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大结局
    这果然是场硬仗。

    因为一切就在此一举。

    当天晚上当故障排除送电之后,劳伦的手下们随即发现伊斯他们全都不见了,而两个手下更是被人打晕过去倒在地上。

    劳伦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发现地板有被人动过的痕迹,看来那些人就是从这里出去的。

    “快点给我下去追!”他气得火冒三丈,脑子快速转动,思考着到底是谁做下了这事。

    是谁救了杰克?是谁又救了伊斯小麦他们出去?

    难道是索菲亚?

    这不可能,她此刻应该还在端岛上才对!

    但是…一切都有可能(不是作广告,哈哈。)

    劳伦立刻拨通了卫星电话联系端岛的手下,但是这一通电话,结果却让人大为吃惊。无人接听。

    无论打给谁都是无人接听。

    出事了,他知道索菲亚已经不在岛上了,而且岛上的手下绝对被人抓起来,要不干掉了,否则不会出现无人接听这种事情。

    而与此同时,探查情况的手下们也回报了情况,他们一直到了地下水道,就没看到人影了。

    “老大,现在怎么办?”说话的就是在教堂绑架小麦的那个男人,路德。

    “看来他们是从地下水道出去的,派人出去搜寻,我想他们不会走得太远。毕竟伊斯身上还有伤,需要治疗。”劳伦来回在屋中走动。“调派人手立刻出击,再看看端岛那边有什么动静。我看索菲亚是出来了。”

    “是,我立刻就去办!”

    “要快!对了,那个先前送他们来的霍华德呢?盯着他,看小麦会不会跟他联系。”他抚额皱眉:“该死的,没想到索菲亚那个女人动作这么快!”

    不过没关系,他知道自己必须赢。

    这是场赌博,砝码是彼此的性命,赢的人得到王国,输的人失去性命。

    为了权势,别说是亲兄弟,父母又算什么?

    劳伦深>吸>口气,他知道现在的局势胜负难料,谁也不知道最后如何。

    但是他现在要是动作快,想必来来得及能抓住他们一举消灭,到时候谁也威胁不了他了。

    没有伊斯在,其他族内那些人都不是问题。

    谋反是个技术活,尤其需要耐心和智慧,更需要隐忍。显然他足够隐忍,隐忍这么多年一直不发作,直到最后才突然袭击。

    但是,阴谋之所以叫阴谋就是因为它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当然不能让众人知晓。要是阴谋变成了阳谋,也就没意思了。

    可是显然劳伦的野心是司马昭之心,不少人感觉得出。要不然索菲亚不会来得及救援。

    不怕谋反,就怕人家都知道你想谋反,那这反可就谋得郁闷了。

    劳伦显然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打算以快制胜。

    他动用了卫星侦查,布下天罗地网,就要抓到伊斯。

    本来他还想把母亲和妹妹抓来的,但是现在也不用了,因为母亲和妹妹等人早就被人转移了。

    他有些着急,并不是不知道伊斯有一支亲卫队,先前他下了假命令把人调走了,但要是那支亲卫队赶来,形势可就难说了。

    所以他要造成既定事实,只要伊斯死了,一切都好办了。

    时间从黑夜走到了白天,一场激战在所难免。

    小麦陪在伊斯身边,一直照顾了他几夜,几乎没怎么好好合眼睡一下。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实在累极了,趴在床边睡着了。

    而此刻地下室的门被人悄悄打开了,杰克冲了进来,一见伊斯早就睁开眼了,他连忙叫道:“伊…”

    伊斯示意他小声点,杰克看了看小麦,慌忙道:“管不了这些了。伊斯,劳伦他行动了。刚才我侦查时发现,他派了不少人赶往这边了。好小子,速度倒真够快的!”

    经过几天的治疗,伊斯已经比当初好了许多,但是仍然虚弱。

    “准备吧,该做的都做了不是吗?”他的声音很低,当然,此刻他想大声说话也很费力气。

    “好吧,我去准备。”他耸耸肩转身离开。

    伊斯转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小麦,呢喃着:“好了,等结束之后,我就带你离开吧。”

    死里逃生之后,他更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感情。

    情路虽然曲折,但总是走到了最后。

    有人用好事多磨来形容这一切。

    地下室里如此宁静,而外面则是人马云集,连一些大型攻击武器都开到了这里。

    劳伦的人们已经把这里团团包围了。经过几日的勘察搜索他们终于找到了伊斯他们藏身的地方。

    劳伦等不了那么多,一探听到消息就立刻派人赶来了。

    他直接派人喊话,索菲亚推开门冷笑一声:“你还敢来,不打得你落花流水我就不是西点军校毕业的!”

    劳伦哈哈大笑:“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用什么打我!伊斯死了没有?”

    “你还有点儿良心没有?伊斯是你哥哥,不是你敌人!”杰克也蹦了出来,他气得一张脸铁青“看我抓着你先揍你一顿再说。”

    劳伦哼了一声“把伊斯交出来,我就饶你们一命,不然的话…”他指了指身后全副武装的手下和武器:“不然我就把你们全轰了!”

    索菲亚耻笑他:“行,你轰吧!乔治,我帮你毁了这房子吧,反正你早看它不顺眼了不是么?”

    乔治没做声,也没反对。

    所以到最后,索菲亚直接关门进去,根本不理会劳伦的威胁。

    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干,那是早有准备。没准备的话,谁敢大放厥词?不要命了么?

    劳伦哼了一声“既然你们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一声令下,就有人扛着火箭炮射击,轰的一声这火箭炮立刻打中了房子一侧,燃起大火来了。

    他想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活活待在这里面烧死的。

    这话对了,索菲亚他们自然是不可能想自杀的。

    他们已经退到了地下室,非常值得庆幸的是,这地下室不止有一个出口。所以他们大可以从地下室直接离开这里。

    但是,他们现在还没打算走,因为他们要等待。

    小麦被他们给吵醒了,外面巨大的火炮声让她吃了一惊,她揉揉眼睛:“怎么了?”

    索菲亚快言快语地说:“没事,劳伦来打我们了。”

    “什么?他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

    伊斯握住她的手:“没事,一切都安排好了。让他打吧。”

    小麦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制定了什么计划,就是陆峰此刻也是一头雾水。

    杰克嘿嘿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保证吓你一跳。”

    外面轰得昏天黑地,里面倒还是谈得热火朝天。

    等到索菲亚拿出表一看,然后立刻打了通电话:“开始行动。”她挂了电话,笑道:“这些我们可有得玩了。我们先从通道出去再说。吓他一吓。”

    “我也去吧。”伊斯想起身,却被小麦给压住:“不行,你现在不能下床。”

    “不,我要去见他。这件事,必须我出面才能解决。”

    杰克点头:“也好,一次性解决吧。”他们帮伊斯坐到了轮椅上,从另外一个出口回到了地面上。

    此刻,外面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因为索菲亚命令之后,伊斯埋伏在附近的亲卫队已经赶到了这里,双方正僵持不下时,小麦推着轮椅,和众人一起走了出来。

    劳伦一见到伊斯,冷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躲着不出来呢。虽然你有亲卫队,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伊斯脸色依旧苍白,他淡淡地说:“你没机会。”

    劳伦大笑:“没机会,你没看到我这么些全副武装的手下吗?”

    “是吗?”伊斯冷冷一笑。

    下一刻,奇迹果真发生了。

    因为那些本来把枪炮对准伊斯他们的人全部倒戈把枪炮对准了劳伦。

    “你用了多少钱,我用了十倍来收买这些人。一些亡命之徒,你以为信得过吗?”他清冷的嗓音带着一分失望:“母亲要是知道这事,一定很伤心。”

    劳伦先是一愣,然后冷静了下来。

    “好啊,原来你一直在把我当猴耍!”他握紧了手中的枪:“什么母亲不母亲的!她从来就是最疼你!我甚至怀疑我到底还是不是她生的!”

    伊斯叹口气:“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劳伦哼了一声:“难道不是这样吗?从小,所有人注意到的总是你,父亲母亲都是如此。就连珊蒂当时注意到的也是你。我不甘心,你不过比我早生两年,我就比你差么?”

    “你确实不如他。”杰克哼了一声:“你看到他风光的一面,怎么没看到他凄惨的时候。你以为成为继承人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么?当时伊斯差点死在继承人训练的时候。那种训练根本就是非人的,以你的水平,估计半途就退出了。就是我,也连一关都过不了。不让你当,那真才是疼你!”

    “你当然为着他说话了!我才不信!”劳伦嘶吼着:“反正我现在落到你们手上,我知道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我宁愿死了也不要受别人侮辱!”他忽然举枪朝自己头上开了一枪。

    一切都太快了。

    他们没想到劳伦居然会这么决绝地用这种方式来了结一切。

    伊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到底劳伦是他的弟弟,他没想到劳伦居然这么偏执,认为自己一定会加害他。

    事情平息得很有些顺利。

    但是,更多的却还是悲伤。

    似乎到了结束的时候,但一切又还没有结束。

    小麦和陆峰回到了公寓,父母都在等他们,一见平安归来,冲上来抱头痛哭。

    经历了这唱心动魄的生死劫难,小麦也想开了。

    人生还有什么是不能谅解的呢?

    再次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时,她虽然没说谅解,但是却再也没有像当时那样对她发火。

    如果经历过生死,人生能看得更远。因为你才会知道生命的价值。

    而对于陆峰,她虽然有愧疚,有感激,但是,感情的事终究不能因为感激而变成爱情。

    她感动,但并不爱他。”我要去变回我自己”她笑着对镜子里的自己说。

    这不是她的面容,虽然很美,却不是乔小麦。

    她还要去动手术,因为她还要当乔小麦。

    而三个月之后,她和伊斯在端岛举行了婚礼。

    历经了这么多,当红毯那端,他牵起她的手,忽然有些鼻酸。

    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的曲折,这么多的悲欢离合。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不能不说,这是爱的力量。

    当初她在开罗博物馆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曾经想过,那就是她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吗?

    她与他之间的误会、纠缠、同生共死,都汇成一句话:我愿意。

    他曾经伤害过她,温柔地对待过她,还曾同生共死,一同经历了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光。

    从此以后,他们就要两心相依,一起走完人生的道路。

    虽然,也许还会有矛盾,但是,有爱,化解。

    以爱之名,从今,你我为夫妻。

    半年之后,当她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中昏昏欲睡时,一通电话吵醒了她。

    “喂?”

    “小麦啊,是我啊,詹森!”他的气息有些急促,像是在奔跑。

    “是你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别提了,我听说你怀孕了?”

    “是啊,已经三个月了。”她微微一笑。

    “哼,听你笑得我就不爽。要是你想要孩子,当时跟我不就好了?”

    她翻个白眼:“你怎么又说这事!”

    “砰砰!”小麦吓了一跳,电话里好像有枪声。

    她隐约听到詹森低咒一声,似乎在冲着什么人喊叫:“你这女人还有完没完?还追着我开枪?”

    小麦正莫名其妙,却听詹森对着话筒说:“我不跟你说了,有点小麻烦!”他匆匆挂了电话。

    “谁打来的电话?吵着你了吧。”伊斯走了进来,皱眉瞪着那话筒,像是跟它有仇。

    小麦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就是詹森啊。”

    他一听更是眉头紧皱:“那小子打电话给你干什么?不是还想劝说你跟我离婚什么吧?哼!”小麦耸耸肩:“他还是老生常谈。不过今天他好像遇到什么麻烦了,好像有个女人追着他,还一直朝他开枪。他匆匆就挂了电话。”

    伊斯哈哈大笑“噢,我还正想跟你说呢。那个女人应该是‘烈火玫瑰’,青焰门的头号黄金猎人。有人出三亿买詹森的人头,烈火玫瑰接了这桩生意。听说这个女人很难缠,一旦接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达到目标。”

    小麦有些担心:“那詹森不会没命吧?”

    伊斯挑眉:“他那么命大,应该死不了吧。你这么关心他,我可是呀吃醋了。”

    “你啊…”她刚想说话,没想到电话又响了。

    不会又是詹森吧。

    她接了电话,结果居然是霍华德打来的。

    还真是贤。

    “小麦,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他是直接就开门见山了。“如果席情求你们帮忙扶助她家的企业,请你们不要插手。”

    小麦有些莫名其妙:“席情并不清楚伊斯的势力。她没有找我帮忙。你要做什么?”

    “我要夺回她,不管她是失忆还是如何,我也决定了。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别管这事了。谢谢。”他也挂了电话。

    “今天还真热闹。霍华德打算把那个失忆情人的记忆唤回来?”

    小麦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不管这事,对不对。但是我又觉得他很可怜,帮他们一把好了。”

    伊斯把她搂进怀里:“我们什么都不做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忙了。”

    小麦微微一笑,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昏昏欲睡。

    “我爱你,小麦。我的小麦。”他低声呢喃着,以为她睡着了。

    她偷偷勾起唇角,在心里回应他:我也爱你。

    以爱之名。

    她睡着了,自从怀孕后她总是变得很嗜睡。

    天气真好啊。

    她做了个梦,梦里,她和伊斯全都变成了古人,还轰轰烈烈地做了些奇怪的事情,到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是悲还是喜?

    好奇怪,为什么她会梦到这些呢?

    难不成还有什么前世今生?

    真是昏头了,她一定是睡了太久了。

    她本想跟他说的,但是一醒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有人说,前世的纠缠才会有今生的一切,是否他们真的有过什么?

    看小说看太多了。

    她摇摇头,看着晚风卷起海浪。

    一天,又要结束了。

    而明天,很快又会到来。

    (全剧终)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