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终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终章

    (这一章会很长,飞扬不想一章一章的发了,今天一次性解决。首发)

    神族的首脑与平民们撤退了,他们一路上走走逃逃,一边躲避虫族的追杀,一边聚集了大量的残余

    神族,向着特兰星系的方向逃去。

    而此刻的特兰星系也已经是战火满天飞了,许多重要战略星球早已是千疮百孔了。

    事情还要从我瞬移到神族星系说起。看似我在那里只呆了一周多,但实际上空间穿梭也是要时间的

    ,特兰星系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

    由于湿婆帝国与特兰联邦的战争,各国都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都害怕朝不保夕,一不小心就被

    灭国了。

    湿婆一路大军的科特曼和与特兰bcd军团的麦法尔两人是斗智斗勇,正攻奇谋用的是不亦乐乎,双

    方你来我往,两方势力也是犬牙交错,经常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短短几天功夫湿婆那庞大的一路大军也

    就剩了几十万艘战舰,不过这些可是湿婆本国的精锐s9型三层护甲制式战舰,他们自己只损失了20%不

    到。

    相对的,麦法尔的bcd军团的军舰数量只有湿婆帝国的一半,仅仅二十来万艘制式战舰,但麦法尔

    并不担心,用了十几万s9型制式战舰换取了几百万艘炮灰,也算值得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特兰的形式弱于湿婆,但实际上麦法尔还有三百艘的k型3层甲的制式战舰还没有

    投入战斗。

    三天后,双方再次决战,科特曼信心满满地要在正面战场击败自己的老对手麦法尔,事实也是如此。

    一开始科特曼就摆出了包围的阵型,想要全歼特兰bcd军团,而麦法尔这个老狐狸也特会演戏,竟

    然演出了一幕幕自杀式战舰拼死突围的场面,令科特曼深信不疑。

    当包围圈一步步缩小,科特曼以为成功就在眼前的时候,令他痛苦后悔的事情发生了。

    三百艘k型战舰偷偷摸摸地绕了个大圈,终于及时的赶到了湿婆大军的后方,他们的毁灭炮全部满

    功率充能,牢牢地锁定了那群个头明显比其他战舰大上两倍的旗舰群,这群战舰上全是各国的指挥官,

    虽然他们的军队覆灭了,但他们可没有与舰队共存亡的想法,一个个拱卫在湿婆大军旗舰的周围。

    而这些旗舰群的周围本来应该有三万多的护卫舰,但不幸的是,他们被好大喜功的湿婆帝国大王子

    刹切利王子派出去一多半,帮助围剿包围圈内的特兰战舰。而本应该劝阻的科特曼则因为对自己的信心

    与卖个面子给王子等原因,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一句话。

    于是,对于湿婆一路军来说,最悲惨的一幕发生了。

    湿婆的旗舰虽然大,但是性能却无法与k型舰相媲美,他们的探测器无法发现还在他们射程外的k型

    舰,而那群特兰k型舰队则在他们两倍射程时发射出了最强的火力齐射…毁灭炮覆盖性打击。

    三百道夺目的白光闪过,那群旗舰以及上面那群正在兴高采烈地计算回去后能升到什么位置的小国

    的指挥官,以及正在肆意蹂躏一名美貌女郎的刹切利王子,端着绿酒豪饮的科特曼将军,一切的一切,

    俱都化为飞灰,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失去了指挥的军队是脆弱的,即使它看起来很庞大,但在k型舰与bcd军团的里应外合下,情势瞬间

    逆转,反而将这几十万湿婆舰队分割包围,当场就消灭了近百分之八十的军舰,只有少数在最外围的军

    舰见势不妙,逃之夭夭了。

    开战仅仅一周,

    湿婆帝国的一路大军全军覆没,而那些小国则痛失了一批“精英”甚至许多小国

    因为那些人的死亡,以及大国的无力管辖下,纷纷闹起了内乱。

    权利这东西,即使是在有灭国之险的情况下,那群统治者也是趋之若鹜的。

    小国的内乱与星际海盗的横行这只是小患,相对于后面湿婆与特兰犹若疯狂地大战相比简直如隔靴

    搔庠,不值一提。

    二路军很保守,防守二路军的特兰军队更加保守,双方自从几次试探性的攻击之后,似乎都玩起了

    扮乌龟,不知道这两个指挥官是老相好还是怎么地。

    但是在一周后,真相才终于揭开。

    当麦法尔带着得胜的军队,加上增援的舰队后,刚刚赶到二号防区时,所有战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了,因为二号防区已经没了,确切的说是连防守用的星球以及周围的小行星带都彻彻底底地看不到了。

    湿婆帝国的军队即使麦法尔他们不用探测器扫描成像,仅仅用眼珠子都可以从舷窗外看到。

    看不到一艘军舰,却可以看到更加庞大的战争兵器…几千公里的战争堡垒。

    麦法尔只来得及下了一道撤退的命令,紧接着便看到一阵雪亮的白,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艘伪装的很好的战争堡垒仅仅一次主炮攻击便将麦法尔的旗舰连同周围的三万护卫舰彻底化为了

    凿粉。

    麦法尔的军队不愧是精锐,虽然旗舰被毁,失去了主帅,但得了撤退命令的他们,倒是从容不迫地

    分散开来,朝四周各个方向逃去,战争堡垒有气无力的发射了几下主炮,摧毁了几百艘战舰后,也就不

    了了之了。

    战争堡垒速度慢的弱点暴露无遗,但他体内却有着三个军团,而且他有着变态的防御力与攻击力,

    速度慢这个弱点似乎也不是那么致命的弱点了。

    在瓦里奥星系负责的人早已换成了费肯的人,布莱德那怕死的死胖子已经回到了父亲布莱斯的身边

    ,两人带着大量的财富与资源,牢牢控制着他们的秘密基地,说是个基地,其实比瓦里奥星系也要大上

    三倍,在这里,布莱斯就是主宰。他们俩人此刻正在为那上百万艘k性战舰训练军队,不够的便全由机

    器人顶上。此刻他们俩已经完全不管特兰与湿婆帝国的死磕了。

    费肯只好调回白白蹲守了一周多,布置好一切静等着那湿婆的战争堡垒落网的军队,损失了二路防

    区军团与一半的一路防区军团,但费肯此刻并不在意。

    因为他最大的政敌布莱斯那老家伙似乎销声匿迹了,整个特兰联邦的一切现在都由他把持着,而兰

    迪斯则以他马首是瞻,同流合污。

    接下来的一周内,在得知自己大哥刹切利战死后的消息,意气顿时奋发无比的二王子刹帝利,带着

    庞大的战争堡垒,缓慢却又坚实地如同巨人的脚步一般,一步步向着特兰联邦的腹地…首都星系进发

    ,沿途是见什么抢什么,稍微抵抗连星球都给打爆,连一些没有参战的小国也不能幸免,这也使的流浪

    成为星际海盗的人越来越多。

    短短几天功夫,他们行进路线上的星球有能力的人全都躲到湿婆后方或其他偏远的小国去了,当然

    也有好多人誓同特兰共生死的人留下来打游击反抗。

    费肯也慌了手脚,没想到这一周来他策划的三个毁灭战争堡垒的方案都失败了,那战争堡垒着实厉

    害,虽然最后一次伏击,上百艘装有毁灭级战争核爆弹都在它表面上爆炸了,竟然只炸掉了他最外层的

    两层装甲,如今

    坑坑洼洼“轻装”上阵的战争堡垒反而速度更加快捷,虽然火力与防御弱了将近一半

    ,但对付普通的舰队还是如砍瓜切菜一般。

    兰迪斯这时候起到了他智多星的作用,出了一个馊主意。

    正是他这个计策,让整个特兰星系都被拖下了水,没有人可以立身其外,特兰星系迎来了它最大的

    混乱。

    上千万艘特兰制式战舰携带者各种资源机器人加工生产线,战舰生产线等等战略性物资,竟然化整

    为零,避过湿婆战争堡垒的锋芒,目标直指湿婆帝国本土。

    当刹切利还在纳闷怎么特兰的抵抗力越来越小,玩的不过瘾的时候,才得到了消息,特兰联邦竟然

    置本土于不顾,上千万艘战舰偷偷摸摸的从各个混乱内斗不堪的小国潜入了,一路上势如破竹,凡是驻

    军数量少的地方,直接灭杀。

    多了就先分散绕开,然后消灭掉附近的支援部队,孤立它,等到最后部队集结,彻底的灭掉这驻军

    数量多的地方。

    总之,能这样实施,兰迪斯不愧为智多星也,他早已分析出湿婆穷兵黩武的生产出战争堡垒这种超

    级武器,国内肯定空虚,而且他们还在一二路布下近二千万的炮灰当疑兵,更说明了自己国内的防务空

    虚,假如特兰跟他们硬碰硬,反而让他们称心如意了,因为那样他们有时间周转,并可以给特兰施加强

    大的压力,令他们自顾不暇,再也无法攻击湿婆帝国的本土。

    但兰迪斯反其道而行之,避开对方锋芒,直攻湿婆本土,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扭转乾坤。

    但是,受伤害的永远是两国以及周边国家的普通人民。

    因为湿婆的军队在特兰犯下的种种暴行累不可数,而报仇心切的特兰军队也如狼似豺一般,更加变

    本加厉地给湿婆帝国的人带来凌虐与毁灭。

    当刹切利知道这一切,刚开始很是气愤,但半分钟后,他反而笑了,并下命令道:“反正回去救援

    已经晚了,父王肯定已经遭了毒手,我们就先将特兰联邦打下来再回去报仇!”

    有战争堡垒坐镇,近千万的战舰疯狂向特兰帝国的所有领星进犯,奉行的策略就是三光政策,先抢

    光,再杀光,最后炸光。

    而费肯和兰迪斯也毫不手软,以近万艘k型舰做主力,千万艘正规战舰结合在一起,仅仅半天就攻

    破了湿婆帝国首都星系,活捉了湿婆国王,不过当费肯联系上刹帝利后,要求用他父亲的生命来换取战

    争堡垒的投降时,刹帝利露出了自己的本相。

    “那不是我的父亲,你们用了替身来骗我,所有的湿婆帝国的军人都听着,为了你们的国王,为了

    我的父亲,报仇!”刹帝利的野心,可谓是人人皆知了,但有了战争堡垒,即使是普通的士兵也不会在

    意一个老的不行的当了俘虏的国王的死活的。

    于是费肯很是愤怒地命人当着刹帝利的面将他父亲凌剐了,气的刹帝利王子脖子与太阳穴的青筋几

    乎爆炸。

    “好!你狠,我们不死不休。”刹帝利狠狠地在心中发誓。

    战争开始后的两周半,兰迪斯与费肯听到了手下递上来的报告,脸色铁青。

    “该死的刹帝利!”费肯拍段了椅子扶手“竟然用生化武器害死了上百颗星球一千多亿人。”

    兰迪斯双眼通红地道:“你我的亲族竟然没有来得及撤离,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对,即使豁出去一切,也要消我等心头之恨!”费肯紧盯着兰迪斯的双眼,两人默契的重重点了

    一下头。

    “启动x计划!”

    于

    是战争开始的三周后,费肯与兰迪斯所占领的湿婆帝国,除了有能力有机会逃出国外的人,剩下

    的人全部被处死了。

    按说就算现在湿婆帝国已经没有军队能够抵抗特兰的军队,但说要杀光这几万亿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的事情,可惜,有了x计划的费肯与兰迪斯根本不缺乏人力。

    他们秘密培养出了近百亿的生化基因复制人,简称克隆战士,全部是完美作战基因,<img src="image/ruijpg">片控制神经

    思维的完全没有感情,完全不会惧怕任何东西的作战机器,他们疯狂地在每一个领星上建立了基地,一

    边屠杀着各个星球上的民众,一边疯狂地复制着他们的个体,补充屠杀民众时所损失的数量。

    “费肯!兰迪斯!”当刹帝利得到这个消息时,差点吐血,双手指甲恨地已经捏进了肉中,一丝丝

    的鲜血从手中滴下。

    双方的指挥官全部疯狂了,倒霉的只有普通民众。

    随着如今战争升级,什么公约也不遵守,整个特兰星系动乱了,连那些小国也是乱糟糟一片,任何

    人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干掉任何人,而没有警察去执法。

    特兰星系在短短一个月的战争中,文明倒退了500年,而费肯与兰迪斯疯狂地用克隆人与消耗刹帝

    利的实力,而刹帝利虽然已经将战争堡垒修好,但也用光了最后一点重要资源,如今的战争堡垒虽然强

    大的近乎无敌,但也经不起再一次的重伤,否则自己就失去了这张可以保证自己性命的王牌。

    那一千多万军队也已经损失不到百万艘,而费肯与兰迪斯虽然士兵几乎无限多,但战舰生产的速度

    还是跟不上消耗,也只有五百万左右的战舰。

    战争的状态在每天的消耗战中,胶着着。

    当我跟随着神族来到了特兰星系的时候,发现特兰大变样了,少了上万颗星球,原本繁荣的地方,

    如今萧瑟破败不堪,每时每刻,甚至每个地方都有大到战舰对轰,小到平民互砍。

    不管神族如何安营扎寨,我直接找到了布莱斯与布莱德。

    “见到您实在是太好了,我的主人。”布莱斯与布莱德两父子对我行礼道。

    “好了!”我挥手让他们起来。

    等坐定,品上糕点茗茶之后,我才问道:“怎么特兰这么乱?”

    布莱德给我详细介绍了我走后特兰的局势,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消息倒是蛮灵通的,虽然也

    在战争中损失了不少领星,但还都只是皮毛。

    我笑道:“你们怎么还不出手,等他们打成烂摊子,什么都别想要了!”

    布莱斯道:“刚开始想等他们互相耗上一点实力再出手,谁知道他们一开始就下死手,如今的他们

    想搞大破坏也没那个能量了,都耗的差不多了,我们本来打算是让他们耗得实在不行了再出手,但如今

    …嘿嘿…”两个父子没一个好东西,都眼吧吧地瞅着我。

    我摆了摆手道:“行了,那战争堡垒我包了。”

    “谢谢主人。”两家伙奸笑不已。

    我露出了一丝邪笑道:“嘿嘿!你们别高兴太早,有个坏消息,要听吗?”

    我将神族与虫族的事告诉他俩,并且告诉他们,虫族最迟估计也会在一周内到来。

    “什么?”

    两父子对视一眼,心下暗自郁闷。

    这虫族一听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连神族那么发达,并且有异能的种族都不得不败退,何况特兰如

    今还没有真正统一,即使统一了也得休养生息个几十年才有资格大战一场,如今嘛…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俩愁眉苦脸的样子道:“

    别想那么多,反正我保证你们俩死不了就是了。”

    “主人教训的是,反正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父亲,就跟他们拼了。”布莱德突然豪气万状地样子对

    他老爸道。

    “嗯!”布莱斯看来也是老当益壮,威风不减当年,想必两人就等我这个让他们死不了的保证吧。

    战争继续着,费肯与兰迪斯突然得到一个令他们高兴万分的消息:战争堡垒内部故障,发生了爆炸

    ,刹帝利本人连同百分之八十的军队彻底的不存在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高兴上一会,突然得到了一个令他们气愤地要死的消息。

    布莱斯竟然带着上百万艘的军舰,一声招呼不打,对着自己开战了。

    “这个老不死的家伙,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抵抗湿婆侵略的时候没有他,如今湿婆的

    军队失败了,这该摘果实的时候,他就跑出来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卑鄙无耻之极!”费肯恨恨地道。

    “哼哼!没关系,上百万艘而已,我们如今还有五百万艘战舰,管教让他们有来无回。”兰迪斯扶

    了扶眼睛邪邪地笑道。

    然而没等他们坐上一小时,突然又有报告传来,前方二百万军队竟然在短短一小时内彻底被毁灭,

    没有一艘逃掉,地方的战舰射程远,攻击强,速度快,防御高,似乎全部是由k型战舰组成。

    兰迪斯眼睛啪摔碎在地上,费肯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冷汗顿时出现在额头上。

    “不,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他布莱斯怎么可能有那么多k型战舰,我们俩费劲心思才弄了上

    万艘而已,他怎么可能,谁给了他们那么多k型钢?”兰迪斯同样跌坐下来,呆呆地问费肯…

    “是我啊!”我漂浮在半空现身。

    “你是?…”兰迪斯想了好一会“你是那个什么圣主吧?”

    “对头,今天来是向两位借点东西。”我似笑非笑道。

    费肯愣愣地问道:“什么东西?”

    “两位的命!”

    特兰星系的混乱结束了,凡是敢闹事的海盗都被残酷的镇压了,在上千万艘k型战舰的巡卫下没有

    哪个不开眼的敢于胡闹。

    获得了复制人技术的布莱斯开心不已,解决了战斗人员问题的他,与儿子死乞白赖地请求我再赐给

    他们几百万艘k型战舰,没办法,这俩人还是挺对我胃口的,就给他们凑了个整数。

    所有特兰星系幸存下来的八千多亿人被撤到了布莱斯新划分的区域,这里三面都是天然的屏障,除

    了一个出口外,其余各个地方都是恐怖的死亡能量流乱飘,或者陨石无数,到处黑洞的地带,总之一句

    话,布莱斯这个老家伙找到了个很好的乌龟洞。

    而洞口赫然就是威风不减当年的神族把关,布莱斯与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特兰的人族们负责他们

    的补给,必要时提供战争增援,而神族则充当起了保护着或者叫门卫的角色,而且看他们自豪的样子,

    并不认为自己做个看门人很吃亏,反而为能够保护宇宙中另一个种族而感到万分自豪。

    果然思维方式不同啊。

    虫族很准时,与我设想的没错,一周的时间他们已经推进到了特兰的边缘地带,两周后,当布莱斯

    安顿好一切时,战争再次爆发了。

    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虫族vs神族&人族。

    虫族的最终控制者是主宰,如果我干掉他或者取代他就一切ok,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那个该死的最后一道天道规则到底是什么啊,我混了这几个月了,怎么连点预感都没有。

    痛苦啊。

    神族

    的军队杀起虫族来实在是毫不手软,他们虽然外表华丽,但骨子里还是好战分子,何况这次是

    与他们的大仇人…虫族作战。

    常常为了灭掉虫族,竟然以神族军舰为饵,引得那些虫族蜂拥而至,再引爆星球来进行毁灭性的同

    归于尽的打法。

    短短一个月内,神族与虫族之间的战场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连颗陨石都找不到了,不是被炸成粉

    碎,就是被虫族收集后注入虫卵,扔进神族聚集的星球,进行地面孵化作战。

    今天,人族也参战了,清一色的机器人与克隆人驾驶的上百万艘k型战舰,停靠在了神族大舰的周

    围。

    虫族那恐怖的发着黑色光芒的舰队进入他们的作战射程后,他们并没有开炮,直到那些虫族战舰即

    将发射他们第一波攻击时,上百万的毁灭炮合力一击,顿时那庞大的虫族部队中间出现了长达百万里,

    直径在三十万里以上的大洞。

    只这一下,不但打退了虫族的这一波攻击,附带的,连所有的神族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被

    他们保护的,被他们视为弱者的特兰人族也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随着人类的参战,虫族竟然无法组织有效的攻击,竟然节节败退,而人类与神族的战舰竟然比赛开

    来,双方你来我往,为了多杀几只飞虫,常常有人竟然深入战区数百万里。

    布莱德每天没事的时候总是会来和我喝上几杯,今天他又来了,高兴地对我说:“虫族撤退了,所

    以…”

    我明白这家伙的意思,跟他父亲一样,都是野心家,鸟尽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我咽下一口绿酒,点了点头。

    他屁颠屁颠地跑出去跟老爸商量去了。

    我露出了一抹微笑。

    三天后,神族的主要首脑被请到人族的秘密基地吃庆功宴,而许多神族战士也被邀请进入人族早已

    准备好的地方参观。

    大部分的神族都被灌的酩酊大醉,于是早已准备好的超能组干掉了发晕且没有穿护甲的执政官与那

    些有着力大异能却来不及发出的长老们。

    而那些神族战士则随同准备好的星球一起走向了地狱的深渊火海中。

    外围的神族聚集地遭受了上千万艘k性战舰以及上亿艘s9型战舰的毁灭性打击,在对付虫族与自己

    人的时候都没有出这么大力气的布莱斯与布莱德两父子,为了对付这曾经的恩人,往后可能最有威胁的

    神族时,可是不遗余力。

    神族灭了。

    他们死在了他们所保护的人的手下,他们死在他们的大意与骄傲上,死在了他们的思维方式上。

    布莱斯与布莱德两父子开心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高兴的请我去赴宴。

    我笑道:“不是也给我来个醉后杀吧!”

    “哪敢那!”两父子笑着说,但脑门上一片冷汗。

    对于终极的力量,心思再恶毒的人也只有卑伍匐在地的份上。

    晚上,吃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却又味道着实不错的大餐,我问他们俩道:“虫族怎么办?总不能来

    一波我帮你杀一波,或者整天守在这里给你们复制战舰。”我并没有告诉他们虫族的统治者实际上只有

    一个主宰,这一点神族隐隐约约知道,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们,已经被这俩父子干掉了。

    布莱斯笑着解答:“主人,我们已经研究出了对付虫族的基因药物,有了这种东西,他们会将所有

    的特兰人当做虫族,至少不会攻击我们了。”

    我好笑道:“你们什么时候用?”

    布莱德笑着说:“药物都发下去了,由基因人统一

    给所有的特兰人注射上,然后基因人全部自杀,

    免得>吸>引来虫族。”

    我点点头道:“恩!”

    晚上8:00,两名基因人走了进来,为布莱斯与布莱德注射了药物,看起来效果不错,抓来的狼怪提

    在他们受伤也没有攻击他们。而基因人也在命令下自杀了,如今活着的特兰人都注射了药物。

    我摇摇头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向他们告辞了。

    布莱德与布莱斯含笑行礼送我走出了大厅,我知道他们要正式欢庆了,我在这里他们还是放不开,

    这个特兰星系不需要神,虽然我可以赐予他们很多,虽然他们没办法,也没胆子赶我,不过我也并不喜

    欢整天面对着这两个特兰星系最高统治者对我卑颜屈膝的。

    一个月后,当我随着虫族大军再次来到特兰的时候,发现特兰已经不能叫做特兰了,因为…

    这里剩下还活着的人都发生了变异,有的生出了翅膀,有的人身上覆满鳞片,有的多手,有的多角

    ,有的很大,有的很小。而布莱斯与布莱德则为一只母兽,两人哦应该说两只发情的公兽厮杀着,两兽

    最后凄惨的同归于尽,可能之前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子。

    总之,这里成了怪兽的乐园,所有的人智商统一下降到动物的水平,留下的只有本能的杀戮与猎食。

    虫族的主宰下令部队离开了,命令是:“这里不需要征服!”

    我再次对着特兰笑了。

    十天后,不知界崩溃了,从虫族星系开始,接着是神族星系,然后是特兰星系,最后是主脑星系,

    在那里虫族与主脑的机器人还在拼死作战。

    原来虫族也有本能的预感,但依然逃脱不了。

    水抽完了,鱼缸里的鱼躲到哪里都逃脱不了死亡。

    不知界消失了,如同他最初的出现。

    …

    “你没有破掉规则!”本体没有问我,他是肯定的说。

    我知道他为什么肯定,不是因为我们灵魂相通,而是眼前,地球所处的天龙宇宙已经没有了,龙神

    浩宇,鸿钧易尘,战神孙悟空,黄老哥,兰波,杰斯特,斯洛克等等熟识也随之消散。

    包括我那便宜得来的,却深爱我的痴情傻老婆菲丽也离我而去。

    奇怪的是我很难受,却无法哭出。

    “没了,一切都没了。”本体痛苦地坐在虚空中,我无力地坐在他的面前,望着他,缓缓地道:“

    合体吧!以你为主体,我留下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人的感情太多,会让我们更加难受。”

    本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融合开始了。

    很快便结束了,本是同根生,融合并不困难,眨眼间已回归本我。

    巨大的信息充斥在我的脑海中,我还有些不适应。

    等等,为什么我会不适应,我不是…

    瞬间我明白了,我记起了好多事,原来,本体还是以我为主体进行融合的,表层意识中记忆的全是

    我从地球一直到不知界的事情,而并不是原来在宇宙的虚空中的记忆。

    “本体,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狂吼着,但自己问自己,自己又如何能够回答。

    “菲丽!”我眼中留下了泪水,眼前是一片漆黑的虚空,没有星星,没有陨石,连宇宙尘埃都没有。

    从天龙宇宙中的虚无中所生的我,如今又回归到了虚无,随我一起回归的还有天龙宇宙。

    为什么我会这么心痛,为什么我会如此的难过,为什么我反而不能适应几百亿年来的生活…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兰波大哥,你教教我?

    杰斯特告诉我?

    没有

    人能回答我,迎接我的只有永恒的孤独。

    所有的虚无永存者都可以接受的孤独,也是最亲切的孤独,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习惯了这样

    的生命,他们没有要求,他们喜欢这样…

    孤独。

    我仰天狂吼:“但是我这个宇宙虚无永存着不一样,我杀不死不同,我要我的朋友,我要我的爱人

    …”

    声音震动四方,却没有半点回音。

    我倾尽我体内所有的能量,物质与反物质,能量与反能量,虚无与存在疯狂的在我体内转换。

    如同要爆炸似的,我发出了我有生以来最最庞大的嘶吼:“我要我的宇宙!…”

    “砰!”如同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如同鱼缸被打碎的声音,那禁锢我的束缚打开了。

    那道光,那道光…

    虚空中两个声音传来:“欢迎你朋友,第三位破道成功的宇宙虚无永存者?你叫什么名字?”

    我迷惑地道:“杀不死!”

    “杀不死!果然好名字,我们都是一样的,你很疑惑对吗?”那两个声音继续道。

    “所有的宇宙虚无永存者,其中破掉八道规则的虽然少,但相对于整个大宇宙来说,还是数不胜数

    ,但是能够悟出第九道规则…生之道的,却只有我们三人。”

    我依然有些迷茫。

    那两人的声音继续传来:“看你的胸口!”

    我低头看去,只见胸口心脏处却是一团白光,我突然感觉到我能控制里面的一切,甚至是让所有的

    生命出生,是完全的自然的出生,是生命的创造,并非我原先的复活。

    “这就是生之道,悟得透,便成为破道者,拥有独立于大宇宙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宇宙,破道

    者不灭,则这个宇宙便不会灭。”

    “换句话说,你在里面就是创世神。”

    我露出了微笑,感激的对着声音的方向点了点头,接着道:“如此,多谢两位,今天我有重要事情

    ,改天再去拜会。”

    两个声音理解地笑了几声后,慢慢淡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瞬间我进入了自己的宇宙,我看着这片漆黑的世界,看着这个陌生但又仿佛早已经熟悉的世界,这

    是属于我的世界。

    我举起了双手,说出了这个宇宙的第一个声音:“要有光!”

    于是便有了光…

    (《永生不死》正式结束,拖了两年终于结束,写得一般,一个无敌的主角,一个无敌的模式,一

    个雷人无数的剧情主线,一个更加雷人的结局,飞扬写这本书的坎坷挫折无数,十几次想要放弃,但总

    算没有,坚持下来的我,可以向任何人保证,我不会写太监书,飞扬之星出品,必属全本。连《永生不

    死》都坚持下来了,还有什么坚持不下来。)

    再见各位看官,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飞扬之星2008年12月9日星期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