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曾经执着全书完
    中秋时节,菊花开满街。

    隔着一条景观带,单行道上,程麓缓缓的向前驾驶着车子,看着他们牵手,在人行道上,相亲相爱,幸福美好。

    十字路口,红灯亮起,祝擎扬牵着左右张望的毕西西,穿过人行横道,走向对面的地铁口。

    程麓安静的看着那个曾经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从车前一米的地方走过,笑容依仙见少女时那样的娇憨可爱,像偷吃了<img src="image/mijpg">糖的小熊。微微圆润的脸颊,灰色帽衫张罗出那种随意的幸福,下午的风微微吹过,她抬起手把碎发统统的拢到耳朵后面去,做这个动作时,唇角有浅浅的不耐烦。

    像是用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发现有眼泪缓缓的流出来,车窗外,是十月蓝的清透的天空,往事在明媚的秋色里渐渐睡去。

    西西,你幸福就好!

    绿灯亮起,程麓发动车子,随着车流,经过十字路口,经过,一生一次的爱情。

    我们都将永远记住,曾经,踮起脚尖仰望幸福的时光。

    是谁说过,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番外篇

    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那天,上海下了一场大雪,到处是一片灰蒙蒙的清冷。

    依兰约了我在公司附近的上岛见面。

    把那只素银镯子递了过来,她说:“对不起,我不求你原谅,但是我必须来告诉你,西西,她已经原谅你了,只是,她是个傻孩子”

    她说着,仰起头努力的抑制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来换回西西的友情,她是这个世上,我最不该伤害的人,我不择手段的赚钱为了给奶奶买套楼房,为此不惜利用我最不该利用的人,结果,奶奶却等不到,或许,这就是惩罚吧”

    我沉默,面前的咖啡渐渐凉了,入口酸涩。

    “程麓,西西去成都了,请你,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去找她,她虽然从来没说过,但是这么多年来,我看的出来,她一定在守着一个渺茫的希望,除了被逼着相亲,连正常的恋爱都没谈过。只是我却没料到,最终会是我,打碎了她的梦。程麓,请你去找西西,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来要求你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我了解西西,她不恨你甚至也不恨我,她一直是个傻到天真的孩子,她放不下你”

    依兰说到最后,有些泣不成声,我默默的把纸巾递给她,心里有说不清的挣扎,扭头看着窗外,雪越下越大,云层低沉,我想起那个下雪天,西西和祝擎扬在麦当劳外面的拥吻,或许她是想演一场戏给我看吧,只是,我想那或许才是她应该得的幸福,平淡安稳,甜<img src="image/mijpg">美好。最重要的是,没有欺骗,没有背叛!

    她于我,却像是注定了求不得的隔岸花。

    十年光阴,她的笑,带着三分娇蛮,七分可爱在我所有的梦里,纠缠着不肯散去。

    她不辞而别,我渐渐习惯了在想她想的难受的时候去爬学校操场后面的树,摔了很多次后竟然也能熟练的爬上去了,想起那天她手脚利索的攀上墙头,回头笑的得意的样子,就觉得心里有片刻的温暖夹带着苦涩渐渐滑过。

    她走的那年秋天,教室外面的枫叶红的像着了火,捡了很多叶子,夹进书里,有时候,写上:西西,我想你。还有时会写:毕西西,我恨你!

    考大学时,所有的志愿栏里,填的全是北京的院校。

    但是大学四年,加上寒暑假,我依旧没有找到她,也许她去了外地念大学,也许出国了,也许她铁了心要躲我一辈子。

    毕业的时候,对于找她,我已心灰意冷,工作签了上海,索性就离得远远的吧!

    捡到陆姐钱包的那天,看到她和西西的合影,像是做梦一样,被巨大的难以置信的兴奋淹没。去问陆姐的时候,我再三努力,才让自己的激动不至于吓着她。

    陆姐说:你们俩早恋啊,那看来西西一定旧情难忘,大学里连个绯闻男友都没有。

    西西也许永远不会知道,我设想了多少种重逢的嘲,我原本以为我会一时间冲上去问她为什么十年前不辞而别,但是当看着她窘迫的从位子上站起来的样子,神情恍惚,眼神却仍旧是年少时,那样的清澈明亮,嘴吧因为太过吃惊微微的张开,依然是我记得的,那样优雅的天真,岁月,并未在她身上加诸痕迹。那一刻,我在心底真心的感谢宿命的安排。

    于是,我远远的看着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不知该在何时何地以何种口吻问起,当日离去究竟所谓何因。是要假装毫不在意的提及往事,还是不管不顾的拥住她…

    她却日日里依然是那样无邪的笑,似乎过往早已风轻云淡,于是心里痛的恨的恼的就齐刷刷的涌了出来,一狠心就想罢了就当十年一场梦,却又忍不住的想见她,像饮鸩止渴,明知看了那样没心没肺的笑脸会恼会怒,却刚刚转身又开始期待下一次。

    找遍理由让她加班,只为能与她有单独相处的时间,知道她就在隔壁的办公室里一脸纠结的写方案,就有种温暖的疼痛抓紧胸口。

    当她醉酒了,说,程麓,你真是个坏孩子,你让我和采薇的友情死无葬身之地。

    堆积了十年的苦涩忽然无声的碎成一地,她任性的成全了友情,我却无从恨起,除了一遍又一遍的感谢命运的眷顾,重新把她还给我,尽管山水迢迢的隔着十年的光阴,但前缘能再续,她的心仍旧是满满的不离不弃的搁着我,即便是再等十年,又有何妨!

    那一刻,我想把全世界补给她!

    却不知,我和她,终究躲不过命运的心血来操。

    开盘仪式的二天凌晨,当我从宿醉中醒来,看见身边同样惊慌失措的依兰,瞬间就被推入绝望的深渊,心里所有的预感都是,这一次,我要真的失去西西了,即使再等十年,也换不回西西的信任和爱。

    因为,这背叛如此荒唐和苍凉,不可原谅。

    所以,我在矛盾中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让西西知道,一定不能。

    所以我答应依兰所有的要求,在她提交的合作计划上签字。

    只是,预感还是应验了,这世上,纸永远包不住火。曾晓把手机送进我办公室时,我似乎看见,这一世,我将永失最爱。

    西西把戒指还给我,她的指尖冰冷,单薄的身影立在孤单无助的雨夜里,我多想,多想拥她入怀,求她原谅,哪怕用一世来补偿。但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了,她曾是那样天真执着的相信爱情,相信友情,我却亲手打碎了她干净温暖的世界,就算粘合了,裂纹却会永远存在,幸福再也无法纯粹。

    我未曾料到,我拼尽了时光,到头来却把她推得更远。

    那天,似乎下了这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依兰离开的时候,笑容惨淡,她说:“我甚至希望,我从来不认识毕西西,我这样的人,本来就不配有那么好的朋友”

    除了沉默,我不知说什么。这一生,木已成舟。

    路上有积雪,很滑,依兰被人撞倒了,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我看见她挣扎着爬起来又滑倒了,地上赫然有血流出来,渐渐的染红积雪,血色刺目。

    我迟疑了片刻,起身冲了出去,拨开围上来的人们把摔倒的依兰抱起来送往医院。

    大夫拿了手术协议来,疾言厉色的问:“你是她什么人,她爱人?你也太大意了,妻子昨天刚刚做了人流,今天就那么重的摔一跤,快签字吧,必须马上手术,现在病人有生命危险”

    那一刻,我最终明白了,西西选择离开的原因。她又一次选择成全友情,她终究还是那样傻到天真的姑娘。

    她打电话的时候,也许是真的原谅了我!只是我们都没有料到,宿命却注定了她是我命里求不到的幸福。追过万水千山,光阴荏苒,到头来,却隔了再也跨不过去的沟壑。

    早知如此,我宁愿从来没有重逢,那样,她至少仍有一世简单的幸福。

    依兰躺在病床上,面色如纸,她看着我,轻轻的摇头,微微的笑着说:“你不用管我,快去找西西吧,我没事”

    我签了字,心里一片冷寂,从此,西西的幸福,再于我无关。

    躲在背风的地方,抽了一支烟,没有忍住眼泪。

    只是,依兰在手术后三天,悄悄的离开了医院,只言未留。问遍护士大夫,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我回到北京去找温纹,托她把那枚素银镯子转交给西西,我说:“她幸福就好”心里却充满深深地遗憾,从此,与她,我只能,远远地,远远地惦念。

    温纹沉默了很久,拿来一个笔记本给我,她说:“这是那天收拾屋子,从西西屋里捡到的,我做主,就给你作纪念吧,希望,希望你也幸福”

    翻开一页,夹着一枚绿色的枫叶,写着:程麓,我喜欢你!落款是:西西,1997年10月。

    那是,她不辞而别的那年那月。

    还夹着数张小纸条:

    西西,下自习去吃馄饨吗?

    回复是一只流口水的猪头。

    西西,你的洗发水味道很好闻。

    回复是一只两眼冒桃心的猪头。

    …

    带着日记本回家,拉上窗帘,cd里放了那首:摸rethanwords,木吉他的伴奏声和着歌者质朴浑厚的嗓音,在空旷黯淡的客厅里,寂寞无边无际。

    想起那晚在建国门地铁通道里,她兴奋的站在卖花小贩的面前,一脸豪爽的宣布:“我全要了”那或许是我为她了却的,唯一的浪漫心愿吧。

    我原本以为,我有一辈子可以为她做无数浪漫的事,谁知,到头来,连和她一起慢慢变老的福分都没有!

    点燃了一根烟,>吸>进肺里,再吐出来,看烟圈清晰寂寥,把日记,一页一页的翻下去,眼泪一点一点涌满眼眶,难以抑制。

    离开你的一年,我渐渐习惯了陌生的环境,还多了两个好朋友,温纹和依兰,你,和采薇还好吗?会不会偶尔想起我!

    离开你的二年,我认真的复习准备高考,偶尔幻想,你会不会考到北京来,程麓,你会不会恨我,不辞而别。

    离开你的三年,我和依兰一起考上了这所没什么帅哥的大学,还是偶尔幻想,在某个角落邂逅你。

    …

    离开你的九年,我已经渐渐的忘记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希望今年能如我老妈所愿,有个合适的不讨厌的人来娶我,只是与我,嫁给谁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离开你的十年了,当你站在企划部的门口,我以为,我幻想过度了。程麓,你知道吗?原来每天能看见你,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即使你看我时,永远的板着脸,我却在每天晚上睡着前,幸福的期待明天的到来。

    …。

    程麓,请你原谅我,我又一次放弃了你,幸福总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是个胆小鬼,所以我又一次要逃走了,我必须远远的走开,我怕我会不顾一切的去找你,我怕我会后悔放开你,其实,程麓,我爱你!

    …。

    我向总部申请调回北京,到项目做销售总监。

    陆姐说:“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了,最好还是留在上海,眷忘了吧”

    我摇头,缓慢而坚定,我真心的期待再回到那个大的让人绝望的城市里,远远的守护着她,知道她在同一个城的某个角落里依然没心没肺的幸福着,在与别人的柴米油盐里渐渐老去,眼角爬上幸福的皱纹。

    此生,夫复何求!

    对于这个结局,我已经能平淡的接受,我们只是没有躲过命运的心血来操,但是那些美好的回忆,会不离不弃的裹紧胸口,温暖余生。

    我依然真心的感谢宿命的安排,西西,能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我时常会想,如果没有那些意外,也许我们就有了一世简单美满的幸福。但是最终错过了,于是你就成了我这一生,唯一的一次爱情。我会永远记得,曾经有个人,她住在我心间最柔软的地方,也许,还会一生一世的住下去。

    只是那些爱情,将隔着黑山与白水,永远的睡去。我已明白,这世上,爱情是一回事,而与谁厮守老去,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

    所以,西西,我只是有些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也许有一天,我会释怀,平静的娶别人为妻,或许,这就是人生。

    错过了执着相望的,那么接下来,与谁相守偕老,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你幸福就好,我想,你幸福我就会心安理得的学着让自己幸福,给未来的妻子孩子平静家常的幸福。

    或许在某个午夜,说着梦话醒过来的时候,会发现,嘴里念着的,是你的名字,那么我会悄悄的擦掉眼泪,看着睡在身边的妻子,握紧她的手。

    或许在某次收拾旧物的时候,看见你的照片,会轻轻的拭去微尘,微微一笑。谨以怀念我曾经执着的,无望的爱情。

    如果那天阳光很好,妻子和孩子恰好外出,家里很安静,我会坐在沙发上,久久的看着你的照片,看着你笑的样子,轻轻的说:西西,我想你!

    如果某天在某个路口,我们忽然邂逅,也许会微笑着互相问候,我一定会认真的介绍:这是我的妻子,这是我的儿子。

    你过得还好吗?

    我挺好的!

    (全书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