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卷尾声
    时代的天平终于为时代的异己力量所打破。

    在东亚这一团活水中,林广宇一人投下的小石头最终激起惊涛骇浪。

    公元1914年11月28日,在中日两国签署停战协定的当日,以山县有朋等长州派陆军势力为后盾的兵变悍然发生,暴乱的士兵冲击了会场、国会议事堂、邮政所、报社,并试图掌控东京的最高局势。

    局势发展到几乎要进逼皇宫的地步,所幸,在警察的拼死掩护下,参与和谈与调停的中、英、日三国代表及时转移到了安全的地带。

    但是,叛乱的士兵没能够找到政府的首脑,不仅山本首相不在寓所,便是海相、藏相、外相也不在寓所。

    令人疑虑的焦躁与不安瞬时间弥漫了整个兵变的队伍。

    唯独,陆相岗市之助安安静静地等待在家中。面对汹涌而至的士兵,他似乎早有准备。

    他微笑着,态度优雅而从容,没有任何惊慌失措与暴跳如雷“诸位,鄙人投身陆军逾3年,所有的血性与骨气早已经领教过了。若是早30年,或许我也是诸君当中的一员,只可惜,这样的事件晚了30多年,我赶不上了…”

    兵变的士兵逼迫他表态,让他发表支持“改组内阁”、“皇国一体”的讲话,却为岗市所断然拒绝,甚至于独走的年轻军官将手枪和刺刀架在他身上的时候,一贯以“懦弱”而闻名的陆相却是面不改色。

    在倒在血泊中前,陆相只说了一点:“希望。陆军地奋发不要以整个国家的殉葬作为代价!”

    表面上,长州派控制了整个局势,但是当内大臣觐见天皇的时候,却为暴躁的大正所痛骂。

    “陆军是一群混蛋。先不论他们地精神如何。他们这样便是在践踏国体。破坏国家信义、损伤国家体面、杀害国家重臣、破坏国际协调,朕要这样残暴的官兵何用?陆军简直是在掐朕的脖子!”

    但内大臣稍微辩解几句后,脾气一贯温和的大正突然就如同转了性子一般,一改过去听到枪炮声都会发抖的窘境,穿上那一身陆军大元帅制服。

    “朕要去看看,要去看朕的御亲兵是如何作乱的?”

    在山县有朋、井上馨等人的惴惴不安中,远处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海军将军舰开进了东京湾!

    原来,提前避走地山本首相、斋藤实海相、加藤高明外相、西原寺公望元老都在军舰上…

    当战列舰摄津、河内、安艺、萨摩扬起主炮时,当海军陆战队做好登陆的准备时。陆军已经感到,局势的天平在一点点向不利于他们之处倾斜。兵变的第二天,当陆海军剑拔弩张的时候,当新一轮太阳升起来之后,东京地街面已经戒严。但是。在戒严的街面上,赫然却出现了两匹白马。

    第一匹马的马背之上,正是日本视为现人神的大正天皇本人,后一匹马背之上。则是时为长子、年仅14岁地裕仁。与此同时,街头巷尾的广播一刻不停地播送着《告政变官兵书》:“…现在为时未晚。尔等速归复原队,抵抗者全是国贼,你们地父母兄弟在为你们成为国贼而哭泣!”

    没有人敢对天皇开枪,也没有人敢下令对天皇开枪,所到之处。涌动着只是“板载”的声音。

    用不着海军舰炮的开火。大正仅以只手便平定了“1128兵变”一大批居间其中的陆军高官被迫切腹谢罪。山县有朋、井上馨被迫隐退幕后。

    兵变结束后,山本重新归位,再掌大权,签订了中日协定,成功地压制住了陆军,直到1919年一次大战结束,英美等国在收缴西门子、克虏伯等德国公司发现有关行贿的秘密档案,并因为日本着力发展海军而感到不安后予以公开,山本内阁才告轰然倒塌…

    大正天皇成功地巩固了自己地地位,与山本内阁一起开创被后世称为“大正德谟克拉西”地时代,政治史学家评论,这是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唯一积极且又向民主*拢的时代,但历史地玩笑总是令人感到无情…1128兵变给大正留下了莫大的刺激,虽然当日凭着信心与勇气平定了兵变,但却摧毁了他原本就脆弱而敏感的神经。

    在颁布解散山本内阁的敕令时,当着诸多政府要员和中外记者的面,精神极度萎靡的大正在国会议事堂将诏书卷起来当望远镜,这件事以望远镜事件闻名于世,但早在数年前,宫内外都已经知道了大正本人的病情,这次望远镜事件无非就是公诸于众罢了。

    大正十年,公元1921年,同样亲历1128兵变的皇太子裕仁亲王摄政,1926年,大正去世,裕仁继位,年号昭和。

    历史有着不可抗拒的强大内力。

    20年后,1936年2月26日,日本“皇道派”极端狂热的法西斯主义少壮派军官发动的“二二六兵变”面对与1128兵变同样的场景,裕仁以严令加以镇压,但是,与1128兵变不同的是。为了摆脱令人窒息的经济危机,裕仁走上武力国策,他先是借兵变之手清洗了主张国际协调的政党政府,然后又清洗了已经无用且对天皇权威构成威胁的兵变官兵,最后借军部控制了政府,实现了真正的“皇国一体”并一举发动侵华战争…

    云计划中的琼州攻略船是在1128兵变前几天离开日本的。

    虽然经历了同盟会解体的打击,孙中山仍然踌躇满志,一方面宣布重新启用“兴中会”地名字,一方面则与亲信与日本教官团商议将来的计划。表面上革命党众人与日本派遣而来的人员相安无事。但内心涌动的波涛却是难以平息地。

    11月29日,在兵变的第二天,船只在台湾*岸,准备补充煤水后继续前行。

    借着这个机会。很多从没踏足台湾的革命党人上岸。

    整洁的街道、宽敞的设施,似乎经过20年的改造,原本极为落后的台湾已经脱胎换骨。

    但是,细心的革命党注意道,在秩序井然的背后,却是当地土人地极度贫穷与落后,所有先进的设施,原来只是给在此地的日本籍居民享受的。中国人不但要为这些设施付出更高的代价,而且在使用中被严格限定不得与日本人发生冲突。

    革命党人发现。在一处酒楼,明明是几个中国商人先定下地雅座,但几个日本浪人硬要享受,胡诌是他们他们先来的,逼迫中国人让位。整个酒楼的用餐人为之一空。让位之后,几个精餐一顿的日本人根本就没有付钱地意思,只是扬长而去,留下敢怒不敢言的老板…这几个若是放在东京街头。那恐怕是革命党人连交道都不愿意打地社会渣滓。

    这难道不是民族压迫么?所有人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革命党领袖一直在宣称要推翻国内的民族压迫。可国内的民族压迫是什么?经过改良之后,除了满城,满人还有什么与汉人相异?还有什么凌驾与汉人之上的特权?联想到南洋殖民者和土著对华人地压迫,那才是真正地民族压迫。问题是,这样的民族压迫不去破解反而要去破除国内现在已不太突出、并且在逐步改善地“民族压迫”?

    许多人第一次对琼州之行产生了疑虑和焦躁。领袖们不免长吁短叹。但也无能为力。

    补给完之后回到船上,随行的日本教官还在喋喋不休地吹嘘着“大日本帝国对台湾的改造”甚至公开叫嚣“夺取琼州之后,大日本帝国会将其改造成另一个台湾!”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很多人心里如有一团火在烧,愤懑之情喷薄而出。

    当天夜里,两派人马终于动了手,从口角、手脚发展到枪械,甚至还用上了炸弹…

    在孙中山等人的竭力调停下,这场械斗以双方各付出2条性命为代价而收场,但是不和的种子却已经根深蒂固地种下了,更要命的是,炸弹的气浪没有炸死人,却炸松了船舷链接处的铆钉…

    耽搁了整整一天之后轮船才重新出发,不幸却遇上了从吕宋洋面席卷而来的台风。

    本来,如果没有这一天的耽搁是完全可以避开风暴的,但现在却恰好挡在了台风的必经之路上。

    在那个漆黑的夜晚,12级的风力吹倒了桅杆,吹开了那已经摇摇欲坠的铆钉…

    琼州梦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当新一天的太阳重新升起时,200个英魂已经伴随着他们的革命理想和革命领袖而长眠海底!

    经过山东防御战的胜利和改良立宪的辛劳,皇帝终于扭转了中华面临的国运。

    虽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但由于与日本暂时解除了冲突状态,帝国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本作品独家,。。!各种工矿业随着大战期间列强对华经济压迫的减轻而得到长足发展,而且,由于山东之战的舆论,民间对于廉价倾销的日货始终报以抵制的态度。

    国货热操悄然兴起,从面粉、棉纱、纺织、煤炭、钢铁、机械等行业开始,所有的民族产业都出现了井喷的势头。

    在政治上,得益于9年预备立宪的完成,中央官制和地方官制完成了改革,地方政府虽然依旧强势,但因为有地方议会的制约与监督,官员的不法行为降低了许多,而构成地方议会的主体又是在此次经济大发展中强壮起来的民族资本家,通过经济手段与政治机会的结合,中国成功地出现了一批精英分子…当然,绝大多数都是汉族。

    在民族关系上。虽然满人被取消了特权,但也从此释放出了原本被压抑着的生产力…毕竟,纨绔到底、无所事事地不肖子孙只是少数,很多人借着经济东风而成为自食其力者。个别的抓住契机,利用各种各样的关系和方便成为了大资本家…虽然他们资本积聚的过程不无猫腻,但对于整个国家而言已经无伤大雅。对于贵族,皇帝将从前动用皇室经费兴办地产业用股份的方式予以发放俸禄,用红利替代了国家经费开支,斩断了国家的最后一个财政出血口。虽然,有看不清形势的贵族将股票变卖后购置了土地,但大多数人还是挡住了诱惑,摇身成为大宗产业股份持有者。甚至有些人还动用其余积蓄添置了股份。

    有了股份之后,这些贵族对于国营企业的态度便端正了许多,再也不是原本官办企业时那种奢靡浪费、贪污行贿的弊端…因为,浪费掉的每一分钱中都有你自己的股份,而且。你还要接受别的有股份之人地监督,行为不得不收敛。由于大多数贵族不会管理,新兴的职业经理人粉墨登场…当然大多数人也是汉族。为了确保自己的收益和利益,这些股东是不会对职业经理人太过指手画脚的。毕竟搞砸了企业就是搞砸了自己的饭碗。

    在众议院中,很多议员要么出身自有产业。要么出身职业经理人阶层,而在弼德院中,担任议员地大多数都是资本主义化了的贵族。

    已经用不着皇帝再苦口婆心地发布敕令劝告经济建设与科技发展,也用不着政府再大张旗鼓地号召产业兴办与教育事业,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为资本主义化了两院议员和他们选出来的政府官员看得清清楚楚。

    皇帝地价值无非在于出席盛大的开工典礼或者验收仪式。虽然皇帝还拥有着解散国会与政府地权利,但从来没有一次行使过。林广宇乐得在颐和园中逍遥或者去军队视察。

    绝对的平等是没有的,维新以来,得到最大发展的还是资本主义化了的精英阶层。原本地地主阶层被边缘化,原本地佃农和赤贫阶层被经济力量转变成为工人阶级(抑或称之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的生活虽然有所改变,但是在政治地位上并未得到上升,依然是被剥削地对象…只是由于经济大发展提升了无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且中国民众是最善于忍耐的群体而没有爆发事端。

    大战期间,帝国以前所未有的欣欣向荣发展着,成功地提升了国力,而且还锻造了强大的、拥有200万之众的国防军,与此同时,日本在拼命发展海军,已俨然发展到与英美等国分庭抗礼的局面。

    1917年,随着俄国的战败和退出协约国集团,更借着十月革命的由头,帝国皇帝发布了对“俄国革命党”的讨伐敕令,宣布继续承认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政府,并公布了“中华帝国与俄罗斯帝国的议定书”公开承认中国愿以收回自《中俄尼布楚条约》签拾陸k订以来所有割让给俄国的领土为报酬,出动50万军队帮助沙皇恢复政权,平息“叛乱”几乎与此同时,日本方面也宣布维护俄国君权政体,加入了对俄国**的讨伐。

    在这个历史当口,只有黄兴、宋教仁率领的兴中会宣布同情俄国**的革命事业,但他们的力量太过于微弱,根本无济于事。

    国际上,由于英、法、美各国都置身于欧洲战场,无力镇压革命,便发表声明支持中日两国对于“国际秩序”的维护,使得14国干涉战争成为一场“英、法、美出枪出钱,中日两国出人,对伟大祖国进行可耻干涉的帝国主义侵略战争”…语见联共(布)主编的教科书。*

    自1918年春季开始,经过连续奋战,中日两国在不同的领域进行了战争,但是,帝国国防军也越来越发现俄共抵抗的顽强,虽然收复了不少领土,但也有数万将士长眠北国他乡。而且,随着欧战的结束和英法美脱身出来,沙皇残余势力看到了乞求西方援助的前景,便不太愿意执行中俄有关协定书的内容。甚至发展到与日本相勾结,企图用日本力量抵制帝国地意志。而日本由于“西门子”事件的爆发和山本内阁的倒台,更由于大正的无权,重新恢复到陆军主导地轨道上来。

    为有效应对国际局势。皇帝果断决策,停止对俄共的“讨伐”并与列宁的代表展开了秘密会谈。为了争取减轻战争压力,列宁顶住了党内的压力,毅然与中国签署了库伦协定,承认原来的中俄双皇协议继续有效,但中国必须退出对俄国的干涉。

    经过1年零3个月的“干涉”战争,帝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成功地收回了150余万被占领土。除了海参崴和库页岛…这两者都为日本所占领。在帝国退出战争时,许多中下级官兵由于同情俄国人民争取独立自主地事业,在高层的默许甚至暗示之下,通过交换黄金或者从前俄国从中国掠夺的古董的方式将大量军火让渡给了俄共武装力量,并且释放了被俘虏的俄共党员及其抵抗者。

    在中国退出干涉战争并且得到武装支援后。俄共极大地增强了武装力量,经过近5年地战争,终于成功击退了外国干涉军,捍卫了独立。

    日本参与俄国干涉逾4年。结果除了库页岛一隅外,几乎毫无所得。但是。由于对帝国退出俄国干涉战争的不满,各西方列强加大了对日本的援助,整个东亚局势又恢复到甲午以前“扶日制华”的政策。

    但由于日本也并未完全准备好,所以仍然同帝国达成了妥协:双方约定,日本将海参崴交还中国。同时撤退关东州以北、为日本所控制地南满铁路护路队;作为交换。中国将原本即将到期的关东州旅大租借地延期5年。

    这是一个谁都无法接受地协定,但谁也不愿意当下再战。只能把准备的目光瞄准5年后…日本拼命发展陆军,帝国则进一步发展海军。

    在这5年当中,由于西方经济势力再一次回到中国,国内的民族资产阶级面临着与外国相抗衡的任务,所以加剧了对国内工人的压迫与剥削,而由于政治地宽松和工人阶级地觉悟,更由于俄国革命的榜样,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地政党…中国**终于建立起来。

    虽然**是经过帝国内政部合法备案的政党,也没有在党纲中宣扬采用暴力手段推翻帝国宪法和政府,但由于他标榜代表无产阶级利益,受到了民众的极力拥护而为既得利益者所恐慌。短短3年间,这个原本不足100人的小党发展成为党员10万余,并且在众议院获得了10个席位,一举成为时人侧目的新兴政治势力。

    面对**的迅猛发展,皇帝感到了危机,他提出了一系列发展社会保险、建立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政策,但占据议院多数的大资产阶级政党听不进去,反而以“加强国防”为由,进一步加重税收,帝国潜藏着深刻的政治危机。

    在国际上,由于德国战败后爆发恶性通货膨胀,使得原本帝国借贷的大量马克债券变成了一系列废纸,英法等国强烈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兼之皇帝一直呼吁对德国予以宽宏大量的处理,使得吧黎和会上西方列强一边倒地支持日本而反对帝国,并提出了中国的德国雇佣军问题,只是因为帝国外交大臣顾维钧态度强硬,西方的企图才没有达成。

    凡尔赛和约给德国规定了苛刻的条件,德国从上到下弥漫着复仇的情绪,同时对极力主张对德宽容的皇帝抱有好感,对中国较为向往。由于德国面临经济总崩溃和席卷全国的失业浪操且英法等国无法>吸>纳,在帝国外籍禁卫军中德军官兵的现身说法之下,大量德国的技术人员、退役官兵到中国寻找生存机遇。在这样纷乱的当口,皇帝的特约代表在维也纳街头遇到了卖画求生的希特勒,并且买走了这个穷困潦倒的画家最得意的一幅画用作政治投资…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希特勒对这段经历念念不忘,反复加以强调,认为在绝望之前始终会有转机。

    5年的战争延期终于到期了。日本不肯放弃在日俄战争中攫取的权益,帝国要取消强加于己地不利制约,双方在关东州爆发了战争。

    虽然帝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依旧强烈,但是由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深刻矛盾。对于这场战争很多人持有不同意见。在这样的当口,**接受了莫斯科地“教导”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变帝国主义战争为人民战争”的方针,希望改变政体,在前线的军队当中引起阵阵混乱。

    2个月后,就在中日两军胶着不下之时,俄国新任最高领袖斯大林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同时也因为旧俄沙文主义的作祟,悍然投入兵力发动了对帝国远北领土的进攻。帝国自旧俄夺回来的领土丧失大半,唯独在海参崴顶住了红军的攻击。

    局势岌岌可危,在这样的灾难当口,帝国当权地大资产阶级依然没有看清形势,幻想以一定代价对日俄两国媾和。结果招致更大的反对,**甚至在军队中提出了推翻政府的号召…

    危急关头,在前线督战的皇帝果断决策,依*以德国籍为主的、对皇帝本人发有效忠誓言地外籍禁卫军秘密返回京师。一举发动“维新政变”政变官兵逮捕并清洗了国会两院中的大资产阶级代表。宣布皇帝独裁。政变的当夜,皇帝直接以敕令形式通过了《帝国改造法令》,宣布五项改革:第一,立即授予民众普选权;第二,立即建立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制度;第三。实行普遍强制义务教育制度;第四。同意工人设立工会,允许实行集体雇佣;第五。立即免除农业税,同时颁布授田令,同意授予每一个愿意赴原俄占领土进行屯垦的公民100亩土地而“移民实边”而不是像原来地大资产阶级一般要求收取高额的垦荒费。

    五项改革激发了帝国全体地动力与信心,以农家子弟为主体的国防军迸发出了最强的战斗力,不但在关东州打败了负隅顽抗的日本军队,而且还深入朝鲜境内,发动了争取独立解放的朝鲜自由运动。

    在北方战场,虽然**仍然极力鼓噪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但得到五项改革实惠地工农主体对此并不卖账,而且俄共军队暴露出来地烧杀掳掠并不比沙皇军队强上多少,因此所有的军队和民众都决意抵抗到底,并且将接受莫斯科遥控地部分**人物斥之为“国贼、汉奸”…

    在冰天雪地中,中日俄官兵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浴血奋战。

    1929年,战局在旧国境和关东州沿线稳定下来,面对日俄两国的军事态势,皇帝宣布了著名的“抵抗宣言”号召帝国战斗到底,同时宣布全国总动员,征募500万士兵入伍,缔造“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光是四川一省,就为前线贡献了200万民工和50万新兵。

    同年,面对日本海军在东南沿海的袭扰,帝国皇家科学院开发了最新式的俯冲轰炸机并大量装备,一举建立了陆地对海洋的优势,大量的日本海军战舰被击沉,迫使日本不得不停止对沿海的袭扰而代之以战略封锁,两个战线的战争陷入了持久战。

    在欧洲,由于害怕布尔什维克的蔓延,西方列强已经收起了原本对日本的支持,反而反过来支援帝国,美国鉴于日本军舰封锁东亚洋面的情形,也宣布对日本执行禁运。

    几乎与此同时,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爆发了经济危机,日本出口市场锐减,再也无法支持对华战争。

    1930年,第三次中日战争结束,中国收回了变成一片废墟的旅大租借地,作为利益交换,中国收回了对朝鲜独立运动的支持。

    3个月后,中俄战争宣告结束,俄**队分批撤回国内,中国则将原本《尼布楚条约》中约定日后再议的领土明确划给俄国。为了平息党内的巨大不满,斯大林发动了“大清洗”大批俄军指挥员没有丧生于战场,反而死在了内务部的审判中。

    在中国国内,主张激进革命的**人物因为违反帝国宪法而被逮捕,由于他们在中俄战争中的表现,无产阶级大众普遍报以冷淡,改组后的**命名为中华帝国社会民主党,将党纲变异为社会民主与阶级协调,并一跃成为第二大党。

    时代的脚步虽然有过踉跄,但依然顽强地走出了自身力量的十字路口…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