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及全本通告
    墙壁上,仰望天空的叶新垂下目光,唯一可以有所活动的右手轻抬,一种无法窥视的符号升起,好似邻家絮语的低音溢出鼻息:“吾以执掌空间之名,唤此世间一切躁动不安之物…将归于寂寥无垠之虚无…将归于悠然沉寂之凝固…”

    时空某处,四季荣华集于一处的小院内。逗弄着怀中小女孩的少年突然抬头,望向晴朗的万里无云的天空,眉宇间丝缕的寂寞与睿智滑落…他在小女孩看不见的地方轻掐手指,无声轻吟:“吾以掌控时间之名,唤此世间一切晦涩未明之物…”

    两种声音穿越过千万错乱与颠倒的时空,最终交汇在一切事物本源之处。

    “将其存于世间一切之印象、记忆、经历、羁绊…以上种种,以吾空间(时间)之名,与此消磨为尘,泯灭于空…是以‘存在抹消’…”

    枫叶林间,乱花迷眼。夕阳绯照时,少年张眸一瞬,凄然绯红的雪已凋落…

    z国h市,九州路,夕阳掩映下的山庄一片静谧。

    既非浮空城,也非“元矩阵”基座的这座城市,在世界的变动中似乎毫无所觉…日出而作、日落未息的现代人们,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偶有观望此处富豪住宅的人们,也只有在心中存有“未来某一天也过上这样的日子”的念想,于是匆匆而过。

    道路尽头那座充满外域风情的建筑物中,一个粉琢玉砌、仿佛精灵一般的女孩子正趴在窗口。她望着通往外面世界的那条小路,似乎已经观望了很久很久,并还要继续观望下去。

    “心儿,看什么呢?该吃晚饭了…”身后面容祥和的老者端着饭菜,一脸宠爱。

    “爷爷,叶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小女孩回头,撒娇而幽怨般地道“他说过我过十五岁生日会回来看我的…明天就到了嘛…”

    “…叶哥哥?”老者神色一怔,似乎思索了一下什么,却又摇了下头“哪个?”

    “就是叶天然叶哥哥啊!”小女孩一听,明显不依地从垫高的椅子上跳下来“…上次我迷路送我回来的时候,你还说他天性自然,宅心仁厚,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她后面几句话,已经是明显在模仿老人家的语气。

    “是的,是的。”老者将饭菜放在桌上,虽然应声眉宇间的疑惑却犹未散去。

    小女孩虽然年幼,却也看得出来,当即嘟起小嘴道:“你还说一定帮我关照莫大叔他们收叶哥哥为徒…爷爷的记性真差,不理你了。”她连晚饭也不吃,转身跑到窗边,又爬上那雕花木椅,继续望着外面夕色绯然的世界。

    “真是…距离上次见到小莫,也还未到半年时间…”老者无奈地摇了下头,心下却是暗揣…他自负天机神算,智力超人,不到一年前遇见的人和发生的事,自信是绝对不会忘记的…更何况是“小祖宗”如此在意的人?!可是…

    确确实实的,自己的印象中根本没有那个人存在啊。

    犹未思索出个结果,窗边的小姑娘突地又欢呼起来:“爷爷,快来看,爷爷,好漂亮。”

    “爷爷都一把年纪了,何来的漂亮…”沉思中的老者一时没有“领会”待他端着盛好的饭菜来到小女孩身侧、观望天空时,那沉淀了时光与智慧的眼眸中却是忧色闪过。

    天空赤红色的火烧云下,似有无数条类似与经纬的交错光芒,由西向东席卷而来,竟似将这个星球也包裹在内的庞大气势!天地间罡风洗过,一时老者分明觉察到,这个世界里有什么地方正在发生改变,与过往沉湎的时光中发生的一切隐隐相合。

    “元矩阵开放…”老者的低语几乎无法听清,他轻掐指尖细算“…西方昆仑山脉中贯穿天地的那东西,此时竟已经溃散成灵气了!?这个世界…再次进入了变革期么?”

    那么在这变革中,人类是生存…或是毁灭?

    (苍冥之青渊,全书完)…

    结束了。

    无论身为创造者的我愿意与否,《青渊》的故事都已终结。

    这由一年多前开始的一切,在经历了拖拉的三个篇章之后,终于也走向它应该在的地方…在那脑海中无数神经里流转的生物电信号,永远无法归属现实…

    在这一年多的时光中,我从旁人身上学到了许多,也认识到了许多不足之处。那样一点点磨砺自己的日子,翻阅着通篇的文字,想来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当然,在那其中还有很多未想到的,想到而未说的,说而未尽兴的…

    近八十万字的正文,也不过诉说出《苍冥》世界背景的冰山一角。恍然回首时候才发现,或许我想要的,并非那样的一个故事,而是这个世界应该拥有的“底蕴”!

    《青渊》一文,开始时想要探寻的是一个“神”的自我存在的问题,但在加入了许多纪念性的故事后,终究只是成为了像门扉一样的东西…大约是因为一开始的我,想在这扇大门中加入太多透明的“窗口”于是导致整个故事的完整构架变得模糊了。

    明白了这些后的我,渐渐的,不再期待将所有事情都在《青渊》中一气说完…但是在这个故事的世界中应该“出现”的东西,却是丝毫不少地被叙述着:

    叶天然与月凝香的故事,离萼与鬼夜的故事…

    “幻灭”中未完的游戏任务,范青阳与茉莉沙儿的过去,魔界暗处涌动的恶意,死灵界六国的大战,滞留于这死后世界的兰契,继承了“长天之羽”的霖苒,失去了使魔的雷越,与世界为敌的“伊普希洛”驾驶者们…等等等等。

    自然还有秋叶市诞生的机械之龙,毁灭后幸存的少年,血煞魂与九音战后遗弃的那柄灵剑,那尚未来到世上的两个孩子…失去肉身的炎帝,重新沉睡的冰帝…

    这些,虽未尽述,却仍在《青渊》的字里行间游离不定。或许在小说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就可以牵连出一段异常复杂的因果来…

    我,没有故事里可以看穿一切的“神之眼”所以,我只能用笔下极多极多的故事,让大家从《青渊》这扇门缓缓开启的缝隙间,窥视间愈发繁华的世界。

    越是写下去的时候,就发现脑海中涌动的、名为灵感的东西越来越多。渐渐这个世界完整的构架与一些旁支细节,也就在我意识中逐渐清晰起来。

    恍惚间便意识到,世界…终究是一个庞大无比、无法用语言尽数的存在,若是世上真有“神”的存在,或许也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本身吧…

    所以,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不以某两、三人的意识所转移的。

    所以,即便设置了青渊中主角“神”的身份,我也不想因此改变世界运转的方向…于是,每次一旦那力量被开启时,便会不由自主地通往毁灭的结局。

    之所以选择在此终结,也是因为从今以后的故事中,用以贯穿这《苍冥》系列的第一篇故事、拥有传说的“主角命”的叶天然,从此将不会再度出现了…

    《苍冥》这个系列,绝非一处空荡荡的构架,而是由无数时光沉淀出的思绪,徐徐填满着的…未来的某些日子里,我也希望能将这些展现给每一位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

    总归是结束的话,于是小小透露下,聊以补偿平日里亏欠大家的只言片语吧。

    未来一段时间,小洛将进入下一部小说的攒稿中,或许会空闲时间会更新一些《苍冥》世界背景之类的东西,也可能整理一个青渊故事的暗线介绍(但这也只是个构思,是否可以成为现实要看时间情况,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手头上已经有好几个开头,正在精挑细选。

    所以,就让一切在此结束,等待我要诉说的下一个故事吧…

    这一次,相信会比《青渊》说的更好些。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