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章并蒂幽莲
    大雪山总坛,禁地之中。

    后山洞穴似乎颇为深邃,只在尽头之处隐约有些光亮。

    张然羽在洞外犹疑徘徊,不知到底要不要进去。

    溪妃皱了皱眉头道:“我怎么不知道大雪山中竟然有这样的地方?神神秘秘的。”

    张然羽轻叹一声:“世人怎么也不会料到,寒冰洞竟然在这种地方…”

    自从他们四人自大雪山中分手,溪妃与张然羽两人便向西而行,一路返转大雪山总坛,将那冰狐内丹交予无欲谷手中,免不得受了那童长老的千恩万谢。便是连那大雪山的曹师兄,看向他们两人的眼中也多了几分异样神采。

    于是,那神医大人便以这冰狐内丹为引,为无欲谷少主医治绯蛇之毒。而张然羽与溪妃更是等候的名义留在了总坛之中,消停了几日之后,便趁着众人不备,匆匆来到了这后山禁地之中。

    果然,待到他们身处禁地洞穴,取出了那枚玉符之后,便只见眼前一片漆黑的空旷之中,忽而浮现出眼前的这一个偌大洞穴来!

    莫非…正是寒冰洞的入口所在?

    他们二人心中有了计较,便朝着洞中走了两步,却忍不住站定脚步,不敢相信地来回张望。不过就是两步之遥,这洞里和洞外居然相差了仿佛四季的温度。

    玄阴之穴?难道说,这里就是世间寒气汇聚之地?

    怪不得平日里也没有别派人世进来,这么重的寒气缠到了身上,纵然受不伤,难免也会折损修行。

    张然羽纵然有真力护体,也忍不住觉得这洞中虽然无风,可却觉得这里冷的刺骨,连藏在衣袖里的手指都有些冻僵了。

    “溪妃大人,这里的寒气较之大雪山上更为寒冷。照理说,大雪山的一众修士应该能感应到此洞所在才对,可为什么千百年来竟没有人寻到这寒冰洞来?”

    溪妃笑他少见多怪:“想要隐藏此洞寒气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你瞧。”溪妃朝着寒冰洞岩壁上一指,细细一看,洞口四壁画著符咒,年代似乎已经很久远了。这些符咒似乎不是用来阻止有人闯入,而是隐藏这处洞穴散发出的寒气。

    张然羽一脸恍然大悟,却不想溪妃已经大步朝着里面走了过去,完全不畏这洞中阴寒。

    洞壁上泛出隐隐光亮,越往里走,越是明亮。四壁上结满了似蓝似白的层层坚冰,瑰丽而华美。

    越走,张然羽越觉得惊奇。

    这洞不但出乎想象的深远,并且越走越是宽阔,不知要通到哪里去。寒气是随著渐渐深入而愈发强烈,让他更加举步维艰起来。

    溪妃似乎也感觉到张然羽的状况不是很好,回头看去,那小子的唇已经冻得发紫:“臭小子,你还好吧?”

    张然羽点了点头,心中只想着赶紧办完正事,早点走出这鬼地方。

    溪妃轻哼一声,嘴里飘出两个字:“逞能。”

    十五至阴之日,这洞穴寒气最盛。

    前方光线最为强烈,应该就是这洞穴最为阴寒的地方了。

    张然羽放缓脚步,探头看去。

    白光刺眼,好一会双眼才能看见东西。

    他们站在冰雪形成的阶梯顶端,放眼望去,洞中空间广阔,好似一座巨大的水晶冰宫。入目一片洁白,有如白昼光耀,四周的冰柱自上而垂落,形状如同一座座下落时突然被冻结住的瀑布一般。

    这寒冰洞规模如此宏大,恐怕这世上难以再寻得一处了。

    仔细一看,那层层寒冰之中,竟有几个人冰封其中。

    溪妃皱了皱眉头,细细观察片刻,忽然说道:“这几个人是被活活封在里面的。”

    听罢,张然羽一惊,祭出火云刀就想要将冰层凿开。

    “臭小子你疯了?”溪妃一把拦住他“那施咒的人灵力远远在你之上,你若是轻易碰触,说不定立刻就会被冻死。还是听老娘的,别多管闲事。”

    张然羽见状,心里十分不舒服。到底是什么人会有如此狠毒的手段?

    “谁!”

    便听溪妃一声惊呼,张然羽猛然抬头,只见到一人正闭著眼睛站立在看似无底的冰层中央。在他的脚下,以红色纹路绘著一个巨大的阵型,像一张圆形的蛛网占据了广阔冰层泰半的面积。

    那人听到溪妃叫喊,也不惊慌。只见一阵银白光芒一闪而过,那人竟是消失在这巨大的阵式之中。

    溪妃扬手一击,竟然被那人躲开。再抬头,那人已经消失在阵式之中。溪妃懊恼的踢飞脚下冰块:“让他跑了!”

    张然羽连忙上前查看,刚才那人正是站在这圆的中心位置。细细看去,那一条条的线文,竟然是由无数蝇头大小的上古神文排列而成!

    “溪妃大人,你能不能看懂这上面写了什么?”张然羽还是看不懂上面的文字,隐约觉得这个上古文字十分重要,可这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如果老娘说…。16…k。…我已经忘了,你会不会抓狂?”

    张然羽拿出那灰袍老者穆白交给他的玉符,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那糊涂的老头只是把信物交给他,却忘了告诉他谁是引路的使者,怎样才能进入寒冰洞中。

    穆白只说过并蒂莲有失,其他问题一概没有交代,难道他们就这样无功而返?

    “等等!”溪妃仔细瞧了瞧地上的文字,然后朝着张然羽摊开手掌。那傻小子愣了愣,然后把手里的取出交到溪妃手上。

    便见她双手合十,轻念一声咒文。只见她突然睁开双目,将那玉符依灵力打入阵眼之中。只见周围蓝光一闪,他们二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周围激荡起微弱的风,那风中夹杂的一丝明显的杀意,还有说不清是否浓重的血腥味。

    “莲!”

    溪妃不知何时反应过来,开口说了这一个字。她的眼睛闪过一丝冷芒,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张然羽辨了辨方向,朝着山谷身处电射过去:“我们走!”

    满地修士的尸体,还有那骇人惊叹的死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在一夕之间将寒冰洞整座门派的高手…尽数歼灭?!

    他们究竟还是来晚了。

    抬眼看去,只见一黑一白,乍合而分。

    只见那白衣老头擦掉嘴角鲜血:“没想到你费尽心机只是为了我寒冰洞的并蒂莲。这并蒂莲是我寒冰洞修炼之物,断然不会拱手让出的!”他虽然招招夺命,可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打得有多吃力“你先是挑起高阳与玄夜之间的战乱,又将我门中高手尽数诱杀,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二人又对了两掌,那白衣老头长剑一扫,那黑衣老者躲闪不及,生生被他砍了一剑。

    那黑衣老者提起衣袖,看着手臂上那划破的口子,啧啧摇头:“若差上分毫,我这只手可就惨了!”

    白衣老者五指疾张,冷冷说道:“我要的可不只是你的一条胳膊!”

    那人眸色一暗,笑意更浓:“在这之前,我有一件事想要告知你。”

    白衣老者微皱了下眉。

    “你们寒冰洞的并蒂莲花,花开两支,属性阴阳二极。倘若有人能够将这‘并蒂莲花’炼化成为一种属性,服之便可立时飞升!”黑衣老者满脸笑意,看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白衣老者冷哼一声,道:“我寒冰洞几代修士,都没人能将那并蒂莲炼化成为纯品‘优钵罗’,就凭你?!”

    那黑衣老者邪魅一笑道:“可要炼制‘暗夜罗’,却简单的很。只要…”那黑衣中年不再说话,一脸的高深莫测。

    白衣老者似乎想通了事件始末,便压制不住胸中怒火,狂喝一声:“你这个丧尽天良的魔头!”

    那人哈哈一笑,长袖一卷,一掌拍在白衣老者胸口之上。

    白衣老者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地,竟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只见那黑老者飞身而至莲池旁,将一颗纯黑的珠子扔到水里。霎时间,寒冰洞莲花谷内狂风四起,一股怨毒的气息弥散开来。

    溪妃单手轻捏法决,陡然出击,霎时间漫天冰针,犹如雨点一般。

    那黑衣老者年回过头来,眼睛里有着冷然的光。

    他忽然仰天大笑,道:“好!好!原来这里还有旁人,我丁自天如今飞升在即,若是没有人旁观,岂不是堕了老夫的名头!”

    丁自天?!

    张然羽心中顿时一紧。这黑衣老者…竟然是丁自天?!

    那传说中的魔道第一魔头,杀人无数,魔功臻至化境的丁自天?!

    他大喝一声,手中火云刀悍然出鞘,向着这魔头便冲了过去!溪妃也是低喝一声,从侧旁夹击而上,手中寒芒连闪,也是用出了修炼许久的绝招!

    谁知那魔头长啸一声,右袍席卷而过,挡住了溪妃的攻击,左掌挥了过来,竟然瞬间连拍张然羽一十八掌,招招夺命。只听“噗通”一声,张然羽摔入冰冷的池水之中,霎时间,刺骨的寒意弥上心头。

    那池水之中充满了尘世战乱的疾苦与仇怨,无辜百姓的恐慌,孱弱生命的惧怕,都幻化成丝丝冰冷的池水,慢慢将那纯白的两朵莲花尽数染成黑色。

    圣洁高雅的优钵罗和妖冶邪魅的暗夜罗,二者本是并蒂出世,同根而生。

    如果让那魔头丁自天得到这株并蒂莲,这天下间便再无一人能够与之相抗衡了。

    那么,就让他来中止这场浩劫吧。

    与其世间毁在这魔头手上,不若让他舍身饲魔,也好过坐视生灵涂炭。

    张然羽倏然张开眼睛,窜到水面之上,只见他单手一抓,已是将那并蒂莲花拦腰折了出来。

    那小子居然还活着!

    丁自天大惊失色,可已经阻拦不急,眼见张然羽将那并蒂莲花生生吞了下去。

    霎时间,天地为之变色。

    张然羽本想舍身饲魔,可他却不知,他本是五行灵体,而这并蒂莲花无非阴阳两极。倘若不是属性纯阳或纯阴的人径自服食并蒂莲,也不过是白白糟蹋了这并蒂莲。而这世间唯有他一人,可吞服两株幽莲而不死,更可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只见空气之中,无数道肉眼可见的乳白色灵力席卷而来,如同一道道飓风一般,尽数涌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张然羽身躯忽然漂浮了起来,他双目紧闭,忽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那啸声直震云霄,饶是那魔头丁自天法力高强之极,也不由皱了皱眉,以灵力封闭五识,以免被这啸声所伤。

    刹那间,只见天地之间霞光万道,五彩光华闪现而出,张然羽体内灵力疯狂的运转起来,生生不息,渐渐循环生长,与他肉身融为一体。

    溪妃双眼登时一亮,喃喃自语道:“这小子,莫不是要…”

    还没等她此话说完,便只见天际之上忽而降下一道霞光,那光芒耀眼之极,正好将张然羽身躯裹住,向着茫茫天际飞射而去,转眼间便失去了踪影。

    山洞外的天空之中,却只听一声巨响,待到大雪山门人纷纷惊扰而出,举目观看之时,却只见白云悠悠,天际湛蓝,哪里还有半点旁人的影子…

    (第一部尘缘篇完)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