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天鉴神谴完
    “啪”我拍了一下脑门,抬头望着众人。燃亟最是心急,忍不住问道:“怎么样?”盘天也跟着问道:“明白没有?”我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点了点头。“乌呼”四人仿佛小孩子一般,脸上充满欢喜的情绪。“原来神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开口道。

    “那是尥劫风,小兄弟将它击散就可以了。”天波上人在下面提醒道。他是何等的眼力,从我之前应付绿引雷的方法上,就可以看出我并未有应付这些大天劫的经验我微微点头,一想有天波上人这个见多识广的前辈存在,自己根本无须考虑太多,照着做就可以了。

    尥劫风是一个整体,本身是由劫云所高度凝结,一旦将度劫之人卷入,那强大的螺旋力量当时就可以将之撕的粉碎。

    天波上人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应对的方法,当下,我的十指尖上纷纷冒出一个黑色的小球,屈指弹出,那黑色小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弧线,撞进尥劫风之中。

    “爆”随着我的喝声,那高速旋转的尥劫风突然静止了下来“扑哧”一声,仿佛是风吹灭了蜡烛一般,整团的尥劫风四散开去,那强烈的罡风发出一阵阵恐怖的声音。随着大天劫的破灭,大天煞毫无停留的紧跟而来。

    那鲜艳的红色,在空中仿佛是要滴出血来,瑰丽的让人心惊。所谓的大天煞,就是仙劫,那种威势远非大天劫所能比。

    即便是以我此刻的修为,也不由的感受到了一丝沉闷的压力,眼睛看着头顶的红云,不知道怎么的,心绪也似乎波动起来。

    我顿时惊讶起来,莫非大天煞所主要的威胁是来自那心魔不成。否则,如何能够影响人的心境。此时天空的红云倏然分开,一声怒吼,一只庞大的怪兽在云层之上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通体血红的怪兽,身体如蛇,光滑细长,上面布满六角形的鳞片,它的头颅出奇的庞大,倒有点像那狮子头,只是在头顶上长着两只半透明的红角。

    怪兽的眼睛却呈现一种深紫色,俯瞰之间,隐隐带出一股慑人心魄的力量,伴随怪兽而出的,是一大片奔腾闪耀的闪电,噼里啪啦,围在它的身体周围,不断闪现。

    “红堙魔兽!”天波上人惊讶起来,嘴里喃喃的道:“仙魔不两立,用这只魔兽来对付度仙劫的人,倒也算的上是符合啊!”“据说红堙魔兽乃是魔兽当中的至尊,本身乃天地魔气凝结而成,无影无形,天生蕴涵至强的魔性,一双红堙魔眼,能收慑生灵,导引入魔,其出入时常伴有闪电相护。”燃亟对于这只魔兽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

    “即便是天仙遇上这畜生,恐怕也要焦头烂额啊!”厉原在一旁点头道。“红堙魔兽虽然厉害,却是无法对老弟构成真正威胁的,所谓的大天劫和大天煞,都只不过是大天谴所附带而来的,我最担心的还是那大天谴啊!”盘天皱着眉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不都是一直等着这么一天的吗?”燃亟若无其事的道。盘天脸上一震,目射金光,望着燃亟道:“呵呵,你小子是比我看的开啊,是我想的太多了。”

    就在众人谈话的时间,我已经与那天空的红堙魔兽正面的交锋上了,红堙魔兽真正的威胁来自于踏那双魔眼,那是蕴涵勾摄人心,招引入魔的力量。

    一个修仙者,一旦心境改变,走火入魔,那也意味着其多年的仙基被毁,从此遁入魔道,魔的心性是最难以控制的,没有几个魔头的结局是可以善始善终的。

    只是红堙魔兽遇上了我,算它倒霉了,先不说我的修为已经超越了仙的层次,即便是没有,凭着仙器血芒珠,我的心境也是不会轻易的受它影响的。

    红堙魔眼一旦失去了效用,那么魔兽就等于失去了自身最强大的一种攻击方式,当它无奈之下,选择本体对我发动攻击的时候,也就注定了它败亡的开始。

    我先将神禁力放出,悄然的释放于它所活动的周围空间,然后逐渐的引导它们收缩,至于魔兽对我的攻击,我却是丝毫不放在眼内。

    我的天燮神甲如今已然完全发挥出了它最强的作用。那神甲上的虚影似乎蕴涵极强的韧性,不论红堙魔兽对我如何的攻击,都一一的被神甲虚影挡在了外面。

    等到红堙魔兽察觉到四周的空间逐渐迟滞,惊慌的想要逃脱时,我已经真正的出手了。补天神诀应手而出,我的身前形成一面三角形的黑色图案,随着图案的印出,红堙魔兽的眼中顿时出现了恐惧的神色。

    补天神诀,本身并不是是攻击的神诀,而是一种封印神禁,它的封印范围是十分庞大的,封印神禁一出,顿时将红堙魔兽仅有的一丝活动空间也给禁锢了。

    三角形的图案毫无花巧的映在了魔兽的额头之上,然后没进它的身体,只听见红堙魔兽仰天嘶吼一声,身体化做丝丝的红芒消失不见。

    随着红堙魔兽的消失,大天煞也随之消弭无形,相比于大天劫,大天煞反倒是度过的轻松异常,我的内心顿时涌起一股强大的自信。

    毕竟天劫和天煞都是凭借我一己之力度过的,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我的实力。就在我们耐心等待那大天谴出现之时,只听见“轰隆”一声,半空突然响起一记闷雷,整个空间似乎被撼动了一般,随即就见到那月戮凭空消失了,唯一剩下的裂乌也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和火焰,现出了它的真正样子。

    裂乌的样子就仿佛是一个古朴的圆盘,中间又是一个小圆凹陷下去,整个圆盘呈暗黑色,上面布满稀奇古怪的银色花纹。

    这些银色花纹,全都交叠在正中心,形成一个相互交叉的四方形格子。“不是吧,天鉴也跟着来了!”此时连天波上人也跟着叫了起来。

    “天鉴!”众人全都傻眼了,那大天谴都没能应付的过来,居然又加上个天鉴,那岂不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只见大天谴稍下方,虚空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团光晕,那光晕开始的时候摇摇晃晃的,来回漂移,仿佛水波一般。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那光晕突然固定,在天空之上形成了一个菱形光晕。那菱形光晕的周围,是无数扭曲的一条条紫色丝线,仿佛灵蛇一般,不断的跳跃着。

    从菱形光晕当中,散发出一道金光,却是准确无比的照射在了裂乌之上,将我们一个不露的全都笼罩在里边,随着金光的出现。

    裂乌之上的银色花纹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瞬间脱离裂乌而起,在空中急速的散开。形成一道道的光点,一条条的丝线。“快走,这是亡天神禁!”天波上人忍不住惊呼起来,可惜他的话还是说的太迟了。

    那菱形的光晕就是天鉴,也就是通往神界的大门,当天鉴神台一起出现的时候,守护天鉴的亡天神禁也同时跟着出现。

    亡天神禁,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将裂乌紧紧的包裹在了里边,此时的众人再想退出,也已经是来不及了,除非是破开亡天神禁或是头顶之上的大天谴。

    天波上人的脸色瞬间变的凝重起来,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两件事情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了,第一,他没有料到我的身体里边居然有一颗还未完全发挥效用的戛然神丹,等到神丹发挥出效用,却是将我的功力境界硬生生的提升了一大截,以至于提前将那大天谴给诱发了出来。

    第二个始料未及的地方,则是在那天鉴,按照天波上人之前所闯过的经历,天鉴应该是没有那么快出现的,若是如此,他们就可以先腾出手来对付大天谴,然后在对付天鉴,可是两者同时一起出现,而且都是那恐怖的玩意,虽然裂乌之上加上我总共也有八个人,但是面对威力强大的亡天神禁和那变异的大天谴,谁都没有一丝的把握能够安然度过。

    只是事已至此,除了坦然面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大家围成一圈,盘殁小兄弟在正中,咱们就在外围,按照方位站好,相互之间,要相互支援,千万不要断开了。”天波上人连忙吩咐道。

    生死关头,他义无返顾的当起了领导人的角色,众人顿时惊醒,面对如此的局面,除了团结一致以外,确实再无更好的办法应付了。

    众人刚刚结好一座防御阵,却见最顶端那大天谴已经呼啸着朝众人头顶压了下来“轰隆隆”一道足有三人合抱粗的金色光柱,从黑云中直透而下,所对的却正是正中心的我。

    我顿时感到一股惊天的压力,当下,不敢迟疑,双手朝上推出,一条黑色的光柱迎空而上“轰”的一声,一股庞大的压力直透紫府,居然将我那已经探出头的神婴,硬生生的给压进去了一半。

    同一时间,我的胸口一闷,顿时喷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我的手臂在不停的颤抖着,在苦苦支撑着,原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很强大了,但是在真正面对大天谴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自己有弱小。

    见我一击之下,便告受伤,众人都是大吃了一惊,当下,盘天、燃亟、厉原三人一言不发的同时出手,攻向那头顶的金色光柱。

    三人虽然不知道那金柱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想来,大天谴所发出的东西,总不会是唬人的玩意。

    三人一出手,顿时就麻烦了,那光柱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一般,非但没有因为三人的加入而有减弱的迹象,反而是如一个>吸>盘一般,将三人也一起给>吸>住了。

    庞大的力量传来,三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此时的天波上人倒是想帮忙来着,可是同一时间,那边的亡天神禁也开始发动了。

    神禁在空中有形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一条条随意扭动的黄色飘带,那些黄色每一次的晃动间,空中就会一点一点的火苗,不过片刻的时间,那火苗已经呈为了燎原的趋势,其余的四人当中,就数诺源的修为最低了,直觉告诉他,这种火焰是十分危险的,当下他忍不住发出了刚得到的神器雨决,那个仿佛是个砚台的东西。

    雨决属性属水,本身可以聚集水分,和操控一切的水之生灵,威力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品性在神器当中,也算的上是另类的了。

    雨决涨大着发出,开始急速的旋转起来,旋转之中,不断的有那蓝色的光点飞出,点点飞溅在旁边的火焰之上,这是天葵神水,本身是可以灭除一切火焰的水,包括那霸道的幽燃天火。

    谁知道神水发出,不但没有灭掉那火焰,反而有水助火势的样子,那大火是越烧越旺了,不但如此,那火焰仿佛深有灵性一般,居然沿着顺着神水的发出方向,直窜而来。天波等四人都同时吓了一跳,当下,纷纷在身前左右布下禁制,防止火焰的进入。“噗”的一声,受到禁制阻挠的火焰瞬间爆散开去,变成漫天的烟火散落开去。

    那烟火并未消失,而是钻入了裂乌之下。顷刻之间,只见整个裂乌化成粉末四散开去,这突然的变化,让我们几人措手不及。

    顿时一个个的身形都漂浮在了虚空之中,而那大天谴和亡天神禁并未有片刻的消停,依然朝我们追击而来。

    我和盘天三人却是最惨的了,四个人被那金柱死死的缠住了,眼看着神禁力很快就要消耗殆尽,却是一点办法也是没有。

    天波上人等四人也被亡天神禁给彻底围堵了。此时的星空之中,却是被奇妙的分成了两个部分,八个人分成两组,一组被分到了左边,对抗着大天遣,一组却是在右边,应付着亡天神禁。而天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高挂在两者之上,发出的万丈光芒,两我们统统的笼罩在了里边。

    曳鞅一边操控着辟纤锤抵挡神禁,一边的眼睛却是不时的盯着天鉴,心里也在同时做着自己的打算。天波上人虽然只是一个神魂,但是修为却是要比他们高太多了,那些亡天神禁,他并不正面与之接触,而是采取闪避的姿态,实在迫不得已了,也只是弄出一两个分身牺牲一下,因为他知道,亡天神禁的真正威力还没有散发出来呢?

    他其实也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机会的到来。炁神的心思也是一样,尽量的不与亡天神禁接触,以保存实力,若不是天鉴之间隔和亡天神禁,他恐怕早就冲上去了。

    诺源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自从知道了曳鞅和炁神两人的险恶用心之后,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动作言行上却开始注意与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倒是一心的想要冲过来帮助盘天等人,奈何眼前的亡天神禁也已经是让他无法分身他顾了。我和盘天四人不知不觉的被>吸>到了金柱之下,四个人都统一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双手高托,倒像是要将头顶之上的这个金柱搬开一般。“啪”我的胸口之上,那神殁莲台所幻化成的五彩莲花终于因为承受不住庞大的压力而崩溃了。

    这可是一件神器啊!我心中顿时叫喊,却也顾不得可惜,心知自己为那大天谴所对付的主要人物,相对的,压力和危险都要比别人大上许多。

    “三位 ̄ ̄老哥!再这样 ̄ ̄下去,可不是 ̄ ̄办法啊!”我咬着牙吃力的道。“可不是,可是如今我们 ̄ ̄几乎是 ̄筋疲力尽了啊 ̄还有什么 ̄ ̄好办法?”盘天的额头上也是不断的滴着汗。

    “老天,这就是 ̄ ̄所谓的神劫 ̄ ̄啊!早知道这么 ̄ ̄恐怖,咱们着什么 ̄ ̄急啊 ̄!”厉原吐了吐舌头,样子倒跟那喜欢散热的动物有的一拼。

    “还说 ̄ ̄风凉话呢?赶紧想办法啊!”燃亟催促道。我心里苦笑,这办法要是那么容易想出来的,恐怕之前的那些神魂八将也不用转世轮回,重新修炼了。

    话是这么说,可我的心中还真的是不甘心,天鉴就不说了,若是我们能度过天谴,也是可以到达神界的,我自己本身对于成神的**,并没有盘天三人那么的强烈。

    只是这段日子以来,与他们相处甚欢,心里早已经认同了他们是自己的生死兄弟,大哥的事情,做兄弟的总是要尽力成全的,更何况,黛墨冰云还在那蕤瀚星等着我的归去,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为了我心中的挚爱,我也无论如何要坚持下去。

    当我的内心坚定下来的时候,顿时就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浮躁。“好小子,我果然没有挑错人,你让我很满意。”我的脑海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那声音苍老,遥远,却又有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慈祥感觉。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的紫府之内,暗黑神心之旁,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奇怪的是,任凭我怎么注意看,就是看不清楚他的样貌。

    我顿时骇然,这是什么人,居然会出现在我的紫府,正当我要忍不住询问的时候,只听见那个白色人影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不要多问了,你所看到的我只是当初我留在天燮神甲之上的一点神影分身,时间不会持续太长,若不是神殁莲台破灭,你也是见不到我的。”顿了一下,那人继续道:“如今你的处境十分的危险,我也无法透露太多的天机给你,只能给你留几句话,具体的,还要看你如何去做?”

    “前辈但说无妨,晚辈一定谨记。”我张着嘴说道,却是奇怪的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是那人却像是听到了一般,回答道:“一切的关键都在那天鉴之上,还有你身上的那根接天之链,不要轻言放弃,切记,切记。若是你能安全度过此劫,可要记得日后对我那冰云丫头好点。”说完,我的紫府之内,白芒闪过,那人竟然是如烟云一般四处消散了。

    我的中大为骇然,对冰云如此亲切称呼的人中,好象几乎没有,等等,莫非是 ̄ ̄我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名字,神皇,若非是他又有谁有这种神通呢,若非是他,又有谁会对如此的记挂冰云呢?

    “老弟 ̄ ̄ ̄我 ̄ ̄我实在支撑 ̄ ̄不住了。”厉原微弱的声音顿时传进我的耳朵里。我蓦然惊醒,只是一瞬间,那种庞大的压力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而且大到让我不堪重负了。“老哥一定 ̄ ̄要坚持下去啊! ̄也许,我有办法了。”我说道。

    “当真!”盘天三人顿时来了精神,不知道是否我的话起了大用,原本他们已经弯曲的手臂又伸了个笔直。

    我见他们三人一个个面如金纸,嘴角都有着那鲜血逸出的痕迹,浑身噼里啪啦的闪着光芒,分明是要散功崩溃的样子。

    我知道三人如今的神勇表现都是那回光返照,恐怕都是支撑不了多久的。嘴里虽然说出了那番话,其实心中也没有想出具体的办法,只是到了如此关头,坚持便显得十分重要了。

    我冲盘天三人点点头,眼睛却是期望的望着头顶之上的天鉴,怎么看也没有看出来天鉴的关键之处是在哪里?

    看着,看着,心里不禁一阵苦笑,即便那天鉴真的是关键,可是自己又如何向它靠近呢?大天谴首先就不会自己散开,还有那亡天神禁,看天波上人四人一个个狼狈的样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可是,神皇是绝对不会说假话的,他也绝对不会信口开河的。只是,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

    天燮神甲,我的脑中突然闪过四个字,我顿时将注意力转移到天燮神甲之上,此时身上的神甲光芒已经完全陨灭了,那种耀眼的金光再也不复存在,那是被大天谴的威势给压迫的。

    等等,似乎还有金光没有陨灭,居然是那根交叉在神甲之上的金色链子,只有它似乎不受什么影响。接天之链,我的脑中闪过之前神皇所说的话,下意识的,忍不住伸手握在了链子之上。

    一股触电的感觉,沿着手臂瞬间窜进我的身体,随即蔓延到全身,我浑身像是被输入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双手不自觉将之释放而出。

    “轰隆”整个金柱瞬间被我托了起来。“快走!”我大喝一声,卷起一股旋风,将盘天三人给拽了出来。“哗啦”一声,那金柱突然像是失去了目标一般,从天上塌落。

    它扭曲着居然拐到了另一边去,无巧不巧的,那个方向,却正好是曳鞅等人被亡天神禁所包围的方向。

    大天谴第一次的和亡天神禁正面的接触在了一起。空间一下子爆散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一闪即灭,只见亡天神禁已经被大天谴破开了一个大洞。

    那粗大的金柱瞬间长驱直入,迎面却是与炁神迎头撞上,炁神反应也算的上是一等一的快了,他旋转扭身,就想从一旁闪开再说。

    这一闪,顿时傻眼了,原来他身后的亡天神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涌了上来,将他纠缠住了,炁神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本能的双手挡在身前“轰隆”亡天神禁和金柱以炁神为中心,再次进行了强烈的碰撞,此番两种力量都是狭怒而来,自然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倍。

    炁神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惊讶和不甘的表情,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光芒爆起,随即陨灭,紧跟着炁神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

    灰飞湮灭,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亲自的体验到。炁神灭亡了,天波上人三人却是知机的早已退开了。

    此时的我难得的找到了一丝空隙,一丝亡天神禁和大天遣之间的空隙。我身体一晃,已经从缝隙中挤了过去。

    人虽然过去了,但是我的手上也没有闲着,将那根接天之链拿在手里,朝那天鉴飞去。与我一起腾身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居然是曳鞅,他等了多少万年重回神界,此时却是难得的等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呼啸着飞出了辟纤锤,一蓬耀眼的白光爆炸着朝我轰击而来,居然是要将我灭掉的样子。这一手,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盘天更是惊叫起来:“老弟,小心。”我大为骇然,身前不远出就是天鉴,明明触手可及,我若是不管身后的攻击,恐怕到不了天鉴就要完蛋了。

    无奈之下,我只有将手中金链舞起,形成一道光幕,掩护自己。“轰”尽管借助神丹功效,我的神禁力大为提升,但与成神多年的曳鞅相比,却还是差了不只一筹。

    当时,我就被曳鞅轰到了一边,身体不受控制的凌空翻滚起来。翻滚之中,我望见了曳鞅的身影,他正朝着天鉴急冲而去。

    菱形的天鉴散发出耀目的光芒,光芒之中,只见曳鞅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挤进光幕当中,仿佛是慢动作重放一般。

    随着曳鞅的进入,随即听见他的声音响起道:“哈哈,我就是新一代的天罗神,老子要一统神界,谁都要臣服在我的脚下,哈哈。”

    “这家伙敢情是疯了吧!”盘天望着他的身影,骇然道。“不但疯了,恐怕是入魔了。”厉原在一旁接口道。

    “难道天罗神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不成?”燃亟摇摇头道。“权势之心!都是那权势之心作祟啊!”天波上人若有所悟的道。

    “神界的天罗神多的是,即便他成功了,也不过是另一个天罗神而已,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诺源在一旁疑惑的道。

    “错了,神界的天罗神至今只有一个,便是当年的神皇黛墨轩,但是神皇已经度厄多年,早已到了那未知名的更高空间去了,据说天鉴可以给人无休止的提升力量,前提是这个人可以承受。”天波上人解释道。

    “看来曳鞅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啊!”众人都是恍然。就在曳鞅的身体即将没进天鉴当中之时,异变陡生。

    只见他的身体突然停止了没入,反而一点点的又往外浮出,等到他的身体整个浮出的时候,又突然定住了,菱形的天鉴上,顿时出现无数的银色细丝。

    那银丝仿佛一张网,将曳鞅牢牢的挂在了上面。从我们的角度上看,可以见到曳鞅脸上那震惊的表情,更为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些银丝如同银蛇一样一根根的进入他的身体,曳鞅脸上的表情变的痛苦扭曲,忍不住惨叫起来。

    我们已经顾不上曳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因为亡天神禁和大天谴已经真正的纠缠在了一起,谁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原本两股力量纠缠,我们是最为高兴的,因为我们可以置身事外了,可事实却并非这样,两股力量的相互碰撞,所产生了强大的能量流。

    空中到处都是那四散的陷阱和旋涡“轰”亡天神禁所化成的能量飘带瞬间搅进了上空的黑色浮云之中。整个空间在一瞬间静止,随后“轰隆隆”

    黑色浮云突然急剧的收缩,随后突然向外扩张,居然是爆炸了开来。那强大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连带着,还有充斥空间的惊天爆炸声。

    那种强大的力量,就仿佛是整个宇宙崩溃了一般,我们就如同那飓风中的残叶,随时等着被撕裂分解,然后灰飞湮灭。

    “啊”曳鞅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在强大的冲击波和天鉴力量的不断灌输之下,他身体顿时分崩离析,连一点渣滓都没有留下,任凭他费尽心计,却终究是百密一疏,落得葬身九重神天道的悲惨下场。

    天波上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决然的神色,他的身体之中,顿时飞出了一件法宝,那是他的随身神器,太仑觞。

    太仑觞的样子,十分古怪,就仿佛是一根弯曲的牛角,只有三指大小,位于尖角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小孔,整个太仑觞色泽透明晶莹,可以清晰的看见它的内部,那是一个如同鸡蛋一般的椭圆形空间。

    太仑觞飞到我们头顶,从那小孔之上,产生一股庞大的>吸>力,将我和盘天、燃亟、厉原还有诺源五个人一起>吸>了进去。

    事发突然,我们根本没有反应,无论如何,我们也没有想到天波上人居然会对我们出手。片刻之间,我们五人都出现在了那太仑觞内部那椭圆形的空间。

    随后就见天波上人身形一晃,他的整个身体化成一团十丈宽的黄色光幕,将那太仑觞紧紧的包裹在了中心,强大的冲击波一层层,一**的撞击着天波上人。

    他所化身的黄光,在每一次的激荡中,就如同那水波一般,点点飞溅开去。我们这才明白,原来天波上人这么做,是打算牺牲自己,来保护我们。

    我们一个个顿时热血沸腾,都想冲出去,与天波上人共同抵御这恐怖的空间爆炸。只是那太仑觞内的空间坚韧异常,唯一的小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天波上人给堵上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光终于在一次次的冲击中,完全消亡。

    我们还未来得及悲伤,却见那神器太仑觞也开始了龟裂,这就是一个毁灭的空间,任何的东西和人,在如此猛烈的空间爆炸下,似乎都难以逃脱覆亡的命运。

    我的心情在此刻却是平静异常,既然无法改变结果,那就坚强面对好了。“快看,情况好象变了。”盘天指着外围的空间,惊叫起来。

    我的眼睛穿越透明的太仑觞,落到了外面。只见那原本狂暴的空间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猛烈的冲击波一下子去的干干净净,所谓的亡天神禁和那大天谴也早已消失不见。

    空间当中虚无一片,呈现一种暗灰色,一点晶亮的光芒高挂在虚空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赫然正是那我们原本以为消失的天鉴。

    “劈啪”一声,太仑觞化成碎片终于崩溃,却是终于完成了保护我们的职责。天鉴似乎找到了正确的目标一般,突然隐形,下一刻,它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

    一蓬七彩霞光当空洒下,将我们五人完全笼罩。同时,我的身上,那条接天之链自动飞出,不断的延长,一头搭在我的神甲之上,一头伸进了天鉴之中。

    “砰”的一声,接天之链突然颤抖起来,一股奇异的感觉透过接天之链,传进了我的身体,我忍不住闭上眼睛,那是一种无比舒服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已经放下,出生或是死亡,成长或是毁灭,我的眼前展现出了一片荒芜的沙漠,狂风暴虐,却在弹指间,重新焕发了生机,河流从地壳之中流出,无数的植物嫩芽从到地面钻出,花香盈鼻,令人陶醉。

    不只是我,身在七彩光晕之内的其余四人,也同时感受到了这种奇异的感觉。七彩不断的流转,一切都变的安静,变的永恒。

    时光匆匆流逝,我们就仿佛是那雕像一般,沉浸在那独特的感觉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七彩光晕渐渐的陨灭了,接天之链自动的回到了我的身上。

    整个天鉴依然散发着光晕,却是在一点点的开始收缩,最后消没不见。几乎在天鉴消失的同一时刻,我们五人都同时睁开了眼睛。

    “哈哈,大家都明白了吗?”盘天第一个开口道。燃亟点点头,满口粗话道:“他奶奶的,原来是这样!”厉原微笑道:“原本就是这样简单的,只是我们之前一直忽略了而已。”“终于是得偿所愿了啊!”诺源感慨的道。

    紧接着,四人的目光都转到了我的身上,此时的我正低着头,不停的转着圈子,盘天四人俱是一脸的紧张神色,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我,却都是不敢出口询问。

    “啪”我拍了一下脑门,抬头望着众人。燃亟最是心急,忍不住问道:“怎么样?”盘天也跟着问道:“明白没有?”

    我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点了点头。“乌呼”四人仿佛小孩子一般,脸上充满欢喜的情绪。“原来神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开口道。

    随即从我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我伸手虚空,手掌之上,顿时凝结出了一颗黑色的小球,小球随之被我抛出。

    一阵隆隆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小球开始不断的放大,最后形成了一颗巨大的星球,紧跟着,从我的手中又是几道神诀释放而出。

    那星球突然散去了自身的黑色,山川河流,树木湖泊,动物植物,都在星球上一一的出现,那并不是一种拟化,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生动。

    没有一丝的僵硬做作,完全浑然天成。“创造,这就是神的真正力量啊!”盘天点点头,随即转身对众人道:“各位兄弟,今后有何打算?”

    “我打算先回我的仙界去看看,然后就去找你们啦!”燃亟爽快的道。“我要去神界看看,毕竟那里对我是一片未知的神秘。”诺源回答道,以他如今的修为,去神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我就随便逛逛了,顺便消化一下这次的经历。”厉原微笑着道。“盘天老哥什么打算啊?”厉原随即问道。

    “我的打算就是跟着你了,你那梵原天,我可也是多年没去了啊!老弟什么的意思呢?”盘天朝我问道。

    “我嘛 ̄ ̄要去见一个人!”我的心底自然的浮现出一个温柔的身影,那依然是我最深的牵挂。众人相视而笑,自然知道我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蕤瀚星,璀嫫大陆

    这是一座小山,山上草木茂盛,野花盛开,一条小溪蜿蜒着从山涧之中流淌而出,拐过一道又一道的山角,奔流直下。

    接近山脚处,有一嫩绿的草丛,小草荫荫,在微风中摇曳。小草旁是一块浑圆的石头,一半靠近草地,一半挨着溪边。

    黛墨冰云斜坐在石头之上,一双纤细洁白的小脚却是伸入了那清澈的小溪之中,小脚轻轻摇动,将溪水激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溪水冰凉,倒映着黛墨冰云那天仙一般的容貌,只是此刻,美人的脸上却是一副愁容,只听见她幽幽的道:“都过了三百年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扑通”小溪之中突然溅起一束水花,顿时吓了黛墨冰云一跳,只听见她头也不回的娇叱道:“你个死丫头,又来作弄我?”

    “我可不是兰丝那死丫头哦!”一阵久违而又熟悉的声音从黛墨冰云的身后响起。黛墨冰云的身体一颤,顿时缓缓的转过身来。

    只见半空中,漂浮着一个人,那是一张她期待生生世世的脸,一头黑色的长发迎风飞扬,那英挺俊逸的容貌,伟岸的身躯,她在梦中也不知道梦见了多少次。

    “你回来了?”黛墨冰云如梦吟一般,喃喃的道。“我来了。”我深情的回应,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初见。

    黛墨冰云凌空飞起,那如玉的小脚从溪水中脱出,顿时在半空洒下几滴晶莹的水珠。下一刻,我已经将黛墨冰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温香满怀,什么飘渺的天道,什么永恒无尽的生命,又怎么比的上怀中那火热的娇躯来的温暖实在呢?

    我低下头,找到那渴望已久的鲜红樱唇,深深的 ̄ ̄印了上去 ̄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