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若如初见终冥煜相公很难相公
    在皇陵坍塌的一瞬间,若儿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虽然那身蓝色的长衫已经脏乱破碎,虽然整个人已经狼狈不堪,可那双银色的眸子,依旧温和轻暖。

    他轻轻地开口,带着笑意:“爹爹,我出来了。”

    来不及狠狠地抱住他,狠狠地斥责他一番,一股更剧烈的晕眩袭击了我。又是吐出一大口血,身子软了下去。

    背后一阵剧痛,在晕倒的前一刻,才突然想起,那一支毒箭,到现在也还未来得及拔出。

    再次睁眼,看见的是熟悉的紫色窗幔。这里是我的寝宫。

    “尊上,你醒了!”夜走进来,看见我,面露喜色。

    “嗯本尊这次昏迷了多久?”我半靠在床上,问着夜。

    “回尊上,五日。”

    “哦?”我挑眉,面上没有什么,心里却是一惊。已经是这般严重了么?掀起锦被,开始着衣“你随我去书楼还有,唤上蝶一起。”

    夜没有说话,似是知道我要说什么,面上闪过复杂,但最终还是退了出去。

    书房

    “什么?尊上你在说什么?”冥蝶瞪大了眼睛,然后掉退几步,勉强地挂上笑“呵呵,肯定是我听错了是我听错了夜,你看,我最近太累了呢,耳朵都出毛病了”

    “蝶儿,”冥夜拉住不停摇着头后退的冥蝶,眸子里闪过什么,温言说着“别这样,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疼惜少尊主。我们也是一样的。可是尊上如今要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当年我们会救下少尊主,最初本就是因为”

    “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你们这么做,是在要少尊主的命啊!”冥蝶激动地挣开冥夜的手“你忘了么,当初要不是少尊主,我们会在一起么?你现在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蝶,别闹!你该知道,如果不这么做,尊上活不过二十五岁!”冥夜微微板起了脸。

    “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么?”冥蝶僵住了身子,渐渐平静下来,声音有些哽咽,目光也开始有些涣散“就一定要牺牲少尊主么?少尊主才十三岁,少尊主他”

    “蝶”冥夜半拥住冥蝶,叹了一口气,声音带着些矛盾。

    “夜少尊主很无辜不是么夜,我还没有看见他换回红妆,没有看到少尊主长大,我还没有呜呜。”

    看着面前哭的伤心的冥蝶,我的心里是一片茫然。忽然又想到那个干净的有着兰香的吻,心中淬不及防地一痛。

    “谁?”察觉到一阵极细微的响声,我出声问道,伸手一挥,打开了书房的木门。但没料到,门外站着的,赫然就是一袭蓝衫的若儿!

    若儿什么时候来的?他究竟听到了多少?

    不可否认的,那一刻,我的心慌了。

    “爹爹,我打扰到你们了么?”若儿的唇边依旧挂着让人心安的笑,眸子也一如既往的温和轻暖。一切都那么正常,除了他那稍显苍白的脸色和微湿的长发。外面,下雨了。

    “爹爹,后日就是你的生辰了吧。需要若儿为爹爹去准备一份生辰贺礼么?”兰若又笑了笑“爹爹想要什么?快些说吧,以后,若儿可能就不能再送与爹爹什么了呢。”

    他,什么都知道了。

    “少尊主”冥蝶呢喃出声,泪又滑落了下来。

    “那么,明日就开始吧。”若儿半眯起眸子,吐出一口浊气,轻轻地笑出声来“其实若儿也是很怕痛的啊。所以蝶姐姐明日要记得带‘凝蓝’,否则,我说不准就从塌上溜掉了呢。”

    “若儿”我唤。

    若儿看了我一眼,我清楚地发现了,那一眼中,没有温度。

    “若儿还有一句话想说呢。其实,若儿很感谢你们十年的陪伴。无论初衷是欺骗还是什么真的,谢谢。”

    坐在椅上。蓦然涌上一阵无力感。我知道,有什么东西还未来得及成长,便被我扼杀掉了。苍凉的悲哀。

    第二日,在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我也还是没有见到若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片蓝色的衣襟。

    再次醒来,依旧是在琉璃殿,窗外已经是明月高悬。

    这次,全身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寒冷无力感,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口很冷,冷得刺骨。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只觉得一片茫然?这不是我盼了十几年的事情么?

    “尊上。”冥蝶和冥夜走了进来。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望着窗外,淡淡地问。

    “刚刚戌时。”

    “哦。”我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

    因为明日便是我的生辰的缘故,平日里总是严肃到刻板的逆天,今夜也难得添了几分喜色。看着到处挂满的红绸,在黑夜里显出了妖艳的颜色,心中一片冰凉。

    明日。生辰。我的,二十五岁的生辰呵!

    突然很想笑,结果就真的这么笑出来了。低低的笑声越来越大,含着一种浓重的悲哀。

    “尊上少尊主没死!”冥蝶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向我说道。

    “什么?”我心中一怔,微微抬眸,没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怎么可能?”

    “尊上,蝶说的是真的。”冥夜看了看身边的冥蝶,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死”我后退了一步,心中渐渐漫上了一种狂喜。

    冥蝶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最后一粒药丸。泛红的颜色在她白皙的手心里反射出妖异的光。

    “这药,是少尊主从很多灵丹妙药里萃取出来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研究这粒药丸的成分。但无论如何,最后一种药我怎么也猜不出来。我一直苦思冥想,究竟是什么,有着这么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望着冥蝶微红的眼眶,心中一凝。

    “但到方才,我终于想明白了。那最后的一味药,就是少尊主的天羽之血。呵呵,尊上,你能想象么,一个七岁的孩子,时常狠心自残,以血炼药的情景?六年啊!少尊主为你这般做了整整六年啊!”冥蝶闭上眼,泪水滑了下来:“不过,也幸亏如此,尊上体内的寒毒早已被化解了部分,所以这次换血的量,少尊主还能勉强承受,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若儿呢?那现在若儿呢?”我站直了身,冲口而出。

    冥蝶顿了一下,撇过了脸,没有说话。

    冥夜见状,叹了一口气,对着我跪了下来。

    “少尊主说,他想离开逆天,他希望尊上不要找他,不要干涉他。”说完,有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眼。

    “有什么话就快说!吞吞吐吐作甚!”

    “是。”冥夜又低下了头“少尊主还说尊上永远会是他的‘爹爹’,也只会是爹爹。这块暖玉是少尊主特意寻来给尊上的生辰礼,但是,少尊主说,尊上可能用不到了”

    我接过那传说中世间唯有一块的暖玉,大脑有瞬间的怔仲。心口的寒意越发浓重了起来。

    正欲说些什么,突然一道冲天的火光映入了我的视线。

    “天!是是少尊主的悠然小筑!”冥蝶惊叫一声。

    我顺着火光看去,那优雅别致的竹楼现在已经完全被大火给吞噬了。火焰随着夜风跳着妖娆的舞蹈,有种灼人的妖异之美。

    火光中,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单薄背影,没有犹豫地,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慢慢隐入其中。瞬间,再也寻不着踪迹。

    心突然空了,接着,涌上一阵密密麻麻的疼。有些不能呼>吸>。

    狼狈地转身,将一旁的蝶与夜挥退了,带着一丝仓皇坐回了床上。心口越来越痛,不再压抑,在床上慢慢蜷起了身子。我知道,不会再如往常一样,有一个兰仙一般的少年,会含着某种斥责地为我盖上狐裘,为我沏上一杯香气四溢的热茶。

    再也,不会了。

    这一刻,外界的一切似乎是已经与我隔绝。朦胧间,感觉自己又来到了落仙亭。不远处,一个绝美的蓝衣少年闲适地坐在花丛中,拨弄着身旁娇艳的花朵。

    少年的眼神望向飘渺的天际,嘴里轻轻地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心突然一凝。他竟是想要自由么?不可以!他不可以离开他!

    不经意间,似乎发出了什么声响,惊动了那个少年。少年停止了歌唱,慢慢回过头来。待看清楚了来人,却蓦然笑了。

    “爹爹”清润的嗓音,有着好听的韵律。就这么一句,便可柔到你的内心深处,让你为之沉沦。

    少年好看的星眸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形,浅樱色的唇,上扬到一个漂亮的弧度。银色的眸子温和轻暖,泛着耀眼的星辉。

    那双眸里,只有我一人。

    原来竟是这样

    我竟然是一开始就是喜欢若儿的。

    一直是。不是父子,而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原来,当他第一次对我睁开眼,我从那双星子般的眸中,只看到我一人的倒影时,我便就已经开始沉沦。

    我想起来了。

    那一眼的悸动,便就是我的,一见钟情。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