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百九十八.终结:昭武四十
    武四十三年,帝国长安,皇宫后殿,刘宏一个人呆呆十二年前罗马帝国分崩离析以后,帝国按照他所规划的道路高速发展着,这十二年里,帝国的千舰计划和大陆军计划先后完成,从亚洲到欧洲,非洲,帝国的海军舰队控制了整个海洋,从南洋到印度,从印度到波斯,再到阿拉伯,埃及和罗马,每一个地方都有帝国海军的分基地和驻军。

    一个世界帝国在他手中完成了,不同于蒙古人的杀戮和野蛮,他用驻军和贸易把所有的国家纳入了汉文明的霸权体系。

    这一切,整整用了自己五十五年的光阴和岁月,看着殿外落下的夕阳残照,刘宏苍老的脸上露出了让人难以明了的笑意,说不出是悲是喜。

    刘宏曾经以为自己是个无情的人,因为只有无情才能让他完成自己想做的一切,一直以来刘宏都是那样相信自己的,男儿到死心如铁,有血无泪。可是当陪伴了自己五十五年的发妻也离自己而去时,刘宏忽然发觉其实自己心里居然还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地方,那种空荡荡的感觉让他想流泪。

    站在殿外,刘武没有让内侍去通禀,母亲死后这一年里,父亲苍老得厉害,他第一次发现在他心里如神明一样强大的父亲其实也有老去的一天,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恐惧和仿惶,他无法想象没有父亲的自己该去如何管理这个亘古未有的庞大帝国。

    一直沉默的刘宏忽然看到了殿外的儿子,他轻轻开了口,朝身旁的内侍道“让太子进来,其他人都退下,朕要和太子单独说些话。”

    “是,陛下。”内侍恭敬地退下了,和他一起离开地除了其他侍卫和内侍,还有负责记录起居注的史官,没有人敢违逆神一样的天子。

    “父皇。”看着除了父亲以外,空无一人的大殿,刘武心里觉得有些不安,父亲的眼神不像以前那样凌厉有神,看着自己时的目光让他感到自己就像是要失去父亲一样。

    “坐下吧。”看着和自己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的儿子,刘宏开口道,这么些年来,他对儿子始终都是严厉多过慈爱。

    “父皇有一些秘密要告诉你,你要仔细记住。”这么多年来,自己是穿越者地秘密一直都是刘宏心底里最隐秘的秘密,他有时候自己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

    刘武安静地坐着。听着父亲讲述他地秘密。他地表情变得惊愕。茫然。不知所措。直到最后归于平静。

    “明天。朕会下诏禅位。从今以后。你就是大汉地主人了。”看着安静地听完自己秘密地儿子。刘宏满意地笑了起来。

    “父皇。请父皇收回成命。儿臣…”尽管是成为天子地消息。可是刘武却明白。一旦自己成为天子。那就代表着父亲会离开自己。如果是那样地话。他宁愿继续当他地承平太子。

    “傻小子。父皇老了。这天下是你地了。”刘宏挥手阻止了儿子继续说话。这么多年下来。他真地很累了。帝国地内阁和官制以及商业和科技地发展足以支持帝国以强大地惯性发展下去。他管不了千年以后地事情。没有人可以给自己地后人安排一天完美地道路。他所能做地就是把自己知道地全部告诉自己地儿子。至于他如何选择帝国今后地道路。他不会干预。

    “今天就留在这里。陪父皇一起用膳。顺便把秀儿也接过来。”刘宏挥了挥手道。这个时候他仍是这个帝国地主人。没有人能违抗他地意思。

    昭武四十三年冬。刘宏下达了禅让诏书。将皇位传给了年近四十地太子。这个消息让天下震惊。而帝国地官僚机构却依然平稳。刘宏搭建地官制可以说是最契合这个时代。至于接下来该怎么走。就要看刘武地选择。刘宏把自己对军队地控制权交给了儿子。那些从小培养地死士军官和参谋。严密地控制着整个帝国五百万地军队。枢密院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刘武第一次知道。只要自己地父亲愿意。随时可以让整个帝国地官僚机构换一遍血。也可以让任何一个海外地军事统帅人头落地。

    “记住,我的孩子,我们不是以仁德来统治这个世界,而是彻底的强权。”面对父亲交给自己的东西,刘武永远记住了这句话。

    昭武四十四年,从长安出发的帝国使节沿着丝绸大道一路西行,他们骑着快马,将新天子即位的消息传达给各个属国,同时告诉他们做好迎接的准备,太上皇将西巡各国。

    无法形容刘宏西巡各国的消息带给大汉的属国是怎样的震撼,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神一样的皇帝统治着整个世界,在他们的国土上,来自大汉帝国的传道士所宣扬的教义和大汉帝国本土截然不同,可以说在那些~依道教的人心里,刘宏就是神。

    除了在帝国霸权体系下的各国,最为兴奋的莫过于帝国在海外的驻军和出镇海外殖民地的皇子以及这些年出去的移民。

    曹操,孙坚,袁绍,这些当年第一批跟随刘宏的年轻心腹,如今也都是垂垂老矣,可他们却很高兴自己能陪着太上皇西巡各国。几人中,曹操也只是在五年前回到帝国,将自己在阿拉伯半岛的封国魏国交给了二子曹,而他的长子曹昂则在一年前受命调往欧洲,成了阿拉伯半岛上的耶路撒冷大都护,统帅三个军团,守卫帝国的利益。

    刘宏一直所培养的新一代人才,如今都已被派往了海外,他们不需要在帝国本土被头上的老人踩着,他们可以在海外尽情施展他们的才华,磨砺他们的经验,直到他们的资历足够回到国内登上高位。

    诸葛亮,司马懿,庞统,吕蒙这些人都在帝国本土以外叱咤风云,在南洋,诸葛亮是所有土人心中最畏惧的铁血参谋,这种畏惧甚至超过了有着霸王称呼地孙策,至少在诸葛亮手里,每一次土人的叛乱都会遭到最血腥的镇压,而在罗马城,这个帝

    洲最重要的都护府,司马懿用他的智计和谋略不断:洲那错综复杂的国家关系。

    同样在广袤的欧亚大草原和中亚西亚地区,那些原本在历史上彼此敌对地三国猛将们则在同一面军旗下,对那些不服王化的国家和民族宣泄着帝国的力量。不管是年迈地吕布,黄忠,马腾,还是正当盛年的赵云,关羽,张飞,张,徐晃,于禁,又或是壮年的张辽等人,都是驰骋于宽广的草原和平原上,任何一丁点的对帝国不敬,都会被这些如狼似虎地将军们当成对帝国的挑衅和立功地机会。

    十二年里,不知道多少想打破帝国划分势力范围的野心家在这些帝国地将军手下命丧黄泉,连同他们的野心和部族一起被埋葬。也正是靠着这铁血手段,让大汉条约组织成了真正的霸权体系。可以说,这十二年里,尽管没有大地战争,但是帝国的海外驻军几乎是无日不战,用带血地军刀维护着这个世界的秩序,使它避免堕入更大地战火中去。

    昭武四十四年,刘宏带着三万人的队伍踏上了他的西巡之路,他现在只想亲眼去看下那些在他手中被帝国征服的土地和民族,这也许是年迈的他最后的机会了。

    刘宏西巡的路上带上了和光武皇帝同名的长孙刘秀,这个十六岁的孩子是他选定的太子人选,他要带这个孩子去看一下广阔的世界,去了解帝国的霸权带给这个世界的影响。

    五十五年的科技累积,让刘宏在他离开帝国西巡前,等到了蒸汽机的研发成功,这个时候的帝国,有线电报已经覆盖了帝国本土的绝大多数地方,通讯的问题已经解决,如今连最困难的交通问题也已不是问题,刘宏觉得自己即使此时离开人世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西巡整整持续了三年,刘宏带着的队伍经过了中亚,西亚,经过波斯直达阿拉伯半岛,然后渡海进入埃及,再横穿地中海,到达罗马。一路上刘宏几乎经过了所有的属国,在每一个国家他都得到了疯狂的欢迎,那些属国的人民视他为神,因为在帝国的霸权体系下,他并没有用过去那些帝国统治的方法向属国征取赋税,而是改以商贸和文化宗教侵蚀,对那些属国的普通人来说,在帝国的霸权体系下,他们不需要担心战乱的发生,因为帝国的军队维持着地区的平衡,任何试图破坏和平的人都会遭到帝**队的制裁。

    刘宏明白自己之所以受到如此的崇拜,只是因为他带给了那些属国的平民以和平的生活,但是这只是暂时的现象而已,当时间过得更长久,迟早会有人不满,所谓的霸权永远都是血淋淋的。

    一路上,刘宏如此教导着自己的长孙,在罗马城,刘宏受到了欧洲各国国王的朝觐,同时为日耳曼诸蛮族和迁徙而至欧洲的草原蛮族划分了国家,当年出发的帝国之鞭中,很多人都死在了那漫长的旅途中,但是剩下来的人依然把刘宏视作神一样来崇拜。

    德意志,法兰西,俄罗斯,这些刘宏熟悉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了世界上,只不过这一次它们的版图却小得可怜,欧亚大陆上的草原蛮族自此开始消失。

    昭武四十八年,刘宏结束了长达五年的西巡,乘坐帝国的舰队从印度洋返回帝国本土。但是刘武没有等到父亲的回来,他等来的是父亲在海上驾崩的噩耗。

    昭武四十八年,随着刘宏的死亡,一个时代终结了,后人对于这个统治帝国长达六十年,带领帝国从颓势走向中兴,继而建立世界霸权的皇帝有着无尽的赞誉,但是对当时的人们而言,昭武皇帝的驾崩就像是山崩地裂一样的噩耗,不管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官僚权贵,还是普通的贩夫走卒,谁都无法想象没有这个神一样的皇帝统驭的帝国要如何维持这亘古未有的霸权和统治这个世界。

    依然是昭武四十八年,随着昭武皇帝的驾崩,一大批伴随昭武皇帝开创帝国霸业的名臣宿将也一一随之而逝,真武侯吕布,文穆侯袁绍,魏武王曹操,镇南侯孙坚,这一个个显赫八方的名字都成了昭武四十八年人们难以忘却的记忆。在人们看来,似乎这都是上天安排好的,这些辅佐天子的星宿是伴天子而生,天子死了,他们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昭武四十八年的终结,同样也是盛武元年的开始,刘武接过了父亲的遗愿,他遵循了父亲生前的政策,统治整个帝国,在他手里,他完成了帝国陆军的火器化,同时也修建了贯通帝国本土的主要铁路,同时蒸汽战舰开始在帝国海军服役,美洲大陆在他手中完成开发。

    在这三十年里,依然有人试图挑战帝国的霸权,但是被刘宏在晚年带了五年的太子刘秀却崭露了他和父亲截然不同的一面,巡视海外驻军的他在父皇统治的三十年岁月里,成就了他军神的威名,从亚洲到欧洲,从草原到高原,从波斯湾到地中海,从西班牙到不列颠海峡,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所有的反叛者都被他尽数镇压,化作了尘土。

    诸葛亮,司马懿,这些盛武年间的名臣则保持了帝国本土强大的经济力量,使得帝国海外驻军得以在三十年的战争岁月里真正鼎定帝国不可撼动的霸权,也使刘秀成就了他日后神武皇帝的尊号。

    自昭武皇帝六十年治世后的四百个年头,大汉始终牢牢地控制着整个世界的霸权,在这四百年里,整个世界也完成了东方化,尽管肤色不同,但是每个人只会说汉话,写汉字,有着同样的文化,直到最后融为一个完整的帝国,而那时的帝国则将征服的剑锋指向了星辰大海间的无限疆域。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