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完美结局下
    “hello,大家好!”上空盘旋的直升机轰隆隆的鸣响,而从耳麦中传出的妖娆声音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地面上的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向上空望去。

    “尧,没事吧!?”关怀备至的语调中带着一丝戏谑,潇洒不羁的头颅自直升机的窗旁探出。轻挑而又邪魅的向晓敏抛出一个媚眼,晟泽尧本就对赤焰的姗姗来迟有点儿懊恼,现在更是这么轻浮的对着晓敏无声的挑逗,一张俊脸瞬间就由白转黑。搭在晓敏肩上的手也强势到搂紧佳人,一双要射杀猎物的眼眸狠狠的瞪向赤焰。

    “不准看他。”晟泽尧密密的用修长的手指捂住晓敏的眼睛,霸道的宣布着对她的命令。一直静观事变的玄冥看到晟泽尧**的吃醋行为,不由得轻笑出了声。没想到顶尖优秀如他的晟泽尧,居然也有怕的一天。他如孩子般占有欲强悍的姿态,经由这次小小的事件就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看来他确实对她已经用情至深,他是该退出了。说不定在这两个人出现问题的时候,他根本就没介入过?一切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想念而已!

    “他们都可以看,为什么我不能看?”晓敏的眼前突然一黑,强势的语气带着一点儿酸涩的语调萦绕在耳旁。她自然而然的就脱口而出,像是有意在晟泽尧就在意的事上撒盐。“再说了,他长得这么美,所有女人都会爱看。”

    “所有女人中也包括你吗?”因直升机的轰鸣声,晟泽尧没有听到玄冥的笑声,更是忘记了他现在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下。对于赤焰长得美的问题,他愣是要得出个答案。赤焰长得妖艳的美是毋庸置疑的,连他都觉得这男人是否是生错了性别。其他人的想法怎么样他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爱的那个人的想法。

    “那你怀疑我不是女人吗?”晓敏拿掉晟泽尧的手掌,天真而又无辜的问道。似乎根本没看出来晟泽尧此刻黑黑的脸是在纠结什么问题,只是单纯的回答着晟泽尧的话。

    “当然不是。”晟泽尧斩钉截铁的答道,炙热而急切的眼眸想要搜寻她眼中的答案,却不料她仍是睁着清亮的眼睛等待着他要说的下文。见势,晟泽尧颓败的不再在晓敏身上下功夫,而是对着赤焰做手势,让他下飞机。就在晟泽尧转眸看向赤焰的时候,晓敏嘴角上扬,眸中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

    “原来你们早就计谋好了!?”弗恩公爵露出一副上当受骗的表情,难道这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不可能,这样的事是没几个人知道的。但不这样想,那该怎么解释?烈焰门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得这么及时?难道安晓敏和玄冥是故意让周邦会抓住,然后再引蛇出洞,引他出来?

    “怎么现在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啊,起码你还是知道的。”赤焰从直升机上下来后,两手插兜,缓缓的走向晟泽尧,经过弗恩公爵身边时,懒散的回答着他的问题。“怎样?还想继续吗?不过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也不反对。只是到时候你会很惨。知道这是什么吗?”

    赤焰从裤兜内拿出一张微型磁盘,在弗恩公爵眼前晃动。忽而凑近他耳畔,压低声音道。“这是你三年以来所有的行贿,受贿以及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罪证。这里只是一份备份,如果你不想你的所有事被全球媒体知道,被英国皇室知道,那么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我们首领念你们亲戚一场,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大,决定放过你一马。明白吗?嗯?”

    “他是…”弗恩公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看看赤焰,又回过头看看晟泽尧,不敢置信晟泽尧就是烈焰门的首领。要知道烈焰门是整个欧洲地区最庞大,最有财力和影响力的黑帮。英国和其它各国家莫不想与他们攀上一点关系,只是这门主不与任何人或任何国家过多接触。却想不到原来除了门主之外,真正的领头人却是晟泽尧。

    “现在你明白了,就更应该知道怎么做了。给,拿着,回去好好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赤焰把磁盘拍在弗恩公爵的胸口。

    “他们在说什么?”晓敏好奇的问正专注看弗恩公爵和赤焰对话的晟泽尧。“好像那个弗恩公爵看你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有吗?没有吧!”晟泽尧并不想让晓敏知道得太多这些复杂的关系。“对了,玄冥说你药效发作了,到底是什么?”忽而一转的话题,让晓敏有些措手不及。瞬间,娇俏的脸蛋便红遍整个脸颊。

    “干嘛又突然说这个?”刚刚明明不是在说弗恩公爵吗?这人转换话题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晓敏闪躲着眼神,既不敢看左边的晟泽尧,又不敢看右边的玄冥,所以眼睛只好直直的锁定前方的赤焰了。

    只见赤焰那边已经谈好了,而他正泛着迷人的微笑朝晓敏款步走来。晟泽尧看着赤焰那张泛着桃花的脸,就想狠狠的揍一拳,因为此刻晓敏的目光已经全部落在了他身上。视身旁的两个大男人为无物。

    “你又往哪里看?我难道不比他好看吗?要看以后也只能看我!”晟泽尧气闷得干脆把晓敏整个人扳向左边,让她正面对他。

    “看你?为什么要看你?你比赤焰好看吗?”现在的晓敏完全摆出了一副花痴的状态,虽然身子是面对晟泽尧的,但是脑袋却是右偏的。闪亮的眼眸两眼放光,微微弯起的嘴角透着丝丝甜<img src="image/mijpg">。

    晟泽尧见状,气得差点胃出血。于是转头对着赤焰咆哮道。“赤焰,你最好给我马上消失,否则我立刻让你去欧洲,没我的命令这辈子就别想回亚洲。账户全部封死,你一分钱也取不到。”

    “用不用这么狠啊?好歹我这么拼命的赶来救你!我只不过稍微对她放了一点儿电而已,你就要这样对我。如果这样的话,我估计全世界的男人都要死在你手里。”赤焰无限惋惜的替全世界的男人悲哀。妖媚的眼眸瞬间扫过玄冥,对他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玄冥轻勾唇角,算是回应。“好了,晓敏不要再逗他了,不然赤焰真的会遭殃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几个男人不用言语来交流,就可以形成一种默契。

    “我先走了,赤焰这里没有车子,你的直升机先借我一下。”晓敏突然之间感觉到一股燥热从全身各个地方及涌而来,无论怎么压也没有用。看来,不解决是不行了。

    “怎么…”赤焰不解,微蹙着好看的眉宇问道。

    “哎呀,别说那么多废话,时间不多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她也该去接宝宝团聚了。玄冥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媚药再次发作了,只是这次较上两次来得更为汹涌。迷醉,迷离的眼眸已经渐渐染上**,绯红的脸颊透着诱人的粉红。微启的凌唇已经娇艳欲滴,似乎引人一亲芳泽。

    “她怎么会吃这个东西?”赤焰蹙起的眉头这会儿更纠结了。晟泽尧在一旁,听得简直是一头雾水。刚才的一出戏还没唱完,这会儿马上又是另外一出。但是看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他能明白她是怎么了。难道赤焰和玄冥所说的药效就是吃了就能使女人要男人的药?

    “少啰嗦,给还是不给?”晓敏有些嗔怒,本想凶悍一番,岂料说出话的话是却妖娆妩媚,酥麻入骨,让在场的三个男人听到之后,身体皆是产生了原始的反应。

    “尧,这下看你的了。做这事可费体力了,没一天一夜那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喏,就上那架f-13型号的飞机吧,隔音效果超好的,如果实在等不及,在飞机上体验倒也许另有一番滋味。想想也蛮刺激的。”赤焰露骨的话语更是让晓敏的身体更燥热,一股股热流快速的冲击着几乎失去理智的大脑。她想斥责也没办法开口。

    “晟总,媚药也是**,**你该明白吧?”玄冥看晟泽尧半晌没有反应,于是着急的更直白解释道。

    这些人都还当她存在吗?怎么说话这么赤-裸-裸?女人的矜持让她再也不想听下面的话,于是不顾众人,径直转身离开。

    “尧,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追?再不去追的话,陪他睡觉的就是别的男人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赤焰见晓敏走掉,焦急的推了呆怔的晟泽尧一把。

    被推醒之后的晟泽尧赶忙追了上去,不顾晓敏的反对和拉扯,一把把她横抱起,走向赤焰所说的那辆飞机。飞机轰鸣的飞走之后,留下的一堆烂摊子还得赤焰来收拾。

    弗恩公爵一投降,他的手下更没有反抗的余地,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只是有一个人在他们四人交谈的时候,悄悄的消失了。

    “他们已经走了。”玄冥长舒一口气,这三年的暗恋也到此结束了。

    “你是从什么开始的?”赤焰一句无头脑的话让人摸不着头绪,但玄冥很快反应过来。苦笑道。“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毫不掩饰的苦闷心声。

    “我也是。”赤焰漂亮的桃花眼染上了一丝惆怅。玄冥听到赤焰的回答并不意外,因为你若深爱一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完全看透一个人的心理。他们都互相明白对方那看向晓敏的眼神是代表着什么?只要自己爱的人过得好,过得幸福,那么他们便深埋这段感情。

    晟泽尧把晓敏抱向直升机的后座,起身来到驾驶员的耳畔言语几句,之后把前机舱和后机舱的门关上。完全隔绝驾驶室和后舱的声音。

    “我觉得赤焰的提议不错啊,不如我们就…”

    “不要。”晟泽尧的话还没说完,尚存一丝理智的晓敏就急急的打断。在飞机上怎么可以?而且飞机上还有另外一个人。虽然她现在已经被欲火折磨得快要疯掉,似乎自己整个身体都在火上考,还透着烧焦的味道,但是她女人的矜持仍然不敢让她做出越举的动作。

    “真的不要吗?”晟泽尧染上**的眸子柔情似水,让迷醉的晓敏瞬间失了心神,像是掉在深渊无法自拔。反抗拒绝的话语无法说出口,因为他的气息一靠近,霎那间就打乱了她的心绪。最后仅存的一丝理智也崩溃,全身极其脑海中都是他的眼眸,身影。她想要他的身影接触她的痛苦,她想要与他结为一体,攀上巅峰。结果是什么,她已经不想去计较,这一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性感的薄唇一贴上柔软的唇瓣便再也不想放开,他急切的汲取着她口中的方芬,他强势的索吻使她彻底抛开了就该被动的局面。她的身体火热让她更迫切的想要更多,她的动作开始大胆,她的举动开始离经叛道。虽然动作生涩,但是仍然且毫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挑起他的**。

    他的粗重呼>吸>,他的欲火焚身,他的炙热眼眸,他的快速心跳,全都让他不能自拔。“晓敏,这辈子我的这里除了你,再也不会有别人。”他拉过她的小手抚上他的心脏区域,大手覆盖在小手上面。这一刻的温情仿佛被定格在了永远!

    “不要说话。”她主动吻上他,眼角悄然划过一滴泪。她不要承诺,也受不起承诺,她只希望一直这样就好。

    她的主动,让他更不由自主的抱紧她。精满的酥胸熨贴着坚实的胸膛,粗重的喘息,细碎的呻-吟共谱一幅缱绻的春卷。

    飞机降落在一栋郊外别墅的花园里,这里是晓敏从来没来过的地方。晟泽尧细心的替晓敏整理好衣服,然后打横抱起她,向大厅内走去。“这里是晟家另外一栋空闲的别墅。平时会有佣人定时清扫。我们俩先住在这里,等爸爸肯接纳你了,我们再搬回去。”

    听着暖心窝,关怀备至的话,她很没志气的再次感动了。曾经想要带着宝宝远走高飞的心意,在此刻竟有了一丝动摇,他的好会让她留恋,更会让她牵绊住心。但是她拒绝不了他的柔情,所以她暖暖的笑了。“好。”

    闻言,晟泽尧简直高兴惨了。“晓敏,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回到我身边。”这个男人感动了,深情的眼眸泛着点点的星光。他一低头,温热的吻落在她的额头。“这辈子能拥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也是。”这句话晓敏只能在心里默念,与她同声而呼。他们一直在郊外的别墅里整整呆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他们天天缠在一起,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腻歪在一起,完全隔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好像要把这三年来的遗憾和缺失全都要弥补回来。晟泽尧在这三天里,收敛了所有的脾气,变成了完美的温柔情人。学着为她做饭,为她洗衣,做尽只要能让她高兴的事。

    越相处,她的心就越泥足深陷,无可自拔。“冰箱里缺了好些食材,我去超市买,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到处乱跑。”他扶着她的双肩真挚的嘱咐道,迫切的眼神急需要她的应承。

    “嗯。”晓敏淡淡的应一声,浓重的鼻腔有着一股酸涩。“我要你亲口答应我,要说出来。”晟泽尧坚持不懈,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她会随时消失一样,所以没有得到她的保证,他的心一刻也放不下。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我,不如我们一起去吧。”晓敏好心的建议。

    “不行。这三天把你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不能再劳累了。你是我最爱的老婆,现在必须在家好好被我养。”晟泽尧坚决拒绝晓敏的提议。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他们俩,所以对于别墅里缺的食材他必须亲自去买。

    “我只是不想跟你分开。”她脸红的说着情话,径直忽略掉他更直白的露骨话。“你知道我练武的话,身体很好的。”

    “那好吧。不过你若坚持你身体很好的话,那晚上…”晟泽尧难得听到晓敏说甜言<img src="image/mijpg">语,内心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喜悦。而调侃的话语更是脱口而出。

    “我说的身体好,是这个身体好,而不是那个身体好…”晓敏闻言,真想一掌拍飞他。她越想反驳,越把自己绕进去。所以她干脆嗔怒得先出了门。“我先走了。”

    晟泽尧哑然失笑,赶忙两三步追了出去。在超级市场购买了一个星期量的食材后,晟泽尧和晓敏就准备驾车返航。

    “对了,我还忘了有一件东西没买。”晓敏突然敲着脑壳,惊愕道。“什么东西?重不重要?”晟泽尧马上接口。

    “很重要。就是…就是…我的例假快来了,大概会在这几天,需要卫生棉。你快帮我去买。”晓敏着急的催促道。同时低垂下的眼眸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即使在最亲密的人面前。

    “好,那你坐着别动,一定要等我回来。”说完,晟泽尧就大步再次跨上超市的大门。

    晓敏一看到晟泽尧的身影进入超市内,就把身上的安全带放开,打开车门出去。在她转身的那一霎那,陡然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站在她对面,距离不到三米。“我说过我还会回来的,而且我也说过不会那个负心的男人活着,你也一样。”阴狠的话语充满了浓浓的仇恨。

    晓敏不理会华希妍的疯狂举动,冷冷的扫射她一眼后,就准备转身离开。“站住,你如果再敢走一步,我就引爆它,让我们同归于尽。”华希妍突然掀开身上的黑色风衣,腰身上绑满炸药,滴滴的倒数计时尤其显得空灵。”

    “你想怎么样?”对于华希妍已经失去理智的举动,晓敏先有些吓到,但很快冷静下来,与她谈判。

    “我想怎么样?安小姐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华希妍讥讽的大笑一声。“别在那里跟我装清纯,只要你死在尧的面前,我就放过尧,否则我们三个就同归于尽,也许还有周围这些无辜的群众。”威胁的语气带着超乎寻常的毒辣。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女人扭曲的心里,已经到变态的程度。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威胁她?”晟泽尧出了超市门,就见到晓敏和华希妍对峙的局面。因风衣的缘故,他并没有看到华希妍腰间所绑的炸药。

    晓敏闻言,赶忙扯扯晟泽尧的袖子,示意他这个时候不可以激怒她,否则这里所有人都会遭殃。当晟泽尧看向华希妍腰间的炸药时,瞳孔不由自主的缩紧,全身的肌肉开始紧绷。拉过身侧的晓敏,大步向前一步,挡在她身前。

    这样的举动更让疯狂中的华希妍嫉妒红了眼,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脑海中只有那一幕晟泽尧护晓敏的样子。

    “我要让你们全都死…”声嘶力竭的怒吼震惊了超市外的群众,路人。华希妍再也不顾一切的冲向晟泽尧和晓敏,而路人听到怒吼,看到炸药,纷纷吓得抱头逃窜。一时之间,惊叫声,呼喊声,恐惧声响彻这片空间。

    就在所有人逃命的时候,晓敏没动,她只是催促晟泽尧快跑。眼看炸药的倒数计时剩下为十五,而她也扑上来的时候,晓敏一个侧空踢,让华希妍的身体像抛物线一样重重落地。她想要爆破,只要拆对一根线路,那么这些无辜连累的群众就会免掉这次灾难。

    “晓敏,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走。”晟泽尧见晓敏似乎想折回华希妍的身边,于是焦急的拉住她的身影。“泽尧,我想要试一次!没时间了,别拉住我。”

    “不行。我不要,我不准。我不能让你冒这么的风险。我是个自私的人,我没有你那么伟大。其他的人我管不着,我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答应我,别去!我不能失去你…”晟泽尧紧紧的拥住晓敏的身影,站在她身后拼命的把她往外推。

    “滴滴…”来不及了,就算是她要爆破也没办法了。“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这片云霄,飞炸而起的碎片,杂物纷起而落。就在爆炸声响起的那千钧一刻的时候,晓敏用自身的力量反扑在晟泽尧身上。

    待晓敏扑过来压住他的那一刻,他感觉他的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音。眼前哭天喊地的惊叫声在他耳内已是无声。他爬起来,翻过晓敏的身体,额上,脸上,身上到处都是鲜红的血。红得刺目,红得耀眼。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炸得破烂不堪,露出烧焦的肌肤。颤抖的手指抚过苍白无血的脸庞,茫然失神的眼眸找不到焦距,酸胀得流不出一滴眼泪。

    她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他从此失去她了吗?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