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三
    第一次见到韩丹的日子,仿佛是镌刻出来,放在了记忆里,永远那般清晰。

    那个时候,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专门偷别人家里的女孩或者收养孤女,仔细培养后,送到高官权贵身边做间谍。甚至连皇父,也曾经吃过亏,下了决心要灭掉这个组织。可等到他驾崩后,我们才终是找到了这个组织所在,集合了兵马,终于是杀掉了组织的头目,我走进那个山谷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别的女孩子都缩在一起吓的尖叫,而她则抱着她师父的尸体,哭的混天黑地。

    待她冷冷的看向我时,我才不由惊叹,虽然知道这个组织所培养的,俱是国色天香,可她那般纯然的仿佛从骨子里透出的美,却是我第一次见到,每一个细节,都明艳却不失清丽。她看着我,也渐渐止住了哭泣,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点红晕:“你是负责的?”她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不由失笑,却无比严肃的回答道:“是。”

    她看了看缩在一边的几位姐妹:“那你打算把我们怎么办?”

    “先带回羽城,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再遣送回原籍。”

    她看着我,目光定定的,一瞬不瞬:“你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死都不会跟你走的。”

    “什么事?”虽然觉得她一个弱女子在这样的处境下说这样的话好笑,可是我还是问了出来。

    “你要好好葬了我师父,不然我不会跟你走的。”她盯着我,咬牙说完,就又转向她师父的遗体,一时间又是泫然欲泣。

    我实在是忍不住,轻轻笑了声出来,她马上转过来,小脸上燃烧着愤怒:“你笑什么?”

    我也知道在她伤心的时候哭是很不好的,便道:“对不起,你师父世外高人,自当受到尊敬,我会让人好好葬了他的。”

    “那我能不能在他坟前上柱香才走?”她有些红肿的眸中,光芒跳动,用其中的希望,希图打动我。

    “好。”虽然明知会耽误很多时间,但是我还是同意了。

    她眸中一闪而过的雀跃,让我觉得这个决定做的异常值得。

    葬了她师父后,我带着她们一起往羽城而去,途中渐渐跟她熟悉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美在何处,虽然单论容貌,她并不比其余四个女子高到何处,可偏偏就是有种天然而成的气度埋在骨子里,那是汲天地灵气而成的美,而不像其余几个女孩,被人雕琢成各种各样的模样,却不再真实。

    一次,我忍不住问她:“你跟你师父关系很好么?”

    她点了点头:“他是这世上第一个对我好的人,也是至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

    “那你就不恨我?”问出口我就后悔,多傻一个问题。

    “你就不怕我表现出对你不恨是为了接近你再寻机报复?”她笑了“虽然我学业很差,但是,也还是不要忘了我接受的是什么训练。”

    毫不留情啊,她刻薄地揭露出了我对她的感情,也明白我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时我只觉得尴尬,可她又继续说道:“恨当然是恨的,恨你杀了我师父,却又长得那么好看,让人恨不起来。”

    “好矛盾。”我忍住心中的狂喜,故意皱眉。

    “其实你有你的立场,我早知道师父是做什么的,必然会出事,他也害了不少女孩的幸福,只是比较宠我,所以我从不怪他,”她眨了眨眼睛,望向我“你知道么,如我这般的朽木,他都愿意把我留在身边,应该早淘汰了的,可是那些出去后的女孩子,都活得很惨,大多都卖身风月场所。我侥幸自己被他留下,所以对他有一叶障目的感情。”

    “你不朽木,你师父的确是慧眼。”我真诚地赞扬,像她这样天然而成不加雕饰的美,反而更动人心,尤其是权贵,往往看多了过于烟尘的美女,对她这样的,更是觉得可遇不可求。

    “哈?”她有些惊奇,笑道“要真是慧眼,那我岂不是少了感动的那分心。”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半晌,我却道:“你师父不是至今唯一对你好的人。”

    她看向我,眨了眨眼睛,又咬了咬下嘴唇,表情狡黠:“我还以为我的暗示被你忽略了或者你没听懂呢。”

    我愣住,差一点,如果我没有说出那句话的话,会不会就会错失她。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爱是这样的感觉,跟她相处的每一刻都是如此快乐,我教她骑马射箭,她并不如她师父说的那样难教,可能是兴趣所致,她学东西很快,很短时间,就像模像样了。当她独立射出第一只箭,直中红心时,她高兴的向我奔来,直接将吻印在了我面颊,我抱住她,吻上了她的唇,那是我们第一次亲吻,她的表现害羞不已,吻完了后,整张脸红的仿佛要烧起来一般。为了掩饰,她找话题,说要回报我,教我易容。可是我总是心不在焉,直到她离开了我后,我才细心钻研,学会了易容之术。

    是啊,我最终还是失去了她,当回到羽城,她知道我有了妻子,还有了还在襁褓中的辰儿时,她气我一路瞒她,她既不愿破坏我现有的家庭,亦不愿嫁给我只是做个小妾,便终是掉头离去,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找了她好久,遍寻不得,可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却是在皇兄册封她为妃的时候。

    我当时都要疯了,成日酗酒,我不管不顾地冲进宫中,质问她,既然她能嫁给皇兄做妃,为何就不愿意为了跟我在一起,稍微委屈一下。

    那一次,她才是真的发怒了,那段话我到现在,一字一句都记得清楚:“你懂什么,你没了我,还有妻子,可我要怎么活下去,我无权无势,又有什么方法拒绝一国之尊给我安排的生活。是谁将我置于现在这个地方的,是你是你!”她手撑在桌子上,因为用力,骨节发白,她咬住嘴唇,眼泪却不住滑下,她滑落到椅子上,抬手擦去“而且,正因为是你,让我怎么与别人分享而安之若素?”

    我的确不懂,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负了她,负了一个这般美好的女人的一生,却还去质问她为什么。

    我有什么权利啊…踉跄着回了王府,我整整半年闭门不出,最终是她寄来一封信,告诉我,如果不能对她好,请对得起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不然,她会觉得不如将我抢走。

    我打开门,看向院中刚刚学会走路,跌跌撞撞扑进他娘怀里的辰儿,心软了下来。我们两个都错了,我不该瞒她,她不该如此善良。

    有句话叫恨不相逢未嫁时,我只恨,娶的太早,误了良缘。

    原本以为就这样了,而两年后,有刺客攻入宫中,将她劫走,皇浏览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兄大急,我立马自告奋勇前去解救,攻入叛党阵营就花了两天两夜,终是在叛党手中,将她救回,我策马载着她回宫,我问她受委屈没有,她摇头,却闷在我怀里哭了。那一晚上,我跟她控制不住长久以来的思念,终是什么都发生了,那之后,我们也再也不愿离开彼此,终是计划私奔。

    可就在这个时候,焰国向边关发动进攻,皇兄御驾亲征,我随伴在侧,事情来的紧急,便只有将私奔的事情推后,她心急如焚,怕我在战争中出什么事,不停的叮嘱我,出城门那一日,我回首,她站在送先皇出征的一众妃嫔中,艳光四射,眸,却只凝在我身上。

    可战争中,却突然发了变故,有飞鸽传书告诉皇兄,称她有孕了,可我却忐忑不已,不敢想这孩子究竟是谁的,时间来的太巧,容不得我不去怀疑。可就因为分了心,我害皇兄身陷埋伏,差点出了大事。那场仗,虽然赢了,可是,我却总觉得欠了对我毫不怪责的皇兄什么。

    回到羽城后,却不知谁知晓了我们之间的事,告了密,我和她都是不肯否认和辩解,皇兄气病了,赐风城等地为我封地,以我战中不察为由,连夜派人将我押送至风城,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到了风城后,我也被禁在王府,一步不能外出,也与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等到皇兄去世后,我才知道她被赶出了皇宫。我却天真的以为,这便是希望了,于是四处寻她,可她再一次从人间消失了一般,遍寻不及。

    就这样,岁月匆匆,十六年后,我才盼来了和她的又一次重逢,这一次是在殿上,她华衣盛服,款款而至,模样,与记忆中没有丝毫改变,可她至始至终,却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跟她,已成陌路。

    后来,蔡苞的身份,又是纠结住了我,蔡苞证实了,她的孩子的确是我的,当时,我又惊又喜,认为自己和她之间终是有了不可磨灭的牵绊,但包子骂我那些话,也全都是真的,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无论是相遇相爱相瞒相别,都是我…

    因此,我连见她的勇气都没有,心想,这样也好,忘了也好。她又住在了宫中,我也不能将当初的事情重提,让她再陪我经历一次千夫所指。

    蔡苞身份真相大白的时候,我终是忍不住,去找了她,她才告诉我,那个孩子的确是我的,却在她出宫的时候掉了,我欠她太多,她却说,不要补偿,我想和她在一起,她却提到了苟思辰和蔡苞,她说,这么多年来,纵是爱,也是淡了,不如看看他们,成全他们幸福。

    我想说,我对她的爱从未淡过,可又有什么资格说出来呢?

    从一开始,牵绊我们的就是家和责任。

    到最后,还是这样。

    她的笑,终是让我点头同意。

    一段感情能纠缠一个人多久?

    我不知道别人的情况。

    可对于我,是一生。

    无耻的人都会谈到下辈子,可纵是说我无耻,不配,下辈子,我也必定要在人群中找到她,这一次,没有遇见她,我决不成家。

    十指相触,她点点头,微微一笑:“好,我也等你。”

    **

    苟远卓番外

    我叫苟远卓,现在三岁。

    我有个妹妹,我们是传说中的龙凤胎。

    后来我无数次感慨,幸好我早了一刻钟从我那老不正经的娘肚子里钻出来,不然我岂不是要当我那个呆子妹妹的弟弟?那我才不要呢!

    提起我那个呆子妹妹我就无言,按理说,如果她交给严肃的奶奶养,培养出来的性格是她现在这样也就算了,可偏偏,她是被交给比娘还不正经的外婆抚养,一天说不到三句话,所有人问她问题,她反应整整一刻钟后,才呆呆的应一声哦,这个时候问问题的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可娘,偏偏疼她疼的紧,说这样的孩子老实省心,难得有几次,她不跟爹混在一起,跑来看我们,就只是抱着远曦一下午,对我则鄙视不已。

    其实说实话,不就是因为我长得比较英俊,比较像我爹么?而远曦就像她,又瘦又不好看,只有一对眼睛,勉强过得去。

    可我有一次稍微透露了一下这种想法,就被娘狠狠地用打犬棒抽了屁股,说我不疼妹妹,不尊敬父母。

    可我明明尊敬爹的,她干嘛把爹也扯进去。

    好吧,我怕痛,还是不说出口好了,免得又被她打。

    而爹也很没用,只知道看着娘笑,娘说什么都是对的,任何人,包括我,要是反驳,都是错的。

    而且这两人多不可靠,都有了孩子的人了,一天到晚也不带孩子,就知道相携着出去玩,还每次出去都易容,甚至有一次他们易容成家仆往外跑,被奶奶发现了,以为家仆相携私奔,差点闹出大事来。

    哎…你说我这么聪慧英俊人见人爱的小孩,怎样就摊上了这样不让人满意的父母和妹妹呢?想不通啊想不通,看来,是老天爷给我的考验,在这样的家里长大,以后见到什么还会觉得惊奇呢?必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我发誓,等我长大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让我娘感叹于今日对我的忽视,让我爹也勉强对着我——代表着娘之外的人,笑笑,让我奶奶和外婆都能安享晚年,至于我妹妹,哎,长大了必定会受人欺负,我就多照顾照顾她吧。

    苟远卓,努力吧!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