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终章即是结束亦是开始完结
    围一片不同寻常的安静,冷琉璃心道不好,隐隐的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果不其然,在一阵沉默之后,宫野男突兀的大笑了起来,笑声结束之后,杀伐立马开始。宫野男毫不掩藏杀机的断言道:“上官闲云你真大胆,竟敢带人假扮我朝天香陛下,意图不轨,都给我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宫野男你…!”冷琉璃还想再讲些什么,可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冷渊抱起。

    周围一片喊杀之声,敌众我寡,宫野男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她死在这儿,带的人又怎么会少,即使冷渊是灵宫的少主子,即使他是冷渊,这一次,也一样插翅难飞。

    温热的液体溅落在她的脸上,她不知道这究竟是冷渊的血又或者是别人的,周围一片混乱,耳边可以听到冷渊粗重的呼>吸>声。

    他们逃了多久?分钟,还是一小时,她只觉得,这条路漫长而无尽头。

    周围的追缴声始终没有弱去,那些人,狠狠的吊在他们身后,只要冷渊稍微松懈一会儿,他们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一般,张着巨口狠扑上来…

    这一次,,逃的了么?

    血液一滴滴的溅落在她头上,染红了一头白发,流进了她的眼里。

    冷琉璃眨眨,面前一片血红之色,就连天上的月亮也被染红,这一夜,注定是不得安宁的。

    想着想着。耳边地杀伐之似乎渐渐地远了。她分不清究竟是真地这样还是她意识不清。

    她地身体是越来越差这个世界对她来说也是没什么>吸>引力地。她早该走了。只是。一个现代人竟然在这样落后几千年地地方生活成这番模样。说出去害怕笑死不了人?

    说不甘吧。她又能如何。

    宫野男啊宫野男。小小地一个宫野男她都看不破真地是蠢到家了。就像是冷澜说地究竟是怎么活到这个年纪地?

    徐徐地叹了一口气。冷琉璃眨眨眼。眼里净是别人地鲜血。也或许。是她地?只是她感觉不到疼痛罢了…

    “轰隆隆隆…”模模糊糊的声音闯进耳里,她分不清是什么声音,只觉得后脑一疼,直觉的尖叫了一声。

    “那边!他们在那边住他们!”

    “快来人啊!别让他们跑了!”

    “…”冷渊有些虚弱的抱着冷琉璃,一时的大意换得这样的结局,是他活的太顺心了吧?

    低头看了眼怀里几近昏迷的小女人,这个笨蛋女人肯定不知道她刚才那一声尖叫坏了他什么好事,哎,算了上这个女人,就是他冷渊一辈子不幸的开始啊。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提起最后的一点力气,看了看天边炸响的汗雷,冷渊重新开始飞奔。

    也许这一次真的回不到那个地方了,不过,她还是必须要回去的。

    心里默默的回忆着自己跑过的路线及曾经看过的西莫周围的地图,冷渊选了个小山坡再不顾隐藏就向着山坡冲去。

    天边又是一道闪电着隆隆的雷声,照亮了整块雪地。

    一路的殷红指示着冷渊逃窜的方位加上不适时的闪电,一切的一切,都给宫野男提供了助益。

    只是这个上官闲云一直深藏不露,早料得他会武,却不知道他的根基竟然如此身后,他费尽心思设下的重重陷阱却还是让他逃脱了出去,不过这个代价,也不算小啊。

    看着手下捧在手里的半截断臂,宫野男心里隐隐的竟泛起了意思英雄相惜的感觉。

    挥去不该有的善念,宫野男语气决然的道:“都给我跟上,杀,不要给我留下一个活口!”

    另一边脸色苍白的冷渊艰难的抱着冷琉璃,原本因为病弱而益发轻飘的身体,在此刻却显得那么沉重,冷渊咬牙坚持着,断臂处不曾处理过,鲜血大股大股的冒出来,他只觉得视线越发的模糊。

    这一次,看来是要失诺了。

    伴着鲜血流溅出来的痕迹,冷渊苦笑着,却没有办法处理,他不能停,必须在午夜之前到达那座小山之巅。

    此时此刻已经由不得他选择了,到最后他还是必须自私啊,能让她回去,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林子怀,这一次,就让我欠你吧。

    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终于爬上了山巅,虽然比不上祭天用的祈天台,但有其他的代价总是可以交换的。

    失血过多,再加上乏力的冷渊终于撑不住的左臂一松,冷琉璃顺着那条无力的臂膀滚落在地,呻吟着慢慢爬起身子。

    被鲜血染红的眼,望着红彤彤的一切,连她心里最爱的人儿都成了血红的一片了呵。

    挣扎着爬到冷渊的身旁,看着紧闭着双眼昏厥在雪地里的男人,这个男人呵。

    细弱的手臂慢慢的抚上男人的

    看着冷渊睁开眼,冷琉璃心满意足的轻笑了一声。

    冷渊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直到耳边听到细微的吆喝声,才挣扎着勉强爬起身子,失了右臂的身子有些失衡,再加上体力上的透支,冷渊站立的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险些要跌倒。

    起初冷琉璃还没发现冷渊的异样,直到冷渊差点要跌倒她才看到了他少了半截的右臂。

    “我的天…”冷琉璃倒抽了一口气,双手并用的想要从雪地里爬起。

    那血肉模糊的臂膀看得她一阵阵揪心的疼痛,在此时此刻,她才能够区分出眼前那比较深暗的颜色究竟是什么…

    然而一旁的冷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摇晃着在这个小山顶上画着一些诡异的图案。那一幅幅鲜血构成的图案在她的身旁堆叠起来,隐隐的有些阴森的味道。

    冷琉璃用尽力气想要到冷身边,然而不论她努力都无法移动半分。就好像是什么看不见的诡谲力量把她固定在了原地,移动不了丝毫。

    “渊…”

    一声呼让冷渊的行动顿了顿,但也只是一顿,很快的他又继续起来。

    耳边的汗雷不断的炸响着,好像老式机一般,黑白黑白的不断切换着,让一切都变得莫名起来。

    “以吾之名以之血,以吾之魂魄,以极渊之力其地,来何归何莫度奈何。”

    诡谲的文字从冷渊口中缓念出,一字一句,都充斥着一股诡异的能量,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他的声音以及雷声轰隆隆的炸响外再无其他。

    即使她再笨她也明白究竟想要做什么,可冷明凡明明说过需要必须的条件以及地点才行的,他这样做又怎么可以!

    “…以吾之魂魄,以极渊之力其地…”

    咒文还在继续着,冷渊的表情却缓缓起了变化,似是满足。

    “冷渊…”

    一阵阵锥心般的刺痛接连不断的袭来,形式有把无形的剪刀要把她和这具身体剪开,一刀一刀,她觉得自己的灵魂缓缓的被抽离这个躯壳飘飘的,再没有疼痛。

    胸前一直挂着的定心‘嘭’的一声碎裂开来,一股浓郁的黑,从碎裂处冒了出来,然后变的越加稀薄越加暗淡。

    眼里的颜色早就回复自然没有那刺目的殷红,在半空中,冷琉璃轻轻的飘着着,迟迟不肯离去。

    强撑在山顶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停留只见他仰起头,看着空旷的天际向着她的方向,微薄的唇缓缓开合着。

    她听不见,却看懂了。

    懂了,一直以来都懂得的。

    只是,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一直以来的问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答案,即使是自己强给的答案也说服不了自己啊…恍惚间,她竟然飘荡到了天禧王朝的紫薇禁城内,原本低头看奏章的林子怀抬起头,紧皱着眉头看着天际,看着她所在的方向,似有所觉。

    一眨眼,竟是祈天台上,那个少年迎风站立着,鼓荡的风吹得他身上的祭袍猎猎作响,少年一动不动的任凭狂风吹着,像是要吹散心底的忧愁。

    再见…

    轻声一句道别让少年抬头吃惊的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忽而,少年笑了,双唇微微张着:“姐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模样…”

    风轻声细语着,归宿,哪里才是归宿啊?

    山巅歪斜站立的男子,轻拥着,再见,吾爱。

    再见…

    要幸福…

    一切到最后,却只能说再见,再见。

    眼眶一热,面前一片漆黑,但是她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角处往下落。

    现在在哪儿已经不是她想要考虑的了,她明白,从今往后,再无相见之期…

    “啊,她流泪了,她醒了,她醒了!”

    “快去叫医生,天呐,她终于醒了!”

    纷乱噪杂的声音,嗒嗒嗒嗒的脚步声,一如她第一次在那个陌生的国度醒来一般,只是这一次,没有冷渊,没有天凤香,只有她,冷琉璃。

    温热的手,贴在了她冰凉的面上,熟悉的温柔,让冷琉璃抱着微弱的希望忍不住的睁开眼。

    然而印入眼睑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她不认识他。

    撇开头,冷琉璃避开男人的爱抚,怔怔的看着发白的天花板,再没有天禧王朝那华丽的彩绘凤顶,再没有那个邪异似妖的男人在身边了,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

    静静的闭上眼,冷琉璃任凭疼痛在心底流窜,拒绝外界的任何事物。

    而那个被她拒绝的男人则嗤笑了一声,俯在她耳边,声音极低的道:“傻女人,这样你就不认得我了吗?”

    全文完。(,请登陆www**,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