所订下的“马关条约”

    两年后,张俊和颜悦儿结了婚,他们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而我也毫不推却地当上了“干爹”周宏玉从美国深造回来,独自开了一家漫画公司,后来被张俊收购了,成为我们的游戏公司地子公司,除了专门替我们公司制作游戏动画外,还对外承包美工的工作;杨梦诗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和周美人的哥哥,就是那个块头男结了婚,我们都想不通,那个块头男到底哪里好,可是杨梦诗却笑了笑,说这可能就是常人所说的“缘分”吧。周美人和黄冬媚一直未嫁,我知道,她们都在等着我的答案,可是,我能给她们答案吗?杨梦诗每次见到我都在劝我,年纪也不小了,再这么拖下去,不仅仅是拖了自己地青春,还连累了周美人黄冬媚,我笑骂道,妈的什么青春?我的心都已经老死了。

    我每天就在家里,有空地时间,就看看小妮子的相片,又或者约上张俊,去网吧杀一组cs,再不然,就是继续写我的小说,写小说确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它能让我忘记自我,完全沉醉在自己yy的世界里,没有痛苦,也没有回忆,有的只是那些所谓的”王八之气“,这样,我又虚度了一年,而这一天,张俊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是我那干儿子周岁,等着我的礼物呢。我笑着说,你别得意,我以后生个女儿,迷死你儿子。

    于是我约了周美人和黄冬媚,一起陪我去买干儿子的礼物,她们当然很乐意,而我也知道,三年过去了,小妮子没有任何音讯,而我也该为自己地终身大事考虑一下了。她们两人像是两姐妹一样,勾着我的左手和右手,一起来到了南屏步行街,这里有一家儿童玩具店很出名,我们决定到那里给我的干儿子买礼物,这天,天气很阴沉。

    黄冬媚和周美人两人高兴地去挑选礼物了,唉,这女人买东西就是这样,不挑选一两个小时,是绝对不会出来的,于是我无聊地点上一支香烟,在街上信步而走,突然间,我看见前面不远处的街边长椅上,坐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的身影,竟然是那么的眼熟,我只觉得一颗心怦怦乱跳,我的呼>吸>几乎停了下来,我悄然走了上去,我的天哪,这个人,怎么这么像我的小妮子?

    我走到她的面前,轻声咳嗽了一下,然而,她的眼神一动也不动,似乎并没有听到我咳嗽的声音,依旧漠然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地上,我小心地叫了一声“可儿”依然没有反应,我又提高了音量,叫道:“刘可…”

    旁边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个女人,每天天刚亮的时候,就坐在这条长椅上,直到天黑才离去,听人说,她失忆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唉,这位先生哪,你就别费劲了,她就算认识你,也记不得你是谁呢,哎…多标致的一个女人啊,我老太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标致的女人,居然却是失忆的人,上天真是不长眼哪…”

    我走上前,蹲在可儿的面前,双手扶在她那修长的大腿上,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足足有三分钟,这才试探地说道:“可儿,你…你这是怎么样?这三年,你去了哪里,你回来怎么不来找我呢?你…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可儿的双眼依旧望着前方,根本没看过我一眼,我心里突然大悲,哽咽道:“可儿,可儿,你到是说话呀,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张帅啊,是你老公啊,你还记得,我曾经给你买过一对耳环吗?还有,我们订下了《马关条约,还有,你生日的时候,我还给你买过一大捧玫瑰花吗?我可是跑了大半个昆明城去买的,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你…你就这么忍心忘记我吗?你舍得吗?你回答我啊…”我越说越是激动,拼命地摇晃着她那纤弱的身体,这时,周围已聚集了很多围观的人。

    终于,在我拼命摇晃的时候,小妮子那双清澈的双眸,终于望着我了,我大喜,叫道:“可儿,你知道你是谁吗?知道我是谁吗?”

    小妮子摇了摇头,我大感失望,心里暗暗发誓:无论你怎么样,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替你医治。

    小妮子突然间秀眉微微一蹙,开口说道:“我…我…我头很痛…你…你别逼我…别逼我…你是谁?我又是谁?我…我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记得…”

    我大喜,说道:“你记得什么?你记得发生过的事情吗?还是你记得别的什么?”

    “我…我记得我在这里等…等一个人,等一个和我生死以共、相濡以沫的人…”

    “是我啊,你等的人是我啊,你叫刘可,我叫张帅,难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我…”小妮子突然流下了两行清泪,眼神也不再是那么漠然,她缓缓站起身来,双眸怔怔地盯着我,突然说道:“我…我想起来了,我…我在这里等你,在等你,你是张帅…我是刘可,我刘可爱着张帅…”

    突然之间,我心头涌上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冲我脑袋给冲昏了,我高兴地大吃,像疯子一样大叫,我张开双臂,紧紧地将小妮子拥进怀里,紧紧地拥着,生怕她会再一次消失,再一次消失在我心里,周围,响起经久不绝的掌声。这时,天空开始飘下鹅毛大雪,这在四季如春的昆明,很是难见,难道,上天也被我们所感动了吗?良久,我转过头,周美人和黄冬媚不知什么时候起,手里抱着给我干儿子买的礼物,眼中的泪水却在哗哗直流…

    (全文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