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0章最后一战终
    “黑…暗…大…魔…神?”七伤界界主一字一顿地说道,#但觉得满嘴苦涩。自己辛苦了这么久,难道,是一场空,难道,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黑…暗…大…魔…神”紫金大神倏地跳了起来,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忧虑,或许,神魔两界脆弱的平衡又要打破了。

    “黑…暗…大…魔…神”黑暗大魔神也跳了起来,只是,他的眼中满是贪婪与喜悦,或许,一个新的世纪要开始了。

    “哈哈…,太好了,我正担心自己没有灵力补充,没想到就有生意上门了…”四位黑暗大魔神兴奋地放声大笑。

    “撤退,立即撤退!我殿后,狐龙鬼王,你立即带些精英撤退。记住,能逃一个算一个,我们一定要替七伤界留点种子!”七伤界界主凝重地说道。

    “哪里逃,一个也被想跑!”

    但见无数的黑绿色的丝线自林楠的四肢射了出来,每条丝线的末端皆有一沙粒大小,光色并不强烈的金色淡芒。这种淡芒岁不大,光也不强,但是散放出来的淡淡莹芒,却让七伤界界主觉得与其说是光,还不如说是一种类似软液的怪东西,那种感觉极其特殊。

    而且,每一个节部的凹点,都纷纷涌出一个个翠绿色的小光球。光球的两侧亮起了各种脉束,嘶嘶密响,转眼由组伸细,密密地出现了重重网线,像个细网般将那个淡淡的黑色荧芒整个包裹了起来。很快,这些重重网线融进了那个淡淡的黑色荧芒中,让本来是黑色荧芒布满了许多翠绿色的细细光点,看起来格外地美丽动人。

    尽管看起来很美丽,但是,凡是被那黑立场色丝线扫中的七伤界妖魔鬼怪,皆化成纯粹的灵气状态,被那丝线>吸>收。

    隆隆…七伤界界主一剑斩断了四条射向狐龙鬼王的丝线“快跑,七伤界地未来,就全靠你了…”

    “天主请放心…”狐龙鬼王对七伤界界主行了个礼,然后,宛如风一样消失了。

    “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等以后再去七伤界收拾你们。”东方黑暗大魔神忿忿说道。

    “剩下的一个也别想跑了…”南方黑暗大魔神神气使足地说道。

    “这是,没想到这任的七伤界界主如此厉害,居然能够斩断我们四人的炼魂丝…”东方黑暗大魔神有点意外。

    “来吧,就让我看一看,看黑暗大魔神是否如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七伤界界主深深>吸>了口气,既然跑不了,那就拼个你死我火!

    说完,他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七伤剑。

    而一个清脆的金色光点宛如星星一般在那剑身上闪亮着,随着那个金色的光点的出现,七伤剑嗤啦窜出了上百条雪滚滚的冰烟,所经之处,下落的水气剥剥啦啦地都在顷刻间变成了略带椎型地冰棱,嗤嗤嗤地连连响起了密集的破空之声,落到地面时,又响起了噗噗噗的伸入异音,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好像蜂巢般的小洞。

    强大的冰烟过处,但见银带舒展,层层的水气化成了层层冰雪,层层冰雪又化成了层层雪瀑,而且雪瀑的波动越滚越大,就好像从两边现出了崩塌的云层那般,重重叠叠。冰哎外扩,连林楠原本所处空间下面的地面,旁边地树身都嘶嘶嘶地浮出了一层白色的霜冰,气势之强,足以令人色变。

    雪气撞地,哗哩剥落冻成一片白区,而且边缘就像是渗染般不停住外扩大,顷刻之间,七伤界界主周围方圆几十里的空间地面,已是变成了白皑皑的一片,声威如此之显赫,确实是骇然惊人。

    “冰封千里…”当那金色光点周围的冰气蓄积到最高点时,七伤界界主猛地劈出了手中的七伤剑。

    裂裂裂…,四位黑暗大魔神放出地所有黑绿色丝线瞬间被冰冻住,然后咯嚓一声,化成了冰棱掉了下来。

    “快跑…”七伤界界主大喝一声,而他手重的七伤剑,宛如电一般射向了林楠。

    “好,好,好…”西方黑暗大魔神与其他黑暗大魔神的鼻子都气歪了。

    “我来对付那个七伤界界主,你们三个挡住其他的人,别让他们跑了,还有,>吸>收到的灵气,留一份给我。”西方黑暗大魔神说道。

    “没问题啦…”

    只见林楠的右手一直不停“嗤嗤嗤”地冒出了一团又一团,宛如烟般的波动气流!而且,更让人惊骇的,是这种气烟,虽然一股又一股地连续直冒出来,不过却一点也不像一般地“烟气”那般地会“扩散”开来,相反的,这些一股一股相连地黑浓烟气,竟给人一种是“活物”的感觉,迳自地聚缩附着于上下那个五个指头的周围!而更特殊的是,当这些黑色的烟流,一层一层地附着于那五个指头的周围时,啊五个指头快速拉长,宛如无数个银光闪闪的镰刀爪子。只见当那黑色烟流蒙在年五个银光闪耀的镰刀爪子之上时,那原本好像发自于金属本身的灿亮光华,很快就宛如染上了什么浓黑的尘土那般地,在光华快速转暗的同时,层层的烟气继续像活物那般地缠绕披霞,最后终于在一阵“嗤啦”的轻响之后,本来银光闪闪的镰刀爪子,很快变成了林该一种青黑色的,渗出滑液的,而且从那种金属一般的镰刀爪子,竟开始不可思议地“浮凸”出一种像是筋络血管般的怪异诡奇景象。

    唰…,那五个镰刀爪子径直劈向了那七伤剑,而其他的三位黑暗大魔神,则放出了更多的黑绿丝线,快速缚住那些想要逃跑地七伤界之人。

    没有任何的声音,那五个镰刀爪子与七伤剑相互缠绕在一起,但就在这时,怪异的现象突然发生了。

    但见那些锯齿兽的镰刀爪子,猛然“嗤”地一声轻响,射拉出一条大约有三寸宽地绿色亮线!这一条发出明芒。绿亮之中,透出一层白炽,宽度约有三村左右的怪异芒线,从那镰刀爪子里一暴喷出来,马上就又是“噗”地一声轻响,直切进了眼前的那一层淡淡地紫色雾气之中!本来好像空无一物,,看起来和一般没有什么不同的空间,马上就出现了一阵宛如刀切凝糕那般的回回震荡。本来好似空无一物的空间,忽然在这种情况下,让人恍然发现原来空间并不是真的那么样地“空无一物”!

    绿亮的光线“叭”地一声轻响,爆成了像是彩带般的八条,往后反绕,就这样形成了一张宽大的光网,带着涟涟微纹兜头盖向了七伤界界主。

    “嘿嘿,七伤剑不愧为神魔十大名剑之一,只是,从现在起,七伤剑只怕要成为历史了。”

    奇怪的是,明明七伤界界主站字那里,但是,那宽大的光网,就是网不住任何东西。

    “难怪有人说七伤界法术诡异,果然如此…”西方黑暗大魔神点了点头“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说完,但见那五只宛如镰刀的爪子相互一弹,一团好像沾满了黑亮油渍般,**而动的“条状物”飞射了出来!

    沾满了流动油渍的“条状物”?是的,那是一个差不多有手臂般粗细,可是外表却一点也没有仍和一点“人类手臂”的摸样,而是每一寸地外表都好像沾满了某种不透明的,同时一直持续在微微滚动荡漾着的怪异“条状物”!或者,应该说,那是一种介于“固体”与“液体”之间的某种“黏稠体”!

    与其说是手臂,还不如说是蛆虫来得贴切。这些奇特的蛆虫不断地扭动着身子,本来一直好像内部非常滚沸,以至于外表不但如油膜般来回流动,而且还似乎持续不停“伸缩”着的外在形体,忽然之间,有了很特殊的变化!

    那其实一直都很波动不稳的表面,就在这个时候,很突然地“咕噜咕噜”变得激烈了起来,好像,本来是在内部很温和的微沸,一下子就变成了转到了外面来的烧滚翻腾!

    而且,不只是那如黑由般深沉的“表面”而已,整个条状物,不,应该说是蛆虫,都一直不短地扭动伸缩着,就好像“它”自己忽然间有了属于它自己的声明,而同时又正在努力地要形成某种特定的形状那般。

    “开…”七伤界界主大吼一声,散十六个蓝色的光点自那七伤剑身上弹了出来。

    这些蓝色的光点,颜色自然是无比的精粹,看起来宛如湛蓝地天幕,没有任何的渣滓。奇怪的是,这些光点的形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珠子状,而是椭圆行,看起来如一颗颗竖立的蓝色眼睛。

    每一颗蓝色眼睛就那样直直竖立在空中,然后,三十六颗眼睛同时喷出柔和的光芒,这些光芒望去恍若一吞莹莹光团,不过其体积却是不停地胀胀缩缩,大大小小,飞行的速度也不会很快,但却给人一种漂移不定,随时会改变方向的感觉。

    蓝色眼睛放出的光团,每一个约有拳头大,但体积却不断地变幻,不过,如果你修为够的话,你会发现,那体积的变幻,只是表面,乃是光线折射造成的错觉。光团与光团之间,有细细的蓝色光丝相连,而且,光团与蓝色眼睛之间,也是由细细的蓝色光丝相连。并且,蓝色眼睛之间也是由这些细细的蓝丝相连。

    不过,那些黑色的蛆虫来得好快,几乎是瞬间,就把那蓝色的眼睛给包围住了。蓝色光珠的策略只是爆炸,但是,但见那黑色的蛆虫不断地扭曲着身子,震放出了一团一团黑色的光华,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破浪般的彩色碎光,看起来令人眩晕!而且,除了这种好像是“光影瀑布”的飞溅散彩之外,从他现在的位置,还能够非常清楚地听到那种因为边缘的快速来回震动,所发出的“劈里啪啦”、“嗡哩嗡隆”的轻盈回响。

    蓝色眼睛不断地颤动起来,一团又一团蓝绿双色水泡自蓝色眼睛里不断地涌了出来,那盈盈如透的水泡表面,居然就开始浮现出浓浓的沉凝颜色,让人句的这个水液之中,正在因为不知道什么样的原因,由清转混,由透浮浊。这种景象之奇特,让人完全想不到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还无比嚣张的黑色蛆虫,一撞击到那蓝绿色的水泡,立即被反弹。到了后面,黑色蛆虫自己的队形全乱了套了,本来整齐的能量谐振效应立即产生了混乱,彼此的能量吞噬特性形成了能量干涉,把那些黑色蛆虫搞得一团糟。

    蓝绿色的水泡立即把那些黑色蛆虫给包住了,每一个水泡,吞噬了一个黑色蛆虫,尽管黑色蛆虫的树木很多,但蓝绿色水泡的产生是绵绵不断的。很快,呢些黑色的蛆虫被蓝绿色水泡吞了个净光。

    “七伤剑能够名列神魔十大名剑,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其他的三位黑暗大魔神感慨道,只是,四方大魔神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枉他为堂堂的魔界之尊,连一个小小的七伤界界主都收拾不了,他的脸往哪里搁!

    “死…”四方大魔神大喝一声,几乎是同时,那看起来无比美丽的黑色光芒宛如浩荡的江河一般冲了过来。

    蓝绿色的水泡似乎想故技重演,但是,在那红河的包围下,那些水炮还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被红光给吞噬了。

    其余的水泡见势头不妙,纷纷返回了蓝色眼睛的身边,那些蓝色眼睛似乎感觉到了饿危机,本来散开的队形,立即聚拢过来,密密麻麻排列在一起。而且,那些水泡也密密麻麻的连接在一起,化成了一张蓝绿黑三色的七结盾牌,至于读乃上无数闪亮的光点,则是那蓝色的眼睛所化。

    隆隆…,巨大的光芒不断地闪烁。红色江河虽然厉害,但盾牌也不是吃素的,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盾牌与江河同归于尽了。

    尽管不甘心,但西方给按大魔神不得不承认,凭他目前没有魔体的神念,单独一个人,的确无法打败七伤界界主。

    “恩,我看,还是你们来帮我吧…”四方黑暗大魔神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的…”其他的几位黑暗大魔神正等着这句话了,毕竟,那些小喽罗,收拾起来,实在是不费力气,才几下工夫,全收拾干净。

    见四位黑暗大魔王同时出手,七伤界界主是彻底绝望了。

    “好,你不给我活路,我跟你们拼了,爆…”七伤界界主大声吼到,而他那庞大的身体,快速收缩起来,放身体收缩到一个奇点,然后猛地爆炸了。

    裂裂…整个空间,在他无与伦比、如山海崩裂般的冲击下,正宛如暴露与强烈火焰烧炽下的薄冰那般,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急快地萎缩内化。“嘶嘶嘶“的裂响中,他是那么清楚地感受得到,落霞山每一个挤压的空间,在他的自爆催化下,消于无形…

    惟有,那座落霞坊,依然高高耸立,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是名满天下的落霞门…

    注:至于林楠的死活,黑暗大魔神的存在,那就留做悬念吧。

    (全书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