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三章:如梦人生完
    “好,忆教主果然快人快语,孤独离去村,这是你们中原的一个地名,我想你可能没听过,但是,本尊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于是在西方也造就了这么个地方,我想,在那里,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

    “好个孤独离去村,请带路。”

    “且慢,我想让忆教主看一段往事然后再去。”说着,不由分说,大手一挥,幻出面巨大光境,境中画面,赫然,竟是束玲慧,那一年,富士山角下,一辆轿坠毁事件,境面中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到摔下山涧惨死无生的她,我曾经最爱的一个女孩,我与她的爱之纯,绝非任何一女可比,包括彩蝶在内。

    境面很快消失,西方尊者也已消失在十丈外,空气中传来一句:“请随我来。”

    这时,众人亦觉我眼色有异,仿佛隐隐有泪花在眼中滚动着,特别是玲慧,她更像是呆住了,人影一花,我已消失在众人眼帘,身在三十丈外,远远传来玲慧的悲惨的呼声:“雪,你不要去,不要…”渐行渐远,声音不复可闻。

    孤独离去村并没有什么特别,长年累月所积的灰尘随踏步而起,空气中传来阵阵陈臭气息,一座高大的古楼绝顶,西方尊者单足而立,哈哈大笑道:“忆束残魂,想不到吧,今日非旦要你败,而且还要你死,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是么?”“是么?”两个字出口,简直令人感觉不到一丝生气。

    “哈哈,不错,忆束残魂,你的缺点虽多,但却无一致命,可惜,你的名字终究还是出卖了你,你太多情了,所以,你注定会输。”

    “是么?”声音依旧淡漠得毫无一丝生气,仿佛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人影一闪,西方尊者已出现在我眼前,随手撕下一张面具,赫然,她竟是个东方女子,年纪在二十左右,肌白胜雪,美绝人间,几与彩蝶及龙泽飘香相比美,寒离剑之魂,不错,她正是寒离剑魂,只见她笑道:“你想不到是我吧?”

    “…”见得她后,我竟没有丝毫表现震惊,冷静得仿佛我本该就如此似的。

    “伤心真是个好东西,伤心可以助我打败敌手,唉,伤心好,伤心好。”说着,她突然将魔杖扔了开去“呛啷”一声,她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柄寒光闪闪削铁如泥的宝剑,剑出鞘又归鞘,快逾闪电,他的剑从何而来,我简直连看都没有看见,寒离剑,竟是“寒离剑”重出于世。

    “对付你这种人,不用真功夫怎么行,那根破魔杖的确不是你的敌手,但,你也可以值得骄傲了,因为你是死在寒离剑手中的,出招吧。”

    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天空渐渐暗淡下来,乌云密布,西方的天,隐隐还传来几声摄魂的呼唤,仿佛在说:“邪魔子,累了吧?来我极乐西天吧,这里,你永远也不再寂寞了,因为你最爱的女子“束玲慧”在这里等着你呢,你看到了吗?她为你牵肠挂肚,为你日溢消瘦,你怎么忍心让她与孤独为伴,难道你没有看见她的眼中除了泪水就是你吗?…”

    雷电闪过,劈醒亿万生灵,却劈不醒梦中断肠人,有风吹过,冰风冻骨,寒彻心扉,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她却偏偏没有动手,她仿佛希望我能蓦然醒来杀掉她,因为她在等,她在等一个剑法高过他的对手自梦中醒来。

    雷电又闪,大雨如箭,二人已是全身湿透,她妙美的身姿前若站的不是我,而是一个其它的任何一个男性,我想,这位朋友肯定是七孔流血而死的,长长的乌发掩盖在如玉的脸上,眨了眨眼,叹了口气,仰望天空,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我要出招了。”几乎与“了”字同时“寒离”剑身传来一声刺耳已极的龙吟,挽起一片足可毁山破海,强烈威猛的惊天剑风朝我刺去,当剑离心不足一寸时,另一声龙吟传了开来“当啷”两声,寒离,逆神,竟双双而断。

    “我输了。”

    “是么?”

    “天第一剑竟与“逆神”双双两断,我没法子不承认自己输了。”

    “你刚才本可以偷袭我。”

    “是的,但我也不傻,你对于束玲慧之事,似乎早已知晓,刚才那种神态,我看也不过是想令我大意而已,是么?”

    “你果然聪明,说实话,当初我知道这个消息时也的确是很难接受,但我又能如何?不过,面对你,我却无必胜之心,因为我早就感觉到了“寒离”的存在,所以我就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

    “咯咯,果然聪明呀!对了,对于现在的束玲儿,也就是束玲慧的孪生姐姐难道你也未曾告诉过她你早就知道她妹妹已死的消息?”

    “是的。”

    “现在,她知道了,你觉得她会原谅自己吗?”

    “爱可以原谅一切。”

    “真的?”

    “…是。”

    “你想束玲慧吗?”

    “永远也不会忘记,天天都想。”

    “那你为什么不找她的魂魄回来?”

    “她已经转世为“蝶”了。”

    “哇,蝴蝶,你找到这只由她化身的蝶儿了么?”

    “找到了。”

    “在那里?”

    “心里。”

    “好高深喔,这个我不懂了啦,对了,你知道真正的西方尊者在那里吗?”

    摇摇头,我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真正的西方尊者已经死了,因为我想与你一较高低,并且对于你想统冶世界之心也有所不解,是以想一较高下之余还来个赌注,如此赢了,那自然是最好了,打败了你,又可尝尝世界之尊的滋味。”

    “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我没想过我还能活着走出逆神剑之下。”

    “你的想法很好,不费一兵一卒,就差点得到别人辛辛苦苦打来的天下。”

    “过讲,对了,我现在改名叫“恋雪”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不明白。”

    “呆瓜,听你说着“爱”真的那么伟大,所以我想要得到你的爱,所以我现在爱上你了。”

    这由恶魔般的煞女变化成如此清纯可爱的可人儿模样,当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更令我头疼的还是有关她口中的“爱”

    本以为她只是玩笑,却不知,这个字却成了真。

    事事变迁,幸福还能依旧否?

    我的身边除了原先的众女外,还多了个李清清,及这个可爱天真的恋雪,只是,任由万物万事随着时间的步伐流走,但,心底对“束玲慧”的思念却早已死死生根,风吹不走,水流不去,烟,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天心圣界中所有的人都是幸福的,唯独我除了享受她们间的幸福之余,还有着极端的痛苦与极端的幸福交织而成的回忆…

    几曾回首看花谢,

    两行情泪挂天边。

    夕阳遍染人间色,

    忆束寂寞余残魂。

    某一天,我蓦然开眼,发现自己还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是一张简陋而温暖的床,自床上坐起,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吸>着,青丝妖烧,如梦缭绕,随时间而消逝。

    缓缓,我口中情不自禁地吟道:“水月如镜花,人生如烟云,亦幻亦真,有时美,有时悲,明天的事,永远没有人知道,昨天的事,历历在目,本可减去不愉快的故事,却悲从心来,不由自主,真正失去的,幻想得再美丽,它也永远不会回来,青春还在,心却已老,当猴子用手捞月亮的时候,它就应该明白,梦,其实占据着人心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心态最重要,如果要追求明天,最好先学会爱惜今天的自已,既然梦醒了,花间神话自然也该结束了,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神,现实中没有神的力量,只有自己的努力,烟灭了,刷牙洗脸,穿身帅气迷人的衣裤,也许,走起路来也会抬头挺胸,目光中信心大定,人,本该带着信心面对现实(长长的梦)才对…”

    《下部作品:“七绝追玉无魂刀”请多关注。》

    全书完!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