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归隐山林大结局
    “轰隆~~”

    最后一道紫色的电蛇从劫云中怒啸穿出,破空劈落下来,雷电光柱粗得有些骇人所闻,前三道加来也比不上这第四道神雷。

    这时古向羽一脸释然,刀削冷酷的脸庞上挂着一脸笑容,一种超脱生死的淡然和信念。

    生亦合欢,死亦何苦?

    看不破死,又怎么能迎来重生?

    看不透生,百年虚度终有止化境,死又何妨?

    古向羽面对第四道神雷,心境发生了逆变,或许他感到自己无法安然渡劫,亦或他看透了结局,坦然地面向紫色劫云。

    李子仪内力提升,操控着远处九道剑气围住古向羽旋转形成剑罡。

    古向羽查看自己身边剑影飞旋,转首望向李子仪,眼神淡淡的注视,神情很复杂,暗含着感激、赞许、期待和诀别。

    此刻,他微微点了下头,忽然纵身一跃从剑罡中蹿出,张开了双臂,迎上了最后一道天雷,黑色的身形跃入虚空,背影越来越小,在一道紫色粗柱雷电的轰劈下,摧毁了那个孤傲的冷酷身影。

    “嗤!”

    一声撕裂**轻响穿出,随后雷电在虚空中急剧收敛,消失无形无迹,紫色的劫云渐渐为淡黑色,消散飘远。

    劫云一散,天空又是一片晴朗,无一点浊云。

    华山落雁峰顶上只留下李子仪一人,仰头望着虚空,耳边回荡着古向羽死前的一段传音:“今日渡劫战,明朝君亦此,记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会对你将来领悟天道,渡劫都有一定帮助,好自为之吧。”

    李子仪呆呆伫立在山崖顶峰,仰望着天空,不住沉思。

    “四九天劫?真的属于武林众人吗?一百位先天圆满者,只有一两人能安然渡过的机率,不是自找死路吗?”

    他拂袖长舒了一口气,飘身跃下落雁峰,十几个起伏,穿过两峰之间的山崖盘道,飞纵蹿上玉女峰顶,与伫立在那担心已久的诸女汇合。

    “仪郎,你没受伤吧?”

    “仪郎…”

    十几位娇妻围着他关心问道,一副焦急惊慌的神色。

    “我没事,这一决战平手而已,谁也没伤到谁,刚才那一幕雷电天象你们都看到了吗?那就是四九天劫,古先生渡劫失败,已经灰飞烟灭了。”

    诸女愕然,满脸惊讶之情,幽紫色的劫云,四道粗大天雷,前所未见,那是武功能抵抗的吗,毕竟连魔门第一高手都失败了。

    这时各大门派的长辈和精英弟子都在第一时间蜂涌赶过来向李子仪祝贺,也有很多人关心那团劫云,想知道更多的秘密。

    李子仪拱手向玉女峰上密密麻麻的武林人士抱拳道:“各位,多谢今日千里迢迢赶来华山助战,刚才决斗我与邪帝互有所伤,随后古向羽的四九天劫降临,被迫渡劫,落了个神形俱灭的结局,从此世上再没有邪帝这个人了,在下身受轻微内伤需要速回情剑山庄修养一年,闭关疗伤,诸位武林同道,就此别过!”说完一挥手,转身带着十位娇妻和三百情剑弟子向华山脚的石路行去。

    众人不知所措,魔头渡劫失败灰飞烟灭了,李子仪受了内伤要闭关一年,赌局该如何来算?武林人为什么有劫云?四道天劫又如何能抵抗?

    玉女峰上几千武林豪杰议论纷纷,添油加醋地夸张描述起来,还有的干脆想跟上情剑山庄问个清楚,特别是先天级别的高手,对于天道的追求那是永不放弃。

    李子仪以受伤为借口,就是以免众人问个不停前去打扰,回去后过一段清净没有江湖厮杀的日子,刀光剑影的生活,他过够了,有种返璞归真、甘于平淡的心境。

    山脚下一排排的唐军正等待着他们下山,李嗣业疾步走上前询问道:“少将军,没受伤吧,邪帝死了吗?那紫云是怎么回事?皇上请少将军过去见驾!”

    李子仪微微一笑道:“受了点内伤要赶回山庄休养,以后江湖上再也没有邪帝和少将军了,请代我转告皇上,李子仪从此归隐山林,不再过问朝廷与江湖之事,回去准备渡自身的天劫了。”

    李嗣业听他违抗皇命,一点也不将皇上放在眼中的淡然样子,错愕万分,感觉到面前的青年已不在是当初气质,有股说不出来的仙风道骨,飘逸如神,他缓缓反应过来,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少庄主,你放心去吧,末将就说你身受重伤急着回去疗伤,一年半载都不能见客了。”

    李子仪拍了拍他的肩膀,欺骗皇上可是诛杀九族的事,对方却看得如此轻淡,对于朝廷中人来说,太难得了,点头道:“好兄弟,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李嗣业叹道:“至于你说的天劫,真的会出现在你的身上吗?”

    李子仪淡淡道:“每一个武林高手都会面对,生死由天命,我心何悠然…我心何悠然…”话音未衰,已策骑向朔方驰去,三百情剑弟子簇拥着诸人而去。

    …本作品独家,。。!…

    华山某峭壁处,萧玉川含情脉脉地望着师馨悦远去的倩影,心中一叹,仙子已经嫁为人妻,依旧不失超凡脱俗的仙韵,反而更如九天降落尘凡历练的仙女了,对于此刻的他而言,魔门大业成败已经无所谓了,本以为师尊会击败李子仪,想不到神月教众兄弟大仇未报,无敌的师尊也化成齑粉,回首往事如烟,一切都看淡了。

    成又如何,败又如何?只要尽全力去尝试,留下了生命的意义,至于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那只是凡俗的争斗而已,皆为过眼云烟。

    此时他除了武道追求之外,对尘俗唯一还放不开的就是仙子,她的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个倩影都让他魂绕梦牵,迷醉不已。

    师馨悦灵识蓦然一动,生出莫名的感应,在骑上上转首向一处山崖望去,虽然看不清容貌身影,但那股眼神如此的熟悉,心忖:“是他!他还是放不下我!”

    李子仪在她身旁轻声笑道:“萧兄果然痴情,仙子都是我李家媳妇了,还那么痴情,放不开不属于自己的情缘会对武道产生极大的魔障,终究无法上窥天道,好自为之吧。”

    他看似对师馨悦所说,但内力注入施展千里密语传音,仙子听到的同时,数里之外的萧玉川也听得清楚,小邪王脸色微变,叹道:“李子仪,我始终斗你不过,从此萧某专心武道,除此之外别无所恋,将来再与你较量!”拂袖跃起山崖,身形远去。

    “他走远了。”仙子幽幽道。

    “嗯,将来魔门又多出一位武学巨匠啊,哈哈…我李子仪也算对得起古向羽了,只怕今后武林还会有段波折!”

    “这一切已经不是咱们所关心的了,是么仪郎?”师馨悦玉颜生春,秀眸射出异彩,嫣然笑道。

    “对,封剑幽谷,啸傲山林,从此我的生命里就唯有你们十位娇妻了!”

    “那四九天劫呢?每一个功力达到先天大圆满者都会面对的!”苏蓉儿在旁担心道。

    韩雪衣、李紫嫣、方碧云、秦惋如、云姬诸女都担心起来,见过劫云雷电的厉害,以邪帝的本领都无法安然渡过,夫君与他不分高低,要渡劫也十分困难。

    李子仪微笑道:“放心吧,只要我将功力封住,不再继续提升,天劫无法感应就不会降临,推迟到六十年后,与诸位爱妻隐居山林过六十年恩爱生活,此生足矣,渡劫成败与否都无遗憾了。”

    诸女芳心一醉,能与爱郎厮守六十年,这一生也不枉了。

    六十年后,都已垂暮花甲之年,仍健在世上的少之又少。

    三日后回到情剑山庄,李子仪将山庄的要务都交给沈辉打理,情剑山庄不再过问江湖之事,所有弟子闭门谢客在巍峨山岭上练习九龙剑道,追求剑之天道,从此情剑山庄变得神秘起来,成为武林一段佳话。

    …

    山清水秀,草木葱郁,十间竹舍耸立在山涧幽谷中,四周青竹成林,瀑布飞泻,虎潭龙溪,小桥流水环绕竹舍,篱笆边满地的各色菊花,时有琴音飘渺幽谷,如诗如画意境优美。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一条长竹椅上,李子仪悠然依躺其上,品味着紫紫嫣和雪衣的琴箫合奏,段晴雯、张晓月、叶青霞在秋千处哄着几个小孩童玩耍,其乐融融。

    不一会儿,师馨悦、苏蓉儿、云姬、秦惋如、方碧云在潭水中沐浴回来,夹带着一阵幽幽体香,围拢在李子仪的身旁,莺声燕语,妩媚柔情,倚靠在他的身上腿上,不断用芳躯摩擦着爱郎的身体。

    李子仪感受着五女的体重,十分委屈地呼道:“一起上,想压死为夫啊?”

    苏蓉儿坏笑道:“谁让你风流成性,妻妾成群,不让你好好享尽齐人之福,我们姊妹岂不失职啊!”段晴雯、叶青霞、张晓月三人看着有趣,盈盈走了过来,也压在了爱郎的身上,嬉闹一团。

    此时悠扬的歌声飘荡在山谷间:“琪木瑶香琢古弦,丝丝音韵忆华年,春若有情花滴泪,流水无意去不还。梦里思君影相伴,何时缘至赴幽兰,君郎天涯何处觅,只恨芳心情茫然…”

    就在这幸福的时刻,天际一层乌云从四面八方拢聚过来,云层由里到外逐渐变成了淡紫色。

    (全书完)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